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克斯之蛇

埃塞克斯之蛇
  • 主演:克莱尔·丹妮丝,汤姆·希德勒斯顿,弗兰克·迪兰,克蕾曼丝·波西,海莉·斯奎尔斯,迪克西·艾格瑞克斯,迈克尔·吉普森
  • 导演:克里欧·巴纳德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本剧改编自Sarah Perry的同名小说,讲述刚丧偶的Cora Seaborne(Claire Danes 饰),从伦敦搬去了埃塞克斯郡,调查关于一条神秘之蛇的传闻。Cora与村里的牧师Will Ransome(Tom Hiddleston 饰)建立起了意料之外的纽带,但当悲剧来临时,当地人指控她吸引了这种神秘生物。

埃塞克斯之蛇第一集

秦墨这才满意地把小意欢从她的怀里摘出来,扔给门口的沈霆:“一会儿一起回别墅,把她口水擦干净了。”

真的是,坏毛病都是遗传的啊,和何欢小时候一毛一样。

秦墨坐在床边,何欢也坐起来了靠在床头,她看着他:“意欢啊?”

秦墨伸手,轻轻地碰了她的发心一下,才微微一笑:“看了以后,有什么想法?”

何欢就哦了一声,很慢地说:“长得很漂亮,就和我一样。”

秦墨扯扯她的头发:“要脸么小秦太太。”

何欢哼哼两声,“我说得是事实啊。”

秦墨忽然就低了头,声音也压得低低的:“意欢的存在,说明我们曾经……”

“不许说啦!”何欢的脸有些烫,低叫。

秦墨轻轻地笑:“我是说,我们曾经真的结过婚,怎么了?”

何欢立即就捂住了脸。

他坏死了。

秦墨又是一笑:‘好了,可以起床回家了,今晚住别墅吧!’

何欢哦了一声,掀开被子,秦墨则是把她的外套给她穿好,扣子帽子都弄得好好的,何欢仰着头:“我哪里有这么娇贵?”

秦墨的眸子一黯,伸出手轻轻地碰着她的脸蛋,一开口声音哑了:“之前你身体不太好,所以最近都要养着。”

何欢哦了一声,然后又十分自然地问:“我为什么身体不好,我以前身体很好的啊?”

秦墨的眸色更深了些,许久,他都没有出声。

“不能说啊?”何欢小心翼翼地问他。

秦墨淡笑:“不是,只是话太长,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好。”

何欢哦了一声,站起来拉着他的手:‘我饿了!’

秦墨不禁就笑了一下,“小猪一样,不是吃就是睡。”

何欢吐了下舌,其实她自己也觉得这样的生活……挺美的。

两人一起出去,意欢正坐在沙发上,好像是不太开心的样子,沈霆蹲在她身边不知道和她说什么,沈霆的表情温和,但是又透着一点点的严厉,所以意欢不开心但又不敢吱声。

秦墨就好笑,才指点了一下,沈霆这会儿就把意欢给管住了,不错。

一家四口,由着秦墨开车回了别墅,在车上,意欢就很不克制地又粘在何欢的怀里,何欢有些僵硬,虽然很喜欢很亲切,但是她是真的完全记不起来自己生了这么一个大宝贝啊!

所以,从公司到别墅,何欢的身体就一直僵着,所以到别墅以后脖子的肌肉都僵了。

可是意欢很满足啊,一路上都叽叽喳喳的,平时她其实也没有这么多的话的。

何欢也由着她了,而且听着意欢的声音,嗯……也挺热闹。

回了别墅,结果是两个男人做饭,而意欢就像是献宝一样地带着妈妈上楼,何欢努力地配合,一起到了二楼的主卧室里。

意欢显得有些小小的兴奋,伸手推开门:“DDDDDD,妈妈,看,全是玫瑰,我和沈霆哥哥特意准备的哦。”

可是门一打开,那张床上铺满的玫瑰早就凋谢了。

埃塞克斯之蛇

埃塞克斯之蛇第二集

第783章 为什么他先喊的不是妈妈?

纪可儿眼眶有些泛红,她看着视频里蹂躏哈士奇的小家伙,忍不住说了句:“轻点……”

这样弄小狗,小狗很疼的……

小璃儿听到有声音,抬头看了眼艾锦夕,又不知发现了什么,放开了小狗,直接往床上一扑,卖力的往艾锦夕身边爬去,伸着小爪子够手机。

小哈士奇解脱了,连忙抖了抖身体,跳到了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小主人摆着尾巴。

艾锦夕调转镜头,把手机放到了小璃儿手里,小璃儿好奇的望着屏幕,咿咿呀呀了起来,偶尔还发两声“妈妈”的声音。

纪可儿看着屏幕里的小家伙,目光逐渐雾蒙蒙了起来,吸了吸鼻子才将那种鼻腔里酸涩的感觉压了下去。

忽然,小璃儿又“爸爸,爸爸”的喊了起来。

纪可儿一愣,艾锦夕忙拿走手机,笑着道:“小璃儿可能经常听见我喊爸爸妈妈学会的,他特别聪明,前段时间他四处乱爬,爬的身上全是泥巴,后来寒寒吓唬了他一下后,他就不乱爬了,放在床上也只在床上爬,乖的很。”

纪可儿声音有些哽塞,“他,最先会喊的是爸爸对吗?”

艾锦夕一噎,其实小璃儿早就会喊爸爸了,但是她又不敢跟可儿分享。

今天小璃儿忽然会喊妈妈了,她才激动的给可儿打了视频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可刚刚小璃儿又突然喊起了爸爸,还喊得那么自然……一下子就让纪可儿知道了。

“……是。”

纪可儿心里隐隐泛着痛,但她还是很不甘地问:“为什么他先喊的不是妈妈?”

“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爸爸比较好发音吧。”

“你等等。”

纪可儿拿起了平板,不知道查了什么,她神色黯淡了下去,“网上说,孩子开口叫的第一个人是谁,孩子就跟谁比较亲近……”

“网上说的能信吗?你仔细体会一下,爸爸是不是比妈妈好发音?”

“我觉得妈妈更好发音。”

纪可儿忽然钻了牛角尖,艾锦夕有些无奈,一旁的小家伙还一直“爸爸,爸爸”的喊个不停,让她顿时有些尴尬。

为了缓解尴尬,艾锦夕喊了一声:“妈妈。”

小家伙才没再喊爸爸,而是跟着艾锦夕喊妈妈。

小家伙够不到手机,又爬到了床边,伸手够哈士奇。

哈士奇耷拉着耳朵,狗脸很无奈,一个纵身跳到了小璃儿身边卧下了,任由他蹂躏。

小璃儿又跟他玩了起来,嘻嘻哈哈的笑声让纪可儿心里更难受。

艾锦夕问:“过段时间你忙吗?”

“还不清楚。但是这几天,纪族有些事要处理,我去不了龙城帮你们抓欧宸……”

“别!这段时间你别来龙城,欧宸是影子,我可不敢让你帮忙,伤到你我这个做老公的心疼,你还是好好待在大都城处理你自己的事情吧!过段时间我可能转移去私人医院,你要是有空再来找我玩,我转移是带着小璃儿一起转移的,刚好你就能趁机多跟小璃儿亲近亲近。”

纪可儿皱眉,“小璃儿……的样子,会不会造成误会?”

艾锦夕看了眼小璃儿,这家伙几乎要跟厉煌一模一样了,只怕被厉煌看见,还以为是他儿子呢!

呸……本身就是厉煌的儿子!

但要是被厉煌发现了……

“你放心,除了我最亲近的姐妹,我不会让任何人看到小璃儿,尤其是厉煌,反正小璃儿喜欢女人,我可以不让任何男人接近小璃儿。”

“这样保险吗?”纪可儿有些担心。

说实话,她很想很想小璃儿,一直犹豫纠结,只是因为怕一旦见到了他,就舍不得离开了……

但艾锦夕生孩子这是大事,她不能因为私心不去探望她,而且她也很期待能见到小璃儿,纠结之下,她更期待了。

既然有这个机会,还是她必须要去的机会,她忽然妥协了,她要去见小璃儿,抱抱他,亲亲他。

“保险,有寒寒在,保证没问题!”艾锦夕道。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转移?”

“时间还没定,寒寒说需要收拾了欧宸才行,欧阳霆已经出发去了黑市,我想应该没问题。”

纪可儿想了想道:“黑市那边我会给消息,让我的人全力协助欧阳霆,这几天我会尽快解决这边的麻烦,尽量赶在你转移前去龙城,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没问题!”

又聊了几句挂了电话,艾锦夕拽着小璃儿的腿拖到面前,揉揉他的脑袋瓜子笑了起来。

她就知道纪可儿其实很想见小璃儿,现在给她这么个机会,她就立马迫不及待了,比谁都着急。

“小璃儿,再过段时间就要见到妈妈了,开不开心?”

“妈妈,妈妈……”小璃儿一听到艾锦夕喊妈妈,他就跟着喊,有样学样,喊得非常标准。

“来,喊声姨姨。”

“妈妈。”

“姨姨。”

“妈妈。”

“……”

艾锦夕放弃了,果然孩子都跟父母亲,所以刚学会说话也只会喊爸爸妈妈。

*

黑市,顾名思义是暗中进行非法买卖的市场。

欧阳霆去的凑巧,刚好遇上一月一次的大型拍卖活动,举办地点是黑市中央最大的会场里。

会场一共三楼,一楼拍卖和普通嘉宾座,二楼是包厢VIP座,三楼禁制入内。

整个高楼呈圆形,以前中间是露天的,但现在科技发达了,顶楼修建了一个仿真天空吊顶,以免遇到下雨天气耽误拍卖。

一进去,是很复古的装修,完全看不见一点高科技产品,但处处都是隐藏的高科技产品。

欧阳霆买了一张名片,利用假名片混进去后,就能看见红绸绕着梁柱飘飘扬扬,二楼每个包厢窗口外挂着红灯笼,会场的灯光也非常昏暗,格调很阴森,和他以前去过的拍卖场完全是两个样子。

寻常的拍卖会场会把灯光打的很亮,让人能清晰的看见拍卖的东西。

可这里,只有拍卖台上灯光稍微亮一点,其他地方全是暗光,并且角落里一片漆黑,这种地方最容易藏小人。

“先生,请稍等一下。”

欧阳霆正往他规定的座位号走去,身后忽然有人喊住了他。

埃塞克斯之蛇

埃塞克斯之蛇第三集

揉了揉眉心,对赵厨子李拾也是有些嫌弃,这种人就是跪在地上太久了,膝盖都长土里了,现在有报仇的机会都不去珍惜。

李拾又转头看了一眼厨房里的这十几个厨子,淡淡问了一句,“谁想打他?现在可以动手,以后就不一定有这个机会了!”

话音落下,却连一个敢上前的人都没有。

他们都还是心存忌惮,生怕这胖道人到时候秋后算账,他们这些外门弟子根本斗不过。

“你们在这些内门弟子面前,受的欺负还少?现在有我在帮着你们,还怕?”李拾目光犹如长鞭在众人身上扫过。

没人开口,更没人愿意站出来。

“不敢就算了,我就放这王八蛋走了。”李拾摇摇头道。

“我来!”

就在这时,终于传出一声大喊。

一个体型超大的胖子走了出来,二话不说夺过李拾手中的鞭子,便对着胖道士狠狠地抽了起来。

这一鞭一鞭地,仿佛是在挥洒着这么多年来积怨般,虽然他的力气并不如李拾,但是这鞭子抽在胖道人身上,还是疼的胖道士有气无力地惨叫。

这厨子还没打完,后面又站出来一人,“早就看这些内门的不爽了,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稍不如意就拿鞭子抽我们,今天我就要抽回去!”

说着,拿着鞭子又抽了回去。

越来越多的人站了出来,最后厨房里的所有厨子,都一人把这三个道士用鞭子抽了一遍,又是打半个多时辰。

只有那赵厨子,无论如何都不敢出手打人,李拾也没有强求他。

这时候胖道士和他带来的俩人,都已经被抽的奄奄一息了,如果再抽下去估计就是死路一条了。

“算了,今天,就放过他们吧。”李拾对着众人说了一句,走上去把那绳子给解开了。

三个内门弟子,都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就算是铁一样的男人,也没法扛得住这种非人的折磨。

那胖道士抬起头看着李拾,那眼神简直比见着恶魔还要害怕,从嘶哑的喉咙里,干哑地挤出了几个字,“求……求你……放了我吧!”

“把这三人送下山去吧。”

李拾转头对着这些厨子道。

这一番痛打,足足从午饭的时间打到了晚饭的时间,这时候也开始做晚饭了。

这些厨子们,又走回去若无其事地开始为茅山弟子们准备晚饭。

经过这件事,整个厨房里所有人对李拾都尊敬了不少,当然也对他更加忌惮了。

李拾则在旁边优哉游哉地打坐修炼。

过了半个小时,等所有的菜都做好送进厨房里以后,忽然只见这群厨子一个个表情变得额外地兴奋。

等所有人都进了厨房里之后,赵厨子赶紧走上去把门给关上了。

点上了一盏油灯,橘红色的火光把厨房里的这些胖子们的脸照得油光发亮。

“今天内门委托了我们制作龙须草,我偷偷地摘下来一根!”

说话间,只见其中一个厨子,一脸神圣地从怀里取出了一根黄色的草须。

整个厨房里所有人都已经两眼放光。

赵厨子赶忙把拿一根小小的龙须草拿了过来,脸上充满了兴奋,“快拿锅来,把水打满了!”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厨子兴奋异常地端来一口大锅,锅里盛满了热水。

把锅放在灶台上烧开之后,赵厨子小心翼翼地把那龙须草放进了水里。

煮了半天,那一根龙须草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

赵厨子也开始指挥了起来,各种放萝卜放生姜放牛肉,各种杂七杂八的实物材料都往里面放。

等这些食物都熟了之后,赵厨子又拿着一个大勺,给众人盛了漫漫一菜碗,兴奋异常地道:“这龙须草可是稀罕之物,就算是内门弟子也很少能吃到,我们偷吃了就偷吃了,可别说出去,谁敢在外人面前显摆别怪我不客气!”

“哎!”

众人都急不可耐地应道。

赵厨子又拿着那长勺在锅里继续捞,捞了半天,终于把拿一根煮的稀烂的龙须草捞了出来,盛进了碗里。

犹豫了一会儿,赵厨子把这龙须草送到了李拾面前,咬咬牙道:“今天你帮我们扬眉吐气了一次,这龙须草该你吃!”

看着这一根龙须草,李拾心里感觉颤了一下,这一根龙须草平时他是看都不会正眼一瞧的,但是今天却见到茅山这么多外门弟子分食这一根龙须草,心下也不由地有些触动。

低头看了一眼碗,李拾再抬头看,发现所有人都在羡慕地看着自己,不少人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摇头笑了笑,李拾把这一根龙须草从碗里夹了出去,送到了赵厨子的碗里笑着道:“这龙须草还是分给大家吃了吧!我喝完汤就行了。”

话音落下,赵厨子都不由地傻眼了,呆呆地看着李拾,“这可是龙须草啊!还是归您吃了吧!”

其他人虽然口水都流一地了,但也是认真地对着李拾说道,“对啊,今天您能帮我们出头我们实在太感谢了,这龙须草还是我们特意为您偷的!我们喝点汤沾沾这龙须草的仙气就行了!”

李拾摇头一笑,“这一点龙须草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能铁了心跟着我,以后龙须草这种东西像吃红薯随便吃!”

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也没再客气,而是用菜刀把这本就只有五寸长的龙须草切成了十几个小丁,一人一点如若甘霖地含进嘴里吃了。

厨房里的众人,都只把李拾那句话当做一个笑话而已。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在将来的某一天,这些龙须草不仅随便吃,而且还吃到不想吃!吃一颗扔三颗!吃多了嫌放屁!

在厨房里待了两天,确认这胖道人没有再敢来寻衅滋事之后,李拾便开始规划者进入内门的事了,毕竟只有进入了内门,李拾才能开始寻找太上天尊心法的计划。

那晚和这些厨子们将就着在宿舍里睡了一觉之后,把进入内门的事情都搞清楚后,李拾便起了个大早,趁着这些厨子们都还没睡醒,向着天门峰去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