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首歌想给你听

有首歌想给你听
  • 主演:成田凌,伊藤沙莉,藤原季节,上杉柊平,前田敦子,田中丽奈
  • 导演:萩原健太郎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那时,17岁的我们冷眼看着27岁的大人。17岁是坚信什么梦想都能实现的无敌最强的时期,但时间对谁都是平等的。我们和那时的大人一样都27岁了。无法放弃演员梦想而挣扎的荻野智史(成田凌 饰),想成为偶像的前田由香(伊藤沙莉 饰),想当小说家的片桐晃(藤原季节 饰),和不红的乐队人 生划清界限后继承拉面店的中泽悠斗(上杉柊平 饰),通过模仿人气偶像寻求出路的岛田雅美(前田敦子 饰),还有给17岁的他们刻上27岁年龄的前英语教师望月香(田中丽奈 饰)。27岁的老师和27岁的学生们的命运,经过10年的岁月再次交错了。

有首歌想给你听第一集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计划

他怕治好以后,那股痛意不在了,他会变得更痛苦!

他想自暴自弃,心底却有着不想放弃的希冀。

果然,还是让他等来了好消息。

林云夕读着他的心声,果然,他和烨一样,中了绝情蛊,才会忘记娇娇的。

唉!

这是她心里不得不感叹一句,这些都是命。

林云夕眸光清幽地看了一眼他,说道:“君上,此时有时间,不如君上说一说,当年为什么要抛弃娇娇,娶了颜清清?”

这件事情是娇娇一直想知道的,是她这些年一直放不下的结,不如今夜,就让这甯懿宸亲口告诉她吧。

甯懿宸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颜娇娇,最后目光定格在颜娇娇低垂着头的头顶上,他微微扯出一抹醉人的微笑:“等本君见到娇娇,本君会亲口告诉她,当年的一切,本君是被别人设计的,本君中了绝情蛊,彻底的忘记了她。”

说到这里,甯懿宸低头,一脸悲痛,苍白的唇角轻轻的颤抖着。

当年的他们,是真的这般情真意切的爱过,所以,等他记起娇娇的时候,伤得这般彻彻底底,痛得这般肝肠寸断,悔悟越深,痛苦就越深。

他尚且这样,娇娇这些年,又是如何过来的?

也许,她对他,只有无尽的恨意吧?

海誓山盟过后,他就负了她。

“绝情蛊?”颜娇娇低着头,轻声低喃着这三个字,为什么?

原来她一生的幸福,竟然毁在了绝情蛊上。

多么可悲可叹呀?

颜娇娇心底顿时一股针扎般的酸苦混杂着暴怒冲上喉咙,几乎要立刻喷出一口血来,胸口翻涌烦闷得厉害。

她没有想到,她恨了那么久的人,怨了那么久的人,竟然彻彻底底的把她忘了个干干净净。

林云夕眸光一闪,不着痕迹的看了颜娇娇一眼,说道:“不知君上的绝情蛊,是如何被解的?”

如果有办法,她也可以把烨身体里的绝情蛊解了。

甯懿宸看着窗外,神色痛苦,幽幽地回答:“一年前,本君受了一次伤,伤口中了腐蚀性的毒,那时颜清清并没有太多的防备,伤口剧烈腐蚀,那蛊毒在本君体内游蹿的时候,被意外腐蚀了,本君才记起了当年的事情来。”他带着浓浓的痛楚及悔恨。

对于他来说,生命是亘古的旅途,他在坎坷中奔跑过,夺嫡中,在挫折里涅盘,到了最后,却是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累,苦,却无法回避。

“原来是被意外腐蚀的?”林云夕低声道。

意外腐蚀,拥有雌蛊的人,也不会有任何的痛苦和感觉。

“不错,不然,本君这一辈子,都无法记起娇娇了。”如果到死的那天都无法记起,那将是他这一生最遗憾的事情。

颜娇娇努力克制着自己心底的怒与恨,痛与怨!

原来,当年,不是他负了她,而是他彻底的将她忘记了。

她恨着那个人多年,而被她恨着那个人,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自己却过得千疮百孔,满目苍夷。

大殿里,一时间有静默起来。

只有凌厉的风声,如鬼魅般吹响,盘旋在房顶和窗户边。

大殿里却萦绕着一股浓浓的悲伤。

颜娇娇闭着眼睛,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而甯懿宸,独自悲伤着,悔恨着。

只有林云夕,沉思着,要如何将烨身上的蛊毒神不知鬼不觉的拿掉。

可她想了许久,都没有什么意外,能让她把他体内的蛊虫拿出来。

唉!

她在心底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她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眸,看了一眼甯懿宸,又看了一眼颜娇娇。

见两人都垂着头,各自想事情。

她又看了一眼地上万嬷嬷,算了算时间,她快醒过来了。

果然,不一会,地上躺着的万嬷嬷,轻微的动了动。

林云夕见状,走过去,放了一粒丹药在她口中,这一瞬间,她彻底醒了过来。

林云夕才看了看她的头,银色的灵力,在万嬷嬷头顶上形成了一道光圈,一根黑色细如发丝的针,被她用灵力吸出来。

这细如发丝的毒针,很难让人发现,当时就是有人用这毒针杀万嬷嬷灭口的。

林云夕将毒针放在万嬷嬷的面前,万嬷嬷眼眸突然惊恐一瞪,这毒针她太熟悉了,君后想杀她灭口。

甯懿宸漆黑的眸子,充满了冰冷,然而更多的是蕴藏着滔天怒意及杀意。

万嬷嬷看向如此愤怒的君上,只觉得呼吸猛然一滞,身子差点克制不住倒在地上。

甯懿宸起身,依然居高临下的看着万嬷嬷,问道:“万嬷嬷,看清了局势,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说出来,本君可饶你一命!”

“君上说话算数?”万嬷嬷的声音虚弱,但求生的意识却越来越强。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甯懿宸冰冷的语气,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

万嬷嬷心底再三衡量着,事情已败露,颜清清杀她是必然的。

可君上不同,说话一锤定音。

万嬷嬷这一想,心底动容了。

她缓缓跪直身子,一脸决心的要把颜清清的事情全盘托出。

林云夕看着万嬷嬷,忽然觉得颜清清做人很失败,这老嬷嬷,在她身边应该几十年了吧?为了自己活命,一夕之间就出卖了她。

她眸子里,闪过几分兴味,好整以遐的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手中捏着一块桂花糕,细嚼慢咽,等着听接下来的故事。

万嬷嬷心底琢磨着,她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君后想要她的命,她也不会让君后好过。

将事情理清楚,她便缓缓开口:“君上,其实,您是有儿子的,是君后的姐姐,颜娇娇所生,君后杀了自己的姐姐,也杀了其中一个孩子,而另一个孩子,在她姐姐的腹中,躲过了一劫,被她姐姐的奴婢,卫紫凝带走,一直偷偷养在圣殿里。

半年前,那卫紫凝到神殿盗取灵丹,君后赫然发现,那个孩子还活着,便一直追杀他们。

那孩子现在已经成年,并且和生母颜娇娇相遇了,但这几日,失去了她们的踪影,另外,君后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计划。”

有首歌想给你听

有首歌想给你听第二集

让手下离开后,清姨给叶墨寒做了针灸,让他清醒了过来。

叶墨寒一能动了。

就要出去。

叶安安伸开脚,叶墨寒没看到被绊倒,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清姨看着,也替叶墨寒觉得疼。

一旁的保镖连忙上前把叶墨寒扶起来。

“你刚醒来怒气冲冲要去哪儿?”叶安安问道。

“你踢我干什么?别以为你是我姐我就怕你了!”叶墨寒站起来,摔得满眼星星在转。

“我是你姐,你敢揍我试试看!”叶安安却很是傲气,“而且,我什么时候踢你了?是你自己走路不长眼怪我罗?”

“好了好了,你们姐弟两别再闹了。”清姨也看不下去了,她把叶墨寒扶到了沙发,“你也是的,刚醒来,怎么就急着出去?还一脸杀气腾腾的。”

“清姨,他当然急着出去啊,沫沫现在为了她的老公而对他开枪,他心里肯定不舒服,有仇必报的他,怎么会留着过年?急着出去找陌七爵拼命的吧。”

叶安安拿过茶几上的苹果,啃了一口,故意把水果汁溅到了叶墨寒的脸上,“快说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去找陌七爵开火,怎么没通知我?我好现场看一下你是怎么被人家夫妻搭档打得落花流水啊。”

叶墨寒直接上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果汁,冷眼盯着叶安安,“姐,我才是你亲生的吧?我们是一个父母生的,你怎么可以胳膊肘往外拐?”

老是帮着那个陌七爵,不知道的还以为陌七爵才是她亲弟!

“我拐着沫沫,这叫爱屋及乌,陌七爵是沫沫的老公,我当然是帮着沫沫和陌七爵啊,你这是在搞事情,你知道吗?”

叶安安这么一说,就来气了,连拍了几下叶墨寒的头,“让你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姐,你干嘛老是打我的头!”叶墨寒生气了。

但是一看到叶安安那嚣张的模样,他就不发作了。

“幸好沫沫没事,如果沫沫有事,我绝不绕你!”叶安安改为戳着叶墨寒的头,“我们说好的不打扰沫沫平静的生活的,你偏偏要招惹沫沫!你是想搞什么飞机!”

当年沫沫以一双眼睛高价卖了1亿元,把钱给了组织后,换取了沫沫和苏菲以及慕晚晴的自由。

“我还没怪你当年不告诉我沫沫去换眼睛的事情!”叶墨寒一脸的冷寒。

“沫沫才不想背负你对她的恩情,她宁愿失去眼睛也不想欠你人情,更不想你因为她而背上背叛组织的罪名。”叶安安说道。

“你知道失去眼睛有多痛苦吗?”叶墨寒眼睛泛红。

“不是有苏菲吗?苏菲的医术,可是顶呱呱的,没有什么是她医治不了的。”叶安安特别欣赏人才,像苏菲这个人才,她是十分欣赏的。

小小年纪,却是天才医生!

现在好像在陌城私人顶级医院上班。

在全球还蛮有名气的。

“苏菲?苏菲有个卵用!她要是真的对沫沫好,就不会帮着那个慕晚晴欺负沫沫!”叶墨寒眯起了眼睛,“别让我看到苏菲和慕晚晴,我拧断她们的头当球踢!”

ps:求月票呀!

有首歌想给你听

有首歌想给你听第三集

如果到此结束也就平安无事的过去了。可是,自此以后,彤彤有事无事的就到万元虎和表姐的家里。开始的时候,表姐用了最大的耐心接待她,但是,彤彤来了几次后,她就烦了。因为表姐现在怀了宝宝,吃完晚饭就想去床上躺着,可是彤彤不走,她就不好意思一个人去睡觉。好容易等她走了,表姐立马上床,然后,打量着万元虎半天

,说道:“虎子,你可真是有福之人,两个老婆伺候着你。你说这算怎么回事?”

万元虎两手一摊,很是无奈的说:“我也不想让她耽误你和咱们的儿子睡觉。可是她不走,还能撵她呀?”

“那有什么,你完全可以赶她走。”表姐说。表姐也很明白,是她自己引火烧身的,那天就不该去安慰她。现在好了,就跟二百五的膏药似的,贴上就揭不下来了。

万元虎就说道:“好,她再来我就让她走,影响到大人不要紧,不能影响到儿子休息。”  可是,第二天晚上彤彤又来了,坐了一个多小时后,表姐就给万元虎递眼色,意思是让他说话,赶紧让彤彤走,她好睡觉。可是,万元虎憋了半天,才很是不好意思

的说:“彤彤,你看我表姐现在怀孕好几个月了,累了一天了,要早点休息,你回家吧。”他说出的话软绵绵的,就跟在求她一样。  彤彤却说道:“怀孕后都这样,老是想躺着睡觉。我怀着震宇的时候也这样。”然后,就转向表姐说:“你去睡吧,别不好意思,我坐这里看会儿电视,和小万说说话,

不影响到你睡觉。带着个娃娃挺累的。”  表姐看了看万元虎,见他并没有说什么,起身就进了卧室。结果,表姐都睡醒一觉了,万元虎和赵彤彤还在客厅里说话。这样持续了几次后,表姐终于忍无可忍了,在早晨去上班的时候,就拿了些衣服对万元虎说:“我去我妈家了,你和赵彤彤就在这里过吧。我还以为她是来找我说话的,闹了半天不是,这样也好,震宇找不到了,就

再生一个。”

“表姐,你说啥那。我和彤彤啥事也没有了,你这么不相信我?”万元虎着急起来。  “啥事也没有了,还是可以再有啥事的。我看这个赵彤彤就是想再和你有个孩子,不然每天晚上来我们家干什么?我就纳闷了,你和她都是有啥好谈的,我睡醒一觉了

,你们还在有说有笑的。”表姐把要拿的东西放在车上,然后就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在路上,万云虎对她说:“表姐,哪有谈什么呀,有时候为了逗她开心,我就讲一些笑话给她听,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笑的,可是她却听得津津有味的。”

表姐就说:“我很烦,所以躲开几天,你们就是愿意生一窝也没有人干涉。”  万元虎没有傻到自己晚上回来的地步,他照旧早早的来到公司,等着表姐下班后,把她搀扶到车上。这时表姐才回味过来:“我上车干什么,你回海滨别墅,我去我妈

妈家里。”说着,就做了个要下车的动作。

万元虎一把拉住她:“我也去。”  “你去干什么?赵彤彤晚上找不到你的人,那还不是急坏了?”他知道表姐是在气他,就没有说什么。接着就开车去了姨妈家。万元虎在想:想把我一个人撇在家里,

门都没有。在姨妈家,我还不用做饭那。  其实,表姐说的都是气话,她也没有怀疑过万元虎会和赵彤彤旧情复发,她只是想离开海滨别墅一段时间,让赵彤彤不再去他们家。同时,她也想到,万元虎已经结婚,不会做出轨的事,但是赵彤彤不一定这样想,因为她现在把赵震宇丢了,内心里还想再要个孩子,她会使出她的招数,勾引虎子的,甚至还会像上次那样,把酒里下

上迷药让虎子就范。想到这里的时候,她不禁一阵颤栗,感到好可怕。  于是,在姨妈家这段时间里,表姐经过一番认真的分析之后,终于横下一条心,做了一个决定。于是,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后,就让虎子陪她去楼下走走。姨妈坚决支

持,说每天走走活动一下,对胎儿的生长发育有好处。

到了楼下以后,表姐挎着万元虎的胳膊说道:“虎子,我有一个重大决定要和你商量一下。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要这样做。”

万元虎就开玩笑的说:“那你还跟我商量干什么?”

“因为这个决定牵涉到咱们两个,所以,必须要和你说,要和你商量才行。”表姐眼望着前方说道。

“既然如此重大,那你就说吧,我洗耳恭听,并且也会坚决照办。”万元虎考虑也没考虑的说道。

“我们搬家!”表姐说的坚决、自信,而且并没有商量的余地。

万元虎愣住了:“表姐,你在说什么?搬家,往哪里搬?”

“只要离开海滨别墅,搬到哪里都行。”表姐的话仍旧是掷地有声。  万元虎挠着自己的头皮,感到近似幻觉一样。搬家,这谈何容易?现在的别墅是赵总给的,环境优美,又紧靠大海,空气也格外新鲜,而且,上下两层,住着别提有

多舒服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一个家,有的住好几辈子都不愿意挪窝的。于是,就小心翼翼的问:“表姐,刚才我是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我怎么听不明白?”

“你站住听好了,我再说一遍,搬家,离开海滨别墅越远越好!这样你听明白了吗?”表姐站在虎子面前,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

万元虎这次终于听明白了,他镇定了一会儿,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搬家?”  “没有为什么,我住着不舒服,我一进那个大门就烦,这些理由够不够?你可以不为我着想,你总要为你的儿子想想吧,在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中,他能健康的成长吗

?他将来能成才吗?”表姐的话,简直咄咄逼人。  万元虎傻了,愣了,但是看到表姐的决心如此之大,他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住的好好的,自从赵彤彤回来经常去家里串门后,表姐才有的这个想法,她是想彻底

地摆脱赵彤彤。于是说道:“表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还要找房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们应该从长计议。”现在要让表姐心情愉快,只能先答应下来再说。  “不用从长计议,现在就开始办。虎子,拿出你给赵彤彤找孩子的紧迫样和危机感,用那种劲头去找房子,肯定比找孩子轻松。不会超过两天就能找到。现在又不缺钱

,那还不简单?”表姐说。

“那我从明天开始,就去找找看。”万元虎只好妥协。  “不是找找看,是必须要认真的去找。反正你找不到房子,我也不回海滨别墅去,你愿意让孩子生在我妈家那我也没有办法。”表姐怕虎子当儿戏,又说道:“我决心一

下,你也不用让我爸妈劝我,什么幻想也不要有,明天开始就实实在在的去找吧。”  万元虎见表姐如此严肃的对自己说了这些话,这么认真这么坚决,好像还是第一次,于是,就陪着表姐默默地走了一段路,自己也想了很多。搬出去也好,看来赵彤彤这次回来,就不想再走了,整天在一个地方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是别扭。久之,表姐有可能还和赵彤彤成为死对头,真要是那样,自己岂不是更加的两头为难

?  于是,他就对表姐说:“表姐,我明天就去办!”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