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爱旧恨

毒爱旧恨
  • 主演:诺拉帕特·维拉潘,玛丽·吀琳珥,楠迪·宗拉维蒙,帕苏特·邦亚,查澈威·德查拉朋,普洛姆皮亚·通普塔拉克,杜昂达·东卡
  • 导演:塔纳瓦·班亚林
  • 地区:泰国
  • 类型:泰剧
  • 语言:泰语
  • 年份:2022
Phing是一个胖乎乎,可爱又善良的年轻女子。Foei和Nisa密谋让Foei勾引Phing并与她结婚并且杀死她以获取她的财富。庆幸的是她没有死,但是她所承受的痛苦却让她生不如死。她努力减肥,化身名为May的一个纤瘦美女,准备报仇雪恨。Cho是面馆老板的儿子。他从小就一直暗恋Phing,但不敢鼓起勇气告诉她,直到她去世。心碎的是他从未告诉她他的感受。当过去的怨恨深埋心底时,她决定以一种无人能预料得方式来报复亲手毁掉她生活的人。

毒爱旧恨第一集

白凰完全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觉得已经说得够清楚了的,原本还以为一睁开眼睛凌妖就已经自己回去了。

却发现他跟着自己跟的更加紧了。

以前还会去找那些兽人族的小妹妹说说笑笑给她分散一些火力。

现在……!

白凰看着又端着肉汤碗蹭到自己面前的凌妖,忍无可忍开口了,“你就这么没有事情做吗?能不能道旁边去吃?”

“不!行!”凌妖一字一字笑眯眯的回答。

“我觉得我说的很清楚了。”白凰放下了勺子,想要最后再认真的和他谈谈。

凌妖越过白凰的手,将她放下的勺子拿起来,重新递到了她的手上。

“好好吃饭。”

他神情温和,将自己碗里的肉也都给了白凰。

“不是明日那个叫做雪月的就要来了吗?”

“虽然我不能帮你,但如果你打不过他们了,我可以拉着你跑。”凌妖笑了笑,撑着下巴看着她,“至于你要和我说的话……等你这一战大胜之后我们再聊。”

白凰:“……。”

“白凰!”

青女吃完了一抹嘴就过来拉白凰讨论阵法的事情,白凰只能暂时将凌妖的事情丢到一旁。

青女找了个很好的地方,是魔鬼林的侧面,金虎一族的背面一处深不见底的断崖旁边。

“这断崖下面都是极度危险的变异兽,本来这里是用来惩治那些不听话的兽人的,打晕了就丢下去,虎族都不想鹰族会飞,掉下去就会被下面的变异兽撕成碎片。”  青女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惊悸的神情,“我在这附近都设了阵法,一旦雪月踏入了阵法之中,就会被认定为我的敌人,到时候会直接剥夺她身上所有能用的能量!

青女看着脚下的土地,“这个阵法只会对敌人奏效,所以只要能想办法将她骗到这里就可以。”

“光凭我的阵法肯定是杀不了她的。”

青女抿唇,“我们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她身上的力量都被剥夺的那一刻,将她踹进这一处的深渊之中。”

白凰看了一眼底下黑黢黢的深渊。

刚要说话,青女‘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白凰老大!”青女紧紧的咬着牙,“我不想去金虎族,去了金虎族,我们又得过从前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  “这次我们会胜利的对吗?”她仰起头,眼圈红了,那可是这片领域的霸主,以极其霸道的姿态在她们心中立起一座大山的存在,现在让他们去推翻这座很早之前就存

在的大山。

是人都会畏惧。

“你会带着我们赢下这一仗的对吗?”青女握紧了白凰的手,“她也没有那么可怕对不对?”

青女抓的死紧,可白凰也没有拂开她的手。

反倒是笑了。

“恩!”

……

这一天晚上,谁都没有睡着,白凰睡在熊娘的身边,她的手掌时不时的就拍拍白凰的背,仿佛将她当成第二个熊宝,哄哄就能入睡了。

白凰本来想让熊娘别拍了,可一转头,就看见熊娘不安的眼神。

她到底还是没说出口那句‘你别拍了’!

大概是感受到大家紧绷的气氛,就连最小的熊宝都没有睡着,瞪着大大的眼睛窝在熊娘的怀中,盯着窗口数着外面天空上的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

‘轰!轰!轰!’

远远的,一声声整齐的脚步声响起来,熊宝‘呲溜’一下就从熊娘的怀中跳了出来。

而熊娘下意识的去拉白凰,可一拉却拉了个空,白凰的人已经不在这里了,转眼之间她已经到了屋子外面。

随后一个又一个的人从屋子里面冲出来。

即便是在晚上,可今晚的月色实在是漂亮又明亮,足以让金虎一族的人看清楚对面那因为庞大的人数移动而飞扬起来的漫天尘土。

“娘的!”

赵颖骂骂咧咧的拿起了自己的法器,“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能放松警惕,说好三天的,这两天都还没到呢!”

零蛛她们也都出来了。

汤汤更是破口大骂。

“什么她雪月有自己的骄傲!都是骗鬼的!”

而金虎一族的和猫族的人也都没睡,青女更是第一时间就站在了白凰身前,雪月要来了……那是不是证明那个人也来了?

青女目光复杂的看向那人头攒动处。

越来越多的人清晰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白凰早就提醒过他们,雪月不一定会守时,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

果不其然!

白色的巨虎兽开路,它们的毛发在月光下分外契合,浑身发亮。

而几个高壮的兽人正抬着一顶轿子,轿子上雪月懒洋洋的靠坐着,她单手转动着自己中指上的戒指,见到白凰她们居然都醒了,立刻就笑了。

“我实在是太想见我未来的小可爱了。”雪月朝着白凰说:“所以提早来见你,看来你恢复的很不错啊。”

白凰面无表情。

“托你的福。”

“哈哈!”雪月笑声开怀,视线从金虎一族的身上略过,“你把这些小废物们养的很好嘛,一个个膘肥体壮的!”

语罢,白虎族的兽人发出了轰笑声。

金虎族是最近才开始长肉的,但白虎一族不缺肉,他们在以前的回春日会储存足够的食草系兽人肉,所以如今体格仍旧比金虎一族普遍要大上几分。

“还有兽奴呢?”雪月失笑摇头,“你对这群人太好了,它们哪里值得你对她们这么好?”

“啊对了!”

雪月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笑弯了眼,“我这里还有一个你们的老熟人呢,带上来!”

一个白虎族兽人立刻拉着一条锁链将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拉了上来,她的脖子上戴着铁圈,一拉扯就容易整个人被拉的趴在地上,几乎是半跪半走的被拖过来的。

纵然已经做好心里准备,青女的面容还是几不可见的扭曲了一瞬。

“打个招呼啊。”雪月一脚踹在她的心口,“这不是你们猫族的人吗?”

青女牙齿咬的咯吱作响。

猫族的人个个都很愤怒。

那是他们猫族的大祭司!

就算她……为人不择手段,可她们猫族的人是没办法去讨厌她的。

“哦对了。”雪月歪着头,细长的手指指向了凌妖的方向,“那边那个,你能离我的小可爱远点吗?”

她脸上露出嫌弃的神情。  “我看你有点碍眼!”

毒爱旧恨

毒爱旧恨第二集

听着云芸的话,肖临也不再耽搁。

他和张灵一起,快速给顾甜心用药,结果可想而知,虽然毒性暂时压制了,可这个过程,顾甜心的痛苦让人看了心碎。

尤其是冷绍辰……

这辈子,即便是在死亡边缘挣扎的时候,他都没有表露出过丝毫的虚弱,可现在面对着顾甜心,他真的要崩溃了。

疼在顾甜心的身上,更疼在他的心上。

他承受不住。

却又无能为力。

好在,顾甜心撑了过去,一场抢救,就像是一场战役,好不容易赢得了胜利,可肖临和张灵没有庆功的心思,更没有高兴的时间,他们两个快速回了实验室,继续研究。

和阎王抢命,他们不敢不抓紧时间。

随着张灵和肖临离开,云芸和君景浩,也一起悄然的退出了房间。

他们将空间,留给冷绍辰和顾甜心。

病房里静静的。

顾甜心依偎在冷绍辰的怀里,感受着他慌乱不安的心跳,看着他暗沉的脸色,红肿的眼睛,她也心疼。

“冷绍辰,你别这样。”

轻轻的拉着冷绍辰的手,顾甜心低声呢喃。她惨白的脸上,努力勾起一抹笑,让自己的脸显得不那么僵硬。

“其实,现在已经挺好的了。”

“甜心……”

“我其实已经挺幸运的了,身边有你,有张灵和肖临。虽然他们还没有找到解药,可至少他们能控制我的病情,不是吗?”

这已经算是万幸了。

假若张灵不主动追着君景浩来,假若肖临没能完成任务,即使赶回来……

她现在,只怕已经死了许久了吧?

顾甜心说的,冷绍辰何尝不懂,只是他是个贪心人,尤其是面对顾甜心的事,他更加的贪心。

他想要的,不只是能控制顾甜心的病情这么简单。

他要她康复,要她幸福。

冷绍辰的心思都写在脸上,顾甜心看得出来。

她嘴角微扬,不由的笑。“冷绍辰,我现在终于知道,小念心那个丫头,动不动就哭是随了谁了,她其实跟你一样一样的。瞧瞧,你不开心的时候,脸就拉的老长,老丑老丑了,和小念心哭起来的

时候特别像。反观小念辰,就很像我,什么时候都美美的。”

孩子,让人心柔软。

冷绍辰听着顾甜心的话,想着小念心和小念辰的模样,僵硬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暖色。

环抱着顾甜心的手臂,不由的收紧。

“甜心,你赶快好起来,咱们回家看孩子。”

“……”

“小念心最粘人了,这么久不见你,肯定想你了。而且,那小丫头鬼精着呢,指不定已经会说妈咪坏了,咱们再不回去,她说不定就要吐槽了。”

“嘿……”

听着冷绍辰的话,想着小念心嘟嘴吐槽的模样,顾甜心不由的笑了出来。

只是,许是身子虚弱的缘故,她的笑声也很浅很浅。

甚至带着点虚无。

冷绍辰听着她的笑声,心却是一颤一颤的,他的鼻子隐隐发酸,眼睛也有些湿润,只是强撑着,才没让眼泪落下来。

顾甜心的痛苦是,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他真的要疯了。

……

病房外。

云芸和君景浩两个人,他们都守在门外没有走。

虽然听不见冷绍辰和顾甜心在说什么,可他们的心,都是沉甸甸的,压抑的厉害。

尤其是君景浩……

一想到顾甜心那模样,他的心就疼。

他呆愣愣的,不断回想和顾甜心认识的过往。慈善晚宴上,那惊鸿一瞥,只见她的古灵精怪;婚礼上,她一个人撑着诉说她对冷绍辰的百步爱情,勇敢纯真;冷绍辰出任务时,她怀着身孕应对危险,孤军奋战;小念

辰丢失时,她拖着病恹恹的身体,四处奔波,不惜一切……

认识顾甜心越久,他就越能看到顾甜心的成长。

只是,这些成长,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那是血和泪铺就的。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顾甜心不要成长。

她不需要多优秀,傻白甜点单纯可爱也很好,她不需要去独当一面,有冷绍辰这样的男人爱她护她,为她遮挡所有的风雨,这最好不过。

他真的希望,她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人。

家里、办公室两点一线,工作、生活相夫教子……

平淡点多好?

可是,现实残酷。

顾甜心的青涩退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哪怕冷绍辰爱她护她,她一路走来,依旧是坎坷不断。

他会跟着心疼,可他无能为力。他真的想过无数次,若是当初,从慈善晚宴上带走顾甜心的,不是冷绍辰,而是他,那么他们的现在,是不是就完全不一样了?那样,顾甜心就不会承受这么多的痛苦了

吧?

可是,没有如果?

爱情从来都没有退路,更没有回头的可能。

他错过了一次,就错过了一辈子。

而顾甜心和冷绍辰,是天注定的缘分,顾甜心现在承受的,也是天注定的。只是,君景浩真的好想问问老天,她一个小姑娘,一个小女人,还要经受多少天注定的磨难?

老天连冷绍辰那么优秀的男人都给她了,就对她再好一点点,不行吗?

君景浩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的忘我。

他甚至忽略了旁边还有云芸的存在。

云芸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他所有的心思,她都看得出来。

人生自是有情痴。

冷绍辰也好,君景浩也好,他们都是痴情的男人,他们的感情那么纯粹,那么让人动容。

而顾甜心……

云芸想着,她不由的开口,“君景浩,其实甜心真的很幸福。”

“……”

呆愣的君景浩,乍然听到云芸的声音,有些回不过神来。他没有开口,只是侧头看向云芸,他的眼神愣愣的,带着一丝的不解。

云芸和他四目相对,不禁浅笑。

“甜心有绍辰,有你,真的很幸福。”

“……”

“绍辰是个好男人,你也是,人说女人这一辈子,能遇上一个好男人不容易,可甜心遇上了两个。”

顾甜心从前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可现在,她是受过磨砺的坚韧女人……这里面,有冷绍辰的爱,更有君景浩的呵护。

毒爱旧恨

毒爱旧恨第三集

弥漫着檀香的屋子,周围充斥着诵经的声音,赵斌看向坐在蒲团上的老方丈,内心不由的猜测起来。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二十多分钟,从他进来到坐下,方丈只是伸手示意让他坐下,就再也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眼前的方丈看上去很慈祥,耳垂十分大,倒是像西游记里的佛祖的耳垂。

不大的屋子内,二人盘腿坐在床上的蒲团上边,赵斌打了着四周,布置的十分简洁,一点都不像是古潭寺方丈住的屋子。

毕竟古潭寺曾经领导人来过,这里也正因为领导人的到访,香火十分的旺盛,来的人络绎不绝。

他不记得见过眼前这位方丈,他不明白为何对方要见他,更不明白为何对方听到他的名字,要答应去帮他去楼盘超度。

“你父亲还好吗?”

当方丈睁开眼睛的时候,问的第一句话,让赵斌直接楞了一下。

“我父亲?”

赵斌看向眼前的方丈,他不知道对方怎么会认识他父亲,他认为对方一定认错人了。

他父亲在他刚出生的时候就跑到了国外,这已经一晃二十多年,不可能认识眼前的方丈。

“我见你父亲赵文厚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跟你一模一样,尤其那双眼睛,十分的锋利,仿佛一把出鞘的宝剑。”

赵文厚三个字出来,赵斌知道对方没有认错人,他没有想到古潭寺的方丈竟然认识他父亲。

他没有说话,他在等待对方继续说下去,他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后来你父亲与你母亲在一起,他们有了你,你的名字是我取的。”

“再后来发生的事情,都是作孽啊。”

赵斌听到这些,他内心十分的震撼,没有想到他的名字是方丈取的,而不是他认为父母给取的,更没有想到方丈知道他家里的事情。

“我父亲很好,如今在美国生活的不错,事业上也很成功。”赵斌本来已经淡化了对赵文厚的仇恨,但经过方丈这么一说,他内心的怨气又一次在慢慢增加。

“看来你已经见到你父亲了,我一直内疚,内疚当初无法帮助到他们,也无法改变你的命运,之后我再去找你跟你母亲,你们已经不知所踪。”

“我在恒城市孤儿院长大的。”

“怪不得,怪不得。”老方丈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明白了一切,显然赵斌的母亲没有带着赵斌离开,他派人顺着的是赵斌母亲走的路线。

“我母亲为何抛弃我?我听说她生了我之后就死了?”

“你父亲说的?”

“难道不是?”

“你母亲还活着,至少我认为还活着,当年我派人寻着你母亲走的路线寻找的,最后消失在了南广市。”

“还活着?南广?”

赵斌内心十分震撼,他没有想到母亲还活着,今天见到眼前的方丈,可谓是让他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门。

这个世界一直被他封存着,他不敢去打开这扇门,那就是亲情。

从小看着别的小朋友有父母接送,他只能跟林彤、柳菲菲一起回孤儿院,那个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他与别的小朋友不同。

再之后他为了不被嘲笑,他不敢说是孤儿,也不敢去想父母,久而久之他认为已经对父母麻木了。

直到那一次假父亲的出现,他才知道他不是麻木了,而是不敢去触碰,当他亲生父亲出现的时候,他虽然恨对方,但内心也有一种亲近,至少证明他不是一个人,他在这个世界上有亲人。

“具体的需要你去找寻,放下心中的怨气,那个时候你父母根本没有选择。”

“您如何知道这些的?”

“我曾经是你爷爷的手下,我们在越南击退过敌人,你爷爷救过我的命,他这辈子救人无数,最后却害了自己的儿子。”

“我爷爷?”

“你爷爷当年可是威风人物,战场上称之为战神的人课不多,你爷爷就是一位战神,子弹打进了你爷爷左肩,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你爷爷愣是带着我们击退了敌人。”

“他为什么要拆散我父母?”

“因为家族,因为保证家族的血统,也要保证家族不会走下坡路。”

“联姻?”

“没错,但你父亲当年十分坚定,最后如果不是大家认为你母亲死了,你父亲也不会出国,最终你父亲也没有娶那位你爷爷战友的女儿。”

“一切都过的太快了,转眼已经二十多年了,你也长大了。”

“赵斌,我当初帮你取名,是希望你文武双全,也希望你能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如你父亲一样。”

“他虽然这些年没有对你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但他没有背叛你母亲,甚至他最后也在坚持,但现实毕竟是现实,你不能阻止他再成立家庭。”

“好在你有如今的成就,当年你出生的时候乌云密布,用迷信的说法这预兆不好,但当时我们一群老友却认为你小子绝对不是凡人,金龙岂是池中物,小小的恒城市果然困不住你,你还是回来了。”

方丈说道这里的时候,苦笑的摇了摇头,说实话他不希望赵斌回到京城,虽然他没有去过恒城市,但他认为赵斌在恒城市更安全。

京城水太深了,就算赵斌是一条龙,也会在这深水中遇险。

听着方丈的话,赵斌也大概了解了,当年是他爷爷棒打鸳鸯,只为了让赵家不会衰落,政治联姻是很多家族常见的一种联盟手段。

可惜的是赵文厚没有屈服,所以这场政治联姻以失败告终,在这件事中赵家虽然有影响,但不至于有太大的影响。

但赵斌一家却成了牺牲品,父亲远走美国,母亲销声匿迹,他从小没有父亲的陪伴,缺少了父母的爱。

赵家?

想到这里赵斌眼中不由的带着一抹恨意。

“阿弥陀佛。”方丈看到赵斌眼神,已经知道了赵斌内心所想,念了一句法号之后,他看向赵斌说道“仇恨会蒙蔽你的双眼,也会让你内心被心魔左右。”

“是吗?我从小没有父母,就是因为一场政治联姻,我不该有仇恨吗?”

赵斌看向方丈,他虽然知道方丈说的很对,但让他去原谅他的爷爷,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甚至整个赵家他都恨上了,当年如果有人站出来支持他父亲,也就不会发生之后的事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