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上之云第一部

  • 主演:本木雅弘,阿部宽,菅野美穗,香川照之,松隆子,伊东四朗,竹下景子,片冈鹤太郎
  • 导演:柴田岳志,一色隆司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英
  • 年份:2009
全13回。2009年秋に第1部(第1~5回)、2010年秋に第2部(第6~9回)、2011年秋に第3部(第10~最終回)を放映予定。   01 少年の国   02 青 雲   03 国家鳴動   04 日清戦争   05 留学生   06 日英同盟   07 子規、逝く   08 日露開戦   09 広瀬、死す   10 旅順総攻撃   11 二〇三高地   12 敵艦見ゆ   終 日本海海戦

坂上之云第一部第一集

“别躲,站直了。”

胖婶站在庄剑身后,伸手顶住后背,让他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挺起了胸。

嘭。

板子提起,肚皮上出现个红色的斑块。

庄剑呲牙咧嘴咬住了纸巾,双手张开紧绷着身体,眼睛紧闭不敢看。

拍打后背还好说,看不见板子起落,咬紧牙硬受就好了,可是根叔站在面前,就算是不看,眯着眼都能感受到挥舞的板子,更何况肚皮柔软比不得背上肌肉结实,刚减肥少许的小胖子并没有八块腹肌,这一板下去,感觉吃下去的包子都快要吐了。

“憋气,收腹挺胸。”胖婶在后面喊道。

板子打在身上是什么滋味?

痛就一个字。

即便是绷紧了肌肉咬牙切齿,一口气憋住了不放出来,仍然是痛得他呜呜的惨叫。

远处,绿荫后面,几个小脑袋探出来,紧张的看着。

“以后我再也不骑共享单车了。”小胖墩发誓。

太可怕了,小胖墩吓得鼻涕都出来了。

那边的大哥哥都给打成了红焖大虾,低头看看自己鼓鼓的小肚皮,再看看那边根叔狞笑着挥舞板子打向庄剑的肚子,小胖墩突然放声大哭,转头往家里面逃,“妈妈,妈妈。”

仿佛是田径场上发令枪响,小屁孩们又一次的逃散开来,这次没有散开后再汇聚一起,而是逃进家里,有的躲在门背后索索发抖,还有的抖开被子把头罩住,还有的爬进衣柜里面把门关了,看着黑乎乎的四周,牙齿咔咔的响。

根叔下手很有节奏,绝对不会把一个地方打烂了才换,后背和前胸肚皮打过了,用板子把庄剑张开的双臂挑平了,站在面前,上下的比划着。

“别动。”根叔喊了起来。

板子刚刚举起还没落下,庄剑平举着的手就往下躲,连续几次,胖婶在旁边看不过眼了,蹬蹬蹬走过去,抓住他的手拖到了桌子旁边,啪的将他按在了上面。

“动手。”

“不要啊。”

啪,啪,啪。

胖婶抓住了他的手腕,站在桌子的另一头,手臂被扯直了平放在桌面上,根叔板子挥舞,有节奏的不断打下。

小臂,啪啪啪。

上臂,啪啪啪。

换条胳膊,啪啪啪。

庄剑被扯得跪坐在小桌子前,瞪大了眼睛看着板子落下,嘴里的纸巾都给咬烂了,呜呜的惨叫。

“根叔,根叔,不要激动。”

身旁突然闪出来几个身影,迅疾的把根叔抱住,有大姐堆着笑劝着胖婶松手,还有的皱着眉扶起庄剑,却一左一右把他看紧了。

“好人啊,你们都是好人。”庄剑眼睛都红了。

“鼻涕往哪里擦啦?嘿,给我老实的站好了。”一个壮小伙子按住了庄剑的肩头,狠狠地瞪着他。

庄剑诧愕的看着,“干什么?”

“还干什么?偷单车是吧?我告诉你,我们早就盯上你了。”小伙子说道。

“偷……偷单车?”庄剑懵了,“什么跟什么啊?”

旁边,物业的经理拖着根叔,旁边两个同事伸手去夺他手里的板子,同时警惕的挡住不让人过去继续动手。

“我知道你是为小区好,不过打人是犯法的,根叔,信老弟不?信就交给我们处理了。”经理说道。

“为小区好?”根叔愣了愣,“你要怎么处理?”

经理拿起手机晃了晃,“当然是报警了,放心吧,他身上的伤我们会证明是搏斗的时候造成的,绝对不会说是你打的。”

“报警?搏斗?”根叔懵了。

大姐拉开了胖婶,竖起大拇指称赞,“胖婶,厉害,巾帼不让须眉,换成我,我就不敢和这种坏分子对上。”

胖婶张张嘴,有些懵,看看严阵以待看守着庄剑的两个小伙子,突然恍然大悟,噗的笑了,“你们,你们会过来的?”

“当然是有人通知的了。”大姐说道,“你们这里动静太大,几个小朋友都被吓坏了,家长还以为发生了什么,问了半天,知道是你们抓了偷单车的,这才是急忙的通知了物业。”

“不过,胖婶啊,这样做不好,现在是法制社会,有什么我们应该报警才对。”大姐劝解着,“消消气,你看看啊,那是共享单车不是你家的,为了它被抓起来,不划算是不是?”

庄剑听明白什么回事,哭笑不得,“经理啊,我们是在练功,不是偷单车。”

“老实点,再狡辩就把你拖出去游街。”小伙子威胁着。

“真的,不信你问根叔胖婶。”庄剑急忙说道。

根叔点点头,“没有人偷单车,你们搞错了,练功,我在帮小剑练功啦。”

经理脸一下子黑了下来,看着三人,好半天才是一挥手让大家放松,指着根叔庄剑说道,“好好地在小区里面练什么功?杀猪一样的乱叫,你知不知道,这周围的住户都给你们吓坏了,看看,看看,窗户都关了。”

“都怪你,一点点痛都忍不住,这下好了吧,把物业给招来了。”根叔回头说道。

庄剑低头嘟囔,“怪我咯,你死命的打,我能不叫吗?要不换我来打你试试?”

胖婶笑了,热情的招呼着他们,“好了好了,没事了,虚惊一场,辛苦了几位,经理,来,大家坐下来喝杯茶。”

“什么叫把物业给招来了?你不是咸鱼我不是野猫,哼,招来。”经理不满的说道。

“嗯,用词不当。”根叔琢磨着,“我想想看,应该是勾来了,嗯!?也不妥,是引来了?勾引来了?”

经理气得跳脚,“谁勾引你了,呸呸,谁被你勾引了,呃,也不对。”

“没有人被勾引,也没有人去勾引,总之,你们不允许在这里杀猪了,听到没有?”经理气呼呼的说道,“我电话都快给打爆了,还好我机灵,先过来看看,要不然,哼哼,现在就不是我在和你们说话了。”

庄剑点头哈腰,“是是是,我们改,我们保证改,听见了没有,根叔,不能再杀猪了。”

根叔一烟斗敲了过去,“什么杀猪?那是打人好不好?啊呸,都不对,那是帮你练功。”

好不容易送走了物业这一帮子人,庄剑松了口气,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水喝了口,“哎呀,都干死我了。”

“你不痛了?”胖婶好奇的看着他,伸手在红肿的手臂上捅了捅,“不痛?不痛?”

庄剑呆呆低头看着,几秒钟后,突然杀猪一样的大叫。

“啊……啊……。”

坂上之云第一部

坂上之云第一部第二集

第0255章:这是什么

“飘雪。”

他见她模样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便伸手握着她的手,身体一阵冰冷,让他的心也跟着就凉了下来。

“你……”

他不知道怎的了,弯腰与她隔得更近。

“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

“我……”

她想说话,脑子里那么多话,这会儿却都没法说出来。

“飘雪。”

他有喊了她,见她这样一位她真的是做了噩梦,毕竟鬼山那里,正常人就是被吓疯也是正常的。

“你衣裳湿了,孤王给你拿干净衣服换了,孤王陪你,别怕。”

他轻轻的拍了拍手便起身去令人拿来了衣服,她想叫他别走,可惜,她没法喊出来。

很快殷湛然便拿过了衣服,是一件睡衣,他笑了笑,伸手给她换了衣服,他想,既然郁飘雪已经愿意跟他一辈子,已经是夫妻,这个换衣服什么的,也没什么忌讳。

很快他便给她换好了衣服,起身躺在床边安抚着她。

“快睡,我就在这里,睡吧!”

他摸了摸她的脸,身体在遭受剧痛后变得疲惫,她只觉得眼皮很沉,加上殷湛然人有在身边,一时便什么都不去想,闭上眼就睡了过去。

朦胧中,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喊她,那声音……

她惊恐的睁开了眼,她又躺在自己之前在蛊族醒来的房间,一边的椅子上还是坐着绝川,他的眼神里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哎,让你受苦了,只是藏心虫离我太远了,有时候难免失去控制。”

她坐在床上,身体的酸痛一丝也感觉不到,她的思维也清晰了起来,将这段时间所有的事情都连在一起,她渐渐的,将它们都串成了一条线。

“我心脏里的那只虫子,是你放进去的?是蛊么?”

“是,倒是出乎意料,你居然能知道。”

“那现在,或者说这几日,我每次梦见你,每次都是这个场景,其实,不是梦,是真的,那只虫子,做了媒介?”

“也是,飘雪,你真的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他笑了笑,觉得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她,不对,应该说是自己很有眼光,喜欢的女孩子这么的优秀。

“那你干嘛这么折磨我?”

她嘶声大喊,绝川没法移动身子,便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我只是想你回来而已。”

“不会,永远不会。”

她肯定的开口,蛊而已,她相信淳于恨的实力,一定能让她不受绝川的控制。

他听完便呵呵的笑了,笑的很是讽刺。

“我已经查完了所有关于你们的事,你是王妃,他是亲王,只是,北燕一战,皇帝大败,现在正要他去北燕接手烂摊子,我若就这么缠着你,你觉得,他会不会为了你跟我一战从而不去北燕?那这样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的?”

“我不会告诉他。”

“那他一个人去了北燕,你孤零零一个人,我要抓你,不还是那么的简单?”

她一愣,这件事,她似乎已经没有了路走。

北燕的事殷湛然已经跟她说了,他不过是在等圣旨而已,即刻就要前往,所以这件事,结果不管哪一个,都不美好。

他要么去北燕,那么她必然落单,而且有这只蛊在身上,若是殷湛然违抗圣旨留下来,那他不正好给了皇帝一个借口么?

她的眉皱了起来,看来绝川是真的做了功课,查到了那么多的东西,只是,他不知道淳于恨,她心头暗暗起了心思。

“不必你担心,我不会留下。”

不就是折磨么,她能忍下来。

“如果他每天都看着你痛不欲生,你想,他会怎么做?我并不想与他为敌,所以今天才没有惊动她,那藏心虫可以很活跃,让你痛得生不如死,你那么的痛苦,真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关心你?”

绝川坐在椅子上好像很担心她的样子,郁飘雪抿着唇想了想,这件事不能让殷湛然知道,但是,她若痛苦起来,他也必然知道,所以现在,要怎么先骗过他呢。

见郁飘雪不语绝川眼神暗了暗,似是十分不悦。

“我给你一个期限,东晋都城来的圣旨明天就要到了,明天日落之前你到你第一次闯进鬼山的地方,我在那里等你,若是你不来,我就会让他看到你蛊发作的样子,真的是想知道,在他的心里,是你重要,还是军务重要。”

绝川呢喃着,郁飘雪陡然一睁眼,看着眼前的蚊帐,梦,清晰的梦,意识的交流,她抬起手落在心口,那藏在心脏里的虫子,她能怎么办?难道剖开自己的心?

“心口疼么?”

殷湛然的声音吹进了她的耳朵里,她这才想起他陪着自己入睡。

偏过头来,她看着他温和的五官,俊逸非凡,一双眼里沉落下了一个星空,繁星点缀的璀璨,如月般温柔。

“怎的了?”

他眼里掠过了担忧,伸手落在她的心口。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殷湛然和她亲密接触,都没有一点点让她觉得对方在占她便宜的感觉,就像现在,他的手落在她的心口。

“疼么?”

他又问,郁飘雪这样怔怔的看着他,她这时候才发现她的心里那么的爱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开始,她从惊惧到现在的爱上了。

一开始,她对这个男人就是老鼠见了猫的惊惧,就算是在见到他恢复容颜之后也只是感叹天人之姿,可是却不如现在,映进了她的心里。

她曾经想走,走的远远的,一辈子不要跟这个男人有一丝丝的瓜葛,现在,她有了不得不走的原因,她发觉,她的心比方才更痛,她不想离开这个男人。

“怎的了?你……跟我说。”

郁飘雪眼圈红了,他心里担忧的不行,身子又靠近了些,低声问她。

他的声音就像暖春的风一样,吹进了她的心里。

他一把翻身不顾自己身上的痛抱住了他,她不想走,不想离开他,她突然就想这样紧紧的抱紧这个男人,再也不要放手。

“没事,我不走,别怕。”

他感觉到她颤抖的身子和心里的不安,便伸手轻轻的拍着她,安抚着她。

坂上之云第一部

坂上之云第一部第三集

“一派胡言!”

黑暗之中,急促的咳嗽伴随着喘息声传来。

这话实在是一派胡言至极。

简直是无法用语言形容楚望仙的狂妄。

阎罗王,地藏菩萨,十九珈蓝,观音菩萨。

这都是镇守佛门地狱的释迦族诸佛诸菩萨,实力堪比无上镜修士,楚望仙张嘴就来,根本就没有半分的信服力。

谁可以击杀他们?

就凭这个楚望仙,黑暗中的人可以将楚望仙的修为看得一清二楚,根本是无上镜一重,别说对付观音了,就是十九珈蓝中的人物一人,都无法胜过。

“除非天帝领军攻佛门地狱,即便是鬼帝女娲,也不可能攻灭佛门地狱,你休要欺骗老夫。”

不客气的责骂声幽幽传来。

“欺骗你,你有什么值得我欺骗的?”楚望仙无奈讪笑,“不就是杀了几个释迦族之人而已,我杀过的释迦族,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这几个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辈而已,就值得你大惊小怪。”

楚望仙的话语落在黑暗中的人耳朵,简直是刺耳,就仿若三岁小儿炫耀,自己立斩十万军,可能吗?完全不可能。

“不可能!真是狂妄,你如此胡言乱语,能骗的了谁!”

黑暗之中,斥责之声传来。

在这声音看来,楚望仙实在是愚不可及,竟然吹出如此震天牛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天帝。

“不可能?我楚望仙就是化不可能为可能之人,给我出来,八戒,朱士行。”

楚望仙右手一挥,狂风卷起,将黑暗刮得一干二净。

“你竟然知道我!”

话音一落,一道黑影瞬息逃走,楚望仙快步追上。

“咦!”

追了一阵后,楚望仙脚步越来越慢,最后反倒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

在古殿之后,是残破的花园,断壁残垣。

眼前是一道长廊,犹如蜿蜒的灵蛇,楚望仙睁开天眼,认真看着,其中充斥着时间法则,一旦落入其中,便有或快或慢的感受。

快,则一日一年。

能让人快速衰老。

慢,则是一年一日,

能让人永坠时间之中,永远也走不出去。

这是时间长廊。

而且长廊的式样,充满了异域风格,完全石砌,其上有浮雕,浮现的是一颗颗诡异的眼睛。

“不错,这时间长廊精妙无比,乃是太古之前的古神遗迹,一旦踏入其中,纵使是观音菩萨,也难以逃脱。”楚望仙赞叹一句。

“踏!”

楚望仙根本不惧,踏步而进。

“真是愚不可及,这太古时代的时间遗迹,一旦落入其中,根本无法逃脱。”

那黑影的声音又传来。

楚望仙站于其中,听到回荡的声音,微微一笑,“时间遗迹?若是时间遗迹也可以如此称呼,不过我更喜欢他正式的名字,审判的回廊。”

“审判的回廊?”

黑影的声音呢喃。

朱士行隐藏在黑暗之中,他在此千年揣摩,仍对此地一知半解,而眼前的楚望仙,竟然说出此地的名字。

“你又在胡言乱语,你叫楚望仙,呵呵,不过一无知之人,以为凭借几句话术,就想骗我现身!修想。”

黑暗中厉声一喝,回音四面八方,让人根本无法分辨声音来自何处。

可楚望仙根本不在意朱士行躲藏在哪里,反而目光落在墙壁之上轻笑道:

“我要感谢你,朱士行,或者称呼你为八戒,我说怎么一直找都找不到,原来在此。”

楚望仙站于时间回廊之中,右脚猛的一踩。

一串串炼成阵化为涟漪不断扩散。

又一株神木落下,在楚望仙的身后,化为遮蔽的大伞,这是卡巴拉生命树,炼金术之树。

在朱士行眼中,楚望仙不断来回走着,嘴中念念不绝,不断施展着炼成阵。

仿若用复杂的化学方程式,来解析此地。

十个呼吸,百个呼吸……

一直到半日时光,楚望仙依旧动作不断,而朱士行竟然忍住,一直没打断他,他看着低头沉思,眉头紧锁的楚望仙,竟然一时之间忘了动作。

朱士行在此千年,对此地依旧一无所知,但楚望仙竟然知晓,这让他忍不住等待答案。

终于!

楚望仙双眸一闪,的手猛地伸入空间之中。

就仿若插入水面之中,当右手再次拿出来之时,楚望仙的手中多了一本书,一本漆黑色,不知道用什么金属板炼制成的黑书。

“这是什么书?”

朱士行忍不住询问道。

“亡灵书,九柱神中,舒的亡灵书。”

随后是一阵沉默,朱士行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亡灵书,不仅不知道,更是闻所未闻。

“没听说!”

“你自然没听过,西方神系颇为繁杂,绝大部分源自九柱神。”楚望仙道。

“九柱神?”

这下子朱士兵更迷茫了,光是华夏神系,风族五部就够繁杂,更遑论是西方神系。

顿了顿,楚望仙简略道:

“佛门的诸佛诸菩萨,大部分都是释迦族,释迦族源远流长,是雅利安族的分支之一,但是释迦族仇敌不少。建筑此地的是九柱神之一,舒,他便是释迦族的仇敌。其拥有亡灵审判之能,简单说,这本亡灵书就是释迦族的天敌。”

砰砰!

楚望仙右手手指拍了拍书皮,将亡灵书收拢进体内。

这本亡灵书不简单,但绝不能贸然打开,否则舒的力量会瞬间吞噬楚望仙,作为在遥远的过去,与西方九柱神交过手的存在,风燧人深知九柱神的可怕。

必须准备齐当,才可以打开亡灵书。

不过此行一趟,也不算白来,简直是天上掉了馅饼。

现在该干正事了。

“好了,朱士行,我来此可不是和你聊天的。”楚望仙目光一瞥,惊得朱士行心中胆寒,心中直嘀咕,这名叫楚望仙的人,竟知道他躲藏在何处。

“说正事,朱士行,你把释迦树藏哪里了?”

“什么释迦树,我根本不知道!你将那亡灵书交出来,否则我让在世间回廊之中永世沉沦”

朱士行不客气骂道。

“真是愚不可及,我说了,这是舒的审判的回廊。”

话音一落,楚望仙猛的一踩,他头顶的天空之中,竟然出现一座时钟,这时钟仿若日月,在不断升起落下。

最后楚望仙右手一托,将日月时钟握在手中。

刹那!

审判的回廊打开了一扇黑色的大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