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主夫道爆笑!找碴SP

极主夫道爆笑!找碴SP
  • 主演:玉木宏,川口春奈,志尊淳,白鸟玉季,竹中直人,稻森泉,泷藤贤一,古川雄大,玉城蒂娜,田中道子,Megumi,安井顺平,柴崎枫雅
  • 导演:瑠东东一郎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日本テレビ系『金曜ロードショー』(毎週金曜21:00~)では、スペシャルドラマ『極主夫道 爆笑!カチコミSP』を、27日に放送する。   2020年に読売テレビ?日本テレビ系で放送された『極主夫道』は、数々の伝説を残した最凶の極道“不死身の龍”(玉木宏)が、高すぎる主夫力で料理、洗濯、掃除など家事全般に命を賭け、時にはご近所のトラブルに奮闘するストーリー。今回の舞台は、ドラマの最終回から1年半後で、主人公の龍を含め各キャラクターは今どうしているのかを描く。   龍の娘、向日葵(白鳥玉季)に彼氏が!? 龍の元舎弟?雅(志尊淳)が就職活動!? 龍が所属していた元天雀会の姉御?雲雀(稲森いずみ)の誕生日会でハプニング!? など、6本のほっこりするコメディーが展開される。

极主夫道爆笑!找碴SP第一集

此刻,某位总统大人,的确捏着手机,缓缓摩挲着,等着某个小女人的撒娇求助!

他人在会议室里,听着联合国大使介绍欧洲的风土人情。

可,他的心却飞回了国内,某个小女人的身边。

网络上关于云乔的负面新闻,他都一字不落地看了。

愤怒的心情,让他差点在国际会议上,拍桌子拂袖而去。

那些蠢货,居然说他的女人,虐待小动物?

她和小动物亲近,能让小动物言听计从的时候,你们压根不知道!

还说他的女人没文化?

全天下能写出失传的《乐经》全本,而且还是用古篆书写的,举手给他看看?恐怕是一个人都没有吧!

说他女人嚣张霸道不讲理?

那就更好笑了。

他宫圣的女人,就算是在天下横着走,那也是理所当然!

她不霸道,谁还有资格霸道!

宫圣正准备让章伯,把那些黑子的账号一个个揪出来,全部封杀。

忽地,他想到了云乔演戏哄他收养小白猫的事。

刚要发出去的命令,停顿了下来。

他不能太快下手。

要让笨女人这次真心实意来找他求助,他再出手,才有意义!

这些黑子,黑了半天,根本没黑到点子上。

他家笨女人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演技太逼真了,上次差点把他都给骗过去了。

他受伤的心灵,亟需安慰!

需要她真情实感的安慰!

没有演技的安慰!

趴在他肩头哭出来像一朵梨花带雨那种我见犹怜的安慰!

宫圣深吸一口气。

她这次摊上大事情了,一定会来求助他,真情实感地求助他。

章伯等了半天,没等到宫圣下令封杀黑粉账号。

他还觉得有点奇怪。

“明明刚才总统大人那么坚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追查从国外放出小乔姑娘负面新闻的消息源。这份魄力,分明就是把小乔姑娘死命宠的节奏。可现在,眼看着小乔姑娘掉粉都快掉秃了,也不出手相救?这怎么看起来不大合逻辑呢?”

章伯琢磨了半天,偷看了宫圣一眼。

可宫圣向来是一张波澜不惊的脸,实在看不出他的心思!

好在章伯琢磨了一会儿,网络上的形势,就已经陡然翻转了。

云乔的粉丝,居然不跌反升了!

章伯眼睁睁看着她涨粉涨到了一百万!

他高兴地差点压不住激动的嗓音,在宫圣耳畔汇报:“总统大人,小乔姑娘没被黑料伤到,她粉丝还涨了!”

宫圣颦眉:“涨粉?”

章伯:“是啊……唔,让我看看,啊,霍影帝和洛美丽都在发微博力挺她,连宫潇潇都说相信小乔清白……没想到小乔姑娘在娱乐圈的好朋友还挺多的。这宫潇潇都化敌为友了,我是真想不到!”

宫圣眉头皱的更紧了。

笨女人这么快就控制住了黑粉的舆论?

他想象中,她梨花带雨来撒娇求助的样子,没戏了?等不到了?

他刚才不过是暂缓下令封杀黑粉账号,才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她居然已经掌控了局面,不需要他了?!

这下好了,霍青铜这种趁机献殷勤的,反而得了便宜卖乖,就连宫潇潇都拍上了马屁,而他什么都没赶上!

宫圣越想越不爽。

特别是视线扫过霍青铜那条微博,就更不爽了。

“日久见人心,小乔是个好姑娘……”

宫圣眸光一凉:“谁允许你日久了!”

【云爷:晚安吻!日久,嘿嘿,爷和妖精皮一下】

极主夫道爆笑!找碴SP

极主夫道爆笑!找碴SP第二集

天下的女人都有一个梦,那就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当着天下的人面对你表白,想整个世界的人宣布,这就是我的女人!

她乔沐沐也不免俗,这个梦从青春期开始到大学结束,都未曾等到!

不可否认学生是最会玩浪漫的人群,高中时候偷偷早恋,偷偷在树林里牵手约会,被老师抓到后,男人勇敢的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女人,结果很简单,骚扰女同学不好好学习的男同学就被罚扫厕所了。

然后女同学就安然无事,继续好好读书,那种青涩纯粹的爱情,曾是她梦寐以求的,那时候她经常幻想是,她和白景熙早恋被抓,她肯定不会让他一个人站出来打掩护扫厕所,她肯定会站出来,跟老师说,他没有骚扰我,是我们在早恋,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和他一起扫厕所!

但是遗憾的是,她和他从来就没有在一个学校呆待,哦,不,也待过,大学的时候,他读了他们学校的研究生。

大学校园的生活就更加多姿多彩了,女生寝室楼下,天天有男人抱着玫瑰花表白,最流行的就是点蜡烛了,为了追求到自己喜欢的女生,男生都很愿意花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想那些个招数,基本选在晚自习下课人流最多的时候。

然后在表白对象的楼下摆一个形象的蜡烛,用玫瑰花瓣写着女人的名字,大声的说我爱你!

女生宿舍三天两天有这样的戏码,尤其是她们的宿舍,美女最多的一幢楼,可惜遗憾的是,她和沈悠然两个号称校花和系花的女人,四年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么浪漫的表白过!

到了最后扛不住了,沈悠然在毕业典礼上还是主动出击跟男人表白了一次,而她,永远处于暗恋和对白景熙******阶段!

这对于一个女孩子的青春来说,那简直是莫大的遗憾。

所以,现在她要仗着她有孩子把这些该有的属于她青春的回忆给补回来。

白景熙目光深深的锁着女人这张变化莫测的脸蛋眉头一点一点的皱了起来,好半响才淡淡的开口:“你确定要我变成二逼青年?”

“当然!”

白家本就不缺钱,白景熙赚钱的速度都快跟上印钞机了,所以能用钱办到的求婚方式,她一点都不稀罕,“我知道你钱多得满大街发避孕套拯救生命积功德都搓搓有余,所以……”

“等等,钱多为什么要满大街发避孕套拯救生命积累功德?”

白景熙有些跟不上这个女人的逻辑思维,说求婚怎么就说得避孕套上面去了,而且这避孕……“做好事就去捐款建学校,投资医院就好了,多做公益活动就好了,为什么要发避孕套?”

孕妇的脑回路都跟正常人不一样吗?

白景熙捏捏她被他养得胖了一点回来的脸颊,很是不解的打断她的话。

“这你就不懂了吧?不过,不懂,证明是个好男人!”

至少不是那种把女人肚子搞到了,就让人家去打胎的渣男,“要知道现在的人年轻人,做的事情图个痛快的多,连个套套都不戴,床单就滚了,然后一不小心肚子就搞到了,最后无辜的小生命,就全部到妇产科流产手术室报道去了,所以,要拯救无辜的生命就鼓励大家使用避孕套,满大街去发,试问天下还有什么公益活动,能弹指间救活无数生命!”

白景熙:“……”

这女人脑子果然不正常了!

“我让苏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白景熙冷着脸探了探她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说这种胡话呢!”

“这怎么能是糊话呢,你是没去医院的妇产科看过,那里流产手术排队预约都得提前N多久呢,可想而知每天都要杀多少人啊?”

乔沐沐不由自主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所以钱多想做好事,就买几箱避孕套满大街发去,呼吁大家安全多用套套,那就是少杀人啊!”

白景熙:“……”

“呼吁你个头啊!”

男人实在是没受得住,伸手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弹了弹,“照你这么说,我们白家就不该从事IT开发,而是应该去研究避孕套生产避孕套去了?你这脑子成天想得是什么呀,收起你的那个满大街发避孕套的想法,要是让孩子听到了,还以为爸爸妈妈不欢迎他的到来要用避孕套阻止他呢!”

乔沐沐:“……”

这下轮到乔沐沐傻眼了,说了一大的大道理,结果被男人一句话给秒杀了呢!

“呸,谁敢说我宝宝不受欢迎,我弄死他!”

白景熙:“……”

也不知道当时在手术台上,是谁跟医生说不要的!

这女人……

老话果然说得对,一个女人想不想给你生孩子,不是取决于她有多爱你,而是你有多爱她,多值得她爱!

“嗯!弄死她!”

白景熙没有很识趣得没有揭她的短,只是轻笑着附和着,向来坚毅的眉宇间,柔和额令人心醉,歪腰,低头,耳朵贴上女人平坦的小腹,“来,让爸爸听听你的声音,爸爸在跟你打招呼!”

男人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不经意的话,让乔沐沐倏地一下怔住,这样的画面……

怎么看都怎么都不适合出现在白景熙这样的男人身上,冰冷,无情,好话都不会说一句,竟然会做这么暖心的动作!

乔沐沐只觉得心脏处一股暖流趟过,眼角也跟着酸酸涩涩的,然而……

“爸爸和妈妈都很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男人的耳朵贴在她的小腹上,十分认真的开口,“所以,我们没有用……避孕套!”

乔沐沐:“……”

该死的男人,原来是在损她,害她刚刚白感动了,还以为他也能和许多暖男一样,暖人入心!

搞半天,她白感动,人家压根儿就是为了回她的避孕套!

“白景熙,你特么给我滚下去!”

她是孕妇,竟然还要拆她的胎,“你哄我一下不会吗?在孩子面前拆我台你几个意思?”

“没,我只是觉得现在国家人口越来越少,都开放二胎了,过不来多久估计连三胎四胎,国家都要开始奖励了呢,所以,所以发避孕套的事情,就算别……”

“白景熙,你给我滚!”

白景熙:“……”

极主夫道爆笑!找碴SP

极主夫道爆笑!找碴SP第三集

周崇光仍是抚着她的小脸,低头一吻:“我先去洗个澡!嗯?”

秦沐却没有让他离开,小手臂勾着他的脖子,声音软软的:“我要抱一会儿。”

“一下子变这么小?”他低声地笑了,不过还是满足了她的小小心愿,轻轻地拥着她,哄着她,像是哄小宝宝一样。

秦沐的小脸搁在他的肩上,表情有些迷蒙,拥着好半天不松手。

周崇光的声音有些沙哑:“沐沐怎么了,是不是生气了?”

他低头寻着她的唇,浅浅地吻;“以后我不这么晚了。”

秦沐不说话,只是将小脸折在他的下巴与颈窝处,那柔软的样子让他再也忍不住,扣着她的小脸深深地吻下去,不过仍是顾忌着她的心情问了一下:“沐沐,我想要你。”

她不出声,但抱得更紧了些。

周崇光顺着她的方向过去,摁着她,绵绵密密地吻。

吻着吻着,就变了调,他从来没有这样凶猛和粗鲁过。

秦沐开始还是投入的,到了后来实在受不住了,微抬了头贴在他的耳际呢喃:“周崇光,你轻点。”

他这才恍然,随后就贴着她的小脸,沉沉地吐出一口气:“对不起沐沐,是我失控了。”

后来,他变得温柔,只是,有些心不在焉了。

还好秦沐太累,睡着了。

等一场下来,那些薄汗已经凉透……周崇光的身体却是透着无尽的空虚。

他没有立即洗澡,而是就着这样的姿态抱着她,感受着她的存在。

他的眼,一直一直地凝视着她,眨也没有眨一下,生怕她会消失。

直到他的眼睛酸了,他才轻合了下眼,呢喃出她的名字:“沐沐。”

他抱着她去洗了个澡,秦沐一直睡着,不太配合,但他还是坚持着给她洗了一下,后来回到卧室,她睡着,他就抱着她又做了两次。

他想给她孩子,一个孩子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了。

一个孩子,应该能让她安稳地留在他身边,不管任何事情,她只要安然地待在他身后就可以。

孩子……周崇光的面孔埋在她的颈子里,从来没有这样渴望一个孩子的到来。

清早,秦沐醒来的时候,周崇光还在,放大的俊颜就在她眼前。

秦沐眨了下眼,声音浅浅:“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点多。”他和她一样,枕在枕上,“我们做了爱,不记得了?”

他这样说,秦沐的脸红了,睨着他:“以后回来晚了,就不要招惹我。”

“招惹了三次。”他凑过去,用微凉和鼻尖轻轻地蹭了她的,很亲呢。

秦沐的眼微微睁大,“你不要脸。”

她隐约记得,只有一次。

“后来我自己动的手。”她往后退,他就迫了过来,非得逗弄她不可:“看着你这张小脸,就来了兴致。”

秦沐咬着小嘴,已经跟不上他的节奏了。

周崇光笑了笑,没有再为难她,而是伸手将她的小脸捏了捏,尔后轻轻地笑了,“我给你去熬药。”

秦沐伸手拽住他,声音小而不安:“周崇光,那药会不会影响孩子?”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