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

夏娃
  • 主演:徐睿知,朴炳垠,李相烨,柳善
  • 导演:朴奉燮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该剧讲述围绕着韩国财阀2兆韩元离婚诉讼而展开的痴情爱情故事。   徐睿知饰演2兆韩元离婚诉讼案的中心人物李罗艾。李相烨饰演爱着李罗艾的人 权律师徐恩平。柳善饰演政界最高权力政治家的独生女、财阀集团夫人韩素拉,她有着威风凛凛的外貌,但内心很不安,执着于年轻并有洁癖。

夏娃第一集

首先,他们先经过了一段真空地带。

前后都是一马平川。

无论有什么皆可一眼看尽。

这里,距离大后方大约千丈远。

此地满地骨粉,骨粉之下皆是焦土。

一点儿生机也无。

可见此处当初经历过不知多少场大战。

想到不久之前,还给大后方带来威胁的魔兽潮。

想必就是那个的原因。

那魔兽潮也不知多少次闯到了大后方来。

也不知前线的正规军们,又经历了多少伤亡。

众人沉肃着踏过这片骨粉铺地的真空地带。

眼前是一片荆棘密布的荆棘丛。

这片荆棘丛,便是大后方的第一道防护。

这里的荆棘丛,既非灵植,也非魔植,而是一种叫做铁蒺藜的普通凡种。

但这很是普通的凡种,在此地却是发挥出了奇效。

它虽是凡种,却并不平凡。

只因,它既不需要灵气也不需要魔气,便可茁壮成长。

且它还是极为少见的,对灵气和魔气皆免疫的凡种。

铁蒺藜这种荆棘,顾名思义。

长相像极了凡兵打仗时,使绊子用的铁蒺藜。

且这种荆棘丛自行生长,比撒下的铁蒺藜个头更大,面积更广,威力更强。

这一片,挡住了一部分魔兽的蹄子,却也会挡住正规军们撤回的后路。

所以,这一片荆棘丛,便是新兵过境的第一道挑战。

也是教官们能为新兵们上的为数不多的最后一堂课。

便是——如何安全快速的通往前线和大后方。

停驻在此,教官正在教授新兵们如何通过此处时。

有新兵极为轻视的说道:“直接飞过去不就行了?”

独眼教官向着身边一名教官看了过去。

那名教官立即感觉面上无光。

皆因轻飘飘说出此话,还摆出一脸不以为意的新兵,正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独眼教官一眼瞥去,那名教官立马呵斥。

“胡闹!阵前轻敌,乃是兵家大忌。”

“何况,你当吾辈先贤辛苦设立的防线,就是一摆设?”

“等上了前线,第一批炮灰就是你这样的!”

“混账东西!”

那新兵被训斥得面红耳赤,却犹有不服。

独眼教官却是懒得多费口舌,而是点出了那名新兵。

“既然你很有想法,那便由你来给大家做个示范好了。”

“但是,示范的过程中,不得伤了这片天然防护,违令以军法处置。”

那名新兵闻言并不慌张。

一片凡植,能有多大的威力?

还能刺穿他的防御不成?

带着此等想法,他领命而去,一脸高傲的唤出自己的佩剑。

有意卖弄着,让佩剑在空中飞了两个来回。

这才飞身一跃,站到了飞剑之上。

一切都是那般顺利。

他更加得意,也更蔑视那片铁蒺藜。

然而,等他才飞入铁蒺藜丛上空。

因为有意卖弄,所以飞得很快。

惯性之下,一下子就进入到了荆棘丛中十多丈远。

等他发现不妙时,已经来不及返回,直直摔向了铁蒺藜丛中。

新兵没慌,但却觉得有些丢脸。

可丢脸归丢脸了。

军令在前,他没敢拿铁蒺藜丛撒气。

他不曾想过这里会有禁空禁制。

可即便如今知晓了,也还是不以为意。

只要他支撑起灵光护罩。

等他掉下去,下面那些破东西,还不是会被他直接砸死?

夏娃

夏娃第二集

易寒和封潇潇刚刚路过哥哥和嫂子的战场门口,亲耳听到里面发出来的让人羞涩的声音,现在妈妈又要过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封潇潇有点像恶作剧的让妈妈过去,不过转而一想,她和易寒也有情不自禁的时候,到时候还得哥哥和嫂子打掩护。

算了算了,就放过他们吧!

“我嫂子刚才腿有点不舒服,我哥在给我嫂子按摩啦。妈,我们下去吧,他们按摩好了,自然会下来。”

封妈妈有些着急地说:“腿怎么会不舒服呢?”

封潇潇和易寒对视一眼,腿张得这么大,那房间里只有沙发,而且刚才听声音好像还不是在沙发上战斗,能舒服吗?

“哎呦,我亲爱的妈妈,亏你还是个过来人呢!难道你不知道我哥哥是刚刚下的飞机?不知道哥哥和嫂子已经半个月不见面了?人家小别胜新婚找个地方好好聊一聊,你就不要去当电灯泡了!”

封妈妈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但是她绝对没有想到儿子和儿媳妇是用那个样激烈的方式来诉说衷肠。

在楼下应付了一些推不掉的客人之后,封潇潇看了看时间,由衷的感叹道:“我哥哥体力可以呀!这都半个小时了!”

易寒斜了一眼封潇潇,说:“我怎么听着像是借此来表达你的不满?”

封潇潇想到前面几次都是自己腿软求饶,连忙摆手说:“不不不不不!我刚才是说我嫂子的体力好!”

再次看到哥哥嫂子的时候,封潇潇恶作剧的走到脸颊红润的嫂子跟前,说:“嫂子,我哥的西装怎么有点皱啊?”

萧婷婷立刻看向和易寒站在一起的程天泽,他穿上衣服之后整个人又变得清冷起来,在易寒面前摆起了大舅子的谱,很难让人想象他刚才只穿着白衬衣做的那些事情。

“可能是刚从飞机上下来吧……”萧婷婷不由得有些脸红。

“确实,刚从飞机上下来。”封潇潇语气有些意有所指。

萧婷婷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听出来小姑子刚才可能知道她和程天泽……

一瞬间,萧婷婷的脸变得更红了。

封潇潇笑着说:“哎哟,嫂子,你别脸红呀!人之常情嘛!说明你和我哥的感情好呀!当然也说明你的体力好!”

萧婷婷实在忍不住捏了一下小姑子一脸坏笑的脸蛋,说:“你这家伙,都已经是一岁宝宝的妈妈,还是这么不正经!”

“嫂子,我哪里又不正经了?”

两人正说着,封妈妈走过来,关切地看着萧婷婷,说:“婷婷,你的腿怎么样了?还好吗?”

腿?

什么意思?

她刚才已经是悬空的状态,保持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一直被撞击,腿确实有些不太舒服。

不舒服的还有那个地方……

不会吧?刚才她都已经很注意没有发出声音,怎么还是这么多人知道?

太丢人了!而且这还是在易家!

以后在长辈面前哪里还能抬起头来?都怪程天泽!他为什么控制不住?为什么那么用力?

夏娃

夏娃第三集

“哥哥。”薛小苗有些担忧的看着沈逍,不知道哥哥这是又招惹了什么人。

沈逍轻轻揽着薛小苗的香肩,示意她不必担忧,冷视那个车队队长泽明。

“我好像并不认识你。”沈逍淡声说道。

“之前不认识没关系,现在认识也不晚。”泽明嘴角一撇,带起一丝轻蔑的笑意。

“这么跟你介绍一下吧,我是滕晓辉的表哥,他妈妈是我姑姑。听说你前几天用一辆迈腾跑赢了我表弟的法拉利,还让他吃了垃圾,我想跟你比试一场。”

沈逍这下明白了,原来是跟滕晓辉扯上了关系,怪不得前来找自己约战。

“这么说,你是来为你那废物表弟报仇的了?”沈逍面色带着一丝冷意,直觉告诉他,这几人来者不善。

“不不不,别误会。我只是单纯性的想跟你比试一场赛车而已,没其他意思。”泽明连连摆手,一脸的笑意没有任何改变。

沈逍轻哼一声,“那不好意思,我对你的约战不感兴趣。”

说完,沈逍带着薛小苗就要离开,根本不屑理睬对方。

后面几名小弟不耐烦了,朝着沈逍大吼道:“小子,你特么别不识抬举。我们明哥要跟你比试,那是看的起你。”

沈逍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冰寒的目光带着丝丝冷意,犹如万年冰窟,那人浑身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内心“咯噔”一下,忍不住心惊,好凌冽冰寒的眼神,仿佛瞬间就能将人冰封起来一般,好可怕!

“沈逍,你还没有答应我的约战呢?”泽明在后面大喊一声。

“我最后再说一次,我对你的约战没兴趣。”沈逍拉着薛小苗自顾自的离开,再也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

“你会感兴趣的,本周末晚九点我在雁秋山等你。”泽明大喊一声,看着沈逍和薛小苗的背影嘴角浮现一丝弧度。

几个小弟凑上来,小声道:“明哥,那小子不识好歹,要不要叫人直接收拾他一顿算了。”

泽明摆摆手,不屑道:“收拾他还不简单,不过再收拾他之前,我更想好好玩死他。居然用一辆帕萨特就敢玩甩尾,难道不知道我才是雁秋山的飘移之王。”

“明哥,你太看得起他了,一个根本就不入流的家伙而已。”

“就是,我看他估计连车都不会开,还玩飘逸。”

“谁不知道,整个雁秋山一带,明哥才是真正的飘逸高手。”

几个小弟拼命的吹捧泽明,后者只是轻声一笑,抬手指了指沈逍身旁的薛小苗。

“这几天叫人盯紧了那个女孩,周末给我将她绑走,我不信沈逍不来雁秋山跟我一战。”

泽明冷笑一声,上了跑车,一溜烟消失无影。

吃完饭,薛小苗就回学校了,下午还要继续上课。沈逍也专门去了学校一趟,明天就要参加第一次模拟考,他要过来问一下自己在第几考场。

本来是打算晚上过来上个晚自习的,到时候自然会通知。但今晚上可能有暗杀组织的人偷袭凌家大院,他必须要亲自过去看着,以防不测。

没办法,只能现在过去找找纪老师问问。

纪老师办公室里没人,可能这个时候上课了。就在沈逍准备离开办公室,前去教室的时候,马聪聪恰好从外面回来了。

两人见面后都是微微一愣,沈逍没有搭理她,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也没有再打算深究。

可是马聪聪看到办公室没人,就她跟沈逍两人时,立即情绪激动起来。

自从上次见识到沈逍的威风,更是后来知道沈逍单手将滕晓辉从楼上扔到下面垃圾桶里,事后滕家人都没有找过沈逍麻烦,更加断定沈逍有不为人知的强硬背景实力。

今天可是个大好时机,她一定得把握住这个天赐良机,牢牢地魅惑住沈逍,再次将他从纪迎春手里夺走。

这样一来,上次受到的屈辱根本就不算什么,还是她马聪聪笑到了最后,压过纪迎春一头。

砰!

马聪聪进门的瞬间就随手将门关上了,带着一脸骚气的笑意,看向沈逍,用极具风骚的神情不断朝着沈逍示意。

轻柔开口,“沈逍,自从上次被你狠狠教训一顿后,我就对你念念不忘。梦里都是你的身影,哎,这让我也很是苦恼啊。”

“都是我之前分不清好坏,老是针对你,每每想起来,我这心都跟刀割一般的痛苦……”

说着,马聪聪真的从眼里挤出一地泪水,真是难为她这演技了。

沈逍内心轻蔑一笑,轻声道:“马老师,你想要说什么?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再提了,咱们本身之间也没有什么大仇恨。”

“对对对,沈逍你说的太对了,我也是这么觉得。其实,咱们之间真的没有那么大的矛盾,不可化解。”

马聪聪立即眼泪消失不见,一脸媚笑的走过来,“可毕竟我犯了错,如今想要弥补一下,沈逍你可要给老师一个机会啊。”

这时,马聪聪已经跟沈逍距离很近,两人之间也就只差一个拳头的距离。

“那马老师这是打算怎么弥补呢?”沈逍内心冷笑一声,倒是要看看马聪聪这是又要唱哪出。

马聪聪抬手轻轻摸在了沈逍的前胸位置,柔声道:“你想让人家怎么弥补,人家就怎么做,全听你的啦。”

沈逍一把抓起马聪聪抚摸他前胸的手,本想给她拿开。谁知道他这刚抓起马聪聪的手,后者居然很无耻的直接身体跌倒过来,一下子就扑倒在了沈逍怀里。

胸前一对火爆的丰满,恰好抵在沈逍胸前,感受到一股异常的柔软。

“讨厌啦,你可真粗鲁。不过,人家很喜欢你这粗鲁的样子,很男人啦。”马聪聪还恬不知耻的趴在沈逍怀里,说着极为肉麻的话。

沈逍都感到有些无语了,像马聪聪这种不要脸的女人,这种风骚起来,一百个纪迎春也不是对手啊!

“现在这里就咱们两个人,一时半会没有人会来打扰,你想对人家做点什么都可以。人家……人家一定会好好配合你的啦。”

马聪聪悄悄将嘴唇移到沈逍的耳边,轻轻含了一下,柔声吐气。

“纪老师会的人家都会,而且,纪老师做不出来的,我都能做的出来。”

最后马聪聪放出一大杀手锏,摆明了要开始从纪迎春手里抢走沈逍。

沈逍内心咒骂一句,尼玛个骚表子,这是将自己也当成滕晓辉那人渣了,以为这样就能魅惑住自己,再次上演一出抢闺蜜男友的事情。

既然你想要再来一出抢男友,那就趁机好好折磨一下你,让你“驴叫不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