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谍梦第五季

美国谍梦第五季
  • 主演:凯丽·拉塞尔,马修·瑞斯
  • 导演:罗克珊·道森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7
凯丽·拉塞尔与马修·瑞斯将带着《美国谍梦》第四季在3月16日回归,这一季的焦点落在生物武器的威胁与对钱宁夫妇秘密的挖掘之上。制作人乔尔·菲尔德表示,电视评论家建议他与制作人乔·韦斯伯格,就目前的剧情发展来说,是时候考虑结束了。   菲尔德还无法确定到底何时结束该剧,但他暗示本剧将在第五季或第六季结束,“如果你将它视为一部三幕式戏剧,那么我们现在已经接近第二幕的尾声了。但无论它在第五季还是第六季结束,我们都会认真挖掘它的新走向,尽力拍好下一部。我现在真的说不准它什么时候会完结,只会做一切对于这部剧是对的决定,并希望给观众不断带来惊喜。”

美国谍梦第五季第一集

第2222章 属于他们的小纪念

“……”过了一会儿,她点头,“嗯,我最怕痛了。”望着不远处那个工具架,看着上面大大小小的针,她心里发毛了。

还好,她并不是不想,只是怕。

于是穆亦君对她说,“这是无痛的,闭上眼睛就好,而且纹的速度很快,请相信我。”既然交往了,就留点东西纪念一下吧,他是这么想的,以后只要看到纹身她就能想到他,这样该多好啊,哪怕她满脑子装着唐厉那又何防?这纹身随时提醒着她自己的身份呢。

唐糖心里压力特别大,纹身?她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要纹这玩意儿。

总感觉只有不良少年才纹这个啊,正经的人怎么会纹?

这时,店老板也开了口,“穆太太请放心,在我这儿纹身不存在痛,痛的话不要钱。”这是一家品牌老店,不需要招牌生意也能红火,今天没人是因为清场了。

“……”唐糖其实不想纹啊,刚答应交往呢,现在就留痕迹未免太……其实她不光怕痛,内心也是有所抗拒的。

穆亦君看向她,观察着她的神情,耐心等着她做决定。

能感觉到两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唐糖有点不好意思。

经过思忖,她觉得不能扫了穆总的兴,“好吧。”

中年男人脸上绽放出一抹随和的笑,转身拿过一本图册递给她,“情侣图案有很多,你们自己挑吧。”

唐糖有点紧张,她没有翻开。

情侣图案……她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她和穆总在交往了……如梦似幻。

发现她又走了神,穆亦君从她手里接过图册,然后搂过她肩膀,“走吧,去那边一起挑。”然后带着她朝不远处的沙发椅走去。

单人沙发椅很宽,可以容纳两个人。

唐糖坐下后,穆亦君紧挨着她坐下来。

唐糖发现他真是随时随地行使男友的权力,虽然两人有点熟了,可是这样紧挨着入座,她还是会心跳加速,还是无法做到从容淡定。

甚至有些失神……

她又闻到了他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儿。

穆亦君将翻开的图册放到大腿上,“你喜欢哪款?我这朋友可以纹出一模一样的。”

情侣纹身款式很多,有纹在手指的,也有纹在虎口位置的,有纹手臂的,也有纹脚踝的,有纹小腿的,也有纹胸口的……

每一款都是原创,都很别致。

有代表着名字的英文字母,也有小图案。

“你想纹在哪里?”穆亦君征求着她的意见,“款式可以另挑,先选位置吧。”

唐糖是非选不可了,她想了想,然后将图册往前翻,食指落在其中一对情侣手上,“就这款吧,同样的位置。”

穆亦君点头,“那,就这个。”

然后他起身将图册递给了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说,“可以,我做准备。”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穆亦君坐回沙发椅里,紧挨在唐糖身边,搂过她肩膀,牵起她的手。

“纪念一下,今天是个美好的日子。”穆亦君自动忽视掉了所有烦恼。

迎着他深邃深情的视线,唐糖唇角轻扬。

没一会儿,中年男人推着一个小盘车过来了,“我来亲自给你们纹,请把手指给我,消消毒。”

穆亦君伸出了左手,唐糖伸出了右手。

心型图案要纹在食指上,每人食指纹一半,合一起就是一颗心。

简单,却也好看,寓意也好,有对方才完整。

“你们皮肤都很好,上色效果肯定不错。”

“真的不痛吗?”既然下决心纹了,唐糖现在就只关心这个问题了。

中年男人对他们的手指进行二次消毒,笑着回答,“你呆会儿闭着眼睛,保证你啥也感觉不到。”

“大概需要多久?”

他回答,“首先要纹线,把轮廓弄出来,然后清洗,看看上色程度,之后做阴暗处理,因为图案要有立做感,所以最好是上三次色。”

“……”唐糖紧张啊。

穆亦君微笑着转眸,“不痛的,相信他,他是专业的。”

唐糖也不想这么胆小啊,她深吸一口气,点头,“好。”就当是人生中的一次新尝试吧。

过了一会儿,纹身师开始工作了。

“谁先来?”他温声问道。

唐糖与穆亦君对视一眼,闭上了眼睛,“我。”然后伸出了右手。

穆亦君搂过她肩膀,“别怕,有我在。”

简短的五个字令她有一种安全感,轻轻依靠在他肩膀,依偎在他怀里。

能感觉到手指被人操作着,但是感觉不到疼痛。

渐渐的,她紧张的心也就放松了……

这是利用高科技的,无痛的。

一个小时以后……

穆亦君搂着唐糖肩膀走出了纹身店,他像是心里压着的大石头落了地,牵起她手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将心变完整了。

“糖,你觉得爱情是什么?”他的声音如他的人,清淡干净,犹如天籁。

“你觉得呢?”

穆亦君想了想,他把自己的观点告诉她,“爱情不是1加1等于2,而是0。5加0。5等于1。”

“……”她陷入了思忖。

他又说道 ,“没有100分的另一半,只有50分的两个人,我从来都不是完美主义者,所以你也别对自己要求太高,我希望你跟我在一起,日子能够过得轻松。”

“穆……”她本来想喊穆总的,赶紧改了口,“亦君,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是一个好女朋友的。”

她愿意去尝试,他就很满足了。

“好,未来,我们一起努力。”他与她十指紧扣。

来到迈巴赫前,他替她打开车门,护着她坐入车里,此时已是下午时分。

穆亦君坐回驾驶室,唐糖侧身伸手探上他额头,还好不发烧了。

他递给她一个温暖的笑容,“想吃水果吗?”

“好啊。”

“西瓜喜欢吗?”

“好啊。”

穆亦君发现唐糖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不管问什么都会回答好啊,她是不想给他添麻烦吗?

他发动了车子,朝着嘉城最大的植物园开去。

这个季节正是百花盛开的时候,买点水果带她去赏赏花,聊聊天,这应该是人生中最惬意的时光。

车子发动了,她转眸望着窗外的风景,阳光金灿灿的,透过车窗照耀在她身上。

“穆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美国谍梦第五季

美国谍梦第五季第二集

裴欢不懂,因为她看着老侃和旧睛人在一起,心里就难过得要命。

可是,她是相信裴七七的,七七说这些,都是为她好。

于是咬着牙:“便宜那个贱人了!”

然后又变了脸,一脸崇拜地看着裴七七:“七七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腹黑了?感觉好厉害啊!”

裴七七轻哼一声,端起一杯果酒喝下去,也没有注意到这杯酒是特调的,喝下去以后脸就热了。

她睨着裴欢那出息劲儿,冷冷一笑:“我可记得你自小就讨厌我这样,说我阴险。”

“以后不敢了嘛。”裴欢抱着她的手臂,眼里又像是刀子一样看向了露台:“老侃要是敢对不起我,今晚我就废了他……”

露台上,老侃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他和苏茉面对面地站着,手里各执着一杯鸡尾酒……

烟灰色的纱质窗幔隔阻了一切的窥视,将这个狭小的空间也妆点得有几分浪漫,苏茉一袭嫩绿,正像是他们初时那般,老侃感觉自己有些醉了,但是又保持着那么一分清醒。

这一份清醒,叫裴欢。

落地窗外,是B市郊区的夜色,美好而安静。

苏茉的脸颊微红,仰头看着这个外表粗旷,实则心细如尘的汉子,眼波迷醉,“明珠,如果说我想安定下来,那个人,会不会是你?”

老侃的眉眼跳了一下,虽然早就猜出苏茉的用意,可是这会儿直白地说出来,他还是有些吃不消。

苏茉垂眸,那一瞬间的风情,也确实不是裴欢这样的小丫头能比的。

低眉顺目,声音有些沙哑的感性,“明珠,这么多年了,我不信我自己会败在一个小丫头的手里。”

她抬眼看着老侃,眼里有着一抹探索:“你爱她吗?你和她在一起,有我们在一起做时那样热烈吗,她能满足你无止境的需求吗,能让你满足得一晚不想睡,一直想做下去吗?”

她连问了很多,而老侃无言以对。

他黑色的眸子,紧盯着这个自己爱了很多年,放在心里很多年的女子。

苏茉初时是美好的,就像是现在的裴七七。

一开始,他对七七好,就是因为在她的身上找到了苏茉的影子,但一直将她当成小孩子宠爱。

没有想到,最后他会栽到裴欢的手里,和裴七七同龄、又一无是处的小姑娘。

说实话,从心里来说,老侃比较欣赏苏茉,她的能力裴欢坐直升飞机也赶不上,但是这会儿她对自己示爱,他却是情怯了。

声音粗哑:“苏茉,你不是败在了裴欢的手里,她只是一个小姑娘,没有什么手段!只会哭,只会闹,就是这会儿我和你在这里说话,她心里大概杀了我的心都有了。”

老侃说着,心里越发地和明镜一样,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不是心细如尘的苏茉,不是世故精明的苏茉,不是已经是最好的苏茉,而是那个又傻又脾气坏的裴欢……

他要的,一直是那一份单纯,而苏茉早已经给不了他。

老侃的眉眼温柔了起来,是因为裴欢。

美国谍梦第五季

美国谍梦第五季第三集

姬安白手中握着丹方,上面这些草药,她根本一个都不认识,而是这是在紫龙森林里,又不是在城池中,就算是想找也没有半点办法。

但是紫龙森林里或许难找,有一个地方?一定存得有大量的草药,姬安白抬起头看向了杀戮宫,只是这里面的草药,恐怕不是那么好拿的,只需要一个眼神,狄远泽立马就明白了姬安白的意思。

“夫君……”

“走。”

许觅儿被姬安白交给了许昕儿照顾,沈玉书毕竟是半步大能现在只是维持冥月的生命而已,还是可以撑一段时间,不过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需要尽快找到这些草药,毕竟沈玉书总归会有力竭的时候。

而且还需要给司熙他们留出炼丹的时间来,这么算起来,他们的时间其实很紧迫,在二人正准备闯进杀戮宫时,天道突然跑到了他们的面前:“我跟你们一起去,有我在会方便得多。”

这次的确是连天道都有些慌了,他这次算下来,冥月是十死无生的死劫,但是在之前算的那一次里,冥月是成就了一方神位的,两次推算的结果产生了剧烈的冲突。

天道不敢确认,若是冥月真的死在了这里,那他们这一帮人的未来会不会也因此而产生一些无法预测的变化,如果是那样的话,大吉就很有可能会变成大灾。

狄远泽和姬安白他们未来会怎样,在天道的心里并不重要,但是现在他已经参与进了这个局,就一定会受到牵连,牵一发而动全身这种事情局对不是在开玩笑,所以他不是在帮冥月,只是在帮自己。

狄远泽看了天道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如果天道别有心思,他有太多的机会,绝对不会等到现在,用这样的方式,再来,带上天道的确会方便得多,至少他能够算出存放那些药材精确的位置。

三人并肩而立,从刚刚被狄远泽轰碎的大门处飞跃而去,而有一个人本应该也跟着去,但是却留在了原地,那便是归一,归一宫还在姬安白的悯人戒中,这么多年来,这是归一第一次脱离归一宫。

“到底是谁来过这里。”归一喃喃自语着,一只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只不过自从成为器灵后,他就相当于是个半死人,根本就没有心跳这种东西存在,或者说,归一宫,就是归一的心跳。

只是现在人人都在关注着冥月,没人注意到归一异常的神情。

“尔等放肆!”

刚刚踏入杀戮宫的大门,就是一道怒吼,狄远泽转身向前一步,将姬安白与天道护在了身后,这道声音中蕴含着致命的攻击,若是之前的狄远泽恐怕都难以承受下来。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这攻击,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太严重的伤害。一拳轰出,音波攻击尽数被击打溃散,而刚才说话的那名老者顿时脸色剧变,面色铁青,他的下马威失败了,那么迎接他的,将会是更加恐怖的惩罚,老者暗暗后悔,原本以为已经高估了狄远泽的实力,

没想到还是出现了意外。

“各位长老迎接远泽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得很呢。”狄远泽淡淡说着话,但是收回来的手臂却在微微颤抖着,只不过是幅度很小,除了姬安白之外没有人发现罢了。

听到狄远泽的话后,为首的那名老妪稍稍回首,瞥了一眼刚才出声攻击狄远泽的那名老者,让那老者瞬间汗如雨下。

姬安白知道,狄远泽接住这一招,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轻松,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握住了他微微颤抖的手臂。

老妪在狄远泽没有出现之前,是杀戮宫分量最重的人,因为她是前一任杀戮者身边仆人的后人,在杀戮者不出世的前提下,她想要收集起这些势力,简直是太容易不过了。

但是从狄远泽出现之后,一切都变了,狄远泽得到了杀戮之心的认可,取得了所有紫龙森林民众的命牌,主掌了包括他们这些所谓长老的生死,这样的存在,让他们怎么能忍。

当然,也不是没有支持狄远泽的人,毕竟他是名正言顺的杀戮者,只不过性对来说,具有贪念的人更多,想要杀了狄远泽的人也更多,所以他的那些追随者,全都被关在了极其隐蔽的地方。

“大人说的哪里话,只是杀戮宫的规矩大人是清楚的,带着这么多外人进来,怕是大人先坏了规矩,秦长老心生怒意,出声小惩大诫,也无可厚非。”老妪低垂着眼帘,但说出的话却没有半分恭敬之意。

仿佛对狄远泽叫的那声大人,也不过是在敷衍而已,狄远泽笑了笑,但是握着姬安白的手却紧了几分:“那么诸位长老是觉得我狄远泽坏了规矩?是这样吗?”

“难道不是吗?”

老妪说出这句话时,蓦然抬起了眼帘,眼中寒芒乍现,那种要讲眼前人置之死地的心思昭然若揭,不为其他,只因她有了底气!她找到了杀戮者真正的后人,那个人足以撼动狄远泽的位置!

“笑话!”狄远泽一声怒吼,往前踏出一步,顿时整个杀戮宫都开始轻微的摇晃,让那些站在他面前的长老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我为杀戮者,我便是这杀戮宫的规矩!”

“倒是想问云婆一句,您老人家是不是在杀戮宫中待得太久了,厌烦了?若是的话,远泽便做主,在城池中为云婆置办宅邸,让云婆颐养天年!”狄远泽满脸的煞气。

说出的话更是让那名被称为云婆的老妪,生生往后倒退了两步!

“狄大人,来不及了。”

天道走到狄远泽身边低声说了一句,狄远泽皱了一下眉头,再次看向云婆:“让开,否则我这杀戮宫恐怕要真正杀戮一回了,这样,倒是也不会辱没杀戮二字,各位以为如何?”“那你便试试!”云婆一杵拐杖,立刻便是一生巨响,毕竟身居高位依旧,哪怕是杀戮者仆人的后人,也自然而然的养出了上位者的气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