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粤语

六指琴魔粤语
  • 主演:石修,蓝洁瑛,吴启华,邓萃雯,关海山,吴镇宇,周秀兰,王书麒,蓝天,南红,秦沛,廖启智,张雷,李海生
  • 导演:伍润泉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85
新派武俠劇「六指琴魔」描寫一場江湖上是非恩怨的正邪鬥爭,引申出人性的是非黑白,正義是受人敬重的。江湖兒女剛強豪邁,俠骨柔腸,但在情感方面,亦難免愛恨交織,撲朔迷離。   呂倫﹝吳啟華飾﹞巧遇青花和烈火祖師決鬥,出手相助青花擊敗烈火祖師,因而結識青花女兒譚月華﹝藍潔瑛飾﹞。及後機緣巧合,倫拜玉面神君東方白﹝石修飾﹞為師。白與華父譚昇得聞武功秘笈八龍吟、琴譜重現江湖,於是四出追查,欲找出琴主稱霸武林之真相。   另一方面,六指琴魔﹝關海山飾﹞悉倫根骨奇佳,欲收之為徒,用計將倫擄上仙人峰,白及昇合力將倫救出。倫重獲自由,遇上鬼奴,兩人結為知己,卻又同時愛上華,但華早已對白暗生愛慕之意。   琴魔與昇大戰,傷重逃命,倫誤聽琴魔謊言,出手相救而種下了一連串武林慘劇。劇中夾雜著

六指琴魔粤语第一集

空空的会议室里只剩下我和苏晓东。我也静静地打量了他一下。

苏家的基因是真不错,苏文北自然是颜值爆表的大帅哥了,这个苏晓东虽然没有苏文北那么好看,但也是一等一的帅哥。

“你是姓姚对吧?”苏晓东看着我。

“是,我叫姚淇淇。”我应道。

“你从小就姓姚?”他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这问题听起来奇怪,但其实也不突然。我大概能明白他的心思。

“从小就姓姚。”我平静地答。

“嗯。”他点了点头,“我有听说文北和一个姑娘走得很近,就是你了?”

“我和苏总是兄妹关系,我叫他哥哥。”我澄清说。

“我听说他生病了,还在住院吗?”他突然问,而且眼睛紧盯着我,似要看透我的心思一样。

我淡淡地对上他的目光,“没有,二哥已经恢复了,不过他最近在筹备一个新的项目,所以闭关不出。”

“是吗,那是什么样的项目?”他紧盯不放。

“好像是关于一个新能源方面的项目,具体我也不清楚。二哥有一个习惯,在他没有完全考虑清楚给出计划书之前,他是不会透露的。如果苏总有兴趣,不妨自己去问二哥。”

让他去问苏文北,我当然是故意说的。苏文北现在行动不便,本来就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自然也不会见苏晓东。

“我回国后本来就是要见他的,但听说他闭门思考项目,真是奇怪。那你不能帮我约一下他,就说兄弟多年不见,我很想见见他。”

我几乎这不犹豫就回答说好,“二哥知道苏总回来,一定很高兴。”

“你不要叫我苏总了,苏家那么多人,那么多苏总,没法分清,既然你叫文北二哥,你就叫我大哥吧。或者叫我晓东哥?”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我不准备叫他大哥,不是每个人都能让我开口叫哥的。

“那行,就这样吧,你帮我约一下文北,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我再次点头答应,“好的。苏总,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好,你去吧。”苏晓东挥了挥手。

我来到停车场,驾车离开,我开得很慢。着重留意后面有没有车跟着。

果然,有一辆白色的丰田车慢慢地跟在了后面。我慢它就慢,我快它就快。在确定她是跟着我以后,我改变了原来的行车方向,往苏文北的别墅方向开去。

她也一直跟到了苏文北的别墅附近,然后就没再跟了。

我将车停好,然后走进别墅。苏文北的佣人几乎都认识我,我让他们给我准备午餐,我要在这里吃饭。

我来到苏文北的办公室,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说有车跟着我,所以我暂时可能不方便回南居。

他说你不用回来,你这两天就住在我的房子里。晚些时候你再过来我们一起议事。

吃完午饭,我又开车出去,发现那辆白色的丰田竟然没走,又跟上来了。我先去阳城比较大的商场转了一圈,又用苏文北给我的卡去做了一次spa,开车回到苏文北别墅的时候,已经下午了。

我将车停好,让佣人给我找了一身衣服换上,戴上头盔,骑着佣人买菜用的电瓶车出了别墅。那辆丰田车还在那里,但这一次它没有跟上来。车上的人一定以为我还在别墅里。

为防万一,我将电瓶车放在菜市场的停车区后,从后门拦了辆出租车走了。

到了南居附近,我又在商场溜达了一圈,确定没人跟着我之后,我才进了南居。

苏文北正在用中药泡澡,我等了约十来分钟,他才坐着轮椅出来了。

“二哥,你好点了没有?”

“需要慢慢恢复,今天怎么样?”

我把开会的情况,各方的发言都向他汇报了一下。他静静地听着,不清楚的问一下。听完之后,他静静地思考。我在旁边坐着,也没说话。

然后我突然想起一件要紧的事,“对了二哥,那位苏总要约你吃饭,时间就是今晚,我答应他了,现在该如何应对?”

“我给他打个电话吧。”苏文北说,“你把我推到院子外面去,环境不能太安静。”

我将苏文北的轮椅推到院子里,苏文北给苏晓东打了电话,内容大概就是本来要一起吃饭,但因为大病初愈,肠胃不适,所以改天再一起吃饭。

聊了几句,苏文北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就一个人坐在轮椅上,沉默了很久。

我没去打扰他,直到佣人把晚餐准备好,我才去推他过来吃饭。

苏文北身体太虚,吃的非常清淡。我心里有事,也是没什么胃口。晚饭吃的有些沉闷。

苏文北先吃完,然后捧着他的药茶慢慢地喝。一直劝我多吃一点,说我也是出院不久,应该多吃点补补。

勉强多吃了一些,华辰风的电话又来了。

他最近比较粘人,而且是那种不讲道理的粘。看在他在医院照顾我一周的份上,我也是给足了他面子。但这人是那种得寸进尺的类型,只要让他粘上,他是不会轻易放了我的。

我走到一边接电话,谎称我在开会。他说这都几点了,你还在开会?你开视频让我看看。

这种一言不合就要开视频的行为让我非常反感。又不是小孩子了,哪有动不动就开视频的?我说不方便,你有事赶紧说,要没事我就挂了。

他嫌弃我态度不好,我也没理会他。估计他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于是闲扯了几句我就挂了。

“又是华辰风?”苏文北笑着问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事。因为苏文北一直不同意我和华辰风继续在一起。当然了,他也没什么私心,他就是单纯地为了我好。

“你和他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我从阳城回去以后就生病了。后来就隔离治疗,但他不信邪,一直陪着我。所以就有了些交集。基本上就是这样,其他的没什么。”

苏文北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你是真喜欢他。你从来也没有真正的放下过。”

我赶紧否认,“倒也不是,不过我要和他完全一刀两断不太可能,因为我和他有一个共同的孩子。我必须要和他有接触,才能知道我孩子的消息。”

这是实话,但好像也是我为自己找的一个借口。

六指琴魔粤语

六指琴魔粤语第二集

第902章 我要跟你打!

“我来!”

人群里忽然冲出去一个男人,将上衣一脱,露出了满身鼓鼓的肌肉,还故意用力垂了垂胸肌,表现自己的实力。

“纪小姐,若我把你打赢了,今晚黑市开锣,便有我来开!”

纪可儿嘴角轻蔑一扬,“可以。”

每晚黑市开锣,都会由最厉害的黑道老大来主持,这是在黑市的身份象征,也是作为黑市老大的荣耀。

以往龙城黑市开锣,都是由纪可儿的手下来主持。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开锣的人换了,那人纪可儿连认识都不认识,所以她只能站出来,将这开锣的资格夺回来!

她首先将那开锣的老大打败,才放话说一对一,谁赢了她,今晚谁便有资格主持黑市开锣。

那男人俯身,做好了战斗姿势。

第一次与一个女人打,他似乎觉得很有意思,还用格外猥琐的目光盯了两眼纪可儿的胸口。

纪可儿早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可围观的厉煌却心里猛地升起一团火,恨不得挖了那男人眼睛!

“呀!”男人忽然一跃而起,朝着纪可儿冲去。

厉煌看的瞳孔一缩,揪紧了一颗心脏,刚要出去帮忙,脚才迈出去一半,纪可儿就敏捷的闪身到了男人身后,并在男人脊背上用力踹了一脚。

那男人一个踉跄往前俯冲了两步,围观的人群立马往后退了退。

纪可儿没做犹豫,迅速回头,纤细又笔直的长腿以一个完美的弧度落下,再落下,两手握拳也朝着男人挥去,毫不留情,打的男人无力还招。

忽然,男人眼底恶毒一闪而过,手上竟凭空出现了一个小刀片,朝着纪可儿就划去。

纪可儿发现,迅速闪躲。

男人却追着不放,似乎被纪可儿激怒了,此刻竟是想要了纪可儿的命。

在黑市,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情,而打架斗殴不小心死个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哪怕死的是黑道公主!

围观的人群发现男人耍赖,都愤怒一片。

“为了赢纪小姐,这男人太卑鄙了!”

“打不过纪小姐就耍手段,丢我们男人的脸!”

“呸!”

厉煌见着神色一急,连忙就要去救纪可儿,恰巧男人追着纪可儿已经到了他面前。

纪可儿退无可退,反击只会被划伤,如果继续退,肯定会伤到身后的人。

她只思考了半秒钟,就要反击,不想刚动了这个念头,手臂就被人紧紧握住用力拽到了一边,而身边一个影子却飞快的上前,准确无误的握住了男人的手腕,只听“咔擦”一声,竟就那样把那手腕折断了。

“啊——”

男人惨叫一声,摔在地上。

厉煌一脚狠狠踹在他腹部,怒喝:“滚!”

男人痛的连忙爬起,再不敢逗留,迅速离开了这里。

“打得好!”人群欢呼。

纪可儿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眸子眯了眯,突然站出来道:“我要跟你打!”

厉煌一愣,转回身看着她,就知道她已经认出他了。

但是他不能摘面具,这里不少人都认识继承人,要是他的身份曝光,这些人联手估计能揍死他。

他道:“我不想跟你打。”

纪可儿却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不等他话音落下,她就攻向他,并道:“我就要跟你打!”

厉煌不想跟她动手,所以一直退,退到无路可退的时候,还挨了纪可儿好几拳头。

“还手!”纪可儿厉声道。

厉煌唇瓣紧抿,还是只退不还手。

“我让你还手!”

纪可儿的拳头比以前要硬很多,厉煌发现她身手如今非常厉害,他哪怕闪躲,都需要一些力气。

终于,纪可儿一拳打在他胸膛,打得他倒退两步,差点单膝跪在地上,纪可儿才收手。

鄙夷冷叱:“就这样,还有脸站出来救我?没用的东西!”

厉煌忍!

揉着胸口闷咳了两声,心里暗道:可儿这拳头真是一天比一天硬了,再没有以前那种小拳拳锤他胸口的感觉了……

纪可儿转身,面向群众,继续冷声问:“还有人要挑战吗?站出来!”

自始至终,她都好似把厉煌当做了一个半路冲出来的陌生人。

厉煌暗自伤神的走到了人群里,看着满身傲气的纪可儿,有那么一刻,他真觉得他竟有些配不上她。

她多优秀啊,值得世上最好的男人,可是他……唉。

围观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人敢再上了。

在厉煌来之前,纪可儿已经打败了五个黑市老大,这等体力和实力,岂是他们这些人可以试探的?

“纪小姐太厉害了,不愧被称为黑道公主,一介女流之辈,竟打退了六个高手,还都是男人。”

“是啊!纪族选她做继承人,真没选错人。”

“我是彻底服了,以后无论别人怎么说,我反正要站队黑道公主。”

“还有我,当初纪小姐管辖这里的时候,秩序多好?自从换了人管辖,黑市三天两头的闹事,我也站队纪小姐。”

“黑道公主!”

“黑道公主!”

人群中有人高喊,立马不少人也跟着喊了起来,都臣服又承认了这位黑道公主。

纪可儿唇角弯起了一抹冷邪的笑,扬手止住了此起彼伏的高喊声。

她嗓音冰冷有力,说道:“以后我,纪可儿,便是整个黑市的老大,谁若再敢以下犯上,我定当取他性命!绝不手软!”

“若敢挑战我的权威……”

纪可儿顿住,收起嘴角的笑,眸里闪过弑杀的寒意,她突然一个转身,一柄短刀从手腕下飞出去,直接将房檐上挂着的一个红灯笼扎了下来,灯笼摔在地上迅速被点燃,红艳艳的火光照亮了在场每个目瞪口呆的人。

“这就是下场!”

她的声音飘过每一个人的耳朵,才让在场的人回神,都忍不住一个激灵。

这不是公主,而是一个女恶魔啊!

那柄短刀,她竟随身携带着,刚刚比试的时候却一直没有掏出来,一旦掏出来,哪还有那五个人全身而退的可能?

一想到这,所有人的表情都更惊恐了!

八点钟一到,纪可儿就主持了黑市开锣。

黑市人逐渐多了起来,纪可儿才回了她的卧室,却在一进卧室她就软了下去,有些虚脱的靠在了墙壁上,扯开太过于紧的衣领,就看见了肩膀上密密麻麻的淤青。

旧伤未好,再添新伤。

“扣扣扣”的敲门声忽然传来,纪可儿立马拉好衣服,刚刚放松下去的神色迅速警惕起来。

“谁!”

“我。”

六指琴魔粤语

六指琴魔粤语第三集

东南亚某海岛

顾夏顺利混入美女群,跟着世界各国的嫩模们在一栋豪华的别墅里,有人洗澡做SPA,有人无聊打牌,还有人喝红酒,在卡丹来这里之前,大家倒是惬意的很,顾夏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拿着红酒杯,没有人怀疑她的身份。

因为女人太多,七八十人谁也不会注意多出这么一个。

倒是高寒,有点苦头吃了。

高寒没有相信顾夏,而是去了东北角,同样是密林丛生,东北角却多出一个暗潭,面积不大,只有乡村铁锅那么的大的范围,潭水幽深是黑色的,深不见底。

高寒进了密林后,顺着小路就走到这里来了。

并且觉得这里景色还不错,打算就地休息。

刚落座十几秒,他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因为这片密林寂静的可怕,连鸟儿叫的声音都没有。

通常,有野外作战经验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就证明有危险的东西快出现了。

所以其他的飞禽走兽才会吓得躲起来,连声音都不敢发。

他起身,警惕的看着四周,一直观察有没有毒蛇猛兽之类的。

足足看了十分钟,一无所获。

高寒还是不放心,拿出活体侦查遗弃,又将周围扫面了一遍。

侦查器显示,方圆五里之内都没有任何活体。

可这并不是好事,一个活体都没有,难道是都被吃掉了吗?

高寒总一种直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可又说不上来,他只的拿出水壶打算先喝口水冷静一下。

就在他仰头喝水的功夫……

他身后两米远的暗潭内,一条鳄鱼悄悄浮出水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鳄鱼似乎知道食物就在眼前,怕吓跑,所以一直悄悄的靠近。

高寒喝完水,只觉得背后一股凉意袭来,全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他本能的转过头,瞬间一条鳄鱼冲着它,直接飞扑而来,张开那血盆大口。

高寒顿时毛骨悚然,然后一个军事躲闪动作,闪到一旁的草丛里。

鳄鱼见一击未中,反应极快,马上掉头再次发动袭击。

高寒也顺手拿出手枪,对着鳄鱼就是两枪。

可刚要开枪,他又想到了一件事,一旦开枪,就会暴漏自己的行踪。

到时候卡丹的人追查起来,也许连顾夏都要有麻烦,所以他还是忍住了。

其实他没想,就算子弹打出去,也会遇到了极大的阻力,鳄鱼天生自带防御性铠甲,近距离普通的子弹其实很难伤到它们。

尤其是这种长年潜伏在暗潭之下的鳄鱼,皮更是厚的难以置信。

鳄鱼再次扑来的时候,高寒直接直接平躺草地一路下滑,然后快速举起手中的军刀对着鳄鱼的腹部狠狠的那么一刺。

顿时将这个还没有那么大个的家伙开膛破肚……

这只鳄鱼重伤后,不敢再袭击,只的爬在地上原地不动。

血迹也开始散发……

其实为什么这么快就能被鳄鱼盯上吗?是倒霉吗?

不,是因为顾夏在分开前,悄悄的在高寒背后抹了点血,血腥味引来了鳄鱼。

那么一丁点血腥味都能这么快招来这中水陆两栖的杀手,那么这只受伤的鳄鱼,血迹大面积铺开的时候……

高寒意识到危险,已经晚了,只见那幽深的潭水中,不断的翻花,一条接一条的鳄鱼迅速的上岸。

看的他头皮发麻……此时他倒是有点后悔,不如听顾夏的话好了。

而顾夏此时此刻悠闲的端着红酒,正在猜想,高寒是跟孟加拉虎玩近身搏击?还是跟暗潭里的鳄鱼玩捕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