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劫粤语

兰花劫粤语
  • 主演:苏玉华,田蕊妮,陈锦鸿,唐宁
  • 导演:唐基明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国语,粤
  • 年份:2007
炎沛湖(苏玉华 饰)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大小姐,在即将和恋人张至凯(黄智贤 饰)步入婚姻殿堂之际,她被控谋杀而关入了监狱,之后,炎沛湖意外的遇见了失散多年的妹妹苏菲(唐宁 饰)和大姐江丽雅(田蕊妮 饰),得知了炎沛湖的冤情,苏菲和江丽雅决定联手还炎沛湖一个清白。   江丽雅意外得知自己患上了不治之症,命不久矣,怜惜炎沛湖的她决定顶替妹妹之名,替她坐牢。独自奋战在调查事件真相第一线的苏菲发现江丽雅的绝症竟然是炎沛湖一手策划的阴谋,失望的她找到了江丽雅,要帮助她越狱。炎沛湖机关算尽,但最终却失去了一生挚爱。

兰花劫粤语第一集

眼看李有钱把话说的这么清楚,李广利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开口,只能带着一肚子的不满离开。

其他几名有借钱意向的人也把借钱的话给咽了回去,跟李有钱闲聊几句之后便转身离开。

对于那些找自己帮忙的人,只要不是太过分,他基本上都答应下来。

时至中午,满院子的村民这才从李有钱家里离开。

看着院子里堆积如山的各种农副产品,李有钱不禁回想起那句老话——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他几乎可以肯定,如果自己没有出人头地,村里的乡亲绝对不会如此热情给他送来如此多的东西。

虽说以李有钱目前的身价,这些东西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但毕竟是乡亲们的一份心意,他也没有嫌弃,将之全部搬进了自家屋内。

忙碌了好一会儿才把这些东西搬完,李有钱正准备煮个面条将就一顿,隔壁刘婶儿就给自己送来了热腾腾的饭菜。

道了一声谢,李有钱也没有客气,接下吃了起来。

吃过饭,李有钱去了一趟凤凰农家。

现如今,凤凰农家已经彻底打出了名气,除了南阳市本地的居民之外,周边省市都有不少人慕名前来这里消费度假。

以前因为客房的限制,凤凰每天接待顾客上限只有一千人左右,但是现在,随着凤凰二期的开业,凤凰的接待量有了一个显著的提升,最多甚至能够同时接纳五千名顾客,单单凤凰农家乐日营业额就已经突破百万!

而且为了让顾客有更好的体验,凤凰农家不断加大投资力度,通过对幸福寨基建设施的改造,周边环境的优化,基本上已经将幸福寨打造成了一个青山环绕、绿水长流、鸟语花香、碧绿成茵的秀美山村。

不仅成功带动了幸福寨本地的村民发家致富,连带着周边的村镇都跟着受益匪浅,收入水平有了一个大幅度提升。

现在,幸福寨的村民走到哪都扬眉吐气,一听说你是幸福寨的村民,那旁人绝对会流露出羡慕之色,不少其他村子的村民都巴不得把自己的闺女嫁到幸福寨。

李有钱到了凤凰农家之后有意遮掩了自己的身份,以一个普通消费者的身份在凤凰农家转了一圈。

对于暗访结果,李有钱十分满意,凤凰农家的员工素质都很高,并没有因为他只是一个人而区别对待,服务周道体贴,严格奉行他们凤凰顾客至上的服务宗旨。

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走,在这个过程中李有钱没有惊动任何人。

出了凤凰农家之后,李有钱去了李雨荷家。

如今李雨荷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房子早就拆了盖了一栋气派的三层小洋楼,而且内部装修相当豪华,一进门就会给人一种到了城市别墅的感觉。

从施工到装修完毕,这栋房子总共花了大概三百多万,不过李德发没有掏一分钱,这些钱全都是自己的女儿李雨荷出的。

作为凤凰集团的元老,李雨荷年薪就已经高达五百万,再加上年终分红,一年妥妥的赚个上千万,所以花三百万盖个房子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困难。

看到李有钱来自己家,李德发那是相当的开心,又是端茶又是倒水。

“有钱,今天晚上在我家吃饭,跟伯好好喝几杯。”

李德发热情的邀请道。

他很清楚,自己能够如此享福,那全都是因为李有钱的缘故,如果没有李有钱,他一个小村长现在混得恐怕还不如村里那些普通的村民。

“行。”

李有钱一口答应下来。

“对了有钱,你这次回来是弄啥嘞?准备在家呆几天?”

李德发顺嘴问道。

“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给文亮准备办婚礼,瞬间回村看看。”

李有钱说道。

“文亮那小子准备结婚了?这么快?”

闻言,李德发脸上顿时流露出惊讶之色。

“嗯,婚期定在下个月十六号。”

李有钱回道。

“文亮都结婚了,你的事儿也得尽早办呐。”

李德发意有所指的说道。

虽然李有钱已经跟自己说过会娶李雨荷,但只要两个人没结婚,那事情就存在变数,他可不希望事情弄到最后自己再空欢喜一场。

“德发伯,您放心吧,该结婚的时候我就结了。”李有钱安慰李德发道,为了避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不休,李有钱赶忙岔开了话题,“德发伯,你是村长,咱村里的情况你比较熟悉,你跟我说说咱们村现在还有多少贫困户,我准备去看看他们,顺便给他们发放一些资助。”

“咱们村现在贫困户就剩下最后六户了,其他的家庭基本上已经全部脱贫,不过这六户里面真正属于贫困户的就只有四户。”赵德发回道。

“啥叫真正的贫困户?难道那两户是冒充的?”

李有钱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是,那是因为那两家人好吃懒做,明明咱们村现在有的是赚钱的机会,可他们就是不正经干,你说穷能怨谁?那都是活该穷一辈子!”李德发没好气的说道。

听完李德发的解释后李有钱才明白,原来这六户里面有两户家里只剩下孤寡老人,老人本来就没什么工作能力,以前就是靠吃村里的低保才勉强维持生活,现在生活条件虽然有所改善,但还是通过村里的救济过日子。

有两户则是家里的大人因为意外丧失了劳动力,平时基本上都是瘫在床上,什么都干不了,同样需要靠村里的救济。

至于最后两户,家里人四肢健全,有手有脚,但就是懒,干什么都嫌累,眼看着村里的其他人都已经通过奋斗脱贫致富,但是这两户人仍然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基本上每天就是混日子。

一听说这两家的情况,李有钱果断将他们从资助名单里面划了出去。

如果这两家人是真的辛苦奋斗了,但是却仍然生活贫困,那李有钱甚至愿意拿出十万块钱给他们,帮助他们脱贫,但如果是因为好吃懒做,得过且过,那哪怕这些人穷的没饭吃,李有钱都不会有任何怜悯。

兰花劫粤语

兰花劫粤语第二集

穿着不合适的衣服哪里好酷好帅了?

可林诺不忍心打击她,笑着道:“是呢,心心穿裙子的时候就像小公主,不穿裙子的时候就又酷又帅,漂亮极了!”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山山得意的冲顾心心抬了抬眉毛。

顾心心笑得眼都成了一条缝。

林诺心有点虚,怎么短短一会儿工夫,这孩子的审美就被自己儿子带歪了呢?

真不知道顾云凯看到自己宝贝闺女变成现在这样不伦不类的样子会是什么表情……

“其实啊……裙子就很好看啊……”林诺试探着问道。

山山拉住她:“妈咪,我觉得顾心心这样穿就很好,跑跑跳跳的都方便,您就别管了。你来,我有话跟你说哦。”

林诺一头雾水的跟着山山走到一边,听他说完后很是惊讶。

“真的?”

“真的!她亲口跟我保证的。”山山得意的笑道。

“要是真的,你可是做了件大事,帮妈咪解决了大、麻烦。”林诺赞赏的摸了摸他的头。

山山笑得眼睛弯弯的:“妈咪,你放心吧,她今天就会跟顾先生说,她不要你当妈咪了,那顾先生就不会再缠着你不放的!”

林诺点点头:“妈咪拭目以待。”

晚饭前,顾云凯过来接顾心心,说是来接孩子,其实就是赶个饭点,想请林诺和山山一起出去吃饭。

谁知林家晚饭吃的早,他来的时候,晚饭都摆上桌了。

没料到顾云凯这时候过来,林诺只能让了让:“不然顾先生也一起吃吧……”

“爹地,我要在林阿姨家吃饭,外婆做的菜好吃!”顾心心叫道。

顾云凯这才看到自家闺女的打扮,脸都黑了:“你穿的这是什么……”

“顾先生!”林诺急忙喊道,“心心的裙子脏了,家里没有她合适的衣服,就穿了山山的衣服,有些不合身……”

“怎么不打电话给徐管家送过来?”顾云凯皱眉道。

顾心心怯怯的:“可是家里的衣服都是裙子啊,我现在不想穿裙子了,我想穿这样的裤子,还有背心,帅气!”

“……”顾云凯无语,“这哪里像个女孩子的样子……”

“顾先生,小孩子嘛,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都是一会儿一会儿的,您别管她,您坐下来随便吃点家常便饭?也没什么好吃的……”

林梓美也跟着道:“是啊,既然来了,就坐下一起吃点吧,粗茶淡饭的顾先生别嫌弃。”

“妈咪,外婆,顾叔叔这么忙哪有空在咱家吃饭啊,你们就别强人所难了,心心姐姐,你快跟你爹地走吧,别忘了我们说的话哦。”山山一旁笑眯眯道。

顾心心一僵,跳下椅子走到顾云凯面前,细声细气的道:“爹地,我不吃了,我们回家吧……”

顾云凯扫了山山一眼,捕捉到他眸中一闪而过的厌恶和幸灾乐祸,挑了挑眉。

这孩子果然如调查中的一样,不是个普通的孩子,这么短短几个小时,竟然让顾心心对他言听计从……

可惜,就算他再聪明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眼镜片后的眸光闪过,顾云凯施施然一笑:“我倒是没什么事,就怕是打扰了……”

嘴上说着打扰了,自己却一屁股坐下了,弄得林家的人均是一愣。

林诺反应得快,立刻道:“那我去拿一副新碗筷过来。”

山山气鼓鼓的看着顾云凯,顾云凯笑容满面的看着他:“怎么?山山好像不欢迎叔叔?”

“我没有。”山山气闷的挤出一丝笑容,“那顾叔叔吃好喝好……”

“心心,你也坐下吃吧。”林梓美招呼道,“你不是说外婆坐的糖醋里脊最好吃了?那多吃点。”

说着,林梓美还给顾心心夹了一筷子糖醋里脊。

这时,林诺也送了碗筷过来,顾云凯客气的接过来,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第一口吃的就是糖醋里脊,酸酸甜甜的滋味在口中转了一圈后咽下肚子,不油不腻,果然好吃。

顾云凯眼睛一亮,又吃了两口。

顾心心瞪大眼睛,忙不迭的把碗里的糖醋里脊塞进嘴巴,端着碗又要:“外婆,我还想吃。”

“我也要吃!”山山气鼓鼓的。

外婆做的菜最好吃了,特别是糖醋里脊,他都好久没吃过了,今天才吃了一口,大半盘子就没了,真是太过分了!

就一眨眼的功夫,剩下小半盘糖醋里脊被顾云凯、顾心心和山山瓜分的一块也没剩,把林诺和林梓美都看傻了。

“要不……我再去做一盘……”林梓美犹豫的道。

林诺急忙压住她:“妈,还有这么多菜呢,不用做了。”

顾云凯点头,他刚刚盛了一碗菠菜粉丝汤,觉得味道也不错。

把每个菜都尝了一口,他满意的点头。

虽然家里请的厨子也是有证书的人,但是做出来的味道跟外面饭店的差不多,不像现在尝到的味道。

是女人的味道,是家的味道。

因为有两个孩子在,林梓美多做了些菜,也幸亏多做了些,不然就不够顾云凯吃的了。

这是一顿清盘的晚饭。

吃饱了,顾云凯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中午没吃,有点饿,没想到林阿姨的手艺这么好……”

要糟!

林诺立刻就要抢着说话,可到底还是慢了自家老妈一句。

“顾先生客气了,都是些家常手艺,你要是喜欢吃啊,带着心心经常来吃就是……”

林诺仰天长叹,这顾家父女俩她赶都赶不及呢,老妈竟然还邀请经常来……

“外婆,你真是的,顾叔叔那么忙哪有空常来咱们家啊,他要是有空自然是回家陪心心姐姐的。”山山立刻跟着道。

顾云凯微微一笑:“心心也很喜欢吃林阿姨的饭菜,以后我会经常带心心来的,林阿姨不会嫌弃我们能吃吧?”

“那怎么会……”林梓美笑着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顾云凯笑容满面。

山山有一种刚刚挽救回来的江山又一次大势已去的感觉。

林诺在心里叹了下,起身收拾碗筷,顾云凯立刻挽起袖子帮忙,根本不顾林诺和林梓美的阻拦。

狭小的厨房里挤进顾云凯这么一个大男人更显狭窄,林诺把碗筷放进水盆,一边刷碗一边道:“顾先生,您是客人哪里用得着您动手,您还是先出去吧。”

“没事。”顾云凯站到她身边,“刷完的给我,我帮你擦干净,两个人干活快,再说了,过阵子我就不是客人了,帮你干点活,应该的……”

林诺愣了下,干脆装傻不说话,心中暗叹着顾云凯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厨房外面,山山拉着顾心心说悄悄话,继续指点她如何说服顾云凯不再妄想娶林诺。

而林梓美看着那窃窃私语的一对小人儿,面带微笑,心里突然冒出个想法,这俩孩子看上去可真是金童玉女的一对啊……

山山突然激灵了下,脑后发毛的看着林梓美:“外婆,怎么了吗?”

林梓美茫然的摇头:“没有啊,什么怎么了?”

“哦,没事。”山山笑了笑,他刚刚只是觉得后脑勺发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的那种感觉……

天色渐暗,顾云凯带着顾心心告辞。

他们一走,山山就长叹了声:“妈咪,告诉我你是怎么惹到顾云凯的,他可不是个好对付的。”

“怎么?你又没有把握了?”林诺笑着问道。

“现在就看顾心心的本事了,其他的……唉……”山山有些气闷,这个顾云凯难缠得很,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顾心心是个头脑简单的,他把她耍得团团转还是很容易的。

同一时间,走在回家路上的顾云凯也有同样的感觉。

“是山山让你这么说的吧?”

听到顾心心的话后,他直接开口问道。

之前顾心心还一门心思的想要林诺当妈妈,这才短短一下午,她就改了主意,不要他娶林诺了。

这要是跟季语山那孩子无关他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听到顾云凯的问话,顾心心吓了一跳,心里超级佩服山山能预先猜到爹地这么说,立刻用山山交给她的话回答道:“不是啊,是我看中了山山弟弟,我要嫁给他,所以爹地你不能娶林阿姨了!”

顾云凯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到一边,震惊的看着自家闺女。

“心心,你说什么?”

“爹地,我说我想跟山山弟弟结婚。”顾心心甜甜的回答。

顾云凯哭笑不得:“你昨天还说最讨厌他了,怎么突然要嫁给他?你知道嫁给他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啊!”顾心心用力点头,“就是白雪公主跟王子那样,亲亲,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亲亲?!

顾云凯双手攥紧方向盘,脸色微沉:“山山亲你了?”

“没有。”顾心心摇头,“山山弟弟说我们还没长大呢,不可以亲亲。”

算那臭小子聪明,他要是敢对心心动手动脚,他绝饶不了他,就算他是林诺的孩子也不行!

“心心。”顾云凯想了想,低声问道,“你喜欢他什么?你不是喊他山山弟弟吗?那我们就把他当弟弟,爹地娶了林阿姨以后,林阿姨就是你妈咪,山山就是你弟弟,不是很好吗?”

兰花劫粤语

兰花劫粤语第三集

林夕顿时悚然一惊!

那冰锥寒气森森,灵气波动异常磅礴,几乎可以比拟结丹修士一击之力了。

这不科学啊喂!

能用出冰系法术说明这个女修士乃是万中无一的变异冰灵根,怎么可能之前三个打一个还这么勉强?那叫变异冰灵根啊喂,不是普通的大路货。

林夕纵然已经拥有6条通脉,史无前例的十二条正经通达,但是在这样凛冽杀伐的的攻击之下绝对不敢硬抗。

她侧身一晃,那冰锥居然追击而来,速度极快!

左边女修见有便宜可占,一抬手又是一个火球扑面而来。旁边的男修也没闲着,嘴角噙着比那冰锥还要森冷的笑,手中掐了一个法诀,口中喃喃有词对着林夕逃窜的唯一出口一点指:“地陷术!”

地面顿时凭空出现一个黑黝黝的地洞,赫然正是林夕的必经之路。

这男修居然是主修土系功法,而且他掐的时机极其刁钻,正是冰锥咄咄紧逼之后,火球迎面之时,前后夹击,林夕唯一的出路就在他点指的地陷术那里,悲剧已经可以预见!

三人本以为就算手忙脚乱的女修竭尽全力躲开后面的透骨冰焰,火球和地陷术一上一下,她避无可避!不是被火球轰击面门烧个焦糊,就是被地陷术困住束手就缚,更有可能三者全中,那叫娇娇的女修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已经奔了过来,她一定要亲眼看着这个胆敢帮助段小楼的贱人先被冰焰锥刺中身体后被火球烧得面目全非,那画面想着都痛快!

谁料只听“啪”“噗”两种声音传来,接着就是连续两声惨叫,皂衣男修彻底惊呆!

只见透骨冰焰将左边的女修刺了个透心凉,而她发出的火球则轰在娇娇的脖子上,那个原本的命中目标,居然凭空不见了!

不见了?!

皂衣男修几乎以为活见了鬼!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女修被地陷术擒获?

皂衣男修口中喃喃,结果脸色比纸还要难看,没有,地洞中空无一物,他耗费几乎全部的法力才用出的一招并未奏效。

透骨冰焰已经把江师妹彻底杀死,任娇娇差点就给毁了容,事实上,任娇娇在那间不容发之时下意识偏了一下头,不然的话,她如花似玉的一张脸此刻一定惨不忍睹,饶是如此,火球炸裂的时候还是有几块弹在脸上,起了满脸大燎泡。

本来是必胜的一场战斗,竟然是这样莫名其妙结束。皂衣男修脸色无比难看,二话不说,祭出飞剑一把捞起兀自尖叫的任娇娇,飞也似的逃窜而去。

居然管都没管倒在地上的女修。

林夕的身体很突兀出现在女修尸体旁边,她毫不客气的翻检着女修的东西,纳宝囊,逐云靴,初级法衣已经被冰锥刺破,林夕还是给收了起来。

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这才捡了俩尸体,林夕突然有种已经远离穷逼的感觉。

“挺出乎我意料,没想到你还真是有两下子,难怪敢一个人在这里晃荡。”打坐完毕的段小楼缓步踱了过来。

他看了看蹲在林夕肩膀的毛茸茸的动物,眼神闪了闪,但是什么都没有问。

这世界,谁还没有点不想对人言的秘密呢?

林夕继续有条不紊的收缴战利品,等到无可搜刮的时候,段小楼对着尸体施放一个火鸦术,尸体几乎片刻就只剩下了一小滩黑色的印记,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得一丝痕迹都没有了。

林夕的心有着淡淡的怅惘,片刻之前她还是活生生的,她并不同情这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女修,出来混就要有被杀的觉悟,不过是觉得,修仙者的世界,果然要比凡人的世界更加残酷万倍,所谓的泰然处之,所谓的淡然若仙,想必都是历经了无数次生死之后的麻木吧。

段小楼放出了飞舟,邀请林夕一起同乘。

好像经过这么一场,他也不像开始那么中二了。

然后段小楼开始给林夕解释,任娇娇,并不是像她想象中是个变异冰灵根,那不过是因为她有个好老子,给她弄到的一件符宝而已。

林夕还从来没听过什么叫符宝,段小楼解释说,符宝是介乎于法器和法宝之间的一种东西,比法器攻击高,比法宝消耗的法力少,是一些闲的蛋疼的炼符大师用半成品的法宝画上符箓制作而成,过程十分繁琐,而且使用有次数限制,算是消耗品。

等闲筑基期修士都使用不起这样的奢侈品。

符宝虽然比法宝消耗的法力要少,但是对于筑基期的修士来说,催动符宝消耗的法力仍然是很大的负担,所以任娇娇很难再打出透骨冰焰来。

不过段小楼仍然有点后怕,任娇娇若是在他杀掉信翎雕的时候对他使用这个符宝,估计他也是凶多吉少。

两人互报了姓名算是认识了。

段小楼熟识之后十分健谈,他说是任娇娇露了口风他才知道这里的秘密,任娇娇的父亲就是化仙宗的结丹长老任天理。

怪不得。

段小楼略带尴尬的对林夕说,他身上并没有5粒筑基丹,只有一粒还是从别人身上弄到的。

林夕问他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功法,她曾经伤过丹田,现在只能靠炼体,终究是走不长远。

段小楼拿出那粒筑基丹给林夕,还有不少符箓,他说暂时可以用符箓代替,这东西可以去坊市买,他可以给她灵石。功法他倒是有,但是没有叫人重新凝练出丹田的。

林夕略有些失望,除了灵石外段小楼给什么她就要什么,不管怎么也算救命恩人吧。

段小楼想了想,突然从纳宝囊中找出一件初阶法衣递给林夕:“穿这个吧,你的毛……露出来了。”

滚滚似乎听明白了段小楼的话,喵呜喵呜的叫,满是幸灾乐祸。

林夕就算脸皮再厚,也还是有点囧囧有神。

一定是硬抗皂衣男修的剑芒时被弄破的。

段小楼又道:“以后看见施琅——就是那个男修的时候要多加小心,他……肯定也看见了。”

段小楼的心里有一丝淡然的悲伤,怎么唯一觉得顺眼的女人,居然就不是个人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