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满穹舆

情满穹舆
  • 主演:卡宁·淖布拉迪,娜琳迪帕·莎功昂格派
  • 导演:未知
  • 地区:泰国
  • 类型:泰剧
  • 语言:泰语
  • 年份:2022

情满穹舆第一集

闻言,另一位老人也是笑了,看得出来,他们的级别都是很高的,这些神龙战队成员们所尊敬的龙老大,在他们的口中俨然已经变成了“小龙”。

“锡龙。”

就在此时,一位看上去十分威严的中年男子朝着校场走了过来,看他的步伐就知道他的实力是很强悍的。

而被中年男子叫住的那个年轻人却是一脸的惊愕,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中年男子会在这个时候出来吧。

“我很高兴你能够认可我的付出和努力,不过,把我与总教官相提并论这种事儿,还是别再说了。再说,我恐怕是要被其他几个家伙笑话了,呵呵。”中年男子呵呵一笑,轻声说出了一句话。

而这一句话却是让在场的那些年轻人一个个都是震惊不已,中年男子竟然会自认为不如新来的总教官?这怎么可能!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不相信的看着中年男子,很显然,对于中年男子的话,他们是非常不相信的。

“龙队,您……”叫做锡龙的年轻人正要开口说话,却是被中年男子给打断了。

原来,这中年男子正是神龙战队的总教官,不,现在应该说是前任总教官了,毕竟现在新的总教官是唐昊。

“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能够谈论的,而有些人也不是你们能够小看的,等到唐总教官过来的时候,你们就会知道,为什么他是总教官,而我却去负责你们的思想政治了。”中年男子龙队轻声说道。

可以看得出来,他对唐昊夺走他神龙战队总教官的职位没有一点的不服气,他可是知道唐昊的实力,武林盟主,这样的一位超级高手来担任神龙战队的总教官,自己可是求之不得的啊。

说不定到时候自己也还是能够从中获取到进步,自身的实力更进一步呢。

他们有着自己的实力等级划分,而整个神龙战队的成员军衔都是按照实力来授予的,不管你的功劳有多大,只要实力达到了,就能够晋升军衔。

而最高军衔自然是他龙队了,少将军衔,这是整个东方军队当中单兵战斗力最高的存在。

而神龙战队成员的军衔最低都是上尉,和一些特战队的队长军衔都是一样的,由此也是可以看得出来神龙战队的实力是多么的强悍。不过,即便是如此,龙队的实力也仅仅只是相当于武者当中的宗师级别存在,而其余的成员却基本上都是在大武师和上师这样的级别。这还不仅仅只是他们自身的格斗术,而是加上枪械武器之后的综合实

力。

但是唐昊是什么样子的存在?大宗师啊,整个东方武林最强大的存在,这样的一个存在来神龙战队当总教官,那自己岂不也是可以跟着后面偷师一下了?

龙队早就打定了这样的主意,只是,他的想法,底下的这些人又怎么会知道呢?

不过能被手下人与那等传奇人物相提并论,龙队也还是很高兴得,但是,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嘛。

唐昊能够成为整个武林的盟主,这等存在就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神龙战队总教官能够比拟的啊。

“龙,龙队……”锡龙闻言愣住了,沉默半响,才忍不住震惊的问道:“龙队,那位唐昊总教官,真有这么厉害?”

“或许,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龙队神秘的笑了笑。

而在龙队出现的时候,综合楼顶的两个老家伙也是在争论不休。

“你说这小龙到时候会不会不服这个新的总教官呢?毕竟小龙在神龙可是呆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总教官,劳苦功高啊。”

“这你就放心吧,看着小龙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心里打得是什么主意。”另一个老者说道。

“老孙,你的意思是?”边上的老者脸色一顿,很显然,他是明白了辈他称之为老孙的老者的意思。“老郑啊,就是你的意思。”老孙嘿嘿一笑,看着楼下的人群,说道:“小龙这家伙的心思我可是很明白的,他的实力虽然是不错了,但是总归来说,还是差了很多的啊。而且这一此神龙战队遇到的事情也让

他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他可是把这些伤亡都归于自己的无能啊!”

“你的意思是说,小龙这一次也会成为像他们一样的学员,进行重新的训练进步?”老郑一脸惊愕的看着老孙问道。

这两人正是京都八大家族孙家家主孙毅和郑家家主郑海如。

他们两都是在部队里面摸爬滚打了一辈子,尤其是神龙战队还都是孙毅组建起来的,只是后来退休了,就不再管这些。

而如今神龙战队要进行历史性的改革,这两位老人终于是坐不住跑来新的神龙战队基地想要一看究竟。

“是啊,小龙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希望,他是想要把自己再回炉重造一番的啊。”孙毅一脸感慨的说道。

“这样也好,神龙战队这一次遭受到的挫折或许并不是坏事情。”郑海如看着下面这些热闹的人群,一脸希冀的说道。“形势在变化,我们的神龙战队已经不能够再支撑下去了啊,可是,武者战队不是那么容易就组建起来的,之前将军让唐昊组建的武者战队,现在依旧还是很弱小的。不过,那小子似乎是没有花什么心思,

要是花了心思的话,那现在的武者战队倒是强大了。”孙毅嘿嘿笑道。

他的笑容之中似乎是充满了阴谋的,不知道他是在谋划什么。

“这就是你们让那小子来担任神龙战队总教官的目的?哈哈,那小子虽然是牛叉的很,但是遇上你们这一群老狐狸,也还是不够看的啊!”郑海如听明白了孙毅的言外之意,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说了,那小子的飞机要来了,我们看看那小子到底会如何的让这些刺头臣服下来。”孙毅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远处的天空之中传来了一阵的轰鸣声,孙毅抬头一看,一架直升飞机正在逐渐的靠近基

地。

孙毅立马知道这是唐昊那小子要来了,所以赶紧的转移话题,和郑海如一起看向了半空中。

直升机的轰鸣声由远而近,立马引起了众人的终于。

“终于来了。”顿时,这些大兵们神情一凛,站得笔直,目不转睛的看着空中,他们倒是想要看看让他们在这里站了两个小时的总教官到底是长着三头六臂还是什么样子。

“总教官,我们到了。”

与此同时,直升飞机上一名少校军官对着一个年轻人说道,年轻人没有穿军装,只是一身的便装,但是看上去却是有着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肃杀之气。

“嗯,开门吧。”唐昊点了点头说道。

那声音好像就是不经意的一般,让人无比的震惊,也让人充满了不相信。

“开门?”少校神情一怔,而后犹豫道:“总教官,我们现在可是还在百米高的天空啊,要不,先让直升飞机降落下去?”

百米高的天空,开门?这是想要干什么?少校根本就不知道谈唐昊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不用,就这样开吧。”唐昊摇了摇头,笑道:“都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回来了,我们神龙也应该是多了不少新人吧?”

闻言,少校用着一种无比滑稽的眼神看着唐昊,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位新任的总教官到底是什么意思。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来了?难不成说,这总教官已经还是来过神龙?或者干脆说他就是神龙走出来的?

情满穹舆

情满穹舆第二集

涂老师和其他的几个老师像是还没有明白刘金银话语中的意思。

刘金银赶紧的解释道,“我的这个外甥女啊情商高的很。她若是愿意和你吵架,你才可以和她吵起来。若是不愿意啊,你怎么在她的眼前晃,她都装作看不见。若是她不想吵架,谁也吵不起来。”

“哦?”涂老师像是还没有明白,淡淡的哼了一声。

那位年老一点的主任微微的笑了一下道,“就是人家若是想交往,朋友多得是。只是现在是上学的时候,不愿意在这上面花费时间。”

刘金银听到这里,猛地一拍手,道,“对!老师,就是这样的。若是学校里的女生或者是男生不和她玩。不用问其他人,首先问小谷她愿不愿意。只有她愿意了,才会乐于和大家交往。”

涂老师听到这里的时候不就明白了吗?

人家顾小谷是不愿意和那些同学坑壑一气,人家有更远大的理想呢。看来这个主任说的没有错。

“这是一位极度优秀的学生。”主任情不自禁的点点头道,“她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感。不像其他的同学,总是不受情绪的控制,完全是随大流。”

刘金银听到这里的时候,似是很兴奋的语气道,“我大女儿就是这样的人。但是这也不能怪她。大概小时候生成就是这样的。但是这个顾小谷,我一直觉着她会有很美好的未来。所以我一直好好的教育她,就怕是耽误了她。”

涂老师听到这里,站起来,拍拍刘金银的肩膀道,“真是难为你了。”

“可不是,我老公做生意时间紧,平时的时候也很少回家。这三个孩子不都是我带着的吗?又当爹又当妈的。可真是不容易。”刘金银说到这里的时候,又有些小小的成就感,又觉着自己很累。

半天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主任觉着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便从刘金银的家里走了出来。

走到离着顾小谷的家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似是感觉他们谈话刘金银不会听到的时候。涂老师忽而道,“顾小谷虽然爸爸妈妈不在了,但是舅舅和舅母对她视若己出。你看她书房里和卧室里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你刚才没有听出来吗?她舅舅是做生意的,肯定做的不错。”主任淡淡的语气道,“但是顾小谷那个孩子真的不错。当初来学校的时候,我就说过她不错。”

“养了三个孩子,房子还是自己买的。”涂老师回应了一句。

“这倒不是主要的。”主任道,“主要的是这样的环境里还是适合顾小谷学习的。最关键的是她的舅母可以意识到她的优秀,不会毁掉她。哪怕是苛刻自己的女儿,不会对不起小谷。”

几位老师最后一位去的是莫肖扬的家里。

他们的家访是突然性的,当然谁都不会做好准备,只是在去家访的当天给莫汗青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要家访了。而且主任可能也过去。

莫汗青早早的就在家里等着了,他的鞋摊是别人帮着看着的。

情满穹舆

情满穹舆第三集

按照阿梨的意思,就是没事就去有宝贝的世界里多转悠转悠,她的世界虽然恢复过来,但是百废待兴,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这就如同一个久病的人身体好转了,需要大量的营养来进补,像林夕这种使用地火炼制东西的行为最好还是不要急于大规模长时间消耗。

跟种庄家一样,要先给与它足够的营养,将来它才会千倍百倍反哺给你。

反正现在自己的世界已经阴阳平衡,五行调和,一切都会步入正轨。

林夕炼制出一个傀儡之后,精神力消耗也不小,坐着一边听阿梨念经一边慢慢恢复。

阿梨说道:“你师父没告诉过你吧,前段时间另外一组人做世界任务时被云梦萝给坑了。”

“云梦萝简直就是个疯子,逮着谁咬住就不撒口。”林夕撇撇嘴说道。

“从前是因为我不给她面子,加上一直以为我跟御子离有什么关系,就一直磕。等到后来发现我跟御子离真的没什么关系,却又已经被五叔纠缠着无法脱身。”

“加上每次主动出击在咱们手上都没讨得了好去,尤其上次争夺位面她请了六星居然还失败,听说现在槊横江的团队跟她要人呢。那次任务他们挺惨,回来之后两个人都神魂受损严重,好像没过多久还损失了一个执行者。”

神魂受损的状态去做任务,其实真的很危险。

“然后你这根大搅屎棍子还在里面瞎搅合,现在梦萝战队已经拆伙,罗一好像准备去第九区了。”

“上次被咱们故意放走的甄雅楠果然也不是个消停主,好像罗一跟云梦萝翻脸就是因为甄雅楠挑唆的,反正现在第五区顶尖的几个团队已经硝烟弥漫了,云梦萝手下那个叫钟寒月的,心狠手辣蔫坏损的程度要高出云梦萝,你以后若是对上了,一定要小心。”

怕她个鸟?

没有揽月手,不敢下龙潭,老子既然敢拾掇你,又没灭了你,自然不惧你秋后算账。

阿梨的五色莲台滴溜溜转着,一边转一边跟林夕嘚吧:“现在是新仇旧恨都算到你、我还有曲老头身上了。以后什么任务都要谨慎些。毕竟,咱们第五区暂时还是五叔的天下,云梦萝现在也认了,没事就牛逼哄哄到处巡视,母仪天下,皇后吉祥!”

阿梨装出一副大内总管的嗓音还翘着兰花指。

林夕的心没来由的一阵烦躁,拿钟寒月和云梦萝比较,她还是更烦云梦萝,又花痴又没有底线,无论看见御子离还是看见她跟阿梨,都特么像只大蚂蟥。

“你转得我头大,以为你自己是大风车啊!”林夕没好气的问:“阿梨,我们那组人怎么被坑的?”

感觉云梦萝现在是爱而不得,索性破罐子破摔,这么个高傲御姐范儿的女神,跟了五叔那个矮头陀还真是糟蹋了她的好相貌。

阿梨懒洋洋的回答:“还能怎么?往咱们团队里塞了个卧底呗,差点被坑到任务失败,还好,有王洁坐镇,她好像是神魂受伤了,不过没有你那次严重。而那个被分到跟和卧底搭档的人就惨了,直接被坑死。”

想到王洁大咧咧的性子,开朗的笑容,林夕还真的有点担心她。

神魂受损有多疼,只有受伤的人自己知道。

“怎么就被塞进来根钉子呢?”

阿梨又开始转:“一个团队想要壮大,就要吸收新鲜血液,这都是免不了的事。你只要牢牢记住,上次咱们一起去争夺位面的那些人,才是真正曲老头的心腹班底,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相信的。”

是啊,像是上次那种位面争夺,都接近于国战了,执行者再厉害,想拿下一个国家或者某个政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对方也是执行者啊!

你有手段,难道别人就没有?

所以人少了,肯定接任务会受局限。

阿梨又说了一会话,说是于晓晓任务回来了,她要去看看。

社导也不容易啊。

林夕用了几天时间将那些得到的种子分门别类,记载好种植方法以及喜好、特性挨个说给黑大个听。

好在傀儡就是这点好,不管你说的东西有多少,只要你说了,只要它懂了,就会一直牢记于心。

林夕抓的这些兽魂全都是水、木、土这样适合做农夫的灵根,原本级别又不低,基本的小五行术全部一教就会,这种书社区商城二十玄晶一本,只要知道施法口诀,熟能生巧就可以了,毫无技术性可言。

林夕倒是可以控制天气,可是她在一切都好说,若是她去任务了呢?

等到林夕开始炼制第二个傀儡的时候,黑大个已经开始用【炎阳决】将一块灵田烘烤得略微干燥些,用小云雨决给适合水播或者喜阴喜水的灵田降水。

看着永远不知道偷懒,尽心竭力完成她派发任务的黑大个,林夕的辛苦总算是初见成效。

不过就是有时候“吱嘎嘎吱嘎嘎”挺让人闹心。

可能黑大个也知道自己搞出来的声音有点烦人,于是尽量蹑手蹑脚干活,知道的是害怕搞出噪音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来贼了。

有了一次成功而带有小瑕疵的经验,第二个傀儡看起来顺眼多了,也不会制造出令人烦躁的声音来。

林夕给两个分别起名大黑和二黑。

若是有朝一日自己傀儡术升级可以多炼制几个,也不用再费心起名字,就三黑四黑这样一路黑下去。

连续炼制了两个傀儡,神魂似乎有点弱不拉几,被掏空的感觉。

两个肤色看起来特别像全市停电的非洲兄dei愉快在灵田里忙碌着。

不动用法力的时候,灵石损耗很小,体力活基本上不太耗费灵石,所以林夕放心的回了社区的家。

这可能是她在社区停留时间最久的一次。

敌人已经露出獠牙,还是好好做任务,尽快强大起来。

努力提升自己争取早日达到六星。

无论什么地方,都是只有强者才拥有话语权。

虽然五叔号称五区老大,可是他面对师父的时候,也不能太肆意,这就是实力。

但是跟自己就是神之蔑视了,甚至连蔑视欠奉,如果云梦萝不在他面前提及自己的话,他大佬肯定都不知道林夕是哪头蒜。

这次的委托人看穿衣打扮,应该是个民国时期的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一件旧到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斜襟粗布上衣,下面是打着补丁的黑色粗布裤子。

女人很是瘦弱,这套衣服上衣还可以,裤子明显不合身,松松垮垮,倒越发显得女人骨瘦如柴。

林夕觉得这可能是位长期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普通家庭妇女。

她看见林夕,双手交握,俯身给林夕行了个礼:“小姐好。”

林夕:……

看走眼了,这份仪态并不像普通人家的做派。

“坐吧。说说看你有什么心愿希望我为你去做。”林夕给她倒上一杯茶。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