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黄飞鸿1981

少年黄飞鸿1981
  • 主演:黄元申,黎汉持,郑文雅,文雪儿
  • 导演:萧笙,范秀明,查传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81
香港丽的电视台1981年制作的古装武侠电视剧,由萧笙监制,黄元申,黎汉持,郑文雅,文雪儿,魏秋桦,蔡琼辉等主演。

少年黄飞鸿1981第一集

李小闲的声音刚落下,门就开了,板着脸的紫岳出现在李小闲的面前。

看到他,李小闲就笑了,却是没有说话。如果他自己看到自己此刻的样子,就会发现自己此刻的样子其实是很贱的。

紫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生气,神色很快就是一缓,然后就点头说:“不错,没想到你竟然有阴阳眼,而且,还进化到了这一步,竟然连我都看走眼了。”

“我这是走投无路才会把阴阳眼暴露出来的,你那个老朋友的孙女太会惹事了,直接把执法堂老大的儿子给得罪了,她拍拍手就走人了,我得收拾烂摊子。”

“你把人弄残废了,还说是帮别人收拾烂摊子?”李小闲涎着脸说。

“我这不是为了吓唬他们吗?你不知道,他们当时竟然直接冲过来,我要是不吓唬他们一下,你恐怕就见不到我了。”

“你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谁都敢算计。”

对于这个指责,李小闲自然是不会承认的,他立刻就要为自己辩白,可是彩凤的声音却在门口响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李小闲只好打消了说话的念头,转身看着彩凤说:“没什么。”

彩凤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立刻就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过来问紫岳:“爷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那么浓郁的寒意?”

紫岳还没说话,李小闲就说:“既然食材已经买回来了,为什么不赶紧去做饭?”

彩凤压根就不搭理他,一双美眸则死死地盯着紫岳,等着他的答复。

可是紫岳只说了两个字:“没事。”

没等彩凤说话,紫岳就转身进去了。

看到他这样,李小闲立刻就知道他不想让彩凤知道阴阳眼的事情。

其实,阴阳眼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因为昨天弄出来的动静太大了。可是紫岳还是选择了隐瞒,虽然李小闲暂时也不想让彩凤知道他有阴阳眼,可是他却想不明白紫岳为什么也会这么做。

没能从紫岳口中知道真相,彩凤的心情顿时就非常的恶劣,她恨恨地瞪了李小闲一眼,然后就转身去了厨房。

彩凤的厨艺真的很不错,这也是李小闲来到冥界吃的最尽兴的一次,最后,他毫不吝啬溢美之词:“丫头,你的厨艺真的很不错,是我见过的厨艺最好的人,没有之一。”

“用不着你夸赞,你还是去把餐具和厨房收拾一下吧,别告诉我你不愿意?”

对于彩凤煞风景的话语,李小闲一点都没在意,当即就点头说:“就冲你这厨艺,我愿意给你洗一辈子的餐具,呵呵呵······”

“你真的愿意给我洗一辈子餐具?”

尽管李小闲意识到这可能是陷阱,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说:“当然。”

“那好办,正好我家缺一个洗碗的下人,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的,咯咯咯······”

可是李小闲却并没有恼羞成怒的样子,就只是一脸平静地看着彩凤,彩凤笑了一会儿,见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顿时就觉得很没劲。

李小闲把餐具和厨房收拾好的时候,彩凤也收拾好了房间。

看到彩凤竟然占据了他的房间,李小闲立刻就冲过去诘问道:“嗨嗨,你是不是太过分了,这是我的屋子。”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里面是有你的名字,还是有你留下的记号?”

“耍赖是吧?”

说话的时候,李小闲立刻就要往里面冲。彩凤自然不会给他机会,双手一掐就站在门口,就像是一尊门神。

李小闲不得不停下来,不过,他人停下来,嘴上却说:“你要是不让开,我可就动手了?”

“一个小小的鬼王境,也敢跟我动手?”

彩凤的话音尚未落下,就看到李小闲的双手举在身前直奔她的胸部而来,她下意识地就要后退,不过,她随即就意识到这么做不妥,一掌就朝着李小闲拍了过去。

虽然是仓促一一击,却也用上了超过五成的力量,攻击力极为惊人。可是李小闲早把她的反应预料到了,身形一晃,就去了隔壁,彩凤的这一下自然是打空了。不过,她也没有追击的意思。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李小闲放弃,既然目标已经达到了,她也就没必要追着不放了。虽说李小闲刚才的做法让她愤怒,可是追究起来,她会很没面子的。因此,她只能选择忽略。

实际上,她之所以会选这一间屋子,纯粹就是故意的,她知道当时这里就是有事情发生,可不论是他,还是紫岳都没有要让她知道的意思。

紫岳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不敢找过去,可李小闲就不同了。因此,她想要找机会逼问一下,可是李小闲一点勇气都没有,也不争取一下,直接就放弃了。这让她很是看不起李小闲。

看到李小闲要进去了,彩凤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就问道:“喂,你还没说你的名字呢。”

“你先前不说是我的女人吗?直接叫相公就行了。”说完,李小闲头也没回地就进屋了。

彩凤立刻就气得不行,如果换一个地方,她绝对会给李小闲一个深刻的教训,可是在紫岳这里,她只能把愤怒藏在心底。

其实,不光是紫岳说她不适合学习粹心诀,就是她爷爷也说她不合适。原因是她的境界提升太快,基础不牢靠,心境不稳,修习粹心诀会给她的魂魄和精神力带来影响的。她偏不信邪,直接就找上门来了。

紫岳好容易松口了,她必须等上十天才行,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一天了,剩下的九天时间其实也不是很难熬的。

其实,她没有仔细察看李小闲的情形,否则,她肯定会发现山岳术已经不复存在了。

却说李小闲,进了屋子之后,他立刻就开始检查自己的状况。

眼睛的提升是必然的,只是没有任何一次的检测数据,所以,他也不知道各项素质提升了多少。不过,右眼中的寒意却在原有的基础上浓郁了超过五倍,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概数字。

随后就是身体,他不得不承认山岳术真的很神奇,此刻,他身体的各项素质是他以前所不敢想象的。以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素质绝对算是顶尖的,可是跟现在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此时此刻,全身的细胞就像是一台台开足马力的高性能发动机,从而使得他全身都有使不完的劲。

他试图将灵识渗入到个体细胞当中,结果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少年黄飞鸿1981

少年黄飞鸿1981第二集

清洁人员一走,侯文颓然的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到底是谁啊。”

侯三眼珠子转悠,顿时计上心来,小跑凑近侯文。

“老爷,你这书房里丢的是什么啊?”

“唉,是我密室里的夜明珠啊。”

侯文一脸愁色,这个夜明珠可是他的宝贝啊,现在他的心情真跟被人生生割了块肉一样疼。

侯三面色大变,瘫坐在地上,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样,“啊?怎么会是这样?”

侯文摊摊手,一脸无奈。

“明明昨天我走之前,那东西还好好的放在哪,今天,我再来看的时候,盒子里的东西就空了。你说这真是奇了怪了。知道我书房里有这密室的人,除了我就是你了,哪还会有人来……”

侯文说到这的时候,脸色顿变,他两手一拍,惊愕道:“对了,还有杨逸风,郑基原他们,那天,我好心带着他们进去看看我的宝贝,没想到今天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也太巧合了吧。”

侯文自言自语,完全都忽略了侯三。

侯三心里那个心喜。

“是啊,老爷,而且我听说他们之前来的时候,就是奔着夜明珠的,这附近的古文市场也都被他给逛了个遍。他们其心可诛啊。”

侯三添油加醋道,没想到还歪打正着了。

侯文脸色越发难看,尤其是当他想到当日杨逸风表露出的那般神态,过于明显,再加上他几次的劝阻,目的可不就是为了得到他手中的夜明珠吗?

啪!

侯文怒拍茶几,震地上面的茶杯乒乓作响,还溅出不少茶水在手背上,但他却是无暇顾及。

“这个杨逸风实在是可恶!亏我还认为他是一个不可多得行事坦率之人,没想到背地里却干如此的勾当!”

看着侯文越发生气的样子,侯三暗自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个杨逸风,上次来的正是时候,可以替他们背黑锅了。

侯三的唇边不禁飞快的滑过一抹狡黠的弧度。

杨逸风办公室。

“阿嚏!阿嚏!”

杨逸风正在处理手上的文件,却不想突然打了两个喷嚏。

“哎呦,这是谁在想你啊。”

叶紫潼手上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走进来,脸上挂着笑意。

杨逸风揉了揉鼻子,白了叶紫潼一眼。

“我打得是可是两个喷嚏,也不知道是谁在骂我呢。”

叶紫潼把咖啡放在桌子上,娇笑道:“怎么会,你可是有名望的人,多少的人想要巴结你还来不及呢。”

杨逸风轻笑,低头继续看起了桌子上的文件。

叶紫潼站在一旁,眼眸咕噜咕噜转动两下。

“杨大哥,你真的打算放弃那颗夜明珠了?”

这两天,她看杨逸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心里不禁跟着着急。

杨逸风放下手中的文件,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你也知道,当时吴老头交给我的任务,只是人家不卖,我们也不好硬夺,暂时,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叶紫潼嘟嘴,俏脸一垮,“唉,那个老头也真是的,有钱都不赚。”

杨逸风只是笑了笑,但眸底也是一片愁绪……

翌日一早,杨逸风刚起来没多久,正打算和大家吃早餐,郑基原的一通电话就打破了这一切。

“郑老,一大早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出事了杨总,侯文的夜明珠丢了,他正嚷嚷着要找你啊。”

郑基原在电话那头焦急不已,如热锅上的蚂蚁。

杨逸风一愣,眉头陡然竖起。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夜明珠丢了怎么会要找我?”

杨逸风听得一头雾水。

郑基原长长地哀叹一声,“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就在刚才,侯文给我打了电话,把我好一通训斥,还说如果你要是不去见他的话,他就会来公司闹。杨总,我看目前这样好了,你往他那里赶去,我随后就到。到时候,我们大家都会明白了。”

郑基原提议道。

“好,没问题。”

杨逸风挂断电话,拿起车钥匙朝外面走去。

“杨大哥,你这么着急是干什么去啊?”

叶紫潼一看杨逸风面色冷峻,步履匆忙,心里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忙上去把他给拦下。

“出事情了,侯老的夜明珠丢了。”

杨逸风顿住脚步,焦虑道。

“什么?夜明珠丢了?”

叶紫潼瞪大眼珠子,十分惊讶。

刺玫瑰听到,也赶忙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起身走到杨逸风的旁边。

“好好的,这夜明珠怎么会丢?那老头不是把它放在密室里的吗?”

刺玫瑰疑问不断,但杨逸风目前却无法给他解答。

“我和郑老约定要在侯老那里见面,时间不多,我就不跟你解释了。”

杨逸风转身就走。

“我也去,杨大哥。”

叶紫潼如风一般追了上去。

“你们两个等等我啊。”

刺玫瑰也赶紧追了上去。

后面的施仙冉一脸担忧,虽然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大家这么着急,心里也不安。

但现在她是杨氏集团珠宝古玩公司的经理,不少的事情还得等着她去处理,所以她根本就走不开……

侯文的公司与家都在一栋大楼里,里面总共十层,而第八层就是侯文平时居住的地方。

此时,杨逸风、叶紫潼、刺玫瑰,还有郑基原都赶来了。

“侯文,你这夜明珠是怎么丢的啊?”

郑基原一脸关心。

杨逸风面色冷凝,虽然郑基原一开始没有跟他说,侯文为什么找他,但听郑基原当时的描诉,和侯文此时震怒的样子,他觉得侯文很可能再怀疑他。

“你还好意思问我?”侯文脸色铁青,指着郑基原气得手指直哆嗦,“郑基原,我好歹也拿你当我朋友,但我没想到我居然是引狼入室!”

叶紫潼俏脸寒冰,美眸中迸发出两抹冷冽的光芒。

“侯老,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你夜明珠丢了,跟我们有莫大的关系吗?”

叶紫潼严厉地质问道,十分生气。

他们没想到着急忙慌的赶过来,得到的居然是一阵猜忌。

侯文冷哼,把手背在身后。

“难道不是吗?我告诉你们,你们休要狡辩!”

少年黄飞鸿1981

少年黄飞鸿1981第三集

第108章 殊死搏杀

一声枪响,陈晨倒地,魁梧男眼中泛着杀机,枪口又朝下了几分。

就在他扣下第二枪前的刹那,一团乒乓球大小的白蜡丸落在陈晨身后,蜡丸触及地面,瞬间嘭的一声炸裂,浓郁的白雾升腾而起,迅速遮挡了他们的视线。

视线受阻,隐约只见一个人影在烟雾中晃动,魁梧男只是略微迟疑了不到一秒,就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

对着那团影子连续三枪,他那双粗重的眉毛却微不可查的抖动一下,目标竟然消失了。

林风拖着陈晨来到车厢侧面,有烟雾的阻扰,一时半会儿倒不用担心敌人能找到他们的位置,只听不远处响起宫本一郎正在气急败坏的谩骂着:“千叶美佳,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你这个叛徒,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你的弟弟妹妹将成为家族的罪人,他们全都会因为你的所作所为而被当众处死!”

女忍千叶美佳并未回答,想来宫本一郎的这番话更加坚定了她杀人灭口的决心。

“林风……我就知道你会来。”陈晨脸色异常苍白,见到他居然微微笑了笑。

“不要讲话。”林风想将她抱起,谁知手掌一触摸到她背后却感觉湿漉漉的一片,他忙收回手,只见上面沾满了鲜红的血液:“忍着点,我马上就送你去医院。”

陈晨费力的摇头:“替我……杀光他们……”

说完脑袋一偏就昏死了过去。

除了背后的枪伤,在她身上随处可见青瘀的痕迹,林风轻轻把她放在地上,唯恐弄痛了她,这才一脸认真的承诺道:“放心吧,他们一个也不会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要想要把重伤昏迷的陈晨送去医院救治,就必须先除掉这些东洋人才行,何况他先前已经答应过千叶美佳,如果不是她说出这里的地址,陈晨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

脚步声越来越近,几名东洋人试探着往卡车靠近过来,正当他们还在朝驾驶室里张望的时候,眼神冷酷的林风已经从车尾后现身。

砰!砰!

枪口里连续喷涌出两道火舌,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东洋人还没看清就被一枪爆头。

干掉两个,林风脚下毫不停歇,往前一跃,落地后又翻滚几圈,一串子弹纷纷打在他的身后。

“他在木箱子后面!”

不知谁喊了一声,离得最近那几个人正要调转枪口,林风从一堆凌乱堆放的木箱后站起,瞄也没瞄就快速开枪了。

砰!砰!砰……

随着他一下下扣动扳机,金黄色的弹壳落在地上叮叮当当直响,首当其冲的三人连枪都没来得及放就被旋转的弹头夺去了生命,站在后面那两名东洋人这时端着自动步枪朝林风所在的地方猛扫了一梭子。

密集的弹雨打在四周箱子上木屑翻飞,但子弹却像自己长了眼睛,特意绕开中间的林风,直到最后两声枪响,这两个家伙的额头陡然出现一个血洞,身体被子弹的冲击力带的往后抛飞出去。

咔……林风手里那把从家里带过来的手枪打光了最后两发子弹,空仓挂机了,敌人的身影还在源源不断的冒出来,有两个东洋人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背后,枪口对准了他的身体。

就在他们正要开枪的一霎,半空中传出‘咻咻’的厉啸,两人同时身体一震,数把十字飞镖大半都没入了他们的背心要害里面。

两人一声不吭的倒下,只听车厢顶上响起一声娇喝:“接着。”

一把寒光四射的忍者刀被抛飞了过来,林风伸手一捞就把刀稳稳接住,脚下毫不停歇一阵助跑,一脚踏在木箱上借力跃出六七米远,一名东洋人举着枪满脸惊悚的注视着从头顶落下的林风。

噗嗤!

锋利无匹的忍者刀加上林风那一身力气,非常轻易就把对方半个脑袋给齐刷刷削掉了。

杀戮仍在继续,东洋人虽多,佩枪的那些个几乎已经全被解决了,剩下手持长刀的忍者,对林风而言几乎没有多少威胁可言,一阵刀来剑往,不时有人被劈翻在地上。

还能站着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林风反而越打越猛,犹如一头出闸猛虎,当他满身是血把忍者刀从一名敌人肚子里拔出来,眼前已经找不到一个活人。

宫本一郎瞪大眼看着这场血腥屠戮,不知是因为太过紧张还是肾上腺素分泌过旺,手臂都在微微的颤抖,他带出来的精锐战士就这么全都毁在一个人手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一切。

只见林风提着犹自滴血的忍者刀大步往这个方向走来,宫本一郎扭头对身边这名具有东南亚相貌特征的魁梧男子嚷道:“童虎,把枪给我。”

童虎出生在一个罪恶的家庭,哥哥是东南亚地区有名的大毒枭,而童虎除了这个弟弟身份,也是毒枭的得力助手,一次他亲自前往东洋运送毒品时,不巧被国际警察发现了行踪,经过一番殊死搏杀,最后还是被生擒活捉了。

以他这些年犯下的罪行,就算枪毙十次都绰绰有余,童虎也做好了死的准备,就在他被押送回国际刑警总部的前一天晚上,一伙忍者闯入驻地将他救了出去。

童虎最后得知救他这人是生意伙伴宫本家族的一员,作为报答,他就一直留在了宫本一郎身边。

听到宫本一郎的招呼,童虎毫不犹豫把枪递给了他。

有枪在手,宫本一郎精神一振,举起手枪瞄准了靠近过来的林风。

砰!

枪响的同时,林风也陡然加速蹿了过来,子弹嗖的一声从他身边飞过,宫本一郎连射了几枪,却诧异的发觉,每次总是就差那么一线击中目标。

眨眼林风和他们就只剩一半的距离,童虎这才不疾不徐从身后抽出一把厚重的开山刀来,脚下迈开大步,向着林风冲了过去。

枪声停了,两人眼中只剩下对方的身影,几乎同时举起手中武器,猛地挥了上去。

铛!

两把武器在半空中撞击,持刀的两人同时身体一震,各自退后了一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