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检第二季

安检第二季
  • 主演:AdriannaChlebicka,EwelinaPankowska
  • 导演:Natasza Parzymies
  • 地区:波兰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波兰语
  • 年份:2021
开始了新生活的两个人,即使否认了心里的眷恋,也无法拒绝内心的悸动,再次相遇的两个人要如何坦诚面对自我?

安检第二季第一集

苏可心掉下去了!

她再也坚持不住了!

求生的力气到达极限,疼痛的感觉在心中无限放大……她疼,不止手疼,肚子也疼。疼得痉挛,疼得想把身体蜷成一团。血从手上流出来,也从肚子里面流出来,顺着大腿一丝丝一沽沽往外流……她撑不住了,真的撑不住了。

身体失去重心,疾速地往下摔落。耳边风声刮过,呼呼地吹响。好像有声音在吵,又好像有声音在嘶吼:“苏可心!”

腰上猛的一疼,不知被什么东西缠住,她下坠的身体改变行道,由直线变成平行,拉过去撞到手架上,震得五脏六腑全部移位。

“苏可心,抓住,抓住绳子,快,抓住。”萧沉灏想上九楼,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爬到六楼就听见摔下去的叫声。他从客厅方向扑出去,同时用力的朝她甩出绳子。

很惊险,也很准确,绳子缠住了她,绕了几个圈有暂时的紧度可以把她拉过来。

目测她在四五楼的位置,离他还有三四米远的距离。他抓不住她,跪在竹架上紧张的吼她往上拉:“苏可心,打起精神来,抓住,快点抓住绳子。”绳子只是惯性的绕她几圈,等势能消失绳子就会自动松开,她又会接着往下掉。

她疼,各种疼,疼得意识模糊,思绪混乱。她能听风声、吼声,还能听见血滴声,越落越急促“滴答答,滴答答答……”。她本能的抬起手,在半空抓了几下却没有抓住到绳子。绳子在哪她根本看不见,眼中的萧沉灏也是忽远忽近忽清楚忽模糊。

笑了,应该是笑了,有气无力地问他:“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喜不喜欢孩子……”

萧沉灏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他能看见她嘴巴噏动,却听不见她的声音。汗水急的往下落,手上顺着绳子的松紧度小心翼翼将她往上拉:“苏可心,抓住绳子,我带你回家看妈妈。抓住,抓住我就……”

话没说完,势能消失的绳子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弹开,苏可心又一次接着往下摔,离萧沉灏越来越远。萧沉灏连声喊不,急得要跳下去,底下跟着又是一通惊慌的忙乱。

摔到三楼的时候,又有两个男人扑出来朝半空伸手,他们抓到了,抓到了。却是抓到衣服,还没有抓稳,衣服就哗的一声撕碎,她接着往下摔。

但是,速度缓了很多很多!

但是,高度减了很多很多!

张扬带人在下面拖着,没有更好的工具,只有一声防雨布。苏可心落在布上,弹起来又落上,忽听“哗”的一声防雨布狠狠的裂开,苏可心直接摔到地上。

“啊?”张扬有点傻,他想不明白,防雨布为什么会裂开?这块布九成新,有弹性有韧性使用寿命至少三年,可是为什么会裂开?为什么?

工人们把布丢开,又没人敢碰苏可心,她身上都是血。

确切地说,她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被鲜血浸染,惨不忍睹。还有更多的鲜血从下面流出来,眨眼间就湿了土地。而她已经昏迷,闭着眼睛不醒人事。

“苏可心,苏可心。”萧沉灏已经从楼上冲下来,摸了摸鼻子还有气息,又赶紧把她抱起来往外狂跑:“救护车呢?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张扬又一次发傻,救护车,谁叫了救护车?他慌慌的忙着救人,都没想到要叫救护车。回看他们,他们个个摇头,都想着报警,却没人想着叫救护。

张扬赶紧跑去开车,就近找医院。

医院在哪里?这附近哪有医院?导航,导航……萧沉灏比他还慌,慌得全身发抖,怎么也淡定不下来,他想按住她身上的血,又不知她的血口在哪里?换句话说,他不知道她哪里受了伤。拍打她的脸,着急地叫:“苏可心,你醒醒醒醒,别睡了别睡了……”

苏可心哪里醒得过来,几次力量的化解虽然让她逃离了死亡,可是连撞带摔也是伤得不轻,还有血液的大量流失。她醒不过来,闭着眼睛,右手从他身上滑落,无力地悬在半空。

一摇一晃,鲜血滴答!

“苏可心,苏可心……快点啊,快点开车……”萧沉灏心急如焚,急得双眸冒火的红,他长这么大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感觉无助,感觉自己一点用处都没有:“快点快点……不要管什么红灯,不要管什么罚款扣分,快点快点,我要医院……”

张扬也想快,可是前面堵车,好像出了什么车祸,堵了好长一排。

萧沉灏气死了,一脚踹开车门把她抱下来,一路狂奔。她闭着眼睛,了无生气,右手在半空摇晃,鲜血在路上漫延。他拼命的没命的跑,可是越跑越懵,医院,医院在哪里啊?

站在烈日底下,他满目茫然左顾右盼,耳中嗡鸣作响!

急促的喘息声和夺命的时间在赛跑!

张扬通知前方的保镖接他,再联系严医生赶过来。萧沉灏在上面没有看清楚,他在下面却是看得清清楚楚,苏可心吊在电梯上的时候,腿上就有很多血。

最近的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没有大牌的医生,却有精良的设备和空闲的医务人员。苏可心被送到抢救室,严医生随后赶到,匆匆进去。

萧沉灏等在外面,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问。半个小时之后,严医生出来,神情严肃,话语简短:“大人有几处伤,问题不大。胎儿不行,没有保住。”

轰隆隆!

轰隆隆!

萧沉灏石化现场,满脑惊雷……胎儿……他的孩子……没了……没了……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说?他问过她,是不是有了?他问过的,他问过的……心情崩溃,理智失控,狠狠地踹了几脚门,又狠狠地用拳头打墙,一拳一拳又一拳,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严医生还要进去治疗她,没有多问什么,只让张扬控制他的情绪,好歹这里是医院。张扬拿来药棉和消毒水给他处理伤口,又被他一掌挥开,目眦尽裂:“你为什么要叫严医生过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不是早就她怀孕的事……”

安检第二季

安检第二季第二集

第92章死而复生?

王医生可不管众人的眼光,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金陵李家的掌舵人李云鹤,亲自将云天商场送给了这个年轻人。

自己先前因为张景天这白痴险些得罪了程生,现在自然要把姿态放低一点。

“小王啊,那个啥,出去帮我买一箱辣条回来,顺便再买一包小苏烟。”

“啊?”

王医生一脸懵逼,这,这是什么情况?

生哥你不是跟人打赌,用医术救人么?

辣条,香烟,这也是救人所需要的?

在场的人眼睛一个瞪得比一个大,一听程生这话险些晕倒在地。

你他妈不是开玩笑吧,你不是在救人么。

先前那个中医老头也是嘴角抽搐,虽说刚才程生声势浩大,一手气运银针确实把他吓了一跳。

可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为何要辣条香烟啊。

想不通,完全想不通啊。

“程生是吧,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你怕了就直说,跪下来叫我三声爷爷这事情就算了,何必装神弄鬼。”王医生还没说话,杨松瞬间炸毛了,一脸冷笑。

“你给我闭嘴,杨松是吧,就你了,给我出去买,生哥在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我次奥,这哪来的愣种,竟然敢跟生哥这样说话。

王医生可算是找着了机会,竟然有煞笔跳出来跟生哥作对,不踩死他不算完。

“啊,王医生?”杨松傻眼了,这他妈什么情况,就算王医生对程生很尊敬,但他也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啊,怎么会言听计从的。

无奈,杨松咬咬牙,眼神阴翳的看了程生一眼,拂袖离开了。

没办法,连王医生都发话了,这可是同行中的扛把子,得罪不起,杨松也只好去买辣条跟香烟了。

妈的,这小子,等我把东西带回来,你救不活水陈胜,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王医生一脸赔笑,心里比任何人都通透。

开玩笑,生哥连树精都能打跑,绝对不是一般人啊,虽说起死回生有些不可思议,但在生哥身上,就没有不可能这个词。

“生哥,您稍作歇息。”

几分钟后,杨松上气不接下气的把程生要的东西送了回来,程生拿了东西,清点了一下很是满意。

煞笔杨松,看看生哥教你什么叫神医。

程生点了点头,对着水慕晴咧嘴一笑。“放心吧,大主播,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

水慕晴抿着嘴,一双桃花眼分外勾人,目送着程生重新回到了抢救室。

“嘶,这青年到底什么人啊。”

“啧啧,有意思啊,连金陵王医生都对他怎么尊敬,看来这场打赌有悬念了。”

一时间,围观的人也是表情各异,静静等候着结果。

程生把一大兜东西往地上一放,拿出微信扫描了一下,直接发给了孙悟空。

“叮。”

孙悟空:小程真够意思,不过这玩意是啥,怎么跟俺老孙的金箍棒迷你版一样?

程生:嘿嘿,猴哥,这个叫做香烟,你抽抽看。

说完,程生把香烟的使用方法教给了孙悟空。

不多时,孙悟空的消息再度发来。

孙悟空:哎呦,我的天,这香烟真得劲啊,抽一口快活似神仙,不对,俺老孙本来就是神仙。

天庭中,孙悟空两更手指夹着香烟,在众仙的羡慕眼光中,吐出一道眼圈,神情陶醉,顿时众仙一阵哄抢。

“妈的,别抢,那是小程给我的,喂,二师弟你还抢?”

程生看着孙悟空发来的消息,暗道差不多了,一箱辣条再加上香烟,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不愁你不帮忙。

刚才程生也是试探性的给老君发了消息,没成想这老顽固直接就是一句没门,让自己滚蛋。

纵然程生是天庭红人,但是在太上老君这种三清级别的神仙面前,说话也是不好使,但人家有孙悟空当后台啊。

程生再次编辑了消息发了太上老君。

哼,老家伙,这一次再不给就别怪我找猴哥了。

程生:嘿嘿,老君,你看这还魂丹是不是给一个啊,别这么小气。

太上老君:不给,不给,就是不给,程生,老夫说了多少次了,要丹没有,要命也不给。

妈的,老顽固,态度这么强硬,行啊,老子看你给不给。

程生呸了一口,有困难找猴哥。

程生:猴哥,这香烟爽不爽,过瘾不?

孙悟空:哎呀,太过瘾了,小程这玩意太好了,比辣条还给劲啊。

孙悟空哪里抽过这种东西,顿时乐得嘴都咧出朵花来了。

程生:猴哥啊,我刚才不是去找老君了么,想讨他一粒还魂丹,这老君太抠门了。

孙悟空:哦,这老家伙一向这样,那丹药可是他命根子。

程生:猴哥,你看这事?

孙悟空:放心,俺老孙出马,他岂敢不给,大不了俺老孙再闹他一会。

成了,程生哈哈一笑,娘的,到底是孙大圣啊。

十分钟后。

“叮。”

孙悟空发送了一个红包,点击领取。

你得到了还魂丹一颗。

“妈的,到手了,生哥让你们这群白痴看看,什么叫做妙手回春。”

程生捏着这还魂丹,丹药跟普通胶囊差不多大小,但上面隐隐有仙力波动,并且还热乎着,看来刚出炉不久啊。

水陈胜躺在手术台上,手脚冰凉,还在魂魄还没有离体,只是没了生机。

程生一个弹指,仙力撬开了水陈胜的牙关,将还魂丹送入他的口中。

接着在气脉术的引导下,丝丝仙力伴随着生机流入水陈胜的奇经八脉,而且他的冰凉的身体也渐渐有了热度,甚至连心率显示图都有了一丝波动。

“神门十三针,去。”

还魂丹入体,加上神门十三针,水陈胜就是想死都难了。

“嗡。”

银针震颤声,回荡在抢救室中……

与此同时,天庭中刚刚开完会回家的太上老君悲剧了。

门口看门的童子不知道被哪个天杀的打晕了,太上老君暗叫一声不好,连滚带爬的冲进了炼丹房,只见炼丹房里一片狼藉,八卦炉的火熄灭了不说,丹药更是散落了一地。

“啊,孙猴子,你又偷我的仙丹,仙丹,我的仙丹啊,能长生不老的仙丹啊。”

太上老君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真的是宁可去跟二郎神干一架,也不要惹生哥啊。

太上老君望着空空如也的仙丹葫芦,欲哭无泪。

安检第二季

安检第二季第三集

月黑风高。

啊不,应该是夜朗星稀。

银色月光撒落地面,铺在李家别墅,为这个夜晚,别增了几分暧昧的情趣。

别墅客厅内,传出阵阵娇笑。

之前在公司地下停车场还满腹幽怨的李馨雨。

此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俏脸上每一处肌肤,都荡漾着止不住的笑意。

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自己以前在网上看过的并不好笑的笑话。

从林宇嘴里说出来,就那么的好笑。

笑到让她前仰后合,就连肚子都笑疼了呢?

简单说来,男人是否有幽默感那也是因人、因地、因时而异的。

同一个女人,在不同的情况下,对某个男人的感官会有极大的不同。

比如,以前甭管林宇说什么笑话,李馨雨从未笑过,只觉得恶心。

如今再看看,哪怕林宇说了一句无聊透顶的冷笑话。

也能把对面的这位冰山美女逗乐。

在阵阵笑声中,林宇慢悠悠地凑近了李馨雨。

两人从一开始的面对面坐着,渐渐演变成相互依偎。

软香在怀的感觉,让林宇那颗色心,再次蠢蠢欲动。

回到家中的李馨雨换了一件包臀短裙,露出两条雪白雪白的大腿,笔直修长。

上身穿着黑色吊带背心,恐怖的凶器,将胸前高高撑起,仿佛要将紧身的背心撑爆。

低头看去,风景那里独好。

在林宇的记忆中,此前李馨雨从没有打扮的这么过。

而在今晚,孤男寡女同处一个屋檐下,短裙背心,简直就是故意诱惑。

俗话说,美不美,看大腿。

眼前的这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圆润修长,白皙紧绷,没有丝毫的赘肉,看上去充满了弹性。

当林宇将李馨雨揽在怀中,相互依偎的那一刻,眼神不由自主地乱飘。

他低头瞄着入眼处的那一片雪白,邪性地笑了笑:“老婆,早起跑步锻炼,这个好习惯,你保持多久了?”

“我从中学就开始跑步了,怎么了?”

李馨雨腻腻地回答道,脑袋贴在林宇的胸口,感受着心脏的跳动。

恍然间,她觉得,这样相互依偎的感觉,让她觉得无比的舒坦,安心。

此时,林宇喉咙处上下滚动着,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老婆,你跑步那么多年,大腿肌肉一定练得很结实了吧?”

大灰狼的獠牙慢慢露出,攻击蓄势待发。

但怀中的小绵羊,却并没有身为猎物的自觉。

李馨雨撅着嘴巴,不满地娇嗔道:“大坏蛋,居然嫌弃我大腿结实,每次锻炼完,我都会放松肌肉,保持柔韧的好不好?”

林宇故作怀疑地摇了摇头:“我不信,除非你让我用手感觉感觉,实践出真知。”

闻言,李馨雨俏脸一片嫣红,红到了耳根。

她已经反应过来,明白林宇是找借口,目的就是想要……

“行不行啊,老婆,感觉一下,我保证就感觉一下,如果我错了,我向您认错。”

林宇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右手不老实地乱动着。

“滚,坏蛋!”

李馨雨娇喝一声。

不过她嘴上骂的厉害,但身子却依然很诚意地依靠在林宇的怀中。

其实,这已经算是一种默认。

当女孩子骂滚的时候,要么是让你真的滚蛋。

要么是让你赶紧动手,别耽误功夫。

很明显,这个“滚”的意思,属于后者。

但林宇却并满足于默认。

他邪笑了一声道:“老婆,就让老公感觉一下嘛,摸摸而已,又不会怀孕。”

作为老司机,让妹子自己提出来才是最大的乐趣。

“你……”

李馨雨美眸生波,横瞥了一眼,娇羞地说道:“你就会欺负人,反正我也拦不住你,你还问我干嘛!”

话里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够明显,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

“老婆大人不点头,老公连动都不敢动。”

林宇装出一副怯生生的表情,乍一看,好似那种怕老婆怕到骨子里的小男人。

见状,李馨雨心里又羞又气。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混蛋肯定是故意的。

非得逼着自己把那种话说出口,以满足他邪恶的心理。

她打定主意,绷着嘴,就是不说话。

那傲娇的表情,仿佛在说:有本事,你就别动。

见李馨雨还不屈服,林宇眼珠子一转。

“老婆,你放心,就算是你大腿壮一点,我也不介意。”

他笑嘻嘻地使出了烂的一塌糊涂的激将法。

“你胡说,大坏蛋,你愿意摸就摸,非让人家点头干什么,就会欺负人。”

李馨雨银牙一咬,伸出嫩生生的手指,在林宇的腰间一拧。

看似咬牙切齿,其实压根就没舍得用力,生怕伤了这混蛋。

林宇装出疼痛难忍的模样,一阵呲牙咧嘴。

“哇,老婆,你太狠了,不行我惩罚你。”

说着话,他身子一斜,直接将人压在下面。

与此同时,两只魔爪,也开始了行动。

李馨雨像是触电了一样,浑身瘫软,柔若无骨。

她羞得满脸通红,却并不挣扎。

林宇心里清楚,总攻的时机已经成熟,冲锋的时刻到了。

他低头俯在李馨雨的耳边。

“老婆,咱们去卧室吧。”

林宇轻声细语地说道,语气异常的温柔贴心。

此时此刻,李馨雨心中根本升不起一丝拒绝的念头。

“嗯!”

她从鼻中挤出一个嗯字,随即将发烫的俏脸,埋在了林宇的肩头。

闻声,林宇激动的心脏都快要爆炸了。

妥了妥了!

今晚上本垒,彻底的妥了!

他双臂微微用力,怀抱佳人,准备朝楼上走去。

今晚过后,两人的关系,将迎来质的改变。

就在这激动人心的一刻,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车喇叭声。

随即,有人在外面扯着嗓子喊道:“林宇,林宇在家吗?我找他有事情要说。”

“谁啊,明天再来吧,我休息了。”

林宇扭头气呼呼地朝外面大吼了一声。

尼玛,好容易罗珊珊没出现,怎么又来了个搞事情的!

吼声未落,随即,就听见兰姐的惊呼声:“你这人怎么回事,没给你开门,你怎么就进来了!”

听到声音,林宇恨得杀人的心都有。

外面哪个该死的混蛋。

绝逼是来故意搞事情的啊!

……

客厅里,林宇坐在沙发上,脸色冷的能结冰。

都是这个不速之客,搅黄了自己的好事儿。

不然的话,现在他和李馨雨,应该正在卧室里进行繁衍人类的光辉伟业。

可惜,原本水到渠成的事情,如今却只能成为奢念。

现在李馨雨已经返回了卧室,等她冷静下来后。

今晚上,恐怕他只能一如既往地独守空房了。

“赵局长,有什么事情非得今晚上说,难道就不能等到明天吗?”

林宇阴着脸问道,态度很不客气。

在那个时间点被搅了好事儿,搁在谁身上,都不会痛快。

他能忍着怒火,没把赵局长给打出去,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闻言,赵局长尴尬地笑了笑。

随即,他压低了声音,凝重地说道:“林教官,我这里有一份新录下来的视频资料,想请你看一看。”

说着话,他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平板电脑。

接着,赵局长用手指划拉了两下,递到林宇跟前。

林宇皱着眉头,伸手接过了平板电脑。

低头一看,视频已经打开,画面中出现一座八角笼,笼内两名男子正进行着激烈地打斗。

将平板电脑递过去后,赵局长一直紧盯着林宇的表情变化。

在他看来,当林宇看完这段视频后,一定会忧心忡忡,甚至于面露惧意。

因为濑田宗次郎的实力,在最后那一刻,比情报中所描述的,更上了一层楼。

如果说,此前赵局长觉得,这场比试的胜负,在五五之数。

但如今,在他看来,林宇获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既然必败无疑,那也就没有必要去给小鬼子添人头。

所以,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力劝林宇,取消比试。

至于濑田宗次郎的问题,再另想一个稳妥的办法来解决。

可令人意外的是,直到看完了整段视频,林宇都没有丝毫的动容。

他面色依旧平静,仿佛在看一段不相关的普通视频。

“赵局长,你就是因为这个来找我?”

林宇冷冷地问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满。

就这么个破消息,就搅黄了自己的好事儿?

想到这儿,他心里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

“呃……”

赵局长一脸的错愕,林宇的反应,和预想中完全不同。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整理了一下思绪道:“林教官,想必你都看到了,如今濑田宗次郎的实力比以往更胜一筹。”

接着,他顿了顿,尽量用委婉的措辞说道:“所以我认为,你和他的比试,或许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意义。”

听到这儿,林宇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来意。

他微微笑道:“赵局长,你忘了我说过什么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