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是吴秀在

为何是吴秀在
  • 主演:徐玄振,黄寅烨,裴仁赫,许峻豪
  • 导演:朴秀真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此剧主要讲述了关于法学院师生恋的爱情故事。   《当你沉睡时》《死之咏赞》朴秀真导演,《谎言的谎言》《清潭洞丑闻》《前世的冤家》金智恩编剧执笔,下半年播出

为何是吴秀在第一集

谢昭实在是反感她,如今见她又扑上来撒泼。如果是平时,他可能就忍了。但是,一来是而今宁珍公主不受宠,二来也是因为昨儿个受了刺激,他如今闭上眼都能想到当时德文帝下令格杀宿云鹤的冷酷模样!

而宁珍公主不过是个妇人,要是真的打,她哪儿打得过谢昭。

当下,就被谢昭给用力地推到了地上。

宁珍公主跌倒在地,方才抚平无褶皱的衣服都皱巴巴起来了,就是头上簪得好好儿的发鬓都给散了,珠玉都掉落于地。

“谢昭,谢昭……”宁珍公主咬牙切齿地恨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谢昭蹙着眉头,冷冷地觑了她一眼,“我想做什么?我想问的是,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还是好好儿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吧!够了,我现在很累,我没时间跟你瞎扯,我需要休息!”说着,他转身就往回走,再也不理地上胡搅蛮缠的宁珍公主了。

宁珍公主恨得咬牙切齿,她紧紧地攥住了衣角,脸都气白了。“你,你给我记住!谢昭,谢昭!!”她剧烈地喘了两口气,见得旁边唯唯诺诺的宫女,她更是气得一肚子火,“你是瞎了么?还不快来扶本公主起来!”

那宫女恍然回神,连忙低头哈腰地扶起了宁珍公主,得了她狠狠地一拧,疼得脸都白了,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只两眼含泪。

自从嫁入了谢家后,宁珍公主的脾气是一天比一天不好了!

她们这些跟着嫁过来的陪嫁丫鬟都没为此少受过苦,如今看宁珍公主又发火,她们都不由战战兢兢地恐慌了起来。

“公,公主,咱们,咱们还去,还去么?”

那宫女疼得磕磕巴巴地问道。

“去,怎么不去?”宁珍公主咬紧了牙关,眸子里射出几道寒光,“我还真要要去。”说着,她又瞪了宫女一眼,“傻了么?没看到本公主狼狈的模样么?还不快扶本公主去把衣服换了,头发重新盘了?”

“是,是……”那宫女哪儿敢耽搁,连忙把宁珍公主扶入了房内。

待得宁珍公主收拾好后,又已经是过了半个时辰了。她摸了摸脸上被厚厚的脂粉遮盖住的伤痕,贝齿紧咬,“可恶!谢昭,真的是做得好!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了他!我可是公主。”

那些宫女看着她这副模样,知道她又想入宫找德文帝伸冤了,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要知道,德文帝已经是禁止了宁珍公主入宫了,她如今又折腾,到时如果入不了宫,免不得被折腾受苦的又是她们了!

但是,面对这种情况,她们也是不敢忤逆的。

宁珍公主一打扮好,立刻就带着宫女们冲出了谢府。如今谢夫人已经懒得理会她这个儿媳妇了,谢昭都不管了,门房自然也不敢阻拦了。

贤国公府。

贤国公府如今得了德文帝弥补般的赐婚,贤国公夫人是觉得很高兴的。

经历过宁珍公主这般糟糕透了的儿媳妇,如今她也没想过要什么强势的儿媳妇了,只要贤良淑德,能够照顾她儿子就够了,就算是不会管家,她都能慢慢儿手把手教的。

而出生理国公府二小姐夏非蓉,容貌秀丽端庄,品行更是蕙质兰心,出身名门世家的,不提别的,这管家能力也是有点儿的。反正,如今,贤国公夫人是怎么看怎么满意了!

夏非蓉如今就觉得有些羞赧,她垂下了眼眸,被贤国公夫人看得脸都红了,只垂着头,露出了她修长白皙的脖颈。

贤国公夫人见惯了宁珍公主那种撒泼又高高在上的,贸然间看到夏非蓉这种乖巧懂事的,当下真是喜欢得不要不要的。她拉住了夏非蓉的手,就对一侧的理国公府夫人,笑着道:“夫人啊,我就喜欢阿蓉这样儿的姑娘。我真是怎么看都觉得欢喜,真想早点儿把她娶进门来啊!”

“夫人谬赞了。”理国公夫人显然觉得很受用,毕竟没有哪家做娘的不喜欢别人称赞自己的女儿,除非是后娘!

“哪儿是谬赞,我这是实话实说。”贤国公夫人顿了顿,叹了口气,“只是,可惜要费些时日。”

虽然这是赐婚,但是到底不是皇家子弟,根本不够格让钦天监那边算黄道吉日的。这也就只能自个儿算个好日子了。

现在两府商议过后,决定把婚期订到了两个月后,时间仓促了点,但是,好在理国公府是该准备的也都准备了,倒是不会手忙脚乱。

理国公夫人但笑不语。

而偏巧在这时,前头就传来了嘈杂声,贤国公夫人显然觉得这很影响府中的形象,特别是在自己觉得很满意的亲家跟前。毕竟理国公府要把闺女嫁进来,她们前后来看,也不过是来看贤国公府的态度以及贤国公府下人的规矩。

一个府邸的规矩很大程度上,也会反映出一个府邸主人的品行。

贤国公夫人顿时觉得被扫了颜面,她安抚地朝着两人笑了笑,这才沉了脸色,快步走了出去,呵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还有没有规矩,去看看,前头发生了什么事儿?”立刻有贴身的婢女前去。

贤国公夫人觉得,这次一定得好好儿处理,这才能让在亲家跟前显出贤国公府的颜面和治家的严谨。

但是,还没等她发挥出来,就见得人把一尊瘟神给带到了她跟前来。

贤国公夫人当下脸色都灰白了,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好好儿跟亲家沟通联络感情,结果倒是好,这碍眼的瘟神上门来了。

“你,你来做什么?”贤国公夫人望着脸色不好,怒气冲冲的宁珍大公主,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宁珍大公主此时却注意到了前厅里有客人,见得贤国公夫人这般紧张的模样,她顿时也猜出了后头人的身份。她扯了扯唇角,当下就越过了贤国公夫人往里头去。“哟,这是有客人吗?给本公主瞅瞅是谁!”

“等等,你给我站住!”

为何是吴秀在

为何是吴秀在第二集

为了不让自己的这种心理再自行泛滥,苏慕谨迅速的系好扣子,也没有等陆之禛出来,就先逃也似的出了卧室。

当陆之禛出来,墨色的黑眸扫了一眼卧室,已经猜到了某个女人的小心思。

套上外套的时候,看了一眼肩上及腰间的伤口,嘴角的笑痕消失。

随后也没再耽搁,直接下了楼。

楼下,苏慕谨已经坐在餐桌上等着了。邱德也是聪明人,看到先生平安回来之后自己就自行消失,看到太太上楼也没有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自行在厨房里做着饭菜,这不!看太太从楼上下来,便默默的端上

早已经备好的午饭。

两个人在用餐时,陆之禛一个劲儿的替苏慕谨夹菜。

苏慕谨汗颜。这是要弥补没见的日子,恨不得将盘子里所有的菜都夹给她的节奏啊!

“你也别光顾着我,你也多吃点,我看你这阵子都瘦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娶了我之后,我克扣你粮食只顾自己吃呢……”

她说的话,惹得在一旁收拾东西的邱德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陆之禛笑了笑,“瘦了,那还不是因为你天天压榨我!”

“我什么时候压榨你了,明明是你……”苏慕谨原本就理亏,明明就不是她,跟他理论的话说到一半,才知道中了他的计。

“明明是我什么?”陆之禛挑高眉梢,似乎很期待她接下来的话。

苏慕谨将筷子插进米饭里,赌气说道:“懒得跟你说,你爱吃不吃。别再给我夹菜了……”

虽然她的胃口不错,不过把她碗都给塞满了,她也不好扒饭啊!

陆之禛看她小女人的模样,也只有在家里的时候才能表露无疑。

两人在半开玩笑的和谐气氛中结束了用餐。

陆之禛用纸巾擦了擦嘴角,“我晚上要和泽恺去傲天那里一趟,可能就不回来吃晚饭了,不过我会提前跟你打电话。”

“好,你去忙你的,不用担心我。”

他刚从里面出来,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都已经花了这么大半天的时间陪她了。她也表示很理解并大方的让他走。

其实他们名其美曰吃的是午餐,这会已经是下午将近四点了。

从法庭回来就已经是十二点将近一点的样子,再经过之前那么一番纠缠,差点直接跳到了晚餐环节。

苏慕谨刚说完,程泽恺便从外面走了进来,亲切的问候了一句嫂子。

她点了点头,以示打过招呼。

陆之禛起身,在她额上印下一个亲吻,“走了。”她拉住他的手臂,轻声说道:“对了,之禛,今天乔夏好像看到黎君北了,而且他好像和今天法庭上的那个公诉律师认识……”她也不敢确定,不过就算只是猜测,她想还是

跟陆之禛说一下好了。

对于想伤害陆之禛人身安全的人,她并不想放过。

她也不是那种以德报怨能够大度的想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人。

“我知道了,你上楼好好休息。”

陆之禛伸出粗砺的手掌,抚上她白皙细腻的脸颊,而后便和程泽恺二人走了出去。

苏慕谨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摆,这个点想去公司上班也不可能了,也真只有上楼休息了,想她最近上班也是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真的有些汗颜。

坐进车里,程泽恺忍不住抱怨,“我说,之禛,你能不能亲热的时候,看看旁边还有人站那儿呢!咱能不能注意点形象问题……”

当然,也不是形象不形象的问题,要知道他这个情场老手,都受不了陆之禛这丫肉麻的一面,真不知道同在一个屋檐下的邱德是怎么受得了的。

天天被这两口子撒狗粮,也真是难为邱德了。

“跟你吗?”陆之禛眼眸也不抬,问。

程泽恺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当然是他了……

“没那个必要。”

陆之禛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道。

“……”

程泽恺望天无语。他还能说什么?

快来救救他吧!人类已经阻止不了,陆之禛这家伙秀恩爱了。

“下次接我,别开这么张扬的车……”陆之禛系上安全带表示嫌弃。

程泽恺手打着方向盘,手上一个打滑,差点撞在别墅的大门上。

靠!

之前谁为了早点回家,让他轿车当跑车开的,还嫌他速度慢了……这会儿倒好,他为了他还特地回家了一趟,将自己的跑车开了出来,居然又嫌他的车张扬了……

你怎么不自己开你自己那辆啊?

连他自己都要吐血怀疑人生了。

可到嘴边的话,程泽恺也不敢说不出口。谁叫他怕他呢?

自己都要鄙视自己这尿性了。

当初自己也不知道中了哪门子的邪,非得跟在这个男人的屁股后面找堵!

车子开了一半,程泽恺也已经忘记刚才糟心的事儿,突然想起一茬来,问道:“对了,这邱德和你那妹妹不是领证了吗?今儿咋没瞧见你那妹妹?离了?”

“不知道。”陆之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程泽恺的问题,回答得也很是敷衍。程泽恺忍不住说道:“你这虽然不是亲哥,那陆宁夕对你也有那么点儿其他的意思,但也不至于这么不关心人家的事吧!再怎么说,陆家老两对你也有养育之恩,那陆宁夕

又是他们的独女,当初……”“如果不是念在这些情分上,你觉得我可能让邱德和她结了婚,还住在我和慕慕的家吗?宁夕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对慕慕也有偏见……”让她住在别墅其实也是跟慕慕添堵

,但是邱德一直跟着他,如果因为他们两个结婚就让他们住去外面,传到陆家夫妇耳中以为自己是不待见宁夕这个妹妹,他们的爱女,说到底也不好。

总之,这件事是让慕慕受了委屈。

程泽恺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明白过来的样子。“原来是看嫂子是情敌啊!唉……陆宁夕这丫头也真是的……明知道你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也真是难为你夹在中间了。”

陆之禛在他们中间是出了名的宠妻狂魔,能让他舍得让自己老婆受委屈,可能就只有对陆家夫妇还有陆宁夕亏欠才会这样了吧!

陆之禛若有所思的看向路边的风景,程泽恺没有也没有再说话,将车子一路驶向目的地。

跑车停下。

“你先去地方等我。”陆之禛解开安全带。

程泽恺单手放在方向盘上,问:“那你呢?”

“我打车过来……”说着,陆之禛便款步离开,留下一脸懵逼的程泽恺。

打车?陆之禛这家伙是来搞笑的吗?

为何是吴秀在

为何是吴秀在第三集

第五百二十七章 北宫穆柔!

裁决司当着武斗阁所有人的面,对林枫问道,他的话语直击人的肺腑,在场的所有人都变得严肃了起来,裁决司说的可谓是非常的,明确,所有的弊端,全部被他给挑明,尤其是当裁决司提到在澜尘域还有那些年岁已大,大器晚成的武师境强者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武师境里面还有那么多的强者。

擂台上的林枫面无表情,裁决司所说的林枫之前全部都想到过,既然林枫说出去了,那么林枫也会做下去!

“裁决司,我林枫还是那句话,我会挑战百连胜!”林枫冷漠的声音响彻在整个武斗阁第四层内。

“好,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无法劝你,从即日起,百连胜挑战赛,为你开启。”裁决司长袖一甩,离开了现场,这件事情很严重,他必须要禀告一下武斗阁内部的负责人,不然的话这件事情很难处理。

看到愤然离去的裁决司,林枫站在擂台上无动于衷,他在默默地等待着自己对手,林枫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些心高气傲的选手便会登台来挑战他的。

………

此时,位于武斗阁最上方的那片宫殿上,之前从地底第四层离去的那名裁决司来到了宫殿的最深处,望着眼前的一道紫色大门,裁决司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敲响了大门。

“嘭!嘭!嘭!”

“进来吧。”一道酥软到骨子里的声音缓缓飘荡而出。

裁决司深呼了口气,推门而入,只见一名身穿一身紫红色旗袍的女子正躺在软椅之上,她身材高挑,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看上去风韵迷人,雪白的皮肤露在外面,明媚动人,只见她凝脂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娇艳无伦!

“赵老,什么事情!”这名娇艳的女子看到裁决司后,脸上挂着一丝笑意,轻启嘴唇。

“北宫穆柔大人,我们武斗阁第四层来了一个小子,他刚刚战败了两个人,现在要扬言挑战百连胜,这件事情关乎很大我不得已才来争取一下您的意见,我们是不是应该……”赵老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那名女人,欲言又止。

“既然他想比,那就让他比吧!”北宫穆柔淡淡的说道。

“可是……”裁决司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下来,要知道百连胜这种挑战对于澜尘域来说,必须兴师动众,非常麻烦。

被称之为北宫穆柔的那名女人慢慢的从软椅上站了起来,只见她单手一挥,在她后方的一面墙上出现了一道大屏幕,上面显示的正是第四层武师境决斗场的比赛。

此时屏幕里有两名男子正在进行着比赛,细看之下,正是林枫与一名男子较量着,林枫看起来依然是那么的游刃有余,非常的轻松,恐怕用不了多久他的对手便会被他打下擂台。

“赵老,你觉得这小子实力怎么样?”北宫穆柔望着眼前的这道大屏幕,视线慢慢的收了回来,看向了赵老。

“回禀北宫穆柔大人,林枫此子实力很强,要想击败他,必须得出动澜尘域年轻一辈前十名的选手才行!”赵老透过屏幕看着林枫的比赛,脸上带着一丝凝重。

“哦,你的意思是林枫的实力在澜尘域年轻一辈当中能排进前十名?”北宫穆柔诧异的看了赵老一眼,没想到赵老对这小子的评价还很高。

“或许吧,林枫给我的触动很大,接连两场比赛林枫都不曾动用自己的底牌,他的力量最起码在六十万斤左右,他的速度也很惊人,完全不是武师境该有的样子,而且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动用过自己的武技,最重要的是他的年纪很小,我之前探查过他的骨龄,竟然只有二十岁,我很想知道,南荒域究竟是什么势力才能够培养出这等天才!。”

赵老把自己的心里话全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北宫穆柔,话语中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二十岁的武师境七重天强者吗?如果放在澜尘域这片地方的话,那还算可以!”风韵迷人的北宫穆柔淡淡的说道。

一旁的赵老听到后,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要知道林枫的这种天赋就算是放到澜尘域也是最顶尖的存在,最起码可以排到前三名,可是北宫穆柔却说林枫的天赋还可以,可是想起北宫穆柔的出身后,赵老也就释然了,也难怪,毕竟北宫穆柔的来历大的吓人,她的眼界自然也不是外人可以比的。

北宫穆柔对一旁的赵老吩咐道:“赵老,暂且先让这少年在这里挑战个几天,要想达到百连胜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澜尘域最顶尖的年轻一辈都是我们武斗阁的会员,到时候大不了把他们请来便是,赵老,你先退下吧!”

“是,属下先行告退!”赵老双手抱拳,恭敬的退了出去,等他出去后,一身冷汗,在这个女人面前,就算是阅历惊人的赵老居然也有些不自在。

北宫穆柔看着屏幕里的林枫,秀眉一皱,喃喃一声:“这小子看起来为何那样的熟悉……”

………

时间过的很多,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此时,位于武斗阁第四层的武师境决斗场上,林枫正在与一名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对决,那名中年男子出手狠辣,招招致命,林枫没有手下留情,直接把他双腿打断,丢下了擂台,这让擂台下观战的众人一个个震惊无比,这小子简直是个变态,动起手来比妖兽还要凶狠猛烈!

“我靠!林枫截止到现在已经十战十胜了,这家伙真的是从南荒域来的吗?”

“刚才那人的实力最起码得有武师境八重天巅峰,而且还是老牌的武师境强者,他竟然也不是林枫的对手!”

“这十场比赛我全部买了林枫输,谁能救救我啊,我现在负债累累,再赌下去我衣服都会输没的!”

“哈哈,我和你相反,我全部买的林枫赢,只要林枫以后还来比赛的话,我都买林枫赢,虽然他来自南荒域,对于我们而言是外地人,但是他的实力却征服了我们!”

此时已经差不多到了子时,观战席上的这些人丝毫没有离去的迹象,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人数逐渐增加了许多,甚至已经达到了两万人,不乏有些武王境或者武皇境的强者在听闻了林枫的事迹后慕名而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