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表,你好Hea!粤语

老表,你好Hea!粤语
  • 主演:郭晋安,王祖蓝,万绮雯,王菀之,张继聪,钟景辉,罗兰,胡枫,黄光亮,朱咪咪,林盛斌,陈嘉佳,韩马利,陈明恩,蒋志光,韦绮姗
  • 导演:黄伟声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14
本剧故事发生在一个充满老香港风味的场景,以喜剧形式展现左邻右里间的嬉笑怒骂,从而体现出香港社会的冷暖唏嘘。《老表,你好hea!》由《老表,你好嘢!》原班人马带来崭新的故事,加入大量新鲜滚热辣的社会议题,剧集除了继续采用前辑的轻快节奏和可爱的人物性格,亦加入新人物、新元素,务求擦出更多火花。

老表,你好Hea!粤语第一集

第1095章 嚣张的人太多

在回公司的路上,唐傲对苏菲菲说:“时间不早,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再回公司吧。”

“好。”苏菲菲点了点头。

两人在经过的一家饭店停了下来。

这家饭店从外面来看,装修的还是很不错的。

唐傲将车子停好,然后跟苏菲菲一起走了进去。

服务员见来了客人,迎了上来。

“两位想吃点什么?”服务员问道。

“楼上还有单间吗?”唐傲问道。

“单间倒是有。不过你们只有两个人,去单间的话,有些浪费。”服务员回答道。

“我们两个人怎么就浪费了?难不成只有人多才是不浪费?”唐傲显得有些不满。

“是啊!人多的话,消费多。我现在将单间安排给你,万一再来一帮人多的客人,我就没办法安排了。”服务员回答道。

“你这个逻辑倒是有点意思。不过我们两个人消费也未必会少,还是给我们安排单间吧。”唐傲说道。

服务员刚准备说话,从外面进来了一群人。

服务员见到来人,一脸欢喜的上前打招呼。

“还有单间吗?”来人问道。

“有。你们跟我来。”服务员回答道。

“你这个。。。是不是有点服务意识?好歹也是我们先来的。”唐傲说道。

“汤先生是我们这里饭店的常客,我得先招待他。”服务员说道。

“小子,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知道汤先生是谁吗?竟然还想跟他相提并论。我跟你说,汤先生的指头缝漏出一点,就够你这辈子生活的。”其中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摆出一副一脸不屑的样子。

“是吗?你知道我这辈子生活需要花费多少吗?还敢在我的面前大言不惭,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唐傲剑眉一挑,显得有些不悦。

“几百万撑死了。”中年男子报了一个数。

“哈哈!在你的眼里,几百万是不是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简直是可笑的很。”唐傲大笑了起来。

“这么说来,你很有钱了?我看你眼生的很,不知道你在哪里高就?”汤先生望着唐傲,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不屑。

“你看我眼生,是因为你没有认识我的资格。”唐傲淡淡的说道。

汤先生的脸色一变。

其实不光是他,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人,脸色也是拉了下来。

“小子,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竟然敢跟汤先生这么说话!”刚才说话的中年男子忍不住怒斥。

“这么说话有问题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一条哈巴狗有什么区别!除了跪舔,你还会什么。”唐傲反击。

“你!我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中年男子被气的七窍生烟,朝着唐傲就是一巴掌!

唐傲哪里会让他打中。

左手闪电般伸出,抓住对方的右手,然后自己的右手扬起,结结实实的给了对方一个大嘴巴子!

打的对方脸部肿的老高。

对方一下子愣住了!

对方做梦也没想到,唐傲的身手会如此敏捷!在招架的情况下,仍然还有余力进行还击!

“没想到你还有几分身手。正好我这段时间准备招聘保镖,你来为我做事如何?”汤先生望着唐傲,商量道。

“你不配。”唐傲冷冷的说道。

汤先生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非常难看。

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发作。

因为他的心里很清楚,如果动手的话,他多半是要吃亏的。

“我今天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过,你打了我的人,必须要给个交待。”汤先生说道。

“交待?你想要什么交待?你难道眼瞎吗?看不到是他先动手的?”唐傲面色铁青的发出了一连串的质问。

“看见了又怎么样。反正现在是你打伤了他,你必须要给个交待。”汤先生说道。

“我是来吃饭的,不是来打架的。你的人先动手打了我,我还击纯粹属于正当防卫。”唐傲说道。

“那你今天这顿饭是别想吃了。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汤先生说道。

“好啊!那你就打电话吧!我倒想看看,警察会不会不顾事实的帮你。”唐傲说道。

用不着汤先生自己动手,他手下的人已经打电话报警。

听说有人报警,饭店的老板赶紧跑了过来。

“汤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老板望着自己的这位老主顾,问道。

“没事,不过就是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已经打电话报警。”汤先生回答道。

“汤先生,你报警的话,我今天中午也没办法做生意了。”老板面露难色的说道。

“那我也没办法。我手下的人被人打了,我总不能不管不问。”汤先生说道。

“小兄弟,我看你面生的很,应该是从外地来的吧。我跟你说,汤先生是做大买卖的,你给他道个歉,他是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老板上下打量着唐傲,劝道。

“道歉?这是不可能的。反正他已经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就是了。”唐傲说道。

“看来你这个人没经历过什么事。等到警察来了,恐怕你的麻烦更大了。”老板意味深长的说道。

“照你的意思,警察会偏袒他,是吧?”唐傲望着他,说道。

“你可别给我下套,我可没这么说。”老板说道。

“反正你就是这么个意思。我承认,警察的队伍里面,难免也会有几个败类。但是,绝大部分的警察,还是忠于职守,心存正义,不会徇私枉法的。”唐傲说道。

“得!我不说了!既然你不听我的,那就让警察来处理。”老板说道。

这时候,警察来到了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下巴仗着一颗痦子的中年警察问道。

“警察同志,我来跟你说一下。我们来这里吃饭,发生了一点矛盾,他出手打伤了我的人。”汤先生回答道。

“警察同志,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是他的人先动手的!”苏菲菲在旁边喊道。

警察看到苏菲菲,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苏菲菲望着对方,有些纳闷的问道:“你认识我?”

“是啊!我们以前见过面的。我是陈天峰的哥哥。”警察回答道。

老表,你好Hea!粤语

老表,你好Hea!粤语第二集

时间过得真快,来到这个世界都已经六年了,今天是家族测试灵根的日子,宁馨也要参加这次测试。

“馨儿,不用担心,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灵根的好坏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所以不用太过介怀,保持平常心就好了。”罗静看着有些紧张的女儿。

“恩,娘,我先到处走走,之后直接去测灵堂。”宁馨对着自己的母亲笑了一下,心里对穆洋更加的失望,他可能有是在谢如意那边吧,穆宁浩这次好像也要测灵呢,估计是在陪着他那爱女爱子吧,有点讽刺,也有点失落。

宁馨是有灵根的,这在她修炼练体术第二层就更加确认,在修炼时要求将灵气束缚在自己身体表面,这是没有灵根的人无法做到的。宁馨现在的身手绝对要比得前世一个特种兵了强很多,对付刚引气入体还不会法术的修士也不再话下。

“穆宁馨,你要是没有灵根可怎么办呀?本来呢是穆府大小姐,现在也变成了二小姐,要是没有灵根,穆府还有你们娘三的位置吗?听说你爹都不去你娘那里,你怕好久都没有见过你爹了吧。”

大长老家的穆水岚说道。穆水岚,大长老的孙女,金水双灵根,比宁馨大了两岁,和穆宁玥一起测的灵根,平时很受大长老的喜爱,个性也有点刁钻。

“你才没有灵根,我姐一定有灵根的。你个臭八怪”。小弟阿懿马上回到。

“你是怎么跟你族姐说话的呢?没人教你吗?”穆水岚叫到。

“阿懿,不要跟脑残的人讲理。”宁馨对小弟说道。“穆水岚,我家小弟就不劳你费心,至于我有没有灵根,就更加你没关系了,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对了,你的家教也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就不要随便说别人怎么样了。”

“哼,穆宁馨,我可是关心你呢,你要是没有灵根,你爹肯定更加不会去看你娘了,想想就觉得可怜。”

“穆水岚,你要不要跟我到大长老哪里探讨探讨我娘可不可怜呢?”宁馨怒目过去,她最恨别人那她娘说事,她娘不是这些人可以亵渎的。

“我只是。。。”可能她也觉得不应该这么说,所以在那里结巴了好一会。

“都是自家姐妹,大家有什么事好好说就是了,不用闹到长辈那里去吧。”不用回头就知道是穆宁玥,穆宁玥这几年在府里没少表现得善解人意。

“二妹,今天是测试灵根的日子,你就不要闹了。”穆宁玥一副长姐的模样。

“谁是你二妹,我可没有什么姐姐,你要认妹妹,到外面认去,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做我姐姐的。”宁馨直接回到。

她刚开始虽说对穆宁玥没什么好感,可也不会去找一个小孩的麻烦,可现在她特别讨厌穆宁玥那副嘴脸,从心底厌恶,她好像很喜欢踩着自己上位。。

“在说,谁在闹了,我和水岚族姐聊得不知多好呢,你算什么东西跑来这里管闲事,吃饱了撑得,别以为父亲宠你,你就不知东南西北了。”

“就是,谁在闹了,我和馨儿妹妹聊得不知多和谐呢,宁馨走吧,看到某些人你不烦呀,哎呀,今晚我又吃不下饭了,真是倒霉,以后出门我可得看看黄历,免得遇到些不想看见的人。”

要说穆水岚最讨厌的人那非是穆宁玥莫属了,跟她一起测灵,风头全让她抢尽,在之后的修炼中,修炼速度有赶超一种穆家子弟,这些都算了,可她仗着穆洋二伯的宠爱,居然摆起了大小姐的架子。

身为嫡小姐的宁馨,平时虽然冷淡了一些,可也没在他们这些嫡出子女面前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倒好,一个庶出,居然感这么目中无人,偏偏还要做出一副为你好的神色,让人很倒胃口的。

“你们怎么能这样?我家小姐好心过来劝你们,你们不感激就算了,还这样说我家小姐。”穆杉在一旁插话道。

“哟,这是哪里来的野狗啊,你是什么东西,谁给你的权力可以质问穆家嫡系小姐?果然是尤其住必有其仆啊,主子看不清自己的位置,连家仆也看不清了。”穆水岚毫不留情的说道。

“穆杉是吧,自己去执法堂领责,穆宁玥别急着说话,你一次两次的出来恶心人,真拿我是病猫啊,不过是不想跟你一般见识而已,你可以凭着父亲的宠爱为所欲为,可我想我就是再怎么不受宠也还是可以收拾一个丫鬟的吧。你刚刚也说了这点小事不用惊动长辈的。”宁馨慢慢的对着穆宁玥说道。

大概是所有正室所处都看不惯妾侍所处吧,在这一点上宁馨和穆水岚绝对是战在统一战线上。

“好了,水岚族姐我们一起走吧,你还想去执法堂看一个丫鬟受刑?”

“谁要看。”

看着远走的两人,穆宁玥将手指狠狠的掐在手心里,回想以前生活在外面的宅子里的日子,她渴望着爹来看他们。

虽然爹经常来看他们,但她还是觉得不够,爹娘她和弟弟应该生活在一起而不是爹过一段时间才来看他们。

从和爹回府,到测出灵根,她的生活变了,每天都能看到爹,还有那么多的人围着自己,她很开心。从娘那里知道,宁馨是穆府的嫡出小姐,身份比她更尊贵,宁玥在嫉妒,凭什么呢?她的资质那么好,凭什么宁馨就比她更尊贵,尤其是她那种仿佛天生就有的高高在上,让她更加嫉妒。

所以,她更加刻苦的修炼,更加讨好父亲,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和颜悦色,期待着比穆宁馨做得更好,获得更多人的喜爱。

刚开始,穆宁馨可能还是在乎的,在乎爹经常来看他们,而不去他们那边,她曾经发现穆宁馨到过他们的院子,只是没进来;也有些在乎着下人们的话。

可后来,她慢慢的不在乎了,宁玥不知怎么激怒宁馨,再后来她发现只要她表现出一副长姐的模样,穆宁馨一定会动怒,宁玥经常在人多的地方这样做,渐渐的穆府二小姐性格不好的声音出现了。

老表,你好Hea!粤语

老表,你好Hea!粤语第三集

杨言深知仙君之威。

若一开始不使出全力,还存着试探之心,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杨言手中魔枪一翻,一根世界树的枝干悄然缠绕。

顿时神魔虚影浮现,不断征战杀伐,诸般规则烙印其上。

“仙君小心,杨言这个手段不可小觑。”

墨麟老祖吃了世界树永恒之力的大亏,不由出声提醒。

“用你提醒,废物。”

黑袍人一鞭抽在墨麟老祖身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出现。

伤口周围布满腐蚀之力,以真仙的身躯竟也不能立即去除。

墨麟老祖痛的神情扭曲,却一声不敢出。

“死来!”

黑袍人一鞭抽向杨言。

似彗星甩尾,空间中留下黑色轨迹,浮现生灵湮灭景象,凄声惨叫。

杨言举枪硬撼,一鞭一枪相碰,空间布满密密麻麻的黑色裂痕。

杨言身形暴退千米,脸上潮红上涌,竟是吃了不小的亏。

不及杨言准备,黑袍人又是一鞭抽来。

杨言挺枪相对,两人刹那间交手千百次。

那黑袍人无所损伤,杨言却是损耗极为严重。

他不仅要抵御黑袍人长鞭的攻击,还要时时刻刻阻挡周围腐蚀之力的渗透。

那黑袍人见久攻不下,脸色一沉,竟一鞭向墨麟老祖抽去,口中呵斥道:“废物,愣着干什么,还不上!”

墨麟老祖闻言,也是招呼那些圣境修士加入战场。

正苦苦抵御腐蚀之力的众人更加苦不堪言。

林子木挺身上前迎上,仙剑之上轮回之力加持,直直刺向墨麟老祖。

彩儿朱雀破晓三人仍旧对上那些圣境修士。

这黑袍仙君力量不强,就是这腐蚀之力颇为诡异难缠。

诸人血战许久,消耗甚大,难以久撑。

杨言心中着急,面色不改。

他索性放弃防御罩,将所有仙力注入灭世魔枪,世界树枝条几欲将其缠满。

魔枪周身空间瞬间塌陷成深渊,浓郁的毁灭气息散发开来。

这一击乃是杨言豁出全力,向死而生的一击。

杨言手握魔枪,向黑袍仙君暴射而出。

无尽雷霆天火虚空乍现,神魔虚影似要凝实。

一股洪荒血战之后死寂恐怖的气息弥散开来,全然一副末日景象。

那黑袍仙君眼中又是另一番景象,似洪荒宇宙破碎。

一切极致黑暗,无数的星河破碎,向着他的眼前冲来。

无处可藏,无处可躲。

只有封神碎骨,神形破灭的下场。

黑袍仙君心中生出大恐惧。

杨言这一招若是应付不好,他这百万年修为具要付诸流水。

“寂灭之身!”

黑袍仙君一咬牙,全身化作那种黑色液体。

这黑色液体不同于之前的那种,乃是腐蚀规则所化,神魂也融入其中。

可以说,每一滴都是他的分身。

只要有一滴剩余,他便可借此复生。

“杀!”

杨言怒吼。

“轰!轰!轰!”

一道威力无匹的冲击波从二者中心爆开。

所过之处星球化为齑粉,空间皆布满密密麻麻似蛛网的黑色裂缝。

原本纠缠众人的黑色液体被涤荡一空。

林子木,墨麟老祖等人飞速逃离,却还是被那黑色裂缝追上。

一触之下,尽皆吐血,五脏六腑皆是裂纹。

实力弱者如彩儿,破晓,朱雀更是重伤昏迷。

那些圣境修士具是身亡,只留神魂飘荡。

冲击波消散干净,才露出二人身形。

杨言已是大半身躯破碎,剩余部分还在被腐蚀之力疯狂侵蚀。

双眸紧闭,已经失去意识。

神魂受创严重,只余部分神魂附识海中的世界树之上。

黑袍仙君所化黑水不过剩余一二十滴,但就是那一二十滴悄然凝聚,黑袍仙君身形复现。

身体依然完整,气息却是降至谷底,实力却不及刚出现时的十分之一。

“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黑袍仙君甫一现身便嘶吼道,“墨麟,去,给我把那杨言剁碎,神魂拘来。”

“我要让他受尽炼魂之痛。”随即掏出丹药一口吞下,盘坐虚空开始疗伤。

墨麟老祖闻言抽出一把黑色长戟,拖着重伤之躯向杨言诸人飞去。

临近杨言时,长戟重重劈下,长戟之上黑色魔火不断燃烧。

“杨言,他日所受之辱,今日得报!”

铮——

一柄仙剑挡住那长戟下劈,剑芒爆发射向墨麟老祖。

竟是林子木。

他所受之伤也是极重,仍为救杨言拼命阻挡。

墨麟老祖手中长戟一旋,将剑芒竟数裆下,反手一戟捅进林子木身躯。

“噗!”

林子木一口鲜血喷出,旋即倒下,向下方无尽虚空坠去。

墨麟老祖神情狰狞,手中长戟魔火喧天,直直往杨言身上落去。

“啾——”

一声嘹亮的清鸣响彻宇宙,似千颗太阳爆炸般耀眼的光芒忽然出现在墨麟老祖眼中。

一只万丈宽的火焰铸就的翅膀将墨麟老祖扇飞。

光芒中,射出一颗星球般大小的火球撞在墨麟老祖的身上。

“啊啊啊——”

墨麟老祖发出凄厉惨叫,身躯渐渐融化,不多时便已殒命。

神形消散,化作宇宙间一抹尘埃。

那光芒逐渐暗淡,其中竟是一只百万丈高的朱雀。

朱雀一声轻鸣,散做几千道流光,落地显现身形,竟是几千个人类修士,皆是一身红色重甲,周身烈焰环绕,气势冲天。

那几千道人族修士刚一出现便将黑袍仙君团团围住。

为首一人是一魁梧大汉,手持一把赤红色长刀,巅峰真仙实力。

长刀指向那黑袍仙君,口中喝道:“朱雀卫,结阵!”

人族修士各自迅速移动,站位玄妙,将那黑袍仙君围在中心,结成一座大阵,朱雀虚影盘旋清鸣。

黑袍仙君心中一惊,当即踏破虚空,便欲逃离。

但虚空破碎,竟涌出无尽朱雀神火,喷向嘿黑袍仙君。

空中原本盘旋的朱雀虚影突然凝实,冲向黑袍仙君,千万道神火雷霆虚空自生,一齐轰在黑袍仙君身躯之上。

那黑袍人双手向上虚托,这大阵之内顿时化作一方黑水世界,黑色山峦重重叠叠,黑色海洋波浪滔天,生灵遍布。

这竟是将自己的仙君世界使了出来。

那大汉不屑冷笑道:“不自量力。朱雀焚天阵一成,便可力抗一般仙君。”

“你全胜之时吾等尚且不惧,更何况你这重伤垂死之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