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灵异夜粤语

一千灵异夜粤语
  • 主演:翁虹,尹天照,江华,陈佩珊,林祖辉,杨玉梅,刘锦玲,高雄,刘玉婷,吴毅将,陈锦鸿,邓浩光
  • 导演:谭朗昌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2
灵异之说,令人恐怖,令人抱头逃窜。但灵异之物却如冥冥夜空,覆盖天地,广汉无垠,仿佛到处是影、光、灵、魔。灵异如行动飘忽之售,来去无踪无影;又如深洞中的蝙蝠,在黑夜中扑飞,凭不可知的能力,知道你的存在。令人歇斯底里狂叫的,不但是其恶意伤害,而是随灵异而来的彻骨心寒无可逃避、不能预知,更由于人对灵异有太多的不知,便加上更多的幻想。灵异不但指鬼怪,更可能是原始的禁忌,隔世的恶咒毒誓、巫术、因果报应、甚至是隐藏的心魔、原来每个人心中,都是魔之所在,越想,越怕,魔随之而生。   《一千灵异夜》不是迷信传说,而是一系列希区柯克式惊栗迷离悬疑单元剧,包括《血咒》、《凶穴》、《凶宅》、《血追忆》、《死连环》、《厉鬼焚情》、《贴身噩梦》、《鬼拳师》、《迷宫杀手》、《护花使者》、《

一千灵异夜粤语第一集

这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乔曼感触的最多,泪花闪烁在眼中,她努力的吸了一口气,眼泪才没落了下来。

这是高兴的事,也是一家团圆的开心事。

“姜爸爸,还不过去。”

乔曼推了推姜爸爸,此时此刻他应该比所有人更适合好好的守护在姜妈妈身边。

所有的愤怒被震惊代替,他拖着沉重的身体缓慢的转身,每一步都像千金重一样。

直到那抹熟悉的身影真切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才敢去相信一切是真的,而不是…

“你为什么要打孩子。”

哽咽在嘴边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李虹就一脸愤怒的瞪着姜爸爸,手掐在腰上,一副泼辣的模样。

乔曼看到这样的姜妈妈忍不住笑了,实则姜妈妈长得很漂亮,身材还好,哪怕现在都已经年过四十,风韵犹存。

现在这副样子真的一点也不协调,她还是喜欢姜妈妈温柔的模样。

“姜妈妈。”乔曼心里高兴,喊了出来。

李虹对上乔曼的视线,眉眼顿时弯了起来,哪怕她昏迷了这么久,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乔曼。

“曼曼,快过来,让姜妈妈好好看看你。”李虹冲着她招了招手,亲切着笑着。

看着她的笑意,乔曼竟然心里一暖,好像是自己的妈妈一样。

不受控制的迈起了脚,可才走了一步,姜爸爸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猛的一迈步挡在了乔曼的面上,挡住了她的去路。

警告,“你不准过去。”

姜爸爸眼里有着害怕,医生的话是不是还盘旋在他的脑海里,一旦乔曼走了过去,刺激到李虹,那她…

好不容易醒来的人,他不会让她继续沉睡。

“我警告你不准过去,你要是敢靠近我们姜家的人就别怪我不客气。”

姜爸爸怒瞪他,在他的心里,乔曼就是害人精。

害得他的老婆躺在床上八年。

现在又来勾引我的儿子。

“姜爸爸…”

乔曼张了张唇,手腕突然被人握住,她以为是姜爸爸,可是身子突然被人一拉,侧着身子就被李虹拉出了姜爸爸强势的身前。

“曼曼,你长得好漂亮,和你妈妈还真是一摸一样。”

李虹抓着她的手不肯松开,然后,一双眼睛就在乔曼的身上上下下打量。

“李虹。”姜爸爸有气,却又不敢发,只能憋着,恶狠狠的瞪着站起身的姜苑博。

“还楞在那干什么,夜晚天气凉,你妈这才醒,病了怎么办?”

姜爸爸是生气,对姜妈妈的关心却不是假的。

姜苑博无奈的看了一眼乔曼,迈出了脚步。

乔曼并不想让姜苑博为难,更何况姜爸爸说的一点都没错,姜妈妈才好,不应该呆在外边。

“姜妈妈这天也黑了,您赶紧回去休息,我也该回家了。”

乔曼迅速转身,还没来得及走,身子就被李虹往里面拽,“这都几点了,你一个女孩怎么回家,你留下来陪姜妈妈。”

“谁要敢说你一个不字,我就跟她拼命。”

李虹狠狠瞪了一眼姜爸爸,姜爸爸浑身一抖,怂了,什么也不敢说了。

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姜苑博,微微一笑,“啊博,你也希望曼曼留下来吧!”

李虹话里有话,打小儿子的心思她就知道。

“妈…”

“姜妈妈。”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尴尬的低下头。

李虹却非常开心,好像姜苑博和乔曼走在一起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一千灵异夜粤语

一千灵异夜粤语第二集

屋内的熏香染得有些重,呛着燕宁的鼻子。

他不敢打喷嚏,也不敢动,只是定定看着对面的君令仪。

茶水的雾气后面,君令仪的眉头蹙了一下。

燕宁的心里咯噔一声,手心不自觉出了一层薄汗。

他……或许连做朋友的机会都失去了。

酒误事,为何就会说出那样的话。

脑仁疼的厉害,燕宁的手掌攥得紧。

明明是最怂的时候,可内心却期待着君令仪的答案。

拒绝也好,好人卡也罢。

他看着君令仪,不想错过她的一个表情,错过她的一个字。

君令仪捏着下巴看了燕宁半晌,道:“是我低估你了,刚才这句话我竟然一点说谎的痕迹都没看出来,看来我回去还要好好学学。”

“……”

说罢,君令仪又低下头喝了口茶。

刚才的事情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没有翻起一丁点的水花。

燕宁吁了一口气,哼道:“小爷撒谎的技术,比你想象中的厉害多了。”

君令仪颔首,“自愧不如。”

燕宁仰起头,又道:“虽然我刚才的话略有偏差,不过你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吗?!”

后面的话是压着火的。

君令仪狐疑抬首,“做了什么?”

燕宁磨磨牙,将刚才自己写的东西拍在君令仪的面前,道:“酒品不好就不要喝,喝完了把我的宝贝全都砸了,你看看!”

君令仪接过宣纸。

燕宁哼道:“这些都是你砸坏的东西!”

君令仪看着宣纸,“燕宁,你现在还有一喝酒就把自己的宝贝放在身边的习惯?”

“少特么废话,看着赔吧。”

君令仪的目光扫过,不禁笑道:“亲手种的小花花一棵,这是什么鬼?”

燕宁仰起头,用五官把“男人不哭”四个字描绘得惟妙惟肖。

“我好不容易想自己耕耘一次,花花刚发芽,就被你给……”

燕宁的头抬得更高些,显然被气得不轻。

君令仪看着他的表情,颇为哭笑不得。

燕宁的目光又瞪过来,君令仪马上抬手投降道:“好好好,我的错,我赔,我全赔,我让刘伯帮你核算一下,明天就把银子送到你府上去。”

“哼。”

燕宁持续傲娇中……

君令仪的眼皮跳了跳,怎么哄燕宁比哄慕烟还麻烦。

她的嘴巴又动了动,道:“顺便把你的衣服连带腰带洗了?”

“哼。”

燕宁又傲娇了一声,却从身下拿出一个布袋丢给君令仪。

君令仪向布袋里看了一眼。

她怎么觉得,自己中套了?

鄙视的话没说出口,门又被打开了。

姜旭尧拎着一小袋朱砂石走进来,沉着道:“我想起要和十六说的事情了。”

话虽是这么说着,姜旭尧的目光却看向君令仪。

君令仪的眸子微转,知道这事自己不便听,便起身道:“我去厨房。”

君令仪起身,快到门口的时候却听见姜旭尧开口道:“先帮师兄磨朱砂。”

“……”

君令仪提着布袋,突然觉得自己这样也挺好。

她把燕宁的清单交给刘伯,又看了看布袋里的衣裳。

罢了,闲着没事帮燕宁过一遍水吧。

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

自从入了王府,越来越像一只情绪化的动物。

嘴角撇了撇,君令仪走进厨房。

做菜的时候,心是能静下来的。

……

另一边,燕宁从屋内出来。

刚才姜旭尧的话还在耳边回荡,字字入耳,字字扎心。

窒息的感觉一遍遍将他包围,他不能问太多,便也越发身不由己。

背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唯有和君令仪说笑的时候才能放松一些。

可如今……

他想着,从二楼游荡下来,没有了翩翩公子的气质,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楼下有窸窣的争吵声,燕宁没听见,只是向着门前走去。

他低头看着脚下的路,忽和一人撞了满怀。

“妈的,没长眼睛?”

令人厌恶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燕宁的心里正烦,此刻抬头,却见几个男人围着一个女子,笑道:“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听说你刚才点了沐风楼掌柜的做的菜,要不也分哥哥两口?”

男人们的表情甚是猥琐,刚才和燕宁相撞的人也专心调戏女子不再理会燕宁。

女子的眉心蹙起,冷道:“我不想和你们一起喝酒。”

“别呀。”

说着,一个男人的手就要向女子的脸上摸。

女子闪躲,仰起头喊道:“小厮,你们饭馆里有人……”

“别这样嘛。”

男子说着,手又向前伸了一些。

女子直接站起身,转身准备离开。

小厮也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倒是男人毫不避讳,脸上猥琐的表情还在,几人挡住了女子的路,一人想要抓住女子的手腕。

他的手还没有落在女子的手腕上,自己的手腕却先被遏制住了。

男人的脸上骤然带了几分不耐烦,转头想看看是谁坏了他的好事。

只是他的姿势刚刚摆好,还没有做出一个霸气侧漏装13过度的转身,就已经被一个过肩摔摔成了狗吃屎。

“啪!”

男人的身子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他的几个哥们见状,也向后退了两步。

男人被摔得生疼,良久才扬起脖子。

他看见燕宁的脸,呸了一口骂道:“又是你小子,刚才走路就不长眼睛,你特么知道我是……”

燕宁抬脚,踩在男人的脸上,冷笑道:“沐风楼里不惹事。”

他的眼眸眯着,脚踩得很重,说出口的话却很轻。

男人的喉间轻动,一时有些怯意,可面子上却不能输,又开口道:“不过是个破落酒楼……”

男人的同伴中有人认出了燕宁,请安道:“国师大人息怒,是张兄不懂事。”

燕宁见有人知道他是国师,刚到嘴边的“小爷”两个字咽了下去,仰起头看着远处,不悦道:“我今日心情不好,滚。”

被他踩在脚下的男人怔住,只从燕宁的脚底看着燕宁的脸。

他……是太后的弟弟……国师大人?

男人还没来得及吃惊,燕宁的脚抬起,踹在他的头上,怒道:“滚!”

话音刚落,男人的同伴已经跑没了,男人的身子抖了抖,也连滚带爬地跑了。

一千灵异夜粤语

一千灵异夜粤语第三集

第490章 不知天高地厚

澈阳集团一再遇到麻烦,内部原本有就有问题,现在又遭遇外敌,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于是,慕如琛不得不放下自己公司事情,转而为他们处理麻烦。

而且还只能是在幕后。

若是依照自己以前的性格,早就去吞并澈阳了,但是现在,顾易宸是他的兄弟,他这么做有点不仗义。

策划案,他已经写好了,可是却一直没有实施。

吞下澈阳,对慕氏来说,是一项很大的挑战,而这个挑战,让慕如琛有些热血沸腾,他喜欢生意上遇到的挑战,喜欢做很多别人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书房里,慕如琛静静地坐着,低头看着手中的方案,看了很久,最终还是扔到了一边。

所以说朋友什么的,最麻烦了。

除去这个原因,有一点他得承认,慕氏不知道能不能完全吃得下澈阳。

兼并之后,他要忙着修改机制,稳住澈阳那边的情况,熟悉他们的生意,笼络人才,这些事情,会几乎分走他所有的精力,而慕氏这边,如果没有人坐镇,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慕如琛不是百分子百的确定自己能忙得过来。

可是如果再等下去,也只是徒劳,澈阳的落败,是在所难免的。

慕如琛拿着手机,在想着是要冒险吃下澈阳,还是要继续放任不管?就算慕氏遇到危险,因此有所损失,与澈阳一旦融为一体,暂时的损失立刻就会弥补上来。

但,慕氏的股东们,不一定会这么相信慕如琛。

而这时,慕如琛的手机响了,是欧阳野打来的。

“喂?”慕如琛接听。

“二爷,我跟周防要快到你家了,你在家吗?”

“嗯,你们直接来我书房。”

“是!”

十分钟之后,欧阳野带着周防来到了慕如琛的面前。

与以往不同,周防的身上穿着笔挺的西服,衬衣领带,一派商人的精明,尤其是脸上的笑意,看似无害,却让人无法看透他的情绪。

周防转头,看向欧阳野,“小野,你可以先出去吗?我想单独跟二爷谈。”

“怎么,你还想跟我保密?”欧阳野相当的不满。

“不是啊,我是怕万一我态度不好,你会揍我。”周防笑秘密的看着他,“快啦,出去吧,生意人的事情,你不懂。”

欧阳野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慕如琛看向周防,“你想跟我谈什么?”

周防坐在慕如琛的对面,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我接受你之前的条件,做慕氏集团的副总裁,所以,我现在以同事的身份来跟你谈一件事。”

“什么事?”慕如琛仰靠在椅背上,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最深的睿智。

“关于对澈阳集团的收购。”

黑眸的光,顺便变得犀利,慕如琛微微眯起眼睛,盯着周防,像是最凶猛的野兽,再盯着最造次的猎物。

周防依旧笑眯眯的,“二爷,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为什么要压抑自己呢?顾先生不是去D国当国王了吗?如果你不接手澈阳,难道要等他慢慢变得落败,变得一文不值吗?”

“你再教训我?”

“不啊,我在劝你,”周防冲慕如琛眨眨眼睛,“我想,对于澈阳,你已经蠢蠢欲动了啊?但是如果你忙着澈阳,就会忽略慕氏,回头来管理慕氏,澈阳你就力不从心了,二爷,你有一个毛病,得改改。”

看似无害,看似态度亲和,但,他却是嚣张的,甚至有点狂妄。

难怪他要让欧阳野出去,如果欧阳野看到周防这么对自己的二爷,一定会冲过去狠狠地揍他一顿的。

慕如琛并不生气,斜唇轻笑,“你说。”

“你太依赖自身的能力了,换句话说,你有点自以为是。”

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话。

慕如琛皱眉,“说下去。”

“你也好,顾易宸也罢,你们其实都是同一种人,你们能力一流,任何困难都看不到你们,对其他人来说很困难的事情,你们可以轻松做到,所以,运营公司,对你们来说,就像是游戏一般,从容自如,但,你们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精力也有限,公司越大,事情越多,你们会忙不过来的。”

周防笑着,“但是你们站得那么高,把下属们甩得那么远,基本上,他们跟不上你们的步伐,也就帮不上你们的忙。”

慕如琛点头,“你要说明什么?”

“你需要能跟得上你步伐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正帮到他。

“哦?”

“我便是你需要的人!”周防收起脸上的笑容,英俊的脸上,带着精明与睿智。

慕如琛轻笑,“那么,关于对澈阳集团的收购,你有什么看法?”

周防将自己的文件递过去,“这是我的方案。”

慕如琛伸手将接过来,然后翻看,他的思路很好,但是因为对澈阳集团不够了解,所以计划里,有有些漏洞。

“我知道,顾易宸是你的朋友,不迟迟不下手,只是因为在顾虑友情,没关系,这个恶人我来做。”

“……”慕如琛皱眉。

“这次的收购,你在幕后指挥,我为你冲锋陷阵,如果失败了,罪责在我,如果成功了,功劳是我们的,你得利最大,而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你公司站稳脚步了。”

周防是一个外人,如果没有功劳,他凭什么在亚洲首屈一指的商业集团里站稳脚跟?

“关于收购案,我们改天重新讨论,我先将关于澈阳集团的资料给你,我想,你应该对澈阳不是很了解。”

周防笑着,“对啊,我其实一点也不了解,写着方案只是虚张声势嘛!”

他只是想要让慕如琛不小看而已。

“好了,我先走了,二爷你好好休息!”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周防的能力很出色,胆子也很大,慕如琛很欣赏他。

拿出手机,慕如琛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电话那头,是懒懒的声音,“慕大总裁,你很闲的话,我在忙。”

“我只是有件事想要通知你。”慕如琛仰靠在椅背上。

“什么事?”

“宸,你的澈阳集团,我接手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