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在コ字型

  • 主演:中村友理,浅香航大,小园凌央,藤井武美,北香那,竹财辉之助,堀部圭亮,下条阿童木
  • 导演:久万真路,岩渊崇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0
改编自加藤ジャンプ与土山茂漫画作品。以コ字型吧台的小酒馆为舞台的独特美食恋爱剧,通过客人和老间的互动而道出各式各样的故事。广告代理店“Shuee project”的职员?吉冈とり(浅香航大),每天忙碌地往返于公司和家,过着黑白的日子,在意料不到的状况而再遇到憧憬已久的惠子学姐(中村友理),大学时代在学姐推荐下,悄悄打开酒馆的门,一开始虽然有些困惑,但随着黄汤下肚,被菜色所感动,和老板主、客人一起在逐渐融洽的氛围下,沉醉于コ字型魅力之中,那里是至今为止都不曾体会过的宽广的乐园。

今晚在コ字型第一集

第1841章 容黎后记29

武松杀嫂也是好看的,武松杀嫂不是不好看。

但当文清公主看到潘金莲的假脑袋,咕噜噜的在舞台上打转,满舞台都是洒满的鸡血时,她真的没办法强迫自己,像别人一样,站起来鼓掌吆喝。

从戏园子出来,容黎还意犹未尽,说要带文清公主去馆子吃饭。

文清公主现在满脑子都是潘金莲的头,人还有点失神,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就被带走了。

酒楼包厢,文清公主木讷的看着容黎拿了十几根蜡烛,点了一圈,摆在桌子上。

她憋了半天,还是问了:“不是有灯笼吗,为什么要点这么多蜡烛?”

容黎道:“据说有情调。”

文清公主:“???”

点了这么多蜡烛,到底有没有情调不知道,熏眼睛是真的,文清公主刚吃了一口肉丁,就被烟熏火燎得,拼命掉眼泪。

她一边拿手绢擦眼泪,一边还得避着蜡烛的烟势,整个人左动右动,坐立难安。

容黎见此,总算吹熄了几根,问她:“好点了吗?”

文清公主快感动哭了,忙点头:“好多了,好多了。”但手还在揉眼睛。

容黎走过去,弯腰抬起她的下巴,让她仰面。

他拿过她的手绢,替她擦了擦眼角,又用拇指,滑过她的眼睑,轻轻替她按压眼部的穴道。

文清公主整个过程都涨红着脸。

等按得差不多了,他才起身,问:“怎么样?”

文清公主将眼睛睁开,害羞的点头:“……嗯,好了……”

容黎坐回去,两人继续用餐。

吃完饭,容黎又说逛个街。

文清公主自然同意,她本身就想看看青云国的民风民情,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有机会,自然巴不得。

二人找了一条较为热闹的街市,细细的从街头逛到街尾,结束时,两人都有所斩获,容黎买了几株山草药,文清公主买了一框蔬菜瓜果。

容黎记得她娘说,逛街是要买衣服,配饰,但买菜应该也差不多,他觉得没什么差。

文清公主不会做饭,买这些菜果,一来因为蔬菜的确水灵个头大,二来,是因为容黎说,那位卖菜的老人家,身上至少有七八种老人病,她就想让老人家至少今日,能早点收工回家。

容黎路过清乐堂时,便命人将菜果送回别馆,他带着文清公主,还没约会够。

经过一日的相处,文清公主已经没那么怕容黎了,偶尔还会与他调笑两句。

容夜与她哥碰上时,就看到她哥,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正一脸温柔的,在给一个蒙着面纱的陌生姑娘理头发。

容夜还以为自己瞎了,埋头就开始揉眼睛。

与容夜一起的,是一位中年副官,他也看到了容黎,顿时惊奇:“小夜,那不是你哥吗?”

容夜终于相信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了。

出外办公几个月,容夜今日回来,是有正经事的。

一直追捕的贼匪逃窜入京,据悉会途径京都,北上前往中州与其头目汇合。

他们一整支分队,跟着贼匪回京,但他们不能回镇格门,也不能回家,待贼匪一走,他们也要走,直到将整个作案团伙抓获,案情完结,他们才有机会喘息。

看到哥哥,容夜也没想上去打招呼,她的同僚倒是觉得她是小姑娘,出外几个月,应该会想家,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去与亲人见一面。

但容夜十分分得清主次,她摇头,表示不用见面,转身就与同僚一道走了。

容夜他们埋伏在贼匪暂居的客栈外,这是一条闹市,今日又是赶集日,街外人来人往,他们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一个错眼都不能允许,否则很可能忙了几个月的线索,就要在此中断。

那贼匪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出了客栈,想就近买一点干粮,赶路好用。

容夜与小分队里一位与她同期招入的青年,尾随跟踪。

容夜为方便行动,穿的是男装,与青年走走停停,始终盯着那贼匪。

贼匪买够了东西,打算回客栈。

哪知他一转头,正好与容夜和那青年六目相对。

贼匪眼睛瞪成铜铃大。

容夜也有些惊慌,她心跳快了一拍,但还是极快的反应过来,不耐烦的对贼匪道:“让开点。”

贼匪先是看着她,又看向她身边的青年,随即,抱紧自己的包袱,头也不回的往客站跑去。

这个时候容夜与青年不敢再追的,再追不就告诉贼匪,他已经被盯上了吗?

索性附近还有其他同伴,见他们露了脸,便自觉替补上去。

容夜与那青年故意绕了几圈,才绕回客栈门口,想与大部队汇合。

哪知走近了,却看到客栈里头,那贼匪竟然在与人争吵。

容夜定睛一看,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与贼匪争吵的,不正是她哥吗?

她哥旁边,还站着方才见过的那个蒙着面纱的陌生女子。

容夜忙问副官:“怎么回事?”

副官也面色凝重,显然也没想到事情会在这里出现纰漏。

容夜握了握拳,坚决不能让她哥捣乱,破坏原定计划,她打算进去,把他哥强行带走。

哪知她还没进去,她哥身边的面纱女子就走了出来,对方直直的走向她,明显是有备而来。

“请问……”文清公主走到容夜面前,却是看向她身边的青年:“你知道哪里有医馆吗?”

她说着,伸出自己的手,左手食指上,正在流血。

青年愣了一下,显然没反应过来对方是冲着自己,他看向容夜,与容夜面面相觑。

容夜皱着眉开口:“你……”

文清公主恰好此时取下自己的面纱,出色的容貌,映入二人眼帘。

“好疼啊……”她低眸,可怜兮兮的说。

容夜只觉得骨头都快酥了,她抓了抓自己的脖子,烦躁的对青年道:“你带她去医馆吧。”

青年似有犹疑,文清公主已经高兴的望着那青年,等着他引路。

青年又看了眼客栈里面。

文清公主便主动抬起手,握住青年的手腕,道:“走吧。”

青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葱白玉指,喉咙也有点痒,最终还是带着人走了。

哪知走了几步,他突然双膝一软,整个人跪倒在地。

意识到自己中了软筋散,他猛地抬头,条件反射的去抓文清公主。

可却连手都抬不起。

文清公主这时已经退到了容夜背后。

客栈里,容黎也走了出来,他盯着文清公主,表情十分不善,上前,就把她手抓过来,用自己的袖子,狠狠的擦个不停。

容夜人都快傻了,急问:“哥,你这是干嘛?”

容黎有了撒气的途径,一伸手指,戳向妹妹的脑门,骂道:“岗前培训喂狗了?带你的人是谁?这次任务谁统筹的?爹不在,我不在,你们就是这么混日子的?队伍里混进敌判,还什么都不知道,嫌自己死得不够快是不是?”

今晚在コ字型

今晚在コ字型第二集

林策恭敬地点头:“是的,母后。”

周筝筝然后看向周瑜恒,沉声道:“仲超昏迷不醒。国家大事多亏了你,弟弟。皇上年幼,需要你多加教诲才是。”

周瑜恒拱手:“臣弟敢不拼死效力。”

周筝筝伸手把茶盏接过,拿茶杯盖子拂了拂茶沫,道:“瑜恒,听说,李成基在家里摆了个中秋宴,很多大臣都过去参加了。出来之后,这些大臣们聚集的次数更多了。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李成基是林俊生的得力拥护者,这点臣弟早就知道了。他聚集大臣又能是什么好事呢?”周瑜恒眉毛一皱说道。

“弟弟,你的意思是……”周筝筝拿着的杯子放了下来,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有可能他们在谋划造反。”周瑜恒说。

周筝筝马上挥手叫退了宫女太监,说:“瑜恒,既然你已经知道他们会策划谋反,就应该先下手为强啊,把李成基抓起来。”

“现在抓不得。”周瑜恒摇摇头。

“为什么?难道你要等着他们先动手吗?”周筝筝不解。

“李成基胆敢如此地明目张胆做坏事,说明他的背后有人,我必须等他背后那个人露出马脚了,我再一网擒住他,要不然下手太快,太急,我深怕他背后的那个人会跑掉。”周瑜恒说,“请太后,皇上放心,我不会让他们阴谋得逞的。”

“有你和父亲在,真好。”周筝筝点点头。

没过多久,周筝筝去看似玉。

御花园里红叶飘飘。大樟树上,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公主啊,你可当心啊。”几个宫女在树下急急地跺着脚,“这树上那么危险,求您不要爬了行不行?”

树上露出一个俏皮的脑袋来,“爬树多好玩啊,你们懂什么?”

那是似玉在树上呢!

难怪宫女们提心吊胆,这树有多高啊,万一摔下来,似玉有个跌伤的,她们可是都要脑袋搬家的!

“公主啊。我们在这里给你接着讷。你小心点啊。”宫女们战战兢兢的自发排成一个圆圈,伸出手来围成一个“脸盆”。

“好吧,好吧,我掉下来啦,你们要接住我。”似玉公主一蹦,摔在了宫女们的怀里。

宫女们抱得紧紧的,哪个敢放松啊。

“似玉,你又在胡闹些什么?”周筝筝呵斥道。

虽然是在呵斥,可是从周筝筝嘴里说出来,总带了点江南的软如丝绒,听着就让人内心酥酥的。

“参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宫女们连忙下跪。

似玉长公主行礼:“女儿给母后请安。”

“都起来吧。”周筝筝说。

宫女们在一边服侍。

周筝筝摸了摸似玉的黑发辫,笑道:“往后不许淘气了,知道吗?爬树多危险啊,而且,你看大家怎么服侍你。多难伺候啊。”

“知道了,母后。”似玉长公主乖乖的说。

周筝筝点点头。

宫女们却吐舌头皱眉。

似玉长公主就是这样,在母亲面前可是最乖的,周筝筝说什么都是好的,知道了,可是周筝筝一走,立马就变了个样子。

不一会儿,有宫女报告说,似锦过来了。

“舅舅。”似玉一看到似锦就双眼放光,摇摇晃晃地跑过来,扑到了似锦的怀里。

似锦在似玉的额头上拿嘴唇轻轻碰了碰,似乎是在亲似玉,笑得合不拢嘴。那种快乐也只有当事人能懂。

“似玉你又长高个了!”似锦摸了摸似玉的脑袋。

“舅舅你也是啊!舅舅你什么时候长得更高一点,把我娶过去做你娘子好不好?”似玉捏着似锦的脸蛋儿,傻里傻气地说。

“好啊好啊,等我长大了,娶你做我的娘子。”似锦说。

“舅舅说话可要说话啊。”

“当然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嘛。”似锦拍拍自己的胸脯,好像个小大人一样地说。

宫女们都暗自发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都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娘子是可以随便乱叫的吗?

周筝筝听了,淡淡一笑,“似锦。”

“阿姐。”似锦这时才看到周筝筝,走过来行礼。

相对于周瑜恒,这个弟弟对周筝筝就显得生疏一些,也害怕一些。毕竟,似锦出生之时,周筝筝已经比较大了。

“弟弟最近温书温的怎么样了。”周筝筝问道。

似锦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显得很不自然:“怎么姐姐也和娘一样,总是喜欢问这个呢?”

“因为你是男孩子,而周家的男孩子从小就接受启蒙啊。我们希望你熟读诗书啊!”周筝筝说。

似锦拉着似玉的手说:“可是我要跟似玉玩。”

“对啊母后,舅舅来宫里就是特意要找我玩的。”似玉巴巴地求着。

周筝筝说:“那好,似玉,你跟舅舅玩的时候,不许淘气,知道吗?”

“知道了,母后。”似玉高兴极了。

两个孩子跑去玩了。

周筝筝看着,看着,叹了口气。

算起来,似锦比似玉还小几个月呢。

可是他们玩得如此亲密,一刻都不能分开。

“舅舅,我喜欢蝴蝶!”似玉大叫。

“给你。”似锦捉住蝴蝶。

似玉伸手要接,蝴蝶飞走了。

“我再抓一只给你。”似锦又扑向花海。

为了给似玉抓蝴蝶,似锦摔得全身脏兮兮的。

可是,似锦一点也不嫌脏,也不嫌累。

终于,似锦抓到了一只最好看的蝴蝶送到了似玉手里。

可把似玉开心坏了,“我要把这只蝴蝶关在笼子里,让它永远都不要飞走,就好像你永远都不要飞走一样。”

“我怎么会飞走呢?小丫头。”似锦刮了刮似玉的鼻子。

一个时辰后,似锦走了,似玉黯然神伤,坐在周筝筝怀里,看着天上的星星说:“如果舅舅在我身边,陪我数星星就好了。”

“你也知道是舅舅,身份有别。他不可能一辈子陪着你看星星的。”周筝筝说。

“为什么不可以?”似玉不高兴了。

那一夜,似玉总在梦中惊醒。

醒来就叫着:“舅舅不要走。不要走舅舅。”

然后就看着似锦为她抓的蝴蝶发呆。

今晚在コ字型

今晚在コ字型第三集

当看到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在画面上,还没有开始说话,顾青青心里就隐约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了。

还没等她拉上窗帘不听不看不想,那边瞌睡虫就开口了:“今天是七夕,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现场的活动。祝现场所有的单身青年都能找到幸福生活的另一半。也祝所有已经结婚,有男朋友女朋友的都能幸福长久。”

他说话的时候,苏念真就站在旁边不动,保持微笑。虽然一句话都没说过,但是她和冷斯城并肩而立,穿着打扮虽然不奢华,却也自然大方,一看就知道地位非凡。

他说什么今天晚上的奖励活动,下面的人都毫无反应,但是,他和身边的苏念真一起出现,倒是吸引了不少现场人群的惊呼。

尤其是最后一句:“将有九对幸运观众与我一起登上豪华游艇,和我的妻子一起畅游欧洲。”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旁边的苏念真,苏念真也转头看他,两个人和煦的笑了笑。就这一个笑容,什么都不需要多说,大家全都知道,这就是他一直藏着的,要订婚的妻子!

还没等现场反应,顾青青手机响了。她拿起一看,是她一直关注的冷斯城的微薄更新了。微薄的正面,就是他和苏念真相视一笑的画面。

那条微博只有这张配图,没有任何文字说明。非要说有,那就是一个标点符号“。”

这个句号,似乎是一个信号,告诉大家他已经找到了感情的终点。为自己过去所有的感情起伏,所有的不确定都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手机里照片的两个人笑的很和煦,抬头看,大屏幕上已经换了画面,不过因为这两个人的突然出现而激起的讨论声此起彼伏,一直不停。

“果然是你。你就是冷总的前妻吧?”

顾青青也听见了门被打开,高跟鞋的声音进来,接着是张颖特有的声线。

顾青青还站在窗户边,并没有回头,听到她的声音以后只是缓缓收起了手机,淡淡的说:“颖姐,我是什么身份,似乎并不影响我们工作吧。”

她早就知道,张颖上次和这次的反常行为,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但是这又怎么样,她问心无愧不说,而且张颖是冷斯城的第一任女伴,即使他们现在已经离婚,这也是她和冷斯城之间的第一个小三。她没找她麻烦就算她幸运了,现在怎么,还想站到她头上来?

“……更何况,我和冷斯城早就没关系了。”

张颖一开始接触顾青青的时候,只觉得她低调温和,做事认真,行事自有一番计较,并不像是一个小小的艺人接待。偶尔旭逸的人说,才知道她原本是公司高管,因为离职在即所以才来这里负责她的、

只是没想到,她原来是这个身份。

要说她最羡慕,也是最嫉妒的女人,那肯定就是她啊!冷斯城的第一任妻子,也是他最爱的女人。她曾经在脑海里想过无数次这个神秘的前妻是什么模样,没想到,会是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女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