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粤语

  • 主演:林文龙,林峯,杨茜尧,李施嬅
  • 导演:关永忠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6
这日,飞鱼山庄弟子叶梦色(杨怡 饰)和宋晚灯(郭耀明 饰)马不停蹄的赶到聚贤镇去阻止黑白两道的仇杀,因为黑白两道每五年一次的金印之战在即,他们闻识黑道将派人刺杀白道参战的高手。岂料他们刚到那里,黄山派高手丘断刀就被人击杀,令人意外的是,求死大师却自认是杀人凶手。求死大师的好友神相李布衣(林文龙 饰)为了调查真相,还好友一个清白,于是着手调查这宗悬案。布衣发现了一位行踪神秘的蒙面人,还得知他曾打听雁荡派高手秦燕横的下落,心感不妙的布衣马上跟踪蒙面人。布衣跟总蒙面人来到戏院,发现了在场的秦燕横,布衣为了阻止秦燕横被杀,和蒙面人大打出手,不料这时一阵狂风吹过,秦燕横竟然心脏破裂而死!随后,布衣在秦燕横身上发现了医神的一线针,令事件越发迷离!

布衣神相粤语第一集

第一百四十六章 小嫂子

女孩的脚趾头,不大,肉嘟嘟的,白白的。

尤其是是脚拇指,比之其它四个,要稍翘一点,很可爱。

男人看着,忍不住,捏了捏。

“喂,你,你干嘛?”

脚趾头被人握在手中,这种感觉,很怪异。

“没干嘛,就是想捏一捏。”男人倒是直接,也不辩解,大大方方的承认。

“我,我懒得和你说。”男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女孩看,女孩不得不,将目光看向窗外。

男人不在调笑女孩,用手试了试水温,将女孩的脚,轻轻放入水盆里。

微烫,但也是最适宜的温度。

“烫!你想烫死我啊?”

猛地接触热水的那一刻,真的很烫,女孩下意识的便要将脚拿出来。

可是,男人很可恶,明知道水很烫,还是牢牢地将她的脚往水里按。

“快点放开!真的好烫!”女孩还在挣扎,脚丫子在水里扑通扑通的,像是一条爱动的小鱼儿。

人渣厉冥枭,他是不是故意的?

可恶!

这般想着,乔小小也来气了,将另一只脚也放进水里。

扑通扑通!

一脚,盆中的药水飞溅,有一部分,溅到了男人的脸上。

男人那神圣不可侵犯的脸上,沾着几滴洗脚水,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仙,被无知凡人给玷污了。

哈哈!

让你故意用水烫我!

吃老娘的洗脚水,活该!

怎么样,老娘的洗脚水香不香啊?

乔小小内心在狂笑,见人渣厉冥枭一脸狼狈,她内心是真的爽。

男人被洗脚水扑脸,他也不怒,一双有神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女孩。

乔小小被这样盯着,后背有些发凉,有些害怕,“这不怪我,谁,谁叫你故意用水烫我……”

“二少爷?”吴妈在一旁看着,当看到厉冥枭被乔小小故意用洗脚水溅脸时,她紧张极了。

二少爷从小就性子冰冷,可还没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而且,二少爷还有着很强的洁癖!

吴妈担心的看了一眼乔小小,觉得这女孩恐怕会被二少爷狠狠惩罚,这小姑娘不错,就是有时候也太调皮了点。

然,吴妈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厉冥枭淡淡开口,面无表情,“吴妈,拿干净的毛巾给我。”

“哦,好的。”吴妈早已经将毛巾准备好了,急忙给男人递过去。

接过毛巾,男人轻轻将脸上的水渍擦净,而后将毛巾放在一旁。

期间,乔小小一直在观察男人的神情,她觉得,以人渣厉冥枭那渣到不可救药的性格,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可是,男人将脸擦干净,也没说一句话,继续给她洗脚。

乔小小当下就纳闷了,这,这不科学啊?

乔小小也深深地懂得见好就收这个道理,见男人没有惩罚她,她也不敢在放肆。

毕竟,人渣厉冥枭的性格阴晴不定,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惹到他,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这是第一次,除了妈妈之外,别人给她洗脚,乔小小的内心,总是觉得怪异得很!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很奇怪,前所未有。

厉冥枭在给她洗脚的同时,也在给她按摩,医生说过,药水配合着按摩,效果会更好。

虽然是第一次给人按摩,可厉冥枭的动作,却给人一种很熟练的感觉,他的动作,浑然天成。

“厉冥枭,你,干嘛,啊!轻,轻点!”

“痒,厉冥枭,痒!你别挠了!”

在给女孩擦脚的时候,男人,动了坏心思,一只手,握住女孩的脚丫子。

另一只手,用手指,在女孩的足底,挠痒痒!

乔小小从小到大,不怕疼,不怕摔,可是她很怕痒。

很敏感,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挠痒痒,她也会痒的不行。

更何况男人这么坏,在她足底,挠来挠去!

怕痒的乔小小,当下就受不了!

她一边咯咯的笑,一边求饶道,“厉冥枭,别,别挠了!”

女孩的小脸蛋,带着醉人的红,因为,这旁边还有其他人看着,她很不好意思。

“啊哈哈,别,我,我错了!哈哈……”

又痒又难受,乔小小哭笑不得,因为太痒了,她的眼角,都笑出泪来了。

一旁的吴妈,看着这一幕,脸上带着笑,悄悄退下。

“二哥!你要不要这么狠啊!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撒狗粮!”

“张洋,我不行了,我看不下去了!”

“这简直就是在虐狗啊!”

别墅内,突然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男人的声音很大,很悲痛。

听到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厉冥枭放过了乔小小,并为她穿上袜子。

这才抬起头来,看向不请自来的两人。

张洋看着厉冥枭那冷冷的目光,他拍了拍雷战,幸灾乐祸道,“哈哈,雷战,我觉得你要完蛋了!”

雷战看着二哥那阴冷的目光,他也觉得,自己貌似要完蛋了!

“二哥,新婚快乐啊!咱们做小弟的,给你送礼来了!”雷战哈哈大笑,准备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听到雷战的话,乔小小心中一紧!

厉冥枭居然把他们结婚的事告诉给了别人?

“这两人嘴巴比死人还紧,没关系!”厉冥枭见着乔小小皱眉,便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淡淡解释道。

厉冥枭的声音不小,也没刻意压着,雷战和张洋两人听见,均是一脸哀愁。

二哥!能不能别这么毒舌啊!

这两人,乔小小都认识,雷战她见过两次,不怎么感冒。

至于另一个张洋,还是在酒吧的时候,她化妆成夜舞的时候见过。

她没记错的话,他貌似还是张清未婚夫。

想到张清,乔小小心中就不爽,连带着看张洋也不怎么爽。

反正能和人渣厉冥枭成为兄弟的,肯定也不会好到那去,蛇鼠一窝,一丘之貉!

“这是雷战,这是张洋。”在厉冥枭的意识里,她们是第一次见,所以他淡淡介绍道。

听到厉冥枭的介绍,张洋和雷战自知破坏了二哥的二人世界,以二哥那性子,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所以,他们觉得,还是赶紧在小嫂子面前好好表现一下,说不定小嫂子还会替他们俩说好话。

“小嫂子好,小嫂子,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不成敬意。”雷战上前,给了乔小小一个项链,一看就价值不菲。

“小嫂子,我也没什么好送的,这也是我的一点点心意,你可别嫌弃。”张洋同样上前,给了乔小小一个手链,同样是价值不菲。

布衣神相粤语

布衣神相粤语第二集

男人说着带她去一个地方,手下却没有客气,抓着方晴手臂的手紧紧的。

“我跟你去,你先放手好吗?”方晴蹙眉道。

男人并没有理睬,步伐依旧稳健。

方晴也就不说话了。

随着男人走了一段路,眼前出现昏黄的灯光,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有座房子。

走到门前,那人冲里面恭敬道,“人请来了。”

请?

方晴严重怀疑这个‘请’字,她这是请人吗?

不过他也好奇是谁把他弄到这里来。

身子被推了一把,方晴向前一个趔趄,堪堪稳住脚步,入目便见一个中年男人在看着他。

这个男人很面生。

“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把她‘请’过来,方晴可不认为是什么好事,更加不会认为这是个好人。

她不动声色,心里却很是警惕。

中年男人目光灼灼盯着她,眼神里的打量很是明显。

“你叫方晴?”

知道还问!

不过方晴还是点点头,这种事情抵赖也没有用,对方能问他能把他抓到这里来,显然已经很清楚她的身份。

“知道我找你来有什么事情吗?”对方再问。

方晴就拧了眉头,这人不是明知故问就是问些没营养的废话,但现在她的人已经在人家手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也不敢太过放肆。

“不知道,还请明示。”

她这副不卑不亢的样子,倒是让对方有了丝兴趣,嘴角也露出一丝笑容,不过这笑容在方晴看来,却显得有那么一丝恶意。

“不知您叫人把我‘请’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方晴着得咬着请这个字,一方面表达一丝不满,也算是隐隐示弱的意思。

对方一笑,“自然是有事想跟杨太太说。”

方晴从开始就有些怀疑这事儿跟杨家有关,现在听到这个杨太太,觉得自己可能真相了。

她审视一下对面的人,暗暗猜测他的身份,这会儿和杨家或者说跟杨奕有过节的,怕就是那杜家了吧!

方晴没说话,等着对方开口。

即然把她弄到这里来,定然不可能就这样晾着。

果然,对方没再铺垫,直接说了他的目的,“想必杨太太知道杜家吧!”

果然是杜家。

方晴点点头,“听说过。”

她没有露出惊讶或者疑惑的表情,面色一片淡然,倒是让人有些不透她的想法。

杜宏扫了她一眼,心中正视了方晴几分。

“我就跟杨太太直说了吧,这次请杨太太过来,是希望杨太太能劝劝杨奕,只要他答应不再追究这事,什么条件杜家都可以答应。”

杜宏笑笑,“听闻杨太太开了家服装店,这次回京的目的,想必就是为了店里的事吧,杜家在这方面也算是有些人脉...”

他的意思相当明显,只要方晴答应让杨奕不再追查,杜家愿意出手帮她把生意做大。

可是...

方晴神情奇怪,对方即然查到她的身份,定然知道她是林章的女儿。

她如果想要人帮忙,何必舍着林章不用,反正答应他这样的条件?

不过奇怪归奇怪,这些话方晴却不会说,对方虽是言语间客气,但做出的事情,似乎却并不是如此。

她毫不怀疑,她不答应,对方会做出事情来。

再怎么样,她还是要顾忌自己的人身安全。

方晴也笑了,“杜先生,杨奕的事情我并不清楚,他也从来不会跟我说部队的事。”

言下之意,是不答应了?

杜宏脸色微变。

却听方晴继续道:“如果说让我劝,倒不是不成,但是我不敢保证是不是真的能够成功。”

方晴心下想稳住对方,在这方面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看着方晴脸上的笑有些夸张。

“杨太太答应就好,不过要委屈杨太太几天了。”

方晴听着这话,本能的觉得不对,却见那男人拿出个手机来。

看到那手机的样式,在看上面挂着的吊坠,那是她的手机啊!

这会儿方晴明白了,原来之前撞她,趁机拿走她手机的人,竟是他的人。

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

男人把手机打开,按了几下,然后转过来在方晴的眼前,“杨奕是这个号码吗?”

方晴看着他没说话。

杜宏就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传来杨奕的声音,方晴想出声,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她一出声,万一让杨奕慌了神儿,那就不好了。

不过她不说,杜宏却是开了口。

“杨营长吧!”

“你是谁?”杨奕微愣,声音也变得冷冰冰。

杜宏便道:“我是谁不重要,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您太太在我这里作客,希望您来接一下,顺便带些东西过来。”

“什么东西?”杨奕听出他话里的意思,隔着话筒都能感觉到那股寒意。

杜宏却丝毫不显,反而还笑出声来。

“杨营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好,我给您提个醒儿,杨太太已经跟杜家和解了。”

杜家...

话筒对面的杨奕紧紧握着手机,眼神阴鸷,“她人呢?”

“你想听听她声音?”

杜宏笑看着方晴,把手机放到离方晴眼前不远处,而方晴身后那人,也往前走了两步。

方晴本能的感觉到了威胁。

她心里明白什么意思,也没有惊慌,只是道:“阿奕,是我,别担心,我没事。”

她想着怎么给杨奕尽量多的信息,但是杜宏及时收回了手机。

“听到了吧,她真的是在作客。”

挂掉电话,杜宏看向方晴,“委屈杨太太在这里留上几日,待杨营长来亲自接你。”

话说的好听,还不是拿她当人质,方晴面色不太好看,但也无法拒绝。

方晴被关到了一间房间里,屋子里东西很齐全,装修也不错,如果不是被强迫,其实住在这里也不错。

应该可以说,在被挟持的人里,她这待遇算是极高了吧!

还真是‘作客‘呢!

方晴坐在床上,轻嗤一声,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静悄悄的,再悄悄看了眼窗外,黑乎乎的,也看不清。

方晴直接钻到了被窝里,轻轻勾起了嘴角。

“哼,真当我没法子呢!”

布衣神相粤语

布衣神相粤语第三集

当楼雅君狠话放出口,千亦兰失势,在府中苦难的日子彻底开始。

第二天一大早,华嬷嬷就带着人前来水兰阁,看着紧闭的房门,脸色冷了冷,大清早的居然还在睡觉!直接推门进去,屋子里的画儿惊叫一声,怒道:“华嬷嬷,我们公子还在睡觉,谁准你进来的?”

华嬷嬷这人为人呆板,最讨厌的便是不懂规矩的人,当下给画儿难堪:“奴是前来执行王爷交代的事情,都日上三竿了还在睡觉,真当你家公子还是以前的侧君不成?现在不过与奴同等身份而已,就要认清自己的身份,赶紧起来去浣衣局洗衣服!已经堆了很多了!”

躺在床上的千亦兰在华嬷嬷破门而入的那刻,就被吵醒了,听到那句与奴同等身份,拳头紧了紧,眼中满是怒火,噌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平时清澈的眼眸凌厉起来扫向华嬷嬷:“谁与你等****同等身份?本公子乃侯爷之子,身份尊贵,岂是你们能比的!”

华嬷嬷愣了愣,平时这千侧君温温润润的躲在水兰阁,是以对他并不是很了解,没想到这发起怒来还真有几分气势,不愧是大家闺秀,也不示弱的回道:“只要千侧君还在王府一天,就要听从王爷的,遵从王府的规矩。”说完挥手,“来人,请千侧君去浣衣局。”

跟在华嬷嬷身后两个人听话的上前,画儿和琴儿两人拦在床榻边不准她们碰千亦兰,那两个女子长的硕壮,一看就是经常跟着华嬷嬷干事儿的,直接推开画儿和琴儿,拉起床上还穿着单薄衣衫的千亦兰架起他的胳膊拖到华嬷嬷面前。

千亦兰猛烈的挣扎:“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没说不去,我昨夜感了伤寒便多睡了一会,我好歹也是侧君,你们对我也太不尊敬了!”双眼发红,情绪激动,使劲挣扎奈何还是被两个女人架的死死的。

华嬷嬷冷笑:“既然千侧君起迟了,那这衣服不穿也罢,带走!”不顾脸色惨白的千亦兰,架着他的胳膊直接朝浣衣局走去。

千亦兰失宠被处置到浣衣局洗衣服,一夜情整个王府的人都知道了,宅院里的仆人看到往日高高在上的千侧君今日衣衫狼狈的被两个下人架着胳膊朝浣衣局走,一时间都交头细语议论了起来。

“快看啊,那个就是嫁给王爷两年的千侧君呢,今日好狼狈啊。”

“听他院子里以前的下人说他这人脾气怪异,孤僻,从不和任何人接触呢。”

“照我说啊,就是活该,千机国的世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在王府就得听咱们王爷的。”

“就是就是,不过他外衣都没穿似乎是刚刚被华嬷嬷从被子里抓起来的,哎,丢死人了。”

“听说屏侧君这次失踪是跟千侧君有关系,惹怒了王爷,所以才被罢到浣衣局的。”

“真的假的?”

“嘘····这事不能说。”

几个议论的下人说道禁忌处压低了声音,四处看了看,便散了。

然后刚刚从走廊走过的华嬷嬷转过角落的时候并没有离去,而是让人停下,几个下人的议论全部听了进去,千亦兰也全部听到了,特别是最后那句屏侧君失踪惹怒了王爷才惩罚自己的,心都揪痛了起来,昨晚半夜她对自己突然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华嬷嬷将千亦兰的表情全部看在眼中,吩咐众人继续走。

来到浣衣局,两个女人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千亦兰丢到一个装满衣服的大木盆面前,华嬷嬷冷漠的看着他道:“今日这盆子里的衣服全部洗完,然后凉到竹竿上。”

千亦兰瞪大眼,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大木盆的衣服,头皮发麻:“你不会让我今天把盆子里的衣服全部洗完吧?”

“不错,而且必须全部洗完!”华嬷嬷冷酷的话彻底破灭了千亦兰最后一丝希望,“什么时候洗完了就可以回去休息了,而且不准旁人帮你洗,不然加倍!”

华嬷嬷走后,琴儿画儿连忙上前扶起千亦兰,担忧道:“公子你没事吧,要不还是奴才们帮你洗,你在旁边把风,有人来了提前说一声就行。”

千亦兰目光怔怔的看着盆子里的衣服,没有理会画儿,手伸入了水中,冰凉的温度让他的全身似乎都冷了起来,冷的牙齿都打颤,戚戚然:“我以为昨晚的话她只是想要吓唬吓唬我而已,所以今早才睡懒觉,直到现在这一刻我才彻底的明白,原来一切都不是梦,是真的!”

画儿琴儿彼此对视一眼,有些不知如何安慰他,听的人都莫名的心酸,公子,你始终把王爷想的太仁慈了。

千亦兰仿若被人遗忘了一般,丢在浣衣局的一间破院子里洗着衣服,京都流言碎语却闹得满城风雨。

都说昨夜斩王和三皇女在青楼为花魁大伤和气,争执不休,谁也不相让,更有人说那花魁就是斩王的屏侧君,可谁知戴上面纱一会再次揭下面纱的时候脸就浮肿不堪全变了。

那花魁到现在都是一个谜,谁也猜不出他到底是谁,都在议论纷纷讨论着。

这些话自然也传到皇宫,女皇耳中了,不一会口谕便送到了王府。

孟瑶穿着一袭藏青色衣裳,身姿挺拔站在大厅中,见楼雅君前来,上前微微一笑道:“臣奉女皇之命,前来请王爷到宫里走一趟。”

楼雅君今日穿的深紫色衣服,体态修长,一头青丝用紫玉冠束起,五官分明,气质沉淀,尊贵不凡:“母皇有什么事派人通知一声便是,何必劳烦孟大人亲自走一趟。”面上平静,心中却较量了起来,既然母皇派孟瑶前来府中打探,那肯定也听到了外面的风言风语。

孟瑶舒朗一笑:“非也非也,女皇陛下关心王爷,知道王爷大病初愈,所以才派臣亲自前来,如今见王爷气色红润,相信女皇陛下也安心了。”

楼雅君挑眉,也不点破,接着道:“既然如此,那本王就进宫一趟吧,确实许些日子没见到母皇了。”

“王爷请。”孟瑶微微弯腰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楼雅君点点头走旁走过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