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上之云第二部

  • 主演:本木雅弘,阿部宽,香川照之,菅野美穗,石原里美
  • 导演:木村隆文,佐藤干夫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汉
  • 年份:2010
日清戦争後、極東の権益をめぐって日本とロシアの関係は悪化。対ロシア戦争を見据えた日本はイギリスと同盟を結ぶ。英国駐在を経て帰国した真之は海軍大学校の教官に就任して次代を担う指揮官の育成に励み、一方で子規は俳句の革新を成し遂げ、壮絶な闘病の末に世を去る。日本政府は外交交渉による対露関係修復を図る一方で着々と開戦の準備を進め、真之も連合艦隊参謀に補される。そして、日本は遂にロシアとの断交を決定し、宣戦を布告する。連合艦隊はロシア極東艦隊の基地?旅順を攻撃するが、二度にわたる閉塞作戦に失敗し、真之は親友?広瀬武夫を失う。大本営は作戦を陸軍による旅順要塞の攻略に切り替えた。そして、日本人は近代文明の持つ恐怖を知ることになる。

坂上之云第二部第一集

黎诺连忙去开门,郭语若没有关中控,她扒拉几下就开门逃了出去,郭语若下车去追。

暗夜里,天地间万籁俱寂,两个女人在山路上极速奔跑,一个跑,一个追。

郭语若的尖叫划破夜空,“站住——你给我站住——你这个贱女人——”

陆以深在山下就听到山上传来的喊叫声,猛地从座位上跳起来,“什么声音?”

所有人都听到了,女人尖利的声音,就像金属在铁板上划过,让人浑身不舒服。

“快点!快点!”陆以深使劲催那开车的警察,“小诺有危险了,你他妈给我快点!”

话还没说完,开车的警察一个急刹车,车上的人身子往前一倾,高铭的头直接撞到车顶,痛得眼冒金星。

“你怎么开车的,不要命了是不是!”

那警察心有余悸地看着窗外,“高队,我好像……撞到人了。”

高铭连忙下车,看到路上一堆新鲜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那警察也哆哆嗦嗦地下车,四处查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轮胎下轧着一只野猫,下半身血肉模糊,血流了一地。

心头那口气松下来后,那警察顿时火冒三丈,抬起脚来狠狠踢了下轮胎,“草泥马!吓死老子了!”

陆以深心头也憋了一口气,下车一把揪住那警察的领子,“你他妈骂谁呢!”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的怒火,只知道此刻很想揍人,不过很快就被黎承敏拉住了,“陆以深,你给我冷静点!到底还不要救人了!”

一行人重新上车,沿着漆黑的山路盘旋而上,陆以深捏着烟一口一口地抽着,也不敢再催了。

……

黎诺终究还是跑不过郭语若,很快就被她揪住了,两个女人扭打着滚在地上,郭语若骑到黎诺身上,疯了一样捶打她的小腹,然后又拖着她往山上走,力大如牛。

黎诺很明显地察觉到小腹传来的疼痛,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腿根留下,就是来姨妈时那种感觉。

还有疼痛伴随而来,痛得她都快晕过去了。

黎诺扭打着,挣扎着,无济于事,终于绝望地哭了出来。

没了,她的孩子没了……

警车蜿蜒而上,终于在快到半山腰的观景平台附近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黎诺,而郭语若站在旁边,使劲往她身上踢。

车灯照亮了水泥路,路上一道道血迹蜿蜒而上。

陆以深冲过去将郭语若拉开,郭语若疯狗一样就是要扑过来,两个警察架住了她。

“……把林易鸣还给我……你是狐狸精,我要替天行道……你不得好死……我的孩子没了,你也该尝尝失去孩子的滋味吧……”

陆以深把黎诺抱起来,她浑身是血,腿上、手臂上都是擦伤,头发披散着,沾满了灰尘和草屑,一张小脸苍白如雪。

陆以深抱着她,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凉意,冰凉的手指僵硬得跟木棍似的。黎诺眼中都是泪水,泪水流尽后才看清眼前的男人,“阿深……孩子……我们的孩子……”

坂上之云第二部

坂上之云第二部第二集

“张寡妇,你一直说要讨公道,讨公道,怎么能不去把村长和张队请来呢?我们之间总要有这么个能主持公道,深明大义又有威望的人给判定才是啊!”

黎珞说着朝那两个男人走了过去,落落大方的笑道:“张伯,张二叔!”

河头村里有一大半的人都姓张,彼此之间都是亲戚。

但张寡妇和张红梅却和他们没有什么联系,只是凑巧了。

黎珞和张仁勇、张耀武打了声招呼后,又走到人群的最前面,站定在了一个拄着拐棍的老人面前,笑道:“三爷爷好!”

“哎呦,可不敢当,我就是个老不死的!”

老人冷哼了一声,明显不待见黎珞。

扑通!  黎珞突地跪在了老人面前,诚心诚意的给老人磕了一个头:“三爷爷,以前是黎珞不好,不懂事!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黎珞想请您能和张伯还有张二叔一起给评评理

!”

三爷爷名叫张志厚,12岁参加红军,一直到抗美援朝,后转业到民政局,如今退休了,回到了老家。

这个三爷爷在河头村里是辈分最大的,也是最有出息的,所以极有威望,别说是村长和保安大队长,就是乡长、区长来了,都得在他面前矮上半截。

黎刚是个孤儿,他们现在所住的房子是他养母母家的。

他养母母家是地主,在那个特殊的时代,这房子就被收了回去。

后来黎刚回来要,其实河头村那会儿是不愿意给他的,后来就是张志厚出的面。

可能都是军人的原因,所以张志厚对黎刚颇为照顾。

那会儿本来还给黎刚安排了一份福利厂的工作,不过黎刚怕给张志厚添麻烦,就没去。

张志厚又想办法给他要回了几亩地。

原主小时候,张志厚还经常逗她,每次来都会给她带好吃的或者好玩的。

那些东西在那会儿可都是稀罕玩意。

这也是为什么村里的小孩儿都嫉妒黎珞的原因。

李翠翠尤其如此!  所以后来她和原主在一起玩后,一边不遗余力的霸占着张志厚送给原主的那些好东西,一边又在原主耳边不停的说张志厚的坏话,然后终于有一天,张志厚又来看原

主时,原主说出了那三个字。

张志厚肯定不会和一个孩子计较,可没想到那之后,原主越来越没礼貌。

她想张志厚对原主更多的是失望和恨铁不成钢吧。  “我可是个小心眼的,记仇着呢!不过今天啊,老不死的我就想管管闲事!”张志厚垂着眼看向黎珞:“起来吧!跪什么跪!我还没死呢!膝盖骨这么软,一点儿骨气都

没有!”

“错了认错,给长辈下跪,不算膝盖骨软。”

黎珞扶着地站起身来,身子微微晃了一下,她跪下的地方正好有两块儿小石块儿,她又跪的猛,膝盖生生的磕在了上面,之后又一直硌着。

不用看,也知道那里一定是破了,还黑青了。

不过她觉得值。

她其实很反感下跪这个行为,认为特别的奴性。

后世一些明星动不动就在舞台上下跪,更有甚者,是对着平辈下跪,还是个外国人,只因那个人很出名,很红。

说实话,这种行为她真的是接受无能。

她在有些方面还是老古董的思想,认为人的膝盖骨很值钱。

可以对家人软,对恩人软,对爱人软!

而如果是谄媚的软,那和以前的那些奴才有什么区别!

最可气的就是对着外国人软!

而且还是曾经欺压过我们,对我们造成极大伤害的外国人!

那种人,黎珞一点儿也看不上。

连自己的根本和历史都能忘了的人,还有什么血性可言!  “好!”张志厚用拐棍重重的墩了一下地:“说的好啊!珞丫头,就冲你这一句话,以后我就还是你的三爷爷!过来,扶着我到那边坐下!人老了,腿脚没力了,站一会

儿就累。”

“您老这身体啊,能活到一百岁!”

张志厚虽然经历了战争,可身体却特别的硬朗。

别说是站这么一会儿,就是扔了拐棍再到河里去游个泳,都没问题。

他说让他扶她,其实就是为了表明已经真的原谅她了。

或者说他从来也没有怪过她,更多的是怒其不争。

“哈哈,冲你这吉祥话,我也得活到那个时候!”张志厚哈哈大笑道。

黎珞扶着张志厚走到了树下的椅子上坐下,那是贺毅飞刚搬过来的。

等张志厚坐下后,张仁勇和张耀武也坐到了旁边。

这期间,张寡妇一直安安静静的在一边待着,没敢再像刚才那样嚷嚷。

这村里其他人不怕,可这三位她可真的得罪不起。

尤其是那三爷爷,据说子女都在市里工作呢,还有一个最出息的在北京,跟在一个大人物身边。

“张芙蓉,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耀武对着张寡妇说道。

张芙蓉是张寡妇的名字。  “我刚才在村口见到珞丫头回来了,好心和她打招呼,她理都不理我,然后让李大脑袋来家里吃饭,却连个眼神都没给我。以前我可没少疼她啊,你说这小贱……哎呦

!”

张寡妇还没说完,就被张红梅扔过来的一块儿石头给打断了。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他们就是这样对我的啊!三爷爷,村长,大队长!你们还在这里坐着看着呢,她张红梅就敢拿石头打我!你们不知道啊,刚才你们不在的时候

,她拿着菜刀要砍我啊!”

张寡妇哽咽着,不停用手抹着脸,但其实上面连个泪珠都没有,可人家就是有本事让人觉得她是受了大委屈了。

“张寡妇,你再敢喷粪,我就不是用石头打你了,我直接上去撕了你的嘴!来,你再说我闺女一句试试!”张红梅叉着腰,中气十足:“谁都不许那样说我闺女!”  “小梅,做的对!要是有人那样说我闺女,我也上去撕了她的嘴!就这还敢说没少疼珞丫头,瞧你说的那些话,你就不配当个长辈!”人群中有个圆脸的妇人高声附和到。

坂上之云第二部

坂上之云第二部第三集

赵红超不止南陵一个影视城,全国各地有十几个影视城,许多名导演都巴结的对象。

“朋友。”李小生说道。

李小生这个朋友黄安导演交定了,就冲赵红超对他毕恭毕敬的样子。

杜冰冰把吃饭的地点定在了鱼翅皇宫酒店,选定的是最豪华的房间。

两辆房车驶出影视基地,直奔吃饭地点。

李小生和贾晓晓站在后面,看着房车离去,露出了羡慕的表情,两人摇头,知道羡慕不来,出了影视基地,走向自己的交通工具跟前。

“我也要卖房车。”贾晓晓扭头对李小生说道。

“有钱你就买呀?”李小生面无表情。

“等以后减肥药买好了,我一定会买的。”贾晓晓十分不服气的说道,随即启动引擎。

鱼翅皇宫酒店,一间最豪华的房间,杜冰冰和黄导演坐在一起,谈论着预算的问题,拍这部电影,是两个人出资合拍的。

杜冰冰堵上了全部身家,在银行也贷款不少,如果票房大卖,杜冰冰就能大赚一笔,从此由演员的身份转变成老板,但如果票房惨淡,杜冰冰就得重新再来,拍戏还钱。

黄安导演也是一样,他早就想开一家娱乐公司,不受人约束,想拍什么就拍什么。

所以这个新片,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麻烦已经找上来了。

黄安导演的手机突然传来一组图片,是两个男人拍激情戏的图片,下面还写着一行字:欺骗观众。

“糟了!”黄安脸色难看!

“怎么了?”杜冰冰看向黄安导演的手机。

两个人同时紧张起来,如果上报,电影票房将会受到很大影响。

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黄导演知道是李小生和贾晓晓已经到了。

两人推门而入,笑着和黄安导演和杜冰冰打着招呼。

细致的李小生发现黄安导演和杜冰冰的表情不对,所以立刻问道:“黄导演?出什么事情了吗?”

黄导演也没有隐瞒李小生,把手机递给了他。

李小生接过手机,看到了上面的内容,立刻就知道是谁搞的鬼:“没想到她这么沉不住气。”李小生说道。

黄安导演和杜冰冰听李小生这么一说,立刻眼前一亮,同时开口:“你知道是谁。”

“是夏小薇,我看见她拿着手机在现场拍摄了。”李小生说道。

黄导演听了李小生的话,心中十分后悔,早知道就不得罪夏小薇了,让她演一个路人,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等等看,看对方有什么要求。”黄安说道。

这一顿饭吃的十分压抑,大家根本就没有动筷子。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黄安导演的电话铃声响了,黄导演低头一看,是一个陌生号,心说应该是夏小薇打过来的,皱着眉头接了电话:“我是黄安导演。”

电话的另一边传来夏小薇的声音:“黄导演,照片你应该是收到了吧?”

“你是谁?”黄安导演想确认一下。

“我……呵呵……”夏小薇在电话里笑了起来:“难道你听不出来吗?”

“你要是不说我就挂了。”黄导演假装不耐烦的语气。

“等等!”夏小薇急了:“我是夏小薇。”

看来李小生说的没错,黄安导演接着说道:“是你,你想干什么?”

“我要当女主角。”夏小薇直言不讳的说道。

“就凭那几张照片?”黄导演冷笑。

“如果你不同意,我立刻找来记者,立刻曝光你们。”夏小薇在电话里威胁道。

“随你的便。”黄安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心说让你演女主角,票房会更惨,要曝光就曝光吧,听天由命吧。

杜冰冰知道黄安导演没有谈妥,露出了焦急的表情,这部戏可是关乎她的身家性命,不能出任何闪失,她都急哭了:“这可怎么办呢?”

“黄导演,要不要帮忙,我在省城还是有几个朋友的。”李小生问愁眉苦脸的黄导演和杜冰冰。

黄导演和杜冰冰立刻看向李小生:“你有办法?”杜冰冰充满希望的问李小生。

“我试试看吧。”李小生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黄安导演根本不抱希望了,低头看手机,一副颓废的样子。

杜冰冰的情致不高,拿着汤勺不断的拨弄着。

两个人根本就不相信李小生随便一个电话就能办成事,如果那么简单的话,除非李小生是这里的地头蛇,但看李小生斯斯文文,一点都不像涉黑的样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黄导演和杜冰冰已经累了,站起身来,客气的对李小生和贾晓晓说道:“今天抱歉了,改天再一起。”

拉开椅子,所有人都要走了。

突然!门被轻轻的敲响。

李小生笑了,心说来的正是时候,于是对着门口喊道:“进来。”

房间的门被推开,夏小薇和张经济狼狈的走进来,后面跟着几个大汉,其中一个大汉看见李小生,恭敬的叫了一声:“李先生。”紧接着把一部手机交到了李小生的手里。

李小生拿过手机,转手交给了目瞪口呆的黄安导演。

黄安导演在接过手机的时候,立刻打开,按了一阵之后,把东西都删除了,才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不行。”杜冰冰直接把手机没收了,她不想出一点差错。

随后,黄安和杜冰冰感激的看向李小生,因为李小生拯救了他们的身家性命,这是一个天大的人情啊?

“谢谢你小生。”黄安说道,他心里已经想好,要大篇幅的在自己的新电影里植入减肥药广告。

“我也要谢谢你。”杜冰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突然想到李小生要植入广告的事情,于是说道:“我要免费给你们代言!”

“太好了。”贾晓晓高兴的跳了起来,免费代言,一线大明星,不敢想象,以后自己的春华可就是明星企业了。

“瞧把你高兴的。”李小生宠溺的摸了一下贾晓晓的头。

“我跟你什么关系。”贾晓晓一巴掌就打开了李小生的手:“以后手脚放干净一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