与郎共舞粤语

与郎共舞粤语
  • 主演:温碧霞,刘青云,蒋志光,杨羚,张凤妮,关宝慧,黄天铎,林嘉丽,黄凤琼,梁健平,李桂英
  • 导演:未知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1
职业无分贵贱, 爱情不分阶级。究竟真爱能否令他俩冲破重重障碍? 江清照 (温碧霞) 为夜总会知客,与妹上影 (杨羚) 相依为命。照虽泼辣,但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因此人缘甚佳。一日,古板木讷的年青建筑师程彦南 (刘青云) 成为照的邻居,他俩起初常斗气,后南发现照人格可贵,对她改观,两人更由冤家变成情侣。惟南因照的职业,而对此情迟疑不决。照伤心不已,终离开了南。

与郎共舞粤语第一集

“你,你真的会帮他?”苗喵还是有点担心,怕自己出去了,司夜就动手杀他。

她不相信他真的想通了要救他。

司夜抬头望着苗喵,看着她一脸怀疑自己的样子,他道:“你再犹豫下去,他恐怕就要死了,你觉得我还会对一个快死的人下手吗?”

他司夜,还没那么卑鄙。

就算要让他死,也得等他好起来,跟他一决高下后再让他心服口服的死去啊。

苗喵听他这么说,便就信了,赶紧去弄水。

苗喵没走多久,顾卿言就苏醒过来了。

他是被痛得醒过来的。

醒过来看到自己身边待着的是司夜,他想要坐起身来,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腿上更是痛得仿佛火烧。

他看到司夜在弄他的伤口,他大汗淋漓,对着他喊,“你,你要杀就杀吧,何必如此折磨人。”

现在的他,宁愿死,也不要痛得十分狼狈。

反正落到司夜手里,他现在就算插翅也飞不出了。

“与其让你死,我还不如就这么慢慢地折磨你,看到你这么痛苦,我心里真是特别爽呢。”

事实上,他在帮他处理伤口。

顾卿言不知情,便恨恨地瞪着他,“司夜,我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卑鄙?你害得我妻离子散,现在还不让我死个痛快,你可真是蛇蝎心肠啊。”

他顾卿言就算再狠,也没他司夜狠。

可是那个女人呢,却偏偏还宁愿跟他在一起,也不愿意多看他顾卿言一眼。

他今天要是死在这里也罢。

若是不死,有朝一日,他一定将司夜五马分尸。

“对啊,我就是蛇蝎心肠,不让你痛得哭爹喊娘,又怎么能配得上你给的这个称呼呢。”

本来还顾及到他的疼痛,他会轻一点,但是现在他干脆就不顾及了,还故意去弄疼他。

尽管很痛,可顾卿言丝毫不出声,但看着他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泪水如雨而下,旁人便能感受得出来,他是真的很痛。

司夜看看外面的太阳,心想着,那丫头怎么还不弄水过来?

再不拿水来,这伤口就又要腐烂得更严重了。

事实上,苗喵拿着水都快到洞口了。

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快艇的声音,她便停下步伐,往海面上看。

当看到果然有一艘白色的快艇朝这边飞驰而来时,她惊喜的忙朝海边跑了过去。

跑到海边,她赶紧朝着那艘快艇挥手,呐喊,“喂,我们在这里,在这里。”

游艇上,公子一直拿着望远镜在观望,当看到远处的小岛上,有个人在朝这边挥手时,他忙指挥乔誉痕,“三舅我看到了,哪座岛上有人,快开过去。”

等游艇渐渐靠近海岸时,公子便清楚的看见,岸边朝他们挥手的,正是自己的母亲。

等游艇一靠岸,公子便激动的对着她喊,“妈妈,妈妈你没事吧?”

苗喵没想到,来的人不是裴遇,居然是自己那个七岁大的儿子。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公子跳下游艇,直接朝飞奔而来,“妈妈。”

一下子扑去抱住苗喵,公子高兴坏了。

与郎共舞粤语

与郎共舞粤语第二集

无论变换什么样的姿势,洪土生始终保持着跟卿凤舞的紧密结合,让她不留一点遗憾,同时也让她无比的舒心和愉悦,一直不停的发出各种轻吟浅-唱之声。

卿凤舞实在没想到,男女之间的结合,可以做这么多的姿势。

她感觉洪土生太厉害了,同时也记住了各种姿势的变化,希望下一次她能主动的服侍好洪土生,不让他一直的这么劳累和辛苦。

但是现在,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土生竟然还没发泄,卿凤舞却是非常的无力迎合了。

她忍不住慵懒柔弱的说道:“土生哥,我已经很满足了……你够了吗?”

“哦!”

洪土生这才明白卿凤舞就快承受不住了,随即将她翻转着背对,双手反握住她的38E柔软,持续不断的耸-动着。

不断碰撞着她那极有弹性的美-臀,发出“啪啪啪啪”的美妙声音,最终在卿凤舞不断的娇声叫喊声中,他疯狂的输出了……

卿凤舞终于如释重负,在洪土生为她做避孕推拿,还在不断动作,但力度和频率不断减弱的时候,深深的呼出了几口气,又深吸了几口气。

当洪土生完全脱离开她,为她清理擦拭之时,她已经无限满足,而又极为疲惫的趴着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洪土生已经不在了,他此时已经到了魏圆圆的卧室里,又搂抱着魏圆圆睡了起来。

当魏圆圆被洪土生双手打扰醒来后,洪土生随即趴在了魏圆圆身上,双手抚摸遍了她的浑身肌肤,唇舌在跟魏圆圆亲吻之后,又开始亲吻起了魏圆圆的全身。

“啊!不要!土生哥,那里不干净!不要啊!”

魏圆圆此时已经敏感的注意到了,洪土生的唇舌在轻舔过她的芳草周围后,就接触到了那水晶般娇嫩的神秘,感觉好羞人,赶忙晃动起了娇躯。

不过洪土生依旧在上面亲吻了几下,还用舌头舔了舔,听到魏圆圆发出娇羞的吟声后,这才继续往她的大腿上亲吻。

“土生哥,你对我太好了。

下次!下次我一定也舔你的这个……”

魏圆圆双手又捏了捏洪土生某物,很是娇羞的说起。

“呵呵,不用,我是个臭男人。

你又香又甜,我才忍不住舔了下……

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起来吃早餐了?”洪土生结束了亲舔后,笑问道。

“嗯,那就起来吧。土生哥,给你穿衣服……”魏圆圆随即坐了起来……

六点半过后,洪土生和魏圆圆二女手拉手的出了天大名苑。

在卿凤舞的引领下,三人来到了据说是大学城里米粉口味最好、小笼包子最好吃的天香小吃店外。

“额,怎么这么早就没座位了?难道只能吃小笼包子了?”

卿凤舞看到已经满座,还有些学生等在门外,她皱着眉头,对洪土生二人说起。

“那就买两笼小笼包子打包,带去隔壁几家吃米粉吧。”洪土生笑说道。

正在商量之中,卿凤舞听到有女人在喊她的名字,随即看向了隔着玻璃橱窗的小吃店内。

“曹讲师!”

卿凤舞也笑着对已经站了起来的讲师曹婉婷,打起了招呼。

洪土生顺着卿凤舞目光看去,注意到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女裤装,踏着平跟凉鞋的曹婉婷应该有一米七二,约莫二十四岁左右。

典型的白净瓜子脸上化着淡妆,五官精致,身材也是凹凸有致,一看就是经常健身或做瑜伽的,是个能与林清歌媲美的大美女。

“凤舞,你和你的两位同学赶紧进来啊!我们马上就要走了!”

曹婉婷不敢离开座位,毕竟一离开,就会有学生进来占座,再次招呼道。

“好的!曹讲师,我们马上进来!”

卿凤舞三人赶紧到了曹婉婷身边的小方餐桌旁,曹婉婷和另外两名跟她一起就餐的年纪大些、长得一般的女讲师也都站了起来。

“凤舞,这两位同学是谁啊?”

曹婉婷随即看着洪土生和魏圆圆,笑问道。

洪土生随即主动的说道:“曹讲师你好,我是肖学文,她是魏圆圆,都是刚转学来的。”

卿凤舞和魏圆圆很奇怪洪土生没有报上真正的姓名,但稍稍一想就明白,是洪土生不想曝光身份。

“哦!难怪没见过你们。欢迎啊!欢迎大家都到我们天府大学来学习!

我叫曹婉婷,这两位是我的好闺蜜陈欢和蒋月,她们跟我都是天府大学的讲师。

欢迎你们以后常来听我们的讲课。”

曹婉婷介绍过后,就朝着洪土生三人点了下头,和两名好闺蜜出了小吃店。

洪土生三人刚坐下,等着服务员清理餐桌,还没点餐,就听到了跑车飞速开来,很快停在了小吃店外的刹车声。

所有就餐的人都被这跑车发出的一连串声音吸引住了,此时都看向了店外。

只见一个西装革履,典型的赌神发型,显得很精神,看着也是有些英俊,估摸有一米八左右的男青年,此时手捧着一大束蓝玫瑰下了车,几个箭步就走到了曹婉婷三女身边。

“婉婷,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年轻迷人!

今天你应该不上课,我们去三岔湖滑水为你庆祝怎么样?”

笑着对曹婉婷送上蓝玫瑰的男青年,名叫李家华,年龄二十八岁,在当地家世很不错。

自从去年也是本地人的曹婉婷清华大学硕士毕业,来到天府大学担任讲师不久,李家华就开始追求起了她。

但也许是曹婉婷太保守的缘故,至今也就拉拉手,偶尔搂搂腰,连接吻都没有过。

今天是曹婉婷的生日,李家华认为是最好的机会,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突破之前的尴尬局面。

“额……”

曹婉婷今天恰好来了月事,身体本就不太舒服,正准备回教师公寓休息,但她也不可能对交往之后。一直没多大感觉的李家华说起这事。

她稍稍一考虑,平淡的道:“李家华,不好意思啊,我今天还要辅导几名新转学来的学生。明年吧,明年再说,好不好?”

与郎共舞粤语

与郎共舞粤语第三集

第472章 故意惹他

叶子抱着衣服小心翼翼的去了浴室,然后,这一洗就是大半个小时!

这种时刻,一分钟简直比一个小时还长,医生在卧室里简直是坐立难安。

他先是在沙发上坐着等,隔半分钟朝浴室里张望两眼。

可是浴室里半点反应都没有……男人脸色不禁又黑了黑,这女人,是不是掉到浴缸淹死了!

越等越焦躁,医生觉得自己心情需要平复下,然后直接去了客厅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

辛辣的酒精顺着喉咙流下,他竟然一点不觉得火辣,因为此刻他的内心比这烈酒要火辣的多!

就在男人耐心快要耗尽,差点破门而入的时候,浴室的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了!

听着那声难耐的开门声,医生竟有片刻的颓丧……

也不是第一次碰这女人了,今天怎么回事,竟然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紧张又激动!

叶子出来的时候正拿着毛巾擦头发,大概是在水里泡长了,这会儿脸上正氤氲着娇人的红色!

薄如蝉翼的睡衣贴着身上,曲线毕露!

医生见状,蹭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抬步危险的女人走近!

叶子咯咯笑了两声,巧妙的往后躲了躲,“快去洗澡,不洗澡不准过来!”

医生这会儿危险的朝女人看了两眼,然后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她锁骨的地方点了点,“等着,有你好看的!”男人的声音,已是沙哑一片!

叶子这会儿又明媚的笑了笑,直接把擦头发的毛巾扔到了男人怀里,“那还不抓紧时间!”

这话简直就是变相的邀约,医生一时之间,血液都要沸腾了。他又恋恋不舍的看了女人一眼,然后迅速的转身去了浴室!

相比起叶子洗澡花了快一个小时,医生只用了三分钟不到。

等他出来的时候,叶子已经悄无声息的钻到被子里去了,整个头都埋了进去。

要不是床上凸起那小小的一团,他显些就以为这女人消失了。

医生快速走到床边,直接抬手把被子给掀了。

床上的女人还有些害羞,直接抽过枕头遮掩,“快把被子还给我,好冷!”叶子的声音温软娇俏。

看着女人身躯优美的曲线,医生眼里有燃烧的火焰,他微微俯身,在女人光洁的脸蛋上吻了吻,然后又贴着她的耳朵说话,“不是说你做主么,想怎么做主!”

叶子红着脸横了他一眼,“讨厌,你躺好!”她说着推了一把医生胸膛,然后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截红绳子。

医生看着这截红绳子,脸上的表情亮了亮, “小妖精,你想做什么?”

叶子这会儿低头在男人嘴上啃了一口,“闭嘴,把手伸出来!”

女人的手指这会儿也暗示性的在男人胸膛画圈!

医生这会儿有些急躁,闭着眼睛深深呼吸了两口,然后乖乖伸出了双手!

叶子又低头吻了吻男人的眼睛,“你乖乖听话,不要动啊!”然后她拿起绳子利落的绑男人胳膊,两只胳膊都被她牢牢的绑在床头上。

绑完之后,叶子直接翻身坐到了男人腿上,她勾着唇呵呵笑了笑,“怎么样,感觉还好么?”叶子甩了甩自己长发,“还能动么?”

女人问话的声音带着几分狡黠!

男人这会儿感觉像要爆炸一样,他微微动了动,发现女人绑的很紧。

“动不了已经!”男人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过来,宝贝儿!”

“动不了是吧!”叶子这会儿又伸手摸了摸男人脸,“动不了的话,那我就走了!”说罢她便快速从男人腿上起来,然后利落的翻身下床了。

“今天你帮我搬家太累了,你先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女人说着头也不回的开门出去了。

禽兽一个人住这么大个别墅,客房什么的,自然不会少。

二楼里,与主卧相对的就是客房,叶子开了门直接又钻到被子里睡去了。

今天搬家这么累,刚刚睡的那几个小时,显然还不够。

都已经说了,今晚她做主。

她做主的决定就是今晚两人分开,好好睡觉,也不知道那禽兽在瞎想什么!

主卧里,被人绑在床上的男人这会儿快要喷火了。

要说刚刚是被叶子这小妖精撩的,那这会儿就是被这死女人给气的!

真是好大的胆子,耍他是吧,把他结结实实的绑在床上,然后自己一走了之!

故意惹他是吧,医生开始愤怒的挣扎……

但是这女人不知道怎么绑的,绳子绕了一圈又一圈,越挣扎越紧……

医生气的真是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叶子跑到客房后,原本打算再接着美美的睡一觉!

可是躺在床上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她不由得又有点担心医生了。

把这男人弄的不上不下的,扔在床上,他会不会出问题啊!

被绳子绑紧了,手上会充血的!

他这手还得做手术,不会给废掉了吧!

叶子越想越觉得心慌,不由得一下子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了。

到底要不要回去?回去吧,完全就,送羊入虎口……

不回去吧,好像也挺担心这男人的!

叶子抱着枕头在房间里踱步了大半个小时,一直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回去!

最终还是担心禽兽的手会不会难受,又蹑手蹑脚的跑回了主卧!

主卧里她记得走的时候还是灯火通明,这会儿小心翼翼开门进去的时候,竟是漆黑一片!

叶子准备抬手按墙壁上的灯时,陡然响起一个清冷的男声。

“你跑进来做什么?”易峰坐在沙发上,声音冷冽的犹如暗夜修罗!

叶子莫名其妙的哆嗦了一下,完了,要死了!

这男人是什么时候把绳子解开的!

“我……我过来看看你!”叶子又小声的说了句,依旧站在原地,想往前面去又不敢去!

她这会儿才看清那男人在吸烟,燃烧的烟蒂在暗夜里明明灭灭!

“来看看我?”男人冷笑着反问一句,“你确定你不是来找死的?”

男人这会儿直接将烟蒂在烟灰缸里掐灭,随即发出恐怖的噗嗤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