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第二季

失控第二季
  • 主演:迈克尔·罗克,奥利维亚·格雷斯·阿普尔盖特
  • 导演:托斯卡·马斯克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1
Colton Donavan lives on that razor-thin edge toward out of control. Whether it's on the track or off of it, everything he wants is at his fingertips: success, willing women, media attention. Everything that is, but Rylee. She's the exception this reckless bad boy can't seem to win over. Her heart is healing. His soul is damaged. They both know the two of them could never work.

失控第二季第一集

Q市某公园内。

今日没有游客,显得有些空荡。

在一颗百年大树下,不断传来声音。

“新郎靠近一些,笑一点。”摄像师不断指挥着。

期间,助理又小跑过去,将夏欣芸宽长的裙摆离了理,还将花瓣撒了上去。

顾逸微微靠近了一些。

“新郎,面部,脸部自然一点。”摄影师又停了下来,冲他出口。

顾逸嘴角抽了抽,眉头不自觉蹙了蹙,第一次这么被指挥着拍照,多少会有些怪异和不自然。

夏欣芸看着这样的他,“扑哧”便笑出声来,转身摸着他的脸,“阿逸,你好僵,自然一点,拿出平时那样对我方式就好了,已经很温柔了。”

她都能感觉到他身子的僵硬,难道是紧张?

那不应该啊。

顾逸也不管其他人在,就势搂住她的腰,低着头,“你在取笑我吗?”

夏欣芸手放了下来,扬眉浅笑,轻摇摇头,“不敢。”

摄像师看着这一幕,下了手势,连忙抓拍了几张,看着相机里的照片,不断摇头,太完美了。

只拍到侧面,但两个人的神情、自然不刻意的动作,瞬间传出来的暖意,实在太完美了。

尔后,顾逸与夏欣芸是越拍越自然。

三天,准时按进度完成了两组拍摄。

只不过,出国拍摄被延误。

顾氏的今年接的单子出现了纰漏,虽说问题不大,但也够他忙得焦头烂额了。

午时,已是饭点。

顾氏某间会议室,大屏幕上正播放着各种资料。

顾逸冷着脸,边看便无意识敲打桌面,“市场调查一定要全面,还有,不允许犯的错误,给我上点心,这次发生的事情,我一定会深究,该负责的,一个都少不了。”

“今天的方案,第二个不行,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太过草率,第四个重做,不符合市场。”

在他说话的时候,在座高层没敢吱声,不断记着重点。

在门外。

夏欣芸拎着一个保温盒走了进来。

“夫人。”秘书迎了上来,笑着称呼一声。

夏欣芸点点头,“你们总裁在吧?”

她对突然称呼转变,还是有些不适应,以前她们都叫她夏小姐。

“总裁还在开会,已经开了一个早上了。”秘书说着,语气里也是无奈。

好在这件事要解决了,她们已经连续加班一个星期了,就算加班费用多高,也不能这样,不然可就要赚钱没命花了。

“还在开?”夏欣芸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十二点了,不是应该到午休时间了吗?收起神情,笑了笑,“没事,那我去他办公室等他。”

“好的,请问您喝点什么?”秘书又问。

“不用了,谢谢,你忙去吧。”夏欣芸婉拒了。

话落,她向顾逸办公室走去,身后的秘书议论声不断传来。

“夫人身材真好,真漂亮。”

“那不是,她的那个服装品牌,估计是今年最火的品牌了。”

“啧啧啧,还是不要比了,就是在找罪受。”

“诶,你说,我们总裁会不会出轨啊?这有钱人不都是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吗?要结婚,夏欣芸或许不是最佳选择,但也还不错啊,但是嘛,心底或许还有点别的心思,我们见得还少吗?”

“也是,总裁平时冷着一张脸,没准只是对我们没有兴趣。”

“别想了,即便又会这种情况,也绝对不是现在,现在的事实就是总裁爱他夫人得不行,没看求婚视频吗?再说,没准人家还真能抓住他这颗心一辈子呢?再说,顾老爷子都说了,就认这一个孙媳妇。”

“好像是哦,命真好。”

此时的夏欣芸正坐在顾逸的办公室里,看着手表。

已经十二点二十分钟了。

怎么还没开完?

幸亏她来了,顾逸又骗她!

说好了会准时吃饭的。

前段时间还把她管得很紧,现在轮到自己,就不知道珍惜身子了。

十二点三十分。

门外传来说话声。

“马上去安排,两点开会。”

“我知道了。”

“还有…”顾逸正说着,推门看见夏欣芸,止住了声音,再次开口,声音都没有那么冷冽了,“你先安排吧,剩下的再说。”

黎正裕自然是眼色的,快速转身出去,还顺带关上了门。

看着桌上的保温盒,他有些心虚,手握成拳,轻咳了一声,往里走着,刚刚的神情不复存在,柔声道:“你吃饭了吗?”

他没吃。

不过也知道,时间肯定是不早了。

夏欣芸站起身来,将保温盒打开,将饭菜拿了出来,说道,“我没吃,刚刚去了正在装修的实体店,离这里又不远,所以过来和你一起吃。”

“先喝这个,暖暖胃。”

她什么话也没说,反倒将汤往前推了推,又将勺子递给他。

顾逸接了过来,看着她,一股暖流从心头蔓延到全身,他最近早出晚归,实在疲惫,很多时候,没有精力去管很多事情,而她一直很温柔耐心,细心非常的在照顾他的生活。

“先吃饭吧。”她拉着他坐了下来,摆布着菜,轻声道,“阿逸,你还是要准时吃饭,不然胃病犯了怎么办?”

话音未落,又将饭放在他面前,抬头笑了笑,“你先吃,虽然说是来陪你吃,但是我一点都不饿,刚刚遇见了絮薇姐,我们两个人去餐厅了,这些都是清淡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他将她拥了过来,吻了一下,声音歉意,“抱歉,过了这几天,我们就去国外把婚纱照拍完。”

“你工作重要啊,婚礼还早,不急的。”

看,她其实很懂事,也很体贴。

“你最重要。”顾逸没有犹豫便说出了口。

“那你为了我好好照顾自己嘛。”她这么与他说。

“恩。”

“好吃吗?”她看着他,伸手过去,将他衣领整了整,温声问。

“这个好吃。”他夹了一块肉,喂给她,“还有这个。”

接下来是时候,自然是两人甜蜜的腻歪时间。

在旁人看来,就是甜得不要不要的。

失控第二季

失控第二季第二集

就像她是挡在他跟前的垃圾,他欲绕开她而去。

接下来,他当真就这么做了。

男人高大的身躯绕开她,往长长的花园曲径走去,没有多久,便消失在了那弯弯曲曲的小径之中,湮灭了身影,和这花园里湿漉漉的空气,融为一体。

寒冷深入人心。

他的心是万年不化的高山寒雪,阳光炙热,始终撼动不了他的心。

她燕月,却偏要生生挖走他心中寒雪。

腾出位置来,让她进驻。

“重门绝,我得不到你,任何人,都休想得到!”燕月咬牙切齿刚烈地发誓,此生此世,只要她燕月不死,重门绝,便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任何人,休想染指。

兰心院。

重门欢刚喝下珠儿端进来的药汁,珠儿便神神秘秘地和她说:“小姐,奴婢听说兽园里的那几十个鸟儿都死了。”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

是因为这些鸟儿都死了,要是大夫人知道是她做的,那不得把她的皮给剥了。

重门欢漱了口,慢腾腾地看着珠儿:“死便是死了。”

“可是,小姐,您不是说那些鸟儿定多昏迷一天就能醒来的吗?怎么会死了呢?”珠儿忐忑不安地看着重门欢的脸色,很是不安。

昨天在小姐的逼迫之下她把那些混着迷药的饭分给了那些鸟儿吃下。

本来以为昏迷一天那些鸟儿就醒了。

没想到今天听说,都死了。

兽园里那些鸟儿可都是金贵的品种,都是大夫人从各个地方搜罗过来养着的,有的还是从别的国家引进来的。

大夫人可是喜欢得紧。

每每有别家的官夫人小姐来府中,大夫人总是喜欢带她们去那里赏鸟,得意洋洋地和每一个人介绍她那些金贵鸟儿的品种,可为她引来了不少羡慕。

现在鸟儿都死了,大夫人肯定会大发雷霆。

“不过都是天意罢了!”

重门欢语气冰冷,不打算告诉珠儿她本来就知道这些鸟儿会死。

这么大冷的天,那些鸟儿昏迷了一天,身体保温不了,自然会被冻死,况且昨晚又下了那么大的雨,这些鸟儿死是在意料之中的。

这才是她说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纳兰氏既然对她下手了,那她还不能往她的心头上切一刀吗?

珠儿眼瞧着重门欢神色这么冷清,想要是说什么,都不敢说了。

她也不傻,总觉得小姐的这反应一点都不吃惊。

好像是,这一切都早在意料之中似的。

她端着药碗出了门,心中纳闷,却也不敢说。

屋内重门欢缓缓放下水杯来,瞧着珠儿出去的身影,眼眸深了几分,这珠儿终究是没有那么好控制的,忠心也不够,胆子还小,她应该要考虑一下,给自己的身边找几个靠谱的奴才了。

“砰。”

双馨院暖阁里传来一声茶杯破碎的声音,在这清寒的天气里,格外的悦耳。

屋内跪着一个奴才,被茶杯砸碎的碎片划伤了手,也不敢动。

正是那看管兽园的管事的。

“一群鸟你都看不住,留你有什么用?”端坐在太妃椅上的纳兰婉如一张脸涨红,气愤十分。

失控第二季

失控第二季第三集

第四百九十二章:没钱

大厅里乱成了一团糟,保安忙着叫救护车,其他的则都在打人或被挨打中,老公打老婆是最狠的,嘴里都在叫嚷着离婚,爸爸打女儿虽然没有多狠,但是脸上都挂着一幅恨铁不成钢的痛苦模样。

几个妈妈的心里还是舍不得自家孩子,只是用拳头捶着孩子的后背,让人家抓住了把柄,还能说什么,只有哭着恨女儿不争气!

唯有一个妈妈,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两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家女儿,在人群里显得很是突兀,嘴唇颤抖着,死死的盯着女儿,良久才说出来一句话:“我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就是让你有资本出来卖的吗?”

“妈,我错了,是我没有抵制住诱惑,我错了……”女儿实在受不了妈妈那失望的眼神儿,忍不住失声痛哭。

“自从你爸爸死后,我这一辈子的心血,都放在了你的身上。我一直盼着你长大,长大后有个不错的工作,找个爱你疼你的老公,过上安稳的生活!”

“你太让我失望了,太让我失望了,你的放纵和堕落,直接撕毁了我这辈子活下去的希望!”妈妈说着,转身就走,脚步踉跄着,背影透着无尽的凄凉和绝望。

“妈,等等我,我错了,我错了……”女儿缓过神来,大声哭着追了出去,很远了,哭声还能飘过来。

救护车来了,老者被抬上了车,女儿哭喊着跟了过去,有的男人也打够了,不想在这里丢人了,直接用手揪着女人的头发离开了,其他人看到了,也都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大厅,大厅渐渐的安静下来。

宫穆瑶站在那里,木然的看着这一切,除了这位妈妈的失望让自己动容之外,其他的人,自己一点都不可怜。

有些事情做了,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现在的一切怨不得别人,只能怨自己!

华淑音的心里,敞亮多了,脸上的阴霾消失了,代替的是平静,午时的太阳从玻璃照进来,给她的脸上蒙上了一层光晕,除去这肥胖的身材,人还是很清秀的。

“宫总,谢谢你,给我了重生的勇气和欲望!如果昨天你让我继续留在这里帮你管理思尘的主意没有改变的话,我现在答应你!”

“华总,思尘欢迎您!”宫穆瑶伸手,握住了华淑音伸过来的手,两个人握在了一起。

两个人还没放开,杜思思和文兰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进来,玻璃门打开后,气喘吁吁的问了一句:“瑶瑶,在哪里看好戏啊?人呢,人呢?”

“你来晚了,所有人都走了!刚才她们哭的哭,嚎得嚎,很是过瘾!”宫穆瑶牵着华淑音的手,转身就往电梯里走。

“喂,这么热闹的事儿,你肯定录视频了,快拿给我看看!”杜思思紧跟着跑了进去,文兰也跟着凑热闹,四个女人一起上了电梯。

“刚才这是杜思思,宫总的经纪人?”前台小姐看着那个风风火火的身影消失后,小心翼翼的问了旁边的同事。

“应该是她,也只有她敢跟宫穆瑶这么说话了!”另外一个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羡慕啊,这样的闺蜜情!”

“是啊!”两个人的眼眸里,都露出羡慕的神色。

“哈哈哈,瑶瑶,这馊主意肯定是你帮华姐出的,哈哈……”杜思思和文兰放肆的笑声,从办公室里传出来,华淑音和宫穆瑶看着眼前这两个拿着手机,笑的前仰后合的女人,简直是无语了,有那么可笑吗。

“华姐,别搭理她俩,她俩今天没吃药就跑过来了!”宫穆瑶嫌弃的看着那两个笑的没正行的人,撇了撇嘴巴,直接拿起杜思思的手机,用导航搜索着附近的美食。

“华姐,中午我们四个出去吃吧,这里不错的!”宫穆瑶一看碧云轩距离这里不远,想起来宫云祥约自己在这里吃过饭,味道还不错。

“这……”华淑音有些为难,虽然心情好了些,但是想起来这些糟心事儿,还是很闹心,哪有那么快就能过得去心里这个坎啊。

“华姐,中午咱们就宰清城首富的太太一顿,不去白不去啊!跟着我们在一起,保你吃一顿想第二顿,以后顿顿都想跟我们吃饭!”杜思思一听,赶紧站起来,亲热的拉着华淑音的手,就往外走!

“华姐,快走,不然我大嫂该反悔了!她好不容易大方一次,我们可要狠狠的宰她一次!”文兰牵住了华淑音的另一只手,两个人几乎就是半拉着她,走出了办公室!

“损友!”宫穆瑶嘟囔了一句,跟在她们身后,这时候张英瑞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四个人一起站定。

“宫总,资产盘点完了,华夏公司的市值是伍仟伍佰万。我现在带着大家去吃饭,饭后准备收购协议,您看可以吗?”

“中午带着大家出去吃吧,对面的餐厅还不错,辛苦了,这是我的信用卡,随便刷!另外收购协议金额按照这个数准备,下午三点十八分,准时签署协议!”

宫穆瑶从兜里掏出来自己的信用卡,递给了张英瑞,对着他做了一个手势,昨晚他们忙到下半夜,今天继续坚持盘点,自己怎么也得好好犒劳一下这些辛苦的兄弟们!

“哦,谢谢宫总!”里面的几个小伙子,听到宫穆瑶请客的消息,顿时欢呼了起来。

“我说宫大老板,你把信用卡给张总了,中午我们吃饭,你用什么结账?”杜思思看看宫穆瑶手里的卡,瞥了瞥嘴巴。

“你也是思尘的老板之一,华姐这顿饭,你请也不是不可以!”宫穆瑶微笑着,逗着杜思思。

“喂,你自己说要请客的?”杜思思故意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袋。

“大嫂,我也没带钱,别看我啊!”文兰也学着杜思思,捂住了自己的包包。

很多人看到杜思思和文兰的动作,忍不住都笑了,华淑音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看到她笑,宫穆瑶看向了杜思思和文兰,三个人对了一个眼神,挑了挑眼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