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线篡位

直线篡位
  • 主演:比尔婕·阿卡蕾,易卜拉欣·切雷克库尔,IremSak,MirayDaner,德芬·卡亚拉尔
  • 导演:未知
  • 地区:土耳其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土耳其语
  • 年份:2022
一名老牌主播的年轻粉丝想方设法进入了她的新闻编辑部,但很快就将面对野心、嫉妒和渴望关注的欲望中黑暗的一面。

直线篡位第一集

又是半月的时间过去,鳄兽内炼器区域,苍天弃脸上露出了笑容,在他的身前,是他那体积不小的炼器炉。

自从当日在天机城大闹了一场过后,苍天弃便回到了鳄兽内部疗伤,不再过问外界的任何情况。

灵爆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不小的副作用,可在丹药的帮助下,几日的时间他便全部恢复了过来。之后的时间里,他把一切心思都放在了研究炼器上。

从构思再到绘图,再到锻造灵胚,最后再到炼制!

眼下,眼前的炼器炉内,正炼制着苍天弃这段时间以来的心血,不是与喂养法器的物品有关,而是一件他突发奇想的物品。

从他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出,这件法器,他应该是炼制成功了,不然,他脸上露出的肯定不会是笑容。

轻轻挥手,铛的一声闷响,炼器炉顶盖冲飞而起,随后,一面类似于女子梳妆用的铜镜,缓缓从炼器炉内升空而起。

镜子类的法器以及法宝不少,但极少会出现神通相同的存在。此时腾空而起的这一面铜镜,当然也不例外。

探手一招,铜镜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朝着苍天弃而去,被后者一把抓在了手中,炼器炉的顶盖,在铜镜被苍天弃收取的刹那间,自行落下与炼器炉结合,发出闷响。

灵力微微注入其中,铜镜在苍天弃的手中,升起了一圈光晕。

一圈光晕,代表着法器的品级只是一法,以苍天弃如今的炼器水平,称之为四绝炼器师虽然也说得过去,毕竟他如今体内所融合的器丹,就是一件四绝法器,并且是出自于他之手。

但是,当时苍天弃能够炼制出四绝器丹,情况完全不同,有巧合也有意外在内,正是因为有这些因素在内,才让苍天弃鬼使神差的炼制出了如今的四绝器丹。

如今,如果让苍天弃重新全心全意炼制一件法器,他自知炼制出四绝法器的可能性绝对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哪怕是三通法器,成功几率都不会达到百分之八十。

当然,二术法器,他完全能够自信的做到百分之百,一法法器那就更不用说,手到擒来之事,并且速度极快!

以苍天弃如今的炼器水平,三通炼器师,他受之无愧。

然而,一个三通炼器师,花了一个多月的工夫,最后竟然仅仅只是炼制出了一件一法法器而已,最为诡异的是,在拿到这面铜镜时,苍天弃的脸上露出的笑容竟然是相当的满意。

这确实是有违常理的,但事实就是这样,铜镜的成功炼制,让苍天弃很开心。

会开心,肯定其中是有原因的,因为苍天弃所炼制的这件一法法器,虽说只有一法的品质,但却是一件特殊的法器。

带着脸上的笑容,苍天弃离开了炼器区域,来到了鳄兽内部的庭院之中,这庭院,不仅占地面积不小,同时,也是整个鳄兽的中心,鳄兽内其他所有的房间厅堂以及区域,都是围绕着此庭院而建立的。

来到庭院之中,苍天弃轻轻一点手中的铜镜,嘴里念道:“一法,透视!”

铜镜腾飞而起,悬浮在了庭院的上空,大量的灵气从四周汇聚而来,涌入了铜镜之中。随着这些灵气的大量涌入,本来体积并不大的铜镜,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变大起来,短短几个呼吸间的工夫,铜镜体积之大,几乎覆盖了整个鳄兽的庭院!

然而,铜镜之中的画面却并不是下方的庭院,而是一副水底的景象,十分清晰。

原来,苍天弃炼制出来的这面铜镜,最为主要的作用就是能够让身处在鳄兽内部的他以及七魁等人看到外界的景象,虽然外界的声音无法通过铜镜传进来,但画面却是无比的清晰,与肉眼直接看到的没有任何的区别。

外界的声音无法通过铜镜传入进鳄兽,但只要苍天弃愿意,他却可以直接将声音送入鳄兽内部。之所以炼制出来的铜镜不具备声音传入的功能,是因为苍天弃故意除去了这一项,仅仅只保留了画面的传入。

因为,一旦外界的任何声音都可以通过铜镜传入鳄兽内部,那么肯定会无比的吵闹,影响到鳄兽内的苍天弃等人。

苍天弃之所以会突然想炼制出一面这样能够清楚的看见外界的法器,是因为身处在鳄兽内,如果连外界是什么情况都看不到,那就显得太过被动。有了一面能够清楚看到外界的法器,自然就不同了。

虽然从鳄兽内部能够清楚的看到外界的一切,但想要从外界看到内部的情况,则是无法做到。

并且,此铜镜一旦被激活后,不需要任何修士刻意的为其注入灵力,因为,它能够自行吸收鳄兽内部的灵气,自行转换为灵力,使铜镜时时刻刻运转。

鳄兽内部因为灵脉的关系,所以灵气相当的充沛,铜镜运转吸收的灵气并不多,哪怕时刻吸收,也不会对鳄兽内部的灵气造成什么影响。

设计得如此精心,正是苍天弃花费了一个多月的原因所在,还有便是,如何使得铜镜能够与鳄兽相结合在一起,将外面的画面清楚的通过铜镜传导,在这一点上,苍天弃也花了一些时间。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原因在内,苍天弃想要炼制一件一法法器,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别说一个多月,一个多时辰他就足以做到。

“有了这面铜镜,以后就方便许多了。”庭院内,苍天弃负手而立,抬头看着上空铜镜之中的画面,脸上笑意更浓郁了几分,“以后就叫你透视镜好了,反正你的作用也只是让我透过鳄兽看到外界。”

虽说炼制透视镜花了苍天弃不少的时间,但在取名上,苍天弃却没有那么的讲究,随意给铜镜取了一个贴切的名字。

“主人,这是……”

正当这时,正在庭院照顾各种花草树木的七魁,发现了这一幕后,顿时一件好奇的赶来,抬头看向了上空。

“一件能够让我们清楚看见外界景象的法器,我称之它为透视镜,你现在所看到的,就是水池底部的景象,当日为了躲过天机阁的地毯式搜索,我便让鳄兽沉入水底。”苍天弃开口笑道。

闻言,七魁脸上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但眼中的好奇,却没有因此而全部消失。

这七魁,还是之前与苍天弃一路前行,并且甘愿为苍天弃主动放弃生命,同时也是胆子最大,敢为苍天弃拿主意的那具魂傀。

七魁,是苍天弃取的名字,但它并不是七具魂傀某一具的名字,而是七具魂傀统一的名字,她们共享着这一个名字。

不过,那是以往,如今,七具魂傀的名字却发生了些许变化。

此时站在苍天弃身旁的这具魂傀,还是叫七魁,只不过另外六具魂傀,则不再叫七魁,而是被苍天弃改名为七魁仆。

顾名思义,从改名的那一刻起,当初被苍天弃一同得到的七具魂傀,身份就发生了变化。七魁,自然成了领头存在,而其他六具魂傀,则成为了下属。

七具魂傀,苍天弃之认定了身旁的七魁,那是因为苍天弃发现,身旁的七魁,在智商方面要远远高过其他六具魂傀。这不是信口开河,而是苍天弃在回到鳄兽后,曾经在研究炼制透视镜之余,亲自通过各种手段测试过的。

所以,七魁才变得与其他六具魂傀不同,走上不一样的道路,不再是没有名字仆人,而是有专属名字并且是苍天弃最为信任的魂傀。也正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从而使得她的命运彻底的被改变。

“能够看到外界,这就方便多了,这对于鳄兽当中的我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七魁笑道,说着,七魁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主人,这都过去了一个半月了,天机城的搜查应该结束了吧,还有,一气商盟为主人你寻找的材料,说不定也凑齐了。要不七魁改变下容貌性别,出去为主人了解一番情况。”

闻言,苍天弃却摇了摇头,并未同意,“鳄兽如今身处在一所院内的水池中,你一旦出现,哪怕改变容貌性别,也有可能会暴露,毕竟这天机城内,各种稀奇古怪的傀儡太多。最好的做法,是……”

直线篡位

直线篡位第二集

“那你怎么不早说?”李美埋怨的看了李蕊一眼,然后就快速的将自己的外衣套上,然后穿上鞋子,连脸上忘记洗的,直接朝王木生所在的客厅跑去。

望着李美跑开的背影,李蕊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微微的摇了摇头,苦笑道:“有相好的,就忘记了自己这个当姐姐的。”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李美就出现在王木生的面前,刚睡醒没有洗脸刷牙的她,看到田村真时,脸上的神色很是尴尬,早知道要是有外人在的话,她最少也应该洗个脸在来的。

看着突然出现的李美,田村真脸上带着一丝疑惑,朝一旁的王木生问道:“王先生,这个是?”

“她是……我是她老婆。”王木生刚想介绍李美,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直接被李美给说了出来,看着坐在自己旁边,还朝自己眨眼睛的李美,王木生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见王木生并没有反驳,田村真心里也就明白了一些,李美她昨天也见到过,就是她来警局报的警,当时他还想套路一下这个女孩,看看能不能套路到什么便宜,却没想到她居然是王木生的人,不然就是给

他十个胆,也不敢对李美是非分之想。

小心翼翼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田村真此时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强大的公司,利用山口组在身后撑腰,居然还能在一天的时间里就倒了,原来是他们抓了王木生的女人。

看着田村真的表情,李美心里都快笑死了,昨天就是这个家伙,在警车上想要对她动手动脚的,却不敢当着自己的女儿做出来,才让李美没有忍受他那苍老的老手。

今天看到他吃瘪的样子,李美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虽然开心是很开心,但李美并没有忘记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她转头看向身旁的王木生,轻声询问道:“亲爱的,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王木生闻言,将桌上的照片递给李美,直接开口说道:“这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不过我不认识上面的字,所以想让你跟着我一起。”

“好啊,没问题。”李美直接点头同意,根本就没有拒绝。

“田先生,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有事要去处理一下。”待李美同意后,王木生也就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而是转头看向身旁的李美,直接开口说道:“你拿起一些半路上吃,我们先去找人吧。”

“嗯,嗯。”李美轻轻的点着头,拿着两块饼,就跟着王木生离开了。看着王木生两人离开的背影,田村真脸上都是懵逼的神色,他之所以这么早就来岛田家,而且身旁一个人也没带,就是因为他知道王木生不认识岛国字,到时候肯定会邀请自己一起,而自己也就好和王木

生拉好关系。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王木生身旁居然还有懂岛国字的华夏人,让他一点机会都没有,他不可能去求王木生,让王木生带他一起去吧?

离开岛田家后,王木生便朝李美问道:“这上面说的地址,是什么东西?”

李美闻言,看了王木生手上的字体一眼,直接开口说道:“这家伙叫内山星,住在星光路星光小区六楼一层八号,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

“内山星?”王木生一脸的懵逼,这岛国的名字还真特么的奇葩,忍不住嘀咕道:“你怎么不叫内裤君呢,也比你这个内山星好听多了。”

王木生的声音被一旁的李美给听见了,她无语的白了王木生一眼,直接开口说道:“你也真的是,连人家的名字也要嘀咕。”

面对李美的不屑,王木生并没有感到意外,同时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生气,直接开口说道:“既然你也不知道是在哪里,那我们打车去还是问人去?”

李美闻言,微微沉默了一会,直接开口说道:“我们问人的话,暴露性很大的,毕竟那家伙很可能在我们的附近,我们还是打车去吧。”

王木生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岛田信哪里借的钱交到李美手中,让她来打车和付钱,最终带着自己到达目的地后就行。

看着手中的日元,李美微微有些疑惑,在来岛国之前,她就对岛国的文化做个了解,自然也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让她没有想的是,这也太特么的多了吧?在附近都可以随随便便买一幢楼房了。

李美想要开口说什么,然而王木生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拉着她的手,就快速的朝远处跑去,而在前面的,则是一辆刚刚停下的出租车。

王木生和齐木顶昨天出去的时候,齐木顶打的就是这种车,王木生问过了齐木顶本人,知道这就是华夏的出租车,此时,在见到这个车的第一眼,王木生就直接拉着李美跑了过来。

李美看着眼前的车辆,自然知道这个就是出租车,见到王木生上车后,她也跟着王木生一起坐了上去,直接朝前面的出租车司机说道:“麻烦去一下星光路。”

司机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启动了车子,快速的朝远处开去,开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一条街道前,将车子停下后转头看着李美,直接说道:“星光路到了,一共一百块。”

李美点了点头,从手递给司机一张,然后就拉着王木生从车上走下,待出租车走远后,李美将手中的钱递给王木生,笑着说道:“这是坐车剩下的钱,现在还给你。”

王木生看着李美手中的钱,想也没有想的,直接开口说道:“这个就送你了,反正我也用不到。”说完,王木生就转身向前走去,除了人民币之外,他对其他钱都没有兴趣,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就算是上街去买东西,也不知道人家说什么,被骗也不知道,还不如不要,反正平时自己也不买什么东西

。望着王木生离开的背影,李美脸上闪过一丝不解之色,这可是相当于几十万人民币啊,王木生居然说不要就不要,这特么得是多有钱啊!

直线篡位

直线篡位第三集

助理被自己的一翻言辞都快感动了,他眼角泛着微热。

这次老大一定会看到他的忠心耿耿!!

电话那头诡异的沉默了很久很久很久才出声。

“你叫什么名字?”

助理:“!!!”

天……

为毛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这这这……

前助理辞职,他跟在老大身边做了半年的助理,老大居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

“咳咳……老大,我名字叫……宋昇。”

不过,既然老大现在问了他的名字,就证明他还是有机会的吧!!

他这是在老大心里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印象吗?

“宋昇……”

顾泽辰默默重复了一遍名字,直把电话那头的人听的心花怒放。

“这件事你不准给我插手。”

宋昇还正美滋滋,这边顾泽辰就把电话“啪”一声给挂了。

“等等,老大我……”宋昇还想说什么“嘟嘟嘟”耳边只剩一串忙音。

什么鬼?

他微微皱眉。

不过很快,宋昇又忍不住激动起来。

天。

他这是抱紧了粗大腿!!

要走上人生巅峰了吗?

想想,那还真是非常的激动阿!!

……

“怎么样了??”

这边顾泽辰刚挂了电话,苏晚就两眼发光的看着对方。

“没什么……”男人看了眼对方。另外捏着手机给江铎发了个消息〔你抽时间再找个助理,把我身边那个宋昇的给换了。〕

“嗯嗯。”

苏晚笑眯眯正点头应着。

下一瞬,忽然鼻尖上一重,某人的手指就捏了上来。

“做什么事之前也不和我说一声。”

“咳咳……我也不是故意的么……这就是一个突发事件啊……”

苏晚哭卿卿。

“……”

顾泽辰怕捏痛了她到底是松了手,还揉了揉她的鼻子。

看着她耳边散下来的发丝,他抬手帮她朝耳后塞了塞。

“……倒是你刚才说要公关的时候吓我一跳。”苏晚吭哧

因为最后结局很可能会变成公关她自己。

这多尴尬?

顾泽辰:“……所以为什么不早说?”

“我这不是没觉得多大事么……”

事实上有谁做这种事的时候还昭告天下的?

却不想,“你如果早说,发视频我还能帮忙。”

顾泽辰忽然道。

苏晚:!!!

_(:з」∠)_

你来真的吗?

不可置信看着对方,苏晚一脸三观炸裂的样子。

“这么看我什么意思?”

顾泽辰忽然挑眉,“不相信我的能力?”

“不不不……””

一脸余惊未消,苏晚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她只是觉得让顾泽辰做这种事太……

毁灭形象了。

这么想着就忍不住说了出来。

却不想顾泽辰撇了她一眼,“形象?”

“我不穿衣服你没见过?”

卧槽!!

“咳咳……”

天……

顾大佬您的矜持呢!!

“咳咳……其实还好啦,,康诺的技术和手段我还是是相信的,我把原版视频给她了,她剪辑的炒鸡棒!”

却不想她话刚说完。“你还告诉康诺了?”

苏晚愣了愣。

“对啊,这次的事就是我和她搞的,不过康诺大佬还是好厉害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