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工韩剧

清洁工韩剧
  • 主演:廉晶雅,全昭旻,金在华,李茂生,罗钟赞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该剧翻拍自同名英剧,讲述了证券公司清洁部职员偶然听到了内部交易后,投身到股价犯罪,意外收获了巨额,被践踏的自尊心逐渐得到恢复的女性故事。

清洁工韩剧第一集

“沈璐去找了沈沣,至于原因我不太清楚。”叶亦琛继续解释,“但是我想,应该是因为南初的事,具体情况要问沈璐本人了。可是沈璐在沈沣的公寓外等了很久,都没能进去,一直到凌晨,沈沣才放人进去。”

“明明沈沣就在家。”叶亦琛继续说,“沈沣这人脾气古怪是真的,但是,一个娱乐圈的明星,为什么会和沈沣联系的上?”

陆骁没说话。

“另外一件事。”叶亦琛继续说,“那个徽章,顺藤摸瓜往上找后,你大概想不到,这个徽章是来自哪个家族的。”

“哪里?”陆骁猛然回过神。

“沈家。欧洲的沈家。”叶亦琛淡淡解释,“那个徽章上是一条龙,龙是国内人才会用的。沈家在欧洲扎根了一百多年,而沈家在未曾去欧洲之前,也是皇族的后裔。但这个徽章进入欧洲以后就已经不再用了。所以,线索才会在我们最初调查的时候,戛然而止。”

这个结果,也让叶亦琛很长时间没回过神。

“沈沣似乎不想陪着我们玩了,又或者说,他的目的达到了。”叶亦琛的口气渐渐严肃了起来,“所以,欧洲的事情豁然开朗起来,在背后的人,渐渐浮了出来。我现在能不能大胆的猜测——”

因为叶亦琛的话,陆骁的神经也紧绷到了极点。

“欧洲跟我们过不去的人,是沈沣。但是似乎又不把我们玩死,只是在牵制我们的时间。同时,沈璐和沈家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不然的话,南初出事,沈璐不会去找沈家的人,何况,沈璐也姓沈。”

这是叶亦琛的猜测:“我不敢保证,因为沈璐所有的背景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这么想来,能做的这么干净的人,除了沈家,确确实实没有别的可能了。”

他的话到了最后有些混乱:“而对于沈家,我什么线索都没办法顺出来。”

叶亦琛也抓狂了,安静的等着陆骁再开口。

“欧洲那边你盯着。江城我不会给任何出乱子的机会,尤其是南初这件事上。”陆骁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知道了。”叶亦琛点头。

忽然,手机两头安静了一下:“如果沈璐真的让沈沣出面,这件事牵连到了沈家呢?”

“那沈沣也没任何机会。”陆骁说的直接。

叶亦琛不再说话。

只要涉及到南初的事情,陆骁就会变得疯狂而不顾一切。那样的陆骁,少了冷静,却多了让人惧怕的力量。

可南初和陆骁——

最终,叶亦琛沉默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很快,陆骁挂了电话,就这么安静的站在客厅,一动不动,那是之前南初蜷缩的位置,似乎,陆骁也想跟着南初的节奏,在看着南初曾经看过的风景。

却忽然,在片刻之间,陆骁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那是被人彻底孤寂后,遗留在某一处,让人再也无法挣扎的痛苦,深深的禁锢,就如同深渊,怎么都爬不上来。

陆骁一言不发的站着,一直到天亮。

……

——

翌日。

南初醒来的时候,只不过是早上7点30不到的时间。

但这大概是南初这一周来睡的最长的一觉了,她很机械的坐在床上,记忆一点点的回笼。

呵呵——陆骁回来了。

下意识的,南初看着周围静谧的主卧室,一旁的床单干净整洁,就如同没睡过一般,忽然,南初的眼眶莫名的红了一下,伸手下抓着床单,很久都维持一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胃,因为饥饿感,阵阵的抽疼。

而后,就是恶心的感觉翻卷而来。

以往的肠胃炎,南初都是又吐又拉,而这一次,只剩下呕吐,吐到你毫无知觉为止。

这样的情况,南初觉得不对劲,脸色有片刻的煞白,她知道自己的姨妈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过了。

就算她的周期再不规律,这个姨妈也超出了周期的范围。

南初的手心越发的攥紧,她不敢想,在这样的时候,自己怀孕,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任何一种想法,都足以让南初冷汗涔涔的。

一直到那种恶心的感觉再也抑制不住,南初快速的爬了起来,冲到洗手间,就这么在马桶上一阵阵的呕吐。

直到这样的感觉缓和下来,南初才困难的趴了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言不发。

许久,她才拿冷水让自己冷静下来,很长的吐了一口气。

而后,南初才开始收拾自己。

一直到南初坐到马桶上,看见自己的内裤上出现的红色的血点时,她楞了一下,说不上来的感觉。

不知是失望还是落下心。

起码在现在这样的时候,确确实实,怀孕对她而言,会让南初完全的不知所措,就好似陷入了最初那样的境地。甚至比那时候,还让南初难以挣扎。

那时候,她可以选择逃避,可以选择退出娱乐圈,可以选择离开陆骁的生活。

而现在呢?

呵呵——

除了金樽公寓,南初哪里也去不了。

从这样的思绪里回过神,南初就彻彻底底的僵住了,因为洗手间内什么也没有,她又已经把脏的内裤脱了下来——

而公寓内的佣人,也要到早上9点钟才会出现。

南初的小脸皱了起来,寻思着自己要不要就这样跑出去从储物柜里拿出姨妈巾。

就在南初犹豫不已的时候,忽然,主卧室传来了开门声。

有片刻,南初的神经是紧绷的。

还没从这样紧绷的情绪里回过头,陆骁低沉却显得淡漠的声音传来:“起来了?”

南初没应声。

“南初。”陆骁再一次开口叫着南初的名字。

这下,南初有了反应:“噢——”

陆骁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直接推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南初尖叫了一声,什么也来不及遮挡,陆骁就已经站在了南初的面前。

南初尴尬的不能再尴尬了。

陆骁也微微楞了一下,再看见南初光着下身,坐在马桶上,还有已经处理好在一旁的内裤,喉结滑动,不自觉的轻咳了一声。

“我……”

“你……”

两人同时开口。

然后,南初就低着头,不吭声了。这种事,就算是以前,南初也不会要陆骁帮自己拿这种东西,更何况是现在。

结果,陆骁也干脆,直接推门再一次的走了出去。

南初闷了一下,低着头,安静的听着外面的声音,打算等陆骁走出去,自己再出去处理现在的迥劲。

结果,不到一分钟,陆骁重新折返,手里多了一包卫生棉,递到了南初的面前:“快点收拾好,出来吃早餐。”

很淡定自若的话,但陆骁的动作却反映了这人此刻的不自在。

甚至,陆骁没看南初,东西被快速的丢到了南初触手可及的范围,高大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洗手间里面。

南初的肌肤滚烫的烧了起来。

她拿着手里的那包卫生棉,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陆骁的举动,也更加让南初不理解。

这人不是不在意自己了吗?但这人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情,还要给自己做早餐?南初低敛着眉眼,很长时间没说话。

许久,她坐到小腿发麻,这才重新收拾好自己,站起身,离开了洗手间。

结果,南初推门而出的时候,就看见陆骁在主卧室内站着,若有所思的看着盯着南初的梳妆盒,一动不动。

上面躺着,是陆骁送给南初的钻戒。

南初也注意到了。

“为什么不戴?”陆骁淡淡的问着南初,却没看向南初。

南初安静了下:“在家脱脱戴戴的怕丢了,所以就不带了。”

“戴上!”陆骁冷淡的命令。

南初僵了一下,没应声,陆骁就这么双手抄袋的看着南初,眉眼显得寡淡,很沉的看着,一句话都没说。

就是这样的眼神,始终带给南初很大的压力。

许久,南初才很淡的笑了:“戴不戴,并没意义。我不需要和陆公子秀恩爱,在公寓里放着就好。”

说完,南初就朝着卧室外走去,面不改色的。

陆骁没说话,只是在南初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忽然用力,南初在惊呼中,就已经被陆骁抵靠在了门板上,彻底的动弹不得。

她的猫瞳瞪的很大,就这么看着陆骁。

陆骁并没更进一步的动作,只是这样看着南初,南初被看的不自在,动了动:“放开我——”

“要我帮你戴上去?”陆骁很淡的问着。

在南初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陆骁无名指上的婚戒,这人却始终没脱下来过,南初低敛着眉眼,没说话。

陆骁的俊颜,尽在咫尺,鼻息间的呼吸,越发的明显。

两人的距离很近,这人的鼻梁骨已经抵靠在南初的笔尖上,只要微微低头,陆骁就能吻住南初。

南初始终低着头,不说话。

忽然,陆骁的手就这么捏住了南初的下颌骨,半强迫的让南初抬起头。

南初还是不吭声。

一直到陆骁的薄唇微动,问的随意却又带了几分的危险:“那个来了?”

南初:“……”

一边说,陆骁一边靠的南初更近,一直到薄唇已经贴到了南初的耳朵,一字一句却又带了几分的暧昧:“这么不凑巧,老公回来,那个就来了,我记得你好像不是这个时候的,要过时间了——”

“……”

说着,陆骁的大掌已经贴到了南初的腰上,那掌心滚烫的温度,透着薄薄的衣料,惹的南初微微的轻颤。

清洁工韩剧

清洁工韩剧第二集

柳翩不是一个好奇心特别强的人,对于他人的隐私和秘密,他从来不会主动去打听,但也不介意有人主动跟自己说。

就像他手中的那份选手的背景资料。里面轻轻楚楚写清楚了各个选手的故事,可以说不少选手的身上都有狗血的韩剧式桥段。

有些是真的,有些是节目编剧夸大其词加以改编的。

但萧敏的故事......

基本上不会是改编的。

因为没人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她是一个孤儿,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

柳骗子第一眼看到这句个人介绍时,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一年同班同学下来,他就没听到过有关这方面的传言,也没听到班上有人传萧敏的背景。现在知道萧敏居然是孤儿,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反差太大了。

柳翩还一直以为萧敏是一个家里有钱的白富美呢,美丽,知性,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还有一身良好的音乐素养,根本就不像一个从孤儿院走出来的女孩儿。

那样的环境,也很难培养出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孩儿吧?

柳骗子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萧敏这个人了。

感觉好假。

.......

此刻,后台处,六十位选手正在候场准备。这一轮的环节将会决定每个人的去处,也就是选出自己心仪的导师。

包括柳翩在内,二十位导师的资料,他们的风格,他们获得过的成就等等,选手们都早已了解过,甚至于烂熟于心。许多人都已经在心里找好了目标,还有人提前和导师进行过幕后的“PY交易”,也就是双方提前确认,只等正式录制的时候走一遍流程就行了。

柳翩和刘艺就属于PY交易。

他们俩能提前沟通好,那自然别人也可以。

说起来,在前几天的时候,也有选手找上了柳翩,隐晦地表示自己想进入他的战队,而且不介意付出一些让柳骗子满意的代价,只要柳翩愿意为他们操刀后面的参赛歌曲就成。

可以说他们喜欢柳翩以前写的那些大火的歌,也可以说他们的眼光不错。

不过柳骗子没有答应。

一是不熟,没有任何的交情,他又不缺那点小钱,没必要搞这些交易。二是他只有三个名额,刘艺已经预定了一个,另外两个名额,他更乐意给自己和关系不错的人,如果她们也愿意选择自己的话。

比如宁彤彤,比如程雪,还有那个一直默默对自己好的女孩儿。

哪怕是唐女侠也行啊。

柳骗子就等着唐雨双乖乖地当着观众们的面恭恭敬敬地叫自己一声导师呢。

那感觉别提有多么舒爽了。

只是这几个人没有一个提前联系过柳翩,好像不知道有这种交易似的。

.......

事实上,唐雨双她们几个的确不知道可以这样操作,她们几个没有某些选手那么强的功利性,只是把这当成一次堂堂正正的比赛。

所以前几天去“面试”导演和编剧的时候,唐女侠那直来直去的性子差点没直接炸开。

所谓“面试”,就是编剧们了解选手个人背景的过程。这个“面试”可能持续2个小时,也可能是2天。

刘艺告诉柳骗子,他们要了解自己从出生到现在每年发生的事情,巨细无遗,父母等直系亲属也会遭到‘盘问’”。在这一对一的对谈中,节目组派专人与选手聊故事、聊背景、聊个性,看选手的身世是否符合需求,有没有可挖掘之处。

这还算好的。

刘艺的背景,朱岩自然知道,毕竟人家老爸都给自己投了赞助了。但刘艺和刘国豪不想说的,他还是挖不出来。就比如他们父子关系并不是那么和睦。而有些噱头,朱岩也不敢乱来,毕竟刘艺背后是宇豪集团,可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节目导演能得罪起的。

把刘艺编造成一个逐梦的富二代就已经很是收敛了,过分一点的话,瞎编一些狗血桥段又不是不行。就比如刘艺那混乱的私生活,真爆料出来,那铁定能吸引不少的关注。

只是,这不是随随便便能爆料的。

而萧敏的背景故事并没有大幅度改动,孤儿的身份已经够凄凉了,萧敏也够漂亮了,这两点结合在一起已经是一个吸引人的噱头。

至于唐女侠...编剧最后也没怎么改。生活中是什么模样,舞台上就是什么模样。编剧就打算让唐雨双走“女侠”的豪爽路子,而不像一些选手,明明私下性感热辣,着装清凉,偏偏还要在舞台上扮成长裙飘飘的清纯学生妹。

......

但即便编剧没改自己的人设,唐雨双还是很不爽。因为一开始编剧可是打算把她塑造成一个清纯文静的淑女,要走校园女神风,而不是女神经风。当时唐雨双一听,一拍桌子,差点就一个过肩摔把编剧扔地上了!

要我故意扮演成娇滴滴的淑女?

卧槽!

你们搞错没!

那种淑女,我一只手能打十个!一脚能放到一片!

我走路都带风的,是有杀气的,完全演不了淑女啊!

当场,一众编剧都是满头黑线,有人见到唐雨双霸气侧漏的样子,再看到人家资料上跆拳道黑带的级别,冷汗直接冒出一头,屁股蹭着凳子后退着,就想离唐雨双远远的。

这姑娘好可怕啊.....

没招了,妙笔生花的编剧大佬们只能照搬原本的背景了。“野蛮”、“豪爽”、“跆拳道黑带”,在加上人家姑娘的容貌和身材,应该也能造成不小的话题性吧?

就是不知道现在的男人,好不好这种“型号”的女孩儿。

“雨双,待会儿我真要这么穿着上台吗?”这会儿,后台里面,宁彤彤捏着自己的裙角,红着小脸,局促不安地站在唐雨双身边。

她脸上画了妆,把原本的清秀的五官凸显地更加美丽可爱。最关键的是,她的裙子是公主裙,还是那种可爱风的公主裙。拿岛国人的话来说,叫做卡哇伊。

这是节目组编剧给宁彤彤定的人设。

他们觉得宁彤彤的气质,挺适合走可爱风的路线。而且华夏很多男的不就好这一口吗?可爱,萝莉,加个双马尾。能激起广大宅男的保护欲啊。

唐雨双上下扫了一眼,带着恶趣味的笑容,调侃道:“怕啥,就这样穿着上去呗,反正这是录节目,又不是要你在街上也这样穿。而且....”

“我也觉得好可爱啊~~~”唐雨双伸手抱住宁彤彤,像捧着一个精致的洋娃娃似的。

宁彤彤脸蛋更红了,就像鲜艳欲滴的红苹果,白里透红,看着就想亲一口。

“呀,雨双,松手啊,肉麻死了。”

“不放,你可是我的小公主耶。”

“......”

周围,许多男选手见到两个美女一起嬉闹,都不想挪开目光了。

那个身材爆棚的妹子,真是性感火辣啊。还有那个公主裙的妹子,好可爱......

话说,这次比赛怎么这么多美女啊。

这是很多男选手的疑惑。

因为在后台另一边,落在萧敏身上的视线更多。淡妆,直发,超短裙,大长腿,高跟鞋,还有那迷人妩媚的笑容。如果说宁彤彤带给他们的是保护欲,那萧敏带来的就是荷尔蒙,是欲望。

不少男生都暗中咽了一口唾沫,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只是,人家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边,她在盯着里面的房间,那里面是评委和导师......

.......

柳骗子现在感觉很新奇。

因为节目组造型师给他弄了一个很前卫的打扮,还给他烫了头发,给整成了嘻哈风格。

柳骗子没试过这么玩,现在造型搞出来了,他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自我感觉....

“真特么帅啊!”柳骗子感慨,“这面镜子都容不下我的魅力了!”

一旁,造型师都一脸抽搐,连叶文轩也悄悄别过了头。把这家伙拉出去,我不认识他。

“咳咳。”柳骗子清咳一声,拍拍叶文轩肩膀,“放心,除了我以外,你依然是场上最帅的一个。”

叶文轩:“.....”

“别不说话嘛,这是事实,你得承认。”

“嗯,我承认你比我帅,行了吧....”

“别说得这么委屈嘛,咱们俩谁跟谁?你撑起评委组的颜值,我撑起导师组的颜值,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叶文轩无奈地扶着额头,真拿这家伙没办法啊。

造型师和化妆师们都觉得好玩,他们以前只是听说过柳翩和叶文轩私交很好,现在头一次看见两人私下开玩笑。哈哈,叶文轩是真男神,柳翩的话.....

脸皮是真的厚啊!

这时,有工作人员走进来,提醒二人节目马上开始录制,让叶文轩和柳翩准备登场。

二人相视一笑,走出房间。

......

后台,选手们看着评委和导师相继亮相,都纷纷问好打招呼。

刘艺见到柳翩和叶文轩,吹着口哨,挥了挥手。唐雨双递给柳翩一个白眼,宁彤彤冲着柳翩腼腆地笑笑,似乎还在扭捏自己的打扮。柳翩也一一回应,还不忘回应给唐雨双一个白眼。

萧敏默默看着这一切,红唇微启,轻声念叨:“他还是他啊。”

她见到柳翩对自己点了点头,似乎在说:“加油。”

萧敏报以微笑:“等我。”

清洁工韩剧

清洁工韩剧第三集

飞剑旋儿一飞而回,带回了一个头颅。

燕凌飞没有过多耽搁,转而回转内院。。

这异能者之事他最关心的就是龙珠之事,其他的都由无双阁无操心吧。

他却不知道,现在的创神组织已经把他视为了眼中刺肉中钉。

御海湾,武道大会的开办地点,此刻已经是里三圈外三圈的警员将这里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唐晓雯出去之后,终于把原著带了回来。

不过,就如同许多影视作品里面描述的一样,警员经常总是最后登场,他们来的时候,就只剩下打扫幕后工作这一简单的任务了。

赵文峰看见燕凌飞带着两颗人头回来。

燕凌飞轻轻说道:“一颗是那个让炎将飞行的异能者,一颗,是我斩杀了逃走的一人的。”

赵文峰感叹着拍了拍燕凌飞的肩膀,这次古武界无双阁大劫,可真是多亏了燕凌飞了,先是他打破双方的势力僵持,让胜利的天平从五五开,倾向了无双阁这一边。

后来,又发挥出了无比关键的作用,亲手斩杀了让炎将飞行空中的那个异能者,彻底,粉碎了创神组织的阴险阴谋。 他已经完全对燕凌飞因杀了上官锦之事所产生的愤怒消失了全部,此刻,感叹的说道:“燕兄弟,你实在乃这次无双阁的第一大功臣,你已经顶替了上官锦的位置,成为了

无双榜次席,现在,我特嘉许,你因此次功绩卓著,力挽狂澜于既倒,可得地级武道功法一部!”

此话一出,一旁所有人听见这句话的人,瞬间大声嘶了一口气。

“什么?地级功法?”

“那可是能够修炼成为天宗境界的高级神功啊,难道,无双大人认为燕凌飞也能够成为天宗不成吗?”

正说着,他们又反应过来了燕凌飞的年龄,心中挑了挑,才反应过来。

似乎,根本不是没可能啊。

这青年才二十一岁,就能够有这么恐怖非人的实力,未来成为天宗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吧。

所以,他们立刻理解了赵文峰的举动。

无双大人这是想要趁着燕凌飞还未彻底的腾飞起来之前,就笼络住燕凌飞这颗未来古武界的冉冉新星啊。

所有人,也是赫然对燕凌飞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他们几乎已经预见了,未来三十年里,临海市的古武者,都要臣服在这位青年的武道神威之下。

他才21岁啊,才气宗中期,就能够杀死气宗巅峰,并且,一己之力,完成了这次创神组织入侵 之中,击杀异能者最多的壮举。

想想吧,如果他进入壮年时期之后,达到气宗巅峰,那将会是多么的可怕。

“地级功法。”燕凌飞眉毛挑了挑。

赵文峰立刻看见了燕凌飞的神色,问道:“怎么,你不要吗?”

燕凌飞当即摇头,道:“并非,只不过,燕某现在已经有一套武功专修,不免为其他所学分身!”

赵文峰微微吃惊,因为自己的武功,而不需要其他的武功,居然连地级功法也看不上,这至少说明燕凌飞现在修炼的功法是不弱于地级功法的。

他转念又想到了燕凌飞的那以气御剑之术,这既有可能就是燕凌飞主修的神秘功法带来的。

这般想着,他竟然自己就给燕凌飞的法宝飞剑,找了一个可以圆过去的理由。

美丽的误会,让他自己越来越扯得离谱。

不过这也不怪他,毕竟,谁能想到,燕凌飞居然会是已经灭绝了,地球上绝对不会出现的修仙者呢。 “那你要什么?”赵文峰可苦恼了,他本想用一部地级功法来赏赐燕凌飞,以求奖赏燕凌飞这次大功,也有看好燕凌飞未来发展的意思,结果,燕凌飞自己就有一部不弱于

地级功法的功法。

他可再想不出有其他可以奖赏的手段了。

论钱,燕凌飞是临海市首富,身家几十亿。

论兵器,他那柄青光小剑,以气御剑之后,无物不破,面对一切都是摧枯拉朽的撕破,如同撕破布帛一样简单。 燕凌飞看见赵文峰为难的样子,不由淡笑,微微笑道:“无双大人若是真的想要奖励我的话,不妨与我介绍一下正一道教,你也知道,我通过我那朋友得到了此次无双阁代

为拍卖的《五雷正法术》,我对正一道教的这些传自与远古的武功,很是好奇!”

“正一道教!”赵文峰微微一愣。 随后他沉吟片刻,道:“正一道教虽然名义上受无双阁统辖,但是,其实因其家大业大,就如同封疆王侯一般,不过,代为介绍联络一下,让你有机会前去拜山,还是有可

能做到的。”

燕凌飞心中一喜,距离打开这个只对他来说的大宝藏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老夫需要加紧无双阁的重建,死伤这么多人,有无数的事情需要老夫去办,这件事情可能要耽搁几个月,才能给你准确的答复。”

燕凌飞笑道:“并不着急,无双大人公务为重,何时联系到了正一道教,在和我说就是。”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武魁孙白发带着几个前去追击的人也赶了回来,他他们手里只有一块黄色的大石头。

显然,他们只留下了那个岩石异能者,没有留住那两个首领。 赵文峰脸上一沉,道:“看来,这伙人是有备而来,传令下去,令临海所有武者家族,统一提高警戒,另外,动用古武界和政法界的所有力量,在临海市一定要把这伙人的

老窝端出来。”

“是!”

接下来,无双阁有专门的警员和专业人士处理善后工作,燕凌飞在领受了一块代表着武者最权威的力量等级,无双榜次席身份铭牌之后,就没有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他现在有了龙珠的线索,内心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去找那张家。

出了御海湾,尝试联系了一下王思远,不多时,王思远脸上仍有着劫后余生般的惊恐。

“燕兄,那里怎么样了?” 他还不知道战事已经被弭平了的事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