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情之乱

春情之乱
  • 主演:刘永才,金颂,吴泰河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该剧改编自BL(Boy's Love)网络漫画,是一部想要摆脱奴隶身份的男主角伪装成女子后,和男子结婚而发生的惊险之三名男子间的浪漫古装故事。   永才饰演的陈金星是一个认真勤奋的书生,以干净利落的五官和刚正的品行、特有的潇洒在村内外以「冷美男」著称,他只喜欢读书和武术,所以某天被告知必须娶崔家三女儿时,感到青天霹雳。   永才之前曾在历史喜剧《哲仁王后》中饰演金皖,将透过《春情之乱》再次以古装和观众见面的他表示:金皖拥有调皮鬼般的莫名其妙魅力,陈金星则拥有完全相反的多才多艺、稳重的魅力。

春情之乱第一集

夏芷蓦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的泪痕早已在风中干涸。

她的眼神极其阴冷地扫向了众人,随即朝人群外围瞟了一眼,伸手打了一个手势,瞬间便听见四周响起了接二连三的爆炸声。

虽然爆炸的规模很小,但也足以引起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苏洛和苏白第一反应便是站在了苏锦宸的身前,保护他的安全。

苏宏文和慕振业相比其他人,倒是镇定了许多,只是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萧依夏下意识躲进了苏宏文的怀里,完全顾不得此时的场合,而南逸夜也在爆炸声响起时护住了苏若楠。

安昱凡依旧有些呆呆地盯着苏若楠,似乎还没从方才的事情中走出来。

古尼惊愕地看着夏芷手里的动作,以及随着她的动作而引发的爆炸,她胜券在握的表情让他觉得,似乎一切事情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为了扫清自己前方的障碍,彻底解决掉云以婳,一直留有后招。

不论是后来的那批人,还是现在的突发情况,这些他全都毫无所知。

可见,夏芷这个女人城府之深,手段之狠辣,着实令他一个男人都觉得太可怕了。

这也是他之前之所以会提前录下他和夏芷之间,关于此次事件的对话,然后用来作为一个能够掌控她的把柄和威胁。

他终究是害怕连累了古霜,夏芷心机过于深沉,留着夏芷的把柄,总比到时候让自己处于被动的形势要好得多。

“阿宸,告诉你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我来之前突然心血来潮,派人在这附近埋下了许多易燃易爆的东西,至于那些东西是什么,就不需要我说的再明白些了吧?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那便是你心爱之人所在的地方埋得最多,数量最大,怎么?现在求我还来得及,求我嫁给你怎么样?”

夏芷猖狂地对着众人邪笑了几声,寒风吹起她鬓边的几缕发丝,整个人看起来像着了魔似的。

“我看你是疯了,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萧依夏神色阴郁地盯着夏芷,斥责道。

“我疯了?我若是疯了,也是被你们逼疯的,凭什么你们生来就这么好命,而我连自己的人生都无法掌控,任由你们肆意践踏,到底凭什么?”

“没有任何人想要践踏你,是你自己不把自己的人生当回事,太过轻视别人对你善意的好,只会一味的怨天尤人,埋怨自己的出生,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苏若楠有些看不下去的反驳了一句。

这些年苏怡对夏芷的好,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对待,这些她全都看在眼里,并非像夏芷说的那般不堪和充满心机。

所以……她根本不配别人对她的好……

苏锦宸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一眼夏芷,深情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屏幕里躺着休息的云以婳,好似完全不被周遭的一切所影响。

夏芷瞥了一眼苏锦宸的方向,顿觉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

到了这个时候,他的眼里依旧还是没有自己,哪怕她拿云以婳的性命作赌注,作要挟,他也依然不为所动吗?

春情之乱

春情之乱第二集

为首的西装男子上前恭敬对莫筠道:“洛小姐,这是洛氏赠送给你们的花篮。我们洛氏集团祝贺你们的工作室新成立,也祝你们开业大吉,财源滚滚……”

什么?

所有人都错愕了,洛氏竟然来祝贺他们。

他们都以为今天没人会来捧场的。

不仅如此,他们还看到了花篮上写着的祝福语。

【洛氏总裁洛天啸先生,热烈祝贺洛云小姐的华龙拳击工作室新成立!祝贺华龙拳击工作室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洛氏副总裁洛百川先生,热烈祝贺洛云小姐的华龙拳击工作室新成立……】

【洛氏副总裁……】

【洛氏总经理……】

【洛氏……】

……

看到花篮上写着的这些头衔,全场都震惊了。

这简直是整个洛氏所有高层,包括洛天啸和洛百川都在祝贺他们啊。

这得有多大的面子,才能让整个洛氏都来祝贺……

不仅如此,他们的祝贺还没完。

“洛小姐,为了祝贺你们开业大吉,我们洛氏的少爷私人赞助你们三台商务车,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莫筠微微有些惊讶,“那3台车子,是送给我们的?”

“是的。”

围观的人群又一次骚动了。

因为那三台车子,一台就价值上百万啊!那可是普通人根本就不敢想的高级商务车。

云耀川他们都变了脸色,因为他们名下的拳击工作室,都没有用这么好的车子。

所以这个洛氏,是有多重视他们,才给他们这么大一个排场。

孙樵他们一直以为莫筠是洛家的女儿,所以都见怪不怪。

云少华只是知道莫筠是洛天啸的义女,也同样不是很吃惊。

云龙却是很得意:哼,老大出手,果然非同凡响。

“这个洛云到底和洛家是什么关系?她也姓洛啊。”人群里,有人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海岛市姓洛的人可多了,也许是巧合吧。”

“可是洛氏如此给他们面子,难道这也是巧合?”

“但是没有听说过洛天啸有其他亲人啊……”

云凤突然站出来鄙夷不屑的盯着莫筠,“你巴结上了洛家这棵大树,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个人物了?除了洛氏,你以为谁又会当你是个东西?”

可云凤话音一落,又是一个车队驶来。

围观的人群又惊讶了,这次又是谁来了?!

云家的人也很错愕,谁又来了……

第二批车队的人也同样穿着整齐的西装,训练有素的送来很多花篮。

而花篮上写着——

【花氏总裁花弘国先生,热烈祝贺洛云小姐的华龙拳击工作室新成立……】

【花氏少爷花翎先生,热烈祝贺……】

【花氏副总裁……】

【花氏总经理……】

像是商量好的一样,这些祝贺语和洛氏的一样,也是整个花氏集团的高层都出动了!

如果只是一个洛氏来祝贺不代表什么,但是花氏都来了……

这两个家族一个就能在海岛市横行霸道了,现在两个家族倾巢出动,这排场,在海岛市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享受到啊!

就连云家也是不够资格的!

春情之乱

春情之乱第三集

阳阳给我打电话说赵彤彤来了,我“腾”第一下就站了起来,这也太意外了,她怎么不声不响的就来了?于是,我脑子空白了一下,然后接着问道:“你说什么,赵彤彤来了

?”

“是的。赵彤彤在下飞机以后才给我妈打的电话,都很意外的。”  我立即意识到,她这次一定是为我而来,因为自从她告诉我在青岛又做了一次DNA鉴定,没等她说完我挂了她的电话以后,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我就知道她不会就

这样算了,一定还会有进一步的行动。于是,我就说道:“大姐,她一定是为我而来,快想点办法,我应该怎么办?”  阳阳说:“她既然来了,就一定要见你。但是,现在我弄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意图,又是和谁一块来的。而且,她也事先没有给你打电话,你就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等我

把她接回家去以后,看看是什么情况我再和你联系。”

我说:“只好这么办了。”后来我又一想,说:“大姐,要不这样,你就说我去外地了,一时半会的回不来,这样,她等不到我,就会走的。”  “你真是太天真了。她来到我们家,我妈、媚媚都知道你今天一早才从我们家走,这样说岂不是会露馅?再说,你的代理点,她能不去,你的那些员工她不接触?如果

到时候知道你在骗她,岂不是弄巧成拙?小赵,总是要面对的,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我快到机场了,先把她接回家再说吧。”阳阳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接完阳阳的电话,我站了一会儿,才过去坐在了写字台后面的椅子上。赵彤彤来了,她如果认定了我就是她的儿子,那怎么办?而且,还有DNA鉴定书。我如果不承

认,就会闹僵,说不定我一急眼,还会说出一些难听的话来。所以,我还是不和她见面的好。  当我抽完一支烟平静下来以后,对自己刚才的惊慌感到好笑。这有什么好怕的,咬定鉴定书有问题就是了。她还能强行让我认她?主要是刚才阳阳一说,太突然了,

脑子就跟凝固了转不过弯来一样。想到这里,我就慢慢地轻松起来。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就走出办公室,去了仓库。嫣然正在忙着,我问道:“你跟汪总说了?”

嫣然冲我笑了一下:“说了。他不再那样抓耳挠腮的着急了,还说过些日子去医院检查一下。丑儿,你说老汪还行吗?我就想着是他的问题,没有那个能力了。”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五十多岁是没有问题的。嫣然,如果老汪不死心,非要让你给他生个宝宝,你们还真要抓紧去医院检查,然后对症下药。因为大林让小葛怀上孩

子,就跟玩儿似的,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到时候,老汪还是会抓耳挠腮着急的。”我一边走动着一边说道。

嫣然就抬起脸,看着我,忽然脸腮一红,说道:“借你一下你都不愿意,真是小气。”  想不到她又说这个话题,我就赶紧的说:“快点死心吧。如果你生个宝宝长得像我,你没法和老汪交代,我也没法和恬恬交代。”又岔开话题说:“恬恬给我打电话了,

待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来找我了。因为只要他们离了婚,她就是个自由身了。而且,有她爸爸照顾着她妈妈,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嫣然没再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真是嫉妒我表姐。对了,春节你回家,没有做让恬恬怀孕的事呀?也是,她这个样子了,你们哪有心情。”  “你说的不对,我们做过,而且还不是一次。大年初一,她就去了我家里,然后,我们在我的房间里睡了一个上午。后来,都是晚上等着她爸妈睡觉以后,她偷跑出来

的。我们去了池塘边,也去了小树林,可是,都处冰天雪地的,我们就去了瓜棚。那里面有个干草跺,我们在那上面,就跟在大海的船上一样刺激。”我说道。

“原始而又浪漫,也只有你能做得出。”其实,我说这些的目的,就是要证明我跟恬恬有多好,让嫣然不要再惦记着借我了。

我离开以后,又在营业室转了一圈,潘卓婷看着我:“你心神不定的,有事呀?”

刚才我和嫣然胡吹海侃了一番,已经把赵彤彤的事忘了,可是还是被她看出来了。于是,我就说:“没事。”

“那你今天晚上真的请我出去吃饭?”

“这还有假。”我说道。  “你不去阳阳家,阳阳不会给你打电话?昨天晚上那么晚了,还让你坐她的车去,今天一早送你回来,她还真有牺牲精神,以前都是睡到八九点才来上班,把睡眠习惯

都改了。”潘卓婷说话的时候,醋意很浓。  我就说道:“昨晚她一个人回家,不去送她,也不放心。”说着,我就离开出了门。在外面的路边上走着,突然想到了恬恬不知道什么情况。于是,我就给她打了电话

。她很快接听了,而且很是高兴地说:“丑儿,我正要给你打电话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刘虎的爸爸突然又给我打来电话,说不用让我回去了,不知道是啥原因?”

“那你就安安稳稳的在家待着就行,不用管他。”我说道。

“我感到挺奇怪的,上午打电话的时候,口气很大,可是刚才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可好了。”恬恬说。

“恬恬,你不用管他,记着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千万不要再自作主张了。”我说道。

恬恬说:“我记着那,不会再做那样的傻事了。”

恬恬这一头暂时平息了,可是,想到赵彤彤现在已经在齐阿姨家了,我的心情又变得乱糟糟起来。  刚回到办公室,阳阳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给你说,这次来的人不少,不但赵彤彤来了,万云虎和她表姐也来了。她们有可能去住酒店,但是,晚上要在我们家吃饭,说是让你过来。我还在想,万元虎和她表姐是潘卓婷的姑姑和姑父,为什么不让她来?现在他们正在客厅和我妈说话,我在外面给你打的电话,先跟你说一声,你心中

有数。”

我就对她说:“大姐,我也想好了,现在也只能面对了,不然,永远没有结束。待会儿我就过去。对了,他们没说让潘卓婷去,那我也带她一块去。”

“这个事你自己决定吧。”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了。  等去市场的人都回来之后,我走出办公室,要叫着潘卓婷一块去齐阿姨家。可是,碰到了大林,他把我拉回到办公室,说:“现在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你想听我

说一下吗?”

“你说就是。”不知道他发现了哪一方面的问题,我就让他快点说。  “是这样,现在那个自称叫豹哥的对我们不但很客气,还十分的友好,这样的话,我和孙大明再跟着他们出去,是不是有点浪费人力?当初是因为怕豹哥报复,让我和

孙大明跟车去保护我们的员工的,现在没事了,是不是就不用再跟车去了?”大林说。

我立即说道:“这个事情我也考虑过了,等过两天你和孙大明就去汪总那边的筹建处去。”

“奥,那你还是有打算的。”

他说完就要走,我就说:“你和小葛住在二楼,注意一点下面的情况,潘卓婷的姑姑和姑父来了,现在在阳阳家,我要和她去一趟。”

“你们就放心去吧,这里有我,保证万无一失。”

于是,我就去喊潘卓婷。潘卓婷就说:“员工们刚回来,我们现在去合适吗?”  我说:“合适。今天晚上会有大大的惊喜。”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