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粤语

聊斋粤语
  • 主演:翁家明,杨丽菁,曹众
  • 导演:劉仕裕
  • 地区:中国香港,中国台湾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6
聊斋之流光情劫(鲁公女)   聊斋之侠女田郎(田七郎)   聊斋之翁婿斗法(长亭)   聊斋之秋月还阳(伍秋月)   聊斋之狐仙报恩(小翠)   聊斋之古剑幽灵(金生色)

聊斋粤语第一集

健一刚刚去洗手间了,从洗手间出来又看到这两人僵持不下。

“百代子!”

健一神情一变,颇为担忧的喊了女孩一句!

百代子冷冷哼了声,转身朝健一的方向去。

健一准备去拉百代子的手,却被女孩一把甩开。

“滚开,别跟着我!”

莫名其妙的百代子情绪暴躁!

健一这会儿倒是没立即追上去,反倒是朝沈围开口!

“我们家主要见你,请跟我走吧!”他的语气有几分冷意。

不涉及到百代子的事,诸如沈围相对百代子动粗,健一的态度还很恭敬!

“走吧!”

沈围表情很冷淡,早在来之前就知道要见仓木家主了,没想到第一个见到的是千代子!

健一带着沈围直接出了医院,然后一路开车去了近郊的一个神社!

沈围第一次知道仓木家的总部是一个神社!

健一带着沈围去了一个厅堂,走到门边,顿住脚步,“进去吧,家主在等你!”

沈围表情沉了沉,推门而入!

厅堂的布置异常简洁,颇有禅意,一个头发半白的老人穿着和服,盘腿坐在地上喝茶!

沈围记得很清楚,这老人就是那天送千代子回公寓时看到的。

果不其然,他分析的没错!

这人就是仓木家的家主,千代子和百代子的爷爷!

不等沈围开口,家主倒是先开口了,“年轻人,坐吧!”

家主给沈围倒了杯茶,“你是千代子的朋友吧!”

许是年纪大了,家主态度并不锋芒,反倒是几分温润。

“你知道么,要不是千代子让我留你一命,你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里了!”

沈围淡淡笑了笑,“是生是死,时也命也!”

他对对方的说辞不以为意。

“家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我都不喜欢浪费时间!”

沈围不习惯盘腿而坐,所以坐姿看起来几分慵懒随意。

他一早就知道对方要见他不单单是让他喝茶这么简单。

家主这会儿呵呵一笑,“我欣赏直接果断的年轻人!”

“千代子的腿断掉了,当时在场的就你一个人,谁把她的腿废掉的,你负责去把对方的腿拿回来!”

沈围的表情晦暗不明。

“千代子出事的时候我确实在场,不过很抱歉,她被人施暴时,我被外力撞的差点致死。”

“所以事情的经过,我并不清楚!”

沈围说的是实话,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话让人信服的力度很小,但他也只能这么说。

实事求是!

无中生有并不在他底线内!

家主还是刚刚那表情,“不清楚,是么?”

他的反应和沈围猜想的如出一辙!

“不清楚也不要紧,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对方的腿拿回,要么把你的腿留下!”

仓木家主的语气并不威严,但话语的力度让人无法忽视!

“我要是都不选呢?”

沈围忽而又勾唇一笑,自顾自都给自己点了根烟!

尽管是在仓木家,尽管对面坐的是仓木家主,他态度依旧不卑不亢,甚至还有点狂妄!

“那就更好办了!”

家主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那就直接把你的命留在这里,我虽然疼爱长孙,但不是事事都要顺着她的!”

沈围又是一笑,识时务者为俊杰这话他还是懂的。

“我刚刚见了千代子一面,我承诺过她会将高桥润抓到她面前!”

“至于要杀也好,要腿也好,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说话的同时沈围幽幽吐了口烟气,烟雾缭绕里,男人俊俏的侧脸更显魅惑!

“既然如此,那就最好不过了! ”

“年轻人性子傲也没什么,主动办事跟被人胁迫的确是两码事,目的达到了就行了!”

家主语气又恢复成了刚刚那幅和蔼……

“人人都要为自己行为负责,千代子是和你在一起出的事,所以你必须要对自己行为负责!

沈围彼时二十出头,最不喜别人在他耳边罗嗦讲道理。

甚至连对方那些道理都觉得是谬论!

“家主,我和千代子也仅仅只是朋友,人人都只为自己负责就行!”

沈围不喜欢被人强扣帽子!

“我答应过千代子的事,我自会做到。”

“不过我也有要求!”

“不妨说来听听?”家主人继而开口!

“高桥的人三天后会去北边一带查账,这是他们月中的惯例,到时候我会行动。”

“不过,我一人人单力薄,我需要帮手!”

家主人继续喝茶,“黑岩堂的人暂时会由你支配!”

“高桥润,我要你完完整整带到我仓木家来,正好把他的心挖出来生祭!”

“自然!”

沈围说话的时候缓缓起身,生祭这两个字让她听起来有些恶心!

家主没再多言,沈围也没什么兴致再留在神社!

驱车从仓木神社离开后他又直接去了医院,途经医院的一条小道有个卖花的老妇。

沈围在等红灯的时候,老妇抱着一捧向日葵颤颤巍巍的走过来了。

“小伙子,花很漂亮,买两束吧!”

老妇人说话的神情比仓木家主更和蔼。

不知为何,沈围突然悲从中来,相到了已经死去很久的白芷!

看着沈围在发呆,老妇人又敲了敲他车玻璃。

“小伙子,花,买两束吧!”

“都给我吧,一共多少钱?”

沈围勉强对人笑了笑。

老妇人忙不迭的把花往车窗里塞,“不贵的,总共一千日元!”

接过花,给了钱,绿灯亮起,沈围驱车而去!

白芷要是现在还活着,应该也会喜欢花花草草。

记忆中他的母亲从来都是温婉动人,美丽耀眼。

车往前开了一会儿,直接到了医院!

沈围抽了几株向日葵直接上楼。

百代子依旧在病房门口的凳子上坐着,千代子毫无生气的在病床上躺着,她不想靠的太近,自己看了会很难受!

看到沈围过来,她又蹭的一下从位子上起来。

“你还来做什么,你滚开!”

有了男人之前的警告,百代子倒是没动手,就是语气依旧不好!

“我来做什么需要告诉你么?”沈围冷冷哼了声,看都没看百代子一眼!

聊斋粤语

聊斋粤语第二集

齐美然没有理会,而是微微一笑,一抬手,把他整个人用精神力给抬起来,横亘在自己的眼前。

顾长风的身体已经腾空,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和行动。

此刻,他就像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他眼中都是纠结:“然然,别这样。”

齐美然手一挥,一块软软的垫子铺在了草坪上。

顾长风的身体被她也放在了草坪上。

她看了一眼顾长风惊惧的样子,好笑的开口道:“长风兄,你这样害怕做什么?我要你的人,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吗?为什么这样害怕?”

顾长风早就无法应对,他完全是承受不住的自立。

齐美然拼弃了所有的羞涩,抬眼望着顾长风,她很满意他无法掩饰的本能的反应。

她红了脸,在他面前坐下来,也把自己身上的负累给除去,斜倚在他声测,头伏在他的俄日按,低语:“这次,我不用你配合,我只要你感受。”

“然然——你这是要我的命。”他声音低哑的抗议,却怎么也动不了。

“是啊,要你的命。”齐美然道:“我要你感受到身在天堂的感受。”

顾长风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寒颤,“不,真的不行。”

“呵呵。”齐美然笑了,张口咬了他的耳垂一下。“我知道,靠你,是很难做到的,你做不到,我只能帮你了。”

“然然。”

齐美然坐起来,看着他,一番折腾他,才毫不客气的坐上去。

顾长风被她吓到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齐美然,眼中都是惊愕和恐惧,还有那种不可言说的悸动。

他怔怔的看着她,完全无法相信。

他的然然,怎么会如此的大胆?

“然然,你?”

“你是想要问,我为什么这样大胆是吗?”

他错愕:“你知道?”

她当然知道了,她可以轻易的了解他心里的想法,因为在雌戒里,此时,他们是真的身心相通,她自然可以感受到她心里的一些想法。

吸了口气,她笑了笑,低头看着他红红的脸,点点头道:“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此刻的想法。”

顾长风受不了的看向她,“你什么都知道?”

他现在是那种濒临死亡的幸福感,这让他整个人都无比的快乐,多年来的夙愿终于完成,实在太过于开心。

同时也纠结。

他害怕梦醒了,怎么办?

他再也没有了然然,而梦醒之后,面对梅月,怎么办?

他害怕,被这种快乐和纠结的心情覆盖,内心是无法言说的。

齐美然都懂。

她开口道:“你快乐,害怕,内疚。”

顾长风更是惊愕的瞪大眼睛,他的心里忽然毛毛的。

这种感觉很怪异。

齐美然陡然一动,瞬间就带着他到了一种境界。

顾长风立刻倒抽了一口冷气,脑子里都乱成了一锅粥。

“其实,我想这样,也很久了。”齐美然幽幽的开口道:“长风兄,我很后悔,我当初为什么不选择你,我是错过了才知道珍惜,现在,希望一切都来得及。”

聊斋粤语

聊斋粤语第三集

一连多天,太后回宫就好像被众人遗忘,从没有人去提醒姬长离此事,姬长离自己也没有提及。

而那些向来标榜孝道的臣子们在被长离整治了几年后都老实了很多,就干脆当做没有这件事。

若是真正德高望重的太后也就罢了,这等祸国殃民的女子受到当今陛下的冷待也实属理所当然,他们才没有那份闲心去为他出头。

当年先帝为了废了先皇后立这位为后时不知斩了多少臣子,其中大多数与现在殿堂中站着的人沾亲带故。哪怕最后没有封成,众臣心中依旧无法释怀。

更别提先帝为了她后宫无妃,致使诺大的皇朝险些后继无人,这等罪责足以记入史书,受后世谴责,若非先帝留下了遗旨护着这位死后荣封太后的贵妃娘娘,众臣必定要逼得她为先皇殉葬!

你们不是夫妻一心,恩爱不移吗?那就生随死殉好了!

太后静静地待在颓败的静安殿中,不发一言,仿若宫中就没有这个人,而早被磨平了脾气的身边之人也只能忍下这口气。

转眼间又是三日过去,正好到了和郡王入宫之时。

太后端坐在大殿之上,透着浅浅绯红的纤纤玉指端着温热的茶碗,动作优雅之中又带着不经意的诱惑。

蔡嬷嬷看着主子宛若暖玉的手端着粗糙的白瓷茶碗,茶碗中的茶汤浑浊而发黄,细碎的茶末随意的漂浮着,没有一丝新茶才有的清香与醇厚,不禁想起了主子被先皇捧在手心的时候,那是是何等的快意与风光,而今……

清晨的寒风顺着破旧的窗棂钻进了宫室内,细碎的阳光没有带来丝毫的暖意。

就在这时,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的走进了待客的厅堂,少年人独有的富有生气的声音在殿堂中想起,“儿臣拜见母后。”

立在殿下的是一个身着青衣郡王服的少年,俊秀的眉目间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但眉目间蕴含的书香之气却冲淡了这种青涩,一眼望去,少年如玉,如见君子。

太后温润曼妙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笑意,“我儿请起。”

宛若丝绸般细腻的声音让和郡王一瞬间失了神,他顺着声音望去,就看到了放下了茶盏的太后,年近三十的妇人带着妇人特有的成熟风韵,却又带着属于少女的甜香,端坐在倚上便有如漫步在桃花林中,慵懒而随意。

他看着那温润细腻的手慢慢的摩挲着茶盏,绯红的指甲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着令人目眩神迷的魔力,室内弥漫着一股清甜的味道,令人放松下了心神。

他不禁想着,若将这一双芊芊细手捧如手中静静把玩,该是何等的快意……

他的下腹一紧,一股躁意升上了心头。

等等!他怎会对一直关爱自己的母后起这等龌龊的心思!

他顿时不敢直视坐上人宛若桃花的容颜,慌忙的躲开了她的视线,太后似乎有所察觉,带着促狭的笑意说道,“我儿,怎么,不过几月有余,你就连母后也不认得了?”

那‘我儿’两字从她的口中缓缓地流出,就仿佛吐出含在口中的两颗玉珠,上翘的语音中带着珠圆玉润的味道。

和郡王听到这句调侃的话不禁耳框通红,他慌慌张张的说道,“不、不是。”

太后拨弄着茶盏,又故意的说道,“我儿连正视母后都不愿,可真令母后伤心呐。”

和郡王闻听此言,急忙的抬起头,不是二字脱口而出。在抬起头的那一刻,看到了上首的太后带着笑意的眼眸才恍然的明白了过来,太后不过是在逗弄他。

直视了片刻太后,他又故作镇定的将视线移开,慢慢的与太后叙起了母子之情来,只不过今日面对着太后关爱的眼神,他总有坐卧难安之感,不过片刻便告辞离去。

目送着他有些仓皇的背影,太后露出了端庄而优雅的笑容,缓缓的回了后殿。

和郡王急急的走在宫道上,借着清晨的寒风让自己清醒过来,过了良久,他才顿住了脚步,此刻的他额间冒出丝丝的冷汗,但双颊之上却浮起大片的红晕,他定了定心神终于放缓了脚步。

想起了太后宫中所见之景,不禁在心中哀叹,他不过是一宫婢所出之子,向来不受父皇看中,但无意间得见贵妃娘娘,得了她的怜惜,在宫中的日子这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贵妃娘娘令人照顾他的人饮食起居,令人叫他读书识字,令人叫他骑马涉猎,教他琴棋书画……

他一向对她敬爱有加,视若亲母。可今日所见无不是颓败破落,宫室简陋,满室陈腐之气,堂堂太后居所,连一只颜色鲜亮的瓷瓶都无处可寻!

所用衣物尽是成年布料,朱红色的绸缎透着陈旧之意,发鬓之上只见简陋的玉钗,尚是先皇尚在之时赐下,他又想起了那待客所用的陈茶,这等茶末,连宫中有头有脸的太监都不会喝!如今却被母后用作待客之茶!

皇兄怎能如此苛待母后!

但一想起他那冷漠的皇兄,他又踟蹰了起来,他皇兄下的主意,谁都不可更改,何况他一个小小的郡王!

他细细的思索着太后宫中所见,心中的不忿一茬接一茬的涌上来,那可是金尊玉贵的母后啊!

她向来被父皇捧在手心,非极品绸缎不用,非绝妙之食不尝。连一口清水都需沉浸九次,再以柑橘,丹桂,何罗子,月落花数十种浸染半刻,最后在熏以奇香桃花缘,才能入得口中。

若非是父皇如此精细的养着,也养不出这么被桃花晕染,触手生香的美人。

触手生香啊……

他想起了母后那双温润而细腻的双手,想起了她绯红的指甲,想起了她宛若桃花般的容颜,他不禁呼吸一紧,赶紧回过了神来,他则能遐想母后!实非君子所为、实非君子所为。

现在想来,他以快至弱冠之龄,却还不知人事,也是时候让府中的嬷嬷安排了……

只是要寻来什么样的女子呢?他不禁想起了多年前,在贵妃寝宫中见到的那一幕,双颊染上了红晕的贵妃斜斜的躺在父皇的怀中,鬓乱钗散,眼含媚意,宛若桃花盛开的最浓最艳的那一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