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法刑事

医法刑事
  • 主演:苏志燮,申成禄,林秀香
  • 导演:李容硕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苏志燮确定出演MBC新剧《Dr.Lawyer》男主,时隔4年出演韩剧。   苏志燮剧中饰演天才医生出身,后来变成医疗诉讼律师的韩一涵一 角。他本是拥有-般外科.胸部外科,两个领域资格的天才医生,实力出众,拥有不亚于模特的身段,穿医大褂就像穿名牌大衣一样,就算在高强度工作,人力不足的胸外科工作也保持微笑,对待同僚患者非常亲切,是个人性魅力和实力具备的卞硕大学医院的王牌医生。至少在4年前他是这样记录的一个人,后来他成为了医疗诉讼律师,开始着手调查4年前疑问事件的真相。   此剧讲述了由于人为手术操作,所有的一切被抢走,天才外科医生成为医疗诉讼专业律师,他与因为那个手术失去家人和恋人的医疗犯罪检察官相遇而展开的故事,这是一部相信富裕和权力可以左右人的生命的人们,安慰凄惨冤屈的受害者们而展开的温

医法刑事第一集

“玩火么?”闻言后,萧晓一愣,然后起身又点了支自己的廉价黄鹤楼,却没有熄灭打火机,顺手从床头柜上抽出几张纸点燃让到了王辉的床上,然后又扔了几张。

“你这个家伙!找死!”萧晓的举动吓得王辉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被子上燃烧的纸张也掉在了地上渐渐地熄灭了,而被子上则是被烧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然后他才站在窗户旁边大叫着。

又是一个衣冠不整的家伙,可是萧晓会受到他的威胁吗?带着笑意一步步的靠近他,有了刚才的举动,王辉缓缓地退着,真不知道这个疯子会做出什么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辛苦他跑得快,不然说不出真的会被烧死的。

“我现在就找死给你看!”在王辉推到靠着墙无路可逃的时候,萧晓寒声在他耳边说道,在王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萧晓轻轻一蹲,揽着他的大腿就把他给掀上了窗台,然后往外面一推。

“啊!”王辉尖叫着,就算是有着防护栏保护着他,但是真空的啊!八楼,几十米高,王辉都已经吓破胆了,万一防护栏的螺丝松了呢!这种危险的后果王辉想想都可怕。

“回答我”萧晓将王辉压得死死的,渐渐加重了力道,防护栏“嘎吱”作响,萧晓又继续询问道。

“你这个疯子!我不知道你说什么”王辉继续挣扎着,可是越挣扎防护栏的声音越响,然后他就越害怕,越挣扎。

如此刺耳的公鸭子声音,早早的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医院里面的行人,下面楼层的病人,一个个都震惊的看着王辉这个阳台,光天化日之下尽然在医院谋杀啊!

院方得知消息后一边拍着保安过来,一边报了警,生怕引起这个“暴徒”更加狂躁的举动。

既然他说自己是疯子,那么萧晓就疯给他看,使得王辉顾不及身上的疼痛,连忙说道“我说,我说”

因为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下沉了,钢筋防护栏尽然被这个男人给按得凹陷下去了,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啊!断裂也是迟早的事情。

“考虑清楚再说”萧晓松手,冷冷的看着这个躺在防护栏上喘着粗气根本不敢往外看的蛀虫。

“那天我一直在家啊!”王辉连忙说道,见萧晓的手又伸出来后带着哭腔又补充道“不信你可以去问我家人啊”

“虽然知道我的车出了事,但是开车的人可不是我啊”王辉还在解释着,生怕这个怪力男人再次出手,最后又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如果大哥需要,我可以将那个人带到你面前”

话说完了,气氛很紧张,王辉等待着萧晓的审判,在这个寒冬腊月这个家伙的脸上尽然汗如雨下,脸上的神情看起来也是害怕到了极点。

“是谁?”终于,和他对视了很久,萧晓询问道,那个人是谁,不管是还不是不是,都要去了解几番,绝对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刘伟,霞光路”王辉急忙说道,虽然刘伟这个名字,在蓉城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是王辉告知了萧晓地点,只要往那个地方一查,肯定就能查到的。

“希望你没有骗我”说罢,小心就带着两个女孩离开了,很久以后王辉才从防护栏上小心翼翼的爬下来,然后钻进被窝里面不出来了,丢脸丢大了,因为萧晓离开的时候没有关门啊!其他家伙都看见他的窘状了。

萧晓离开的很自然,虽然院方的人看见了他,但是也没有过多的拦下他,因为能够和上面那些公子哥扳手腕然后还能安然离开的人,肯定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至于后来的警察,看见这些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公子哥后掉头就走了。

“你相信他说的吗?”回到车里,萧晓坐在驾驶室将窗户打开已经足足待了半个小时了,却没有启动,也没有说话,所以莫煊询问道。

“不相信,他很可疑,伪装的很好”萧晓苦笑道,他不相信王辉,百分之一万不相信他,

“那为什么放过他呢?”想了想,想起那天在KTV王辉的淡然和今天的反差,那天他就是绝对的领袖啊,不少的人都属于他麾下的,就连米家两个丫头她也敢惹上几次,然而今天,虽然没有屁滚尿流,但是也差不多了,强烈的对比下莫煊不解的询问道。

“因为这里是华夏”萧晓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启动汽车调出导航然后朝着霞光路赶去了。

因为这里是华夏,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萧晓是无法对王辉做出什么事情来的,只要王辉牙口紧闭,说不定还能反打萧晓一耙子,各种罪名安上来,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了。

在华夏,萧晓是绝对的按照法律来办事的,因为这里是生他养他,他保卫的祖国!

霞光路,算是蓉城最为繁荣的地段了,不是说很高端,只是因为附件有着七八所学校,所以很繁荣!

都说学生的钱好赚,这不假,在同学面前打肿脸充胖子,在女友面前装阔,比比皆是,也让萧晓明白了,今天好像是周末,房间。

随意的找个车位后,萧晓和莫煊就像是普通的情侣一样闲逛着,俊男美女无疑是最令人欣赏的,再加上一个小糖糖,回头率颇高的一家人啊!更何况这一家人还开的警车。

当然,这只是莫煊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她也隔着唐糖尽量的朝着萧晓靠近着。

“我们去买一套衣服?”莫煊征求着萧晓的意见,作为一个美女,身上有一点瑕疵都是不允许的,况且今天在立交桥上一甩,弄脏了,萧晓这个心上人也弄脏了。

“可以”朝着莫煊看了看,萧晓同意了,看样子唐糖这个丫头本事不小啊,总是将莫煊的丝袜给扯破,每次都能让萧晓大饱眼福,然后吃不消。

“好!”莫煊一瞬间就满身激情了,毕竟逛街是女人的最爱,有心上人陪着逛街那就是被爱包围着的享受。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医法刑事

医法刑事第二集

第289章 喜服设计手稿

“这有什么可谢的,等我帮您治好了腿,您再谢我不迟。”云初凉笑望着慕奕辰说道。

慕奕辰掀了掀唇角,没有接话。

对他来说,理解他,比帮他治好他的腿,更让他感激。

“之前给您的药您还在吧,需要我再帮您配一点吗?”云初凉怕他真把自己的那些药材都丢了。

“在呢,我都藏起来了。”慕奕辰说到这个,顿时又不好意思起来,那些药都是她辛苦炼制的,他怎么会扔呢,藏起来就已经够让他内疚的了。

云初凉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您怎么跟个孩子似的,还藏药呢。”

慕奕辰脸更红了:“我,我去拿出来。”

慕奕辰自己滚着轮椅到衣橱里掏出一瓶药来。

云初凉瞥一眼他手里的药瓶:“药还记得怎么吃吗?”

“记得呢。”慕奕辰连忙道,“早晚一粒。”

云初凉点头:“这次可不许再胡闹了啊,一定要按时吃药。”

“知道了,我的大神医。”慕奕辰被她说的实在不好意思,只能装可爱了。

“这药吃两天,你的腿就会有知觉了,而且会很痛很痛。”云初凉提醒他。

这话其实她以前说过了的,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我知道,我不怕痛。”听到腿能有知觉,慕奕辰非但不害怕,反而还觉得很兴奋。

一看他这样子,云初凉就放心了:“你好好感受吧,我回去了。”

“不去看看你外祖和外祖母了?”听她这就要走,慕奕辰连忙推前两步。

云初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不偷跑出来的吗?而且刚刚还在外面待了好一会儿,再不回去就穿帮了,再说您也知道外祖母,一会儿要是舍不得我走可怎么办?”

又要哄老人家,她可是最不擅长呢。

“那行吧,我送你。”慕奕辰被她皱起的小脸给逗笑了,推着轮椅就要送她。

“还是别了,我自己能走,等您腿好了,您再送我。”云初凉哪能让他推着轮椅送她。

慕奕辰笑了笑,还真就没再送了,“那我让小厮送你。”

云初凉点了点头,跟着慕奕辰的小厮出了国公府。

牡丹苑。

冰凌正着急呢,就见云初凉回来了:“小姐您去哪里捡钱了,奴婢到处找不到您都急死了。”

云初凉无语地看了眼自家傻丫头,这姑娘可真够傻的,她随便一说,她还真以为她去捡钱了。这天下的银子那是那么好捡的,她这完全是凭本事好嘛。

“这不都没事了吗?是不是谁来找我了?”

云初凉再次瘫到了摇椅上,一边吃着果子,一边悠哉地晃着摇椅。

“老夫人身边的依琴来了一趟,说是老夫人请想您了,请您去茗春苑坐坐。还有夫人身边的春桃也来了,问您嫁妆还缺什么,说夫人要给您添礼呢。”冰凌一一禀报道。

这些话,云初凉直接嗤之以鼻。

张氏有那么好心,会给她添礼,她连自己亲生女儿的嫁妆都还没添补明白呢。

还有那个老太太,同时最是不待见她的,现在看她有价值连城的聘礼,就想她了,这想的还真是时候。

“不用理她们,下次他们来直接说我在屋里绣嫁妆呢,忙得不得了没时间搭理她们。”云初凉晃着摇椅交待冰凌。

这次出去她都没时间去成衣铺,不过那成衣铺她才刚到手,也不知道金师傅给她装修好没有。

一听绣嫁妆,冰凌的眸子就亮了亮:“小姐,您还真需要绣嫁妆了,特别是您的嫁衣,应该要绣起来了,这不还有一个月就要成亲了吗?再不绣可就来不及了啊。”

冰凌说着恨不得立刻马上给她找块红布让她绣起来。

云初凉白了她一眼:“你觉得你家小姐是那绣花的料吗?”

如果真让她绣个嫁衣,那嫁衣能穿得出去吗?

冰凌呆了呆,谄谄地看着云初凉:“那实在不行,奴婢帮您绣。”

还别说,小姐刺绣的手艺还真不行。

“你?”云初凉看着冰凌眸子瞬间亮了亮:“你的意思是你会刺绣。”

“会啊!”冰凌呆呆地点了点头,看着云初凉道:“奴婢没成为您的大丫鬟之前,就是您的绣娘,帮您绣绣品的啊。”

当初小姐在国公府里看上她,根本就不是因为他们年龄相仿,而是看上了她绣的帕子,带她回去也不是贴身伺候的,就只是当她的专属绣娘。

说到这个,冰凌突然有些伤心起来,以前小姐可是真不怎么待见她呢。

云初凉恍然,看着冰凌身上虽然简单,却是绣工极好的衣服,顿时乐了:“你的手艺是谁教的,是不是你娘教的。”

“是啊。”冰凌想也不想地点头道,“我的刺绣都是我娘教的,我娘当初是苏州的绣娘,进了国公府之后虽然绣的不多,不过手艺还在的。”

云初凉闻言更乐了,她之前还愁去哪儿找靠谱的绣娘呢,结果上天就给她掉了个厉害的人物。

苏州的绣娘!

这一听就很厉害呢!

“对了,小姐的嫁衣可以让我娘帮着绣,我们两个一起绣,应该半个月就能做好了,到时候还有充分的时间改改呢。”不等云初凉吩咐,冰凌就兴奋道。

半个月?

云初凉挑眉,她做的可不只有一件,要是两件一起的话,会不会来不及啊!

云初凉想着也不摇摇椅了:“你去把你娘请来,就说我找她有事。”

“好。”冰凌应了一声,立刻就出去了。

云初凉走到书桌前坐下,认认真真地开始设计起了喜服。

封嬷嬷和冰凌进来,见云初凉正在认真画着什么,也不敢进来打扰,两人一直站在门口。

等云初凉画好,才注意到他们,连忙招手:“封嬷嬷来了,快过来帮我看看。”

封嬷嬷走到书桌旁,云初凉就将她画的图纸递给她。

“这是……”看到云初凉递来的那图纸,封嬷嬷瞬间震惊了。

冰凌凑过来一看,也是惊喜地叫了出来:“天哪,小姐这是您画的喜服吗?太好看了!”

医法刑事

医法刑事第三集

纳兰心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幽幽地说:“母后,你这般说臣妾心中却更是不安了,臣妾鲜少看见皇上这般生气,除了……”

除了后面的话,不用说出来,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

除了秦璇玑,燕九冥还没有那么生气过。

这一次,从重门欢那里离开,看起来就是盛怒的样子,能够惹得皇帝这般生气,也算是重门欢的一个本事了。

太后听纳兰心这么一说,也察觉出来了一些什么来,疑神疑鬼地说:“你是觉得皇上会对重门欢动心?”

她说完,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摇头说:“我觉得他是因为重门欢的那一个皮囊才会这般,不会动心的。”

“臣妾也说不上什么来,会如何,以后会知道的。”纳兰心一副小媳妇端庄温顺的模样,坐在太后的脚垫下,用手给太后揉着腿。

两个人看起来,亲密得很。

太后和纳兰心一番唠嗑之后,这才想起来重门欢来。

刚想要抬头去让宫女告诉重门欢让她回去不用来拜见,一抬头,便看见门口走近来了两个人影。

天光影影绰绰的,来人正是重门欢和秦云惜。

看见重门欢在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便进来了,太后的脸色一下子变阴了下来,对重门欢更是没有什么好意。

她冷着脸看着秦云惜和重门欢,旁边的纳兰心也收回了手来,端端正正的坐在太后的身边,瞧着架势,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重门欢一眼看过去,便知道刚才,纳兰心在太后这里,肯定是好一番的委屈了。

不过纳兰心最是懂得怎么样才能取得人的同情和好感,她委屈了,不会说自己委屈,还装作大度端庄的样子。

这样一来,更是惹人怜惜了。

纳兰心的这一招,从王府到后宫,可是用得不亦乐乎的。

“臣妾来给母后请安了!”

秦云惜和重门欢齐齐给太后行了礼,而秦云惜却是没有在太后开口的前提下自己站直了身子,只有重门欢还是跪着的。

对于秦云惜习惯了的放肆,重门欢可是一点都没有放肆的资格。

太后在秦云惜的跟前还是要做做样子的,毕竟,秦家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是属于秦云惜一家的。

皇帝还要依仗秦家。

而重门欢,却是不受重门家待见的。

“惜妃,来,到哀家身边坐。”太后朝着秦云惜招手,指了指自己左手边的一个位置,她的右手边,已经坐了纳兰心了。

这纳兰心来得也真是早,这天才刚刚亮她就已经是座上宾了。

秦云惜心中也是纳闷,以前这老东西可是一向不待见她的,这一下子重门欢刚来,她就立刻转了风向了。

估摸着,是要演戏来挤兑重门欢了。

她可就是不愿意成全她,恍做受宠若惊地拒绝:“多谢母后的好意,臣妾位份低微,怎么能和贵妃娘娘平起平坐,臣妾坐下座就可以了。”

说着,便在旁边的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让太后想要说什么都不行了。

太后又吃了一记气,扎扎实实地受了。

但是却又不能发作,只能气在胸口上,发不出来,脸色有些难看。

看见她这个样子,秦云惜的心中,别提是有多痛快了。

终于气了这老东西一次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