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恋痕

  • 主演:卡宁·淖布拉迪,希琳·帕莉迪雅浓,黛岚·缇塔卡雯
  • 导演:未知
  • 地区:泰国
  • 类型:泰剧
  • 语言:泰语
  • 年份:2022

情殇恋痕第一集

第三百四十八章当年事,今朝了

顾幽离深切的希望她感知到那股讨厌气息不是自己所猜想的那样。

三年时间如今只过去一年多一点,若是让那东西醒了过来,这不是变着法子打令千山的脸吗?那大封印术可是他教给地普兰的拿手绝活,敖青她也带在身边这么久了,当初那三个承诺她一刻不敢忘,今日若是那凤凰精魄有觉醒的可能,她意难平!

燕惊歌也瞥了一眼天边的嫣红色,目光微微闪烁,轻声道,“妖族的幺蛾子最多了。”

顾幽离回过神,脚步一动,身子直直往妖王宫走去。

“怎么了?”

“我要去确认一下。”她低声说道,随即看向燕惊歌,“帮我。”

“果然,欠债的都是大爷!”燕惊歌随手将黑袍大帽子往下一压,只露出一点削尖下颚,唇角处也多了几分似有若无的笑意,并不生气顾幽离的节外生枝。

事实上,他好像是喜欢上和她一起惹事的感觉了。

“走吧”他挑起唇角,轻声说道。

此刻

妖王宫之内,一股恐怖的气息从顾玲木心口处迸发出来,那红色碎光颜色愈发鲜沉,犹如岩浆,滚滚而下,整个大殿都被笼罩出一层层红色光晕。

白泽悠然而立,墨绿色的瞳孔饶有兴趣的望着闭着眼睛痛苦不堪的顾玲木,轻声道,“血脉正在苏醒啊,我倒是要看看,这苏醒之后的凤凰是否够得上军团的妖君实力!”

这话刚落,顾玲木双眸猛地睁开,其气势也比之前强盛许多。

不仅如此,她眉心处的红色印记也渐渐凸显出现。

那是属于凤凰血脉的独有印记,当初被顾幽离封印之后便消失无踪。

在这一刻重新显现出来。便已证明凤凰精魄已经完全苏醒。

顾玲木面容红润,俏丽的五官上多了几分志得意满,她双眸看向臂膀处展开的完美羽翼,感受到体内的磅礴上升的力量,浑身上下舒畅的不得了。

“王上”她含笑看向白泽,目光满是仰慕,“我已经恢复修为,随时为妖族效力。”

声音忽沉忽尖,不知是那凤凰精魄说话还是顾玲木本身的意识在说话。

白泽也懒得计较这么多,他转身,回到王位之上,轻声吩咐道,“既然已然觉醒,那么便同其他六大妖君一起搬回妖王宫,随时随地在这里候命!”

顾玲木嘴角扬起,恭敬说道,“这是自然。”

两人说话时间,顾幽离与燕惊歌正藏在空间之门后方观看着下方情景,隐约见到白泽之后,顾幽离免不得咬牙切齿一番,待目光一转,看向站在正殿之中容光焕发的顾玲木时,心脏骤然一缩。

是她!

“那手枪,真不该毁了”

离的这么近,能一枪崩了她该有多好!

顾幽离眸光流转,掩饰不住的杀意。

燕惊歌侧首,好笑问道,“怎么,想在这里动手?”

“你有几分把握可成功撤退?”顾幽离压住内心的波动,冷静至极的问道。

离开之前,她问过独孤临风如何取出凤凰血脉的办法。

其实很简单,万物出生,皆有根源,

凤凰血脉虽可以召集天下万兽,有不死之身,但出生地却是梧桐神树,那树对凤凰一脉有很大的影响,又称作凤凰神树,只要取得神树木心,放出一点气味出来,不愁凤凰精魄不上当。

而那血精魄一离开了人的身体,便不存在什么不死之身!

“这天底下,没人比我更会撤退了。”燕惊歌俯首说道,下颚碰到她头顶,掠过她柔软碎发,随即迷之一笑,“你有出手的机会,三次。”

他伸出手指,示意了一下次数,随即指尖一团黑色利刃猛地出现,迅速划去妖王宫内殿。

气势惊人,利刃快若闪电,大殿之中的顾玲木嘴角笑意尚未收去,脖子瞬间便被刺穿,流出鲜红的血液,半边头颅也耷拉一侧,看起来恐怖之极。

顾幽离看不清她如今的惨状,但光听声音也觉得解气。

在燕惊歌出手之后,她身体一动,踏着瞬步快步来到了白泽身侧,指尖探向他的胸膛,想还他当日在十万大山那致命一击!

“这是哪来的小毛贼?”

白泽还未转过身,便已经感受到了后方的杀气,只是那力量太过薄弱,他都懒得转身去看,

随手拍出一掌,那骤烈的掌风便呼啸而去。

顾幽离眸光一闪,冷哼一声,转身看向燕惊歌,“忘了和你说了,那女人杀不死,你还是来解决他吧!”

她话音一响起,顾玲木奄奄一息的身体果然在靠着凤凰精魄快速恢复过来,头颅中被刺穿的血液也化作了点点猩红光芒,再次回到体内,不过两三息的时间,她便恢复完整躯体,且周身气息大涨,看起来愈发不好对付。

顾幽离冷冷的盯着她,心道这血脉实在是有些逆天了,居然还可以起死回生,力量大涨!

“幽离!”殿内一道声音响起,白泽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墨绿色瞳孔满是复杂的望着这个他朝思暮想许久的姑娘,不由出声道,“我…我等了你好久。”

“等我?”顾幽离冷笑看着他,“真是让你费心了。”

白泽骤然清醒了过来,他望着这双清冽冷漠的双眼,明白了如今自己与她隔得那一条鸿沟。

从她掉落妖王宫那一刻开始,他从未好好待过她,甚至几次三番的置她于死地。

他心中的那抹光亮早就和他没有缘分了。

白泽目光忽而沉了下来,他看向顾幽离,轻声道,“我们,可以不必这样的。”

顾玄为妖族圣人,也是他的救命恩师,顾幽离既然与其关系匪浅,他便不可能再这样与她相杀下去、

甚至,这一刻,他什么都不想,只是想让顾幽离画一幅画。

看她是不是书上那个随意涂鸦吐槽的小姑娘。

白泽静静的看着顾幽离,忽然觉得自己魔怔了

“王上,还等什么,属下这就杀!了!她!”

顾玲木站起身,将头颅上的伤口整理好,她目光如火,直勾勾的盯着顾幽离那张脸,一字一句说道,“你该去死了。”

情殇恋痕

情殇恋痕第二集

符灵和玄武回到车上,玄武见符灵脸色不好,笑着问道:“还在心疼你的风衣吗?张斌应该会给你买一件新的,你不吃亏。”

符灵抬手打了玄武的肩头一下,“你别说那没用的,你说你,救完人就出来呗,站那看什么呐?”

玄武无奈地解释道:“我不是在等张斌过来嘛。”

“外面不能等吗?那女的没穿衣服,你在旁边站着脸就不知道臊的慌?”

玄武一皱眉,“你又发什么神经。”

符灵不解气地又打了玄武肩膀两下,“我告诉你,下回离不穿衣服的女人远点。”

玄武也有些生气,“你怎么越说越难听了。”

“嫌我说得难听,那你以后就离远点。”

玄武想解释,又一想,跟这丫头讲不出理来,就不再理符灵。

两人回到家里,还是谁都不理谁,各自回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玄武又被符灵的脚步声吵醒,心说:这丫头今天怎么又想起做早饭了。

玄武起床,走出房间见符灵正在换鞋,问道:“这么早你要去哪?”

“我去买油饼,我想吃带红糖的那种油饼了。”符灵说完开门走了出去。

玄武无奈地说道:“为了吃一个油饼,竟然起来这么早!”

符灵走出小区大门,正想往桥头早市走,一辆红色的SUV汽车从身边飞快的驶过,把符灵吓了一跳,符灵抱怨道:“开这么快干嘛!”

符灵看着远去的汽车,忽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符灵还没来得及多想,就闻到一阵包子出锅的香气,符灵深吸了两下鼻子,确定是酸菜馅的,因为玄武嘱咐过她,这个季节不适合吃酸菜,所以符灵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停留。

符灵东张西望的寻找她喜欢的那位戴着回族白帽子,专做油饼的大叔。符灵往前走了很远,一直走到早市尽头,也没看到回族大叔。

符灵叹了口气,难得自己早起一回却没吃到油饼,不免有些失望。

“姑娘,你印堂发暗,祸事不远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符灵身旁说道。

符灵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老者,“老人家,大早上的别没事儿找事儿。”

老者叹息一声,“唉,好人难做啊。”

符灵上下打量了一下老者,“少来那虚的,你要是没吃早饭,就跟我去吃两根油条,喝碗豆腐脑。”

老人笑着问道:“你要请我吗?”

符灵一笑,“当然,你老人家跟我说这么多话,我当然得请你吃一顿啦。”

两人来到早点摊位,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老者说道:“他们家的茶叶蛋看着不错啊。”

符灵哈哈笑了起了,招手叫老板,“四根油条,四个茶叶蛋,两碗豆腐脑。”

老板问道:“小菜来点什么?”

符灵看向老者,“一碟花生米,一碟海带丝怎么样?”

老者嘿嘿一笑,“又让你破费了。”

符灵一挑眉,“别客气,咱俩谁求不着谁呀!”

符灵对老板说道:“就这两样小菜吧。”

“一共二十二。”老板说道。

符灵付了钱,老板转身去给符灵装油条、茶叶蛋。

老者对符灵感慨道:“现在吃个油条都这么贵啦,我上次出门吃油条才花四毛钱。”

符灵一笑,“老人家,你那时候一个月挣多少钱啊?有三十吗?敢吃四毛钱的早点,挺奢华啊!”

老者嘿嘿地笑了起来,“世道是变了啊!”

“是啊,世道变了,你老人家今天出来想干嘛?”

“这不是咱俩有缘嘛,我正好今天路过,见你印堂发暗,所以才好心提醒你一下。”

符灵呵呵干笑了两声,“咱俩就别来那虚的啦,你就直说吧,万一把我说高兴了,我带你去吃虾饺你看怎么样?”

这时老板送来油条和茶叶蛋,老者拿起一个茶叶蛋,说道:“这茶叶蛋不比虾饺差。”

老板笑着对符灵说道:“我们这还有三鲜馅的包子,你要不要尝尝?”

符灵冷冷地说道:“不用!”

老板心说:这丫头变脸变得也太快了。转身去盛豆腐脑和小菜。

老者对老板说道:“豆腐脑多给我放些卤。”

符灵在一旁说道:“我那碗多放些卤,他的少放点,他年纪大了,吃不得咸的。他若是在你这儿把血压吃高了,你可担不起那责任。”

老板看了一眼符灵,“知道了。”

老者对符灵笑着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说不高兴就不高兴。”

符灵一笑,“谁说我不高兴了,我这不是关心你的身体嘛!”

老者说道:“老夫今天巧遇你,觉得你是可造之才,所以才提醒你一下,没想到你却不领情。”

老板送来豆腐脑和小菜,符灵把卤多的那一碗放到老者面前。

等老板离开,符灵对老者说道:“听您老人家这么一说,倒是我错怪您了,我给您赔个不是。不知您老人家,可有破解之法?”

老者迟疑了一下,“办法么,倒是有一个,就怕你不愿意。”

符灵似笑非笑地说:“说来听听,万一我非常愿意呢。”

老者看着符灵,“你跟老夫回嵩山,老夫助你躲过这一劫。”

符灵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谁让你来的?”

“我说了,我们有缘。”

符灵正色说道:“你少来这套,这篷子里跟你一起吃早点的都跟你有缘,你怎么不随便拉一个跟你回嵩山?”

老者笑着摇了摇头,“你的性格一点都不像你的师父啊,老夫真是觉得我们有缘,才决定带你回去的。”

符灵审视着老者,“你跟那老东西是朋友?”

老者愣了一下,“你这孩子,不可出言不逊。”

“呵,我读书少,你不用跟我用成语。咱们有话直说吧,你想让我离开玄武,是玄武要出事儿吗?”

“你想得太多了,真人觉得你现在的修为太差,需要加以调教,请我点化你。”

符灵冷冷地说道:“点化我?你老人家是卤水可惜我不是豆腐。点化就免了吧,你老人家要是有心,就告诉我一声,我的麻烦是从哪来的,我需要怎么对付吧。”

情殇恋痕

情殇恋痕第三集

“我们会尽快将这笔钱发放给那些需要的人。”领导表态。

“嗯。我过段时间会再来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继续捐款的。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唐傲说道。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妥善处理好的。”领导说道。

“那就好。”唐傲跟对方道别,然后带着李曼姝离开了这里。

“两千七百万就这么捐出去了。你这个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你真的应该让对方准备一下,给弄个捐赠仪式。”李曼姝说道。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表面的东西,我并不看。”唐傲微微一笑,说道。

“那你看重什么?”李曼姝问道。

“我看重很多内在的东西。”唐傲回答道。

“你这个人还真是奇怪。你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人。”李曼姝说道。

“你这是在表扬我还是在贬低我?”唐傲笑问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你做的事,肯定是值得表扬的。只是我觉得大部分人是做不到的。”李曼姝说道。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因为能力受限,也没有余力去帮助别人。正所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到了那个时候,捐钱捐物的人特别的多。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大家还是有爱心的。”唐傲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大家都没有这么多的钱,只能是尽一点自己的心意。”李曼姝说道。

“这就已经足够了。如果每个人都能这么做的话,那么我们的国家会变得更加的美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得更加的和谐。我们的生活也会变得更加的稳定。”唐傲说道。

“嗯。”李曼姝点了点头。

“行了。我们还是赶紧去买票吧。我想尽快的返回东海市。”唐傲说道。

“好。”

接着,两人去买了票,然后乘坐高铁返回了东海市。

到了东海市,唐傲跟李曼姝分别。

“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报答你的。”李曼姝说道。

“用不着报答。等到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也能略尽绵薄之力就好。”唐傲说道。

“我一定会的。”李曼姝说道。

“那就行了!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后会有期。”唐傲说道。

“后会有期。”李曼姝说道。

接着,唐傲回到了家。

苏菲菲见到他回来,赶紧出来相迎。

“你慢点!”唐傲喊道。

“你可算是回来了。”苏菲菲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是不是想我了?”唐傲笑问道。

“当然!难道你不想我吗?”苏菲菲白了他一眼,问道。

“想!每时每刻都想!”唐傲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回答。

“哼!虚伪!”苏菲菲嘟着嘴说道。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唐傲说道。

“相信你啦。”苏菲菲说道。

“阿傲,你这次去无极门,怎么样?”唐天豪问道。

“我们还是进去坐下说吧。”唐傲说道。

“嗯。”

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唐傲坐了下来。

“咦?无尘子老前辈呢?”唐傲环顾了一下周围,问道。

“他有事先回终南山了。”叶枫回答道。

“欧阳无敌呢?”唐傲问道。

“他跟着无尘子前辈一起走的。”叶枫回答道。

“他们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唐傲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他们说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可以随时给他们送信。”叶枫说道。

“宋长老呢?”唐傲问道。

“他也走了。本来我想留他在这里多住几天,让他好好养伤,可是他觉得自己好的差不多,执意要走。没有办法,我只好派人将他送了回去。”唐天豪回答道。

“我本来还想着跟他们聊聊,没想到他们都走了。”唐傲说道。

“怎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他们说?不行我派人将他们请回来。”唐天豪问道。

“不用了。也没什么事。”唐傲摇了摇头。

“你这次去无极门怎么样?那边的人没有为难你吧?”唐天豪问道。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被为难的吗?他们对我很有礼数。”唐傲回答道。

“那就好。自从你走了以后,我就一直担心,生怕他们对你不利。”唐天豪说道。

“无极门好歹也是名门大派,太无耻的事,还是做不出来的。”唐傲笑道。

“无极门的门主听闻褚长老去世的消息,他是什么反应?”叶枫问道。

“一开始是震怒,后来听完我的解释,也就释然了。”唐傲回答道。

“仅凭你的一面之词,他就相信你了?”唐天豪显得有些诧异。

“对!之前他也曾经派人调查过我,知道我的为人。另外,我也道出了自己跟吕老前辈的关系。”唐傲说道。

“原来如此。”

“因为褚长老的死,让我的心里感到有些愧疚。为了弥补这份愧疚,我送了一些灵石给无极门。”唐傲说道。

“应该的。不过他们不会因此又……”唐天豪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会的。我跟他们说了,我手里的灵石没几块。如果他们想要的话,可以自己去寻找灵脉。”唐傲说道。

“灵脉的话,哪里有这么容易找。他们就算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是没什么用的。”叶枫说道。

“但是最起码多了一分希望。其实,我还是希望无极门这些宗门可以变得强大起来。”唐傲说道。

“你不担心他们一旦强大起来,到时候再找你的麻烦,你就无力应对了。”叶枫说道。

“不会的。他们在变强,我也在变强。而且我有信心可以比他们变得更强大。当然,我希望他们强大起来,是因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还是华夏人,还是自己人。大家的强大,可以让我们的国家也变得更加强大,这样的话,也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的同胞了。”唐傲说道。

“你的这个想法是对的。如果大家都能像你怎么想的话,那可真是国之大幸。”唐天豪说道。

“我相信早晚大家都会这么想的。还需要一点时间。”唐傲笑道。

“你来回坐了那么久的车,也该累了吧。赶紧吃点东西去休息吧。”苏菲菲颇为关切的催促道。

“好。”唐傲点了点头。

等到吃完饭,唐傲直接去房间修炼,然后美美的睡了一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