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不容情粤语

义不容情粤语
  • 主演:黄日华,温兆伦,刘嘉玲,邵美琪,苏杏璇
  • 导演:韦家辉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89
阿芳(蓝洁瑛 饰)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这天她却莫名卷入了一起谋杀案。虽然丈夫带着两个孩子四处奔波为她讨回公道,但最终阿芳还是被判了死刑。随后丈夫也抛下两个儿子阿健(黄日华 饰)和阿康(温兆伦 饰)自杀了。云姨虽然只是医院的一名清洁工,收入不多,但不忍心看着两个孩子孤苦伶仃,于是收养了他们,此外云姨还收养了另外两个孤儿,一家五口过着清贫的生活。阿健16岁就为了生计放弃了学业,当了一名出租车司机。阿康十分争气,在大哥的供养下以优异的成绩从香港大学法律系毕业,顺利拿到了律师牌。阿康虽然十分能干,但他为人却十分残忍,为求目标不择手段;而阿健却正好相反,为人十分耿直,在是非面前绝不含糊。两个亲兄弟即将展开一段恩怨情仇!

义不容情粤语第一集

“嗷唔!”刚刚整理好自己身上衣服的流沙等人,听到同伴的话,正在四处观看,突然听到一声雄浑豪壮的狼嚎声。

流沙一愣,卢月一惊,目光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惊呼道:“小雪?”

“独角雪狼?它怎么在这里?”流沙一愣,而后也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

“国师,他声音如此焦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不会是我们把它压在山下了吧!”卢月悲观的猜测道,站立的姿势有些微微打颤。

“快去看看!”流沙指挥着其中一位和尚,示意他赶快去。

卢月则等不及,直接往哪里奔去。

于是,流沙也跟了过去,留下十来人,其他人都往小雪的方向而去。  小雪的声音雄浑悠远,其中威赫之意远远传去,它并不是急切,它是在示警,它的面前,有十来个手持各种武器,看起来内力不俗的人,守在已经坍塌的洞口周围,

警示的看着一切想要靠近的人畜。

小雪自负速度快,并不害怕这些人,但是那些刚刚被它救出来的伙伴就不一样了,于是,它连忙示警的同时,下令让那些狼赶快离开这里。

那些手持各种武器的白衣人,听到小雪的声音,连忙上来驱赶,他们没有见过独角雪狼,只觉得这狼,长得俊美,头上又有神奇的角,顿时起了猎奇之心。

只是,无奈小雪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他们根本追不上,如此慌忙追赶了一阵之后,直接,撞上赶来的流沙一行人。

“你们是谁?”

小雪肆意的奔跑,完全只是在地上逗他们玩,然而玩着玩着看到了熟人,便朝熟人跑去,流沙将小雪护在身后,看着眼前的人问道。

“你们又是谁?”看到突然出现的一群和尚,这些人显然是懵了一下,为首一人看着流沙等人,喝问。

卢月走到小雪身旁,伸手想要抚摸小雪的毛,小雪却是向后一朵,脑袋一让,躲开了卢月的抚摸,而后,蹄子一扬,奔跑着,往白衣人守护着的地方去了。

卢月见此,连忙跟上,流沙担心卢月安全,手中法杖一挥,直接往那几个高手身上砸去,战争,就着这一时间,瞬间爆发。

“小雪,小雪?”卢月跟在小雪身后,他也抽出腰间宝剑,对着远处冲上来的白衣人,动手。  等,流沙等人将十来个白衣人解决之后,小雪也来到洞口,这洞口,刚刚被白衣人挖出一个口子,还没有完全挖到里面,小雪倒是阔气,直接一脑袋扎上去,将这洞

冲开,将里面的东西也给撞了出来。

洞口里面,竟然是关在巨大铁笼子里的几个人。

雪狼见将铁笼子撞出地面,欢喜的蹦跳起来,不停的嗅着笼子里的一个男人,欢快的呜呜着,仿佛邀功一样。

“什么人竟然被关在这里?”卢月一愣,不过待他走上前去,看到笼子里的人之后,不由大惊:“水禄?”

“啊……”浑身上下,满是泥土的水禄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睁开眼,看到的却是熟悉的脸,连忙激动上前,嘶哑着声音道:“流王爷,快,快救人!”

边说,他边指着里面,同样被泥土覆盖,埋在地下的人。  水禄的铁笼子里,还有一个干瘦的老太太,老太太头发花白,稀少,黑色的抹额束在额头上,浑身干枯的像是个行将就木的将死之人,还有一个长得算是风韵的女人

,正是水夫人,而那老太太,则是水家的老祖宗,唯一的下嫁公主。  “你说什么?”卢月一时间没有听清,水禄的声音太小,又因为受了这些震荡,好在他们被锁在铁笼子里,因此,整个山体坍塌,并没有让他们受太多伤,只是被沙土

覆盖而已。

“屋子里,关了很多人,都是……都是朝中贵胄的女眷!”长吁一口气,水禄咽了口口水,大声说道,边说还边往旁边指了指,他的旁边,是一片黄土碎石。

“来人,赶快挖!”流沙挥手,连忙救人。

卢月则是看着在水禄身旁窜来窜去,欢呼雀跃的小雪,看着它的眼神问:“小雪你怎么知道水大人在这儿?”

小雪听到卢月的问话,高傲的仰起头,而后,又往水禄身上凑了凑,抽抽鼻子。

“原来你是修道味道了啊!”卢月点头,而后站起身来,挥剑将锁劈开,扶着水禄等人走出来。

如此忙碌了将近一个时辰,这才将所有被抓的人弄出来,一群灰头土脸的人看着相互看着,互诉衷肠,分享重获新生的喜悦,欣喜不已。

“多谢流王爷和国师大人相救!”歇息了很长时间之后,水禄代表这些男男女女站起来道谢。

要说这些人中,只有水禄这一个年级大的男人,还有一些贵族太太,贵女,这些女眷,还有朝臣官员的孩子们,被掳来很多,统计了一下,竟然足有四十多人。

卢月看着水禄,朝他笑了笑道:“误打误撞罢了,还有,我现在只是一介平民,不是什么流王爷了!水大人安然无恙就好!”

“哎,早知道那些人会对我们不利,却没想到,他们动手竟会这么快!”水禄放下手,长叹一声,摇摇头。

乱糟糟的头发上,被他这一摇头,头上的土粒簌簌落下,那模样看起来着实有些古怪。

“您竟然早就知道,为何?”卢月惊异,他从皇后娘娘哪里得知水禄被撸劫,却没想到,水禄竟然早就知道,会有此一劫。  “王爷您也知道,呃,卢先生您也知道,下官的奶奶乃是云海长天的小公主,正统前朝公主,我们一家,也是因为娶了前朝公主,而碌碌无为,多少才干之辈,也只能

到五品,而我,则是因为年代久远,这才能爬上三品,皆是因为前朝的关系,而这些抓我们的人,正是前朝云海长天的人!”  “哎,自从犬子被皇上送回来之后,他说起在欢喜楼的遭遇,听到戮天之命,我便知道,大难临头了,后来犬子发疯,微臣不得已才拦了皇后,家中有人监视,微臣几乎拼了性命,才将犬子送走,现在看到你们,我想,犬子已经得救了吧!”

义不容情粤语

义不容情粤语第二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臣子江奕淳剿匪有功,忠心护主,特封为金吾卫中郎将,其妻端庄贤淑,为太医院献策有功,封五品令人,钦此!”太监扯着奸细的嗓子念完了圣旨,江奕淳接了旨,白若竹急忙叫腊梅给宣旨太监递上了一个荷包。

太监满意的走了,白若竹却沉下了脸来。

“这意思你要留在京城了?”白若竹问道。

江奕淳干咳了一声,拉着白若竹进了屋,说:“我晚点跟皇上请旨调去北隅城。”

白若竹听了松了口气,脸色也没那么沉了,她想了想又说:“反正我最多再待一个月,要是你不能回去,我就自己带孩子回去了,家里人还等着我呢。”

江奕淳赶紧搂住了她的腰,说:“我知道了,我一定尽快说服皇上。”

“金吾卫中郎将是正五品?”白若竹问道。

江奕淳点头,“对。”

白若竹也点了点头,果然她封的诰命是不能高过他的。

“我没想到皇上会提我献策有功,他不怕别人查到缝合术是我献的吗?”白若竹挑了挑眉毛问道。

“太医院那边有记录在册,说你进献了一道养颜的方子,极得太后的喜爱,这样已经能掩人耳目了,你直接被圣旨封赏,还是有功之人,就是通政司也不能随意治你的罪了。”江奕淳说着眼睛微眯到了一起。

“如果你师父知道了那事,要你的命怎么办?”白若竹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我欠师父是欠师父的,不代表我欠吴宛晴,她一再加害我们一家三口,就是按律法她也该杀头了,我又没错,即便师父知道了,要找我算账,我也不会坐以待毙的。”江奕淳正色说道。

白若竹听了冲他笑笑,“你不是死脑筋就好。”

到了下午,宫里又下了太后的懿旨,宣白若竹进宫一趟。

白若竹接了旨,跟着领路太监进了宫,江奕淳知道太后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也不担心,就留在家里陪孩子了。

蹬蹬虽然如今身体健健康康的,但头脸上有些红疹子,让人看着着实心疼。而且蹬蹬这样还是因为他的缘故,所以江奕淳对儿子十分的愧疚,就差没天天把儿子抱在怀里了。

白若竹去了慈宁宫见了太后,果然太后问她寿宴的形式想的如何了。

“回太后,如果是自助餐的形式,我建议在湖边搭个水台,歌舞在水台上表演,当然这个安全要多注意。宴席的案几依旧按往日来摆放,只是在四周放上自助餐点,方便客人们自取。”白若竹慢慢的说道。

“这样客人们不仅可以自由取餐、交谈,还能看水台上的歌舞,想来会更有意思一些。另外,寻常的歌舞安排在水台上,如果是宫里的娘娘们献艺,则在案几的中间,方便太后您近距离观赏。”

太后笑了起来,“你这是要照顾宫里那些娘娘们的感受啊。”

白若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也方便您欣赏美人儿嘛。”

“你这个水台的想法不错,御花园那边的湖倒也不深,安全不是问题,就是不知道场面会不会太乱了一些。”太后有些担心的说。

“我还怕他们见您跟皇上都在,太过拘谨,不敢随意走动呢,所以还打算安排些宫女,定时给一些人送餐。”白若竹说道。

太后忍不住大笑起来,说:“你进宫的次数少,如果参加过宫里的宴席你就知道了,咱们丹梁国不讲究太多的规矩,那些个大臣、夫人经常闹的我头痛,上次为了谁先表演竟然能打起来了,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啊。”

“啊?”白若竹直接听傻了,她前世看过不少古装剧、古代小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随意的朝代,丹梁国真的碉堡了。

“那、那不然还是让所有人都去水台表演吧,太后您就能落点清静了。”白若竹说道。

“所以我说你这个水台的法子想的好,到时候就这么办了。”太后满意的说道,然后从手上拿下了一只玛瑙手串要赏给白若竹,“你皮肤白,戴上这个红玛瑙的手串肯定好看。”

白若竹大大方方的谢恩,把太后赐的手串戴到了腕子上。太后见她大方爽利,看向她的目光又满意了几分。

等从宫里出来,白若竹回家就跟江奕淳商量起来,太后寿辰,他们肯定是要送些东西的,可送什么好呢?

“我让人从西洋那边收点宝贝吧。”江奕淳想了想说道。

白若竹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她想到她那块平日里都不怎么舍得戴的怀表,那就是西洋玩意,害的江奕淳都去找人借钱才买到。

“再贵重也抵不过宫里那些宝贝,不然我们还是以心意为主,我给太后勾幅床帘吧。”白若竹想了想说道。

江奕淳想想也不错,只是有些心疼的拉了她的手说:“就是要辛苦你了。”

“没事,我不是还有腊梅帮忙嘛。”白若竹笑着说。

……

北隅城中,小四站着正屋里,对白义宏和林萍儿说:“爹、娘,我今日拜了一名师父,他是华山派的长老,他说我是个练武的好材料,想带我回门派好好习武。”

“什么?”白义宏直接跳了起来,他是最反对小四习武的了。

林萍儿也发愁起来,“怎么没听你提过,哪里来的华山派长老,叫什么名字?可靠吗?”

“他确实是华山派的长老,道号玄机子,身上有华山派的令牌,是个心慈的长者。”小四说着露出骄傲之色,显然他十分崇敬他口中的这位师父。

“那你也不能随便跟人去学武啊,你不读书了?你怎么跟你姐交待?”白义宏有些生气的问道。

小四垂下了头,突然就跪到了地上,“爹,娘,我知道我不孝,等我学艺有成,一定会回来尽孝道的。若竹姐那边我已经给她去了信了,让商会的人送去了京里,她以前也说过会尊重我的选择的。”

白义宏气的跳了起来,“你姐是说等你长大了想习武,她就让你自己选,可你才多大,才七岁!书都没读好,就去习武,你以后怎么办?要做个大字不识的武夫吗?”

义不容情粤语

义不容情粤语第三集

田野最后还是点了那道龙羹,姜疏楼和上官睿没吃,一大碗连汤带肉都进了林洛儿和田野的肚子。

“蛇肉烤着吃也好吃,小时候我师父经常带我上山抓蛇炖汤喝。”

上官睿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一个老道士带着一个小道士在山里抓蛇……

“你们道士不用戒荤腥的吗?”

“师父说我们这一派不用戒,我们道士分好多门派的。比如有些门派就不能喝酒吃肉,有些门派可以。有些门派不能结婚生孩子,我就可以和楼哥哥结婚生孩子。”

“噗……”姜疏楼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上官睿和田野笑疯了。

有句话说得好,恶人自有恶人磨,林洛儿大概就是上天派来克姜疏楼的。

林洛儿反应过来,姜疏楼不准她提这件事。

吃完饭,林洛儿去洗手间,上官睿看着姜疏楼满脸不怀好意:“楼少,你这就把人带回家啊?那傅姨肯定高兴。”

姜疏楼沉下脸:“要不你带回去?”

“我可不敢。”上官睿赶紧摆手,他要带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姑娘,他妈得疯了。

姜疏楼的视线刚转向田野,田野就赶紧摆手:“我倒是想呢,可人家要找的不是我啊。”

姜疏楼:“……”

从酒楼出来上官睿就自己先走了,田野开车,姜疏楼和林洛儿坐后面。

田野也请示:“楼少,现在去哪?”

“去商场。”

“好咧。”

林洛儿坐在那乖乖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她能感觉到她的有缘人不喜欢她,所以她不敢随便说话。

到了商场,姜疏楼带着人直奔姜疏桐和傅安安经常买衣服的专柜。

姜家是这些品牌的VIP客户,对姜家的人都熟悉的很。

“楼少来了,需要什么,我让人帮你拿。”店长亲自出来招待。

姜疏楼一指林洛儿:“给她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全部换。”

想起林洛儿身上那件大红花袄子就辣眼睛。

林洛儿扯了扯姜疏楼的袖子:“楼哥哥,我不用买衣服的,我有……”

“闭嘴。”姜疏楼没那个耐心哄人。

林洛儿就老老实实的闭嘴了。

这家服装店没有买内衣,但是没关系,一会儿就有内衣专柜的营业员拿了各式各样的内衣过来。

林洛儿被推进一个十分漂亮的试衣间,加起来十来个营业员围着她打转。

有人上来就脱她的衣服,林洛儿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推开那些人就跑了出去,一头扎进姜疏楼怀里。

正玩手机的姜疏楼看着怀里的人:“……”

林洛儿抱紧了他的腰。

姜疏楼气得瞪那些营业员:“你们他妈干了什么?”

营业员们都疑惑了。

“我们什么都没干啊,只是想帮这位小姐换衣服。”

林洛儿再姜疏楼怀里直摇头:“她们脱我衣服,好吓人。”

姜疏楼:“……”

田野拍着沙发狂笑。

姜疏楼都要炸了,“很好笑?”

田野赶紧闭嘴:“一点都不好笑,看给我们洛儿吓得,肯定是这些小姐姐们工作没做好。楼少,不如你亲自伺候洛儿试衣服?”

先前不清楚这两人关系的诸位营业员:“……”

这个穿着地摊货的小可爱是楼少的……女朋友?

卧槽!

要不是怀里有人动弹不了,姜疏楼真的要踹田野,反正他腿长,勾得着。

“松开。”姜疏楼也不好跟这丫头动手。

哼,他碰她的时候手软脚软的,这主动扑过来难道就不软了?

不,还是软的。

林洛儿刚才被吓得慌不择路,当然是找她最信任的姜疏楼,扑过来才发现她这举动简直就是自找罪受啊。

鼻尖全是姜疏楼身上的男性气息,因为宿命的牵绊,她碰到他就跟那油遇到火一样,噼噼啪啪全身的毛孔都要炸了。

“我、我站不起来了。”林洛儿窘的不行,抬头,小脸绯红双眼水汪汪的,就跟被人狠狠欺负过似的。

姜疏楼:“……”

他这是造了什么孽?

“把你们挑好的衣服都放在试衣间里。”说完,一把抱起林洛儿,去了试衣间。

田野:“……”

卧槽,还真的亲自伺候啊?

知道这丫头没见过世面,不习惯被人伺候,姜疏楼就把所有的营业员赶了出去。

试衣间里面还有小的隔间,姜疏楼沉着脸,耐着性子教她:“你在这里面换,内衣要穿着舒服,衣服你觉得哪件好看就试哪件,先确定内衣和衣服裤子的尺码。”

林洛儿红着脸直点头:“这个我懂。”

她又不是深山老林下来的,只不过是没有见识过这些场面而已。

姜疏楼帮她关上门,去一旁的沙发上坐着继续等。

林洛儿不敢违背姜疏楼的话,她也知道她的有缘人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赶紧动作麻利的试了内衣,然后又试了一件打底衣,毛衣,一件羽绒服,裤子,鞋子。

等她试完出来,姜疏楼听到动静一抬头,发现她身上穿的还是她自己的衣服。

姜疏楼张了张嘴,想法脾气,忍了。

“楼哥哥,我试好了,这些衣服的尺码我能穿。”

姜疏楼看她一眼,长臂一伸,从她怀里把那些衣服一股脑儿拿走,出去后往柜台上一扔:“按照这些尺寸,给她配几身。”

林洛儿心里很开心,女孩子嘛,谁不喜欢漂亮的衣服呢?

而且她想的是,有缘人知道她怕冷就给她买衣服,那他是不是有点喜欢她呢?

买完东西结账走人,田野一双手都提不下。

林洛儿惊呆了,不敢问。

“这、这都是我的?”

田野递给她十来个袋子:“这都是冬装,楼少已经把明年四季的衣服给你买完了,只要新款出来,那些专柜会直接把东西送到姜家。”

林洛儿:“……”

她也是会上网的,想起了一句很流行的网络用语: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她追上姜疏楼:“衣服太多了,这些都够我穿十年……”

“闭嘴!”姜疏楼还在琢磨回家后怎么跟父母交代,只觉一个头两个大,心情自然就不怎么好。林洛儿瘪瘪嘴:“哦。”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