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帝北丐

南帝北丐
  • 主演:郑伊健,陈慧仪,陈加玲
  • 导演:庄伟建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3
洪七公(魏骏杰 饰)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子弟,然而不满丰衣足食之生活,喜欢四海结交好友,更同丐帮众人交往甚密。丐帮表面平和,内里却分为“净衣”和“污衣”两派,两派之间斗争日益激烈,洪七因爱上了净衣派长老的女儿程雪芯(黄晓燕 饰)而被卷入了斗争之中。   段智兴(郑伊健 饰)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长大后,受母亲所托,他千里迢迢来到云南,只为了寻找生父段王爷。然而,段王爷的弟弟策划了一个阴谋,使得段智兴的母亲最终为救段王爷而命丧黄泉,段智兴因此记恨父亲。洪七公和段智兴是结识多年的好友,彼此之间结下了坚实的友谊,之后却因为《武穆遗书》和奸人挑拨而产生误会,反目成仇。

南帝北丐第一集

楚西祠一晚上都没有睡觉,因为根本就睡不着,翻来覆去,脑子里面想到的都是叶歌那张小脸。一想,心就疼。

耳边,仿佛还回响着沈御风说的那句话。

那就……彻底断了吧!

将叶歌的名字从楚家的户口簿上除名吗?

其实楚西祠又何尝不明白,沈御风说这话,分明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如果真的把叶歌和楚家的关系解除了,那么他们俩就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兄妹了,将来的路也会好走一些。

可是楚西祠却担心,如果真的将叶歌的名字从楚家的户口簿上解除,而叶歌如果真的一去不回……

骄傲如她,如果真的不介意,又怎么会那么伤心地离开呢?

可是现在,他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

第二天下午,乔雨薇给楚西祠打来了电话,说叶歌已经安全到达了叶家,让楚西祠放心。

叶家那边已经有医生在等待了,叶歌一切都好,只是……还没有醒过来。

乔雨薇说,她会好好照顾好叶歌的,让楚西祠不要太担心,只不过现在老爷子一直寸步不离,所以乔雨薇也没有办法给叶歌照个相,或者跟楚西祠视频一下。

楚西祠也明白,叶家的老爷子是叶歌的亲外公,自然会疼爱叶歌,可是,叶歌没有在他的视线之下,总归他的心还是悬着,根本就放不下来。

乔雨薇说道:“你放心好了,等到叶歌醒了,我们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楚西祠的心头万般苦涩,这不是他想要的。

而他想要的是自己照顾叶歌,等到叶歌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自己。

他有好多好多的话还没有跟叶歌说呢……

但是现在,根本就无法实现。

莫瑾瑜陪在了楚西祠的身边,等到楚西祠挂断了电话之后说道:“你的腿不能再拖着了,要不然真的废了!到那个时候,只能再把你的腿打断一次重新接。林医生那边都准备好了,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医生们也都很忙的,患者都需要预约,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知道吗?”

楚西祠闭上了眼睛,“好!我知道了。一会儿你安排吧!”

莫瑾瑜终于松了一口气。

*

M国。

龙鹤轩、秦宋和金泽霖听说叶歌被带回了叶家,有点惊讶,没有想到叶家老爷子的动作那么迅速。

可是,这样一来,楚西祠跟叶歌之间……可就情路艰辛了。

他们跟着去了叶家探望,龙擎宇也跟着去了,毕竟之前都认识,也算是朋友了。

叶松德现在也总算是弄清楚了,原来他的外孙女不但跟叶爵还有乔雨薇都认识,甚至连龙门那边的秦宋和金泽霖、龙擎宇都是朋友,看来,以后让叶歌留在M国,她应该也不会太寂寞了。

叶松德请来的专家帮着叶歌诊断之后也说了,没有什么大碍,就是什么时候醒过来要看她自己的主观意愿了。

可是三天之后,叶歌还没有要醒过来的意,叶松德真的有点着急了。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叶松德开始摔东西了。

叶爵瞅着叶松德那暴跳如雷的模样,有些无奈。

怎么办呢,他也着急,可是着急也没有办法啊!

“爷爷,稍安勿躁,叶歌会醒过来的!”

“要是里面躺着的人是你外孙女,你试试?”叶松德真是口不择言了。

叶爵摸了摸鼻子:“爷爷,我现在只有一个儿子叶昊,要是想要个外孙女的话,那我跟我老婆还得先生个女儿才行!”

一句话,弄得叶松德哭笑不得。

叶爵说道:“不过我看这个可以有,等这叶昊再大一点,我跟我老婆可以再生一个!”

叶爵知道叶松德最近两天因为叶歌的事情着急上火,所以也想要哄老爷子开心。

而这个时候,乔雨薇说道:“爷爷,我去帮叶歌擦擦身子!”

叶松德点点头,毕竟从叶歌来了之后,都是乔雨薇在照顾叶歌,这样的话他放心,要是换成佣人他才不乐意呢!

*

叶歌的房间里面,她还在睡着,胳膊上的擦伤都已经结痂了,腿上还被石膏束缚着,而头上的纱布,大夫也帮着换了药。

乔雨薇拿着热毛巾帮叶歌擦着脸,说道:“叶歌,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楚西祠估计都要急疯了。我现在每天一个电话,啧啧,你知道不知道,楚西祠的嗓子都哑了,说话都说不出来,他现在担心着你,可是又见不到你,这样真是折磨死人了!我听着他说话的声音都心疼啊!啧啧啧……”

乔雨薇帮着叶歌擦着脸,没有注意到叶歌的手指稍稍动弹了一下。

乔雨薇叹息着,“你说说你,现在你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肚子里面还有个宝宝呢!所以,你这样一直躺下去,对孩子也不好啊。话说你肚子里面的宝宝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呢?

怀孕初期真的很关键,你这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还是早点醒过来,出去晒晒太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这样对你好,对宝宝也好,对不对?

等你醒过来之后,我和叶爵陪着你好好出去转转,玩玩,你醒过来了,楚西祠肯定也会放心了,你要是醒不过来,咱们所有人都跟着担心。对了,你说我容易嘛,每天给你哥,哦,给楚西祠打电话的时候,还得小心翼翼的。

你是不知道,叶爵那个家伙也是个醋坛子,我这办的是正经事儿,又不是背着他养小白脸,这个家伙,连我跟楚西祠打个电话,他都不乐意。可是让他给楚西祠打,他又不打。没有办法,我这个当嫂子的只能自己打了,要不然,换成楚西祠主动给我打电话,那叶爵肯定更不高兴!所以啊,你还是早定醒过来吧,等你醒过来之后,自己给你哥打电话,这样的话,我也就省心了。

不过,我可是跟你说,等你好了以后,你得好好请我吃顿饭,好好弥补我!”

乔雨薇也在叶歌的耳边说着逗趣的话,当然了,这话里面肯定也有夸大的成分,要是让叶爵听到她在背后碎碎念,肯定又跟他没完了!

终于,乔雨薇帮着叶歌擦洗好了,门外面传来孩子的哭声,还有敲门声。

乔雨薇去开门,叶爵抱着叶昊出现在了门口。

“好了吗?儿子又哭了,我哄不下!”

叶爵头都大了,这个小家伙哭起来,那简直让人头疼啊!

乔雨薇将儿子接过来,说道:“好了好了,不哭了!”

但是,叶昊丝毫不给面子,依旧哭着。

那声音,果然很魔性。

*

叶歌觉得自己一直沉浸在黑暗的迷雾之中,寻找不到出路,更找不到方向。

隐约之间,她能够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耳边说话,一开始是熟悉而又温柔的声音,让她觉得心安,甚至还能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大手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也让她觉得踏实。

她好累,就想那样一直睡下去。

但是后来,那个声音消失不见了,她有些惶恐不安,仿佛失去了寄托,失去了依靠,黑暗之中更是迷失了脚步,不知道该去往何方。

而后来,身边换成了一个温柔的女人的声音,每天都在她的耳边碎碎念着。

那个声音,也有点熟悉,但是却那么遥远。

忽然间,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那哭声,让她觉得心都碎了。

为什么呢?

那是谁家的孩子呢?

哭的那么伤心……

叶歌很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想要仔细去看一看。

她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想要从那种黑暗之中挣脱出来。

床上的叶歌,手臂抬了起来,但是很快又落下去。

叶爵的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叶歌!”

他喊着叶歌的名字,快步走上前去。

乔雨薇也愣住了,“你喊什么?”

这个时候,叶昊还在哇哇大哭着,但是乔雨薇已经顾不得哄儿子,跟在叶爵的身后,朝着叶歌的床边上走过去。

“叶歌!”

叶爵激动不已,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看错,是的,叶歌……醒过来了!

乔雨薇也震惊不已,因为下一秒,她看到叶歌睁开了眼睛。

叶昊还在哇哇大哭着,而叶歌的目光,落在了乔雨薇怀中的叶昊身上。

叶爵自然注意到,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啊。

敢情是叶昊这个小不点的哭声,让叶歌彻底醒过来了!

叶爵在叶歌的床边上坐下来,伸手握住了叶歌的手,“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说完,他转头冲着乔雨薇说道:“你快去告诉爷爷,说叶歌醒了!”

乔雨薇激动的都要哭了,听到叶爵的话,连忙点点头。

“好,我这就去告诉爷爷!”

还有,她也得给楚西祠打个电话说一声了。

毕竟,大家都在等着这一天,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啊!

叶爵看着叶歌的脸,问道:“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头还疼吗?肚子饿不饿?”

这一连串的问题,那么急切。

叶歌的目光似乎还有些对不上焦点,略带茫然的看着他,微微张开了嘴,嘶哑的声音轻轻说道:

“叶歌……你是在叫我吗?”

乔雨薇刚刚转身还没有走几步呢,听到叶歌这话,瞬间傻眼了。

而叶爵呢,听到叶歌这话,眸色瞬间暗沉下去。

南帝北丐

南帝北丐第二集

这景象好生奇怪。

“王,梅布尔这就去调查清楚。”

见霍伦海布突然停下赶路,跟随在霍伦海布身边十二年之久的梅布尔立即明白过来霍伦海布的心思。

“恩。”霍伦海布琥珀色的眼深邃地望向之前孩子发出哭啼声的方向,“是阿蒙对我的指引,将他带到我身边来。”

“是!”

梅布尔的身影随即消失在夜色之中。

因为那孩子的一声哭啼声,赶路途中的狂风暴雨消失不见,霍伦海布以他最快的速度赶回孟斐斯,悄无声息结束掉一场欲推翻他王权的政乱。

后宫中,一金发碧眼的女子站在倒影出她绝美容颜的水池旁,她身着一袭雪白的纱衣,如雪般白皙的手臂上戴着刻有神像的金手环。

乍看之下,这女子犹如从天而降的神女,但现在站在水池旁的她手中却拿着锋利的匕首架在她犹如天鹅颈般白皙修长的脖颈上。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古埃及第十八王朝霍伦海布的妻子,姆特奈得梅特。

水面上除了倒映着姆特奈得梅特最喜欢的紫莲之外,还有她绝美却写满决绝与悲伤的脸。

她不怕死。

她怕的只是不能再见她的王一面。

听到从不远处急急响起的一阵脚步声,姆特奈得梅特紧了紧她握住匕首的手。

“傻女人。”

就在她准备用锋利的匕首划破她的脖颈时,姆特奈得梅特却听到了一道她最想念的声音。

“王……”

姆特奈得梅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冲到她面前,与她四目相望的霍伦海布。

“王,你赶回来了?”

哐当一声,姆特奈得梅特架在脖颈上的匕首应声落地。

为了能够赢得百姓的信任,在大祭司的指引之下,她的王去到卡纳克取一块君王石。

唯有取到这块君王石,在这片埃及的土地上,她的丈夫才是被百姓认可的王。

但是取君王石的路危险重重。

想要取代霍伦海布成为王的大有人在。

这样的情况,霍伦海布早就已经料到。

但他不曾料到的是在他离开孟斐斯之后,他和一起长大他最信任的兄弟苏尔特竟然暗中造反。

如果他无法取回君王石的话,就算他急急赶回孟斐斯,长老也不会认同他,苏尔特的奸计依旧能够得逞。

但如果他坚持去卡纳克取君王石的话,后果有可能会使他失去他最心爱的女人。

前者,会让他失去所有。

而后者……

霍伦海布自然会选择后者。

如果他连夜赶路的话,他有极大的可能能够在苏尔特造反之前,赶回孟斐斯。

但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赶回来的路上一路上遇到暴风雨,严重影响到他赶路的速度。

“傻女人,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失去你的时候,我突然在阿发里斯城内听到一声孩子的哭啼声,顿时阻止我前行的暴风雨消失不见,挡住明月的乌云消散。清朗的月光照在通往孟斐斯的道路上,我的骏马就像是长上翅膀在飞驰。总于……”

霍伦海布深情地摩挲着姆特奈得梅特的脸,长松一口气:“终于在你做傻事之前赶了回来。好了,我都已经赶回来了,你还哭丧着一张脸做什么?”

霍伦海布用他另一只手轻拍着姆特奈得梅特的后背安慰说。

谁知霍伦海布不安慰还好,他这一说,姆特奈得梅特一声哭嚎,随即扑进霍伦海布怀中,抬起拳头用力捶在霍伦海布坚实的胸膛上。

姆特奈得梅特一边用力捶着霍伦海布的胸膛,一边哭嚎着说:“王,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

“别哭。”霍伦海布连忙用手擦拭着从姆特奈得梅特眼中滴落而出就像珍珠一样的眼泪,“傻女人,你这不是看到我了?我没有少半根寒毛,而你也毫发无损。你要是再哭下去,你就不美了。到时候……”

霍伦海布的话成功地让姆特奈得梅特的哭声一止。

眼中的悲伤随即退去,姆特奈得梅特随即瞪大眼睛,她捡起地上的匕首架在霍伦海布的脖颈上:“你继续说下去试试。”

敢把匕首架在他脖颈上的人放眼整个埃及恐怕也只有这傻女人一个。

霍伦海布目光深邃地望着眼前瞪圆眼睛怒看着他的姆特奈得梅特。

水池旁瞬间变得安静,唯独身下风声。

良久之后,姆特奈得梅特听到霍伦海布说:“傻女人,你舍得吗?”

完全不在意姆特奈得梅特架在他脖颈上锋利的匕首,霍伦海布随即倾身将自己灼热的吻印在姆特奈得梅特柔软的唇上。

“你……”

看到锋利的匕首划破霍伦海布脖颈的皮肤,姆特奈得梅特再次将匕首扔在地上,捧住霍伦海布刚毅俊朗的脸,将自己的被动化作主动。

清风拂过,紫莲随风摇曳。

暧昧的气息弥漫。

水面上,两道美好的身影,就如同冰与火一样纠缠在一起,迸发出极致的美好。

一番旖旎之后,脸颊染上暧昧绯红的姆特奈得梅特轻咬着霍伦海布的耳朵说:“王,那孩子是阿蒙神对王的指引,你应该将他带回都城。我来抚养他长大。”

霍伦海布闻言眼底划过一抹诧然。

姆特奈得梅特善妒,霍伦海布娶姆特奈得梅特时曾经以阿蒙神之名在她面前发过誓。

“我霍伦海布此时只有姆特奈得梅特一个女人。”

霍伦海布与姆特奈得梅特成婚多年,但姆特奈得梅特一直怀不上子嗣。

根据大祭司的占卜,下一任成为这埃及王的人并非他的子嗣。

那么下任埃及王一定是他的养子!

曾经霍伦海布也有劝说过姆特奈得梅特收养一个孩子,但每次他的提议都他的妻子所拒绝。

姆特奈得梅特给他的理由是,她这一生只会收养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注定会成为下一任埃及的王。所以她会遵循阿蒙王的指引,不需要太刻意,太着急。

如果是他们的儿子,阿蒙王一定会将他带到他们的身边。

想起眼前傻女人曾经所说的话,一阵爽朗的笑声在水池旁响起。

“傻女人,今后我们有儿子了!”

这天夜里,随从梅布尔将那发出哭啼声的孩子送到霍伦海布跟前的时候,这埃及的王与王后脸上的表情却宛遭雷劈。

姆特奈得梅特抢在霍伦海布之前发出惊诧声。

“梅布尔,你确定你没弄错?”

单膝跪在地上的梅布尔没有丝毫迟疑:“回禀王后,当时王在阿发里斯城赶路的时候,正好是这小东西出生的时候,他一声哭啼犹如战鼓般响亮,喊停了暴风骤雨,喊出明月,接生的产婆都能作证。梅布尔敢以人头担保,绝对没错。”

梅布尔跟随在霍伦海布身边十余年,忠心耿耿。姆特奈得梅特并没有怀疑他的真实性。

只是……

这样的孩子真会是下一任埃及的王?

姆特奈得梅特和霍伦海布望着在襁褓中乐呵呵吃手指的男孩,心中生出疑惑。

此时被包裹在襁褓中的男孩有着一双犹如大海般深邃湛蓝的眼睛,白皙的皮肤能够与姆特奈得梅特媲美,男孩的头发也是金色的。

望着男孩的脸,姆特奈得梅特不由一声叹息:“如果他的唇没有残缺该多好。”

裹在襁褓中的男孩看上去一切都很完美,如果没有兔唇的话,俨然就是她姆特奈得梅特的亲生子。

但是……

有残缺的人,是神对他们的惩罚。

这样的人是受到神的诅咒,注定低人一等,只配做奴隶,又怎么能够成为她姆特奈得梅特的儿子。

望着襁褓中的孩子,姆特奈得梅特绝美的脸上写满失望。

她将视线从孩子身上转移到霍伦海布同样写满失望的脸上。

姆特奈得梅特:“王,我不能收他做我的儿子。”

姆特奈得梅特说的话,也是他想要说的话。

这残疾的孩子只配扔去马棚,成为马奴。

不配做他和姆特奈得梅特的儿子。

书房内陷入一阵死寂。

梅布尔看向他的主人,小心翼翼地问:“王,这婴儿要怎么处理。”

霍伦海布皱了皱眉:“就算这孩子出生贵族,你把他送回去,他也免不了沦为奴隶。不管怎么样,因为这孩子,我才能和王后再次相聚。这孩子……”

“这孩子就让我侍女养着。”

霍伦海布想要说的话再次被他的妻子抢先说出口。

霍伦海布唇角微勾起一抹弧度,给了姆特奈得梅特一个唯独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够看得懂的眼神。

“好。就把这男婴交给安苏丽娜养着。从今以后,他就叫普拉美斯。”

……

十三年后。

后宫中,一支利箭从百步开外的地方射下高挂在树上鲜红欲滴的苹果。

只见一身着短衣短裤的男孩跑到树下捡起苹果看向另一个和他有着同样装束,只是脸上却多出一张金面具的男孩说:“普拉美斯,你射箭这么厉害。以后一定能够成为一名了不起的神射手,为我们的王效力!守护我们的国家!”

男孩话音刚落随即又响起一道惊呼声,只见一支利箭从他耳旁擦过射中挂在树上的另一个苹果。

男孩惊魂未定。

他看到普拉美斯走到苹果树下捡起被他射落的苹果,咬了一口,语气悠悠地说:“赫次,我只是想吃苹果而已。”

南帝北丐

南帝北丐第三集

“爸……”刘小荻委屈不已。

“滚!滚!滚!”刘慕山拿起床头柜上的相框就朝刘小荻砸过去。

在最后的时刻,刘小荻终于知道她亲爹怒了。

在相框马上就要砸到她脸的时候,她把头转了过去,砸到了后脑勺。

“唉哟!”刘小荻疼得跪在地上。

苏翠翠意识到不对,立刻裹上睡袍,跑下床。

“天啊,这……流血了!”苏翠翠吓得脸色苍白,她看到相框的一角和刘小荻捂着头的手都有血。

意识到自己流血的刘小荻立刻嗷嗷大哭起来,“呼呼,妈,我不会破相了吧?呼呼,这可怎么办啊?我可是学表演的啊……呼呼……”

“够了!给我闭嘴!没家教没修养的东西!给我滚出去!”刘慕山气急攻心,连自己都骂了。

一个父亲骂自己的女儿没家教,可不就是骂自己嘛!

苏翠翠连忙带着把哭硬生生憋回去的刘小荻离开自己的卧室,去了刘小荻的房间。

扒开头发一看,还挺深的一个口子,血还不停的往外冒。

“妈,爸怎么这样对我啊!要不是我躲得快,肯定就砸我脸上了!呼呼……”

苏翠翠拿了一块毛巾让刘小荻把伤口按住,怒其不争地说:“别哭哭啼啼的了!一点眼力价都没有!你爸都那么生气了,你难道看不出来啊!我去换衣服,你自己也换好,送你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

楼上,封潇潇刚起来洗漱完毕,方姨就端着一杯温度刚刚好的水进来。

“小姐,看你气色还不错,是不是有什么高兴事啊?”

“我每天都很开心啊!谢谢方姨。”

封潇潇把水杯拿过来,一饮而尽,然后问道:“早上那一家子是不是又闹起来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楼下哭哭啼啼的。”

方姨说:“是刘小荻,不知道怎么了,后脑勺流血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刘慕山看起来也很不高兴的样子,苏翠翠送刘小荻去医院后,刘慕山也走了。”

哦?还有这种事?

一大早的,他们一家三口子之间居然打起来了?

所为何事?

封潇潇喝完水就去扎辫子,准备晨跑。

通过镜子看到方姨欲言又止的样子,她说:“方姨,怎么了?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方姨早上和老康聊过之后,方姨琢磨了很久,感觉有些话她确实应该提醒一下她疼爱的潇潇。

可是国内的环境谈性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情,方姨养的是儿子,她也没有教育女孩的经验。

“小姐……我……是……我……”结结巴巴了好一会,还是没法把话题拐到主题上来。

封潇潇扎好辫子,直接站在方姨前面,问:“怎么了方姨?”

方姨鼓起勇气,说:“小姐,前天晚上你又在易少爷家过夜了吧?”

“……”封潇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她这样确实很容易被人误会。

方姨似乎找到了感觉,她说:“小姐,你还在上大学,结婚生孩子这些事情肯定是要等到大学毕业以后吧,所以防范措施要做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