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42天

  • 主演:艾琳·库彭海姆,ClaudiaDiGirolamo,格洛利亚·蒙奇梅尔
  • 导演:未知
  • 地区:智利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22

黑暗42天第一集

第166章 蝴蝶的秘密

脸色一路阴沉,封以漠顿时咬得牙齿都有些咯咯作响:她们在说什么?为什么他一点都不知道?

此时,两个女人陷入回应思考,还放慢了速度:

“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好像是见过一点……章越泽的心口上吧!梨诺身上也有吗?在哪儿?总不会也在胸口位置吧?”

“这个倒不知道……不过,以前,我倒见过两人的聊天头像,好像都是蝴蝶,一红一蓝,明显是代表一男一女、成双成对!蝴蝶,对两人肯定有特殊的意义!不过,我看江露那架势,估计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她应该就是个替补……你看她的穿着打扮,哪个不像是在复制以前的梨诺?可是人家梨诺现在呢!气质又生生高出了一大截!感觉她就是在追着人家的屁股跑,永远追不上,嘻嘻——”

“梨诺人其实也还可以,以前虽然高傲了点,也没听说她故意欺负谁!想想也真可怜!当初爱得那么轰轰烈烈,就是大学生活里现实版的公主王子啊,羡煞了前前后后多少人!盛世婚礼,却被人放鸽子了?她现在能站起来,我都挺惊讶地!哎,我听江露的一个朋友说,这三年,她过得挺惨,一直一个人,还在等章越泽呢,结果,呵呵!”

“难怪耳朵上戴了一副几十万的蝴蝶耳环,不是想勾起他对往事的回忆,跟他旧情复燃吧?刚刚两人是不是都去洗手间那边了……”

“可江露不是怀孕了吗?”

……

目送两人一路走远,缓缓地侧转身躯,封以漠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身后,汤励晟也有些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婚礼?婚纱?难道她以前结婚未遂?现在还深恋的昔日未婚夫?那封哥呢?不会是见色起意,强抢的人家吧?

这也太不符合他的性格、太匪夷所思了吧!

汤励晟还没自震惊中回神,封以漠已经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拐去——

***

此时,洗手间里的密闭小空间里,关起门,梨诺唇角的笑意瞬间就敛了去,取而代之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无奈与悲凉。

“没想到,他还会替她说话!”

仰头,她眨了眨眼睛,逼回了眼底的酸涩。

曾经最美的大学时光,这些年,苦不堪言地时候,她也会去回忆,每次都像是在伤口上撒盐,她却依然乐此不疲。

而今,这份美好,终于也破碎凌乱地不能收拾了!

吸了吸鼻子,她再度扯出了一抹浅笑:伤口撕开了,以后大概也不会“谈虎变色”了!

等爸爸好起来,等一切好起来,也许,他们一家也可以坦然、重回丰城、重回故里也说不定。

“这样也好——”

果然,没有忌惮,才没有弱点!没有弱点,才什么都不用怕!面对旧人,好像也没那么难,只是这刀口上的一步,当真是有些痛彻心扉。

好在收获了一个真心的朋友!

起身,缓和了下情绪,心口的一块石头像是落了地,虽然疼,却真得有些轻松了。

梨诺刚一走出,就看到了门口依靠着墙壁、眉头紧拧、姿态略显颓废的章越泽。

如果现在有支烟,他一定会迫不及待地点上吧!

眸光一个交汇,章越泽的视线扫过她的耳间,缓缓站直了身体。

半天,两人都没说话。

梨诺抬脚,正欲离开,章越泽伸手遮住了她的手腕,转而挡住了她的去路:

“小梨——”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一道沉痛的嗓音才传来:“对不起!”

饱含感情的一声,梨诺能够听出里面的真心,抬眸,她的眼底禁不住又涌上了水意:

“对不起?呵呵~”

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就是这三个字!跟她做了三年的戏,就只有这三个字吗?

这是第一次,章越泽亲耳感受到被众人指着鼻子唾骂奚落的心酸,刹那间,他仿佛就能体会到这三年,她过的是什么日子了!

计划实行之初,他是想到了的,所以,这些年,他一直逃避地在国外,想到跟看到终归还是不同。

今天,他的心,被深深刺激跟震撼了!

“是我……让你受委屈了!”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冷笑着,梨诺却始终没让它落下:

“为什么?如果你真的觉得对我还有所亏欠,就给我一个真正的理由!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欺骗我的感情?”

今天的这些,算什么?几句话而已,连快肉都不会掉!

可是曾经,她们一家真得是风餐露宿,每天三顿饭,都是一个馒头!被人追着,被砸过鸡蛋,连银行、桥洞都睡过!比起曾经,今天的这些,根本连个屁都不是!

“没有!小梨,我对你是真心的!圣亚的一切,对你的一切……全是发自肺腑!”

一句话,梨诺顷刻就崩塌了:

“真心?章越泽,你的真心,就是哄骗了我三年,蹂躏了我的真心,把我抛在婚礼上,让我成为全城笑柄,让我家破人亡吗?你的真心,就是一面勾搭我的闺蜜,一面让我的闺蜜陷害我,让我的日子雪上加霜?你的真心,就是三年后还各种往我身上泼脏水?我现在只是要一个理由,你为什么这么做?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毁了我的一切,让我生不如死?”

“做都做了,你还怕说吗?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要再骗我——”

嘶吼着,梨诺怒不可遏!

同时,章越泽的脸色也变了几变,扯着衬衣的领口,他双手一扒,半片蝴蝶的纹身就露了出来:

“我没有骗你!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对你的感情,从来都是真的!这辈子,我从来没有这么爱过一个女人,你始终都在我心上!小梨——”

目光落在她的耳间,情不自禁地,他的嗓音也哽咽了!

刹那间,梨诺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那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因为——”

沉痛地闭了闭眼睛,章越泽也是痛不欲生,情不自禁地伸手,他的思绪却突然像是断了片,莫名地就转移到了她的耳间。

黑暗42天

黑暗42天第二集

第986章 到底是谁抠?

梦娜克被艾锦夕放到了一边,浪花卷起的热浪才让梦娜克猛地醒过来。

震惊地问:“刚刚……你扛着我,是跑过来的?”

“不然呢?难道开飞机过来的?”艾锦夕打趣了一句。

梦娜克心里的震撼无法言说,这得训练多久,才能拥有这样的奔跑速度?

她从小就接受训练,哪怕身上没有伤,也不可能有他们一半跑得快。

梦娜克深吸一口气,说了句:“谢谢。”

谢谢他跑的时候,不是拽着她跑,而是扛着她跑,救了她一命。

艾锦夕眯眼笑了笑,“不谢不谢,回头请我吃饭。”

“……好。”梦娜克也微笑了笑。

原来西井子是这样一个随和的人,她之前还跟他起过冲突,误会过他,真是太不应该了。

叶湛寒观察了一下峡谷的守卫情况,说道:“小西,待会我去开游艇,你们以最快的速度上船,我们冲出去。”

艾锦夕还没回答,一旁的梦娜克却一愣:“小夕?”

“是西井子的西啦!不是你以为的那个夕!”艾锦夕打哈哈。

梦娜克恍然,暗暗掐了一下自己,觉得自己真是太敏感了,同名同姓的人这么多,她还反应这么大,让人看笑话了。

“好,你快去哦,我们在这等你。”艾锦夕抱了抱叶湛寒。

梦娜克看的眼睛一直,原来这两人真的是……同性恋。

艾锦夕觉的完全没有好避讳的,毕竟她也不准备跟叶湛寒再称兄道弟了,实在太不容易秀恩爱了,所以被误会就被误会吧。

叶湛寒离开后,艾锦夕就先检查了一下欧阳霆的伤势。

叶湛寒在,她有点不好检查,怕醋坛子翻了。

一检查之下,艾锦夕倒抽一口气,伤的可真重啊!

为了保住欧阳霆这条命,艾锦夕从兜兜里掏出药瓶,取出了一颗白色药丸给他喂了下去。

“给他吃的是什么?”梦娜克问。

艾锦夕迅速收起药瓶,“这可是宝贝,不会给你吃的,别想了。”

“……”梦娜克也不稀罕,就是很好奇那是什么东西。

艾锦夕又道:“这个是一种可以增强浑身磁场的药丸,吃了他,能暂时提升逐渐减弱的磁场,也就是可以让一个将死之人保住一口气。”

“还有这么厉害的药?”梦娜克听不懂磁场的解释,但是能帮将死之人保住一口气的药绝对非常厉害,“哪里能买到这样的药?”

“绝版,这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你要买啊?一颗十亿!”

“……”梦娜克顿时没了兴趣。

就在他们聊着的时候,游艇以最快的速度驶了过来,也惊动了很多守卫,许多人都朝这边围了来。

梦娜克看见,有些惊慌,“怎么办?守卫发现我们了!”

“莫慌莫慌,小事情!”艾锦夕扭头看向梦娜克坏坏一笑,“我送你下去,你自己先游过去。”

梦娜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艾锦夕一脚踹进了峡谷里的巨浪里。

她来不及去看欧阳霆怎么办,只能先朝着游艇游过去。

游艇是倒插入峡谷里面的,梦娜克只游了十几秒钟,就到了游艇的边缘,刚冒出头,一根绳子就落了下来,上面竟然探出了西井子的脑袋,说道:“抓住绳子,我拉你上来。”

梦娜克一头问号的被拉了上去,就见欧阳霆已经被放在了船舱里。

不等她坐稳,游艇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海面驶去。

后面呼啦啦追来了许多的游艇,还有狙击手,打的他们游艇“砰砰”响。

梦娜克往前看去,却见叶湛寒就那么站在最前面驶着游艇,似乎一点都不怕狙击手会打中他。

吓得梦娜克一头汗地冲叶湛寒道:“快趴下,有狙击手!”

艾锦夕笑嘻嘻地道:“放心放心,狙击手靶子都不准。”

“怎么可能不准,他们是特种兵!”

艾锦夕依旧不担心,“你看,打中叶湛寒了吗?”

梦娜克看去,子弹四飞,但都没击中叶湛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终于,子弹越来越少,后面追来的船只也逐渐消失在了他们眼前,他们这是……成功逃了出来。

梦娜克依旧难以置信,只是西井子和叶湛寒两个人,便救了他们。

艾锦夕见追兵甩掉了,也出去站在了夹板上,撑了个懒腰,“一点挑战都没有,梦娜克,你们W国特种兵都这么弱的吗?”

梦娜克:“……”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叶湛寒忽然问:“W国涌入了大量影子这件事,你知道多少?”

梦娜克担忧的看了眼厉煌,才道:“他们无路可去,是王妃收留了他们,没想到收留他们后,他们竟然都在替王妃办事。”

艾锦夕打了个响指,“我就知道是王妃干的!啧啧,国王可真马上要内忧外患了!”

梦娜克不解,艾锦夕也没继续说。

走近船舱找到了一些吃食,递给梦娜克,“吃吧,别客气,吃完加个好友,把钱转给我。”

梦娜克:“……”

她的确饿了,就吃了起来。

本以为西井子说转钱是开个玩笑,毕竟都是盟主了,怎么都不可能计较这么几块钱。

结果她吃饱后,西井子拿着手机很认真地道:“你一共吃了我三个面包,喝了我一瓶牛奶,一共二十一,转给我。”

“……”梦娜克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把二十一块钱给她转了。

末了,还遭到了西井子的嫌弃,“都是君主了,让你转二十一你就转二十一,都舍不得多转几块钱,真抠!”

梦娜克:“???”到底是谁抠?

游艇快速行驶了大约三个多小时后,快要抵达梦娜克地盘的时候,“突突”两声,直接熄火了。

叶湛寒重新启动,游艇也不动了。

去检查了一下,油箱里竟有大半的次品油,也就是说,他们被卖游艇的人坑了!

人家说好的加满油,结果却加了一半次品油。

叶湛寒盖好盖子,没告诉艾锦夕被坑了,不然她又得骂骂咧咧的找人家算账,说道:“没油了。”

梦娜克立马道:“我喊人来接我们。”

却不想,梦娜克一个电话,喊来的竟然是一群影子。

她脸色一变,糟了!她的地盘,也落入了他们的手里!

黑暗42天

黑暗42天第三集

我已经差不多知道了阮海晨的性取向了,所以也开始注意尽量跟他少一些肢体接触,避免引起对方的误会。

谢雨馨看到大家都这么嗨,也不想扫兴,所以就一直跟我在一起玩儿些简单的游戏,算是跟我一起喝酒玩儿游戏打发时间了。

唱K变成了听那些小姐和少爷唱歌。

我有些搞不明白,花了钱来夜总会,自己不唱歌却要听那些人唱歌,而且还要给他们小费。

小费这个东西,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一种尴尬的场景。

话说我内急,也是去了洗手间。

莱斯维加斯夜总会的洗手间的气派相当大,去洗手间还有专人引路陪同。

尿完之后,我去洗手。

有人跟我按摩捶背,还给我递上去了纸巾擦手。

我知道对方是要小费,所以掏出一张二十块钱的钞票递给那个服务生。

结果,我听到这辈子最没有面子的一句话。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不收低于一百的小费!”

上个厕所小费都要一百?

我懵逼了。

其实我不知道,坐台小姐的起步都是一千,少爷更是两千起步。

要是提手袋出街的话,我估计会被直接吓晕了。

好在我没有点钟,只是跟着谢雨馨玩儿游戏喝酒。

不知不觉十二点多了,我再一次收到了老婆张爱玲的短信。

不用说,肯定是询问我什么时候回家的。

这个时候,我也就直截了当地对谢雨馨说道:“谢雨馨,我差不多了,现在真的要回家了!”

谢雨馨点点头,笑着说道:“好吧,现在我放过你,赶紧回家向你老婆报道去吧!回去小心一点儿,门口就可以打到的士了。”

我马上跟在场的其他人打了招呼,还被阮海晨紧紧地拥抱了一下。

等到我出门打车的时候,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居然是于晴和一个男的,那个男的搂着于晴,应该是喝高了。

我瞪了一眼于晴,于晴却当什么都没有看到,没有理会我。

我气不过,就说道:“你不是发信息给我说你离开深城了吗?想不到你居然跑到这里来坐台了!”

于晴马上回应道:“我不是坐台的,我是陪朋友一起来玩儿的。方远,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冷笑一声,说道:“我把你当朋友,你把我当傻逼。说谎看来对你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于晴自知理亏,所以就没有出声。

不知道是不是他旁边的那个男的喝的太高了,居然因为这几句话,直接冲着我骂了几句很难听的脏话。

我忍不住回骂了几句。

几个男的刚好走出来,他们应该是于晴身边男人的朋友,所以几乎没有犹豫,直接冲向了我。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几个人一顿拳打脚踢。

要不是保安及时赶到,估计我肯定要挨一顿胖揍不可。

估计我是喝了不少酒,所以感觉不到有多痛,等到的士之后,我也就直接上车回家了。

等到回家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嘴巴出血了。

而且腰部和腿上也有红肿的情况出现。

我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张爱玲直接迎了过去。

看到我一脸的狼狈,张爱玲心疼地说道:“怎么了?老公,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我只能说了刚才遇到于晴,然后被打的事情。

张爱玲赶紧让我去洗手间里面脱衣服,亲自帮我检查一下。

进了洗手间,我脱了衣服,然后就跟检查无关了。

因为我的下面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生理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又或者在夜总会受到了刺激,我这个时候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在洗手间就把老婆张爱玲的洗衣服给脱了下来。

两个人把洗手间的门反锁上,然后打开了淋浴。

一阵激情过后,有人敲门。

“表姐,我肚子痛,要上厕所,你们在里面干嘛呢?”

我和张爱玲都听出是张怡的声音,两个人相视一笑。

张爱玲就说道:“你表姐夫被人打了,我给他擦药呢,很快就好了,你忍耐一下。”

我还要跟张爱玲再来一次,却被张爱玲阻止了。

“老公,我们去床上吧,张怡肚子痛,要上厕所,别再让她等了。”

张爱玲和我穿好衣服,然后打开了洗手间的门,一起进了卧室。

张怡果然是肚子痛,直接冲进洗手间,反锁了门。

周一的时候,我跟谢雨馨去了正在装修改建中的新会所现场。

一路上谢雨馨边开车,边跟我聊天。

“上次你回去没什么事情吧?”

“还能有什么事情呢?”

“我怎么听说你被人打了呢?”

“这个你怎么会知道呢?听谁说的?”我好奇地问道。

谢雨馨笑着说道:“别管听谁说的,是不是在夜总会门口被人打了啊?”

我点点头,说道:“其实只是一个误会而已,确实有人打了我,不过一点儿都不严重,没事儿的。”

“你老婆没有怪我吧?”谢雨馨笑着问道。

“没有,我老婆这个人很讲道理的,而且也很明事理,不会随便怪人的。”我解释道。

“看你今天的样子,估计那天被打的应该不是很重,看到你没事儿就好了。”

我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毕竟这些事情都是小事儿,犯不着让谢雨馨这么关心啊?

到达新会所现场的时候,我看到了四个人。

一个外国人,两个香港人,还有一名女助理。

这两个香港人我都见过,而且就是在谢雨馨家里聚会的时候认识的。

他们是阮海晨和杨雨梅。

我完全想不到那个外国人是干嘛的。

杨雨梅这个时候居然还戴着墨镜,可见眼睛的伤势应该还是没有完全恢复好。

那个外国人的名字很拗口,而且我也没有想直接跟他对话交流,所以就自动将他忽略掉了,我只是听谢雨馨介绍说他是法国人。

法国人都挺浪漫,所以这种私人会所,而且还是这种私密性女权主义的私人会所,估计没有比请法国设计师更合适的了。

法国人的助理是说普通话的,基本上我有什么问题就会问他的助理。

阮海晨和杨雨梅都已经认识了我,所以还是对我挺客气的,而且从细节都可以看出来。

比如他们在跟我对话的时候,全部都用普通话,虽然很蹩脚。

但是当其他人跟他们沟通交流的时候,他们就拒绝用普通话,而是直接用粤语或者英文。

我对于这一点儿还是心里面很感激的。

另外,我也感受到程晓云非常放心谢雨馨,所以把会所的一切工作都交给了谢雨馨来管理。

请法国设计师也是谢雨馨的主意,据说就是设计装修费用,好像就已经要超过一千万。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