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舞长安粤语

耀舞长安粤语
  • 主演:欧阳震华,胡杏儿,钟嘉欣,麦长青,汤盈盈,陈自瑶,马赛,沈卓盈,贾晓晨,梁竞徽
  • 导演:张乾文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12
街頭樂師戴名鈸(歐陽震華飾)在危急之際冒充喬步龍(麥長青飾)在舞樂教坊昶麗園都知大人的身份,成功逃過官兵緝捕,但步龍因大火受傷失去部分 記憶,以高仁之名在茶樓當廚師,當兩人重遇時,高仁不知就裡,爽快答應步龍到教坊的廚房工作,原來步龍想利用高仁的音樂造詣為自己建功立業。另一方面,為除後患,步龍向高仁指腹為婚的未婚妻卞玉嫣(鍾嘉欣飾)提出退婚,玉嫣心生不憤決加入教坊當舞優接近步龍,因而認識斬柴妹利在山(胡杏兒飾),在山與玉嫣 惺惺相惜漸成好姊妹,但礙於步龍與高仁的身份錯配,四人關係暗潮洶湧,正值花魁大選舉行,真假情謎逐被揭開

耀舞长安粤语第一集

更新时间:2011-09-29

很多问题纠缠不清,就像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缠线,李云道一直到凌晨三点多才睡着,迷迷糊糊中还在思考着那些理不清头绪的事情。尽管睡得很晚,但二十多岁养成的生物钟并没有改变。六点,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李云道还是准时出现,一如既往地跑步,一丝不苟地打拳,同样时间坐到早餐桌边。

黄梅花出现的时候,李云道正一边吃早餐一边在给背背到天昏地暗的大小双讲解其中的疑难。

“今天空吗?”

“空。”

黄梅花不是擅长跟人打交道的性格,只是微笑着坐下,看着李云道给两个原先动不动将秦家众人弄得鸡飞狗跳的小王八蛋讲些深奥晦涩的事理,顺便还能蹭顿早餐。

与李云道交集不多的凤凰早早吃完早餐,躲在角落里,捧着一本厚得足以当板砖拍死人的,远远地看着那个跟她一样从山里走出来的年轻人,从他与黄梅花的交集中,她已经感觉到,本来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他和她,距离己经越来越远。她又看了一眼神秘的黄梅花,这个拥有一个女人名字的男人总是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心悸,可事实上这个中年男人在她面前一直温和谦逊,甚至比家中重男轻女的父亲都要和蔼,只是很少跟她说话,从到秦家一直到现在,她和这个中年男人的交流次数屈指可数。但是那个唯一一个将大小双整得服服贴贴却又没被整成残废或精神病的年轻人却不一样,似乎他进这个家门,就为了融入那个她踮着脚尖也看不见的圈子。对她来说,那个高高在上的世界,离得太远,就如同安徒生童话般,遥不可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骨子里的固执还是单纯地图方便,李云道在地摊上买的衣服差不多都是同一种款式,颜色更是大多离不开黑、白、灰三色,今天仍旧是那身几乎分辨不出有过换洗的地摊货,等上了别克昂科雷时,坐在驾驶位上的黄梅花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发动汽车时还是忍不住转过头来:“你就这几身衣服?”

大刁民直接被问愣了:“啊?”

“不知道的人肯定会以为你从来不换衣服。”

李云道这才笑道:“这方面我向来不讲究,衣服是穿在自己身上的,舒适就成。而且,太金贵的我穿在身上,浑身都不自在,况且了,那动不动大几百的,真消费不起,也没必要。”

黄梅花疑惑道:“前几天老爷子不是让我给了你一张银行卡了吗?你没去银行里看看卡里有多少钱?”

李云道摇头,腼腆笑道:“没!我对银行这玩意儿没有太多的概念,实打实的票子放在口袋里我才觉得窝心。”李云道说的是实话,以前在工地上的工资不高,一个月冒着生命危险累死累活顶死挣两千,但是那时候拿到手的是实打实的人民币,二十张印着红色人头的钞票搁在手里,像李大刁民这种从没出过远门的人自然会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到了秦家后,发工资换成银行卡了,黄梅花只说会有人定期在卡上打工资,加上来秦家的时候,李云道根本就没有想过能多挣多少钱,能跟工地上比略有增长就很开心了,哪怕持平或者少一点一成,反正他和小喇嘛两人,都好养活。这段日子在秦家白吃白住,秦家也不收伙食费、不收房租,每个月除了淘些书外,撑死花个百来十块钱,最近最大的一笔支上订的飞北京的机票,就这样,也还是吃的前几个月在工地上存下的老本,相反,这笔最大的支出却也是这段时间唯一没让李大刁民心疼的开支。至于前段时间黄梅花拿给他的一张工商银行的储蓄卡,最近破事儿一件接一件,一来没时间看,二来事实上有人管吃管喝,他连去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黄梅花对于李云道这样的反应并不感到奇怪,只是冲李大刁民神秘一笑:“有时间的话,去银行用自动取款机看看,然后去给自己整点像样的行头,毕竟这还是一个人靠衣装马靠鞍的社会。”

李云道点头,别说其它人,就说家里那两个小王八蛋,自己穿一身地摊货和穿一身西服时,表情、眼神和语言都会明显地表现出各种势利。

一路上也没有多聊,只是没想到,今天黄梅花带李云道去的几个地方竟是如此鱼龙混杂,从按摩中心,到浴场,再到ktv,黄梅花说本来还要带他去那家养狗场里看看,只是现在风声太紧,只能过段时间再说。

在路上,黄梅花给李云道大致讲了讲秦孤鹤名下的灰色产业,从最高端的会所酒吧、艺术品拍卖行,洗浴中心、ktv、赌场、迪厅,再到财务公司,赌场,狗场,基本上只要是能赚钱的行业,秦孤鹤多多少少都会沾点边,当听说一家小酒吧单花修就花了近千万时,就算早有心理准备,在流水村的名声堪比现代葛朗台的李大刁民还是听得双眼通红。

事实上,秦孤鹤以一己之力在江南撑起数条营利颇厚的灰色产业链,涉及的行业众多,都归在一家注册为“秦城”的集团公司的旗下。今天李云道才知道,黄梅花还扛着一个秦城集团总经理的名头,文彬和赖九不出意外地各占了一个副总的头衔。事实上,像湖畔一号、拍卖行、典当行这样一些需要动脑子的子公司,都由文彬管着,顺带着也为整个“秦城”的发展出谋划策,而余下的一些三教九流,上至阳春白雪,下至养狗场、赌坊之类的,都算是赖九的势力范围,另外需要动刀动枪的事情,都算是赖九的本职工作。这下,李云道终于知道为什么赖九一身阴戾的霸气,一直在刀尖上添血,时间长了,性子自然会随着环境而改变。

第一处去的地方,是一个叫“东吴盛世”的典当行。负责人姓张,见到黄梅花时客客气气,但完全是上属以上司的那种客气,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张子龙是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己。黄梅花介绍李云道时,用了一个新的职位“总助”,也就是总经理助理。打量着一身地摊货的李云道时,戴金丝框眼镜西装革履的张子龙还是藏不住不太相信的眼神。等介绍典当品时,张子龙无意中提到,偶尔还会有人抱着儿子女儿来典当,只求换几沓钞票,听得李云道目瞪口呆,更是让这位张姓的典当圈红人鄙视眼前这个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攀上黄梅花这根高枝的年青人,后来干脆不理李云道,只跟着黄梅花介绍最近的业务情况。

虽然被人可劲儿鄙视,但李云道却始终保持着微笑和沉默的状态,整个过程,除了外形土了点之外,也还算八九不离十地将“总助”这个角色扮演好了。李云道只听不说,不懂的直接开口问,更是得到一阵白眼。

离开典当行后,李云道问黄梅花:“拿孩子来典当这事儿能当真吗?”

黄梅花黯然道:“是确有其事,碰到这种情况,老爷子早些年就有过吩咐,小孩子是要先接收下来的,后面怎么处理,要看典当人的状态了,一般到这种地步的,都是家破人亡形的。绝大多数情况下,那些孩子的父母是不可能再来赎回孩子的,老爷子为了这些孩子建了一个专门的慈善教育机构,负责抚养和培育这些孩子,也算是一批无形的投资吧,第一批培养的孩子现在已经上大学了。”

李云道听着,看着,不评价,不议论,只是在碰到自己不明白的事项时,才会问身边的黄梅花,一天下来,黄梅花带着李云道走了七八个地方,一天时间也让在山里困了二十五年的山间刁民好好地长了回见识,七八个地方的负责人,或是文彬的嫡系心腹,或是赖九手下的红人,李云道算是真真切切见识了一回厚黑教主笔下的复杂人性,以往都是在书里纸上谈笔,可是自己亲身经历,却又是不一样的一番感受。

最后一个地方居然在全国百强县级市的市中心,从这家天未黑就已经亮起霓虹灯的夜总会出来,李云道就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坐在副驾位置若有所思,黄梅花也不去惊扰他,一个开车,一个思考,互不干扰。

终于在省道走了一半时,李云道开口道:“叔,这就是黑社会吗?”

黄梅花却摇头:“只能算一半。”

“一半。”李云道点了点头,似乎黄梅花的答案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还有另一半是什么?”

黄梅花终于也文绉绉地咬文嚼字了一回:“不是说有钱人的发家史就是一部血泪史吗?黑社会也一样,只是更血腥更残酷而己。”

李云道点头。

黑社会作为与人类社会发展的伴生子,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它的原始积累过程,往往充斥着鲜血和尸体,但是,一旦完成这个阶段,所有黑势力都会迫不及待地漂白。

李云道开始明白,这些日子,他看的,只是这个社会畸形怪胎的白色一面,另一面却隐藏在阳光背后的阴影中,不为人道。

耀舞长安粤语

耀舞长安粤语第二集

话落,蒋玉虎又连忙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里面绝对有极多的宝物,只是这些,我们暂时无法去触碰到,公子若是有办法的话,倒是可以去一试!”

听到这话,夜灵兮和南宫少霆都面露沉思之色。

片刻后,南宫少霆道:“你们先下去好好休息几天,过几天,带我们去看看。”

死亡之海作为神魔仙域最大的秘境,下面的好东西不计其数,既然遇到了这样的好东西,不管怎么危险,都要过去一探的。

夫妻俩听了,心中一松,随后连忙点头,然后退了下去。

等两人离开之后,南宫少霆看向了张三李师。

“你们可曾遇到过他们说过的那种情况?”南宫少霆问道。

这两人在死亡之海下面探索过许多次,应该知道一些情况的。

……

张三李师两人听了南宫少霆的问话后,很快上前回道:“回门主的话,他们说的情况,不无可能。”

“哦?”

“之前我们也有在死亡之海下面,遇到过一片火域或是一片雷区的情况,根本我们的了解,这都是因为当年在那陨落的人,为这方面的大能的缘故!我就曾经遇到过一截小腿骨还在散发着极高温度的情况!他们两人说的那处地方,若是我们猜得不错的话,应当是某位冰系修士死亡后导致的,使得那里独成一界。”李师道。

听到这话,夜灵兮不禁面露沉思之色。

死后尸体还能独成一界,那此人生前,是道境大能无疑了。

也就说,蒋玉虎夫妇发现的那个地方,极有可能是某位冰系灵根的大能死后出现的特殊之地?

“少霆,依我看,这个地方我们最好去探索一下。”夜灵兮道。

南宫少霆听了温柔的看着夜灵兮,“灵儿说去那便去,你们下去准备一下。”

“是,门主!”张三李师等人纷纷退下。

等到屋内只剩下南宫少霆和卿九等自己人后,夜灵兮才道:“少霆,我怀疑,那个地方,是一位道境强者死后导致出现的地方。若是这样的话,我担心里面还会有别的异次元空间。”

毕竟道境强者,都可以自成一界,威力强大,若是不小心踏入了他的领域的话,出不来就惨了。

而且领域是无形的,指不定他们踏进去了,还不知道呢!

……

“道境强者?”南宫少霆听了眼神一亮。

随后便道:“若是这样的话,那这一趟,我们还真是非走不可了。”

没有见过道境强者的出手,永远不会知道这等级别的修士,是多么的可怕。

虽然他原来只在楼岳的记忆里看到过南宫寒出手的那一次攻击,但是对南宫少霆来说,已经足够他了解到道境强者的可怕了。

而那等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也是他的向往和追求。

夜灵兮看着南宫少霆眼中闪耀起来的一簇火花,不禁无奈一笑。

然后便笑道:“若是能有所发现,那就再好不过了。”

卿九则是在这时道:“若是冷秋也来了就好了,他有火灵根,许能帮上忙……”

听到这话,夜灵兮不禁轻笑道:“没用的,以冷秋现在的实力,怕是来了也无法抵抗道境强者残留下来的力量。”

那蒋玉虎,已经是准圣了。

可以他的实力,仍旧是一出手就差点被冻死了一根手指,那件那冰系法则残留的力量是何等可怕。

随后又道:“你们两人到时候也别去,让小言跟着就好了。”

到时候,说不定还有用的上冥眼的地方。

……

卿九和叶琳琅也知道他们现在的实力去了只能拖后腿,只得点了点头,“我们知道了,公子你们放心的去探索秘境,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了。”

虽然现在来了韩律雷洋等人。

但是除了个韩律靠谱点,还值得信赖外,那雷洋,到底还是当惯了雷霆山庄的大少爷,颇有些许傲气,使得他们一些事情不敢交给他。

再者就是,不管公子和灵儿收了多少人,但是他们几个知道,最受公子信任的,还是他们。

至于其他人,还要看他们以后的表现。

不过这个韩律,颇有才气头脑,做事认真细心谨慎,又极为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与他共事,倒是感觉很舒服。

因此这人,倒是可以纳入他们值得信任的人选之中。

这样的话,等以后无极门越扩越大,多一个可以信任的帮手,就轻松许多了。

……

几日后,夜灵兮和南宫少霆,做好了前往死亡之海的准备。

陈家的寻宝鼠被他们带了三只,而人选,除了蒋玉虎夫妇外,只带了张三李师和斐言。

毕竟遇到道境强者留下来的秘境,可不是靠着人数多就能怎么样的。

在梁飞燕蒋玉虎的带领下,夜灵兮和南宫少霆等人很快到了他们说到的那处秘境。

只见这片海域附近,极少有海底魔兽往来,偶有小鱼不小心窜到水里,也是瞬间成了一块鱼雕。

见状,夜灵兮和南宫少霆都不禁神色严肃了几分。

下一刻,南宫少霆便朝夜灵兮道:“灵儿,我去试探一下。”

听到这话,夜灵兮点了点头,“小心!”

“嗯。”

随后,南宫少霆便一边试探,一边前进。

直到摸清楚了海水低温范围后,南宫少霆才以异火包裹着自己的手指,慢慢的朝前试探过去。

见状,夜灵兮不禁屏住了呼吸。

但很快,夜灵兮便看到,南宫少霆手指上的异火只在插入冰水之中晃动了一下之后,便没什么变化了。

南宫少霆的手指,也没什么变化。

……

见异火对这冰水果然有克制作用,南宫少霆心下一松,旋即以异火包裹着全身,慢慢的朝前走去。

夜灵兮见了,忍不住喊道:‘少霆!’

若是遇到了异次元空间该怎么办?

虽然两人之间有感知对方位置的契约在,可是若是双方在不同次元的空间的话,这契约就无效了!

南宫少霆则是在这时回头,朝夜灵兮安抚一笑,“灵儿莫怕,我有分寸。”

说罢,便继续前进。

但下一刻,夜灵兮等人便见南宫少霆的身影突然弯折了起来。

耀舞长安粤语

耀舞长安粤语第三集

“谢谢你。”王婉婷看向赵斌,眼中带着感激,如果今天没有赵斌,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用谢,如果你感觉过意不去,下次直播把我拍的帅一点。”赵斌微微一笑说道。

接下来赵斌就开始闭目养神,他没有打算与王婉婷闲聊,毕竟两个人就是路人,下了飞机肯定各走各的,以后能不能遇到都两说,聊那么多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现在的赵斌更多的是思考去香江该怎么办,虽然他认为这次要账一定很难,但不会拿不到钱,可是如果对方铁了心要不给钱,那么他就得想一点方法了。

这年头欠债的是爷爷,要债的是孙子,这也就为何滋生了一些要账公司,这些人凭借武力跟各种办法帮债主要账,收取一定的抽成作为费用。

赵斌倒是不介意找要账公司解决,这样省时省力还省去麻烦,他已经决定了,如果那个穆师傅不给钱,他就雇佣要债公司。

毕竟香江这个地界,很多这样的公司存在,更多的都是一些有社团背景的要账公司。

“喂,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王婉婷看向赵斌,内心却诧异,这是第一个没有主动搭讪她的异性,让她心里有点失落。

“赵斌。”闭着眼,他没有睁开,只是说出两个字而已。

“刚才谢谢你了,这个座位的钱我会补给你的。”王婉婷看到赵斌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虽然内心有些不满,但还是主动找着话题。

“不用了,你们做主播的也挣得不多。”赵斌虽然没看过直播,但感觉这东西就是小打小闹,挣不了多少钱。

“你挣的多吗?”王婉婷不知为何,听到对方话,内心很气愤,她感觉对方瞧不起直播这一行。

“还行吧。”赵斌认为现在的收入肯定比王婉婷多,毕竟周媚给他提工资到一个月两万,这还不算提成与小费。

王婉婷听到赵斌的话,直接扭头看向另一旁,不再搭理赵斌。

赵斌倒是没有任何意见,他还落的清净,正好可以让他休息与思考去香江的问题。

两个多小时,飞机到达香江机场,赵斌率先站了起来,然后拿上背包走向了出口,没有跟王婉婷打一声招呼。

“没风度!”王婉婷看到赵斌径直走了,嘀咕了一句,然后也走了出去。

从通道出来,王婉婷发现赵斌站在那里,然后冲她微微一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快速闪过,正准备从赵斌面前走掉,却被赵斌拦住了。

“占了便宜就想跑?”赵斌冷冷一笑,用手直接推住了对方的肩膀,挡住了对方前进的步伐。

“你什么意思。”男子看向赵斌,眼中带着躲闪,声音轻微的有些颤抖。

“怎么了?”猴子走出来正好看到赵斌这边的情况,虽然他知道赵斌现在想做什么,但他必须阻止,因为这里已经是香江了。

“道歉。”赵斌看向对方,没有去回答猴子的问题,而是对着耍流氓的男的冷冰冰的说道。

王婉婷站在一旁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赵斌早早出来就是在等刚才对她耍流氓的男人,更没有想到赵斌竟然还记得这事,并且让对方亲口给她道歉。

周围一些人已经围了过来,机场的一些安保也看到走了过来,这个时候有人叫好,也有人说赵斌咄咄逼人。

劝别人宽宏大量的时候,应该先换一个角度想想,如果自己遇到这样的问题是否也能宽宏大量,赵斌自然不会因为别人说咄咄逼人就不追究这件事。

他曾经看过一个人写的小说,那个人名叫狸力,书评区有几个诅咒作者的,当时作者就在章节末尾回击了那几个喷子。

他就很欣赏作者的这种作风,素质只是对有素质的人而言,对于没有素质的人,你还跟他讲什么素质,他对于现在这个耍流氓的就是这个态度,既然敢耍流氓,就要承担后果。

“你放开我,保安,保安,这个人打我。”男人看向围过来的人,尤其是两个保安,顿时找到了救命稻草,马上扯着嗓子喊道。

“真他妈丢人。”赵斌骂了一句,直接一巴掌抽在对方的脸上,然后直接来回在对方脸上抽了十个巴掌才停手。

这个时候赵斌看了一眼王婉婷,嘴角微微上扬,不等对方说话他就钻进了人群之中。

当赵斌与猴子走出机场的时候,猴子看向赵斌,眼中愤怒的吼道“你想干什么!”

“你这态度被人看到,我们都得玩完,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你不用质疑我。”赵斌冷着表情,眼睛微微眯着看向猴子。

看向赵斌的表情,猴子楞了一下,刚才赵斌说话的时候配合上表情,猴子真的感觉到只有再华哥身上的威严。

越来越像了。

猴子内心所想,嘴上也没有再与赵斌争辩,只是低头拿出手机走到旁边去打电话。

不多时猴子那边就传来谩骂声,赵斌看到猴子对着电话另一头大声的在质问,大概意思就是为什么不派车过来接他们。

挂断电话,猴子走过来看向赵斌“妈的,这次收钱有点难了,那个穆志明知道你来香江,说好派车过来,又说临时有事忘记了。”

“呵呵,看来他是铁了心不想还钱了。”赵斌冷冷一笑,他现在可是华哥,对方既然这么不给华哥面子,那么钱的事情显然也没戏了。

“这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猴子黑着脸气愤的说道,毕竟凭借穆志那样的身份,只要让秘书去安排这件事就行了,又怎么可能忘记,除非是对方压根就不打算来接他们。

“下马威?那不错啊,至少对方表明了态度,比虚与委蛇要强。”赵斌冷冷一下,他现在倒是希望对方铁了心,这也让他铁了心去雇佣讨债公司了。

“你们还没走?车没来?”王婉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声音中带着惊喜,刚才赵斌跑的正是时候,再晚几秒保安就来了,现在她早就不再对赵斌有意见,反而带着感激。

“正准备打车呢。”赵斌笑了笑说道。

“我送你们吧,我的车来了。”王婉婷说完指了指旁边,她正好想借机感谢赵斌。

赵斌与猴子对视了一眼,顺着王婉婷指的方向,那里停着一辆慕尚,价格在五百多万,别说是赵斌了,就连周媚都不会去买这么贵的车。

黑色的漆,四四方方的外形显得十分庄重,车头的小金人那么引人注目,怎么看这辆百万级豪车都与眼前的这个主播毫无干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