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浅来了

  • 主演:波瑠,宫崎葵,升毅,寺岛忍,林与一,玉木宏,近藤正臣,风吹淳,柄本佑,辰巳琢郎,万田久子,山内圭哉,三宅弘城,野々すみ花
  • 导演:西谷真一,新田真三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5
《阿浅来了》讲述了京都富商的二女儿今井阿浅(波琉饰)在大阪创立矿碳公司、银行、生命保险公司等一系列活动,并竭尽全力设立日本第一所女子大学的故事。阿浅的人物原型是被称为明治时代女中豪杰的实业家广冈浅子。这是晨间剧故事首次从幕府末代拉开序幕,引发热议。同时出演的还有宫崎葵、寺岛忍、玉木宏等演员。   该剧将于2015年9月28日~2016年4月2日在NHK综合台播出,预计共计156集。

阿浅来了第一集

听到这话,我第一反应就是金老头耍我,他不想让我知道里面的秘密,可仔细观察之后,却发现他的表情又不像是骗我,让我一时间捉摸不定。

“难道真的一点秘密都没有吗?金老头,你可不要骗我。”

我不甘心,就直接看着他问一句,结果金老头一听,反而看着我反问。

“看你的样子,应该也对这东西了解一些,不如你先说说,然后我再帮你补充?”

这老头很狡猾,尤其是到了关键是,他更是把秘密藏起来不告诉我,虽然我可以再次开口,直接逼问他,但这样一来,我们刚刚建立起来的微妙信任就不复存在了,所以我不敢冒这个险,就打算把知道的一些消息说出来。

毕竟这东西也不是绝对的秘密,索性,我整理了一下就开口了。

“据我所知,这东西不是现在的产物,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东西,现在外面流传最多的消息就是集齐这东西,可以有奇迹出现,虽然暂时这个奇迹指的是死而复生,但在现在科学这么发达的情况下,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存在,所以我相信它应该有着别的作用,直接,或者间接的才造成了这种神话一样的传说。”

听到我的回答,金老头有些意外,尤其是我后面的解释笃定,更让他来了兴趣。

“哦?这么说来,你也对它研究了不少,而且如果我没猜错,你也一定四处打听了这消息吧,不然又怎么能笃定这东西不能死而复生?”

我有些意外,不仅仅是他的猜测,更是他这话里的意思。

“难道这东西真能有神话般的效果?”

我很期待,毕竟今天来找他,就是想得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可没想到他却摇了摇头。

“不能!”

我很郁闷,更是不爽的看着这老头。

可这老头似乎不介意,只是自顾自的解释:“刚刚你也说了,在如今科学这么发达的情况下,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神话故事,但这东西也的确神秘,更不是现在的科学手段能解释的了的,所以它仍旧被神话了,想必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我再次意外,不为别的,只因为他竟把我隐藏的话猜了出来,所以我就跟着点点头。

“你说的没错,当初我意外得到这东西,听到最多的就是神话的版本,当时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是真的,但后来我也确实找人确定了这一说法,死而复生是不可能的一件事,而且除了这个,当时我还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跟这个残玉根本的构造和材质有关系,据说里面有着一种特殊物质,只是现在碍于缺少研究材料和技术手段,目前还不能它能做什么,所以这东西到现在为止,仍旧是个迷。”

这一次,我没有隐瞒,一口气把秋冉爷爷的线索说出来。

虽然我敢肯定,秋爷爷也一定瞒了我什么,但他应该把大致的消息告诉了我,而且这是截止到目前为止,我得到最准确的消息了,所以说出来,也只是为了抛砖引玉,看看金老头这边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结果,当我说完,看向金老头的时,他如我所料的那样,没有任何意外,而是朝我点头。

“你说的没错,这里面的确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存在宝藏,甚至让人死而复生,毕竟这是有违科学的,基本上不可能存在,所以我敢肯定,你找的这个人应该也在这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不然他也不可能只看了一部分,就能断定里面的宝藏是什么,而且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告诉你这些的人应该姓秋吧?”

我很意外,毕竟这都能被他猜到,我自然没想到。

只是很快,当我想到这老头调查了我,肯定也调查了秋冉背景,所以我就跟着释然了。

“没错,这些就是秋教授告诉我的,他一辈子都在研究这稀奇古怪的玩意,所以对这个自然也研究了很久,只是就算是他,他也说不清里面到底存在着什么,能让这么多人去寻找,甚至不惜动用武力。”

金老头听到我的回答,有些异样,然后就跟着问我。

“你确定有很多人寻找?”

我愣了,因为很明显他这话不是这个意思,所以我就摇了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其实这点你也能感觉的到,外面大部分人寻找这个,大多是都是为了利益,因为真正明白这东西用处的人几乎没有,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不同的是,我要比别人了解的多一些,所以才会这么费心费力的去收集,并了解这东西。”

金老头把我心里想说的说了出来,因为外面的人的确什么都不懂,都被骗了,不过这里面有句话我却不认同,那就是在整个天河,绝对有人知道这里面的秘密,所以我想了想,就反驳一句。

“这秘密一定有人知道,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是第一个放出这消息的人。”

金老头再次露出意外,很显然,他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刚刚却没有告诉我。

现在见我直接说出来,他就跟着解释起来。

“你说的没错,这东西的确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而且这个人也一定跟前一阵子来我这偷东西的家伙有关系,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不是想引出别的东西,毕竟这东西需要完整的才能实现目的,但观察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他们的目的好像不止于此,不然,就凭你手里的这几块东西,估计你早就有性命之忧了。”

我有些意外,一来是因为金老头的猜测,二来则是他对那股神秘人势力的猜测。

虽然之前我也曾怀疑过这方面的事,但每次我都想不通他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比如我手里的东西,如果他们真的是想搜集剩余的, 那么在我得到第一块的时间,他们就该动手去抢了,可他们不但没有这么做,反而还帮助我得到其他的,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他们还有别的目的。

这目的我不知道是谁,但可以肯定,应该不是我,所以我就一直没有放在心上,今天被金老头这么一提醒,我就再次怀疑起了,并联想跟这东西有关的所有人,结果,当我想到一个人的时候,我就立刻怔住了。

阿浅来了

阿浅来了第二集

盛灵璟快速走过去,手里一个小瓶,打开,那股白烟被她收进了小瓶里。

她盖上了盖子。

石岩惊讶的看着盛灵璟,他刚才觉得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反应,手接触到那个衣服,一股子冷寒冒出来,后脊梁都发麻了。

他呆呆的看着盛灵璟。

“别怕。”盛灵璟对石岩道:“石管家,广陵街这个地方阴气重了点,偶尔有点人的三魂七魄飘来飘去的聚在这里也是正常的,收了即可。”

她把那个瓶子装在了兜里,再看向老头。

老爷子走了过来,一脸的急匆匆的,“盛小姐。”

“哎。”盛灵璟脆生的答应,看向他,笑着道:“衣服不用烧了,我要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老头欲言又止。

盛灵璟看向顾少皇,眼睛里都是笑意:“小叔,咱们走吧,大功告成。”

顾少皇很沉静,也不多问,只是对盛灵璟点点头。

他们一起往店门口走去。

“留步。”老爷子喊道。

盛灵璟微微的回转头,用之前老头看自己和顾少皇那种高深莫测的表情看着他,笑眯眯的问道:“老伯伯,您还有事?”

“盛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老头开口道。

盛灵璟早就预料到了,她笑着摇摇头:“不了,老伯伯,我该回去了,我弟弟身体不太好。”

老头一看盛灵璟急着走,完全不给面子,他再度上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盛小姐,你说的弟弟可是你养父的儿子?”

盛灵璟目光一沉,锐利的望着那个老头,道:“对,那是我风爸爸唯一的儿子,不是我亲弟弟,却胜似亲弟弟,我不会容许任何人,任何东西伤害他。”

老头又是一怔,“盛小姐,给我五分钟时间。”

盛灵璟犹豫了下,看向了顾少皇。

她是在征求顾少皇的意见。

顾少皇眸光一沉,冷声道:“不必了,我们走。”

他握着盛灵璟的手,往外走去。

老头急匆匆再度上前,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沉静。

“顾先生,盛小姐,你们都是善人,请留步,我只要占用盛小姐五分钟的时间。”老头再度着急的开口。

盛灵璟轻轻一笑,手指轻轻地挠了下顾少皇宽厚的掌心,示意他给点时间。

顾少皇目光一挑,有点不悦。

盛灵璟又对他眨巴下眼睛。

顾少皇这才道:“出来聊。”

盛灵璟点点头:“遵命。”

老头一听,也是松了口气。

他们四个人一起从里面出来,到了外面,顾少皇往前走了十几米,也只是十几米的距离。

石岩站在他旁边,警戒的看向这边。

盛灵璟面对着老者。

他叹了口气:“盛小姐,把你瓶子里的东西还给我吧。”

盛灵璟轻笑了一下,仿佛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一般,她轻轻一笑,道:“老伯伯,你这样说,看来是知道瓶子里的东西是什么了。”

老头面色一僵,有点白,更多的是难为情。

“盛小姐,实不相瞒,我对人家有过承诺,盛小姐给老朽一个面子,老朽欠你一个人情。”

阿浅来了

阿浅来了第三集

杜氏、慕容柔母女坐拥荣华富贵,还心狠手辣的掠夺他们兄妹的财产,真是贪得无厌,狼子野心,她和她们之间那点微薄的亲情,已经被她们母女糟蹋的一分不剩,她母亲嫁妆铺子里的东西,便宜谁也不能便宜了武安侯府的人。

“这……”掌柜们对望一眼,苦下了脸:“禀大小姐,卑职们每月都会派遣伙计前往武安侯府要账,可武安侯府一直敷衍,从不给钱……”

“是啊,大小姐,武安侯府的人非常狡猾,无论伙计们怎么说,他们都只有一句话,下月还钱……”

“等伙计们下月再去要账时,他们依旧往下个月推,推着推着,十年前的账就推到现在了……”

“卑职们也很苦恼,曾来请教过老夫人,老夫人说,都是自家人,账面上记清楚了即可,银子可以慢慢还……”

掌柜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响在耳边,慕容雪嘴角弯起一抹冰冷的笑:杜氏、慕容柔这是准备悄无声息的搬空沈氏的陪嫁铺子?真是野心勃勃,暗渡陈仓这一招,她们母女用的炉火纯青。

如今,她接管了铺子,她们母女的诡计,也该到此为止了:“我想到一个办法,只要你们照我说的做,我保证武安侯府的人会乖乖将欠下的银子全部还回来。”

“真的?”掌柜们眼睛一亮,齐齐看向慕容雪:“是什么办法?”

京城的街道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初春的微风夹杂着百花的香气扑面而来,让人心情舒畅,微醺的阳光照在人们身上,暖洋洋的。

一辆豪华马车缓缓行驶着,稳稳停在了武安侯府门前,帘子挑开,一名粉衣少女走了出来,只见她面如桃花,发如乌云,眉如春山,眼如秋水,正是武安侯府嫡长女宋清妍。

踩着凳子下了马车,宋清妍扶着丫鬟的手,缓缓朝府内走去,目光瞟到小丫鬟手里捧着的楠木盒,她嘴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珠玉楼刚刚打造出来的新首饰呢,很合适她,她就毫不犹豫的拿来了。

大舅母(沈氏)的嫁妆铺子就是这点好,她看中什么拿什么,只需走走过场的记记账,完全不必付银子。

“大小姐!”守卫侍卫恭敬的朝她行了一礼。

宋清妍淡淡嗯了一声,袅袅婷婷的走进大门,正准备前行,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男声:“小的是珠玉楼的伙计,奉掌柜之命前来清算武安侯府的账目,麻烦小哥通报一下。”

宋清妍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转身望向那名伙计,只见他穿一身灰色的粗布衣,身高中等,相貌普通,属于站在人群里,绝对找不着的那种。

“珠玉楼和客人的账不都是一月一结吗?今天不是月初,也不是月末,你来清算什么?”她刚从珠玉楼拿了新首饰,珠玉楼的伙计就来了武安侯府清算账目,是追着她来要账的么?真是让人讨厌。

伙计循声看到了宋清妍,认出她是经常光顾珠玉楼的武安侯府大小姐,笑眯眯的道:“回宋大小姐,小的来清算的并不是上月的账,而是以前的,也就是上个月就应该彻底清算完的账……”

“行了,行了!”宋清妍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府里最近有些忙,暂时没时间清算账目,你月末再来吧,将所有账目整理好了,到时一起清算。”

伙计嘴角微弯,眸底闪掠一丝嘲讽,又是这些敷衍之词,他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幸好现在的珠玉楼是慕容大小姐掌管,他已经不需要再顾及这位刁蛮千金的脸色。

“宋大小姐,小的也知道来的时候不对,可掌柜的放了话,如果小的这次再收不回账款,就让小的卷铺盖走人,小的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失去这份活计,请宋大小姐可怜可怜小的,把账款结了吧!”

伙计的话说的声泪俱下,甚是凄惨,附近的行人纷纷被吸引了过来,三五成群,指指点点:“这是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好像是来武安侯府要账的……”

“要账给他不就行了,怎么把人训斥的这么惨……”

“谁让人家有个做武安侯的父亲,身份高贵啊,训斥个伙计而已,谁敢责怪……”

断断续续的议论声传入耳中,宋清妍一张俏脸瞬间气的通红,恨恨的瞪着众人,怒气冲冲的分辩:“本姑娘才没有训斥他!”

众人不以为然,她是这里唯一的主子,不是她欺负了人,还能是谁?

宋清妍怒不可遏,三两步走到伙计面前,抓着他的衣服,往众人面前重重一推:“你告诉他们,本姑姑有没有训斥你!”

伙计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尖锐的疼痛自胳膊上传来,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抬头看向宋清妍,一字一顿:“小的今日前来,不过是想要回府上欠珠玉楼的账款,宋大小姐为何再三为难?”

宋清妍心里发虚,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不客气的道:“我哪有为难你,我早说过让你月末再来了……”

伙计闻言,心里的怒气腾的冒了出来:“小的每次来武安侯府要账,侯府的下人都是这么敷衍的,小的不敢再相信大小姐的敷衍之词了,如今,珠玉楼因为武安侯府所欠的十年账款,产生了银子短缺,急需这笔银子救急呢……”

“武安侯府欠了十年的账没结,真的假的?”一名百姓蓦然开口。

“当然是真的,兄台若是不信,小的给您念念!”

伙计快速从衣袖里拿出早就抄写好的账单,高声开念:“XX年X月X日,武安侯夫人购南珠头面一套,蓝宝石头面一套,珍珠头面一套,南珠头花两对,价值两万两,XX年XX月XX日,武安侯夫人购……”

“这还真是十年前的日期啊……清单不是假造的吧……”

“谁敢假造这东西诬陷武安侯府,除非他不想活了……”

“也是,珠玉楼信誉不错,掌柜也是个实诚人,岂会假造这种东西害人害已……”

“堂堂武安侯府,拿了东西不给钱,人家来催要十年账款,他们还敷衍,真真是……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