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龙3

  • 主演:坂口宪二,稻森泉,小池彻平,阿部隆史,佐佐木藏之介,远藤宪一,谷村美月,夏木真理,岸部一德,池田铁洋,中村靖日,高桥一
  • 导演:水田成英,叶山浩树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0
明真大学附属医院的人气直线下滑,濒临破产的危机关头。在此时刻,干练果敢的医生鬼头笙子(夏木玛丽 饰)脱去白衣,出任明真大学的校长。她针对医疗、研究等方面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并积极引进杰出人才,其中就包括医龙队伍的重要成员朝田龙太郎(坂口宪二 饰)和加藤晶(稻森泉 饰),以期他们帮助明真完成日本首例小儿心脏移植手术。经龙太郎建议,各自背负伤痛的藤吉圭介(佐佐木藏之介 饰)和荒濑门次(阿部隆史 饰)相继归队,加上之前驻守明真伊集院登(小池彻平 饰),医龙团队黄金阵容全面复活。   这群拥有赤诚理想的医者,能否达成他们心中的目标?

医龙3第一集

车上没有丝毫的惊慌,哪怕此刻已经前后有三辆车很明显冲着这辆黑色商务车来,杨长峰的强悍战斗力,以及这次对方显然不知道他连夜赶回来,只要不会发生车辆碰撞的情况,他们来一个就等于多损失

一个人手,这是他们意想不到的。

难道这些人就不安排人先去公司看看,看是否是他们调虎离山成功了?陈艾佳对此早有预料,昨天晚上公司失窃,她就想到有人要把杨长峰从她身边调走,很明显,王虎的办公室里还有什么东西,那都比不上让公司不再追着王虎留下的东西追查下去更重要,他们的目的不仅

仅是跟王虎撇清关系,还有利益。

毋庸置疑,陈艾佳完全掌握的实力极其雄厚的公司,并不符合一些人的利益,他们会千方百计想要重新把公司夺走。

在陈艾佳心里,王虎从来都不是真正的对手,她有的是办法对付王虎,可一个王虎被拿下,后面的幕后指使者就会出来,陈艾佳还没有弄清楚对手到底是谁,就没有办法考虑应对接下来的危机。

所以,王虎的实力,说到底也还是公司自己惯的,对幕后指使者的忌惮,必然让王虎越发猖狂了,他的实力,是在公司的纵容下才扩大到连老板都不尊重的地步的。

现在,是真正打一场擂台赛的时候了,有人还不死心,那就让他们彻底死心吧。

陈艾佳在副驾驶座上这样想着,她听到安雅紧张的连呼吸都变了。

同样的,安雅对杨长峰很有信心,这家伙连上百人的保安部都能打的落花流水,跟上来的三辆车,能装二十人吗?

不是每个人都有隔壁神奇国度的天赋的!安雅怕车被撞,对方那辆帕萨特是改装过的,一辆小货车看起来也是很有分量的,还有一辆破旧的夏利,很明显,那辆夏利根本就是用来当炮灰的,车的保险杠用钢筋加固着,那完全就是当破坏的工具用

的。

前头路口,两辆大卡车横着停在前头,似乎互相剐蹭了。

有这么巧的事情,那今天真的可以买彩票去了。

“怎么办?”安雅紧张地问道。

杨长峰道:“别怕,按照他们的意图开车,这条路上的摄像头很多,他们不敢在这里劫持人,只会逼着我们去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只要不让他们下死手就行,到了地方,有他们好看的。”

车不得不钻进一条早已没什么交通作用的小路,路两边刚刚建造的楼房,有的还在拆一些老建筑,大早上也没多少人,看起来荒凉的很。

这里还是有摄像头能看到的,但钻过这片地方,到前面的一个城中村,那可就真的到了完全不用担心有摄像头能拍摄到了。

他们选择的地方不错,距离公司很远,不用担心路上陈艾佳有时间把杨长峰叫过来。

车飞速往前跑了还没十分钟,狭窄而到处是坑的小路上,一辆五菱车横着当住去路。

六七个用墨镜盖着脸的人站在旁边,车前面还有两道路障,这是早有准备。

到了这个时候,杨长峰不但不担心会有什么问题,反而担心这帮家伙会趁机逃跑。

看看这种阵势,杨长峰放心了。

他们没机会跑了。

后面跟上来的车也会自己找不痛快,那辆夏利在最前头,帕萨特在中-,货车跟在最后,完全堵住了他们自己逃跑的道路。

这么自信,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

杨长峰道:“别怕,在路障前面停车,不要下车,等她们过来。”

安雅点点头,虽然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手还是颤抖着,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次劫持,只是斗争的开始。

还好没有离开公司,要不然,敌人一定不会不利用她这个对陈艾佳极其熟悉的人,他们会设下一个圈套,让她成为对付陈艾佳的一张很好使的底牌。

车猛然停下,后头跟上来的夏利一拐,冲进旁边的空地上,横着挡住退路。

还真是自信啊,就那么坚定地相信你们的脑子是好使的?

杨长峰在后排躺下了,开门之前,不能让敌人看到他,要不然,跑掉一个都是损失。夏利车下来一个人,只有那个司机,再没有其他人,而那辆帕萨特上倒是有三个人,看打扮,是这些人当中最好的,有一个穿着阿玛尼西装,手里捏着两个核桃,看样子不超过三十岁,脖子上戴着一根金

项链,似乎是真的。

杨长峰眼睛一亮:“好啊,今天就让我发财啊,这小子有钱,那条项链怎么的也有两三万吧!”

搓着手,杨长峰已经决定了,那根金项链从此以后是我的了!

陈艾佳很无语,这个人简直就是个地主老财,见了值钱的东西就眼红,他就不知道抢劫也好,讹诈也好,那都是犯法的事情吗?

她哪料到,杨长峰根本就没打算把这件事捅出去,既然敌人用了江湖上的方法,那就别怪他同样用敌人选择的方式给他们“还施彼身”。金项链摆摆手,那几个穿西装戴墨镜的走了过来,在前面挡住公务车,他迈着四方步,手里两个核桃转的飞快,四平八稳地走过来,走到副驾驶座上,拍着车窗,很矜持地喊道:“陈老板,到了这份上,你

该不会不懂规矩吧?别让兄弟我动手,自己乖乖下车,要不然,弟兄们可就要不答应了。”

陈艾佳缓缓转过头,向车窗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哟,到底是当大老板的,都这时候了,还能笑得出来,兄弟们不得不佩服啊!”金项链一下一下点着头,手里的核桃停下了,脸一沉,恶狠狠地道,“既然陈老板不给面子,那弟兄们只好得罪了!砸!”

没想到的是,人还没冲上来开始砸车,陈艾佳摇下了车窗,笑吟吟地道:“虽然我不可能去认识你这种小瘪三,但你真的就没打听过,你们这几个人还没法劫持到我陈艾佳吗?”

金项链咧着嘴笑道:“平时那肯定不行,这不,姓杨的他,他,他……”后半句没说出来,他看到,车后座上一翻,传说中的那个恶魔笑吟吟地坐起来,向他招招手:“你是在说我吗?好巧,我也刚想到,我就是那个姓杨的啊。”

医龙3

医龙3第二集

林飞看到这些带着各种灵兽住店的修炼者,要么从腰间挂着一个圣气光芒闪烁的小锦囊里,掏出钱币,要么是手指上戴着戒指光芒一闪,便见桌面上排出十几个亮闪闪钱币。

好似他们那挂在腰间小布囊和手上戴着戒指,藏着许多东西一样,尤其是戒指,林飞真不敢相信里面能够藏着十几个钱币。

不过拥有魔鬼塔的林飞,很快也看出他们腰间挂着小布囊和手上戒指,是一种里面藏有空间的法器,所以能够存放钱币。

另外林飞看这些钱币,就如华夏的硬币,不过这些硬币又和华夏硬币不同,有铜币,银币,甚至金币。

这些金银铜币,也有着一股能量气息波动,似乎是非同一般的金属矿石打造。

似乎猜到林飞的好奇,一旁的人面山羊低声向林飞说道:“他们腰间小布囊和手上戒指,分别叫储物袋和储物戒,里面拥有法阵空间,可以藏纳许多东西。

上等储物戒和储物袋,即便装下一座大山也不成问题。

而桌面上那些钱币,是圣龙大陆圣龙境天圣发行的唯一流通的龙币,这些龙币材质分别为金龙石,银龙石,铜龙石三种矿石铸造,在圣龙大陆所有买卖交易,都是用龙币来完成。”

林飞不由想到一个问题,自己初来圣龙大陆,身上可没有龙币,那么想要住宿,恐怕也无法办到。

前面的几个修炼者支付了房钱,便带着自己威猛的灵兽,大摇大摆,威风凛凛离开。

接着便轮到了林飞等人,前台的小姐和华夏的酒店前台小姐一样,穿着剪裁得体的职业西装套裙,身材火辣,一张甜美纯情的瓜子脸上,挂着一个微笑,向林飞优雅有礼说道:“先生,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

林飞说道:“给我开两个房间,唔,都是两张双人床房间,住一晚。”

“请问你的姓名?”前台小姐问道。

林飞随即将自己姓名说了。

令林飞有些意外的,前台小姐并没有像华夏住酒店那样要客人出示身份证,便点点头:“好的,林先生,我现在就给你办理!”

看来在圣龙大陆,住酒店比华夏更简单,省了许多手续。

显然,在圣龙大陆这个修炼者世界,更看重的是实力,华夏住酒店身份证登机这些手续,在这里显然意义不大。

“林先生,两间两张双人床客房,住宿一晚,一共是200龙铜币。”前台小姐电脑输入之后,向林飞说道。

林飞脸上不由现出有些尴尬,向前台小姐说道:“我身上没有带龙币,可不可以用丹药代替房费?”

前台小姐脸上不由一怔,接而反应过来,说道:“不行,我们这里没有用丹药抵偿房费的先例。”

前台另外几位漂亮的前台小姐,脸上也浮起笑容,这还是她们第一次看到有人来住酒店,竟身上没有带龙币的。

而且还想要用丹药来替代房费。

排在后面几个前来住酒店的修炼者,脸上也现出一副看好戏表情,并且不无揶揄说道:“原来是一伙没钱住酒店的,真是有趣!”

“喂,如果你肯把你身边那头山羊,卖给我炼灵兽丹,我可以给你200龙铜币,不,给你500龙铜币!”还有人指着林飞身边的人面山羊,笑着说道。

“喂,把你身边三个蒙着面纱的女人,卖给本少爷做女仆,我可以给你1000龙铜币,也就是100龙银币。”有一个身穿高档西装,戴着墨镜的公子哥儿,更是打起林飞身边倾城,苏小月,陈心怡三女主意。

林飞眉头皱起,随即目光一冷,看着这个公子哥儿,说道:“你想要买她们当你的女仆?”

这公子哥丝毫没有看出林飞已经动怒,还得意洋洋说道:“没错,三个我都要了,100龙银币怎样?”

林飞冷冷一笑,说道:“我不用你的100龙银币,只要你打得过我,她们便是你的。不过若是你打不过我,那不好意思,你便当我奴才。”

“什么,让我当你的奴才!”这公子哥一听到这话,当即气得一下子摘下墨镜,怒气冲冲看着林飞。

站在他身后三四名高大健壮,气息强大的黑衣男子,也纷纷出声怒喝林飞:“小子,你说话小心些!”

“这可是万剑城岳家大少,难道你连岳家也敢得罪?”

“识相的快给岳大少爷道歉赔礼,还有我们大少爷看上这几个女人,那是她们福气,乖乖当我们大少爷女仆!”

这时,大堂其余的修炼者,听了几个黑衣男子的话,脸上都现出惊讶,纷纷窃窃私语:“原来是万剑城十大家族岳家大少爷!”

“想不到岳家大少爷岳鹏,竟然出现在我们这青山城。”

“这个姓林的得罪岳家大少爷,看来要糟糕了。”

林飞从这些修炼者口中,已经知道那公子哥身份,原来是万剑城一个大家族的公子哥。

这让他不由暗想:既然是大家族公子哥儿,那么身上一定带有不少龙币。

自己囊中羞涩,看来只好从这公子哥身上取一些了。

看到林飞沉默,岳鹏还以为林飞被自己名头镇住了,脸上现出得意之色,看着林飞说道:“现在你向我认错还来得及,不然你会后悔。”

大堂中的其余几位修炼者,也觉得林飞最后一定会乖乖向岳大少道歉。

然而,林飞却淡然一笑:“不好意思,我可没有说要向你道歉,我可不管你是什么岳家大少爷,我还是那句话,打赢我,我的女人你可以带走,打不赢我,你就做我的奴才。”

“找死!”站在岳鹏身后的四个黑衣男子,怒骂一声,就要冲过来对付林飞。

不过却被岳鹏喝住了:“都给我站住!这小子口出狂言,我要亲自好好泡制他!我要他跪在我面前,像狗一样摇头摆尾乞怜!”

四个黑衣男子立刻恭敬答道:“是,大少爷。”

岳鹏目光凌厉直视着林飞,充满傲气和挑衅。

林飞看到前台几位小姐,脸上充满紧张担忧之色,便向岳鹏说道:“这里是酒店大堂,要打我们到外面去打!”

说完,林飞率先往外走去,冷鹰等人跟着他走了出去。

医龙3

医龙3第三集

向玉林的心脏跟随着向暖的步子,又一点一点地回到了心窝里。这番起起落落的情绪再一次抽干了他的力气,让他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向暖将他的反应全部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语音系统响起下一个号的提示,正是排在向暖前一个的号码。

“爸,将你的银行卡给我吧。”

向玉林赶紧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

这个过程中,向暖看清了他钱包里的情况,只剩下几张散票子,连张五十的都找不到。想来若不是山穷水尽,他也不会来找她。

又过了两分钟,提示音再一次响起。

向暖起身走到柜台那,将相关的证件都递了过去。

转账的过程挺顺利,很快就办理好了。

走出银行的时候,向暖问:“爸,那你是打算现在直接回湘城吗?”

“对,我马上回去。秀清她一个人在医院,我不放心。”

其实刘秀青根本没到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只不过她意志很消沉,一天到晚就跟个躯壳似的躺在床上,眼珠子都不爱眨动。

算起来,向玉林出来已经三天了,他也不知道刘秀青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配合医生治疗,早就心急如焚了。只是拿不到钱,治疗的事情就是一句空话,他这才按捺住立马跑回去的冲动。

向暖完全能理解他的心情,所以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拿手机给他在网上买了最快的高铁票,然后让小吴送他们去高铁站。

向玉林本来想跟向暖一起坐后面的,却被小吴的一条手臂拦住,示意他必须坐副驾驶座。这种极度防备的态度让他很难堪,但也无可奈何。

向暖也觉得这样很伤人,刚想跟小吴说两句,小吴已经动手一把将向玉林推进了副驾驶座。她嘴唇动了动,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赶紧起了另一个话题。

“医院和医生都已经选定了吗?这方面需不需要帮忙?牧野认识的人多,回头我问问他是否可以介绍更加权威的医生来帮忙诊治。”

“不,不用了。现在这个医院挺好的,是湘城最好的肿瘤医院了。医生也很不错,你放心吧。”向玉林一方面是忌惮牧野,另一方面实在没脸继续给向暖添麻烦,要了三十万已经够厚脸皮了。

向暖点点头。“那就好。”

沉默了一会儿,她又说:“爸,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不提,你也别放在心上。以后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给我打电话。对了,我把电话号码给你。”

两个人先后掏出手机,互相存了电话号码。

向暖看着通讯录里的这一页,突然有些想苦笑。曾经,她恨不得将向家三个人的号码都给拉黑才好,如今又主动要求保存起来……也不知道该觉得讽刺,还是该高兴终于跨过了心上的一道坎。

去高铁站走的大部分是高速,一路畅通无阻。

小吴开车更是又快又稳,半个小时就到了高铁站,距离向玉林那趟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你们回去吧,不用再送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向暖最后还是决定下车,将人送到安检入口。自己那复杂的感情到底是不舍,还是担心,还是别的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那,我先进去了。”向玉林急着赶回湘城,明知道就算现在进去了,火车也不会立马就开,但还是想早早地进去排队等着,免得误了车次。

“好。那你自己小心点。”

向玉林点点头,加入到安检的队伍当中。

向暖找了个没什么人走动的角落站着,静静地看着人群中的向玉林。他一直低着头,缓慢地跟着队伍移动。那单薄的身形,有些伛偻的背部,花白的头发……都让向暖心里发酸,鼻子发酸。

记忆中那个温润但意气风发的男人老了,真的老了,也被生活摧残得一塌糊涂……想到这里面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向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本该是和乐融洽的一家人,为什么要彼此抓着刀子朝对方狠狠地捅过去呢?相煎何太急?

胡思乱想间,向玉林已经过了安检,他拿起行李之后,到底还是回过头,视线在人群中搜索起来。

向暖赶紧举起手来,朝他用力地挥了挥。

可也许是人太多了,又或者向玉林是真的很着急回到湘城,所以并没有看到她,而是很快就收回了视线,迈着大步朝候车厅走去。

向暖挥动的手僵硬地停在了半空中,半晌之后,她突然苦笑了一下,慢慢地将手放下来。

她此刻的心情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小时候也是这样,她一次又一次地怀着奢望,奢望他们能够回到看一看她,然后伸出一只温暖的大手来。可她得到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他们眼里永远只看得见向晴,那两只温暖的手永远都只牵着向晴。至于她在后面能不能追得上,甚至是否会走丢了,根本没有人在乎。

从前是这样,现在也还是这样。她永远是自作多情,只能望着他们渐渐走远的那个人。

向暖又苦笑了一下,收回视线,朝门口的方向转过去。“我们回去吧。”

不过,向暖没有直接回大院,而是去了李晓敏那。

李晓敏公公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两人前几天被郑魁送亲自回老家去了,她的日子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向暖就提了刘秀青生病和向晴吸毒的事情。

“这就叫*!”李晓敏可没向暖那么好的心肠,想到刘秀青母女做过的那些过分至极的事情,她就对她们生不出同情来。“自作孽不可活!这说明,老天还是有眼的!”

向暖摸了摸鼻子,她不能说李晓敏错了,但刘秀青与向晴已经那么惨了,她总不能还落井下石。“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毕竟,她们也没到十恶不赦,非死不可的地步。”

李晓敏撇撇嘴,不以为然。大概因为她是旁观者,没有掺杂任何感情,所以不会像向暖那样纠结复杂。

“你就是心软!她们之前做出的事情,你要是运气差一点,早死过八百回了。不过,你就是个老好人,要是真跟她们死磕到底,那也就不是你了。”

这么多年的朋友,李晓敏对向暖实在太了解了。就算人家拿刀捅她个半死,她照样好了伤疤忘了疼,人家但凡付出一点代价她就能选择原谅。向暖这性子,说好听叫善良,说不好听就叫烂好人。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作为她的朋友或者亲人,定然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哪有你说的那样。我只是觉得,恨一个人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能不要就不要。何况,她们都已经落魄至此,也算受到惩罚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反正我现在过得很幸福,不是吗?”

“是是是,知道你是泡在蜜罐里的女人,所以就别炫耀了行吗?”

向暖笑着戳她的腰。“说都好像你不是一样!”

“我哪能跟你比啊。我这种没房子没车子也没票子的人,别提多不容易了。话说,你对仇人都能出手就给三十万,那我怎么也是你的好朋友,你不甩手给我三百万都说不过去啊。来来来,拿钱来!”

向暖还真从包里掏出钱包,放她手上。“全副身家都在这了。你要是还觉得不够,就把我卖了吧。买一送一,应该还是能卖个好价钱的。”

李晓敏扑哧一声笑了。拿着她的钱包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然后丢给贝贝。“宝贝儿,这是你干妈给你的零花钱,赶紧拿着吧。”

贝贝伸出两只小胳膊抱住钱包,对钱包上的装饰和花纹十分感兴趣,小手指头这里戳戳那里抠抠,直接把它当成了新玩具。

“我的宝贝儿,你可给我悠着点,别抠坏了。你妈穷死了,可赔不起!”

向暖但笑不语,看着贝贝白里透红的圆脸蛋,还有那红艳艳的小嘴儿,忍不住搂住她猛亲了两口。

贝贝这小东西精明着呢,知道这是喜欢她的意思,立马咯咯地笑了起来,露出那几颗可爱到爆的小米牙。

“看你这蠢样!”李晓敏伸出一根手指头往贝贝额头一戳 ,稍稍一用力,贝贝就抱着钱包往后躺倒在沙发,两只小脚丫高高地翘起,伴随着小鸭子一样的笑声。

向暖看得笑了起来,抬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之前那些郁闷的情绪就这么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从前她没能真正成为向家人,现在,她不可能成为向家的一份子。不同的是,从前她很在乎,很渴望。而今,她有了自己真正的家,也过得很幸福。向家三口之于她,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仅此而已。

即便如此,向暖还是掐着火车到达的时间,特地给向玉林打了个电话。

“我已经安全到达了,正在走出高铁站。”

“哦。”向暖应了一声,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向玉林似乎也是一样的心情,所以同样沉默着。

他们之间,本来就隔着一道墙。无论向暖怎么想要推倒这道墙,抹去它曾经存在的痕迹,都改变不了它客观存在着的事实。

“那就好。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不一定都能帮上忙,但我会尽我所能。”

“好。”

“那个,替我向她问一句好。无论如何,我祝愿她早日康复。你,也要好好的。”

向玉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艰难地带着哽咽吐出一句“谢谢”,挂了电话。

向暖握着手机,半晌之后才轻轻地吐出一口气,释然地笑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