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度凶情粤语

异度凶情粤语
  • 主演:刘锡明,梁艺龄,郭可盈,刘兆铭,吴国敬,何婉盈,黎宣,刘桂芳,梁健平,戴少民,林尚武,文洁云,左健斌,趙海怡,蔡少芬,张慧
  • 导演:梅小青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1993
富商陈牛(刘兆铭 饰)曾经为了谋取利益不择手段,杀害了罗祥一家人,虽然最终将罪行隐瞒的滴水不漏,但陈牛的内心里始终遭受着谴责。一晃眼多年过去,陈牛的儿子家博(刘锡明 饰)在国外学成归来返回家乡,哪知道当年父亲加害的冤魂如今打算在他的身上复仇,种种灵异事件接连出现,让牛家上下都不得安宁。   古兆天(楼南光 饰)是灵异杂志社的社长,一直觉得发生在家博身上的事件非常的奇怪。家博爱上了名为姚美琪(郭可盈 饰)的美丽少女,哪知道姚美琪在一场意外中不幸丧生。然而家博和姚美琪之间的缘分并没有就此了断,而是展开了一段浩荡的人鬼之恋。

异度凶情粤语第一集

直到殷飞白说完,白之夜抱起手来,皱眉道:“冰火芙蓉花,我曾在古籍中看到过,不过至今也没人能有法子取出来,他有办法?”

殷飞白想了想,道:“也许吧!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执着带我来。”

白之夜听着微叹,这份情意,到底是缘,还是孽?

半晌,白之夜叹了口气,“你要我护送你回永定城么?”

殷飞白想了想,点头,“他亲口说过,冰火芙蓉花取出后必须马上用,我只要远离,他就不敢贸然去采摘,白叔叔,有劳你帮忙了。”

白之夜瞧着殷飞白急切的眼眸,毫不犹豫点头,“我自然是要帮你,只是你而今,时日无多,只怕冷梅君疯狂下,还会做更多的事。”

殷飞白听着,面色一片黯淡。

不管怎么样,她只要想到自己时日无多,就只觉得心里堵得很。

微微低头,殷飞白有些悲凉道:“时日无多也无法,也许,这就是命吧!我总不能让他做下这样的弥天打错吧!”

白之夜想着,轻叹道:“那走吧!我送你回去。”

殷飞白听着便要站起身来,刚刚站起来,远处风雪交裹,袭面而来。

殷飞白下意识偏头看去,只见一个红影掠来,在这白雪中绽开,就像盛开的红梅一般动人。

冷梅君停下身来,一路急追,而今落在地上,看着那站在五丈之外的殷飞白。

冷梅君的面色有些不好,见殷飞白没什么事,这才看向那个白衣男人。

那男人看起来年岁不大,撑破天了也就三十岁的模样,但那眼里沧桑,阅尽人间的悲凉,这个人,绝不是一个普通人。

冷梅君看向那白衣人,他一身衣裳雪白,面容肌肤也是白皙,恍惚间远远看去,快要和着白雪融为一体。

冷梅君没有冲动,而是欠身抬手,冲着白之夜行了一礼,“在下冷梅君,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白之夜看着来人,面容俊秀无双,双眸璀璨,眉眼中夹带风流与邪气,一身恭敬有礼,却又邪肆狂傲。

这种人的恭敬有礼,全部都是一种伪装。

白之夜打量了来人,也抱拳欠身,冷梅君浅笑,瞧着就如大雪天绽开的梅花。

高傲,孤冷。

白之夜直起身,瞧着冷梅君,又看了眼身后的殷飞白,这才瞧着冷梅君道:“小友,我姓白,命之夜,与殷飞白父母薄有交情,此次你上天山之意,我也已了解,还请小友三思。”

冷梅君瞧着面前的男人,早在看到人的时候,他心里隐隐就已经猜到了。

而今听到他说出来,倒也不意外,而是浅笑道:“既然前辈与在下岳父有交情,又怎能见飞白不到十六岁便亡?”

白之夜道:“小友说的是,我自是不愿意瞧着殷飞白亡命,只是小友,凡事也要考虑后果,你若果真水淹九州,你让飞白百年之后,有何面目下九泉面见父母?”

冷梅君笑的温和,“前辈此言差矣,天地之间,三界五行,有没有地狱尚且两说,更何况,天上有冰火芙蓉花,便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果真水淹九州,那也是天意。”

异度凶情粤语

异度凶情粤语第二集

“萌萌哥,抱我上楼。”嘉宝笑眯眯的抖着腿表示心情超级好。

瞿季萌书包本来取下来一半又丢回肩膀上,对弟弟说,“那你自己玩。”

“什么叫我自己玩儿?我回家啦。”薄凉朔憋嘴,看着老哥像只小狼狗一样过来抱起嘉宝就朝楼上走!

平常一副全社会跟我没关系的老哥,在亲密关系中也竟然会稍微卸下一点伪装。

难道这就是嘉宝死心塌地去爱他的法门?

薄凉朔觉得被强行喂了一嘴的狗粮,心里很不痛快就回家去了。

瞿季萌把嘉宝抱到他们自己的房间,“宝宝,你有没有觉得你弟弟们回家了咱们好清静呢?”

“额……萌萌哥,见一今天给我发视频电话了,他说他昨天早晨去薄家庄园给小瓷送了玫瑰花,你知道不?”

向见一小盆友给薄小瓷送玫瑰……花?

这事儿他还真不好评论,尤其女方还是他妹妹。

“嘉宝,我作业在学校已经完成了。我们早点休息,你还没洗澡吧?”

嘉宝被丢在了床上,瞿季萌转身就朝衣帽间走去拿睡衣。

“萌萌哥,我问你正事儿,你听到没?”

“宝宝,小瓷和见一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行不?”瞿季萌拿了两人的睡衣出来,一脸倦怠。

“可是我妈咪说为了给小瓷打造、培养一个靠谱的老公,所以决定要把见一和正希送到北美去上学……”这才是她这个当姐姐的无法接受的,好么?

一回家也不问她的心情,就只会说早点睡早点睡!

各睡各屋又不是在一起。

睡前也不能聊天。

哼!

“我下午就洗了澡啦,萌萌哥你过来我问你话。”

“给我五分钟--”

嘉宝嘟着嘴,“那我给你掐时间,迟到一秒钟我就要罚你。”

“好。”

随着一声关门声,浴室里边传来了哗哗哗的流水声。

瞿季萌洗完澡出来,用毛巾擦着湿哒哒的浓密黑发,在嘉宝面前盘腿而坐。

嘉宝弓着的膝盖撞了撞他,“一分钟之内如果你回答不了我的问题,你就给我解锁……不然我永远都不理你。”

“……你说。”

白色的毛巾搭在脖子上,瞿季萌精致的面庞荡漾着笑。

“59秒开始--你是赞成小瓷和见一还是反对?”

“嗯……中立态度。”

“不算数!下一个,如果见一要出国留学,薄小瓷会不会跟别的男生好?”

“宝宝……”

我哪里算得准别人的人生呢。

你当我算命摸骨的大师么?

瞿季萌稍微靠近一点。

嘉宝也生气的朝他面前靠,只差没能戳他脸。

“如果薄小瓷和别的男生好了,你站哪边?”

两人再次往中间靠近……

“还有31秒、30秒……”

“宝宝,我站你这边。”说完,瞿季萌在朝小丫头靠近一点。

“还有22秒啦,萌萌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正希和见一?不然你为什么对他们回家住这么开心呢?是不是?”

“没有不喜欢。”

两人鼻尖快要触到了鼻尖。

“那你没说喜欢我弟--”

喜欢你弟干什么?“宝宝,我今晚还没开始读故事书,要不现在开始?”

“什么鬼?我问你话你还给我扯故事书?!!!”

“宝宝……是你自己规定我每天必须阅读520行的嘛……”

嘉宝水亮的眼睛眨了眨,露出极为温柔安全无公害纯天然非转基因的腼腆可爱样,“我说过吗?”

“……不然我解锁让你想起来?”

瞿季萌抓住嘉宝的小肩膀,同样像花瓣一样温柔的唇覆上她欲合微露贝齿的小苹果脸,嘉宝细致白嫩的脸庞渐渐爬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这还嫌不够,干脆腻歪在他面前。

“……嗯,我想起来了。”

嘉宝哼哼一声,整个脸像滴血一般地红了起来。

异度凶情粤语

异度凶情粤语第三集

没有多余的时间能让他去胡思乱想,他只有继续赶往城外展开救援,除了做这件事,别的,他什么也做不了。

……

温简醒来时,是在第二日清晨。

他被外面呼啸的寒风吵醒,轻蹙着眉缓缓地睁开眼皮,半垂着眸,视线朦朦胧胧地看到床边有一个很模糊的轮廓,小小的,又有些熟悉。

等眼眸渐渐看清东西了,他才看到,有个人儿趴在他床边守着他,她乌黑的头发半束着有些凌乱地贴在脸边,看不清脸颊,倒是手时不时地攥着他的衣角,看起来很不安的样子。

温简安安静静地看着她好一会,微微动了一下手指,很缓慢地把她的小手圈进了自己掌心里,想要她冰冰凉凉的手儿更加暖和一些。

睡梦中的青稚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她是侧着头枕在手上的,轻易就看到了温简的手握住了她的手,青稚心里冷不丁一个激灵,惊醒过来,坐直了身体,果不其然看到温简醒了,微微睁着眸瞧着她,面色还是苍白的。

青稚怔怔看着他好半晌,都没等到温简开口说话,自己忍不住出声问他:“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温简轻轻摇头。

青稚才不信他,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会不疼。

青稚忍不住咬了咬唇,盯着他又问:“你不叫我吗?”

她这问题来得很莫名奇妙的生硬,可是她怕温简的大脑真的会有什么意外,所以也顾不得生硬不生硬的了,就只想着弄清楚他到底有没有事。

温简似乎是呆愣了一下,声音沙哑地,乖乖地叫了她一声,“青稚。”

这两个字说得一如既往的寻常,就还是他平时叫她名字时候的语气,轻轻淡淡的,又带着点溺爱,但却是对着青稚才会这样叫的语气,又加上他很好听的低沉嗓音,青稚轻易地就被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被俘获了心。

她忍不住别开了头,欲言又止了一会,实在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又站了起来,打算出去了。

然而温简却抓住了她的手儿,很虚弱地看着她,目光有些流连可怜。

青稚一回头就看到了温简这样的眼神,心里一下子就酥软了。

因为一直以来,温简都是很温和很宠溺地对她好,但倘若是有人欺负她,他的气场便会变得很冷峻霸道,所以青稚很少会有自己替自己出风头的机会,她也知道温简就是这样完美的人,可是,她却从未见过温简这样的眼神……

是流恋地看着她,十分不舍地,想要她陪着自己的眼神。

青稚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温简,一下子就坐了回去,怔然看着温简,又想到了在山洞里二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的画面,耳垂渐渐地染了红,忍不住垂下了头。

温简还没醒的时候她都没有工夫去想这些,可现在温简醒了,她想到那些画面,却是脸红心跳得发慌。

-

(叫叫叫,青稚宝宝青稚小人儿青稚老婆,要一起回家啦。更新时间改到下午啦,这样我就不用熬夜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