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女子图鉴

  • 主演:水川麻美,阿部力,阳月华
  • 导演:棚田由纪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东京女子图鉴》改编自在《东京日历》上连载的同名四格漫画,电视剧版的导演由《百万元与苦虫女》的棚田由纪担当。水川麻美将演绎女主角绫从20多岁到40多岁的成长过程,绫从家乡来到东京工作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环境的变化,她的人生也随时面临全新的挑战。本剧在惠比寿、银座等多个地标性的外景地取景,全方位展示一个真实的东京。

东京女子图鉴第一集

第1372章再见乌皇后

在皇宫入口,云娇儿刚要带着萧千寒上前,却被萧千寒一把拉住了。

“我们不从那走。”萧千寒说了一句,要拉着云娇儿往别处走。

云娇儿楞了一下,旋即明白萧千寒的意思,目光有了些变化,慎重的盯着萧千寒,“你要硬闯?”

身为公主,皇宫还有没有其它入口,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不通过这个入口进入就只有一个办法,硬闯!

“你不敢的话就去乌玉晴的寝宫等我。”萧千寒笑着扫了云娇儿一眼,放开云娇儿的胳膊,径自向前。

云娇儿有些犹豫。

她想要进出皇宫再容易不过,完全没有必要铤而走险。

思量了一瞬,她一咬牙,飞身朝着萧千寒追了上去!

跟萧千寒一同硬闯皇宫,就意味着她是站在萧千寒一边的!纵使有千张嘴也无可反驳!

而且,这只是她单方面的想法,如果萧千寒跳出来洗清,说是被她带进宫的,她也无计可施!

这是一场豪赌!

私带萧千寒入宫,并且还是硬闯,虽不致死,但对于她今日的地位有不小的影响。

她之前利用萧千寒,这一次,若萧千寒反悔,她也不打算出来为自己辩解!

一报还一报,她认了!

若萧千寒有任何难处,她也会毫不犹豫出手!

这是她欠萧千寒的!

感受到云娇儿在身后跟了上来,萧千寒嘴角微勾,没有回头,直接将速度提升至极限,闯入皇宫!

皇宫,她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而且有云娇儿在侧,很快就来到了乌玉晴所在的地方。

入宫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乌玉晴疗伤!

如今苗人仙和伶贵人都已经死了,无论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都是死无对证!乌玉晴这条线索就变得更加重要!索性的是,乌玉晴应该不知道苗人仙和伶贵人都跟她说过什么!

而且,等她处理完要做的事情之后,恐怕也没时间再来找乌玉晴了。

对于萧千寒的选择,云娇耳自然心中高兴。

她很清楚,萧千寒入宫绝不是专门给母亲疗伤。即便能够率先来此,萧千寒也一定同时有别的目的。但那又如何!

她不敢说有多了解萧千寒,但萧千寒的行事风格她还是知道的。说到就会做到!

只要能给母亲疗伤,足矣!

乌玉晴因为体内寒毒发作,未免信息外泄,所以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只留亲近的人在侧。

云娇儿出现,直接屏退了所有下人,然后才让萧千寒出现。

萧千寒隐藏在暗处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寒气。而那寒气的源头,正是乌玉晴!

此刻的乌玉晴就好像一块千年寒冰一样,源源不断的散发着冰寒之气!靠近之人若无魂力抵御,不出三日必死无疑!即便有魂力抵御,修为越低,抵抗的时间越短!而且无论多高的修为,都必须用魂力才能够将侵入体内寒气逼出体外!

萧千寒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双眉紧皱,站在原地并没有急着靠近乌玉晴。

乌玉晴此时的情况,比她所见过的任何人都要严重,而且严重的多!

见萧千寒站着不动,云娇儿看了一眼,目光中有些担忧,“萧小姐,我母亲……”

萧千寒已经知道她的身份,所以在萧千寒面前,她也并不避讳。

“很严重。”萧千寒凝眉,只说了三个字。

云娇儿立刻沉默,脸色很难看。

“歌儿,是萧千寒来了吗?”也许是因为听到了动静,也许是因为乌玉晴本就没睡,那虚弱的声音仍旧带着几分上位者的威压。

“是的,母亲。”云娇儿恭敬的应道。

乌玉晴闻言,将上身撑起一些靠在床上,看向萧千寒,“没想到萧小姐还有如此能力。早知如此,当日在皇城外本宫就该让你帮本宫疗伤。”

萧千寒皱眉不语,不是因为乌玉晴的伤势,而是因为乌玉晴的语气。

云娇儿表情微变,连忙道:“母亲……”

乌玉晴摆手打断云娇儿的话,因为动作过大,咳嗽了几声,“萧小姐,你我明人不说暗话。只要能治好我体内的寒毒,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云娇儿的神色有些着急,甚至隐隐有些慌。

她了解萧千寒的性格,母亲这样恐怕……

萧千寒双眉皱的更紧了一下,不过旋即散开,眉间一片舒展。

“既然皇后娘娘如此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萧千寒语气平淡,没有一丝生气的意味。

云娇儿心中的焦急却越发浓郁,单单是这称呼,就证明萧千寒已经有些生气了!

“萧小姐,我母亲……”她想开口提乌玉晴辩解什么,萧千寒回头淡笑,示意云娇儿不必说。

“皇后娘娘的话没错,凡事都有代价!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要付出些什么!有得必有失,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萧千寒平淡的说完,一转身隔空看向床上的乌玉晴,终于抬脚,迈步上前。

乌玉晴没有说话,脸色的神色表面了对萧千寒说法的赞同。

走到床边,看着乌玉晴苍白如雪的脸色,眉梢鬓角都有白丝隐隐出现,就连那双眼睛都透着浓浓的寒意,整个人就好像刚在极寒之地冻过一样,毫无血色可言,萧千寒嘴角微微勾动了一下。

“皇后娘娘可愿放弃皇后的位置,净身出户,离开皇宫,离开皇城,离开北武洲?”一席话,不弱于一道惊雷,把云娇儿炸的目瞪口呆,乌玉晴也是愣了一下,旋即面色阴沉似水!

放弃后位?这乃是她乌玉晴费尽心力,耗尽时间才得到的,岂可轻易放弃!

“萧千寒!”她冷斥的声音很小,但威严十足。

萧千寒同样摆手将乌玉晴的话打断,直言道:“与其死在这里,难道活着离开不是一件好事吗?”

“死?”乌玉晴虚弱的冷笑了一声,不再言语,眼眸之中尽是不屑和嘲笑。

云娇儿上前,表情有些尴尬,“萧小姐,我母亲体内的寒毒爆发,并非是致命的。只不过那寒气会让人很不舒服,会影响一些事情而已。毕竟我母亲身为皇后,在外面总不能常是一脸寒霜。”

“不致命吗?”萧千寒冷笑,“告辞!”

VIP章节

东京女子图鉴

东京女子图鉴第二集

第0306章:死了一个仇人

“好,去庄子散散心也好。”

他现在和郁飘雪的身体都不太好,去休养也是好的。

“对了,那个王婷月呢?她……怎么样了?”

她想起那个弄死了自己的人,也毁了殷湛然一条命,那是他一个生机啊。

“她……在淳于恨的手里,你还是别看了。”

她闻言笑了出来,落到淳于恨的手里还能有好日子过就奇怪了,不过她还是想知道。

“淳于恨把她怎么了?我刚刚在外面见他了,只是我急着进来见你,就忘了问。”

殷湛然闻言一挑眉,她这么念着自己?心里在想到这个念头的时候心情十分不错。

“少孤说,淳于恨把她拿来练蛊了,就是当蛊人,成了练蛊容器,她的身体喂养五毒,反正有点血腥。”

殷湛然说的是简单,但郁飘雪想着有点血腥四个字能从殷湛然嘴里说出来,就已经是非常的血腥了,再想到绝川,一时间还有些忙不过来。

“对了,邵惜谦跟独忘机成亲后,怎么办啊?是回都城,还是住在这里啊?”

这个问题殷湛然没有想过,看向郁飘雪的时候才开始想。

“这我不知,不过他们两人的事,我们外人也不必管,况且独忘机要的也不是惜谦这个人,只是两人成亲,她生下一个孩子,算是对前世欠的有一个交代也就是了。”

“这……怎么感觉,好奇怪啊。”

她抿了抿唇,这算什么,怎么感觉这两人成婚很儿戏呢?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她跟殷湛然不也儿戏,两人成亲的时候连面都没有见到呢。

见她又不知道在想什么殷湛然笑着摇头,一条到晚的脑子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要不睡会儿吧!”

她点头嗯了一声,她自从醒来后就发觉自己的身体特别容易困,很想睡觉,可能到底是伤了身子,始终要养一段时间吧!

“哎呀我忘了,我醒来了这么久还没去拜见这里的主人呢,我们一起去吧!”

她反手握着他的手想去拜见,殷湛然想了想事情,也没什么失礼之处便开口劝道:“不必了,晚上是她们的婚礼,现在可能在忙,去了反而添乱,我们先不管,晚上再去,况且你自己身体也不好,本地主人也不会怪罪,我们去睡吧!”

说完他已经牵着人的手站起来,郁飘雪想想也是,婚礼这么仓促,现在独忘机肯定是忙,便也打消了这个念头,本来想拿着那些医疗用品进房间放进空间的,可是被殷湛然牵着手,只好先将东西留在这里,回头再说,两人便一起进了房间。

“先睡会儿,最近你的身子虚,多休养好。”

她坐在床边还没动手殷湛然已经弯腰给她脱了鞋子,她一时很是不适应。

“文衍……”

“怎么了?”

他抬起头问她,以为她有事,而这时已经脱了一只鞋,他的双手正在她另一只脚上。

“你……不用的,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她实在是很不习惯,大半年的时间,她们相处的模式变得太快了,她一时转换不过来。

见没什么事他已经将她的鞋子脱下,两人躺到床上去。

“没事,夫妻之间有什么,你快睡,看你样子倦的很。”

她压了压被子,她正好睡在他一条手臂上,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不见得就比睡在枕头上舒服,但是就是想拿他手臂做枕头。

“你哪天生日啊?”

她突然问,她发现两人在一起大半年了,她居然还不知道他哪天生日。

“居然不知道我生日,你这妻子怎么当的?”

他在怪罪他,只是一脸的笑意,满眼的温柔完全出卖了他,使得他的话一丝威胁性也无。

“我本来就不知道啊,没人告诉我。”

“你生日的第二天。”

“啊?”

“你生日的第二天。”

殷湛然又重复了一边,郁飘雪以为他一定是逗自己玩的。

“糊弄我。”

她不满的撅着嘴,那样子看起来可爱极了。

“骗你做什么?你若不信去问少孤,我的生日就在你第二天。”

这会儿她是信了,眼里有些奇妙的东西,真的……这么巧?

看到她眼里奇妙的情愫他咧嘴笑了,翻了翻身子两人隔得那个近。

“是不是觉得很有缘分?”

“那你干嘛不说?”

“有什么好说的,提醒自己又老一岁么?而且今年生日的时候在江南,事情多,也就不说了。”

她低下头正好靠在他的胸口那里,听着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居然在想他生日的那一天都发生了什么。

“那你明年不就二十八了?”

“对啊,是不是很老了?”

他居然有些疑狐的问,郁飘雪一下子仰起头来,正好看着他的下巴,有些尖尖的,但也不是太尖,十分好看,有点像白玉兰花瓣的弧度。

“那你岂不是大我十二岁?”

她很震惊,这年龄跨度是不是也太大了,他二十七,她十五。

“是啊,男人大点好,有点能力基础,女人嫁过来少吃些苦。”

他的思维好像跟她有点不在一个线上。

“那岂不是大叔?”

她又低下头呢喃,声音小小而软糯,只是两人就隔得这么进好似一个人似得,殷湛然怎么能听不到。

“大叔?本来觉得自己在老和年轻之间徘徊,你这么一说,好像就真的是老了。”

他的语气居然有些感叹,似乎年龄的老去不管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种遗憾。

她又仰起头,想看着他,觉得看着在眼前心里就踏实了,以前她总是患得患失,那时候殷湛然已经很明确的给她表达了心意,只是她毫无安全感,一心想着离开,直到后来,她的患得患失被他驱赶。

“你这个年龄不是早该成亲了么?皇帝没给你赐婚么?还是之前赐婚的,都是像我这种的?”

她知道那时候她的名声,但是也真的好奇为什么他这个年龄了还没有成亲。

“有啊,皇帝太后那时候一个劲儿的想给我赐婚,不过我都说事务太繁忙了,而且那时候我军权在我,也没有受伤什么的,他们也只是提一下罢了。”

东京女子图鉴

东京女子图鉴第三集

许诺这才满意,还非常傲娇的对着厉漠南,点了点头,小手拍了拍他的胸口。

“恩,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她转个身,还煞有介事的,背着双手,慢慢的踱步准备离开。

背对着厉漠南的小脸儿,已经咧开嘴,笑的乐颠颠的。

不过,刚走过没两米,厉漠南却迅速的大步走过来,直接从她身后,将许诺迅速的打横抱起来。

“诺诺小宝贝,满意了?”

被抱起来的许诺,终于忍不住的娇俏的笑起来了,“哈哈哈哈……好啦,我错啦。”

厉漠南却稳当当的抱着许诺,往楼上走去,边走,边笑着说,“错啦?我家诺诺才不会错呢。都是我的错,诺诺怎么会错呢?”

许诺伶俐的笑声,呵呵的溢出来,她抱紧厉漠南的脖子,吐气如兰的在厉漠南耳边,故意的吹了吹气。

“厉将军,你真好。”

厉漠南勾唇,脸颊上就被许诺吧唧亲了一口。

“呵呵呵呵……厉将军,喜欢吗?”

厉漠南黑眸暗沉了下来,“诺诺,不要点火。”

许诺立刻吐了吐舌头,俏皮的很。

“我忍不住嘛,不过,我相信厉将军的忍耐力,我看好你啊!”

厉漠南失笑摇头,黑眸中尽是宠溺。

“你呀,等宝宝出来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许诺却吐了吐舌头,狡黠的很,“哼哼,那就等宝宝出来呗。”

她现在真的是肆无忌惮,更是吃定了厉漠南不敢把自己怎么样的。

冲着她吐舌头,又亲吻,又摸摸的,厉漠南完全不能反抗,任凭她使坏。

只是,最后他还是将小女人压在了床上,好好的在嘴上亲了个够。

当然,他把自己亲出火来,还得自己解决。

……

晚上,厉漠南抱着许诺,又在给宝宝讲故事。

许诺背靠在厉漠南的胸膛,抓着他的大手,覆在自己肚子上,听着厉漠南低沉醇厚的声音,好听的很。

“老公,你声音这么好听,说实话,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都快昏迷了,可是听着你的声音,就特别迷人呢。”

厉漠南轻笑,“昏迷受伤了,还觉得我的声音迷人?真是个小花痴啊!”

“嘻嘻……我花痴怎么了?你就不花痴?你是好色,看上我的美貌,直接带回家,我们啊,半斤八两,更是天生一对啊!”

“说的对,天生一对。”

许诺又乐呵呵起来。

“好啦,轮到唱歌了,来,给宝宝唱一个,”

厉漠南对讲故事还觉得能接受,但是唱歌啊,简直就是最大的折磨。

可每每在小女人的央求下,他也不得不唱。

索性,唱了好多次,他现在还是能够微微适应的。

许诺也每次都趁此机会,录下来他讲故事的声音,或者唱歌的声音,等日后厉漠南忙起来,没空来看宝宝,许诺就可以放这些录音给宝宝听了。

可一首歌,还没有唱完,厉漠南的终端亮了起来。

他冷峻的脸色一沉,许诺也很识趣的没有缠着人,自己听起了音乐,看着厉漠南匆忙的背影消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