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潜龙国语

  • 主演:马国明,李施嬅,敖嘉年,林夏薇,陈国邦,曹永廉,李天翔,刘江,蒋志光,罗乐林,张国强,张慧雯,韩马利,陈自瑶,刘俐,黄子桓
  • 导演:罗永贤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14

寒山潜龙国语第一集

等到记者们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车已经扬长而去,个个捶胸顿足。

顾瑾风见状也迅速上了车,离开了。

车上。

“筱离姐,你和沈先生没事吧?”小小担忧的出声道。

“你们怎么个个觉得有事啊?”白筱离有些好笑,“难道沈淮看起来那么不靠谱吗?”

小小摸摸头,“不是啦!没事当然最好,就怕有个万一你自己还扛着。”

“我知道你们关心我,最近你和顾瑾风怎么样了?”

小小脸色有些发红,说吧都结巴了,“什、什么怎么样啊……我和他能有什么……”

白筱离被她逗笑了,“啧啧,前天晚上好像说什么孤男寡女被困在荒郊野外,然后干柴烈火……”

“哎呀!筱离姐你就别说了。”小小有些恼羞成怒。

“好好好,我不说行了吧。”白筱离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网上。

#问及白筱离沈淮感情,白筱离避而不答#

还配上了白筱离拒绝记者拍照和回答的视频。

[不会是真的吧?]

[难道是沈淮劈腿?包养二奶?]

[得了吧,说不定两个人就是形婚,现在沈淮要离婚了吧!]

[说什么不想因为恋情影响到事业都是骗人的吧!]

[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感觉白筱离是快被记者问哭了,在强装镇定。]

……

白筱离看着网上的评论和各种各式各样的爆料,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也不知道网友是怎么从她脸上看出是在强装镇定的。

她被网友强行安排了呢!

那她现在发条澄清微博,是不是就要说她是在掩耳盗铃了?

白筱离打开微博。

[筱离小梨子~:我很好。]

配图是她的手动比心。

微博刚刚发出去,就有网友回复了。

[小梨子,摸摸你。]

[我们梨汁永远都在,爱你?你要坚强。]

[对,你会一直好的。]

……

白筱离简直目瞪口呆,这是她的粉丝?

假的吧?

个个以为她是在强颜欢笑?

很快她的微博上了热搜。

除了自己粉丝来安慰,也有不少来挖苦的。

[故事最后灰姑娘是和王子在一起了,可是她过得并不快乐,不是吗?]

[哈哈哈就说你们不会长久的,一个是高富帅,一个是戏子,怎么可能有好结果。]

[就说他们早晚要掰,娱乐圈有几对是能长久的?]

[分手快乐,离婚快乐,撒花撒花~~]

……

白筱离扶额,这就是她一开始没打算解释的原因,越解释越乱。

她关掉了电脑,拿起剧本靠在沙发上背台词。

她拍摄的《末日乐园》就差两场杀青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白筱离接通了电话,“喂,青哥?”

肖霍青:“你和沈淮真的没事吗?”

白筱离有些无语,“我今天不是解释过了吗?而且微博上的我很好就是我真的很好啊!你们怎么都不相信呢!”

她快爆炸了,沈傲娇那家伙偏偏还没回来!

时间越久,假的都被说成真的了。

“没事最好,但是现在微博有事了,你自己去看看吧!”

寒山潜龙国语

寒山潜龙国语第二集

无妄城外,一座山峰半山腰,苍天弃停下了脚步。

这里离无妄城相隔的距离不算太远,苍天弃之所以会选择这里,是担心距离太远,七魁和孙游离开无妄城后,难以联系上他。

此地,处在传音符的范围内,也就是说,孙游和七魁完全可以用传音符与他沟通。

这个位置刚刚好,若是再远一些便超出了传音符所能传达信息的范围。

在半山腰选择了一处较为隐蔽之地,苍天弃手中灵光一闪,取出了一张符篆。

符篆在两指之间燃烧,刹那间,一道光幕亮起,以苍天弃的身体为中心,将方圆十米都笼罩在了其中。

光幕的笼罩,苍天弃也随之消失不见,但四周的环境植被,却没有因此受到影响,仅仅只是苍天弃的身体消失了。

此符篆是一种较为不错的中阶符篆,能够在使用者方圆十米内形成护罩,达到隐身的效果,虽然覆盖面积不算广,但难以被发现,除非使用者的运气极差,刚好有人踏入了符篆所笼罩的范围,亦或者是遭受到了攻击,不然很难被发现。

目光看向四周,确定没有问题过后,苍天弃才从怀中取出一物,正是囚仙袋。

侍女幽兰,此时正在囚仙袋当中。

手指轻轻触碰囚仙袋,苍天弃双目轻闭,囚仙袋内部的情况一览无遗,全部呈现在了苍天弃的视线当中。

囚仙袋内,时而狂风大作,时而暴雨倾盆,时而闪电轰隆,时而烈火焚天。

侍女幽兰,正处于这样的世界当中,身体被囚仙袋力量禁锢的她,无法动用灵力来抵御各种来袭的攻击,只能凭借肉身硬抗。

只不过,她的肉身强度有限,硬抗下来的结果不仅无比狼狈,身体更是受到重创。

这便是囚仙袋二术折磨所带来的效果。

考虑到此女的实力有限,苍天弃并未彻底催动二术折磨的全部力量,只是动用了小部分力量而已。

即使这样,侍女幽兰到现在便已经受不了了。

披头散发的她,嘴里不停传出痛苦的惨叫声,以及愤怒的大骂声。

苍天弃神识进入其中,本想看看此时侍女幽兰的情况如何,然后再进入计划当中的下一步,但是,见到幽兰此番状态后,他神识悄声无息的退出了囚仙袋。

随后,他将囚仙袋二术折磨加强了几分。

紧接着他盘膝而坐,暂时不再关注囚仙袋内部的情况,转而服下了一粒金丹,恢复自己消耗的灵力。

动用器丹三通,他消耗了不少灵力,眼下恢复一下最为妥当,以免阴沟里翻船。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盘膝而坐的苍天弃睁开了双眼,修为恢复到了结丹后期巅峰,这时的他,再次将神识送入了囚仙袋中。

内部,侍女幽兰比起之前的模样更加狼狈,痛苦的叫声减弱了,骂声也消失了,整个人变得萎靡不振。

看到侍女幽兰这副模样,苍天弃觉得差不多了,是时候按照计划行事了。

投影术施展,苍天弃的投影出现在了幽兰的身前。

囚仙袋内部,是一个虚空世界,此时的侍女躺在虚空当中,十分虚弱。

此时她心里又是愤怒又是疑惑,她实在想不到,苍天弃到底是谁,为何胆子如此之大,竟然敢在无妄城对她出手,并且将她困于此法宝当中进行折磨。

除了疑惑和愤怒之外,她的心里自然还有惊恐,只是这惊恐连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而已。

她发誓,如果她能有幸逃脱,必定天涯海角也要追杀此人,以此来发泄内心的愤怒。

可她有一点并未考虑到的是,对方既然能够在瞬间将她强行困住,其实力又怎么可能是她能够相比的。

她根本没有认清自己。

都已经自身难保,连如何逃离此地都还没有任何的办法,便已经在想离开后要如何报仇了,着实有些可笑。

正当侍女幽兰计划着要如何报复对方时,突然间她发现,这个世界那各种折磨她身体的力量突然消失了,竟然不再降临。

这发现让她又惊又喜!

“是主人吗?是主人你来救幽兰了吗!”

侍女幽兰大喜,各种攻击她的力量消失,让她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主人来救她了!

而她嘴里所谓的主人,指的正是广子敬!

激动的声音刚从嘴里传出,幽兰身前的空间微微荡起了圈圈涟漪,一道投影出现。

看到这道投影,幽兰脸色先是一愣,随后眼中露出了失望,再然后,是无比的愤怒!

此投影,自然是苍天弃!

“你到底是什么人!”幽兰怒声道,由于身体受到重创,让这声音显得不是那么响亮,但是声音当中的怒火,却是很容易就能感受到。

不待苍天弃开口,幽兰虚弱却不失愤怒的声音继续响起。

“你最好立刻放了我,这样或许还能给你留个全尸,不然,一会儿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侍女幽兰出言威胁道。

闻言,苍天弃摇了摇头,看向侍女幽兰的目光当中,露出了怜悯。

都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不懂得变通,嘴硬,叫嚣,威胁,如此做,才真正跟找死没有区别。

然而,苍天弃并没有要与此女嚼舌根的打算,因为他并不想在她的身上浪费过多的时间。

苍天弃的沉默不语,不仅没有让侍女幽兰深思,反而认为苍天弃被自己的话给吓着了,竟然变本加厉,继续威胁起来!

“我幽兰自从跟着主人来到无妄城开始,还从没谁敢如此对我不敬,就连无妄宗其他长老,都要给我几分薄面,你如此对待与我,可曾想过后果……”

苍天弃没有理会侍女幽兰的威胁,此女在开口时,苍天弃解除了身上七魁为他施展的幻影术。

刹那间,投影当中的苍天弃恢复了原本的样貌。

正处在自己世界当中,不断出言威胁的侍女幽兰,看清楚了苍天弃的真容过后,再度一愣。

她,认出了苍天弃。

“是你!你是宗门五十万上品灵石悬赏的苍天弃!”幽兰大惊失色,惊声道。

她万万没有想到,囚禁她之人,竟然会是苍天弃!

“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如果让我满意,我可以放你离开。若是不配合,相信我,我不会有半点的客气。”苍天弃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开口说道。

这一脸轻笑,若是朋友看来,定然是如浴春风,可在此时的侍女幽兰看来,却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告诉我你主子的修为境界。”苍天弃笑问道。

“做梦!”侍女幽兰的回答,只有两个字。

闻言,苍天弃脸上的笑容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浓郁了几分,只不过在侍女幽兰看来,这笑容给她的感觉比之前更冷了几分。

寒山潜龙国语

寒山潜龙国语第三集

伊诺平静的看着他,“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当时的确没有想过杀了我?”

盖伦看着她冷笑,只笑不语。

伊诺已经得到自己的想要的答案了,会心一笑。“其实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报仇吧?”

盖伦眯眸,“你在胡说什么?”

“你知道是自己的儿子不对,所以你只是想找个点发泄,找回一点平衡感,你根本没有想要伤害过谁!”

“你还真是自信!”盖伦说道,“既然我没有想要伤害你,那为什么跟你长得一样那个女人却半死不活的?”直到现在,他虽然输了,但是一点都不愿意让他们来剖析自己。

“我想,那应该是有原因的吧?”

伊诺越是平静,盖伦就越是愤怒,不满,“自信的人,我见得很多,但是像你这样盲目自信的人,我还真是没见过!”

听着他的言语攻击,伊诺不但不及,反而更加从容,“盖伦,我来这里不是笑话你的,也不是来炫耀什么的!”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怎么帮我?把我送进这里却成了帮我?”

“我承认,把你送进这个里面有我的责任,那时候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些更多的是你自己的问题,如果你什么都不做,我也没办法把你送进来!”

盖伦怒视着她。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靠自己的心情来解决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世界上要法律有什么用?”她问。

“你少跟我讲那些大道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们,我从这里出去后,我们再说!”他一字一顿的说。

伊诺敛眸,深呼吸,“你很清楚自己的孩子在这之中扮演的角色,你怪自己没有管好他,所以你把这一切都怪到别人的身上,以此来换取自己心里的平衡,你觉得这样,你的心里真的会好受吗?”

盖伦眼眸的色彩变了再变,但是不可否认,当伊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眸闪过一丝伤痛,他恨不得冲上去抓住她,“你给我闭嘴!”他一字一顿的说。

面对他的愤怒,伊诺知道,他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或早或晚而已。

早点面对,没有什么不好的。

“我也是有孩子的人,我能理解你的感受,我也不敢保证,如果我的孩子出点什么事情,我会比你做的好,可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有资格说你!”她看着他说。

听到她有孩子这句话,盖伦眯起了眸。

“怎么,很诧异吗?”伊诺问。

“你也有孩子?”盖伦笑着问。

“是,我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伊诺平静的说道,到现在。

听到这话,盖伦嘴角冷笑,“既然这样,你更应该清楚我的感受!”

“是,我非常理解!”她说,“可是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了,你做什么你的儿子都不会回来了,这也是事实,难道你为了他,下半辈子要在这个里面度过吗?”

盖伦忽而沉默了。

“我想,如果你的儿子还活着,也许你还有机会再见他一面,他一定会告诉你,让你好好的活下去,而不是为他报仇!”

盖伦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爱他,他也是爱你的!”

盖伦嗓子发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得不承认,连伊诺这句话太有效果,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没有想着让你跟谁和解,我只是想问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放下仇恨吗?”伊诺问道。

盖伦抬眸看她,眼眸复杂,他低声开口,“我可以不伤害你,是看在你有孩子的份儿上,但是我不希望你再插手这件事情,否则,我不会留任何的情面!”

伊诺看着他,并没有着急说太多,因为总有些事情,需要时间来消化。

她看着他,“我下次再来看你!”说完,她起身走了。

盖伦坐在那边,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愈发的复杂。

然而在想到自己孩子的时候,他懊悔的闭上了眼睛……

……

伊诺出去的时候,萧祁锐就在外面等着。

看到她出来,萧祁锐立即迎了上去。

“怎么样,没事儿吧?”

伊诺笑笑,摇了摇头。

“走吧!”萧祁锐开口。

两个人一同出去,上了车。

萧祁锐系上安全带后,看着她。“聊的如何?”

伊诺深呼吸,“那么深的仇恨,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你真有信心可以调节好?”

伊诺嘴角自嘲的勾起,“哪里有信心,不过就是没办法,硬着头皮上而已!”

萧祁锐看她,心疼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看着她,伊诺索性靠在了他的肩上,“走吧,回去吧!”

萧祁锐点头,发动了车子往回走。

路上,伊诺忽然想起什么,“祁锐,帮我个忙吧!”

“什么?”

“查一下盖伦的儿子,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查的到!”伊诺说道。

“只要这个人存在过,不管过去多少年,总会查到的!”

伊诺笑了笑,“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遵命!”

伊诺笑笑,靠在他的肩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原本只是想小憩一下,可没想到就那样睡着了。

有萧祁锐在身边,她总是安心的,不管在哪里都可以睡得着。

萧祁锐良久不听到有人说话,扭头看她,在看到她纤长的睫毛平静的覆盖着,呼吸均匀的传过来时,他目光怜惜,随后放慢了速度,调开了一点暖气,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在路上开着。

……

等伊诺醒来的时候,已经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她看了一眼四周,是她的房间,再看了一眼眼前,萧祁锐在那边坐着,不知道在忙碌什么。

“祁锐!”她低声唤了一声,觉得嗓子有些干涩。

萧祁锐回头看去,目光柔情,“醒了?”

“我……怎么在这里?”她记得在车上啊。

萧祁锐起身朝她走了过去,伸出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下,随后开口,“你有些低烧,睡着了,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发烧了?”伊诺立即摸着额头。

“医生来看过了,现在已经没事儿了!”萧祁锐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