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运

  • 主演:德永绘里,渡边大知,神尾枫珠,伊藤沙莉,藤井美菜,池内万作,山田绢绪,小仓优香,川谷绘音,今泉佑唯,江口德子,安藤政信
  • 导演:森义仁,酒井麻衣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8
31岁,与同居男友迎来适婚龄的和子,那个夏天在打工电影院遇到了让自己世界熠熠生辉之人,优美的年轻高中生。「和子小姐喜欢的电影是哪一部呢…还想再见您。」迄今为止从未有过选择权、一直被他人选择的和子,终于拥有了选择机会:现世安稳,还是如夕阳般艳丽又短暂易逝的新恋情。

恋之运第一集

云乔接过凤楚给她的保温杯,爽爽地喝了一口冰镇桃胶莲子汤。

这才似笑非笑地反击道:“苏蠢货,你这么扯着嗓子嚎叫,才比较下三滥吧?我黑不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是眼红我跑了第一名。”

苏昱琳被戳中心事,恼羞成怒:“什么第一?你哪有资格第一?保安!保安!工作人员!快来把这个女人拉出去,她根本没资格比赛!”

王春花看了一眼云乔身边的凤楚,也很不顺眼,跟着一起扯足了嗓门吆喝:“保安呢?工作人员呢,我们这些演员比赛,混进个臭鱼烂虾的,算是怎么回事?”

其他演员陆续到达终点,听到这里一片叫骂声,都好奇地围了过来。

只见苏昱琳和她经纪人在破口大骂,而另外两个女人淡定地,一个倒汤,一个喝汤,还是冰镇的桃胶莲子汤,女人的美容圣品啊。

比她们手里拿的矿泉水瓶,不知道精致多少倍,好喝多少倍。

她们没工夫八卦,倒是艳羡不已。

很快地,工作人员被喊过来了:“怎么回事?”

苏昱琳和王春花又恶人先告状,绘声绘色控诉了一番,云小乔这个早就被踢出面试名单的人,居然混进了赛场,应该被再次踢出去!

说完,就等着工作人员当场给云小乔难堪。

谁知……

话音一落,工作人员一言难尽地看了这两个多事的女人一眼,冲大家道:“云小乔女士是经过导演特别交代,直接空降复试现场的,她身边的是她经纪人凤楚女士,两位都是我们官方邀请的,不是什么浑水摸鱼。请大家尊重一点!”

小演员们面面相觑:“原来这就是云小乔啊,最近网上很红那个,经常上热搜的?她真人比电视和网络上好看一百倍啊……”

虽然是竞争对手,但大家也不得不承认,云乔真的是长了一张电影脸,俗称的黄静比例分割,五官全都是最完美的搭配。

更何况还有那让女人羡慕到发疯的好皮肤!

婴儿一样,果冻一样,透明的白!

听到工作人员居然维护云乔,同行都在称赞云乔,苏昱琳和王春花简直要气炸了。

苏昱琳:“好看个屁,她那是化妆化出来的!还有,网上她都是黑料,你们是眼瞎吗?她什么时候红过!都是黑黑黑!”

王春花:“导演让她空降的?凭什么啊,这不公平!投资人都踢出去的人,导演凭什么还空降关系户!投资人才是老大你们懂不懂!”

面对两个女人呱噪的没完没了的质问,工作人员也有点不耐烦了,直接甩了一句:“当然,云小乔是投资人晓燕姐亲自交代导演请回来的。你有这个本事,你也可以当关系户!”

现场顷刻间,静默了一秒。

苏昱琳和王春花两人,终于闭嘴了。

云小乔居然是投资人晓燕姐,亲自请回来的?!

这脸打的,也太猝不及防,太狠了。

一想到自己刚才还叫嚣着让保安和工作人员撵云小乔滚出去,两个人就一脸的尴尬和丢脸。

今天都是圈内人,这让圈里的同事以后怎么看她们?!

恋之运

恋之运第二集

夜末寒也毫不客气的参与进来了,面对夜末寒的到来,夜子言倒是不在乎,毕竟他刚刚可是把上官芙给从水里捞起来。

有一个人问道:“该从谁开始了”。

叶冰刚想说就被一个人过话了:“从本皇子开始”夜子言说出口。

叶冰笑着说道:“五皇子,哪我指定一种东西,你来做诗”。

夜子言示意开始,叶冰看了一眼四周,最后落在了一株石榴花上,指着石榴花:“五皇子,这个不难吧”。

夜子言一笑,随口就来:“一朵花开千叶红,开时又不借春风。

若教移在香闺畔,定与佳人艳态同。”

听着夜子言的诗,所有人都鼓起了掌,听着掌声,夜子言脸上的笑意就更深。

随即夜子言看着旁边的上官青青,指着湖面的上的荷叶,上官青青起身一个轻轻的俯身,最后想了想道:“小女子献丑了,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好”夜子言带头鼓起了掌,

上官青青低头一笑,就坐下来了,夜子言又是一通夸。

千叶撑着脑袋,他们古代人到底是有多无聊,才发明了诗句这种东西,一个人坐在了千叶的旁边:“是不是觉得无聊”。

千叶瞥了一眼夜末寒,什么都没有说,夜末寒从怀里拿出一个九宫环给千叶:“这是我从其他地方得到的,据说这种东西没有谁可以解开,给你玩玩”。

看着九宫环,千叶不屑的说了一句:“幼稚”。

夜末寒又被打击到了,他是受了神马罪啊,夜末寒一脸奸诈的模样:“千叶,你是解不开吧”。

千叶接过九宫环:“是不是,帮它解成一条长的”。

夜末寒点了点头,千叶的手快速的动了起来,幽灵儿在旁边也被千叶的手速给惊到了,千叶一直实力不凡,这个幽灵儿是知道的,没有想到这个小姐也会。

一会不少人都被千叶给吸引过来了,千叶用了一分半的时间把这个九宫环给解成了一条的样子,夜末寒的脸都是不可信,千叶把这个扔给夜末寒,接过的夜末寒真实呆了,这个九宫环,他可是解了三年,三年内,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开,突然三分钟都没有用到千叶给解开,夜末寒咽了咽口水,这个,他不得不服。

夜子烨拍了一下手:“孤傲小姐真是深藏不露,这个九宫环七哥可是解了三年都解不开,没想到一瞬间就被孤傲小姐给解开了”。

千叶看了一眼夜末寒,眼神里明明就说他智商不行的样子,夜末寒真的快要吐血了,他的智商真的快要被千叶给秒杀了。

“下一个谁”叶冰努力把视线拉回来,她可不想让孤傲千叶抢了风头。

莫少桓最后站起来:“是我”。

莫少桓后面的人是千叶,叶冰看着莫少桓,眼里都是留恋,可是上次他已经……,都是孤傲千叶的错,看着孤傲千叶,叶冰都是火。

被叶冰的视线给炙热到的千叶,根本也就不在乎,多看两眼又不会掉肉,叶冰还是微笑着站起来说道:“桓哥………莫公子,就是你指定一种东西让千叶妹妹来作诗的了”。

叶冰忍住自己心里的想法,最后生气坐下去,千叶看向莫少桓,莫少桓指着自己:“用我作诗吧”。

千叶一眼看着智障的眼神看向莫少桓:“你?”

莫少桓点了点头:“没错”。

“你是东西莫”千叶冷笑着说道。

莫少桓的脸顿时就变的不好看了,千叶摆了摆手:“刚刚叶冰可说的是指定一种东西,是你自己指着自己,你不就是东西莫”最后两个字,千叶说的特别重。

叶冰在一旁没有想到孤傲千叶把这个关在她身上,对上莫少桓愤怒的眼神,叶冰有些瘫的坐着,莫少桓最后一个拂袖坐了下去。

夜末寒在一旁真是要忍不住笑了,这个,千叶真的是太强了,他佩服佩服佩服。

恋之运

恋之运第三集

儿子让人打了,他这当爹的还能坐得住,一路催促不断,赵小白也是发起狠猛踩油门,很快车速就达到了极限,三十分钟的路程只用了一半时间就进入城区。

马上就到下班时间了,这里又是闹市路段,前方一名交警正站在路中央指挥着交通,赵小白不无担心的道:“老大,前面有交警怎么办?”

“抓稳方向盘,直接冲过去。”林风瞪着眼珠吼道。

见老大急了,赵小白也管不了那么多,一发狠踩着油门不松径直冲了过去。防雷车的块头比装甲车还大,引擎高速运转,像头发狂的公牛从发懵的交警眼前飞驰而过,等到交警反应过来,防雷车已经跑到百米开外了,两人这一路猛按喇叭见车超车,周围的私家车哪敢跟这钢铁巨

兽硬怼,惊得纷纷往旁退让。

小区入口处的升降杆才刚抬起一半,车头就直接把杆子撞断闷头冲进小区里。

“好了,慢一点。”林风已经注意到草坪对面一群人正围在那里,忙示意赵小白放慢车速,免得这已经头脑发热的小子刹不住车。

车辆还没停稳林风就打开门跳了下去,穿过草坪,就看见王安雅心疼的搂着儿子,正无比气愤跟对面一脸横肉的王强大声争执着,旁边还有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拿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女总裁。

“臭婆娘别以为老子不敢打你,识相的就赔钱,别唧唧歪歪浪费老子时间。”王强卷着袖子一手夹着香烟,唾沫星子飞溅,围观的人都看明白了就是他不对,气势反而比对方还横,再说这车到底是不是人家孩子刮花的都还没调查清楚,一上来就动手打人,不就仗着对方是一个女人

好欺负吗?

不少人心中不耻的想着,却也没谁敢上前管这泼皮的闲事,唯恐事后会遭到报复。

“多少钱你说个数,我赔给你,但你必须向我们道歉。”儿子这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只把王安雅心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良好的涵养让她始终克制着自己的怒气,与对方据理力争。

“赔钱?”王强咧嘴呵呵一笑,伸出手大喇喇的说:“那好,你马上给我拿十万块这事就算完了。”

他这无疑是在狮子大开口,这点刮蹭送到修车厂最多两三千块就能修复,现场明白人不少,却因忌惮这人的身份,没人敢站出来为王安雅母子说句公道话。

王安雅也是一愣,不过钱多钱少她根本不在乎,她现在就是想给儿子讨回一个公道,想也没想就点头说:“十万我给你,但请你马上向我儿子道歉!”“道歉?你不会管教小崽子,那就老子帮你管管,你应该谢谢我才对,让我跟他道歉,呵……”王强冷笑一声,态度表明的十分明确,打都打了,让他向个小屁孩道歉认错怎么可能,除非他以后不用出来混了

“让你道歉是为了你好,光头,做错事就该认,嘴硬对你没好处。”

声音是从人群后传出来,王强闻言眼睛一鼓,没等他说话,一个小弟就指着对面的人群骂骂咧咧的道:“艹,谁在那里说话,有种给老子出来。”

话刚说完还果真走出来一人,林风面无表情的走出人群,望着自己老婆儿子,淡淡的说:“我说的。”

“爸爸!”

“林风……”

母子俩见到他,王安雅抱着儿子就奔了过来,没等说话,委屈的泪水先一步滑落下来,反而被她紧紧搂在怀里的小宝没哭,还很懂事的拿着小手绢擦拭着母亲脸上的水迹。

“妈妈别哭,妈妈乖,小宝一点都不痛。”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安慰着,反倒让王安雅眼泪不受控制的越流越多。

看着儿子半边脸肿起老高,林风强行压抑得火气瞬间就飙高起来,他们家的宝贝疙瘩,连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竟然让人把脸都打肿了!

“哦哟,打了小的,大的出面了,怎么得?是不是也想让我们强哥给你家这小杂种道歉?”王强那两个马仔骂骂咧咧就走了过来。

林风没搭理他们,拍着王安雅肩头,柔声说:“带儿子去旁边,有些场面还不适合他看见,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就行。”

“那你小心,我是说,别闹出人命。”王安雅不放心的交代一句,见林风点头应允,才抱着儿子往人群方向走去。

“嗨,小杂种别走啊,你不是要听我们道歉吗?”两个不知死字怎么写的社会青年,朝着王安雅远去的背影旁若无人的叫喊道,周围的人听到他们一口一个杂种的叫着,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这种人把粗俗当成有趣,好像觉得满嘴脏话就很有面子了一样,他们这种货也就敢欺负欺负普通老百姓,迟早要被收拾。

不少人在心中暗自诅咒道,他们的心愿很快就实现了,林风一只手搭在身前这瘦高的社会青年肩头上,冷声问道:“你说什么?”

青年撇嘴回过头,看着林风的样子,故作大惊小怪的叫着:“哇大哥,你这样子不会是想揍我吧?我好害怕,求求你原谅我好吗?”

说完就跟身旁的同伙哈哈大笑起来,丝毫没把林风一个人放在眼里。

“有句话说的好,原谅你们那是上帝的事情,我的责任是送你们去见上帝……”林风一脚横扫抽在瘦高个青年的肚皮上,咣,周围的人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瘦高青年就像个皮球一样往后跌飞出去,另一人也张大嘴,就像被人掐住脖子似得张大嘴笑声戛然而止,一只手薅住了他鸡窝

般的头发,猛地往下拽,膝盖头把人顶的飞了出去。

这是什么情况!

周围的人全愣住了,连当事人王强也半天合不拢嘴,对方一上来就把他两个马仔给放倒了,一个倒在地上抱着肚皮哎哟哎哟的惨叫,另一个满脸是血直接晕了过去,这特么不怕闹出人命啊。“你……你想干什么?”望着步步紧逼过来的林风,王强有些心虚的倒退了几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