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上之云第三部

  • 主演:本木雅弘,阿部宽,香川照之,菅野美穗,石原里美,松隆子,竹中直人,石坂浩二
  • 导演:加藤拓,木村隆文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俄
  • 年份:2011

坂上之云第三部第一集

木雕巴掌大小,一头捕食的饿狼正凶狠的看着前方,身上每一根毛发都栩栩如生,看上去不像是雕刻倒像是3D打印出来。

“这是什么?”赵天阁好奇的看着。

菲利斯愣了愣,扭头看向旁边的黑衣客,“这个原来就在那里吗?”

黑衣客迟疑着不敢回答,急忙跑了出去,不多一会,把收藏室的工作人员带了进来,只看了眼木雕,那人就摇起了头,“没有这个,我们这里的藏品最少也有百年以上的历史,这个一看就是新的,不可能是我们的,也许是哪个游客带来的吧。”

“一群蠢货。”菲利斯恼怒的骂道。

还想着满世界的找线索,谁知道线索就摆在他们的面前,下面是导游倒地画出来的白线,站在那里,移动半步就能碰到展览架,抬头就能看到端端正正摆放在那里的饿狼木雕,可来来往往,在这里查看过的人不下三四十,愣是一个都没有留意到木雕的存在。

之前还没留意,现在反应过来,再看展览架,旁边都是些相架,虽然都是木质,木雕摆放在那里,依然是显得特别的突兀。

庄剑转动着木雕,看了一圈后,皱起眉头,手指在狼头眼睛耳朵嘴巴上慢慢划过,最后又扳了扳狼腿,一路的检查过去。

木雕浑然一体,翻来倒去,见不到半个文字,眼珠子并不是镶嵌进去,牙齿也是雕刻出来,就连四个爪子也都牢牢地固定在下面的木板上,剩下的就只有长长横在后面的狼尾。

扭头看了眼赵天阁,庄剑小心的抓住狼尾,感受了一下后,轻轻地上下摇动起来。

大群的人围着,目光紧紧地盯着庄剑手里的狼尾,担心会将那小小的狼尾给摇断了,又期盼着能够出现什么。

嘎吱。

木雕里传出一声奇怪的声响,在寂静的收藏室里显得特别的清晰,那些栩栩如生的毛发中间突然开启了一道细细的裂痕,还没等人看清变化,饿狼啪的裂成了两半。

没有人去关注木雕损毁,视线全都集中在饿狼的肚子上。

一卷细细的纸躺在饿狼肚子里面,庄剑伸出手,小心的将它从里面取出。

纸张很薄几乎通明,上面写着一串花体字,只是庄剑现在却没心情去欣赏它。

“鹿基山顶,独自一人。”

庄剑小声的念着,五指并拢将纸张揉成一团,扭头看向菲利斯,“鹿基山在哪里?”

“城堡往西大概四十公里。”旁边的工作人员伸手指了指,疑惑的说道,“从我们这里就可以看得到山顶,不过那边山上什么都没有,除了石头就是石头。”

“小赵,你留在这里等我。”庄剑不等他说完,扭头跟赵天阁说了声,分开人群跳进了暗道里面。

“该死的。”

愣了几秒钟后,菲利斯大声喊了起来,“卫星,把卫星调过来,我现在就要看到山顶的情况,让战斗机做好准备,见鬼,你们不是说周边百公里都检查过了吗?它们怎么会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黑衣客忙乱的拨打电话,收藏室里闹哄哄的一片,两个助理看着庄剑消失的暗道,紧张的问道,“老板,我们不跟上去吗?”

“跟上去?”赵天阁看了他一眼,摇头说道,“不,我们在这里等他,那是庄哥的战斗,我们还没这个本事插手,放心吧,以庄哥的实力,来到欧洲就是横扫的节奏,不用担心。”

干掉了欧阳清华后,他们对于庄剑的战斗力那是无比的推崇,那两个助理紧张,只是因为没能跟在旁边而已。

虽然没有落款,不过菲利斯反应过来这是狼人在挑衅,简单的跟特事组长老会汇报后,冲着手下一通怒吼,“给我查,该死的,狼人怎么会知道这里的暗道?为什么会选择附近的鹿基山?给我把城堡所有的资料全都重新检索一遍,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从第一代主人开始一直到最后一代,所有的资料全都摆在了案头上面,就连附近曾经出现过的传说也都全部找了出来。

这世上的一切,只要用心找准了方向,就没有发现不了的秘密。

“头,安吉尔伯爵册亨后建立城堡后不久,这里就有传闻说他喜欢吃生牛肉。”

“有人经常看到他夜间在领地出没。”

“这里有不少牛犊失踪的案件,最后都是伯爵出钱了结的。”

“我查了账簿,这几百年来,城堡消耗的牛肉量远远大于城堡的人数。”

“曾经有人在圆月之夜听到过野狼在嚎叫。”

“鹿基山以前有野狼出没,不过自从安吉尔伯爵建立城堡后,野狼就全部消失了。”

菲利斯脸色难看。

手下汇报上来的这些,绝大部分只是传说谣言,喜欢吃生牛肉,这个社会有不少人都是这样,据说吃生牛肉力量更大一些,至于说出钱了结,那可以说伯爵体恤民众,所有的这些,单独看全都不算什么,无论是谁,看到了也会把它放在一边不会多想,可是现在,失踪,暗道,木雕,这些联系到一起后,菲利斯瞬间就得出了个结论。

“该死的,这一家人都是狼人,怎么从来就没有人发现过?”

庄剑将家人送过来旅游,交到了他的手里,可是最后,他竟然安排他们来到了狼人的老巢观光旅游,这让菲利斯脸都白了。

城堡的后面是伯爵家族墓地,几把铁锹飞快的翻动,将泥土给掀开。

狼人寿命比起人类悠长得多,要是狼人,那他们绝对不可能早早就埋葬在这里,要知道,伯爵的后代里可是有不少三四十岁就死掉的,挖开墓穴,见证尸骨,这是最简单的办法。

泥土迅速被挖开,安吉尔伯爵的石棺露出,两个黑衣客看了眼菲利斯,双手缓缓推动。

嘎吱。

棺盖推开一条缝隙,不等完全开启,菲利斯颓然的挥挥手,“好了,停下吧。”

里面空空荡荡,曾经埋葬过伯爵的石棺只是个空棺,所谓的下葬不过是掩人耳目的举动,看到空棺,一切都显露出来,至于说伯爵是什么时候变成了狼人,这个并不重要。

“卫星到了没有?”菲利斯声音嘶哑的问道。

“已经到了。”

“战斗机准备好了没有?”

“已经挂弹,随时可以起飞。”

菲利斯点点头,用力地拍了拍脸颊,振作起精神,“赵先生,走,我们准备战斗。”

坂上之云第三部

坂上之云第三部第二集

“不就是隔空鉴定之法吗?我娘亲早就教会我了,只要根据我给你的口诀,修炼到十二重,你的隔空鉴定之法必定大功告成!”小飞飞信口胡诌,眼睛都不带眨的。

寒月乔也没有拆穿他。她就慵懒地只坐在太师椅中,手里捧着冒热气的茶盏。抿一口茶水,看一眼,坐等小飞飞如何忽悠。

云老急于求成,还真的上了小飞飞的钩了。

云老高兴的整个人都躬身了下去,恨不得拿脸贴到小飞飞的脚面上去:“那还烦请小师兄教教我,这隔空鉴定之法的十二重心法口诀啊!”

“嗯!”小飞飞点了点头,幽幽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一天我就先说隔空鉴定之法的心法口诀第一重给你听,如果你天资聪颖一些的话,三五天就能学会。”

“好,好好!小师兄你说,我听着!”云老言听计从的样子。

看着云老一个花白老翁管小飞飞叫师兄的场景,众人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搞笑。

云老倒是丝毫不介意,口中一直默默低念着:“学无先后,技高者为长。”

小飞飞则是背着手,昂着头,学着小大人的样子,一步一步地在院子里来回独步。口中还在说着自己平时教他的那些鉴定之法。

只是……

说一句,小飞飞就捻着手指头,两眼冒着金币般闪亮的光芒。

云老也是上道,一见小飞飞这表情,立刻就掏银子。

第一次给了五两银子,小飞飞念的口诀也只说五个字。第二次给了五十两银子,小飞飞的口诀才念完一整句。如此反复。

只要小飞飞一顿住,云老就塞银子。才说了鉴定之法的皮毛,小飞飞的口袋就已经鼓鼓囊囊的了。

“噗……”

寒月乔看着孺子可教的儿子,欣慰的差点喷出口中的茶水。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说是忽悠。

飞飞的鉴定之法虽然还没到隔空鉴定的地步,但是也到了闭着眼睛都可以鉴定出宝贝的地步了。所以,云老的这些银子花的已经算是物超所值了。

早就熟悉寒月乔母子两的江老,忍不住摇头啧啧。

“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甚至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后谁要是遇到你们,可得小心钱袋子了……”说着话的功夫,江老还好心的劝了云老一句,“差不多得了,你可没有这么多银子给那小子交学费……”

跟前,云老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拿来了一个小本子,另外一只手里拿着毛笔,笑眯眯地跟在小飞飞的屁股后面,听着小飞飞念叨那些鉴定的秘法。听到江老的话,还一脸不赞同。

“这些都是应该给的,我的银子……诶?没了?”

云老发现自己听的忘我,钱掏空了都没发现,顿时尴尬的收起了纸笔。

“小师兄,我明日带够了学费再来,嘿嘿嘿……告辞,先告辞了!”

小飞飞还一脸大度,很欢迎的表情道:“好,我们明天不见不散。”

送银子的,谁不欢迎?

看着狼狈走掉的云老,旁边的尹旭然已经是呆若木鸡的样子了。

“尹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吗?”寒月乔热情地笑着,眼神却透着“送客”二字,“要不留下吃过晚饭再走?”

她寒王府的毒宴席,已经闻名半个京都。原本想来巴结她爷爷,来他们寒王府蹭饭的达官贵人已经大幅度减少。自从她把那个王大人整到变太监之后,直接导致众人听到寒王府的宴席就谈虎色变,跑的飞快。

然而……

尹旭然只是惊恐了片刻,就硬着头皮应下了。

寒月乔蓦然怔了怔,有些意外。

小飞飞则是在一旁笑得花枝乱颤,小声对娘亲嘀咕:“娘亲,估计你以后就是做一锅毒稀饭,这呆子也会统统喝完啊!”

“小孩子家家的,一边玩去。”寒月乔伸出手来点了一把飞飞的额头。

就这样,江老,尹旭然都留在了寒王府一起吃晚宴。

寒月乔知道江老是炼药,解毒,制毒的高手,正好她不知道爷爷体内毒要如何解,就留江老在身边研究解药。于是乎就给江老安排了住处,在府中住下了。

只有尹旭然,一吃过晚饭,就被寒月乔着急的赶走。

“行了,饭也吃过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就送到这里,尹大人自行回去吧!”寒月乔站在寒王府的大门口,冲着尹旭然挥手。

“月乔姑娘,府中为我准备的马车还要一会儿才到。”尹旭然说话时,眼中明显露出了一丝不舍。

寒月乔明明看见了,还是斩钉截铁地回答:“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先回去了。”

“诶诶!月乔姑娘!”

尹旭然伸出手来,急的差点去拉寒月乔。

寒月乔余光瞥见那只靠近自己的手,目光陡然犀利得像刀锋扫过。吓的尹旭然立刻收回了手,瑟缩地后退了一步。

寒月乔这才缓和了目光,催促着:“还有什么事?”

“在下今日与姑娘相聊甚欢,再与姑娘聊一会儿也没事的……”尹旭然目光看向寒月乔脚下的那片地面,声音低落,底气不足。

当然了底气不足了!

寒月乔一脸“你开玩笑”的表情看着尹旭然,晚上饭桌上,她压根没有和他多聊半句好不好?他是哪只眼睛看见他们“相聊甚欢”?

寒月乔感觉,这货肯定是憋着什么大招!

寒月乔正戒备的时候,也不知道尹旭然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就看见他的俊脸上,渐渐地泛起了一抹淡色的红晕。像是有什么话欲语还羞,就这么磨磨蹭蹭地站在寒王府的门口,死活没有离去。

寒月乔第一次恨不得自己眼瞎,才不用看见这么一幕大男人扭扭捏捏的样子。

差不多已经准备拿棒子赶人的时候,就听见尹旭然忽然一鼓作气,大声地对她问了一句。

“月乔姑娘在三日之后的祈思节,可约好了同游之伴?”

“祈思节?”

寒月乔被尹旭然突然的一句话震了一跳。不过,祈思节三个字,震慑作用更大。

属于原主的记忆已经在告诉她,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大事!

坂上之云第三部

坂上之云第三部第三集

“好!”

只要能够和秦止一起去看宝藏就好。

君令仪知道,对于她的不告而别,秦止的心里是有疙瘩的,甚至现在也对她抱有怀疑。

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换位思考,君令仪也不会完全放下芥蒂。

但她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偷走什么,再加上如果一路都跟着秦止,一定能在宝藏里风景最好的房间里溜达。

这个“好”字,说的值当。

心下念着,君令仪仰起头,送给秦止一个大大的微笑作为谢礼。

秦止看着君令仪开心的模样,头微微摇了摇。

每一次都拗不过她。

只要她说两句话,他的心便软下来。

不管是用软的还是硬的,不管是坚定还是撒娇。

只要提出请求的人是她,秦止就注定会缴械投降。

商量好之后,君令仪为了报答秦止,特意为了做了一顿早饭兼午饭,让秦止注意养生,等到吃完了他们再一起离开莫府。

莫府的厨房菜色齐全,不多时,君令仪就做好了一顿色香味俱全的饭菜。

此刻的秦止已经不需要莫轻楼的人皮面具,君令仪也不需要面上的轻纱。

坦诚相对的模样比两个人之间斗智斗勇的时候舒服很多。

做饭的空闲里,君令仪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正在桌边摆放碗筷的秦止。

一瞬间,她有一种又回到了孟宇轩小厨房的感觉。

在小厨房里,他们和慕烟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是平民百姓的普通夫妻。

阳光从窗户洒进来,自然地为秦止镀上了一层光。

君令仪的目光没有移开,就这样一直静静地看着秦止。

看着这个生来被上天眷顾,连阳光都喜欢落在他身上的男人。

君令仪正看得津津有味,怎知秦止猛然抬眸,她来不及闪躲,就这样被抓了个正着。

虽被抓包,君令仪却想耍赖不认。

她的目光移转道桌子上,开口道:“那个……碗摆歪了。”

话音落,秦止却没有中计。

对于君令仪的话他恍若未闻,反而放下手中的碗向着君令仪的方向走过来。

君令仪见他渐渐靠近,心中也多了几分惴惴不安。

她忍不住咽了咽唾沫,身子也向后退了些。

她眨眨眼,道:“王爷……你……干嘛?”

秦止的脚步渐渐靠近,面瘫着一张脸看着君令仪。

表情虽然难看,却难掩他的帅气。

他道:“在偷看为夫?”

颇有些审问的模样。

君令仪的嘴巴又别扭地动了动。

她的目光越过秦止,看着秦止身后的镯子,道:“没有,我是在看桌子上的……”

话音未落,秦止又上前一步,目光稍稍下移,落在君令仪的唇瓣上。

他继续道:“在偷看为夫?”

“都说了我没有,我只是在……”

君令仪的目光收回,嘴巴还是硬的很。

她本准备用一个嫌弃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回答秦止的话。

可她的目光刚刚撞上秦止的,便又有些怂了。

秦止的眉头轻挑,喉中发出一声轻响,道:“嗯?”

君令仪的话音终是在这一瞬间止住。

独一个声调,便彻底击垮了君令仪所有的伪装。

她本就不擅长在秦止的面前说谎,此刻更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她的头垂下,嘴巴扯了扯,抬眸看着秦止,皮笑肉不笑地开口道:“是呀,我刚才就是在欣赏王爷您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

“帅气的容颜。”

君令仪的形容词还没有说完,秦止用五个字概括了她对他的形容。

闻言,君令仪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道:“对对对,帅气的容颜。”

夫君如此自恋,她除了捧着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她的话音落下,秦止的嘴角又微微划开一抹弧度。

若是冰山初化,陌上花开。

君令仪抬眸看着这抹笑意,只觉她刚才所说的所有的形容词都不得形容秦止的一个衣角。

秦止自恋,也有自恋的资本。

她何德何能,能遇见一个笑起来如此好看的人。

可惜,秦止不爱笑,每次笑的时候,便入一阵暖风拂面,融了君令仪满满的少女心。

她看的入神,耳边又想起了秦止的话,道:“糊了。”

“啊!”

君令仪一惊,身子转过,果然锅内的汤已经过了火候。

都怪秦止这只小泰迪在旁边捣乱,吸引了她的心绪。

君令仪手忙脚乱地忙活着,秦止看着她的模样,眸中不禁又多了一抹笑意,转身继续去收拾碗筷了。

君令仪在灶台旁边忙活了一会儿,一边忙活一边在心里暗暗地骂着秦止,就差往汤里家一些老鼠药,把秦止毒死了。

可秦止若是被毒死了,君令仪就看不见那么好看的笑容,也没有人会带她去密室了。

左右权衡,再加上这周围还没有老鼠药可以送,君令仪终是做好了饭,将好吃的饭菜都端到了桌上让秦止享用。

两人坐定,开始吃饭。

君令仪侧眸看着秦止吃饭的模样,眼睛眨了眨,道:“味道怎么样?”

“你的厨艺,从无缺陷。”

得到秦止的夸奖,君令仪的心情大好,眼眸之中也多了几分嘚瑟。

她拿起筷子,自己吃了一口菜,道:“这是自然。”

秦止悄悄观察着她的表情,真是个好哄的,以后若是被人家卖了都不知道。

君令仪没有察觉到秦止的目光,自然也没有察觉到秦止的心性。

她只是专心致志地吃着饭,吃了两口,又开口道:“这些饭菜总算能够和你的面条相比了吧?不过,王爷,你之前肯定是在掩饰实力,你的长寿面,做的真的很好吃,怎么能煮个腊八粥,就把厨房炸了。”

秦止的眸子垂下,只低头吃饭,道:“好吃就好。”

为了做好一碗长寿面,他可不止炸了一个厨房。

好在君令仪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她只是专心致志地吃着自己的饭。

吃过饭后,秦止和君令仪便准备去按照地图上的位置去寻找宝藏。

因为事先答应过秦止,所以君令仪一直很乖地跟在秦止的身边。

她和秦止一起走到莫府的门前,却愣住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