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女神探第五季

  • 主演:安吉·哈蒙,萨莎·亚历山大,布鲁斯·麦克吉尔,约旦·布里奇斯
  • 导演:迈克尔·卡特曼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今年夏季档将迎来《妙女神探》的第五季的播出,这部剧以独特的双女主的刑侦剧形式吸引着广大中青年观众。在第五季中,里佐利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挚友艾尔斯。里佐利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工作,本想瞒过自己的妈妈安吉拉自己怀孕的事,但细心的安吉拉很快就察觉到了女儿的异样,里佐利只好如实奉告。高兴的安吉拉立即把里佐利怀孕的消息告诉了里佐利的弟弟弗兰基、汤米,他们都替里佐利感到高兴。里佐利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了老同事科萨卡,并请他一定要对其他同事保密。大龄未婚母亲里佐利为了维持住自己的工作,挺着肚子继续做着危险的外勤工作,三番两次预险后终于流产。安吉拉和艾尔斯努力安慰失落的里佐利。里佐利恢复健康后打算立即投入工作中

妙女神探第五季第一集

半月后,皇城。

萧千寒等人是昨日下午赶到的,每个人,包括小胖子都是易容过了的。

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之后,小胖子便立刻跟萧千寒告辞离开。

萧千寒点头准许。

即便是她徒弟,也不能一直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更何况这里是皇城,高手众多!

小胖子离开之后,萧千寒便开始继续修炼。

这半个月以来,虽然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任何追踪,一路顺利无比的来到皇城,但是二阶的拿到壁障,她一直没有突破。

她确定,自己已经距离水旋境二阶十分接近,说是一只脚已经迈过了那道壁障也不为过!

但是无论如何,另一只脚却怎么也迈不过去。

尝试了几次突破之后,她索性不再尝试,专心修炼。

她相信,水到渠成!既然暂时突破不了,也许就是因为之前突破太快的缘故。刚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巩固根基!

修炼一途,最忌讳的就是激进!

云默尽突破到八阶之后,倒是没有再突破。姜胜应该是感受到了压力,拼死拼活的修炼,平日里连话都说不上一句!

至于成果也是有的,修为成功突破到了水旋境五阶!

同样拼命修炼的小胖子,修为也有所精进,已经达到了雾旋境九阶。为此,萧千寒单独给了一枚凝水丹,已做突破之用。

幕文海的变化是最大的。不是修为,而是性格上!

自从离开幕府之后,他的所有时间不是疗伤就是修炼,只字不言,跟谁都是这样。

萧千寒知道,幕文海这是心里还不适应,而不是有什么坏的情绪,不然的话也不会给元殊的尸身愈合伤口。

对于幕文海的状态,她什么都没说。

有些心结,旁人只可以点到即止,过多参与反而不好。比如小胖子的。

而有些心结,旁人根本无法参与,只能靠当事人自己,想通就想通,想不通就想不通。

来到客栈之后,幕文海便单独要了一个房间,闭门不出。

上午。

姜胜独自跑了出去,没说去做什么。

云默尽还在屋中修炼。似乎是因为到了皇城,萧千寒感觉云默尽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只是整个人给人感觉更加低气压!

萧千寒上午要出去补一些符纂。一路走来,竟然一个售卖符纂的地方都没有。

这里是皇城,应该不缺符纂。顺带着,也可以了解一下这座皇城!接下来,还要在这里发生很多事情,总需要先了解一下。

前一秒主意落定,后一秒她就已经出了客栈。经过打听,她很快就找到了一条专门售卖修炼所需之物的街道。

还没走入街道,她就已经能够感受到那里的热闹,每一家店铺都门庭若市,人头攒动!

这让她很是意外。

皇城照比其它地方繁华,鼎盛,这都是正常的,但是这也太繁华,太鼎盛了!比幕府热闹了百倍不止!

不过,这样的地方,才让她更好奇。

东西越多,宝物出现的几率就越大!唯一的问题,就是有没有足够的资本拿下宝物。

当然,她也只是好奇一下,宝物什么的她还没打算出手。

她现在要低调行事,先给云默尽查清身世再说。

挤入人群之中,她大概看了几家,找到一家出售符纂的店铺。

相对于武器,丹药,这家售卖阵禁用品的店铺的热闹程度,丝毫不弱!

萧千寒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挤到第一排。扫了一眼,柜台上摆放的竟然清一水的阵禁卷轴,还有一些玉简,里面装的是阵法禁制秘籍,竟然一张符纂都没有。

“小二,你家的符纂在哪?”既然找不到,她直接问向忙着卖货的小二。

“哎,我要这个!”

“我先来的,我要那个!”

同时响起的还有不少声音,一个个争抢不已,就好像阵禁卷轴不要钱一样!

小二快速的把别人要的卷轴一一售卖掉之后,并没有理会萧千寒,而是继续忙着接待下一位顾客。

“小二,你家的符纂在哪?我要五百张!”萧千寒明白,符纂不值钱,至少相对阵禁卷轴来说是的。所以,她也没打算跟小二计较,直接报出数量。五百张,多少也能抵上一张阵禁卷轴的价格了。

小二这次有反应了,扭头看了萧千寒一眼,扔下一句话,继续招待别人,“等一会儿吧。”

等一会儿?

萧千寒挑眉,目光看了小二身后一眼。

地上放了好几堆符纂,看样子加起来千八百张还是有的。

不给拿么?好,我等!

反正她也有的是时间,今天心情好,就多等一会儿。

“哎,你要什么?”小二又接待完一个顾客之后,头也不抬的问向下一个人,语气不耐。

来买东西的人都抢着报出名称,这个人怎么还不出声了?

“那个,先给这位小姐拿吧,我不急。”被问到的是一位老者,见萧千寒在这站了有一会儿了,便开口道。

小二眉头一皱,看了老者一眼,“买不买东西?不买滚蛋!别在这捣乱!”

老者被骂的脸色一青一白,抬手指着小二,被气的手指颤抖,说不出话来,“你……你……”

“你什么你!别逼我让人撵你啊!”小二推了老者一把,一瞪眼,继续朝着下一个人招手,“来,下一个。”

后面的人刚要上前,忽然被人拦住了。

出手的人,自然是萧千寒。

“你干什么?跟着捣乱的话,别怪我把你一起撵出去!”小二见状,又瞪了萧千寒一眼。

“捣乱?”萧千寒冷笑了一声,伸手扶住老者,“老人家,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老者连忙摆手,转身要往外走,同时召唤萧千寒,“走吧走吧!这条街不止一家卖阵禁之物的,换一家再买吧。大不了,老头子我再排一次队。”

萧千寒站住没动。

售卖阵禁之物的,确实不止一家,随便一家都能买到符纂,但即便是走,也要先把这里的事情了结了再走。老者见状知道萧千寒要做什么,连忙又回头劝道:“走吧孩子,能在这里做买卖的人,都是有背景的,咱们招惹不起。”

妙女神探第五季

妙女神探第五季第二集

好好的一场角逐,出了这么一个插曲,大长老有些无奈,但是却毫无办法,这突然出现的天之女,恐怕会让这个已经平稳了千年的阳面,再次陷入动荡。

已经进入森林的落白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她闭着眼睛,实则却是注意力高度集中,缓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和状态,换句话说,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通过牌子传送进来的地方似乎不是固定的的,落白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将他们这些人分成三组的意义是什么,也许是规则的一部分,但是由于她并不清楚规则,所以只能暂时将此事放下。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将命给保住。

不要说这只是一场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角逐而已,在任何情况下,落白都不敢保证自己是绝对安全的。

四周很安静,除了有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之外,连鸟叫虫鸣都很少,不过只要有,就是一件好事,至少证明了这附近没有什么太过凶猛或者毒性太强的妖兽。

妖兽的领地意识都很强,所以听不到鸟叫虫鸣的地方,一定不安全。

落白缓缓睁开了眼睛,她的手中握着一把簪子,是花斐临时塞给她的,虽然比不上那把八级灵宝的匕首,但是握在手中,感觉也不差,想来也许也是花斐常用的武器。

有的时候簪子比匕首很实用,至少不会让人从一开始就升起防备的心思,而且还十分便于携带,也不会遭人怀疑。

落白想了想,将裙摆撕开,分别绑在了两条腿上,长裙瞬间变成了一条简易的长裤,这样更便于行动,但是就这样走了很长一段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说,连个人都没有见到。人在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时候,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虽然这一路上落白什么也没有做,但是走到一条小河边后,还是觉得全身疲惫不堪,想了想,她将簪子插进了发丝之中,跃到河边的一颗大树上半躺着

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一片金黄,将树上的落白都染成了温柔的颜色。

“咔擦……”

原本已经闭上眼睛正在假寐的落白,突然听到了一声轻响,那是将树枝踩断的声音,很小,但是因为落白有一只眼睛看不见,所以对声音和味道变得格外的敏感。

这声音还很远,似乎是有人正朝这边过来,此时太阳几乎已经完全落下,只留下了一点点的余光,落白依旧闭着双眼停在树上,同时将自己的呼吸放得更慢,可以说六级以下的人。

在落白不动的前提下,完全没有办法感受到她的存在。

这些东西,并不是花斐教的,可以说花斐到现在为止没有教过落白任何的东西,但是她就是会,就像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一样,也许是她以前就会,,只不过是忘了而已。

片刻之后,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停在了落白栖身的那颗树下,听声音,似乎是一男一女。

“安安,你放心,等我拿到领头人的位置,一定立刻向苏护法提亲,迎娶你过门,不过现在你可一定要帮我,如果做不成领头人,我爹会杀了我的!”

说话的是那个男人,落白原本还想听听是不是有什么大秘密,但是这么一听来,发现只不过是些无聊的话,所幸歪过头闭目养神,就在这时,那个女孩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那~我要怎么帮你?”

“我们两人本就不在一组,按理说现在是对手,我能怎么帮你啊?”那个名叫安安的女孩的语气中含着担忧,只不过这内容,明显是已经动摇了。

那个男孩一听就乐了,连忙说道:“你不是在第二组吗,你们那一组最难搞定的就是那个花落白,她是花长老的女儿,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身上的宝贝肯定多,你得先帮我干掉她!”“花落白?你疯了吧!”听到那个男孩口中的名字后,安安的反应稍稍有些大,平复了一会儿才压低声音说道:“这角逐外面人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画面可是都能看到的,你觉得花长老不会时刻关注着那个

废物?”

落白原本已经不想再听,但是安安刚才失控说出她的名字时,又重新勾起了她的兴趣,仔细听来,居然已经有人想要对她下手了。

只不过很可惜,这些人估计的对象是花斐,并非是她。

“你也说了,她只是个废物,你做得隐蔽一点,绝对不会被花长老发现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被发现了,反正你也根本没想抢领头人的位置,而且到时候,你就是我钱星文的未婚妻,有我爹保着你呢。”

“可是……”

“别可是了!”钱星文见安安一直犹豫不决,又立刻抛下了一级重锤:“你爹爹在杀学院做了这么多年的护法,一直都无法成为长老,就是因为无法突破到七级,你就不着急吗?”

安安不是很明白钱星文的意思,安静的等待着他的下文,钱星文又接着说道:“前几日,药学院中的那位钱长老,你很清楚,那是我的亲大伯,区区一颗提升等级的丹药……”

钱星文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安安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有达到七级及以上,才有成为长老的资格,安安犹犹豫豫的问了一句:“我帮了你,你真的会娶我吗?”

“当然!”

钱星文信誓旦旦的许下各种各样的承诺,根本就不知道他想要对付的那个人,正躺在他的头顶,光明正大的偷听。

钱星文又哄了安安好一会儿,简直是什么样的话都说出了口,听得落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终于换来了安安的那一句:“你想让我怎么帮你?我跟你花落白根本就不熟。”

“你听我的,花落白迟早要归队,以她的脾气,没人会跟她一起,你就去跟她套近乎……”钱星文在兴致勃勃的说着自己的计划,树上的落白眼睛却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她没有想到这钱星文小小年纪,心思居然如此歹毒,想必他那父亲也不会是个什么好东西。

妙女神探第五季

妙女神探第五季第三集

我真的怕死!

很怕,怕到骨子里的那种。

号码通了,但连着响两下都没人接。

我在心里念着完了完了。

就在我濒临绝望时,他终于接听了。

“喂。”他嗓音低沉冷静。

我不知为什么,听到他熟悉的低磁嗓音的一瞬,竟然鼻子一酸,眼泪就滚下来了。

“说话。”

我迅速握紧手机,颤着声音急促问:“路锦言,你说过的话还作不作数?我,你还要不要?”

他那边沉默了。

我眼泪流得更凶:“好,我知道了。”

在他沉默的几秒里,我已经彻底绝望。

是啊,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践踏他的尊严,现在又死皮赖脸地想要求救于他,他拒绝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就当我正准备收起手机时,他那边却突然传来回答:“要!”

简单干脆,他说要。

像是绝处逢生的我再也控制不住,崩溃地哭出声来。

他嗓音很沉:“五个小时后,我来接你,等我!”

我连忙哭着说:“萧磊的人在追杀我,我正在逃,坐的出租车,我不知道能去哪里躲掉他。”

这样的解释又是极伤他自尊的。

证明我是逼不得已是有求于他才愿意屈身于他。

但他没有生气。

就凭这一点,我想这辈子都绝对再忘不了这个男人了。

他没有任何慌乱,很冷静地对我说:“把手机给出租车司机!”

我愣了愣。

“乖。”他语气很柔很缓。

我终于反应过来,连忙答:“好。”

又把手机迅速递到司机耳边。

我听到出租车司机不停地点头:“好嘞!好嘞,有您这话就好办多了!行的,您放心,我一定把她安全送达!”

司机又报了自己的车牌号后转头看向我:“好了,你听吧。”

我又把手机收回来贴上耳边。

“司机会送你到碧林苑,在那里没人敢动你。”

挂了电话,我之前所有的惊惶和恐惧不知怎么突然就一扫而空。

我冷静下来,明明后面的人还在继续追着,可我竟然还因为自己刚才惊慌失措的落泪而感到可笑,而自己笑出声来。

“找到人庇护安心了?”出租车司机打趣我。

我脸上的泪都还没干,却对他咧开笑容:“对,安心了,您听了他的电话不也安心了?”

“碧林苑的人哪,全申城可没几个人能进去得了那里,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会子别说道上的,就是再穷凶恶极的狂徒追赶我都没什么怕的了。”

我好奇了:“碧林苑什么地方呢?这么厉害?”

他说得这么夸张,可我却从来没听过这么个地方,我从小是在这申城长大的,照说有什么牛逼的地方我即使没去过也应该听说过才是。

“这么跟你说吧姑娘,权势滔天,听说连本市最高当权人凡事都要给那里面的人几分面子。”司机一幅神秘兮兮的样子。

我心领神会地笑了笑。

听说在上头都有人的路家确实拥有这份高资格。

不过我还是不知道这碧林苑是做什么的。

直到车子驶进一片碧绿的竹林,眼前豁然开朗,红墙绿瓦燕子檐,眼尽头竟是百转千回小桥流水式的中式大庭园。

数名衣着干练、彬彬有礼的年轻男人齐整迎过来。

司机将车停下,一个年轻男人拉开副驾座的车门,微微俯身笑容亲切:“萧姑娘,您安全了,下车吧!”

多少年没受到过这种待遇了,我一时有些不习惯地脸红了。

我下车。

又有另一个年轻人给出租车司机酬劳,那司机也挺憨厚,说我给得够多了,最后年轻人硬塞,司机才乐滋滋地收了,苑里的人又指引出租车司机从另一条隐秘的路出去。

我走了几步,越过竹林看向后面。

萧磊的人明明都追来了,可这会儿全都没了影。

“三少出差了,晚上会回来,我先带您去苑里休息。”还是刚才唤我下车的那个年轻人,深蓝色西装笔挺。

后来没人再追赶,我又有些心不安起来。

真的就这样把自己卖给他了吗?

耳边仿似又回响起他说要那个字时的干脆和郑重,我耳根子没来由火烧火燎起来。

唉,这他妈算什么事儿……

那些年轻人又顺来路往里面走去。

我跛着脚跟上他们。

那个年轻人马上注意到,他回过头:“脚受伤了?”

“没多大事。”刚见面,我不好意思太麻烦他,只避重就轻地回答。

“烦您在这等一会,我去叫医生。”他说着,不由我拒绝便立马大步跑了。

后来,医生几乎把我受伤的地方都翻着遍儿地检查了一遍,最后才松了口气:“还好,伤得不是很重,不用去医院了,我给你上些药,不过你得躺上几天养着了。”

我点头:“谢谢。”

萧磊原本是想把我从楼上扔下去,做成我跳楼自杀的假象,他们有备在先,自上在下手上都收敛了些,若不是这个原因,只怕我又会跟上次一样,至少得在医院躺上好一段时间。

挨过打的地方都涂上了清清凉凉的药膏,刚才那个年轻男人还体贴地给我送来了崭新的女式毛衣和大衣,我身上外衣上一片狼籍,还有好几处血渍,确实不且再穿着晃来晃去。

他们都离去后,我换上了干净衣服,躺在软榻上竟然睡死过去。

明明很陌生的地方,很陌生的人,我却毫无防备地睡着了。

不知道一觉睡了多久,再醒来,格子窗外已是一片大黑。

室内亮着暖色的灯,四周万籁俱寂。

应该是离公路颇远的缘故,连汽车的声音都听不到一丝。

安静得不得了。

我睁着眼睛怔了一会儿才想前睡着前的所有事情。

心里一惊,倏地坐起来。

环顾四周没看到路锦言,也没再看到那个年轻男人和陈医生。

我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夜里十点半。

路锦言在电话里说过五个小时会来找我。

打电话那时候是五六点钟的光景,按理现在也该回到申城了。

“锦言弄了个女人藏你这了?”外面传来一道陌生的男人嗓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