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Ⅱ粤语

聊斋Ⅱ粤语
  • 主演:陈浩民,吕颂贤,刘玉翠,梁小冰,麦长青,梁荣忠
  • 导演:香港TVB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8
聊斋《贰》远赴中国四川、云南取景,故事写尽鬼魅灵幻,情节哀怨曲折,配合电脑特技效果制作,让中国古典文学瑰宝再现萤幕!   八个诡异动人的人鬼狐仙故事,写尽世情变幻无常,包括:描写世人信誓旦旦之爱情经不起考验的「绿野飞仙」;讲述狐鬼斗法、正邪难辨的「魅影灵狐」;警惕世人平凡是福的「陆判奇谭」;阐述人、仙相恋、不离不弃的「花醉红尘」;导出好心有好报的「阴差阳错」;描写母慈子孝、伦理亲情的「鬼母痴儿」;寓意骄兵必败的「斩妖神剑」;及细味浪漫爱情的「隔世追情」等

聊斋Ⅱ粤语第一集

我在赶去云起的训练基地之后,是直接去到了关押那两个小女孩的房间

此时房间外面也是有云起的兄弟在把守,看到我走了过来,兄弟们也忙,是冲我打招呼。

而我在和她们打招呼的时候,就已经听见房间里面,传来了那两个小女孩不停的嚷嚷声。

听到她们此时的这番嚷嚷,我是笑着对在门口把守的兄弟说道:

“她们在里面情况怎么样了,你们刚才有没有从她们的口里,有没有问出什么事情来?”

在我这边询问,站在门口的小弟,只是冲我摇了摇头:

“我们刚刚也询问过他们,但是他们也不配合我们,一直在那里嚷嚷,她们两个年纪这么小,又都是女孩子,我们也不好对她们动手,所以是根本拿她们没有什么办法,也不好对她们动手,所以只能等你来看看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听到手下的小弟说出这番话,我也是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让他们对付一群五大三粗的大汉,他们绝对是可以把那些五大三粗的大汉给收拾的服服帖帖。

可是让他们面对两个小女孩,他们不知道怎么应对,也实属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所以我也是从他们微微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可以了,把门打开吧!”

听到我这么说,小弟自然忙,是打开了门。

而这门刚一打开,就看见两个身影,如泥鳅一般,从门缝里面钻了出来。

她们由于个子小,所以她们从门缝里面钻出来,说起来,其实也算得上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只不过她们两个再想要,从门缝里面钻出去的时候,我已经是一手一个,抓住了她们,然后就好像是提小狗一样把她们给提了起来。

“怎么,想跑啊?”

再将她们两个给提起来之后,我是笑着开口询问,而这两个小丫头,被我踢到了空中,两只小脚是不停的在空中扑腾着,手臂不停挥舞,同时嘴上,也都很有默契同时的嚷嚷的道:

“你们这群坏人你们到底要干嘛?快点放开我们?你们这样是违法的,我们待会儿要让警察叔叔来抓你们!”

这两个小丫头果然也是不怎么好对付,看到她们此时这般胡搅蛮缠的样子,我脸上依旧是带着和善的笑容,不过语气却是阴冷了下来。

“你们两个小鬼头,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更不要在这里给我瞎嚷嚷,不然,我就直接割掉你们的舌头,让你们一辈子也说不出来话,你们两个居然在跟踪我,那我想你们两个就应该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我要割掉你们的舌头,可不是在和你们开玩笑啊!”

虽然这两个小丫头年纪还不到十岁,但是现在的小孩子都比较早熟,一般的小孩子,到了她们这个年纪,就应该明白一些事理。

而她们肯定要比正常的小孩,更加早熟一些。

起码她们听得懂我现在威胁的话语,也能够感觉到,我此时威胁的话语是让她们陷入到了危险之中。

她们当然不愿意被割去舌头,所以此时她们都乖乖的闭上了嘴,而我则是直接把这两个小女孩儿给扔进了房间里面。

说实话,对于两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我做出这样的事情,对她们如此的暴力,可能有人会觉得我,太过于蛮不讲理,残暴了。

但我一直觉得,无论是谁,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

这两个小女孩跟踪我,必然是受到了指使,同时也是得到了好处。

拿了好处,去帮人做坏事的小朋友,那不用说,就是熊孩子。

像这种熊孩子,别人不收拾我就来收拾。

可能也会有人觉得,这两个熊孩子是因为身世悲惨,走投无路,所以才选择做这些事情。

但是很抱歉,我想如果真的论起身世悲惨的话,应该很少有人比我身世更加的悲惨。

我是从小就被人欺负,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因为自己而死去,而在死去之前,他们还曾经跪下帮我求情,还遭受了我的那些老师和同学的羞辱。

如果说比惨,谁会比谁更惨?

在我看来,如果你的身世不够好,你就必须得更加端正自己,更加的勤奋努力。

身世的不幸,绝对不是作恶的理由。

而那两个小女孩也没有想到,我在对待她们的时候会如此的残暴,一时间她们都是感觉到了惧怕,两张稚气未脱的小脸,也满是惊恐。

聊斋Ⅱ粤语

聊斋Ⅱ粤语第二集

第2022章 梦境

时颖也受了他笑容的感染,他不生气,便是晴天。

她紧绷的心松了松,过了一会儿,盛誉带她起身离开。

兰博基尼里,盛誉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她的手,与之十指紧扣。

一路上两人没有再交流。

小颖回到设计部办公室以后,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知不觉中有点走神。

22楼,总裁办公室里。

盛誉坐在宽大的西式办公桌前,听司溟汇报情况,“沈奕霞已被一枪击毙,您可以给那些可怜的父母一个交待了。”

盛誉薄唇紧抿,他仰头靠入椅背,闭上了深邃的眼睛。

她死了,这也算是了却了他盛誉的一个心结。

整整一下午,时颖总有些心神不宁,尽管她极力告诉自己盛誉已经不生气了,一切都解释清楚了。

可她依然高兴不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傍晚,美丽的夕阳透窗而入,小颖没有加班,她收拾好桌面。

盛誉的电话拨打了过来,他问她,“忙完了吗?”

“嗯,忙完了。”

“那就下班吧,我马上下来。”

“好。”

回领御的路上,时颖和盛誉也没有过多交流。

也不知道沈奕霞和君浩他们怎么样了,既然盛誉不追究,那他们已经顺利坐上飞机离开了吧?

只希望她以后真的可以改邪归正。

晚上,夜半时分。

领御主卧室里,床头小夜灯散发着微弱的光,四周一片寂静,外头的天空已经如墨泼洒。

盛誉进入了深眠状态。

时颖闭着的眼珠子动了动,她表情特别凝重,在做梦——

“姑娘,你怎么这么狠心呢?你放走了一个恶魔,你还我儿子九泉之下的安宁!”一个中年女人咬牙切齿地说。

有个中年男人一步一步朝她走近,冲她怒吼,“太不人道了,你就是帮凶!居然放走了沈奕霞!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呜呜呜,我的儿子啊,妈妈没有办法为你报仇了,呜呜呜,妈妈对不起你……妈妈的好孩子,你千万不要怨恨妈妈……妈妈也是无能为力啊。”另一个中年女人瘫坐在地上,哭得差点虚脱。

梦境里,四对中年夫妻一个个朝她逼近……

“对不起,对不起。”她害怕极了,慌乱地往后退,“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子。”

“哼!你也不想?你这个帮凶!”

“你也是恶魔!!”

“你还我儿子!还我的儿子!!”

时颖豁然睁眼!她瞪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屏住了呼吸!

四周格外寂静,她回神,这是梦境……

为了不惊扰到身边的男人,她缓缓地缓缓地舒了一口气,好半晌才平复心情。

她的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又缓缓闭上了眼睛,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了,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这个梦。

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的,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

时颖有点头疼,浑身无力。

盛誉醒来了,他转眸看向她的时候,一眼就看出了异常,“你怎么了?不舒服?”

她牵强地笑了笑,撑着身子坐起,“没事儿。”

他却伸手探上她额头,想看看她有没有发烧。

“没有发烧,就是头有点晕。”时颖准备起床穿鞋。

盛誉也起床了,他第一时间拿了一瓶安神补脑液递给她,“小颖,先把这个喝了吧,可以缓减一下。”

“嗯。”她伸手接过。

洗漱完毕以后感觉好了很多,下楼一起吃了早餐,然后他开车带她去公司。

直到现在时颖也不知道沈奕霞已经死了,新闻封锁得死死的。

开往天骄国际的兰博基尼里,时颖坐在副驾驶,她转眸凝视着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渐渐走了神,不知不觉中又想起了昨晚的梦。

“哼!你也不想?你这个帮凶!”

“你也是恶魔!!”

“你还我儿子!还我的儿子!!”

她胸口一点点缩紧,心情无比沉重。

嘉城飞往纽约的航班上,君浩坐在靠窗位置,他大腿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坛子,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转眸望向窗外层层叠叠的云朵,面无表情,心灰意冷。

半夜接到新亮哥的电话,半夜起床为姐姐赶来,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连句对不起都来不及说。

很后悔在车里并没有任何交流,在姐姐死之前,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这成了沈君浩最大的遗憾。

他很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生离尝过了,死别的痛似乎更剧烈……

心里对盛誉充满了怨恨,可这又是理所当然,想起那些年迈失子的父母,想到他们一个个老泪纵横,想到他们看着姐姐倒下时跪地望天对儿子告慰的样子,君浩内心充满了矛盾与痛苦。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傻?

为什么要嫁祸叶菲菲?为什么要将小事演变成四条人命?

想到尚在襁褓中的宁嫣,他鼻尖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沈氏垮了,沈家彻底完了……沈君浩第一次好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如果他有选择的权力,一定不会来!

次日。

纽约,沈氏集团,所有大楼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辉煌。

平日豪车云集的停车场空空荡荡,连大门都被人拆了,一片荒凉之景象。

大厅没有玻璃门,里面没有任何可以移动的东西,空空荡荡连一条椅子都没有。

整栋大楼没有任何生机。

曾经威严神圣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沈信时一个人站在中央,他摊开双手转了一个圈,缓缓环视着四周,脸上挂着一丝笑意,“这个项目很成功,明天又有一大笔钱进账了!很成功,很成功呐!”

转了一圈后,他又开始欣赏着自己的衣着,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好了,呆会儿召开股东会议,你们先准备一下!”他双手插兜,又意气风发地说道。

沈氏集团楼下。

一辆出租车停下,车门打开,捧着坛子的沈君浩下了车。

他想带着姐姐在这座她曾经无比熟悉的大楼里走一走,她临死前一定最牵挂的就是沈氏了。

即使现在公司垮了,但很多熟悉的东西依然在。

君浩来到了大厅,空空如也,一片荒凉……他内心一阵酸涩。

电梯坏了,整栋楼估计停电了,里面光线很暗,他抱着坛子开始走楼梯而上……

聊斋Ⅱ粤语

聊斋Ⅱ粤语第三集

莫肖扬和爷爷莫汗青不得不退回到那套老宅里生活。那套老宅算是他们最后的归宿了。

幸亏这个老宅当初写得是莫汗青妈妈的名字,在扣押莫大勇所有房产的时候,才没有被扣押掉,不然他们连归宿之地也没有了。

住在老宅的生活,和原来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了。

虽然这个老宅在北京很值钱,但是既不能出租,也不能卖吧?

两人就必须为了生计做点别的。

当时的莫肖扬还小,也就十岁、十一岁的样子。爷爷再老,也不能耽误了自己孙子的前途吗?这个学得上,而且现在唯一的亲人就是他了,无论如何,他也要把他拉扯大吧?

七十多岁的他便开始进入社会,工作了。他退休都已经二十多年了,便又开始打工了。别说他自己不适应,就是别人也不大适应啊?

莫汗青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看车。

在车棚里拿着书包收费。

他这么大的年纪,除了看车或者看门之外还能做什么啊?看门都不行了,这都多大了啊?在小区门口做保安的,都不能超过五十岁,他都七十多了。哪个小区里敢要他啊?

况且当年他们家的生活,在百苑山庄就是个土皇帝。他过得简直就是老太爷的生活,再加上财大气粗的,他当初定是说话的时候也不好听,就是在自己有钱的时候,肯定没有用另一种平和的心态对待周围的邻居。

所以,他落魄了。真正帮助他们的人并不多。

不仅仅没有帮助他们的,很多人反而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莫汗青为了自己的孙子莫肖扬上学,好不容易找了一份看车的工作。但是那些车主好像终于找到报仇的机会一样。故意找茬。

有时候装疯卖傻的,就是不给钱。要么就是故意留在那里,一夜也不开走。

而且很多还是大勇之前的好朋友。在大勇坐牢以后,都来看他们家的笑话了。莫汗青英雄了一辈子了,若不是此时的自己老态龙钟,哪里受得了这些气啊?

但是他能怎么做呢?

辞掉了现在的工作,他都不一定能找到工作。为了自己的孙子莫肖扬好好的生活,他只能咬牙忍着。

即使是他想忍着,还不行。

这里的这些人,这些曾经被莫大勇伤过,或者是和莫大勇有过节的人,怎么可能放弃羞辱他们家人的机会啊?

看车的地方只有一个简易的车棚,其实本来是有一间石头做成的屋子的。莫汗青开始去的时候,还可以在里面做点饭,或者是煮点烫之类。

后来,就被人故意的给破坏了。只剩下一个棚子了。莫汗青总不能再搭建一个吧?再说他也没有那个能力了,年轻的时候,什么都好说,但是现在就不同了啊?

他不知道自己做一份工作,用自己的双手吃饭为什么这么难呢?

其他老头也有看车的,还是外地的。人家都能安安静静的坐在里面,为什么他莫汗青不能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