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探2022

  • 主演:臧晋/田璐/吕宁/范艳
  • 导演:臧晋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洪港市公安局刑警队长陈瀚,带领刑警队干警侦查佳士医药销售经理路东被人谋杀一案。即使遭遇万般困难,他们依然排除万难,不仅查出了谋杀路东的凶手,更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挖出了天庆药业为牟取暴利进行非法试药的重大罪行。

真探2022第一集

赑屃并没有就此离开石洞,而是在外面布下几层禁制,擎出禅定的小人放在空中,自已找块石头倒头便睡。

却说方奇并不知道自已的还有个绰号叫“佛童”,在黑雾包裹上他的身体时便已经失去知觉,至于后面如果成了禅定的姿势鬼才知道。只是觉得从屏息到难受再到失去知觉,好像走了很长一段路,这段路十分坎坷难行。

仿佛走过沙漠、冰川、雪原、戈壁滩,看过无数风景,也经历过很多苦难。衣衫褴褛冷热自知,脚磨烂了全身流脓腐烂臭不可闻。走进镇子却是好像穿越到了古代,托着钵盂到处乞讨,人们避之不及。恶犬追逐孩童扔石头,困乏了就找个朝阳山坡倒下睡觉,与其他要饭的乞丐扪虱而谈其乐融融。

方奇想不通自已为什么会变成个面目可憎的秃头生癞的要饭和尚,在这个世界上,他根本不会神码医术,更不会打架,就连小孩子扔石头也躲不开,石头砸中癞疮便会头破血流,让他痛不欲生地惨叫不止。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一直往西走,去西方是干什么,只是有个念头支撑着他要往西边走,因为西边才是他的极乐世界。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往西走,终于有一日来到一座大雪山前,雪山巍峨高耸高不可攀。但是他仍然裹紧了破烂的衣服一直朝上面爬去。

不知道爬了几年几月几日,他终于爬上高山之巅。但此时他瘦的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山顶上狂风怒吼雪大如席,凭着胸口仍然还有的一丝丝热气,方奇在雪上爬行。

爬了记不清多少天,身上的脓疮早已皮开肉绽,他爬过的雪地上留下腐烂的肉块,但他仍然有一身白骨,这身白骨爬一路骨头架子也纷纷散落,最后他只剩下颗光洁的头颅。手臂已经断了,只靠着这颗头颅无论如何也爬不多远。方奇遗憾地看着那个方向,脑子里还在想:我特么要变成施大爷一样的机器人了?有人在我脑壳里装了个代码,反正就是往那地方爬,现在只剩下颗头骨,再也无法爬过去了。谁特么这么坑爹,为什么不让偶坐飞机?让偶开车也不用这般吃苦了吧。

正胡思乱想间,雪雾中出现个人影,那人来到头颅跟前,弯腰捡起头颅自言自语道:“这个脑壳真不错,做个酒碗肯定很好看!”

方奇气的吐血,你妹的,老子辛辛苦苦爬了这么远,竟然给你做个酒碗,还有点天理木有啊?!

可是他也只能在脑壳里白想罢了,既不能说话抗议,又无法挣扎,任由那人拿回庙里焚香把他的灵魂召引出来装进瓶子里。

他虽然呆在瓶子里,可是脑壳里发生了啥事还是知道的,只见那人拿把大斧子撬开他的天灵盖,往外一倒,里面的人脑好像豆腐般完整地落进盘子里。

那人拿出个银勺切开脑子送进嘴里,边吃边赞叹道:“味道不错!”

方奇只觉得魂体撕裂般的疼痛,身子一重从半空中掉下来跌倒在地上,他一跌在地上身体立马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懵逼了半天,心道:这是什么地方?前面打呼噜的就是吃掉我脑子的家伙?呸,看老子捶不死你丫的!

纵身跳起来扑到赑屃身上就是几记老拳,把赑屃给揍的嗷嗷怪叫,一翻身把他拨拉滚到地上:“卧槽,你小子疯了是吧!”揉搓着痛处怪眼乱翻,无缘无故挨了揍,不生气才怪。

“昂,贝贝?”方奇一骨碌身从地上爬起来看看手脚,好好的,没有烂疮也没有流脓,更不是甚么白骨。“这是肿么回事,我做梦了?”

“做你的大头梦!”施贝贝童鞋没好气道,“你还能记得你是怎么了?”

方奇挠挠头,“我跟蛇蝠打架,最后没能打过它,后来给陷在黑水里了……再后来我变成个癞头和尚到处要饭,还爬上个雪山,最后被个人把我脑壳挖下来做个酒碗……醒了。”

“哦!”施贝贝吓了一跳,“你的前世这么苦逼?好可怜!”

“呃,”方奇无语,这特么真够苦逼的,“难道我前世是个癞痢和尚?妈蛋,不怪我这一世长的如此玉树临风人见人爱,上帝说他给你打开一扇门,肯定会给你关上一扇窗,知道为什么吗?”

赑屃直摇头,“吉布岛!别给我整这些道道,咱们下山吧。”

“要做个勤学好问的人嘛,我可以告诉你,因为上帝怕你受串堂风,会染风寒的,傻鸟。”说罢嘎嘎大笑。

“滚!”施贝贝恼火地怪眼一翻,“回去请我吃大肉!”转身出了洞子。

方奇跟着来到洞外,站在赑屃身后往下一瞅就傻眼了,“卧槽,你大爷的,没事你背我跑这儿来干嘛?想寻死觅活也不用跑这么远吧,摸电门咬舌头上吊吃毒奶粉,哪样也能让你死二十遍的。”

赑屃一脑门全是黑线,“再骂我大爷,我掐死你!”

方奇忙朝旁边一跳,陪笑道:“哈哈,口误口误,我寻思着你要想自杀……你不会真不想活了吧,临死还要拉个垫背的?我冤枉啊。”

施贝贝童鞋凶相毕露,一把揪住方奇往背后一箍纵身跳下崖去,方奇只觉得耳朵边风声呼呼直响,吓的一闭眼:“卖糕的,果然临死也要拖上我,你妹你大爷!”蓦然想到这厮在绝壁寺下面练跳高的事,忙闭上嘴巴。

可还是晚了,施贝贝童鞋离地面还有十几丈高之时,大手一掐他的脚脖子抡了半个圆形扔出去,他扔的比跳下来速度可要快的多,方奇只觉得两耳生风呼呼直响,人在半空中还逗比地叫了声:“麻麻的!”在空中翻了几十个滚,想踩刹车就没法刹住,卧槽,刹车也有失灵的时候。

幸好在即将撞到大树时念了个“临”字咒,身子瞬移到地上,方奇已经做好降落的姿势,但是强大的惯性仍然拖着他在地上滑行了好远。

他刚刚落稳,摆个无比酷炫的POS,赑屃就三蹦两纵奔过来便是一拳。

真探2022

真探2022第二集

这时候,楚望仙双眸掠过决绝之色,他已经有了决断,楚望仙听到的声音正在呼唤着他。

这星辰古墓之中传来的声音,让楚望仙心脏砰砰狂跳,他甚至怀疑,这是星空大帝的声音。

就算前面是陷阱,甚至这声音是引诱他的诱饵,楚望仙现在也顾不得了。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他就是这条鱼。

这一刻,楚望仙狂吸一口气,全身砰砰作响脚步一踏,化为闪电瞬息闪现,如同流星划过一道幻影,冲进一面镜面之中。

“不好。”

正在交锋的魔祖高呼不好。

这两人明白,楚望仙身上有大秘密,甚至是星辰古墓的钥匙,绝不能让他擅自行动。

轰!

楚望仙的身后,魔祖瞬息跟上,万魔也不遑多让。错愕中,风族五帝等人,也迅速跟上。

数道光芒掠过。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奇怪!怎么会这样?我又回到了原点?”楚望仙冲进镜面之中,却发现面前又是无数镜面,他好像回到了原点。

“风燧人,你别急,掉进陷阱,要一步步来。”

“哈哈,究竟谁才是骗子,风燧人,你若信他,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楚望仙没有理会两人的劝道,他性子本就如此,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随即其脚步一踏继续冲出,这一下万魔和魔祖都眉头紧蹙,纷纷变色。

哗啦——哗啦——

风声赫赫,楚望仙回头一看,一道树枝蔓藤如同木龙,从身后冲来,在木龙之旁,还有一道黑色的魔手,同样抓来。

“哼!”

楚望仙闷哼一声,图穷匕首见,他也顾不得了。

一枚白色的符文被楚望仙捏在手中,右手一划,猛的一拍。

这是太上老君炼制的,以雷火和浑沌之力炼制了千年的最强符文,一气三清符。

白符炸开,现出三团力量,雷霆、火焰、浑沌,三团力量纠缠在一起,互相猛烈撞击着,最后猛的炸开。

三种力量爆炸,撕裂天空,无数镜面甚至炸的粉碎,化为更加细微的镜面碎片。

但楚望仙顺利阻碍了万魔和魔祖的追赶,他脚步虚空一踏,似穿透云霄的神光,循着声音,冲入了一道镜面之中。

嗡嗡嗡!

狂风掠过耳边,摆脱了两魔追赶的楚望仙,眼眸一晃,猛的踏步停下。

这一次,映入眼眸中的竟然不是镜面世界,而是虚空之中的一座山峰,这山峰煌煌如日,在金光之中,更有一座神宫。

云中山,山中宫,里面会有什么?

踏!

怀着疑惑并且迫不及待的楚望仙,提身落在其中。

呼吸一口,灵气竟然浓到令人窒息。

这神宫寂静无人,不知年月的久远,更充满了古老之意。

抬头一看,心神一凛,数百米高的各种各样面目或威严、或可怖,甚至完全是怪兽模样的雕像,立于两旁。

这些应该是星空大帝麾下的宇宙之神。

即便隔了无数年,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无穷威力。仅仅是雕像便有如此可怕的实力,可以想象这些活着的神,有多强。

走入神宫之中,楚望仙立即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撕扯着,拖入其中。

伴随着闷哼声,楚望仙摔倒在地。

躺在地上睁开眼,楚望仙猛的看见一双眼睛正瞪着他。哗啦一声站起,那双眼睛的主人,也从半蹲站起。

这眼眸竟然是白眸。

“你是谁?”楚望仙全神戒备,若有一个词形容眼前的人,那就是冰冷。

“我是这里的主人!”这答案让楚望仙心悸,猛的一颤。

“你是星空大帝?”

对面的白眸强者笑了笑,摇了摇头。

“是你在喊我?”

对面的白眸强者笑了笑,点了点头。

“那你究竟喊我做什么?”

这次白眸强者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我一直在等你。”

“难道你是……这座星辰古墓的看守者?”楚望仙喉咙阻塞,欲言又止,不断打量着。他觉得这个答案,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白眸强者没有回答,反而是双手一张,

“两个选择,你选择魔道,还是圣道。”

楚望仙奇怪,沉默一阵,坦然答道:“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说!”

“如果是我,可能选择魔道,百舸争流,必争第一,若我选择圣道,是与世无争,不过是虚假之言。现在的我不想被各种愤怒、仇恨、悲伤情绪所左右,我希望有第三条道路。”

“第三条道路!”白眸强者喃喃自语,最后摇头,“这个世上没有第三条道路。”

楚望仙不信,“肯定是有的,这个世界,不可能是非黑即白,总有不同的道路,你肯定与星空大帝有关,我不太明白,为何星空大帝借助魔道拥有掌控宇宙之力,为何还要斩魔。”

“你说呢?”白眸强者出乎楚望仙的意料,竟然反问。

楚望仙心中一喜,既然肯反问,就肯定有答案。

“我想,你也许能给我答案。”

“哈哈,好!你很聪明。如果你选择魔道,你会让人失望,若你是选择圣道,我会留你在这里陪我,你要选择第三条道路,那就看看把,究竟有没有第三条道路。”白眸强者哈哈大笑,右手提着楚望仙,一步跃出,这一步仿若跃入星空之中。

“看见了吗?”

凉飕飕的冷气划过,楚望仙点点头,他看见漫天星辰,宛如夜空之中亿万颗星辰闪烁,不少星辰的光芒不亚于月光。

可转瞬之间,一片片的星光黯淡,宇宙之中,大片大片的地区化为深邃的黑暗。

“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毁灭,无尽的毁灭,在星空大帝之前,还有很多宇宙大帝,他们在宇宙之中互相战斗,导致无数星辰的毁灭,这就是魔道,魔道的最后,就是整个宇宙的毁灭,你对这有什么看法。”

说道此刻,楚望仙瞬息间明白了。

人间有所谓末法时代,难道宇宙也走到了末法时代?

这人在考自己。

想了想,楚望仙换了个口吻,同样反问道:“你告诉我的目的是什么?我区区微不足道的人,甚至没有踏入宇宙星空之中的人,难道有什么办法,能扭转这最终的毁灭。再说毁灭不一定是坏事,这个宇宙毁灭了,也许是下个宇宙诞生的起点。”

真探2022

真探2022第三集

可惜,叶柠可不是原主,听她这么简单的一面之词。

见叶柠在那笑笑不说话,她只能想,这个叶柠,也太软弱了,竟然连保密都不敢教训吗。

“叶柠,你也不管的吗?”

叶柠说,“有专门的部门去管,慕家是有保洁组的。”

“那,那可不行啊,哎呀,还是说,慕夜黎都没给你这种权利啊,你连个保姆都管不了吗?”

叶柠还没说什么,原丽道,“哎,叶柠啊,我都做过保姆的,这些特别好做,不然,你让我来啊,我帮你看着他们。”

叶柠看着她,“这个我可说的不算。”

原丽说,“怎么就不算了呢,你就这么跟你老公说嘛,你看看你,什么都不争取,难怪你在这个家地位这么低,你就是要一点一点的往上爬的吗,先从控制住这些佣人开始啊,对不对,你考虑一下我的意见,我毕竟才是这里,唯一一个站在你这边的人,你看看这些佣人……哎,对了,叶柠,这些佣人工资多少呢啊到底。”

叶柠边听着,边喝着水说,“不知道啊,我没问过。”

原丽当即夸张的凑了过来,“你知道吗,他们工资估计这好几万呢,真的,一个保姆,工资哪有这么贵的!”

叶柠耸肩。

在慕家,任何一个人,都不是没理由的在用的。

慕家可不养闲人。

原丽说,“那你说,我还在那个公司做电脑前有什么意思吗,你不如让我到这里来做啊。”

一个月几万……

而且,她做过保姆她知道,保姆油水也很大的。

这些大户人家,很多……钱都随便乱放。

没事看到了收起来了,人家都不知道。

吃的随便吃,喝的随便喝。

拿走了,他们都不晓得。

而且,慕家这么多佣人,比在那个公司容易偷懒多了。

更何况……

工资还这么高。

原丽打着算盘的时候,叶柠已经直接站了起来,“不行啊,这个是我管不了的呢,而且,这边佣人还是很严格的呢。”

原丽一下子皱眉生气了起来,“叶柠,话不是这么说的。”

叶柠说,“慕家的佣人都是有自己的渠道的,经过很长时间的培训才能进来。”

原丽道,“你什么意思,我没这个资格进来吗?”

原丽看着叶柠那不冷不热的脸,忽然变了个脸色,一脸嗤笑的说,“叶柠,怎么,我觉得,你现在变得我都有点不认识你了,你什么意思,现在你厉害了,觉得我是来巴结你来了是吗?”

叶柠歪着头看着她,“怎么忽然这么说呢。”

原丽说,“你是觉得,我是想要靠着你了,所以你就懒得理我了是吗?说实在的,我是没你的运气好,也没你有钱,你不会是觉得,这种生活习惯了,你就高高在上了,我配不上当你朋友了吧。”

叶柠笑着摊手,“我可没这么说过。”

原丽越说越是激动的样子,“你看看,你家里有这种好的工作,你把我给安排到公司里,工资才那么点,你就是想随便找个东西来打发我是吗?”

叶柠晓得,有些人,就是不懂得感恩的,比如原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