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和为贵

以和为贵
  • 主演:马德钟,徐子珊,李思捷,江美仪,黄心颖
  • 导演:林志华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15
侯德仕(马德钟 饰)出生于黑道家族,却考取了调解员资格证,成为了靠舌头吃饭的调解专家。律师欧阳继(李思捷 饰)是侯德仕的好友亦是竞争对手,极度理性的他习惯于用法律解决一切问题,两人因为信念不同常常吵闹不休,欧阳继的父亲欧阳边(黄光亮 饰)在矛盾之中往往偏袒侯德仕,这让欧阳继愤愤不平。   巫瑞薏(徐子珊 饰)从小和患有自闭症的妹妹巫瑞嘉(朱千雪 饰)相依为命,长大之后,事业和爱情都不如意的她来到了欧阳继的律师事务所打工赚钱,在调解课堂上同讲师侯德仕相识。侯德仕待人处事的原则和态度让巫瑞薏十分钦佩,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间产生了真挚的感情。

以和为贵第一集

第306章 我绝不会

当厉云挚回到山顶别墅时,时间已经临近半夜。

他孤身一人走回房间,推开门就瞧见床上隆起的身影,一动没动。

以为她已经睡着,厉云挚稍稍松了口气,脱掉衣服去洗漱。

当温热的水从莲蓬头由上往下冲刷,将整个人淋透,厉云挚站在水流下睁着眼。

水珠打湿他的全身,浴室内一片雾气。

夏之玥死里逃生,已经结束手术进入重症监护室观察。

今天发生的事在厉云挚的脑海中不断回放,他懊悔自己没有多长个心眼。

早些天还对叶小篱告诫过要远离夏之玥,结果今天就没有照看好她,这才发生这些事。

虽然他不愿以最坏的心思去揣测夏之玥的用意,毕竟她比任何人都要在意那个孩子,不可能拿这些事开玩笑,即便是想要为难叶小篱,也不至于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可……

真的会是叶小篱动手的吗?

这个念头才刚刚浮现,就被厉云挚坚定的驱逐出去。

不可能。

这其中的误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她们两个当事人清楚。

这时,厉云挚想到了叶小篱今天在跳舞时对她说的——她安排了他们见面。

很显然对方是景易和那个女人,可后来却没有见到两人在一起,就连景易都是魂不守舍的样子,难以猜想情况是如何。

这些事,是否有什么联系?

又该怎样给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给出怎样的交代?

一个又一个问题串联在一起,把厉云挚搞得头大无比,思绪如麻。

洗过澡,当他换上浴袍回到床上时,这才发现身旁背对着他躺着的身体在轻轻抽搐。

厉云挚蹙眉靠近。

昏暗的灯光下,叶小篱背对着他,怀里抱着大鸡腿抱枕,身上盖着薄被。

直到他靠近,这才发现她压根就没有睡着,流泪成海。

纤长的睫毛上沾满泪珠,一双眼睛都哭肿了。

从来没有见到过叶小篱这副模样的厉云挚,顿时感到一阵心乱,他将她揽入怀里。

“傻瓜,怎么哭了。”他的语气里带着对自己的责怪,以及对她的心疼。

当身体感受到他传来的热度,那熟悉的气息和音调,无不在戳中叶小篱的泪腺。

眼泪掉得更凶。

她泣不成声,看得厉云挚内心揪疼,他低头轻轻吻上她的眼睛。

“不哭,乖。”他哄她,带着些许不知所措。

叶小篱瘪嘴,伸手擦着泪,“嫂子的宝宝,是不是没有了……大家是不是都认为,我是杀人凶手……”

她哽咽着,无措的问厉云挚。

感受到她的难过和恐慌,厉云挚抱紧她,用自己的方式给她安全感。

“你不是,我相信你不是杀人凶手,就算所有人都不信你,我也相信你绝无害人之心。”厉云挚坚定的告诉她。

而他的回答,从侧面回答了她。

正如夏之玥所说的那样,她达到了目的,在外人看来,她就是那个推她下楼的人。

因为她,她失去了孩子。

她是恶人。

叶小篱咬着唇,不明白夏之玥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哪怕她对叶亦宸的爱到了极致,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别人,更何况——原主忍痛成全、祝福他们,更是点醒了叶亦宸。

夏之玥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又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回来之后,叶小篱就一直在想,可她就是想不明白,怎么都想不通。

厉云挚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不断安抚,让叶小篱的情绪得以平静,在他的怀里慢慢的冷静下来。

黑暗中,两个身影拥抱在一起。

厉云挚用指腹拭去叶小篱的泪,声音低低的说:“具体的细节,还能想起来吗?关于今天在晚会发生的事。”

他引导她,声音低柔的,以尽量不让叶小篱感到排斥的方式。

叶小篱点点头,将她从去二楼找白柔和景易的事,一点点的细节全数告诉他。

“我以为嫂子是撞见了小易易他们见面想要追究,没想到她是要让我坦白伤害她的事……”

叶小篱回忆着,将夏之玥所说的原话一五一十的重复一遍给厉云挚听。

说到最后,她抬眸看着厉云挚,说:“如果我说,我能听见别人心里的想法,你信吗?你会把我当成怪物吗?”

厉云挚颔首,抱着她的动作未动。

他静等她继续往下说,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在她纠缠我握住我的手时,我听到她在心里的想法,她说要让所有人都看清我的真面目,让我成为害死她孩子的凶手。”每每回忆到这儿,叶小篱就难过的不行,“我因为听到这里而激动的想要挣脱离开。”

“结果还没等我挣扎脱离,嫂子就已经滚下楼梯,之后的事,你们都看到了……”

叶小篱的叙述,每一个字都深深的烙在厉云挚的脑海里,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分析。

若夏之玥真是那么想的,可见她本就已经做好了失去孩子的准备,掉下楼梯不一定是失足,更有可能是故意为之。

她那么在意叶亦宸,耿耿于怀他对叶小篱的感情,本应更加看重这个孩子,生下来才好更加稳固地位。

即便是为了嫁祸叶小篱,也不应该拿孩子的性命开玩笑。

除非……是孩子本身就有问题。

当这个猜想浮现,厉云挚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他沉思着,叶小篱抬眸看着他,欲言又止。

“睡吧,事情我都清楚了。”厉云挚哄她,将手轻轻覆在叶小篱的眼睛上,“我绝不会让人轻易诬陷、伤害你。”

厉云挚语气坚定的说着,每一个字都格外有力。

他哄着怀中的小女人睡觉,黑暗中的眸深邃而复杂。

时间悄然流逝。

昼夜交替,当天还未完全亮透,静默的环境被电话铃声吵醒。

一夜未眠的厉云挚,瞧见屏幕上闪烁着景易的名字,他的眉头条件反射的蹙起。

见叶小篱还睡着,他起身去到房间外接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听筒那儿传来景易急促的声音,“厉爷,出大事了!”

以和为贵

以和为贵第二集

龙二直径走向几人,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直接在对方的睡穴扎了一针,随后直接让人带走,“你们两人直接混到人群里”龙二说着直接带着墨邪跟苏晓筱朝暂扣那些贵客的地方走去。

“头痛”苏晓筱说着下意识靠在墨邪身上,整个人虚弱的像是下一秒就要被吹走了一般,墨邪微微愣了一下,瞬间明白她的用意,搂着她朝龙二带着的地方走去。

“以后不准吃凉的,更不准喝酒”墨邪的声音不大,但却让不少人听到,在看苏晓筱明显不舒服的小脸,所有人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也刚好为他们不在众人面前做好解释。

“难受”苏晓筱轻声呢喃,下意识往墨邪怀里蹭了蹭,“等会就能回家了,忍一忍好不好”墨邪搂着苏晓筱轻声哄着,“能不能给我一杯温水”墨邪看到一旁服务员轻声询问道。

“稍等,我去找找看”因为所有人都被留在大厅里,服务员不敢确定能不能帮墨邪找到温水,“谢谢”墨邪说着搂着苏晓筱直径朝一旁的空位走去。

正常人都以为墨邪会把苏晓筱安置在自己身边坐下,但让所有人包括苏晓筱意外的是,墨邪直接搂着苏晓筱做到自己腿上,宠溺略带心疼的眼神让不少前来参加宴会对墨邪抱有幻觉的人感到心碎。

苏晓筱靠在墨邪身上做足了虚弱的样子,之前出去的服务员找了一杯温水放在墨邪手边位置,“谢谢”墨邪朝对方点了点头,声音很轻朝对方说道,周围人看到墨邪这样,下意识说话的声音变小了些。

“喝点水”墨邪端着水放在苏晓筱嘴边,轻声叮嘱道,苏晓筱就这墨邪的手,刚要喝却闻到水里被人动了手脚,“不想喝”苏晓筱朝后躲了一下,除了离她最近的墨邪,其他都以为她喝到了。

“睡会”墨邪说着顺手把水杯放在一旁,不知道是不是手滑,杯子刚放到桌子上,直接倒向一旁,“啪”杯子应声碎裂,而就在所有以为这事就这么结束的时候,忽然发现那个杯子落下发出刺鼻的气味,周围发出“呲,呲的声音”墨邪眉头微皱,不等他开口,守在门口的龙二已经让人控制住之前帮墨邪倒水的服务员。

“明目张胆的朝墨少动手,这人是活腻了吧”周围人的议论声,让苏晓筱下意识皱眉,抬起略微苍白的小脸,下意识朝那个已经被控制住的服务员看去。

“为什么对我下毒”苏晓筱虚弱的看着对方,而她这个样子让不少人下意识想要保护,顿时不少人怒视那位服务员,像是如果他不说实话,下一秒就要把他撕了似得。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服务员眼神里满是惊恐的看着苏晓筱,那水他是在桌子上看到的,也不知道谁放在那里的,他见墨邪要的着急,就知道拿来端给了墨邪,至于下毒的事情,他完全不知情,他根本不认识苏晓筱,仇杀嫉妒根本套不到他身上。

以和为贵

以和为贵第三集

林锋和姜武也一脸懵逼……

不光是他们,一直跟着花翎的战胜也懵逼啊!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奇形怪状的,什么人都有?

有++号的奥特曼,也有把自己化装成吸血鬼的小盆友……

还有穿着芭蕾舞裙的……络腮胡大叔!

总之这里的人太奇怪了,全都是奇装异服。

反而是他们这些正常人在这里,貌似看着不正常……

“来过这种地方没有?”花翎笑着问莫筠。

“没有……”莫筠摇头,“这里是?”

“Cosplay的大赛现场。今天这里要举行变装比赛,我以前都会来参加。今年你陪我一起参加吧!”花翎说完就拉着她去后台,也不管她答不答应。

莫筠他们到了后台,发现后台好大啊,好多服装道具,也有好多人在这里化妆。

莫筠听说过Cosplay,但这是她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此刻她很是震惊,简直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花翎也看出了她眼里的陌生和新奇,他很是兴奋的给她介绍:“看到这些服装没有,你想穿什么就穿什么。然后自己选一个表演节目,如果被抽中了就上台表演,获胜者正好可以得到限量版的一套变装道具呢!”

“……”莫筠,“所以你想参加,只是为了得到奖励?”

花翎勾唇,很是随意的说:“当然不是。我只是恰好对这种变装大赛有点兴趣罢了。”

莫筠他们:“……”

你这样子还叫有点兴趣吗,好像是十分有兴趣吧!

莫筠他们是真的没想到,花翎竟然喜欢玩变装……

不知道是为什么,一个大男人喜欢玩变装,他们觉得好怪异啊。

“小云云,我们赶紧选一套吧。你是女士你来选,选了我们就去报名。”花翎期待的催促她。

莫筠忙摇头拒绝:“不行,我不会表演,也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不如你找别人吧……”

“不行的!菁菁禁止我玩这个,我也找不到人陪我玩,小云云,我现在就只能找你了!”花翎说的十分认真和严肃,好像她不答应,就是对不起他一样。

莫筠却疑惑,“菁菁是谁?”

“我老婆!”

莫筠又错愕了一下,他竟然都有老婆了。

不过……

“你都有老婆了,和我玩这个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只当你是朋友,菁菁也完全不介意。你当我是哥哥就行,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不然当我是男闺蜜也行啊……”

“可你看着像个弟弟……”莫筠下意识的打断他的话。

还有,男闺蜜是什么鬼啊?

闺蜜还分女的和男的?

花翎忽然一笑,挑眉盯着她,“你真认为,我会是弟弟?”

“我马上22,你呢?”莫筠反问。

“……我马上23。”

“你好像心虚了一下……”

“哪有!”花翎坚定的反驳,“我就是马上23,不信你问我的人。战胜,你说花爷我多大啊?”

战胜:“……23。”

可傻子都听得出战胜话里的勉强,花翎你这样威逼你手下撒谎真的好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