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五虎

少年五虎
  • 主演:朱茵,洪欣,魏骏杰,钟汉良,朱健钧,苏永康,阮兆祥,陶大宇,杨羚,陈安莹,樊亦敏,黄恺欣,談泉慶,陈慧仪,談珮珊,罗利期,夏
  • 导演:王心慰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3
1993年TVB所拍的青春怀旧剧,背景是70年代的香港,故事讲述当年红透一时的温拿乐队达上成功之路的过程。找来相貌与乐队中的成员谭咏磷和钟振涛极为相似的新人—朱健钧、钟汉良主演,再配搭当时无线力捧的花旦朱茵和洪欣。可是此剧并未能捧红朱健钧和钟汉良。多年后,朱健钧仍然留在TVB当一些小角色,而钟汉良则到台湾发展。..

少年五虎第一集

云月瑶赶忙闭眼摇了摇头,这才觉得脑子清明了些。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瞳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这一幕,让她惊奇不已。她是当真不曾想到,继承了望月天狐的王印,竟然会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魅惑之力。

这是上天赐予天狐一族的恩赐,她并不会以偏见来看待。

相反,有了这手本事,危难之时,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杀手锏。

即便对手太过强大,她打不过,但能够迷惑对方一瞬,使其失去神志,也能争取到宝贵时机,救得自己一命。

想到此,云月瑶看着冰镜中的自己,忍不住会心一笑。

撤去冰镜,云月瑶再次看向了祖地,原本看守在侧的狐卫,此时已经化作一地飞灰。

没了最后的仙力相护,它的骸骨已经再也支撑不住岁月的侵蚀。

云月瑶心中又是一酸,虽然,为了继承天狐王印,这样的牺牲避免不了。她也知晓,除了那狐卫,是真正的牺牲了自己,成全了她。其他骸骨之中,早已不存在狐灵。

但狐卫以自身狐灵献祭,为她打开传承之路,让她感动的同时,也倍感酸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这一刻,她虽心酸,却不能落泪。

这便是对狐卫的敬重,也是向祖地之中的众先辈们表明心意。

她云月瑶不是软弱无能之辈,不是只会哭泣示弱的小小可怜虫。

望月天狐的未来,将由她亲手去开创。

她再不会轻易将自己软弱的一面表露出来。这一刻,她是望月天狐一族的新晋王者。

是数万埋骨在此的先辈们唯一的希望!

云月瑶收敛起了狐卫的骨灰,将其厚葬此地,想必能够葬入祖地,也会让它真正得到安息。

再次大礼参拜过后,云月瑶带着小幻离开了祖地。

刚刚除了王印之外,她的骨骼皮肉之中,还续存着满满的仙力。

这些仙力是她目前为止无法消化的,只能如同积食一般贮存着。

然而,如果放任不管,这些仙力便会慢慢飘离消散,她刚才只草草将其封印在了身体内,想要长久保存,还需找到戚承武和司徒明之后,确保了他们的安全,她才能静下心来处理。

离开了祖地,云月瑶又有新的发现,也许是继承了王印的关系,这里繁复的幻阵,竟是对她丝毫作用都没有了。

此时的她,虽然还能看见幻阵营造的景色,但那景色却是虚淡的如同投影。

而隐藏在这虚幻之下的阵法脉络清晰可见,处于其中迷失不知方向的二人,她也能一眼看穿。

云月瑶嘴角微翘,化成人身,带着小幻直接奔着戚承武而去。

司徒明那边还好,有秘宝护身,暂无危险,只是团团乱转。

戚承武这边就有点糟糕了。

他此时已经中了幻术,神志不清,对着幻阵制造出来的假象一阵劈斩,状似疯魔。

云月瑶靠近之时,也被戚承武当成了敌人,直直的一拳向她轰击而来。

见到戚承武发红的眼睛,云月瑶转身躲过其全力一击,绕到其身后,打算将其击晕。

少年五虎

少年五虎第二集

两个礼拜的时间里,萧明的实力着实提升了不少。虽然只是两个礼拜的时间,可在这两个礼拜里,萧明却是生生吃增气散吃到吐了。

到最后,增气散几乎已经无法给萧明带来丝毫的提升!

这样的情况下,萧明也没继续服用增气散,而是把增气散留下一些带走,剩下的,则是全给了司空颜良。

在炼制完增气散之后,萧明的主要时间,就花在炼制六阶丹药上了。

毕竟,萧明现在手上最珍贵的东西,就是那炼制龙魂丹的龙魂根了。而这,同样也是对如今的萧明来说,最能提升他实力的东西!

如果能够炼制出一枚第二阶段以上的龙魂丹,萧明的实力,绝对是会提升到一个旁人无法想象的高度上!

到时候,哪怕还没突破到恒星境,可萧明实际上的实力,怕是已经超过一些恒星境第一层,也就是元婴期的高手了!

别的不敢少,可至少,在这天玄大陆上,到时候,他萧明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如今的萧明刚刚靠增气散突破到行星境第八层,再想突破到第九层,难度太大太大,在不靠丹药的情况下,这几乎就是一个跨世纪的难题,没个十年八年的,压根儿想都别想。

这样的情况下,萧明更期待的,自然就是龙魂根了。

龙魂根作为顶尖的六阶丹药,萧明想要炼制,实力其实是差不多够了的,主要的问题,就在于萧明本身的炼丹水平。

萧明的炼丹水平主要来自于当初那数百上千万的解毒丸炼制,那一次次的炼制中,大幅提升了萧明本身的精神力跟炼丹技巧,那样接连的锻炼,几乎是拔苗助长,强行把萧明的炼丹水平拔高到了一个连一些老牌儿炼丹师都无法比拟的高度!而那之后,萧明大多数时候,就都是在吃老本了。

这点,在炼制到五阶丹药的时候,萧明已经是有些困难的了,如今想要炼制六阶丹药,萧明的炼丹水平,还真是有些不足,还有待提高。

若是在别处,萧明也没办法,可是在灵药阁,这个问题却是变得不算是个问题了!

灵药阁最不缺的,就是各种草药!

而想要提升炼丹水平,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通过反复的练习来提升!

你要说提供大量珍贵灵药给萧明练手,那便是司空颜良也会有些舍不得,可如果只是像现在这样用一些普通的草药给萧明练习,司空颜良根本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这种东西,灵药阁里,多得是!

他很清楚,如果萧明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六阶炼丹师,那么收益最大的,就是他司空颜良!

他很可能因此直接提升到元婴期!

真那样的话,便是把整个灵药阁都赔给萧明又如何?

元婴期的实力,完全可以让他在这天玄大陆横着走!不必看任何人的脸色!到时候,哪怕萧明不再帮他,他也能逍遥自在!

在这之前,一切的投资,都是值当的!

就这样,萧明每天都在不停地炼制着各种丹药,不过这会儿,萧明却是被司空颜良打断了。

“萧明,有人来找你。”看着萧明,司空颜良淡淡说道,“是大周朝的人。”

“大周朝?”听到司空颜良的话,萧明不禁有些诧异。

来天玄大陆这一个多月,萧明也对整个天玄大陆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自然也知道大周朝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可让萧明没想到的是,这大周朝竟然会找到他萧明身上来。

这就有些奇怪了。

毕竟,萧明虽然实力强横,可本质上,萧明却只是个武者而已,跟这大周朝的统治跟管理完全就是河水不犯井水,完全是两码事。

这样的情况下,这大周朝找他萧明做什么?

不过说起来,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大周朝这次主动求见,萧明也不好多言什么,只得是点点头,示意那使者过来。

使者是一个武圣前期的家伙,实力不算太强,不过看起来却非常的正直,而他的身上,也有一种让萧明非常熟悉的气息。

是军人的气息!

有国的地方就有军队,大周朝作为一个国家,自然也拥有着他们的军队。

在天玄大陆这样的地方,热兵器还没出现,武者的实力,也就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军力!而一个国家的军人,自然也就是由武者组成的了。

大周朝派来的一个使者都有着武圣级别的实力,萧明不难想象,这大周朝之中,恐怕多半是有着武圣巅峰的存在的!

这也让萧明不禁眯起了眼,不敢小瞧这大周朝。

一个能够屹立于天玄大陆数千年不倒的王朝,绝非一个管理普通人的国家那么简单!

“萧明先生。”这武圣前期的使者在看到萧明之后直接恭敬地行了个礼,话语间让人听不出他到底是喜是悲,“大周朝皇主有请,为庆祝萧明先生连灭断魂门神剑门两大叛逆宗门,特邀萧明先生入大周朝皇主城,设宴三天,宴请萧明先生!”

“宴请我?庆祝灭了断魂门神剑门?”

听到这使者的话,萧明不禁眯着眼,眼神中也闪烁着几分异样。

这点,显然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的!

之前在萧明眼中,大周朝按理说应该跟什么神剑门,断魂门之类大门派关系不错,甚至是一定程度上听从于他们的。毕竟,神剑门跟断魂门的高手数量放在那儿,便是大周朝,应该也不是其对手才是,如果大周朝跟他们关系不好,根本无法在这乱世中生存。

可如今的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看着面前这人,萧明静静思索片刻,直接道:“容我在这儿耽搁几日,这几日我还有些事。不过,三日之内,我必然会去皇主城赴宴,还请代为转告。”

听到萧明的话,这人也没多言,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便离开了。

从头到尾,这人都只是来转达消息而已,哪怕萧明实力再强,他也没有丝毫的恐惧,而是一直安安静静,宛若面对一张白纸一般。

看着这人离开的背影,萧明眯着眼,而一旁的司空颜良也不禁咦了一声。

少年五虎

少年五虎第三集

从市府大院出来,李云道长长吁了口气。。。

郑天狼看到此幕好奇道:“怎么了三叔?又有什么棘手的事?”

李云道笑着摇头:“这世上,总是有数不尽的跳梁小丑。不过有的人身在局中,永远都是一叶障目,就算是被他们寻到救命稻草,那也是只是雾里看花的稻草而已,无伤大雅。”

李云道说的话,刚满十八岁的郑天狼听不懂,但他一直觉得三叔是他认识的人中顶有学问的,三叔说无伤大雅,那就是对方再如何折腾也翻不出多大水花的意思,既然如此,郑天狼乐得扮演无忧无虑的司机角色,最起码比在沧州老家为了斗米发愁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下一站是市公安局,门卫对这辆挂着姑苏牌照的改装北京吉普早就门清很,远远看到便开闸放行,临了不忘善意地拉开窗户冲坐在副驾上的年轻人咧嘴笑笑,李云道也很纳闷自己为啥走到哪儿都能跟门卫结下善缘。江宁市局传达室的门卫不是老黄那般的退休老刑警,相反年轻得很,是局里三产保安公司聘用制的保安。听口音应该是东北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云道也一口颇纯正的东北腔,所以年轻的退伍保安看这位李队长异常顺眼,再加上前几次每回来李云道都会甩给他大半包已经拆动过却没抽几根的小熊猫,这位据说从姑苏分局调来的猛人在保安眼中越发和蔼可亲。

相例,李云道又甩了半包烟进去,还不忘隔窗叮嘱一声:“跟哥儿几个分着抽。”

年轻保安憨憨笑着,乐滋滋地在半空抓住半包烟,掂量了几下:“省着点抽,够我们奢侈几天了!”

车窗关上,车子缓慢滑进地下停下场。市局来的次数不多,但对韩国涛的办公室李云道也算是熟门熟路了,敲门进去的时候,那位身兼省厅副厅长和省会城市公安系统一把手两重职务的韩大局长正脱了鞋哼着小曲,双脚翘放在办公室上,藏青的袜子顶头隐隐能看到露出些许的脚趾。

看样子韩国涛的心情非常好,见李云道进来,也不作伪地调整姿势,仍旧我行我素地斜躺在皮质转椅上,神情自得:“坐,自个儿拿烟抽,你小子,每次到我这儿来都不带烟,都是蹭我的红梅抽,我还奇怪了,明明是个小烟腔,怎么就不带烟,原来是把好烟拿那传达室做好人了,偏偏要上来沾我这老头子的便宜!”韩国涛如今跟李云道也熟得很,加上又知晓了李云道的真正身份,自然也不再仅仅把他当下属看待,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倒更像是忘年交。

“您老人家想抽什么烟,勾勾手指头,估计成吨的中华苏烟立马就能送过来,还用得着跟我们这些基层警员斤斤计较?还有,好歹您也是市局一把手,万一哪天去哪边参观需要脱鞋,就您就大兄弟带着二兄弟一块儿裸奔的袜子,还不把咱们江宁公安系统的脸都丢尽了?”

韩国涛看了一眼自己的破袜子,没太在意地呵呵干笑了两声,不过最终还是将脚收了下去:“你婶婶死都不肯来江宁,说是要在家带孙女,我一个孤家寡人在这儿,平日里也忙得很,哪有时间去管袜子的事情。”

李云道笑道:“领导,要不这样,年底也没给您送礼,回头我给您送一箱袜子来,您就是半天换一双都成。”

“你这是在行贿。”韩国涛笑着调侃道。

“行贿?我算过,一双袜子地摊上市场价两块八,实际上批发价才八毛一双,一箱袜子顶死一百双,一百块还不到,您如果一定要算行贿也成,我就不信百八十块钱的东西,纪委的同志为这也要跟我计较。”

韩国涛笑骂道:“别说八十块一箱的袜子,你那小熊猫,给首长特供的那种,我是一根都没抽着,倒是便宜了传达室的一帮混账小子!”

李云道还是那句话:“您要抽什么烟还真抽不着?他们不一样。”

韩国涛笑了笑,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而是稍稍正色一些后才道:“刚刚估计林市长也跟你说了,最近的形势,看似松了一些,但实际上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紧张。而且,他们盯上你了。”

李云道没说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歪一类的场面话,而是笑了笑道:“拳头打过来,无非两种应对方式,要么一拳回过去,要么躲开,很明显,现在不是趁势追击的最好时机,我先避避锋芒也是好事。”

韩国涛笑着点头,之前不知道李云道的真正身份,他用起人来自然毫无顾忌,但是现在知道了,自然不可能全然不管不顾,有些事情,他还是得尊重李云道自己的意愿。

两人又对目前的形势做了深入剖析,李云道将之前很多猜想和解决方案都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毕竟自己要离开半年时间。但自己在离开前,已经对这场战役开了一个不错的头,算是一场优势颇足的开局大捷,但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真的不短,六个月的时候,足够产生很多让人措手不及的变化。对于自己接下来的布置,李云道也毫无隐晦地告诉了韩国涛,毕竟江北分局虽然偏于一隅,但总还是在他韩字大旗的麾下,有韩国涛这尊大佛在,短期内就算有人想动江北那块蛋糕,也就只能望而兴叹,流流口水闻闻味道,要真下口咬上一块,那还得顾忌韩国涛的反弹。

跟韩国涛聊到接近中午,正聊到兴头上却到了饭点,韩国涛打电话让办公室帮忙去单位餐厅打了两份盒饭送上来,两人就着盒饭又聊了两个钟头。

出门时,韩国涛亲自将李云道送到电梯口,感叹道:“要说慧眼识英才,秦家那位的确不同凡响,你这样的人才,在公安系统已经算是大放异彩,如果能有总参那样的平台,不知道又是一番什么光景!”

李云道笑了笑:“我个儿矮,总参水太深,会淹死的。”

两人相视大笑。

只是,握手分手,临上电梯前,李云道突然转头道:“韩局,有空来京城家里坐坐。”

韩国涛背在身后的右手猛地一紧。

京城家中。

他清楚李云道的意思。

开口时,也算久经风浪的韩局长却感觉嗓子紧得有些可怕。

“好,一定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