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祖之女

教祖之女
  • 主演:茅岛水树,藤原大祐,丰岛花,莉子,小栗有以,池田优斗,萩原圣人
  • 导演:金井纮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本作は、ミステリアスで美しい女子高校生?桐谷沙羅が突如転校してきたことをきっかけに、同級生や生徒、その家族が疑惑と混乱の渦へ巻き込まれていくさまが描かれる学園サイコサスペンス。

教祖之女第一集

第141章 武道界震动

王小鹿始终觉得屋里太过压抑,于是悄悄来到屋外呼吸一下新春的新鲜空气。

对于镇武军她很佩服,也很向往,但要说领导它,她自知没有那个能力,也不是那块材料。她早就习惯于依赖唐晨,如果真要让她自己干一件大事,肯定会手忙脚乱。

门口还坐着一个人,一个普普通通,衣着不出众,相貌也不出众的中年男人。如果不是他独自坐在门口,恐怕将无人注意到屋里少了一个人。

“您也是镇武军的成员?”王小鹿小心地问。

男人笑着点头,道:“您好,新任的镇武军主帅,我叫田大柱。”

田大柱?

王小鹿心想这真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就像他这个人毫不起眼。

她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也不想当。”

田大柱道:“你似乎很不了解唐帅,他所做的决定,没人能够反驳的掉。军师做不到,洪老更不做到,不管怎么争吵,都是没用的。”

王小鹿问:“洪老很厉害吗?他看起来很凶的样子。”

田大柱道:“洪老是镇武军中资历最老的前辈,除了唐帅与军师之外,大家最信服的就是他老人家。新古初期时,据说洪老曾一人屠杀死过上万人,鲜血染红长袍,故而武道界都尊称他为‘红魔’。不过,他再厉害也是要听唐帅的。“

他看向王小鹿,道:“你是唐帅的什么人?他似乎想不惜一切代价来让你得到他所拥有的一切。”

王小鹿也不知道自己算是唐晨的什么人,沉思了好久才终缓缓开口道:“是比亲人还重要的人。”

田大柱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唐帅除了我们还有亲人,你很幸运,因为不管如何,今后在这个世上都没人敢欺负你。唐帅的亲人,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亲人。”

王小鹿问道:“田先生,你知道洪老所说的唐甜是谁吗?”

田大柱感慨道:“很多年前镇武军在路过蜀中时,无意中遇见了唐门大小姐唐甜。那时的她还很小,但古灵精怪,很是惹人喜爱。即使杀人如麻的洪老,都被她甜化了心。后来离开时,唐帅教了她三剑,并答应日后会再来找她。”

“事实上自那时起,很多镇武军的老成员心中都已认同,日后让她成为镇武军的第二任主帅。因为唐帅的绝世剑法至始至终也只教给过她一人。对于镇武军来说,青衫与血刀必不可少,但那惊天地平天下的九剑同样重要。若没了那如萤火般的青芒,就好像不能天下无敌、所向披靡了一样。”

“唐帅既然说你将会是下一个他,想必已将九剑平天下的剑法教给了你。”

王小鹿摇了摇头,道:“他并没有教我,一套也没有。”

田大柱有些诧异,似乎非常想不通。

不仅是田大柱,就连一向认为很了解唐晨的王小鹿,都不明白他究竟要干什么。

一直以来,唐晨禁止自己习武,不让自己踏足武道,为此不惜隐居老街十年。但是,他又为何忽然要推举自己成为镇武军主帅呢?

似乎随着世界的变化,唐晨也变了一样。

十二点一到,随着钟声响起,外面噼里啪啦地炸起了鞭炮声。

云姐迈步走出来,笑道:“小鹿,回来吃饺子了。”她看了一眼田大柱,似乎忘记了这人的名字,只好微微一笑。好在后者也不在意,或者说早已习惯。

王小鹿跑过去抱着她的胳膊撒娇道:“云姨,屋里的人是不是都不喜欢我呀?”

云姐哼道:“他们敢。放心,等会儿谁再多说,云姨就不让他吃饺子了。”

王小鹿跟着云姐走进门,忽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身穿大红色棉袍的洪老率先行礼道:“见过主帅。”

一时间,所有人纷纷行礼。

王小鹿不知所措地看向唐晨,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被卖了一样。

云姐笑着对众人道:“小鹿是咱家孩子,既然是第一次见,那么就得按照规矩来,每人掏出一样见面礼,可贵可轻。但若是拿不出来的话,那不好意思,恐怕要被请出去喝西北风了。”

王小鹿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收到那么多礼物。有无比珍贵的武功秘籍,也有价值千金的名人字画,更有随手折的千纸鹤……可贵可轻,但每一个都极具心意。

五十多人的年夜饭更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

除夕当天,翠螺山与上平市接连出现规模宏大的兽潮,但它们就像中土国最锋锐的矛以及最坚硬的盾,令那些凶兽无从侵犯。

随着新年的到来,灵气的复苏,中土国的武道界也再次出现了巨大变化。

少年校长在全国设立九大武林学院,以上平市为首,而后分别为:峨眉武林学院,西南武林学院,中原武林学院,八极武林学院,昆仑武林学院,关中武林学院,漠南武林学院,关东武林学院。

九大学院如连绵不绝的长城将整个中土国包裹其中,可谓是固若金汤,不管是兽潮来袭,还是他国来犯,都必然要面对武林学院这个最坚硬的盾。

蛋糕只有一块,武林学院想要从天玄书院手中划分出一半江湖,谁赢谁输却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这项举动已然震惊了世界各国。

设立九大武林学院,无疑意味着中土国官方准备即将全面兴起一场武道之风。灵气复苏的时代,这必然是一条高铁之路。

灵气复苏这场巨大变动,对于世界各国均有益有害。中土国的武者虽受益最多,但所遭受的兽潮也是最大。东坚国几乎不受灵气复苏的影响,但面对中土国即将迎来的武道盛行,让这个崇尚科技的国家进入了高度警戒。

东坚国总统在第一时间召开了国会。

“中土国借灵气复苏之势欲大行武道,这对于我们来说,或许是一场灾难,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必要时,我认为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强行遏制。”东坚国总统的神情严肃中带着凝重。

“我认为根本不用太过担心,中土国的武道已没落了太多年,即使声势浩大的新武学运动也没能将其焕发出新的活力。即使再度盛行,也很难发展壮大。武道宗师如何,王境强者又如何,再多有我们的导弹数量多吗?”一名议员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仍旧需要一个备用方案。千万不要小瞧中土国的武者,更别忘了,新古初期时,我们就因此吃过一场大败仗。安普顿博士,听说你已对中土国的武者进行了详细的数据分析,能在此说明一下吗?”

一个头发蓬松,衣着邋遢的老头取下眼镜擦了擦,笑道:“根据数据统计,手枪的威力可击杀外力武者,步枪的威力可击杀内气武者,而对付武道宗师,就必须动用特制的大口径狙击枪亦或者导弹。”

东坚国总统道:“如果是王境强者呢?难道要动用我们最后的武器……核武?”

安普顿博士摇了摇头,笑道:“王境强者还不够资格。目前实验室基本上没有王境强者的详细数据,所以暂时不能做出准确判断。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核武足以灭杀中土国的任何武者,除非他是仙人。”

他忽然笑了笑,又道:“总统刚才有一点说错了,核武并非我们最后的武器。”

东坚国一怔,随即大喜道:“难道那个弑神武器已经完成了?”

安普顿博士笑道:“还差得远,不过已初具规模。对于这场灵气复苏,总统尽管放心,纵然中土国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但我们也依旧会是这个世界的霸主。”

听到这里,东坚国总统才算是稍稍放心。

“我认为,并非中土国的所有武者都想看到灵气复苏,武道盛行的局面,至少有一人绝不是这样想。”

“谁?”

“唐疯子。”东坚国总统道,“十年前,他就率领镇武军抚平了中土国的江湖,也可以说是遏制了当时武道界的发展。我了解他,他想要天下太平,而武者只会给天下带来混乱。所以,我想我们能成为朋友。”

“中土国的武者个个都想证道得长生,他唐疯子能够例外?”有人不信。

“他从来就是个例外!”

教祖之女

教祖之女第二集

宋笑笑突然有些羡慕杜涛他们,有秦天阳这样一个老大,而她自己,虽然在学校这么久了,但连一个知己闺蜜都没有,平常都是一个人吃饭,上课也是自己一个人去教室。

其实宋笑笑不喜欢那种喧闹的环境,上次她去酒吧,就是为了迎合班上的人,希望和他们做真正的朋友,但那时马邓看见了他,在酒吧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开始调戏她,而且手脚十分不老实。

那时宋笑笑像班里的人投去希冀的目光,希望他们帮她解围,可他们纷纷冷眼旁观,没有一个人想出手帮她,这让宋笑笑的心彻底凉了。

之后,马邓不停的骚扰她,甚至让她陪床,宋笑笑自然不同意,就跟马邓发生争执,幸好杜涛及时发现,宁愿自己挨打,也替自己结了围,从那时起,宋笑笑就十分感激杜涛。

再经过几天相处聊天,宋笑笑觉得杜涛的脾气性格都挺适合自己的,所以就答应今天和杜涛见面,可没想到的是,马邓又出现了,而且还带着这么多人。

当时那个情况,宋笑笑是绝对不允许马邓再对杜涛动手的,说不定她真的为了保全杜涛,就这样从了马邓,不过还好,索性秦天阳及时赶到,救了他们,这让宋笑笑如何不感激呢?

“哎呀,坏了!”

杜涛突然惊呼,打断了宋笑笑的思绪。

宋笑笑疑惑的看了杜涛一眼,道:“怎么了?”

杜涛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道:“那个,咱们订的电影票过期了,现在电影已经开场了,估计现在去,已经赶不上了。”

“吆喝,老三,你竟然还订的电影票,可以啊!”

朱霖朝杜涛不怀好意的眨了眨眼。

杜涛笑骂道:“去你的!”

宋笑笑摆了摆手,安慰道:“没事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映雪女神的电影我已经看过了,这次就算了,大不了过几天我们再去看嘛。”

秦天阳眉头一挑,道:“苏映雪的电影?”

宋笑笑这才想起来,秦天阳是认识苏映雪的,而且关系还不错呢!

宋笑笑就像一个小迷妹,盯着秦天阳的眼睛顿时闪闪发亮。

“秦天阳,你是不是认识苏映雪啊?”

秦天阳诧异的看了宋笑笑一眼,顿时明白,是杜涛这小子把他给卖了!

杜涛心虚的嘿嘿一笑,别过脸去,不敢看秦天阳。

既然宋笑笑已经知道了,秦天阳也就不再隐瞒了,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确认识苏映雪。

“哇,真的啊,那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映雪女神的吗?”

宋笑笑继续追问,朱霖撇着嘴,一个劲的摇头,心道这又是苏映雪的忠实小迷妹啊。

秦天阳尴尬一笑,想起当时自己是忽悠苏映雪不要轻生的一幕幕,己都忍不住想笑,所以还是不要告诉宋笑笑的好。

“我也忘记了,总之有一段日子了,要是有机会,倒是可以带你去见见苏映雪。”

秦天阳连忙转移话题,而女生恰好就是这样一种感性的动物,思绪总是很容易被人牵着走。

宋笑笑一听这话,果然不再纠结上一个问题,两手抱在胸前,惊喜道:“真的吗,映雪最近就要去东瀛的东京,接受电影颁奖了,到时候你会去吗?”

秦天阳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黑,心想我闲的没事干吗,跑去东瀛,就为了去看她颁奖?

杜涛看出秦天阳脸色不对劲,连忙道:“笑笑,老大也是东海大学的学生啊,怎么能旷课那么久,去东瀛呢?”

“哦,也是。”

宋笑笑脸上挂着一点失落,毕竟秦天阳和她一样都是学生,而且东海大学的学习纪律很严的,旷课超过几节,就会撤销你期末考试资格,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旷课咋了,咱老大不是有军区给开的永久假条吗?”

朱霖显然没有注意秦天阳的脸色,一副吃瓜群众的样子,直接把秦天阳的老底给说了出来。

“我擦,老四!”

杜涛狠狠瞪了朱霖一眼,心想这小子不是在打自己脸吗?

果然,朱霖这句话,不亚于一颗定时炸弹爆炸,宋笑笑的眼神更加闪亮了,看着秦天阳就好像在看一个赤裸裸的小宠物。

秦天阳嘴角微不可查的一抽,心想老四,等回宿舍,看我怎么收拾你!

朱霖这时才感觉气氛有些微妙,不由缩了缩脖子,吹了句口哨,眼珠子一转,道:“对了,既然你们电影也看不了了,咱们想想去哪里玩吧。”

“对对,让我想想,咱们去哪里玩呢?”

杜涛这还是第一次带女生出来玩,顿时有些束手无策,而且带妹子出去玩,一般不上档次的地方,肯定是不行的,但杜涛又有些囊中羞涩,他可不想秦天阳一样,但这种事情,他又怎么好在麻烦秦天阳呢,毕竟今天晚上,秦天阳为他们做的已经够多了。

秦天阳微微一笑,道:“老五不是给你们一人一张会员卡吗,去咱们今天下午去的地方,怎么样?”

“对啊,杜涛,那可是个好地方。”朱霖突然眼前一亮,凑到杜涛耳边说道,“而且那个地方绝对不掉价,你懂的。”

杜涛顿时明白,他们说的自然是邵氏的娱乐城了,那个地方的确是好的很啊!

“好吧,咱们现在就去!”

秦天阳他们都知道是哪里,但宋笑笑不知道,疑惑道:“咱们要去哪里啊?”

杜涛摆了摆手,笑道:“去唱会歌吧,老大可是在苏映雪演唱会舞台上,唱过歌的男人,你不想听听他的歌吗?”

果然,宋笑笑的小脑袋就像虾米一样,一个劲的点头。

既然谈妥了,那就走吧。

秦天阳笑道:“来的时候着急,没开车过来,打的滴滴,咱们还是去叫车吧。”

秦天阳说完,就要抬脚去拦出租车,可却被宋笑笑一把抓住。

秦天阳疑惑的回头看了眼宋笑笑,发现宋笑笑抿着嘴唇,似乎有些难言之隐,便问道:“怎么了?”

教祖之女

教祖之女第三集

他说:“子悠,晚上八点,来海边,我有话对你说。”

轻轻的一句子悠,却像是一颗毫无征兆的原子弹,在我的心里升腾起了蘑菇云。

心潮如海啸般沸腾翻涌,我一下就慌了。

猛地甩开他的手臂,我拔腿就跑。

我顾不得去想他晚上要跟我说什么了,我满心满脑都是那句“子悠”。

结果我才刚迈开步,远处就传来一阵极为响亮的枪声。

“嘭!”

“啊——”

跟电影里一模一样,嘭的一声巨响,震得海滩上的游客哇的尖叫起来。

原本不算热闹的海滩上突然就从各处涌出了抱头鼠窜的游客,表情惊慌的四处狂奔。

心弦瞬间绷紧了,我猛地抬头,就见不远处弹射出了一颗闪光弹。

计划提前了,就连地点都换了。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的思绪都在千钧一发之际,等我回过神,宗政烈已经将我搂进了怀里,紧紧的将我护在了他的胸膛里。

徐凯带着保镖瞬间将我和宗政烈包围了,他们拔出枪,面色严肃的看向了不远处扛着枪,穿着奇怪的统一服装的黑人。

这里离非洲很近,古慕霖的计划就是将全部责任都推给这些黑人,然后我们趁着混乱逃走。

当然,这些人收了古慕霖的钱。

宗政烈抱着我迅速撤退着,结果才退了几步,对方就突然朝着海滩疯狂的射击起来。

这场面,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当时听古慕霖说的时候还以为只是装装样子,没想到居然是真枪实弹。

我哪里见识过这样的动乱,当下就吓傻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古慕霖竟然有这种恐怖资源,并且能让这些人潜进这种管理十分严格的私人海滩里。

当然,令我更震撼的是,宗政烈的这些保镖们竟然都配有枪支,就连徐凯都是一副老手的样子,俨然不是一次见识到这种阵仗了。

突如其来的转变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我直到此刻才恍然明白,宗政烈古慕霖这些有钱人根本就不是我认识到的那样,他们一个个都是刀头舔血的存在,哪里是我认识中的正经商人。

纵然我胆子再大,这下子也被吓破胆了。

难怪宗政烈当初会被追杀,难怪那些追杀他的人可以轻描淡写的说要将他剁碎了扔进海里喂鱼。

原来那些都不是吓唬人的场面话,而是真的。

恐惧如同触角,顺着我的毛孔爬满了我的全身。

我汗毛倒竖,头皮发麻,死死的就抱住了宗政烈。

就在两方对峙之际,海面上突然就由远处飞速的驶来了许多艘游艇。

那些游艇上也站着许多黑人,他们手里都拿着枪,还没把船开过来就举着枪朝着我们这边扫射过来。

枪林弹雨大抵如此,海滩上的很多无辜游客中弹了,血液四溅,瞬间染红了我的视线。

宗政烈捂住我的眼睛,直接将我扑倒在地。

他用身体护着我,我看不到海滩上的情况,只能听到砰砰砰的枪声。

不多时,两方就混战作了一团。

宗政烈始终护着我,手里拿着一把黑亮的勃朗宁手枪,一个高抬腿将靠近我的黑人踢翻,举起墙就眼睛不眨的打穿了一个黑人的脑袋。

血液瞬间混合着脑浆迸射了出来,溅在了我的脸上,我吓得身体一抖,跳脚了好几下。

我已经彻底慌了,六神无主的感觉莫过于如此。

这种程度的动乱,我怎么可能还有心思逃跑。

这跟古慕霖给我的计划完全不一样,简直成了超级升级版。

他说过,只是简单的持枪小动乱,怎么突然就演变成了恐·怖分子的恶劣行动。

腿不停抖着,我跟着宗政烈东躲西藏,在经过酒店附近的热带雨林时,我突然就看到了一面彩色的小旗。

那面墙被人摇动着,我知道,是古慕霖。

这是我们先前约定好的。

只要看到小彩旗,我就跑,然后他请的人会想办法把宗政烈他们困住,直到我们逃脱为止。

这一刻,我突然就纠结了。

耳边枪声轰鸣,我回身看着站在我身侧已经染上了鲜血的英武男人,看着他刚烈却不失威严的俊脸,再看他始终护着我的动作,我突然就特想哭。

哪怕在枪林弹雨里穿梭我都没有哭,我只是害怕,但我没有哭意,因为有他在身边。

可此时,我很想哭。

我知道,我舍不得走了。

我害怕他中弹,害怕他就此死在这场动乱里,害怕……

突然,几个黑人从热带雨林里冲出来,挥着刀就往宗政烈拉着我的手腕上砍。

我担心他被砍到,所以立刻就松开了他的手。

结果其中一个黑人就直接拎起我,将我扔进了雨林。

我被另一个黑人接住,然后他把我夹在臂弯里就狂奔进了雨林。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头向下颠簸倒着,我艰难的抬头看向宗政烈,就见他狰狞着脸色跟那几个黑人厮杀着,眼睛猩红,不停的朝着我所在方向看。

他怒吼道:“白子悠——”

然后,我眼睁睁的就看到他的肩膀上中了一弹。

嘭的一声,子弹穿过他的皮肉,溅起了一股血,强大的冲击力使得他身体向后趔趄了一下。

我一下就慌了,哇的就尖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宗政烈——”

我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突然演变到这种地步。

我恍然想起了古西元那张阴毒的脸,想起了古家和宗政家的仇怨想,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宗政烈时的场景。

眼睛登时瞪大,我疯狂的挣扎着,猛地就喊着古慕霖的名字。

我想让古慕霖阻止他们,我想让古慕霖立刻结束这场动乱!

因为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似乎亲手把宗政烈推进了陷阱,成了古家的帮凶!

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我喊古慕霖名字的第三声,我明显就看到宗政烈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而徐凯,更是极为怨恨的看了我一眼,拼尽全力护着宗政烈就往后撤退。

黑人越来越多,子弹砰砰砰响个不停。

在我再次准备吼古慕霖名字的时候,他拿着小旗从草丛中站起来,在从黑人怀里接过我的同时,直接抬手劈在了我的穴位上。

眼前一黑,我直接晕了过去。

临失去意识之前,我隐约就听到了远远的传来了一声宗政烈的吼声。

他说:“白子悠,我没想到,你竟恨我到这般地步。”

声音里,充满了失望与伤痛。

我再醒过来时,正在船上。

逼仄的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我躺在上面,古慕霖正坐在麻袋上倚着木墙打瞌睡。

房间里处处透着一股子海腥子气,地上堆着脏兮兮的麻绳,里面还缠着几条死鱼。

昏迷前的一幕幕如潮水般涌来,我想起中枪的宗政烈,心口阵阵发紧。

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我正想叫古慕霖一声,房间的木门突然就被人推开了。

古西元穿着一身沙滩服,脸上戴着一副墨镜,慢悠悠的晃了进来。

他一挑眉头,啧了一声:“这是醒了?”

看到古西元的那一刻,我之前的所有猜想似乎都得到了印证。

我心里愈发颤僳起来,同时充满了无尽的害怕与自责。

那么多黑人,宗政烈那么几个人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我亲手害死了宗政烈和他的好几个下属。

“放心,宗政烈命大,侥幸逃过一劫。”

“不过他伤的很重,可能也会死。”

他好像跟我聊家常一样聊着宗政烈的生死。

我瞬间就紧张起来。

古慕霖听到我们的对话声,醒了过来,他看了古西元一眼,喊了声哥。

古西元点头,阴笑:“既然醒了,带上你的妞一起过来玩吧。”

说完他就走了,也不等古慕霖的答案。

门关上,古慕霖顿时敛了刚才的敬畏之色。

古慕霖倒了杯水,坐在了床边,递给我,问我好些了没。

我皱眉,犀利的盯视着他,问他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慕霖递给我水杯,道:“你也看到了,我们的计划被古西元知道了,他非要横插一脚,就演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我气道:“那你可以取消了这个计划啊!你知不知道这次死了多少人!”

我从来不知道生命原来那么脆弱,原本还在欢欢喜喜度假的人们,突然就死在了弹药之下。

就是一眨眼的事情。

这次的经历对我的冲击太大了,我直到现在都在发抖。

古慕霖拉住我的手:“我根本阻止不了他,如果我不配合他,你也会死的!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

“那你就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其他的人死吗?你完全可以提前联系警察,联系政府,预防这场动乱!”

我愤怒极了,却又无力极了。

我出生在一个和平安全的国家,也一直活在解放军保卫下的和谐社会中,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真真切切的经历一次电影里的生死场景。

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无法决定自己的生死,就那样绝望的看着人们一个一个倒下。

而那些刽子手,脸上甚至连一丁点的动容都没有。

他们拿钱办事,视生命为草芥。

而我,无意中,竟沦为了帮凶。

古慕霖轻笑:“我算什么东西,警察?政府?谁会信我?白子悠,或许你觉得我没有大爱,但我有小爱,我只关心你有没有脱离苦海,会不会受伤,其他人的生死,我毫不在乎。”

“你跟拿钱办事的组织讲道理?讲大爱?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