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女神探第六季

  • 主演:安吉·哈蒙,萨莎·亚历山大,约旦·布里奇斯,布鲁斯·麦克吉尔,洛南·布雷科
  • 导演:克里斯汀·摩尔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5

妙女神探第六季第一集

夜煜淡淡瞥了一眼商裳碗里的黄瓜,嘴角如恩赦般的挑出一抹讥讽的冷笑,“她特殊时期,不能吃凉的。”

周子爵脸色一僵,而后挑起嘴角,“哦,特殊时期吗?裳裳,照顾好自己。”

夜煜眉心轻轻皱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该死的!”。

吃完晚饭,周子爵想留下,又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小时候他可以在商裳家里留宿,可是长大了各种事情都不方便,何况商裳身份还特殊。

周子爵恋恋不舍的离开。

送走了他,商裳回房间洗漱休息。从浴室里走出来,卧室里的灯是关着的。

嗯?商裳扬起一边的眉毛,她记得洗澡之前把屋里的灯都打开了,显然是有人进来把灯又关上的,至于关灯的人是谁……一道人影忽然从黑暗中闪出来。

若是一般情况,一把刀已经抵在了对方脖子上。

对方的速度比她更快,没等她有反应已经把她摁在墙上。商裳也没想着反抗,扬起一边的眉,看着面前男人俊美的脸。

男人的脸黑暗中多了几分野性,像一头没有经过驯化的野狼,狂暴起来随时可能将对手的喉咙一口咬住,一口咬死。

夜煜呼吸很重,说话时嘴唇能碰到商裳的嘴唇,“我吃醋了。”

又是委屈的语气,但是,不论他的动作还是眼神,都带着强烈的侵略气息。

商裳道:“生气?你生哪门子的气,子爵都快被你给气死了,你毒舌起来谁能毒的过你?还有脸说自己生气。”

这只狼脸皮厚的很。

夜煜闻着鼻尖混杂了沐浴露的馨香,心底荡漾,忍不住亲着她的脖子,“可是最后被那小子反将了一军。”

论装可怜委屈没人能比得过她怀里这个男人了,千万别因为他委屈的声音就妥协,他动作上面哪有半点委屈还有的反应?不规矩的手一直在揪她身上的浴袍,都被揪的歪歪扭扭,几乎挂不到身上了。

商裳无奈:“就是最后一句?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夜煜终于揪开眼前碍眼的浴袍,手指滑在细腻的肌肤上,手上动作不停,嘴上没有半点心虚,“骗他的。”

商裳揪住夜煜头发,挑眉看着夜煜的眼睛,“你别跟他较劲,子爵对我来说是我另一个家人,我把他当成我的弟弟,小时候他受欺负都是我来护着他,估计长大了想护着我了,没坏心思。”

“他坏心思就差没把眼珠子黏在你身上了!”夜煜恶狠狠的道,“别说你没看出来。”

商裳揉了揉眉心,“不是你想的那样,从小我跟他关系最好,我在家里受了欺负,或者他被周叔叔从家里打出来了……我俩都是‘相依为命’过来的。

我心里忽然多了你这么个最重要的人,他吃醋而已。

你什么时候跟小孩子这么斤斤计较了?”

商裳也不知道在说周子爵是小孩子对不对,这次见面,总感觉周子爵长大了。

眼神变成了……

妙女神探第六季

妙女神探第六季第二集

方冷终究还是要来S市!

凌晨才将她送走,而现在不过是下午,她就这样匆匆赶了过来。减去几个小时的车程,也就是说,她几乎没有休息。

再加上一路上的奔波,这意味着她比我还要疲惫。

这个女人,比男人还男人!

我心里无力地骂了一声。

的确,一点也不给别人怜香惜玉的机会。简直是二十一世纪新生代女性的杰出代表!

我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或者说,我一开始知道,方冷不可能会对这件案子就此不管不顾。

她自作主张地替我应下了乔佳雨的邀请,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只是原本我的计划是,无论是什么后果,都不愿意她再趟这浑水。

出乎我意料的是,李显思在明知这么危险的情况下,他还是愿意尊重方冷的决定。并且,愿意和她一起面对这种危险。

和他比起来,我的决定太过自私。

而同样的,那一刻,我被李显思说服了。

就像李显思说的,怎么可能阻止得了。既然如此,倒不如陪她一起面对。

只是,我不能和她一起行动。

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乔佳雨的视线集中在我的身上。

只有接触得越多,才能了解得越多。

没有来自于乔佳雨的第一手情报,这件案子将成为一个悬案。

虽然,一件案子在几个月的时间都无法结案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但是……一个刑警,无论他的内心再强大,在一件案子上投注的心血越来越多时,如果没有任何回报的话,结果都会是心灰意冷。

如果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甚至会因此受到巨大的打击。

而同样,这一次考验得便是我的抗击打能力。

只要我能挺住,就终有回旋的希望。

这一切,都是源于对手的复杂人性。难以揣摩的心理,再加上一个严谨的团队,甚至是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是因为太多太多次被乔佳雨他们所戏耍而产生地一种心理阴影。

面对他们,我的自信如今已经消失了许多。

最客观的现象便是,当我需要做出决定时,出现了犹疑不决的现象。

我总是左摇右摆,或者说,我总是认为自己的决定是错的。

然而……苦思冥想出的决策却仅仅只有这些。

反其道而行!

现在的我,必须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同时还要吸引住乔佳雨的视线。

我不能再贸然进攻。或者说,我将以退为进,让陈警官主攻,而我选择佯攻。

但现在……还不是合作的时候。

陈警官如今气势如虹,如果我单方面提出合作,恐怕会被拒绝。

当他第一次失败之后,如果我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或许会接受,但依然不是以我为主导。

他不可能会将掌控权交给我,可我也需要一个团队!

所以,最好的结果是,我们两个人各领一半的人力然后交换各自的信息,再分别对乔佳雨这三人犯罪团伙进行缉拿。

我凝眉沉思着一件事情,乔佳雨已经和家里人断了联系,但这路有一个漏洞。

楚守源和乔佳雨两个人的婚姻,让楚守源得到了巨大的利益!

那么,乔佳雨在这场婚姻中得到了什么?

那个女人,可不像会吃亏的人!

还有……乔佳雨接受过心理治疗!这一点,我万万没有想到。

但却与我的一个猜测不谋而合!

乔佳雨曾经受到过伤害!而这个伤害之深,让她至今无法忘怀。

而心理治疗……

即便是在心理研究最先进的美国,一个精神医生依然无法百分百准确地判断一个人是否真的具有精神病。

毕竟……精神病患者有许多在日常生活中与常人无异。可是在爆发时,却汹涌如潮,势不可挡。

正是因为如此,每年都有误诊现象发生,而且被误诊之人有些甚至是权贵之人!尽管如此,他们甚至可能比普通人关闭着更久。

因为,当你情绪激动时,他们总是不由分说地给你一针镇定剂!

当你听话时,他们依然不放心!毕竟,人总是会在被伤害时,自然而然地学会乖巧。

你学乖了,不代表你痊愈了。

而这些,还是已经好了不知多少倍的现状!

那么,十年前的心理治疗会是怎样?

乔佳雨因为某件事受到伤害,被家人送去心理治疗无疑是对她的二次伤害!

而这个二次伤害甚至于比第一次更为严重!

因为,这一次是被她最亲之人深深伤害了。

与此同时,失去母亲的她,在内心深处失去了一个最疼爱之人。

有的时候,成年人其实比小孩更需要母亲!

我眯着眼睛,想要吸引乔佳雨的注意力,无疑,从她的母亲开始!

即便至亲之人去世多年,但我绝不相信她会对这个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上的人无动于衷。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就算再冷漠无情,也总有柔软的地方。

如果我开始调查乔佳雨的母亲,一定会引起她的怒火。

但是,她一定会明白这是我的计策。一个准备打败她的计策,所以,为了报复我,一定也会伤害我最在乎的人。

我眯着眼睛……

方冷!

是否要利用方冷做诱饵?

我的拳头不知不觉中开始握了起来,用方冷的安全去做赌注?

这一刻的我,开始痛恨自己的卑鄙,我竟然会用这样的方法!

用自己最亲近的人做诱饵!

方冷为了我,才踏进这浑水里。而我竟然还准备亲手将她推下火海!

也许一个不慎,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我不是曾经说过,绝对不会用一个人的牺牲去换取真相吗?

我不是口口声声说生命是不能用数量去衡量的么?

为什么,在这一刻我竟然会有这样恐怖的想法。用一个人,去换取真相?

我的拳头狠狠攥紧着,这一刻的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丑陋,以及被失败打击地可怜自尊。

不择手段地想要获得胜利!

一方面拒绝方冷的靠近,认为这是对她好。

一方面又打算利用方冷,还是认为这样有利!

我……原来自私得可怕。

妙女神探第六季

妙女神探第六季第三集

苏沐慢慢地走了过去,她没有叫自己的母亲,再见面已经是生疏得不能再陌生。

王媛可的神情很是疲惫,苏沐的心里更疲惫。

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她想她的母亲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找上自己。

虽然被自己的母亲登报断绝过关系了,但是真正地说装看不见苏沐还是做不到的,她慢慢地走过去。

苏母王媛可的声音一点生气也没有,特别地僵:“你爸被人打伤了。现在住在医院里,还有,他在外面欠了一P一股的债,苏沐你不能不帮着还。”

苏沐垂了眸子,声音低低的,“上次不是拿了夜家一千万吗,实在不行可以卖房子。”

想来也是可悲的,苏母拿了钱去买了房买了车,用的是卖女儿的钱,两个弟弟妹妹都住得好穿得好,她的妹妹好像还上了贵族学校,但是苏母从来没有感激过,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也只有在,下一次麻烦出现前,才会再找上苏沐。

有时,苏沐也会觉得累,她毕竟也是个人,也会有情绪。

她有夜荀要照顾,而这一大家子让她疲惫到极点,那时看见报上的声名时,她哭了半夜。

伤心难过,但同时又是解脱。

而此时,苏母听见她的话,愣了一下才开口:“卖房子,卖了房子我和你弟弟妹妹住哪里?苏沐你做人不能太自私了。”

苏沐的心里一片凉,自私?她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才叫自私了。

垂了眸子,好半天才低低地说:“我们没有关系了。”

她一句妈也没有叫,实在是叫不出口。

说完,就绕过了王媛可想离开,但是王媛可又怎么会肯让苏沐走?立即就捉住了苏沐,声音厉色:“苏沐你不能不管我,不管你爸不管你妹妹,你是要把我们全家人都往绝路上赶吗?”

苏沐盯着面前的女人,她就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她犯下的错要自已承担,别人犯的错,还有这一家子的未来就在压在她身上?

过去是,现在也是。

苏沐也不是一个过份软弱的人,她还是甩开了苏母自己上楼了。

回到楼上,她关上门,还是克制不住地哭了。

苏母不会放过唯一的救命稻草,在门口闹着,最后还是邻居报警了叫来了警察,苏沐很累了,但还是不得不跟着去录口供。

当时,她是麻木的,事实上他们一家人也进出这里不下于几次了,甚至是大学期间也来过,还是因为家里的事情,那时还是沈文轩陪着她的。

苏母是被逼到绝路上了,苏沐的爸爸在外面欠了几百万,现在就是卖掉房子也不够,况且她也不舍得把那房子卖掉,那房子多好啊,住在里面舒舒服服的,要是卖了以后怎么办,她的儿子女儿住哪里?

既然房子不能卖,那就只能把苏沐再卖一次,反正苏沐是个赔钱货,替那么大户人家养了个儿子,一千万太少了。

在她的心里,卖一次也是卖,卖两次也是卖,一千万不够,至少一个亿才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