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定情2

  • 主演:矢作穗香,古川雄辉,山田裕贵,堀井新太,铃木身来,伊藤梨沙子,川上朱莉娅,竹内寿,中井乃绘美,增田有华,冈部尚,相泽侑
  • 导演:小中和哉,二宮崇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4
历经了无数波澜和考验,体育、学习全能的超级大帅哥入江直树(古川雄辉 饰)终于和傻乎乎聒噪笨拙的琴子(未来穂香 饰)修成正果,走入婚姻的殿堂。夫妻俩虽然在冲绳度过了快乐的蜜月,但是琴子始终没有入籍,入江又以工作为由一连数天不回家,让不自信的琴子惶恐不安,担心二人的感情出现问题。只不过一向沉着内敛的入江,以自己的方式默默为妻子献上最好的结婚礼物,一波三折过后,两人的生活总算要步入正规。入江朝着一生的目标而努力,琴子则想方设法成为一名优秀的贤内助。在今后的道路上,他们还将迎接更多的挑战,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携手走完漫长且充满考验的人生吧   本片根据多田かおる的原作改编。

一吻定情2第一集

第四百六十五章两人吃这么点饭

要是再问她,她就将电话挂了。

“朝朝……”

肖远的声音还在响起,那样子,很显然是想说什么。

然而还没等他的话说完,他的手机就被人抢了过去:“朝朝,我是清泽,你就答应肖助理来工作室上班吧,这样咱们就是同事了。”

尹朝朝的动作一顿,像是有些不可置信似的问了一句:“清泽?”

清泽学长怎么会在段氏集团?

难不成,他昨天说的那几家公司里,其中有一家就是段氏集团吗?

“来不来,你要来的话,我来接你。”明清泽笑着说,嗓音都格外的好听。

肖远一脸愤怒的看着他,那样子,明显是在让明清泽将手机还给他。

可惜,明清泽并不打算还,反而还拿着手机继续说着:“我现在在段氏集团担任法律顾问,你要是来的话,咱们就可以一起上班了。”

尹朝朝犹豫了一下,想着之前的事情,还是答应了:“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在哪儿,我现在过来接你。”

“我在尹家,还没出门。”

“成,那你等我,我马上过来。”

说完,明清泽就将手机还给了肖远,脸上带着成功的自信笑容:“成了。”

“成了?”肖远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朝朝小姐该不会真的跟清泽是前情侣关系吧?

初恋一句话就搞定,这好像很符合。

“清泽,你跟朝朝小姐之间,该不会是真的情侣关系吧。”肖远还是问出了口。

“当然不是,”明清泽说道。

肖远顿时松了一口气。不是就好。

可惜,还没等他的话说出来,明清泽的下一句话就又来了:“我跟她是前情侣关系,咱们早在几年前就分手了。”

肖远:“……”

现在貌似有好戏看了。

boss喜欢上了其他人,朝朝小姐的初恋来了。

一个小时后,尹朝朝被明清泽带来了段氏集团总部。

当然,不是来总部上班,只是来总部签订合同,顺便填点资料而已。

“朝朝小姐,你跟这小子,真的是前情侣关系?”

肖远忍不住的问了。

尹朝朝翻资料的动作一顿,前情侣关系?什么意思?

肖远看着她不解的样子,以为是没听懂,又换了种说法:“明清泽是你初恋吗?”

怎么可能。

尹朝朝本来想说这几个字,可眼睛却看到明清泽跟她使得眼色。

一时之间,她响起了在大学的时候,明清泽为了避免其他人一次又一次的跟他表白,他让她冒充他女朋友的事情。

如果那种事情也算的话,那明清泽的确是她的初恋。

不知为何,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忽然想笑。

而事实上,她也确实笑了,笑的还很温暖:“嗯。”

完了。

肖远在心里哀嚎了一声。

看朝朝小姐那笑得很幸福的样子,这个明清泽对她应该很重要,那他将boss的情敌招了进来,不是在找死吗?

等等!

不对,明清泽不是他招进来的,是boss招进来的。

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跟他没关系。

不过,当初他查朝朝小姐资料的时候,明明没有查到她交往过男朋友的事情啊。

“那你们当时感情很好吗?”肖远决定替自家总裁试探一波。尽管boss现在的做法有那么一点让人喜欢不起来,但作为他的金牌助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虽然,这种八卦性的事情在他的职责以外。

尹朝朝闻言,脑海中出现了大学时两人相处的情景。

一个话不多,一个是话痨。

明明是所有人眼中的情侣,却做成了姐妹和兄弟。

“很好。”

尹朝朝微微一笑,看向明清泽的眼神带着一丝暖意。

那算是她不太好的太学生活中,最美好的一笔吧。

“咳咳。”肖远轻咳了两声,忍不住的问道,“朝朝小姐,你别怪我多嘴啊,既然你们感情那么好,为什么还要分手呢?”

“这个……你问他。”尹朝朝果断甩锅。

两人都没有在一起,她怎么回答分手的问题。

明清泽的眼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他单手插兜走了过来,在尹朝朝旁边的桌子上坐着,缓缓开口:“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

肖远:“……”

他眼巴巴的期待了这么半天,就是这么个结果。

“肖助理,我都签好了,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吗?”尹朝朝深吸了一口气,将东西递了过去。

肖远有些心不在焉的,但还是摇了摇头:“没有了。”

尹朝朝站起来就想走,明清泽却一下子挡在了她的面前:“反正都快中午了,我带你去吃饭吧。”

“这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你又想早退。”肖远拦住了他。

明清泽的眉梢一挑,给他使了一个眼色,顿时间,肖远什么都明白了。

尹朝朝虽然想走,但却还是无奈的被人拉着去了公司的食堂。

本来,三人是高高兴兴的去的……

“城城,我要吃那个。”杨清梓站在段靳城的面前,很认真的说着。

她的身高并不是特别高,但是站在段靳城的身边,却有一种小巧依人的感觉。

段靳城很顺着杨清梓的行为,几乎是她要什么,他就配合着让人给她弄什么。

“回休息室吃。”段靳城对着杨清梓说道。

“行了,知道你满心思都在我表姐身上,我回了休息室就离你远远地,行了嘛?”

段靳城点头:“嗯。”

“好了,走吧。”

杨清梓美滋滋的端着自己美味可口的饭菜,一脸的幸福的笑容。

段靳城眉心轻微的拧了一下,还是跟她一起转身准备回休息室,毕竟除了在员工面前以外,他跟杨清梓之间都是隔开,互不侵扰的。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会在转身的时候,看到尹朝朝。

“朝朝……”段靳城迟疑了。

杨清梓却一脸灿烂的容颜冲了上去:“表姐。”

“呵。”尹朝朝笑了,明明笑的很好看,可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温度,“两人吃这么点饭,应该不够吧。”

杨清梓一脸的莫名:“额……”

这是她一个人的分量啊,怎么会是两个人的。

这个疑惑的表情,很成功的在尹朝朝的心中变成了被猜到后的惊讶。

一吻定情2

一吻定情2第二集

<table class="zhangyue-tablebody">

<tbody>

<tr style="height: 78%;vertical-align: middle;">

<td class="biaoti">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红包

<span class="kaiti">

我爱蛋炒饭

</span>

</td>

</tr>

<tr style="height: 17%;vertical-align: bottom;">

<td class="copyright">

本书由品阅文化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span class="lantinghei">

版权所有

</span>

<span class="dotStyle2">

·

</span>

<span class="lantinghei">

侵权必究

</span>

</td>

</tr>

</tbody>

</table>

第1章 我要钱多多

李西月怎么也没想到重活一世的自己,才睁眼,就被一群面目狰狞的村民叫嚣着‘捉奸’,然后整个人被五花大绑塞进了猪笼,等待着她的是被‘浸猪笼’。

沉入河底的那一瞬间,她看着河岸上那些‘嫉恶如仇’的村民仍旧骂骂咧咧,手里拿着石头子往她身上砸,只觉得心寒,都说人心不古,可这古人看起来也是挺可怕的。

而最让她不能忍受的是,这些人口口声声说她作为一个已经订了亲的姑娘,放着好好的秀才夫人不做,竟然大半夜的跑去勾引村里的一个流浪汉王癞子,一想到那个王癞子身上脏兮兮,一脸猥琐的样子,李西月没来由打了个冷颤,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老天爷太喜欢捉弄人了吧,前世自己死的已经够绝望了,没成想重活一世还要这样不清不白的再死一次……

李西月心头涌起强烈的不甘,愤恨,更多的是绝望!

完全失去意识前,她隐约看到淡绿色的河水表面渐渐浮现出,前世亲弟弟病逝之前露出的那一抹勉强却温暖的笑容,心猛然揪痛,一滴泪水无声的从她眼尾滑出,瞬间被河水吞没。

……

再次睁开眼睛,在看到头顶几根木梁的瞬间,李西月有些惊讶,自己这是又重活了一世?还是根本没死?

她下意识四处打量,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很简陋的木屋里,不远处就一张木桌两个凳子,角落有个小灶台,墙上挂着一些柴刀弓箭之类的,她第一反应就是这里肯定有男人。

很快她听到屋外传来清晰的劈柴声,一转头,便看到屋外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奋力的俯身劈柴。

她心里微惊,难道是他救了自己?

没来得及弄明白这事儿,突然间,她感觉自己的右手腕传来隐隐的灼热感, 低头看去,才注意到自己纤细的手腕处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奇怪的镯子形状胎记。

神奇的是,这个胎记竟然不停的发烫,还隐隐发红。

她下意识伸出左手去碰了碰这个胎记,却在碰到这胎记的一瞬间,脑海里突然蹦出很多奇妙的画面。

这是……脑海中隐隐浮出一个手机屏幕的形状,突然黑色屏幕亮起来,李西月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用意念去操作它……

让她有些失望的是,这个手机里面竟然只有‘微信’这个APP。

整个黑色屏幕,她盯着仅有的那个绿色图案,下意识点进去,发现这个微信账号确实是自己前世的那个微信账号,昵称是“我要钱多多”,头像是一个金灿灿的大元宝。

看到这个,她不禁有些泪目。

前世她弟弟重病,父亲丢下整个家失踪,后来母亲也久病成疾病逝,留下她和弟弟相依为命,却没想到弟弟也会得重病。

她一天到晚只想一件事情,那就是赚钱赚钱,弟弟的病就像个大窟窿,不管多少钱好像永远填不满。

可即便如此,即便她每天累到几近昏厥,弟弟还是没能撑下去,李西月悲痛欲绝,感觉生活再没有什么希望,那天,在一个十字路口,径直朝着一辆车冲了上去,却没有想到自己会重生一世。

她收起所有情绪,仔细查看自己的微信账号,却发现这个又和前世的有所不同,原来那些好友全都消失不见,‘通讯录’里只有一个‘群聊’出现在界面上,她鬼使神差的点开这个微信群,却在看到群名的瞬间惊住了。

“神仙微信群”?!

一吻定情2

一吻定情2第三集

第四百二十七章她看到了

“我刚刚看到两个人从晚晚病房里抬出去一个大整理箱,方面问一下,那里面装的什么吗?”

大整理箱是蓝色塑料的,透过阳光看,她总觉得那个模糊不清的黑色影子,看起来有点像是人形。

“没什么,就是一点医学废品。”陆言岑眼睑跳了一下,她这是看到什么,所以怀疑了?

林娜璐不太信,“好像医学废品大多是输液管输液瓶一类的东西,刚才那个大整理箱里面的东西好像挺沉的,我看那两个人搬得有些吃力。”

“平常医学废品是那些,有时候也有些机器被淘汰,当废品卖。”陆言岑完全没想到会被她看到这一幕,临时也找不到什么合理借口。

“是吗?”他说的越多,林娜璐觉得逻辑间的漏洞越大,“可是我记得晚晚待的这间病房,好像也没那么大的废旧机器。而且……”

她指了下向晚现在待着的那间病房,“那间也是病房吧,里面能放废品?”

因为姚淑芬安排人假装保姆接近淘淘他们的事情,她现在警惕心很强,不敢轻易相信一个人。

陆言岑现在说的越多,错的越多。他要是再找个借口,再被林娜璐拆穿,恐怕她会更加怀疑他做了什么。

“向少奶奶这意思是……怀疑我做了什么?”陆言岑问道。

林娜璐看着他,“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陆医生别想太多。

话是这么说,可她神色间尽是不信任。

“我大伯母总是叮嘱我多照顾着些向小姐,我认识她的这段时间也全都做到了,这些向少奶奶应该也看到了。”陆言岑说道。

林娜璐没说话,默认了。

刘婶、陆言岑,包括应院长,都对晚晚挺好的。

“所以向少奶奶觉得,向小姐都已经不在了,我能做什么不利于她或者你们的事情吗?”陆言岑问道。

确实不能。林娜璐没应声,有些尴尬。

陆言岑继续问道:“还是说,病房里属于向小姐或者向少奶奶的什么东西没了,觉得可能是我拿了?”

他故意问的咄咄逼人了些,还带了几分被误会时,应有的怒气。

林娜璐刚刚已经进过病房了,除了白色床单有些皱,病床上焦黑的尸体干净了些,根本没什么变化。

“……抱歉,我也是最近遇到的事情有些多了,神经有些过度紧绷。如果有什么冒犯到陆医生的地方,还请见谅。”林娜璐干巴巴地说道。

“最近向家的事情确实多了些,可以理解。”总算让她相信了,陆言岑高悬的心落回了原位,“不过也希望你可以理解,我不会做什么对向小姐不利的事情。”

至于瞒着所有人,这是向小姐的选择。

“刚才是我冒犯了。”林娜璐再次道歉。

这件事她本来就没错,陆言岑也不好一直揪着不放,以免被她发现什么异常。

他三言两语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有意转移了话题,“你刚刚去见过向总了吗?他怎么样?”

他已经给主治医生那边通过信了,说向家这边接二连三出事,他们心理上有些承受不住,说向建国苏醒只是为了给他们点希望。

主治医生相信了,答应他会配合那么说,所以他也不担心,在这里会露馅。

林娜璐的目光黯了下去,“医生说只是手指头动了一下,有苏醒的可能,但这次没醒过来。”

“向总成为植物人也没多长时间,向少奶奶别太心急了,既然手指头动了,说不定哪天就醒过来了。”

陆言岑安慰了几句,跟林娜璐一起进了病房,若无其事地打量了病床上的人一眼。

这具尸体跟向晚一样黑乎乎的,根本看不出来本来样子,不过她体型跟向晚比起来,稍显胖了一些,个头上也略矮一些。

能找到最近烧死的尸体,而且这么快运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体型上自然也没那么容易匹配。

陆言岑作为医生,对患者体型这方面很敏感,他现在就担心,身旁的林娜璐会不会怀疑什么。

林娜璐向来心细又缜密,但她刚刚已经很直白地问过陆言岑了,要是现在再说些怀疑的话,那就真把人得罪透了。

可她又做不到不问,便委婉问道:“陆医生,你有没有觉得……晚晚好像跟刚刚不太一样?”

陆言岑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垂下眸子,敛去了眼底的神色,没有出声。

林娜璐分不清他这是心虚了,还是生气了,连忙解释了一句,“陆医生别误会,我就是觉得……晚晚的体型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随口问一句。”

她诚恳道歉,但紧紧盯着他,不放过他的每个神情变化跟小动作。

“人死以后,尸体会在一定范围内膨胀,看起来比平时胖一些,矮一些。”陆言岑没有抬头,眼神会泄露太多情绪。

林娜璐点了点头,似是漫不经心地问道:“尸体膨胀,看起来是比平时胖一些,那为什么还会觉得矮呢?”

陆医生确实没理由对晚晚的尸体做什么,但大概是女人的直觉,她总感觉中间有些地方不对劲。

“一样长的线,粗的那条看起来会短一些,这是视觉误差。”陆言岑压低了声音,面色也比平时看着冷一些,“似乎向少奶奶还在怀疑我?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另一个病房看看,看看里面有些什么?”

“真的抱歉,陆医生。”

林娜璐也自觉问得太过了,可要是不去看看,她心里就有个疙瘩过不去。

如果她私底下偷偷去看那个病房,被陆医生发现了,或者被其他医生护士看到,告诉陆医生了,到时候反倒会更尴尬。

还不如直接跟陆医生过去看看,要是里面确实没什么,她再郑重给陆医生道个歉。

她这么想的,也这么说了,就是想最大限度地争取陆言岑谅解。

陆言岑那么说,本就抱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想法,想要借机打消她的疑虑,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提出去那个病房看看,一点准备时间都没给他留。

他一时愣住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