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心愿1980

小小心愿1980
  • 主演:黎宣,张国荣,文雪儿,黎汉持,阮佩珍
  • 导演:区玉盛,刘家豪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1980
内容简介:   沉国良(张国荣饰)的心愿是希望在艺能界发展所长;其母范惜香(黎萱饰)的心愿是想过着像范妙香(苗金凤饰)阔太的生活:其丈夫沉中耀(刘一帆饰)郄一直希望过着平凡的生活,但为满足其妻的心愿,而转当髮型设计师,但不幸地他在一次意外中身亡,影响其长子沉再文(黎汉持饰)的决定,其后国良邂逅了李美珠(阮佩珍饰),被她的纯真踏实所吸引,亦开始改变他的心愿

小小心愿1980第一集

千叶追着那个黑影,不急不慢,不能让那个黑影发现自己的存在,就算千叶在谨慎,还是被煞傀感受到了,自己那些毒经可不是白练的。

再加上煞傀已经有了万物感知的能力,这个是毒体的一个能力,之前是还没有被发现,而现在不同,自己已经被改造了一下。

煞傀把千叶给引向城外的迷雾森林里,到了那个可就是自己的主场了。

煞傀不知道,那里也是千叶的主场。

千叶看着煞傀把自己引向迷雾森林里,眼里带着一丝笑意,有意思,没有想到自己这么的小心了,还是被发现了,看来这女人不简单。

看着她的背影,让千叶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加快了速度跟上去。

在千叶后面的无欹看着千叶,自己是有点不放心才跟过来,而且那个女人,实力不凡,或许在千叶之上,无欹在后面跟着。

煞傀一头扎进了迷雾森林里,千叶也跟过去了,这里已经是浓雾连连了,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千叶耳朵一动,在这边,飞快的跟过去,自己的速度快,那个人的速度就更快。

千叶把小烈给放出来,两边开始拦截,小烈也飞快的上去。

两边,都开始围住那个人了,煞傀没有想到前面居然有一只猎豹虎,现下前有虎后有人追着自己。

千叶停下来看着煞傀站在那里,带着面纱看不清脸,就这么站着。

煞傀看着是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的人,就开始让她联想起了孤傲千逸,他虽然也是带着面具,不过他的那个风采是无人可低的。

煞傀回过神来,一笑:“阁下已经跟着我一路了,阁下可是有何事”。

千叶看着煞傀说道:“我需要你在皇宫里拿走的那个东西”。

就是玉玺了,煞傀脸上带着阴历的笑,没有想到在皇宫里就被盯上了,还真的是自己太马虎了,这可不行,这个人给人一种比较明显的压迫感,就算是这样,煞傀还是不会把玉玺交给她的。

“东西很多,不知道阁下说的是那一样”煞傀应道。

前面走上前:“就是你在杀了楚轩宇以后从桌子上拿的那个空盒子”,

空盒子?煞傀皱着眉,怎么可能是空盒子,玉玺楚轩宇就是放在那里的自己没有拿错,这个人是不是在骗自己,或许是想骗自己拿出来再给抢了。

煞傀看着千叶,最后表示不懂千叶再说什么的样子:“阁下,我并没有拿什么盒子,我也没有在楚轩宇那里拿什么,我只不过是杀了他而已”。

千叶慢慢逼近:“那你为何杀他”。

“顺水推舟罢了,怎么阁下这个与你有管,还是今夜也是去杀楚轩宇的”煞傀就不带怕的。

煞傀本来的性格不是这样的,后来对于不同的人她的性格也就会发生改变,不过这个只是一种伪装罢了。

千叶眼睛凌厉的看着煞傀,最后道:“没错”。

这就是肯定了自己是去杀楚轩宇的了,既然这样煞傀无奈一笑:“那不好意思了,我先下手了”。

千叶盯着煞傀看,最后嘴角一勾,没有想到夏雨桐会变成这个样子,从琉心学院之后自己也没有看到过她了,没有想到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小小心愿1980

小小心愿1980第二集

第一千零一十章 惨烈血战!

三足金乌颇为自负,以自己的金乌神火,瞬息之间便可将这该死的人类烧死!

“啊!好疼啊!”

“金乌前辈饶命……饶命啊!”

火海中,谭云浑身灵力喷涌,他一边惨烈的哀嚎着,一边在火海中翻滚着,“饶命啊!我坚持不住了!”

三足金乌冷漠道:“坚持不住了,那你就去死吧!”

三足金乌见大局已定,它就在心神放松的刹那,火海中翻滚的谭云,骤然迎着火海,狂暴的朝三足金乌闪烁而去,心声大喝道:“金倪、木馨、清影、火舞、纤尘给我杀!”

“嗡——”

火海震荡之际,谭云眉心中溘然迸射出,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鸿蒙神剑!

五柄鸿蒙神剑骤然化为千丈之巨,分别朝三足金乌的眉心、颈部、腹部、左翼、右翼暴刺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毫无防备的三足金乌,感到毛骨悚然!

“什么?你竟然不怕本尊的金乌神火!”

三足金乌震惊的尖叫着,仓皇躲闪。

“扑哧、扑哧——”

三足金乌尽管躲过了眉心致命的一剑,可它的颈部却被神剑木馨洞穿,千丈之巨的木馨便插在了它颈部上!

而神剑清影,则擦着它的心脏,自腹部插入,锋利的剑尖从后背刺出!

至于神剑火舞、纤尘,则带着滚烫的血液,将三足金乌双翼根部斩出深可见骨的伤口后,卡在了双翼骨骼上!

这一刻,滚烫如同岩浆般的血液,从三足金乌颈部、腹部、双翼根部喷涌而出,洒落苍穹!

“杀!!”谭云厉吼之间,一双巨瞳中透露着嗜血的光泽,鸿蒙神剑寂灭从他眉心飚射而出,化成了三百丈之巨!

“鸿蒙神步!”

谭云右手死死地攥紧了剑柄,蓦然化成了一股金色水流,极速穿过火海,出现在三足金乌颈部前方,持剑朝三足金乌的颈部斩去!

“人类,本尊要杀了你!”三足金乌尽管负伤,可它已然极速侧首,躲过了颈部斩来的一剑!

“给本尊死!”三足金乌扇动喷血的双翼,冲天而起之际,腹部的第三只锋利的巨爪,朝谭云抓去!

“哗啦啦——”

谭云瞬间化成了一股金色水流,宛如一条金色巨蟒,沿着三足金乌粗壮的第三条腿,极速盘绕而上,来到腹部后,再次化成谭云!

“扑哧!”

谭云神色刚毅,手持长达三百丈的神剑寂灭,狠狠地刺入了三足金乌的腹部,顿时,岩浆般滚烫的血液,喷的谭云浑身都是!

“啊……不!”在三足金乌惨绝人寰的哀嚎声中,谭云双手紧握剑柄,灵力朝下一拉,打算将三足金乌切腹!

“刺啦——咔!”

顿时,血液滚滚涌出,当寂灭锋利的剑刃,将三足金乌腹部下拉切出一百丈巨大伤口时,剑刃卡在了三足金乌的骨骼上!

“草!”谭云忍不住破开大骂,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他清楚若想偷袭击杀三足金乌,必须一气呵成,中间不能出半点错!

哪怕停顿丁点时间,以三足金乌的反击速度,自己性命堪忧!

果不其然!

随着不祥预感自谭云心间油然而生时,三足金乌以谭云根本躲闪不及的速度,再次探出了第三只锋利的巨爪,带着股股血液,从谭云胸膛刺入“咔嚓!”刺断了谭云七根肋骨后,从后背洞穿而出!

接着,三足金乌第三只洞穿谭云胸膛的巨爪,猛然勾缩,便将谭云穿胸而过后,卡锁在了巨爪上!

“噗——”

小山般的谭云,脸色惨白,一股股血液不停地自口腔涌出,还未洒落虚空,便在火海中被蒸发!

此刻,身负重伤的三足金乌,巨爪带着头晕目眩喷血不止的谭云,俯冲而下,狠狠地撞向一座山峰!

“砰——”

“哗啦啦——”

高达数万丈的雄峰,尘土飞扬中轰然崩塌!

“卑贱的人类,你敢伤了本尊,本尊要你不得好死!”虚弱而充满杀意的女音响起时,三足金乌第一条巨腿弯曲后,巨爪蓦然抓住了谭云的左腿!

紧接着,第二条巨腿同样弯曲,巨爪刺入了谭云右腿皮肤后,在血液喷溅中抓牢了谭云的右腿骨骼!

“啊!”一道难以遏制的痛苦之音,从谭云涌血的口腔内发出!

此刻,谭云的模样惨不忍睹,他的胸膛被三足金乌第三只巨爪固定,双腿又分别被三足金乌的第一只、第二只巨爪固定!

“谭云……不!”

“谭云!”

“……”

极品玲珑圣塔内,穆梦呓、钟吾诗瑶、澹台仙儿伤心欲绝。

站在人群后方的沈素冰,沉默不语,泪水簌簌滴落。

“咔嚓!”

一声清晰的骨裂声,传入塔内所有人的耳中,众人通过灵识发现,三足金乌抓住谭云双腿的巨爪,猛然发力想要将谭云硬生生的撕裂!

“呜——”谭云咬紧牙关,发出了痛苦的鼻音,然而,数根肋骨被三足金乌第三只巨爪击断,他整个人无法发力!

“啊!”谭云疼痛之音响起时,三足金乌将谭云双腿,硬生生的撕裂了下来,血液喷射中,只有谭云上半身体,被固定在三足金乌第三只巨爪上!

圣塔内,薛紫嫣发了疯的哭泣道:“姐夫!你坚持住,紫嫣这就来救你!”

“谭云,你坚持住!”哭成泪人的穆梦呓、诗瑶、仙儿,就要冲出圣塔时,谭云毋庸置疑的虚弱之音传入所有人耳中:

“没有我的命令,都别出来!金乌神火极其强悍,你们谁出来都是送死!”

“老猿、大块头、还有魔儿,你们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也不要出来。”

“如今三足金乌也身负重伤,待会儿我会抓住时机,给你们出手的机会。”

“在此之前,都别出来!”

“还有紫嫣、诗瑶、仙儿、梦呓你们别哭……”

闻言,几女频频点头,说着不哭,可她们却心如刀绞,泪水如泉。

而弑天魔猿、金龙神狮、魔儿看着谭云惨烈的样子,三兽亦是泪流满面!

二百多万里外的虚空中,冯天伦、十二冯族长老,顾不上震惊谭云为何不惧怕,令人闻风丧胆的金乌神火,他们担心的是,这一次谭云和自己能否逃过一劫!

他们也很想上去救谭云,可他们清楚,自己根本承受不住金乌神火的焚烧!

小小心愿1980

小小心愿1980第三集

黄雅芬戏精上身就给明玥跪了,抱着她的腿又哭又喊。

“玥玥,要打要骂我都随你,只求你放过玉玉。她都这样了,还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你就放过她吧。”

明玥冷冷的看着她,这些戏码平日里总在爸爸面前演,现在要换观众了吗?

沈良夜皱起眉头,可是等他做出反应,同样来看明玉的晏名扬却已经冲过去推开了明玥。

明玥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那边楼梯倒去,她大惊失色,伸手护住了肚子。

沈良夜的眸子一凛,盯着她用手护住的小腹。

越来越有意思了……

黄雅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晏名扬哭诉,晏少倒是干脆,“伯母,您不用说了,明玥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都了解,等我去跟白景誉说一下,以后这里不准她来。”

医院是白景誉家的,晏名扬自己觉得可以做一半的主了。

明玥被他这一摔有些害怕,她担心着肚子,站起来就往外头走。

沈良夜却不紧不慢的喊住她,“明玥,既然来了就去做个检查吧。”

明玥警惕的看着他,“什么检查?”

沈良夜笑容明朗,“你的胃呀,有病尽快治疗,别拖出问题来。”

“谢谢,我昨天在别的医院看过了,不需要。既然有晏少在这里,我去上班了。”

“明玥!”沈良夜的声音不高,却隐含着不容拒绝的威严,“外面的医院哪里比的上你景誉哥家的,乖。”

他在哄她,却让明玥有种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

她犹豫,却败给他晦暗深沉的眸光,点点头说:“好。”

沈良夜笑容更盛,“名扬,我们一起送明玥过去。”

黄雅芬愣愣的,怎么沈良夜对明玥这个小贱人这么好了?

晏名扬也不高兴起来,“要去她自己去,凭什么还得你陪着?”

“那你可以不去,明玥,我们走。”

明玥咬咬唇,过来推了沈良夜的轮椅。

她觉得今天是躲不过去了,沈良夜根本是利用看明玉当借口,其实是让自己接受检查。

推着轮椅的手收紧,她的心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沈良夜却打趣她,“你看起来很紧张。”

明玥咬咬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幸好晏名扬的几句抱怨让她没了开口的机会。

沈良夜在妇产科这层停了下来。

明玥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她的手下意识放在腹部。

这里,真的有个小生命吗?

晏名扬瞪眼,“这是妇产科,她怀了吗?”

沈良夜挑眉,笑容里有几分讥讽,“你怀了吗?”

明玥心不在焉的摇摇头,“好像肠胃科在上面一层。”

“哦。”他漫不经心答应着,却一直往诊室里面看。

晏名扬推开明玥,“走走,没怀在这里干什么?”

进了肠胃科,明玥才松了一口气。

她被要求去做钡餐,她有些迟疑,不知道这个对孕妇好不好。

幸好包里有昨天的检查结果,医生看了说不用再做了,给开了些药,跟昨天的差不多。

只是她再出来的时候晏名扬和沈良夜已经不见了。

她擦着汗坐在椅子上,头晕脑胀的。

这半天就像坐过山车,简直能把心脏给玩儿出来。

她向来喜欢稳妥,不喜欢刺激。

她更不明白沈良夜的意图,他是知道了什么吗?

休息了一会儿,她去公司。

虽然她很想知道昨天的检查结果,可是她怕沈良夜让人监视她。

喜欢他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他这人聪明,心眼儿多,可是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些用在自己身上时,那么难缠。

此时,沈良夜在另一辆车里看着她离开。

助理贺峻问道:“总裁,我们怎么着?”

“让人跟着,我倒是要看看,她在玩儿什么。”  明玥刚到公司就给魏诚然交到了办公室。

他拿出一个袋子给她,“这是治疗胃病的汤药,已经熬好了,你每天饭前用微波炉热一下,一天三次,每次一包。”

明玥哭笑不得,“哪里有不看病就给抓药的?”

魏诚然也笑,“我这不是也没办法了吗?你呀,总是不懂得照顾自己。”

给魏诚然这么一说,明玥鼻子酸酸的。

他是唯一一个在车祸发生后还对自己好的人,虽然他是沈良夜的表哥。

明玥怕自己会哭,忙拿着药站起来,“我回去工作了。”

“嗯。”魏诚然点点头。

等明玥出去后,魏诚然脸上的微笑立刻没了,换上一脸的阴沉。

明玥回到自己办公室后看着那堆中药发呆,她下意识的摸摸小腹,想着这个点儿检查结果应该出来了。

冷静下来,她发现了自己一向准时的月事没来,虽然没有什么怀孕反应,但总觉得很累。

可是她又觉得荒诞,要是怀孕孩子是谁的呀,除了沈良夜她没接触过别的男人,可沈良夜又没有碰过自己。

这一天就浑浑噩噩过去了,她惦记着那个报告,做什么都不在状态。

晚上回家,家里人都出去应酬,就剩下沈良夜一个人。

他正对着落地窗抽烟,乌黑的玻璃上有他自己模糊的影子。

明玥开了大灯,“你吃饭了吗?”

沈良夜转过去,收起脸上的戾气淡淡的说:“没。”

明玥没再说话,去更衣室换衣服。

一会儿,她换了一身家居服出来,长长的头发绑了个马尾,一下就小了好几岁,像个大学生。

她去推他的轮椅,“我们去吃饭吧?”

沈良夜今晚很难缠,明明笑着却一脸的冷意,“厨师放假。”

明玥觉得很累,工作了一天她只想早点躺在床上,可是她知道今晚不伺候好沈良夜就别想着好过。

她柔声问:“那我做,你想吃什么?”

“嗯……”他修长的手指敲着轮椅的扶手,似乎在纠结,“饺子吧。”

这不算为难,明玥点头,“好,我去煮。”

“手工的,现包。”

明玥抬起眸子,就知道他没那么好打发。

但是拒绝的话她说不出口,还是一个好。

看着她修长苗条的身影,沈良夜眯起眸子,玩味的笑意淡淡流淌在眼底。

明玥把牛肉解冻,就要丢入料理机。

沈良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厨房门口,他对她说:“我不喜欢绞碎的肉。”

明玥的笑容依然很温和,她拿了菜刀,一片片切着牛肉。

明玥是个很能干的人,她一个人又是剁馅儿又是和面,动作依然优美,丝毫不忙乱。

以为低头擀皮儿的动作,她衣服的领口散开,露出了饱满的白皙,而耳边的一缕碎发总是顽皮荡来荡去。

沈良夜搁在轮椅上的手伸开收紧几次,才压住去给她把头发弄在耳朵的渴望。

饺子煮熟了,明玥把调好的醋汁放在餐桌上,去叫他吃饭。

沈良夜把手里的书合上,狭长的眼睛就像黑色的漩涡,有种要把人给搅碎的危险。

“抱歉,我不想吃饺子了,我要吃面。”

明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