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少女

惊奇少女
  • 主演:伊曼·韦拉尼,马特·林茨,安贾利·比玛尼,里什·沙阿,泽诺比娅·谢罗夫,亚思敏·弗莱彻,劳雷尔·马斯登,莫汉·卡普尔
  • 导演:阿迪尔·埃尔·阿比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惊奇少女第一集

四周人潮汹涌,呐喊声不断,她却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幻想过那么多次与他并肩而行,今天终于愿望实现。

夏笙凉垂眸看着怀里小脸嫣红,粉霞满天,呆愣愣看着自己的小姑娘,潋滟起一抹笑意道,“宫倾颜,又看傻眼了?”

宫倾颜回过神来,羞得十分尴尬,蓦的垂下了头。

这么一垂头,又把脑袋磕在了人家的怀里,顿时更亲密了!

宫倾颜:“……”

恨不得找条地缝钻。

她这简直就是投怀送抱啊,太不要脸了!

夏笙凉轻轻环着她的身子,十分淡定的看着她局促慌乱,心情非常美丽。

夏笙暖就在上头的酒楼吃饭,看见两人当街秀恩爱,那叫一个大跌眼镜!

这,这还是他认识的小凉凉吗!

我靠,这撩妹的手段,他给一百零一分,多一分让他拿去骄傲!

“有一个姑娘,她有一些任性,还有一些嚣张,有一个姑娘,她有一些叛逆,还有一些疯狂……

哈,你就是这个姑娘,整天嘻嘻哈哈,看到风儿就起浪……”

忽然一段清亮好听的小调传入两人的耳朵。

夏笙凉和宫倾颜“唰”的抬眸,便看见了夏笙暖坐在上头的窗口前,小手拿着筷子,一边敲着瓷碗,一边哼着小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夏笙凉:“……”

宫倾颜:“……”

皇嫂怎么还在这!

俏脸飞红,一把推开了夏笙凉,拎着裙子,十分麻溜的便往酒楼里奔。

夏笙凉迈开大长腿跟了上去。

宫倾颜奔了上来,一屁股坐在了夏笙暖的身旁,娇嗔道,“皇嫂,你竟然一个人出来独食,竟然不带我,我跟你讲,独食易肥。”

夏笙暖看着她绯红的小脸,幽怨的道,“之前我叫你一起回宫,你都不肯,是你自己重色轻友要跟小凉凉牵着小手逛花街。”

宫倾颜顿时被戳穿了什么心事似的,俏脸瞬间又飞红了起来。

抬手搓了搓自己的脸,感觉自己的一张脸不是在发红就是在发红的途中似的,跺跺脚娇嗔一句,“皇嫂……”

夏笙暖看见她害羞,笑道,“好了,不笑你了,你们两个是发乎情,止乎礼,谈的是柏拉图式的恋爱。”

“什么是柏拉图式的恋爱?”宫倾颜狐疑一句。

“就是追求精神上的爱情,排斥肉肉。”

“排斥肉肉?精神上谈恋爱就不需要吃肉吗,这也太夸张了吧!反正我不排斥。”

宫倾颜表示不赞同,还拎起一只烧鸡腿啃了起来。

夏笙暖正端起茶喝着,听得她的的话,差点没一口茶喷出。

真是个单纯的孩子!

看来两人还真是处于发乎情,止乎礼的阶段。

小凉凉还得加油啊!

夏笙暖看向了夏笙凉,眉头微挑,一脸让他要加快节奏的表情。

夏笙凉可不是宫倾颜,前后一想就知道肉肉是什么意思了,再淡定,一张俊脸也禁不住飞红起来。

皇姐真的是,怎么什么都敢说!

这大庭广众之下呢,也不怕教坏人家小姑娘。

心内腹诽,面上客气的打招呼,“皇姐。”

“嗯,快坐,正想找你呢。”

“哦,姐找我何事?”

惊奇少女

惊奇少女第二集

小童子一看,果然是。他出去片刻,又回来,垂着手禀告:

“白神大人,来福又叼了块骨头来孝敬您。”

这回是新鲜排骨,上面还带着肉,应该是这怂货小东西,倾倒在白神大人的神颜之下,狗胆包了天,从厨房里偷回来的。

“来福,孝敬白神?”沐森森问。

殿门外的小黄狗见没人理它,不住地在殿门外跳动着,探头探脑刷存在感,却没胆子进来。

小童子忍不住嘴角挂着笑,“对,一早上,送了五回了。”

三块骨头,一只烂鸡腿,一只活青蛙,还有这回偷的赃货。

沐森森哈哈笑起来,“看来来福很喜欢你啊。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被所有的小动物喜欢着。”

“哼,一个肥头肥脑的小东西,愚蠢又无脑,知道什么是喜欢。把东西放下,将它赶走吧。”高冷的白神说道。

小童子忍笑应了声,“是。”

就因为您总是把来福的东西留下,所以它才会觉得您也喜欢它,才会越来越兴奋,不仅捉青蛙,连偷排骨这种事情都干出来了。

这可不行,必须得教育一下了。

沐家白神苏醒,在阴阳界中掀起轩然巨波。

自七十年前沐郁失踪之后,沐家的白神也跟着陷入沉睡。

都说是因为白神对沐郁失望至极,才会自我放逐,灵智归于混沌。

但是,就在帝都传出十丘容家圣地中飞走了三条龙灵的消息之后,沐家的白神也跟着苏醒了,这大概不是巧合。

就如某些小道消息推测的那样,容家圣地中的三条龙灵是被出身沐家嫡系的沐森森放走的。

那个被抛弃在时空罅隙中,却凭借自己的实力又跑出来的沐森森。

传说,她不仅放走了龙灵,还炸了容家的祖坟,彻底得罪了容家。

阴阳界而今地位最崇高,名声最盛的容家,对上已经彻底没落,跌入神坛的沐家,后续如何,还不好说呢。

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沐家这一辈,又出了沐森森这样的人物。

直到清净山巫神祠对外宣称,沐家白神已经苏醒,沐家大巫女也已经回山。时空罅隙,沐森森未死的消息,才算尘埃落定。

沐家这一代的大巫女,是出自嫡系的沐森森。

巫神祠如此公开表态,那就说明,沐森森的实力已经得到白神的认可。白神认可的,就是清净山下万千信民认可的。

之前容家替清净山选出来的沐之夏,瞬间变成了一个笑话。不仅沐之夏,连容家都要无地自容。

清净山大巫女,一向是嫡系长女承袭。非要在旁枝选一个沐之夏,现在被人家官方打脸了吧?

容家这口气肯定也是忍不下去的。

阴阳界只怕很快就要变天了。

无论外界如何风云诡谲,清净山上却始终阳光明媚。

午后,金色阳光懒洋洋撒在人身上。

沐森森抱着笔记本电脑,刚走出房门,就看到沐星耀站在庭院的梧桐树下,定定看着她所居住的神女殿,不知道已经来了多久。

惊奇少女

惊奇少女第三集

林氏看太婆婆脸上是松弛亲昵的神色,微微一笑去拿了美人锤给马老婆婆捶腿。丝毫不知,这一张看似平淡无奇的拜帖,已经掀动了她的命运之轮。

马老太太自是不知道多年没上门的老友是为了什么事情来。等按严氏的要求,让无关人等都出了屋子,屋里只有她们两个老东西,严氏把求娶一女一媳的话说完,马老太太却沉默了。

良久,马老太太按按眼角,冲严氏拱拱手,这个动作很有一番江湖气息,跟马家的身份倒是有几分相称。“多谢老姐妹一番好意了。说实话,就这当口子,你就这样青天白日的坐着马车走进我马家的门,我老婆子都觉得感动极了。前几天京兆伊家的小儿媳妇生产,胎位不正,中午就见红破水,都等到天黑透才让人偷偷摸摸上门来……若不是我让小四媳妇过去的快,多耽搁半刻钟就是一尸两命的事……”

严氏摆摆手,跟周朦胧摊开的那些计较好似并不存在,她发自肺腑的说道,“我们俩多少年的交情,说这些话做什么。再说了,我也有我的计较,若是以往,我倒是不好意思腆着脸上门来为两个孙子求亲了。你也是知道,我家二小子,不找个有主见镇得住他的不行。你家小四媳妇有孩子,就是留在马家,我们也断然不会不让她们母女断了来往。若是愿意带到侯府来,我们也会当自家人一样的疼,日后出嫁,自然少不了她一份嫁妆的。”

严氏故意点这一句,马婆婆心里就有些意动了。戚廷峤千不好万不好,但是有一点不好对于马家来说却是好事,他没有传子嗣的能力,那小四媳妇嫁过去,日后也不可能再生孩子,给小四生的女儿才两岁,这就少了很多纠葛和麻烦了。

一个女儿,又不是儿子,若是小四媳妇舍不得,南山侯府戚廷峤这一脉没孩子,带过去也就带过去了。戚廷屿的媳妇就是这孩子以前的姑姑,还能亏了她不成。

“小四媳妇,唉,也是我一块心病。我活着的时候还好,她在我身边陪着伴着,两个人做伴儿,可哪天我去了,不用说我都知道,估计她后半辈子就是青灯古佛的命。我是一万个愿意的,只是恐怕要费些心思说动她……”马老太太有些激动。

“这看怎么说了。”严氏嘴角一勾。戚廷屿的亲事,她只要上门来,就有七八分的把握,倒是戚廷峤这个有些悬,而马老太太略过了戚廷屿的不提,直接商议起戚廷峤的来,严氏心里更有把握了。

“只要她在马家,你就还是她太婆婆,如今小四没了,夫纲不在,你的话她总要听的。再说,她也是个有情义的,若是你拜托她帮忙照看一下嫁过来的小姑,她还能宁死不从不成?你是为她好,只要结果是为她好,过程怎么样不重要,总有一天她们会知道你的一片心的……”

马老太太抽出帕子来按按眼角。本来是该欢喜的事情,却是悲伤要更多一些了。

两个过了大半辈子的老太太把话说透很容易,马老太太应了过两天回信,若是成,她就带着两个晚辈再去侯府作客。

那若是不成的话马老太太没说,严氏自动当没这个可能了。

果然,第三天,马老太太带着两个晚辈来了广玉山房。都是穿着素淡颜色的衣裳,一个梳着女孩子的双螺髻,一个梳着妇人头。

严氏很是高兴的待了这次的客。晌午过后送走了客人,连午睡都忽略了,直接叫了周朦胧和戚义安到广玉山房说话。

周朦胧心里有数,只是她是从玉扁胡同过来,到的晚。戚义安心里压根儿不知道,闲坐了一会儿,等周朦胧一来,被严氏宣布的这个消息惊得合不拢嘴。

严氏的兴奋和高兴都是掩饰不住的,“……两个我都看过了,都是没得话说的。也都跟老马说好了,官媒自是不请的,冰人的话,也先空着,八月中秋合八字换庚帖,马家自己送来就是……小定大定反正还早,咱们走一步说一步话,不着急,等成亲的时候,把冰人补上就行了……”

戚义安还在严氏的“奇思妙想”里回不过神来。马家什么情况,他虽然是个没能耐的,但是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可是不得不说,严氏的各种论断和判定都非常的独到,这两桩亲事,简直就是为他两个儿子量身定制的一样。就算马家现在正落魄的很,想想有些膈应人,但是戚义安也明白,若不是人家正落难,哪里会如此儿戏的就把人都定给南山侯府。

真是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周朦胧还乐呵呵的附和了严氏几句,问问那位来的马十一娘长的可漂亮,多高啊,可爱笑啊,非常配合严氏的兴致。

而戚义安就“啊?”“哦……”“噢……”了几句,就从惊讶中平静了下来,接受了严氏的安排。

其实说来,戚义安这样的性子也是有好处的。特别是现在看来。若是换了别的一根筋儿,甚至是没本事却光有脾气的男人,怕是要拍起桌子跟严氏争论。看来,会妥协也不是一件坏事。

周朦胧对严氏布的局,不知道是钦佩居多,还是同情居多,倒是心里那一丝抗拒和膈应,慢慢变少了。她回玉扁胡同就提笔给戚廷岳写信告知了南山侯府即将和马家联姻的事。毕竟都姓戚,都是一家兄弟。就算少了几分温馨的兄弟情,这样的大事也是该知道的。不过周朦胧也猜得到,戚廷屿顶多也就是看过了歪歪嘴角不置可否。

只是她这一封信才送出去没几天,就又急急写了一封信快马加鞭的往晋西卫送过去。

原因无他,只因为出海的人都回来了。郭大贵,前胡,常山,都回来了。他们带着精美新奇的货物,满载而归。

这是周朦胧在尚京做的最大的一笔买卖,本钱投的最多,线拉的最长,路途最远,而她已经能看到即将到来的最肥美的回报。

她迫不及待的要跟戚廷屿分享她的开心和喜悦。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