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命运

双重命运
  • 主演:纳瓦希·普潘塔奇斯,帕特里夏·德查诺·古德,莫茶诺·欣彩萍翩,英迪帕·塔尼,纳塔吾·斯金杰
  • 导演:未知
  • 地区:泰国
  • 类型:泰剧
  • 语言:泰语
  • 年份:2022
有4个不同极点的轨道是什么?   四个不同的极点——Nick(Pon饰)、Wan(Mo饰)、Beam(Patricia饰)和wayu(God饰)——不断地相互环绕,在碰撞的火焰中反复碰撞和燃烧。   然而,所有四面都是无情的,陶醉于仇恨和竞争的痛苦和快乐或许,甚至爱情   Just what is it to be an orbit with 4 different poles?   The 4 different poles — Nick (Pon), Wan (Mo), Beam (Patricia), and Wayu (Godt) — continuously circle around each other, repeatedly clashing and burning in the fire of the collision.   However,

双重命运第一集

裴七七从漫威回到裴氏,小文也早就得知了裴氏进击的消息。

裴七七和丁克才进公司,两旁就有人喷了彩带。

咚地一声,有些吓人。

但,却是让人很高兴的。

裴七七拍了拍匈口,睨着小文:“又淘气了。”

公司上上下下都是高兴的,小文更是,此时没大没小起来,“裴总,我还比你大几岁呢。”

“对,小文姐。”裴七七跟着笑,然后将头发上的彩带给摘掉。

丁克也被几个年轻的女性员工围住……被看上了。

要知道,这一次他可给公司挣脸了,金泰和什么样的公司啊,企划部团队,几乎全出自于常春藤名校,这一次裴氏和金泰和的对决,无异于是以卵击石的。

但是丁克就是这么地厉害,能干。

“丁克,你好厉害!好能……干哦。”女性员工放电中……

而IT男丁克,显然是鲜少有女性对他这样地殷勤的,搔了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也不是,主要还是裴总的创意好。”

“也是你能……干哦。”女性员工集体继续放电中。

丁克现在是一定得到裴总的重视的,而裴总未来可是圣远的总裁夫人,以后丁克有可能会进入圣远成为顶尖人才……不可同日而语。

裴七七和小文并肩站着,裴七七看着小文,笑了一下:“有什么感想?”

小文哼了哼:“花心!”

“我看丁克有些木讷啊,是不是IT男都是这样啊?我听说一辈子打光棍的也比比皆是。”

小文的眼睛看着那边,眼巴巴地看着,眼睛烧得红红的,几乎是要烧出一个洞来:“马上,他就不是了。”

裴七七看着她的脸,微叹一声:“是啊!其实我觉得喜欢就要去追,错过了就没有了。”

她的声音有些低:“明晚的庆功宴,是个好机会。”

说完,裴七七就离开了,剩下了小文还在巴巴地看着,眼还是烧得红通通的,小手握成拳,看着丁克被一群女妖精围着……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

丁克被女妖精一口一口地吃掉了,全身都是口红印,后来是吻痕。

再后来……她就决定,反正他都要被吃掉,那不如她来吃掉他好了。

她跟着裴七七离开,却是不知道,在她转身之时,丁克的目光朝着她这边投了过来,目光里,有一抹意味深长。

这样,算不算是刺激了她?

应该算是吧!

谁说IT男木讷的?

谁说他们没有情商的,丁克就很腹黑啊……

小文巴巴地走进裴七七的办公室,巴巴地问:“裴总,明天的礼服能报销吗?”

那几个女妖精也一定会混进去的,这是一定的。

那样的宴会,裴氏不可能三两只参加,人员太少会显得势单力薄。

所以,想在一群女妖精中胜出,少不了要花钱装扮自己。

裴七七看着小文,然后慢慢地说:“我大概是可以为你多准备一套礼服,可能也会有配套的饰品来搭配。”

小文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欢呼了起来。

太棒了!

裴七七也跟着笑,“加油吧少女。”

双重命运

双重命运第二集

回到房间的灵云,伸了个懒腰便直接往浴室的方向走。

昨晚没有休息好,今天一定要洗完澡再美美的睡上一觉,明儿回去了指不定还有一场硬仗要等着自己打呢。

灵云进了浴室,看着浴缸,突然突发奇想的想要用空间里的灵泉水泡个澡。

昨晚她被北宫爵折腾的太厉害,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遍布了全身,并且到现在浑身都还痛。

她的忍痛能力向来很好,这点儿痛对她来说完全不算什么,可她真是受不了身上的那些吻痕。

她刚刚喝了一杯灵泉水之后,竟觉得身体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只是喝了一杯就有那样的效果,那用来泡个澡效果岂不是更佳!

反正那泉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她也不担心浪费。

这么一想,灵云果然直接走到浴缸边,只见她挥了挥手,心念一动,原本空空如也的浴缸竟瞬间盛满了灵泉水。

随后便见某仙尊利落的脱了衣服,整个人都潜进了浴缸里。

然而预想之中的舒适感并没有来,反而浑身都开始刺痛。

即便是灵云都被痛的立马从浴缸中弹了起来。

她眉头紧蹙,去看自己身上的肌肤,才发现不过是一瞬间,皮肤就已经被灵泉水灼烧的滚红了。

然而当灵云细看的时候却发现,就在滚红的皮肤上却冒出了细细碎碎的灰黑污渍。

一瞬间,她紧蹙的眉头瞬间松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欢喜。

她没看错吧,她才进了灵泉水一瞬间,竟然就能排出这么多体内累积的毒素和杂质!

她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空间里的灵泉水竟然堪比修真界里千金难买的洗髓灵液!

灵云瞬间觉得自己此刻就是一个土大款,这要是在修真界,光是她这一方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泉水就足够她坐拥天下财富了吧!

转瞬间便见到灵云再度浸泡到了浴缸之中,随之而来的便是如附骨之疽般的剧痛,痛的灵云连脸色都变了。

可她自己就是药师,她当然知道伴随这样的疼痛过后带来的便是巨大的好处,所以这痛她必须得忍。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话从来都不假!

凉七夏这具身体的质量着实是太差,不仅体内毒素杂质多,根基还很弱,灵云必须得想办法好好养起来,她可受不了自己每天都顶着这样一副弱鸡的躯壳。

所以即便是再痛,她也只能甘之如饴!

浴缸里的灵云几度都差点痛昏死过去,整整一个小时过去,那痛才终于停止。

而再看浴缸里,只见那原本清凉的灵泉水,此刻却近乎成了墨黑色!

不知道的还以为灵云身上有多脏呢,其实这全是依靠灵泉水的作用而从她身体内排出的毒素和杂质。

灵云从浴缸中起来,顿时觉得浑身无比舒适,原本酸痛的身体此刻却舒爽安逸,再也没有半点不适。

最惊奇的是,她身上原本那些遍布的吻|痕竟然消失的彻彻底底,并且就连她的皮肤都比之前好了无数倍。

此刻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仿佛是刚剥了壳的荔枝,当真是冰肌玉肤、吹弹可破!

所谓一白遮百丑,一个人的皮肤好了,整个人的气质都会变。

原本的凉七夏长得不过是中上之资,五官轮廓虽好,可皮肤却是一般。

而此时此刻,灵云再看镜子里的自己时,也难免有些惊愕,说是天仙下凡也不为过了,差点连她自己都被迷住了。

灵云不由感叹:“啧啧啧,这才真真是倾城绝色美佳人,揽镜自顾夜不眠啊!”

她终于明白什么叫每天都被自己美到睡不着了!

这灵泉水的效果怕是比洗髓灵液还要强大,不仅能洗髓还能美容呢,灵云心下更是欢喜,手握如此巨宝,美滋滋呀。

当灵云终于舍得从浴室出来时,却看到北宫爵正躺在卧室的大床上,手上正在翻看着文件。

听到她的脚步声,他冷声开口:“我还以为你又想将自己溺死,正打算进去给你收……尸……”

最后一个‘尸’字,北宫爵几乎已经噤声了,一双深邃的眼眸此刻正一瞬不瞬的看着灵云。

即便是从来都不看重皮囊的北宫爵,此刻也被灵云给惊艳到了,好半晌都没敢动。

灵云被北宫爵强烈的视线看的有些不自在,她伸手揉了揉还没干的长发。

瞪了北宫爵一眼:“虽然我很好看,可你这视线也未免太不含蓄了,有违君子风范啊!”

北宫爵却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仍旧盯着她看,只是神色有些复杂。

怎么才不过是洗了个澡的功夫,她就跟变了一个人似得?

再想起第一眼看到她时,她那夸张的打扮和妆容完全就是让他不忍直视,可也是泡了个澡的功夫,她就摇身一变了。

洗澡还能让人变好看?

灵云也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实在是有点惊人,就连她刚刚自己在浴室里都对着镜子看了好久,也难怪向来淡定的北宫爵会如此反应。

这样想来,倒是自己鲁莽了,不该变化这么快的,这不是在惹人怀疑么。

不过好在看到她的是北宫爵,反正以后没交集,她也不用太担心,于是吼了一句:“再看我就要收费了!”

哪知北宫爵听了却点点头:“嗯,你这姿色倒的确有收费的资本。”

灵云:“……”

虽然知道他是在夸奖,怎么她就是听这句话怪怪的?

北宫爵放下了手头的文件,对灵云招了招手:“过来?”

“干什么?”灵云疑惑。

他沉声说:“快十一点了,你不睡?”

灵云看了看这个房间唯一的一张床,再看床上对她招手的某男,面色顿时冷了:“你要让我跟你一起睡?”

北宫爵点点头,不置可否。

灵云无语:“姓北宫的,男女授受不亲,况且我都已经有未婚夫了,你怎么还有脸那么义正言辞的让我跟你一起睡?”

北宫爵挑眉:“昨晚又是谁言之凿凿要睡我的?”

灵云被呛的脸色一红,憋了半天才说:“反正我今晚不跟你睡!”

双重命运

双重命运第三集

张师长领着一帮参谋去了第二道防线。

命令下达,营区里的战士全都振作起精神,更坏损坏的枪械零件,把弹药准备好,不少小伙子都在身上捆了几枚手雷,万一守不住,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几十个狙击手顺着绳索往哨塔上爬,不过有的哨塔被之前反弹回来的铝粉给打穿变形,需要重新选择合适的枪位,有的弹匣被打得掉了一地,战士正大喊着,让地面的战友把它扔上去,李强活动活动身体,在双手上吐了口唾沫,抓着柱子,枪背在身后,猴子一般的往上窜。

哨塔后面的围墙全都破烂不堪,自行火炮炸毁,里面的炮弹殉爆,弹头把面前的钢板都给打穿,到处都是窟窿,站在这边,轻易都能找到个地方钻过去。

火炮的火焰已经被被灭得七七八八,黑烟还在不断地翻腾冒起,大量的后勤人员忙乱的奔走,或是扛着担架将伤员运走,或是补充弹药,还有不少将地面上的一处处钢板掀开,将里面的木箱打开,接上早就埋设好的线缆。

后面是一块两三百米的空地,原本上面还堆积着一些物质,现在正迅速的搬走,地面上隔不多远就能看到钢板覆盖。

对付大修士,普通的地雷派不上用场,这些天早就在这里挖掘出了大量坑洞,炸药整箱整箱的放进去,线缆连到几百米外,既能够单独引爆,也可以同时引爆,任他实力再强,进入到这里也讨不了好。

几个军官扛着一个铅盒,飞快的跳上汽车,引擎轰鸣,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而去。

铅盒里是从营区里射出来的飞剑,第一时间就被发现找到,随即早就预备好的铅盒将它封存起来,防洪办的专家做过实验,大修士不知道,最起码先天是丝毫都没办法察觉得到飞剑的存在,为了安全起见,铅封再加上远离,先一步的斩断大修士的一条胳膊。

空地后是钢铁铸就的防线,各种重型武器全都上阵,一个团的兵力,而且全都是临时从各部队抽调上来的精英,枪口瞄准着远处的围墙,人虽然多,却没人说话,一个个沉默的看着。

防线再往外是大量的简易工事,有的甚至就只是军车摆在那里,十几个战士趴在下面或是躲在后面。

没有重型武器,手上只是普通的步枪,到了这里就是最后的一道防线,外面就是城市,一旦被突破后果不敢想象,战士们也都接到了命令,严防死守,就是死也要将敌人拖在这里。

远处已经开始疏散人群,在张师长下令发射导弹的同时,命令就传到了那些地方的工作人员这里,时间太短,就是听了广播第一时间离开也没能走出多远,好在这边连续多天的枪炮声,再加上之前有意无意的泄露出一些小事,许多的居民早就已经离开,倒是让疏散变得轻松不少。

……

庄剑咬着牙,双手高举撑住落下的手掌。

大量的气血冲刷着双臂,断骨和破裂的肌肉纤维迅速的修复,不过代价就是,刚刚变得有些干瘦的身材,现在是瘦得连排骨都露在外面,消耗太大,人变得像是索马里来的难民。

时间太短,手上的伤仅仅是修复一丝,对抗手掌,刚触碰到臂骨就发出咔咔脆裂的声音,外表修复好的骨头重新裂开,到最后,全靠脑袋上阵才是勉强的顶住。

身体挺得笔直,双脚张开,两只胳膊在旁边协力,气血一波波的冲刷着断骨创口,鲜血都从双臂皮肤上不停地渗出,颈骨腰背传来嘎嘎的声音,就是不肯下沉。

蒙巍然皱了皱眉头,感到自己有些太过托大。

刚刚要是不用这样的方式去拍死庄剑,继续拳击的话,恐怕现在人早就被他打成一团烂泥了。

正想着换个方式,手指动了动,还没来得及动手,远处传来一阵的轰鸣声,随即灵光罩上冒起无数的红斑,铝粉燃烧剂落在上面,疯狂的烧灼起来,灵力大量的被消耗掉。

“该死的蝼蚁。”蒙巍然抬头看向哨塔,恨得直磨牙。

此时飞剑不知道去了哪里,任他如何联系如何捏决都没有反应,双手正忙着对付庄剑,也就是这时候庄剑全心对抗双掌,要不然,他都没办法分心去对付铁锤,远处狙击手的射击让他是无可奈何,只能是眼睁睁看着。

蒙巍然咬牙发狠,双手发力,天空中灵气波动,疯狂的涌进双掌里面,拼命地向着中间合拢。

只是,人世间灵气比起修士界还是差了一截,连续大量的消耗灵气,周围已经变得稀薄,几公里范围内的灵气都给他引动调了过来,狂风呼啸,却明显的看得到灵气变得越来越少。

蒙巍然感到自己有些下不了台。

想要换招,可看庄剑的模样,他只要稍稍松懈就会立马脱困逃掉,可不换,照这样下去就变成了僵持的局面,灵气正在减少,持续下去,就变成了是灵气先耗尽还是庄剑先无力的局面。

和炼体士去比力气,蒙巍然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这主要是世上的炼体士太少,像是大修士级的炼体士,蒙巍然都没有遇到过,要是换成练气士,这样一拍,即便是双方争抢灵气掌控权,人在掌中就已经是必死的局面,哪会像现在这样形成尴尬的僵局。

李强端着枪,将一枚穿甲弹推进枪膛里。

枪口晃动,透过瞄准镜,慢慢的搜寻着最佳的位置。

燃烧弹穿透力不够,之前那一枪虽然打破了灵光罩,速度却降了许多,要不然就不是一两点铝粉落在脸上,而是覆盖他整个脸面。

这是枚特制的穿甲弹,最新型号,号称能够击穿坦克钢板,破甲效果极强,李强虽然没有用过,不过却完全相信专家的话。

枪口晃动,李强屏住呼吸,额头上,一滴汗水慢慢的流了下来,在眉毛上停留了一阵后,一下就流到了眼睛里。

一阵刺痛传来,李强瞪着眼,眨都没有眨一下。

战友们不断的射击,灵光罩几乎全部变成了火红的颜色,铝粉不停地燃烧,温度太高,看过去,空间都变得模糊变形。

手指慢慢按紧了扳机,一处比起别处明亮了一丝的红斑被他找到。

砰。

枪声响起。

弹头迅疾的离开了枪膛,呼啸着飞向远处,准确的落在红斑上。

光影晃动,灵光罩瞬息告破,穿甲弹毫无减缓的穿透进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