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妈妈

加油!妈妈
  • 主演:张雨绮,李泽锋,吴越,董洁,袁文康,海陆,黄维德,高鑫,潘之琳,邓飞,虞金泽
  • 导演:刘一志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独立倔强的单亲妈妈庄希希一边工作养家,一边创业,生活原本简单充实,直到母亲赵春华为了送5岁的孙子庄小阳进入一家昂贵的幼儿园,引发重病,她不得不挑起全家重担,直面孩子的教育问题。随着竞争逐渐升级,庄希希了解到中产阶级妈妈们光鲜背后的各自辛酸,自己也越发焦虑和迷茫。与此同时,小阳的外教,阳光开朗的申展对她心生好感,而小阳的生父,成熟精明的杨朔也忽然回国,主动倒追,庄希希因此摇摆不定。在经历了排挤和流言,学区房诈骗和母亲的去世等种种危机后,庄希希终于明白了最适合孩子的成长之路,成就了自我,她的坚强与乐观也帮助改变了身边的妈妈们。

加油!妈妈第一集

此刻。

青城四海酒店。

高档套房里,顾美凤衣裙半解,风骚地靠在远房堂兄顾恩龙怀中。

刷的根根浓密的睫毛上,挂着半真半假的泪珠:“恩龙哥哥,那书呆子小贱人简直是顾家的败类,害得她爹坐牢赔钱不说,还害惨了我家雪雪,光昨晚就算计了雪雪一百万,差点让雪雪被酒吧拉去当妓……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她啊!”

顾恩龙得意地指着新闻标题:“你没看消息已经放出去了?上了新闻热搜,她名声就臭了,哪个学校还敢要?”

“可是,不是背后有人给她撑腰……”

“你傻啊,现在谁敢给她撑腰?是个男人都要避如蛇蝎,以免被她连累!”

“嗯嗯,可是恩龙哥哥,我怕那她的成绩,万一查出来是你做了手脚,对你不利啊……”

“这你放心。哥办事一向滴水不漏。她的成绩我根本没有改一个字。”

“什么?不是说她作弊得零分了嘛?”顾美凤夸张地惊叫。

“不是零分,是1分。这你就不懂了吧?高考的规则是,答题纸必须干干净净,不许做任何标记,否则视为作弊。我呢,偏偏就在她的高考答题纸上,随便用笔画了个记号而已!作弊的得分是1,用来区别没作弊的零分。”

“恩龙哥哥,你实在太厉害了。这样就算有人追查起来,也根本发现不了,那记号是谁画的!”

“没错,我要是涂改了答案,她还能鉴定笔迹之类,可画个符号,她能鉴定个鬼!任是谁来查,都查不出个毛!”

“所以,这一次顾柒柒死定了?”

“死定了!而且死得特别难看……所以你是不是该报答我了?”

“哎呀,讨厌啦……嗯哼……”

==

顾柒柒还不知道,巫婆皇后的毒苹果,已经悄然下到了她的口中。

但她知道,这黑锅,她绝对不背!

可,她一个势单力薄的高三毕业生,拿什么去证明自己?去击败谣言?

这一瞬间,她忽然发现,和铺天盖地、不停传播的谣言相比,一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渺小的!

不行!

她一定要做些什么,谣言她控制不了,但,她可以去申请复核成绩。

凭什么会是1分?

她哪里作弊了?

她必须要讨个说法。

她霍然起身

然而,宫爵闭着的眼睛,却忽然撑开了一线。

大掌,骤然捞住她的裙摆,一扯!

直接把她扯回了行军床上。

“唔……!”

顾柒柒一个踉跄,直接砸在他怀中。

宫爵却顺手,把她像是抱枕头一样,牢牢抱住。

嘶——!

这男人是铜墙铁壁做的嘛?她砸了他一下,他居然都不会疼的?

反倒是她,被撞的七荤八素,哪儿哪儿都觉得生疼生疼的。

“放开我,我有重要的事情去做。”顾柒柒以为他醒了,推了推他。

可,宫爵半闭着眼眸,长而浓密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

薄唇喃喃自语:“不阔以……”

顾柒柒一个哆嗦。

天,宫三岁又回来了!

她差点忘了,这个男人有起床萌。

所以,正确的沟通方式或许应该是——

加油!妈妈

加油!妈妈第二集

是而,沐念晴喜欢薄寒城,因着爱而不得,做出不少恶心的事。

这笔账,应该算在沐念晴身上,薄寒城不爱沐念晴,这不是他的错,要把所有的债,落在他的身上。

这件事,本身就不公平!

之所以,她心中介怀,迟迟不能完全接受,只是因为……她不是局外人,而是局中人,身为洛家一份子,无法置之度外。

但凡,她若是看客,大抵就是另一态度。

薄寒城不知道,少女的心中所想,只是觉得一个个问题,显得有点奇怪,令人无法猜透,其中隐藏的意思。

“第一次见你……”

想着两人初次见面,薄寒城深眸氤氲一丝雾气,透着清浅的温润:“是在酒店当中,你当时突然出现,掉在我的浴缸里……”

第二次,是在洛听雪生日宴上,她如同一团烈火,冲到自己面前,对着自己表达在意。

从此,她闯入他的世界,印在他的心上,再无法剔除。

洛筝若有所思点头,如果按着正常发展,这一世重生之前,种种事情轨迹,应该就是正常运行。

直至,自己的重生,煽动蝴蝶效应,才发生接二连三的改变。

那么,可以确定一点,她和薄寒城初遇,就是酒店没错。

不同的是,她这一世,识破蒋心蕾陷害,被关在房中出不去,这才爬窗去至另一房间。

好巧不巧,撞上薄寒城正在洗澡,掉入他的浴缸,奠定相遇基础。

而在上一世,虽是两间房间连着,两人没有正面对上……那时候,她受尽苦楚,遭遇顾思思折磨,又让沐森带人拍下不堪视频受辱。

此后,她拼着一口气,爬到房门口,想要找人呼救,终是体力不支,绝望倒在那里。

恍惚间,是有一人送着自己去医院,那人若是不错,应该就是薄寒城。

这一刻,洛筝又要想不通,他看到自己第一眼,是那么肮脏不堪,为什么后来还能爱上?

“怎么突然想问这些?洛筝,薄寒城喜欢你,这点无需怀疑……”

薄寒城低头看着少女种种反应,轻声附上这么一句。

关于情话之类,他从来不懂,不知道怎么去讨欢心……违心的话语,他不想随便出口,唯有喜欢这点,是内心的真实想法。

洛筝刚才的问题,令他不解的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闷。

也许,洛家不知情,必是认定自己接近洛筝,有些图谋不轨……然而,他薄寒城,想要对付洛家,何需用上这种手段?

旁人怀疑,他不在意。

然而,洛筝若是同样认为,不免就是一种侮辱!

再一想着,两人相处种种,他在不知不觉当中,一步步弥足深陷……真要算着,从着开始就是洛筝,主动接近自己,不断地撩拨着。

他迷茫,他无措,他不安。

生平二十多年,他的思想一直定格,这世上从来没有爱情……结果,洛筝带给自己感情,令他懂得何为相思入骨。

偏偏,她不曾告诉自己,当一人懂得相思,苦苦爱而不得,会是这么的痛苦。

好不容易,他接受心悦洛筝,有心护着洛家,接着发生真实身份,洛筝生父竟是King,这是最为不堪的真相。

自然地,他接受不及,那一刻忍不住,差点伤着洛筝,因着无法面对,他想要冷静一段时间。

却在这时,洛筝怀上身孕,那是他的孩子,他连着思考的时间不剩,明白相比于仇恨,洛筝和孩子更为重要。

结果呢,当他寻到她,又是给予重重一击,她竟然吃下堕胎药!

薄寒城从未想着,命运这么不公,一次次开着玩笑……但是,他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忘记洛筝,或者了结洛筝。

纵是如此,他仍是想要挽留,把她留在身边。

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这样的自己,简直过于作践,何必这么一再妥协。

这世上女人千千万,就算没有洛筝,多的是女人前仆后继,等着以供自己挑选,大可不必自我折磨。

可是,这样的想法,仅仅只是一瞬。

女人千千万,那又如何?

那些女人,终究不是洛筝,他一点都不想要。

怪谁呢?只怪自己,跌在小东西手上,眼中再也容不下别人!

她呢,处处避着自己,看不破心结,令着双方陷入痛苦。

“我知道,我没有怀疑……”

洛筝仰躺着,身旁就是男人胸膛,传递着烫人的温度,仿佛灼烧着心跳。

有点不适应,她稍稍想要退离,错开一点距离。

偏在下一刻,男人有所察觉一般,蓦地伸手一握……下一刻,洛筝只觉上方一晃,一抹修长身姿,已是落在自己上方。

许是顾忌洛筝怀孕,薄寒城仅是虚虚压在上面,居高临下看着:“洛筝,你究竟想要如何?你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这么一再欺负……”

洛筝觉得这一姿势,再躺着不舒服,正要往下一点,不想男人如是开口。

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他的语气口吻,像是遭受什么委屈,从而诉苦一般!

一如高高在上的帝王,突然走下神坛,落在她的面前,有那么一点不知所措。

“薄寒城,你别……”

想要劝着,他不需这样,她不曾怀疑,他对自己的感情。

知道前尘过往,她仅是好奇,究竟怎么回事……至于别的,她只是觉得两人,要走的道路不通。

固然,薄、洛两家积怨是一方面,但是这一点,也许可以化解。

更多的,她想到未来,两人身份并不匹配,甚至于King,她的亲生父亲,和他更是敌对!

她要去认亲,寻回自己的亲生母亲,而他……要当上总统,更要迎娶她人,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何必一直强求。

这些道理,薄寒城该是懂的,她已是学会放手,他也该这样。

“不,不止是喜欢……”

她的话语未落,他已是轻轻打断。

在洛筝微震当中,薄寒城缓缓俯身,虚虚抱着她,埋在她的肩头,呼吸洒落之间,表白的情话,传入左边耳畔。

“洛筝,我爱你。薄寒城,他爱你……”

加油!妈妈

加油!妈妈第三集

傅斯寒索性直接抬手穿过她的腰间,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

“折腾一天你也不嫌累。”傅斯寒霸道地抱着她往楼上走,顾清歌一开始想挣扎,等到他上了楼梯,又不敢挣扎了,生怕一个不小心两人都会从楼梯上面滚下来。

等到了平地的时候,她才气愤地道:“你把我放下来。”

“放你下来做什么?继续去找小绿萝?今天折腾一天还没闹够?”傅斯寒睨了她一眼收回目光,手臂仍旧紧紧地抱着她,不容她挣脱一丝一毫,顾清歌听了,有些不喜:“你什么意思?我折腾一天了?我没闹够?你是在说我闹腾吗?绿萝都这样了,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

听言,傅斯寒的步子猛地一顿,“谁说我不担心?”

“你这是担心的表现吗?”顾清歌质问道:“还是说,小绿萝从小就没有在你身边,所以你对她根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傅斯寒狭长凌厉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形成一条锋利的直线,“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顾清歌愣住,她人还被他抱在怀里,只能伸手推着他的胸膛:“当然知道,你把我放下来。”

“那么,你刚才说错话了,想让我把你放下来也可以,把话改一改。”

“你说什么?”顾清歌错愕地看着他。

“说你说错话了……”傅斯寒低声昵喃着靠近她,将额头轻轻地抵在她的额头上,距离近到无法对准焦距,他的声音带着低沉的暗哑,给人一种禁欲之感。

“谁说我对小绿萝没感情,你这么激动,难道要我跟你一样不理智,那小绿萝得被吓跑多少次?她是你带大的,她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么?吃软不吃硬,你现在这样硬着来,她只会一直抗拒你。”

听到这里,顾清歌愣住了,本来刚才那番话就是她生气时的口不择言,她当然知道傅斯寒不是对小绿萝不关心没感情,只是实在太生气了,他又抱着她不让她下来。

现在听到他的分析,顾清歌垂下了眼帘。

“我知道,是我自己太过于急躁了,可是我能不急躁吗?她以前一直非常依赖我的,这是第一次这么抗拒我,不让我碰她,不让我靠近,甚至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我这个当妈妈的,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静下心来?我怎么找回理智?我也知道,我应该冷静,可是……你先前看到了吗?她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恐慌,这样的眼神我从来没在她身上见过,我真的很担心。”

提起早上在房间里见面的那一幕,顾清歌发觉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后来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也在轻轻地发着抖。

“她是我的孩子,过去没有你的日子里,一直都是她的支撑着我,她一直都是我信仰。”

“只是……我居然为了另一个孩子,而抛下了她。”

“你没有抛下她,记住你是有苦衷的,况且这种事情很难持平,她只是太小无法理解你的这种感情而已,我们慢慢来,她总会理解你的,不是吗?”傅斯寒看她说着,眼眶又红了几分,便出声劝解了两句。

“说的容易,她现在这个样子,我要怎么慢慢来?天天不愿意见我,那我就也不见她吗?如果我们不见面不说话,怎么处理?”

“她不愿意见你,那你就也不要去见她。她现在在博你的关注,你越是靠近,她就会离你越远,一旦你远离了,她就会开慌张,主动找你。毕竟,她是你带大的,心里深处最依赖的,还是你。”

傅斯寒的这番话说到了顾清歌的心里去了,她听着好像也有些道理,然后垂着眼帘沉思,半天都没吭声。

傅斯寒趁着她出神发呆的时候,把她抱回了房间里,等到顾清歌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回到房间里了。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你神游天外的时候。”

傅斯寒把她放在沙发上,转身去了浴室放水,像个模范丈夫一样地替顾清歌找换洗的睡衣,拿到她面前:“洗澡去。”

顾清歌坐在那里,望着脚尖还在发呆,显然没有听进他的话。

傅斯寒微微眯起眼眸:“这没听见的模样,是不是想让我抱着你去?”

听言,顾清歌立即回过神来,抬头无语地看了傅斯寒一眼,他瞬间挑眉:“还是说,想跟我一起洗?”

他俯低身子朝她凑过来,顾清歌手指灵活地从他手中拿过自己的衣服,然后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娇小的身子迅速起身去浴室了。

等顾清歌洗完澡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她出来的时候看到傅斯寒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笔记本,凝神正看着什么。

她抿了抿红唇,然后走过去直接将他的笔记本给盖上了。

“大半夜的,你还是不要工作了吧。”

傅斯寒手上的动作微顿,眸子里出现了一抹愠怒,但这抹愠怒只是开始了一瞬,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因为顾清歌突然凑了过来,挨在他的身边而坐,然后柔软的双手缠上了傅斯寒的脖颈,女性柔软的身体靠在他的胳膊上,轻声地在他的耳边道:“我刚才洗澡的时候想过你说的话了,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嗯?”傅斯寒轻哼了一声,大手握住她轻细的手腕。

“刚才……我说的那些话,有点重了,你别往心里去啊,我真的是被气昏头了,对不起……”

顾清歌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沐浴露淡淡的馨香,挨在他身边坐的时候身上还有水气,而且她柔软的小手就缠在他的脖子上,肢体的触碰摩擦出火花。

傅斯寒眼神微深了几分,喉咙翻滚。

“对不起我什么?”

他再一次开口,声音却完全嘶哑了。

顾清歌有些诧异,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是干嘛了?刚才声音还好好的。”

说完,顾清歌还伸手来摸他的下巴,然后手指抚上了他的喉结。

傅斯寒只觉得全身一紧,全身的热血澎湃了起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