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君心似我心第四季

但愿君心似我心第四季
  • 主演:阿德里安娜·赫勒比茨卡,艾芙琳娜·潘科夫斯卡
  • 导演:娜塔莎·帕兹米
  • 地区:波兰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波兰语
  • 年份:2022

但愿君心似我心第四季第一集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二哥居然在笑?!

屏幕上,出现在一楼客厅,监控的焦点,聚集在乔小小身上。

屏幕上的时间,是半夜三点左右,那时,雷战刚进别墅。

不一会的时间,跌跌撞撞的乔小小,从二楼跑下来。

屏幕上,乔小小当时脸上的表情,被看得清清楚楚,那一张小脸蛋,很兴奋,或者说,很惊喜。

视频还在继续,女孩下楼,惊喜的喊了一声,“厉冥枭。”

然后,她像是发现了不对,脸上惊喜的表情,顿住,转变为疑惑。

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在思考着什么。

屏幕里,雷战转身,悲痛的,喊了一声,“小嫂子。”

那一刻,女孩的脸,僵住了,在这宽大的显示屏里,看得很清楚,那一刻,女孩的眼眸里,闪过一种叫‘彷徨’的情绪。

“小嫂子,二哥,他死了!”

视频里,雷战对着乔小小扑通一跪,将地板嗑得很响。

这个时候,从视频里,可以清楚看到,女孩,呆了……

“二哥,我的演技不错吧,二哥,为了你的谎言,我可是拼了!”雷战站起来,指着屏幕里的自己,炫耀得意道。

雷战觉得,他可以进军影视界,他这帅气的面孔,精湛的演技,直接甩那些当红的大明星几条街!

雷战带着得意的说着,本意是想让二哥夸夸他,可是……

“安静!”

男人背靠着床头,目光,一直落在屏幕上,一直落在屏幕里,那个娇俏小人儿身上。

说话的时候,声音淡淡,甚至都不看雷战一眼。

“二哥……”

被自家二哥如此嫌弃无视,雷战的心,千疮百孔啊。

雷战还想说什么,厉冥枭冷冷的看过来,那目光,清冷危险,吓得雷战乖乖闭嘴。

如二哥就是个变态,还是不要惹怒他为好,这都是雷战经过血与泪得来的经验。

视频的画面,还在继续。

“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

被雷战扛在肩膀上,乔小小一脸的悲痛,大滴大滴的眼里,滚落下来。

那模样,跟失了神一样,好不可怜。

雷战此时再一次看着这画面,顿时,就觉得自己真的是罪孽深重,这样骗一个小姑娘真的好吗?

雷战不由得将目光,放到主谋身上,想看看,他家二哥,看着自己的小娇妻,一脸痛苦,可怜兮兮的样子时,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雷战想,二哥那么宠他的小娇妻,看到她这一副可怜的模样,肯定会很心疼。

可是,现实,却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

雷战的张大眼睛,像是见了特别恐怖的事情一般,满是惊恐!

他,他,他居然看到,他的二哥,那个宠妻狂魔,他居然在笑。

老天爷,上一次,看到二哥笑是在那一年来着,太久远了,他都忘记了。

雷战生怕自己看错了,出现幻觉,他揉了揉眼睛,再次定神看去。

病床上,男人虽然一身清冷,可是,他那漆黑的眼眸,微微上扬嘴角,都在表达着,他在笑,并且,笑得很开心。

雷战惊恐了!

第一次,冷漠的二哥,从小就没有笑这个技能的二哥,居然笑了!

而且,还笑得很开心,毫不掩饰。

屏幕里,小嫂子在哭,哭得很伤心,哭得晕过去了!

然而,他的二哥,却看着这一幕,竟在笑。

小嫂子在视频里哭,二哥看着视频,在笑。

雷战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好诡异的一幕。

“二,二哥,你,没事吧?”雷战小心翼翼,二哥刚刚出了鬼门关,该不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吧?

“安静!”

男人收起笑容,冷冷的看过来,那冰冷的模样,那里还有笑过的痕迹。

接触到自己二哥的眼神,感受着那冷冰冰的气息,雷战拍拍胸口,还好还好,还是熟悉的二哥,还是熟悉的冰冷。

“二哥,你,你该不会是变态吧?”雷战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做死一般的问。

明明小嫂子哭得那么伤心,可是,他的二哥,却是在笑,还笑得很开心?

雷战是真的搞不懂,二哥那么宠小嫂子,他可亲眼看见,冷漠尊贵的二哥,亲自为小嫂子洗脚。

清冷的二哥,从小到大,别说是洗脚了,就是水都没给别人倒过一杯。

所以,此刻,看着二哥居然笑了,雷战更加的疑惑郁闷了。

小嫂子哭的那么伤心,那么可怜,二哥难道不应该心疼?

可二哥却在笑?

“雷战,我发现,你是真的低情商……难怪那么久还搞不定一个女人。”

这一次,男人说话了,冷淡的眼眸,看着雷战,像是看一个白痴。

感受到自家二哥那看白痴一样的眼神,雷战伤心了,委屈了!

老天,他也没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啊,怎么,一个二个的,都在说他情商低?

现在连二哥也这样说……

不服,他雷战,智商一百八好不好!

……

第二天,天刚刚亮,乔小小就醒了!

“厉冥枭?”

乔小小像是做了什么梦一般,梦到了谁,突然惊醒。

乔小小一醒,在一旁守着的吴妈,也醒了。

“小姐,你醒了。”吴妈看着乔小小脸色苍白,因为睡眠不足,黑眼圈很重,心疼道。

“吴妈,吴妈,厉冥枭是不是回来了?”乔小小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抓着吴妈的手,期待的看着吴妈。

看着乔小小这模样,吴妈于心不忍,可是,她又不能欺骗她,心疼的道,“小姐,二少爷,他,回不来了。”

“吴妈,你骗我,你骗我!厉冥枭怎么可能回不来,昨天晚上,他还答应我,要回来陪我吃饭,厉冥枭从来都是说到做到,他不会骗我的!”

乔小小自顾自的说着,原本一双水汪汪等大眼睛,此时,失去了光茫。

整个人,像是没了魂魄,木然,呆愣。

“小姐,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做好吃的,你要不要吃大龙虾,大螃蟹,我去给你做。”吴妈看着乔小小这失魂落魄的模样,心疼极了。

“不,我不吃,我要等厉冥枭回来一起吃,混蛋,他明明答应我,要回来吃饭的,骗子,厉冥枭是个大骗子!”

说着说着,大滴大滴的眼泪,滚滚落下。

“小姐,你别这样,我看着心疼。”

此时的吴妈,看着这一幕,也是落下了眼泪,心,都要碎了。

但愿君心似我心第四季

但愿君心似我心第四季第二集

陈梦恬下车后,一眼就看到了,外面骑着高头大马的十多人,他们身上穿着镖局的衣裳,

其中最显眼的是,打头骑着黑色马背上的中年男人。

男人并没有穿镖局的衣裳,他着一身淡青的衣衫,望着她的时候眼中带笑,脸上有一道一指长的疤,看起来让他显得非常凶悍。

“马车上前来!”男人一开口,陈梦恬就认出,这人正是之前她所听到的声音。

想必这人就是,姜泽北所说的季啸云了吧。

从男人黑马身后,很快赶来一辆马车。

“姑娘,快请上车吧。”

陈梦恬遮着面纱的脸,露出了一抹笑意。

她对骑在马背上的季啸云,轻轻福了福身,“多谢。”

季啸云大手一摆,“姑娘客气了。”

陈梦恬与莫掌柜一同上了,虎威镖局准备的马车。

临上车前,陈梦恬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自家马车。

姜泽北正在站在马车旁望着她。

见她回眸,少年目光沉静,陈梦恬在他的注视中上了马车。

莫掌柜与虎威镖局不曾打过交道,他常年又在下面的镇上,自然跟季啸云说不上话。

坐在虎威镖局的马车上,他神情有些恍惚。

想必他该是莫家,唯一一个,虎威镖局总镖头亲自来接的莫家人吧。

一般人哪里有这待遇。

想到这里,莫掌柜望着坐在对面,带着白色面纱的陈梦恬,心道年前他是走了大运,才会遇到她与姜泽北。

两人在马车内坐好,很快听到了外面季啸云喊出发的声音。

马车很快,也非常稳。

伴随着周围十多道马蹄声,听在耳中都感觉这动静有点大。

很快,陈梦恬又听到了外面的喧哗人声。

莫掌柜也听到了洛阳城的热闹。

他笑看对面的陈梦恬,“这洛阳城是最热闹的一座城,是西凉国的不夜城,在洛阳城有个大码头,总是有很多南通北往的商人,他们路过此地……”

陈梦恬听着莫掌柜对洛阳城的讲解。

一刻后,马车的速度慢下来,最终停下。

陈梦恬一直都没有撩开车帘。

她听到外面有人招呼开门,马车又继续前行,不过这一次的速度很慢。

陈梦恬猜测,他们这是进了镖局。

不知道路过了哪里,男人练武嘿哈的声音传进耳中。

又过了一会儿,马车停下来,不再前行,周围也都安静下来。

之前跟着进来的声音也越来越少,直到马车停下来,赶车的镖师将马车帘掀开。

“姑娘,到了,可以下车了。”

陈梦恬拎着她的小包袱,对镖师点点头,跟莫掌柜一同下车。

下了马车,只见之前十多个镖师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下了马的季啸云。

他之前所骑的马也不见了,可见他是步行前来。

“姑娘,看看这院落可还满意?”

季啸云开口后,陈梦恬这才打量周围的环境。

小小的院落,看起来还非常有格调,简单,是再简单不过的院子。

简单就是它唯一的特点。

这一看,就不像是有人常住的模样,不过院落却非常干净。

但愿君心似我心第四季

但愿君心似我心第四季第三集

见孟氏明白了,雅利奇又道:“说起来,府上的大阿哥二阿哥都大了,大阿哥进宫读书已经有几日了。二阿哥也早就开蒙了。听着府医的意思,李姐姐这一胎还是阿哥呢。”

雅利奇笑盈盈的:“府里倒是全是喜事。”

这是告诉孟氏,就算是继福晋进门要对付人,前头还有先福晋生的嫡长子,侧福晋的次子,以及次子的额娘李氏。

孟氏懂了,就也不提这个了。

只说家里公爹和爷都好云云。

又提起了王家。

“王格格有了小阿哥,也是喜事呢。公爹这些日子还犹豫。是不是要送贺礼过去。”孟氏道。

这话就是孟氏说的了。

在家时候,奇里就说不去。

孟氏犹豫过之后还是想着进府问问吧。

“这件事,家里看着办吧,送不送都可以。不过我估计八叔家里不会大办。”雅利奇顿了顿:“要是王家决定摆宴席,那就送一份。不然面上难看。要是王家也不摆了,就装作不知道吧。”

孟氏点头。

很快,三格格就把二格格拐回来了。

二格格长大了两岁之后还是一样的可爱。

虽然小心翼翼的样子还是在,但是毕竟比小时候好一点了。

她最喜欢的就是跟妹妹一起玩。

三格格性子也比较外向,一开始只等着二格格来呢,后来直接就去宋氏那找了。

雅利奇也不拦着,所以由着小姐妹两个随便玩儿。

二格格耐心好,比三格格大也耐心陪着妹妹。倒是很好的玩伴儿。

二格格见有陌生人,就有点不安:“雅额娘吉祥。”

“来,这是舅母,二格格也叫一声舅母吧。”雅利奇招手。

三格格早就跑开了,跑半天想起来还有二姐,于是回头又去拉。

二格格就跟着过来福身:“舅母。”

三格格也叫:“舅母。”

孟氏不好意思的起身:“给两位格格请安。”

她不太敢受。

“额娘渴了。”三格格显然对这个不能吃的舅母兴趣不大。

“是团团渴了吧?”雅利奇笑着捏捏闺女的小脸:“跟二姐去洗手,一会出来就有喝的了。”

三格格应了一声就拖着二格格跑了。

二格格倒是觉得不好意思,回头看了几眼。

不过雅利奇没管。

“这二格格是宋格格那位?”孟氏小声问。

“嗯,二格格与我亲近些,每年进宫都跟着我。”雅利奇笑了笑:“早产的孩子,如今瞧着好些了,之前差点活不了。”

孟氏忙点头:“倒是与咱们三格格正好作伴呢。”

雅利奇点头。

两个孩子洗了手,擦了脸之后跑出来。

果然丁香已经端来了常温的酸梅汤。

正好这东西小孩子都喜欢,还有几种点心,就放在石桌上。

正好石桌就四个凳子,两个小格格各坐一个。

二格格很拘谨,但是她如今比较清楚雅额娘不喜欢她拘谨。

就尽量放开,还喂三格格吃糕点呢。

虽然二格格比三格格大,可二格格体弱,吃的就不如三格格多。

于是,三格格三块点心吃完了,二格格才一块。

孟氏看着新奇,心道自家妹子还是很厉害的,瞧着这位二格格是真心对三格格呢。

吃了几块点心之后,雅利奇不许她们吃了,毕竟午膳时候也快了。

三格格也不闹,喝了最后一口酸梅汤,就叫奴才们伺候着漱口,拉着二姐又去玩儿了。

孟氏该说的说了,也不好留着用膳。

四爷也不在府里,所以雅利奇就没留她。

倒是叫喻忠海给她拿了不少东西,孟氏推辞不过,主要是多数都是给奇里的,她也不好推拒。

所以只好受了。

喻忠海叫了马车送她回去了。

雅利奇这头,与许嬷嬷笑道:“我家里倒是还算省心。”

“主子说笑了,家里老爷分明是极看重主子的意思的。”许嬷嬷笑道。

一开始她也怕主子家里拉后腿,这穷人乍富,做什么出格的事都有的。

还好,这乌苏里家里,还真不是这样的。

瞧着这孟氏,如今家里的主母也是个聪明人。

“我倒是服气这王家了。”雅利奇笑了笑,不过笑容很有些轻蔑。

“是啊,这皇子府上有了个小阿哥,咱们也是才知道呢,这外头就都知道了。”许嬷嬷也摇头。

难怪能对自己亲戚这样呢,如今是怎么着了?觉得自己闺女了不得了?

这种时候,还不低调一点,夹着尾巴做人?

是怕不得罪即将进府的八福晋?

等着吧,八福晋一进去,第一个就得收拾王氏。

跟四爷府上不能比,四爷府上这是娶继福晋,那两位侧福晋是早就有的。

八爷那可不一样,八福晋可是嫡福晋。

啧,什么脑子。

许嬷嬷没说,可是心里想着,就这么闹吧,越是看重这个孩子越是不好收拾。

要是八福晋是个狠心的,只怕这孩子都保不住。

哪像自家主子呢,瞧着没心没肺的,叫主子爷都觉得好欺负。

实际上什么都知道呢。

人与人,不能比。

“好了,管不得旁人了,我可是饿了。”雅利奇瞧了瞧石桌:“铃兰啊,你跟膳房说,我想吃牛肉馅儿饼。”

“哎,奴才这就去。其他的还有么?”铃兰忙道。

“其他的,凉拌黄瓜丝,凉拌粉丝,凉拌鸡丝,拌一起也行。还有……做个红烧豆腐吧,好些日子没吃了。看看他们有腌制好的春芽的话,给我再拌个豆腐来,看着上个汤就行了。”

铃兰哎了一下去了。

她亲自去了膳房,自然是受到了热烈欢迎的。

她笑着报出了东西,膳房的奴才就赶着去了。

进去就有人对着房太监竖起大拇指:“嗨!房爷爷绝了,雅主子真的要春芽了。”

房厨子从鼻孔里哼了一下,心里得意的很。

然后听说雅主子要吃牛肉饼,房太监叫人去剁馅儿。

再看看腌制春芽的坛子……房太监冒出一个想法……

醒好的面揉好,切块再揉成小团。

用擀面杖擀成片儿,把剁好的新鲜牛肉末和葱花之类调好的馅儿包起来,压成片。

然后直接上红泥炉子里头烤。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